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三十四回小莫破大難容備嘗淫苦 人齷齪鬼風流悟入空門

《第三十四回小莫破大難容備嘗淫苦 人齷齪鬼風流悟入空門》[View] [Edit] [History]

1
詩:
2
非想非非想,如是復如是。
3
我欲禮法華,法華原不二。
4
舌上青蓮花,化為蒼蠅翅。
5
一笑復一跳,高臥吳山寺。
6
卻說鮑寡婦見丹桂姐魂不附體,終日裏見神見鬼,又弄成一件血症奇疾,正然愁惱,不料女婿侯瘸子開封府告下狀來,門首炒鬧,到晚去了。鮑寡婦請了醫生診脈,說是血虛邪想,取了一帖「定神丸」來服了。母子相守,連夜不敢吹燈;口裡還哼哼的叫,半日纔醒;直到天明,纔得合眼。如此半月,丹桂略吃些飯,梳得頭,才下得牀了。只有血症不止,終日浸淫淋漓的渾身不淨,流得個美人面如黃臘一般。又長出一件奇怪的病來,你道是件甚麼病:
7
高突出一層橫骨,緊束住幾朵花心。丸泥封固,秦兵難進函谷關;石壁堅深,巨靈誰闢蠶叢路。
8
這個病,是天地間女子固閉,血脈不通,以橫骨塞其陰竅,止留一線走小水的路兒。人有此奇疾,遂致終身失偶。醫家無藥可治,俗名石姑,佛經中說是石女兒,隨你有西子的美貌,也是中看不中吃的。多是一種愚蠢幼女,不曾經人道的,有了此疾,他不疼不癢,做了枯木死灰,到像絕欲參禪、忘情息念的一個得道的女僧。那丹桂姐生來色根不斷、慾念方新,如何捱得這個病?如今弄得有了色心,沒了色相,好不難受。自得此病,長成了橫骨,那血症也止了,邪魅也不來纏了。依舊調脂抹粉,打扮的如帝女仙女一般。
9
侯瘸子打探著桂姐好了,使張都監娘子過來面央,說:「他情願進門招贅,做養老女婿,上鞋結帽子,盡自養的家。問眾親戚打個會,討幾貫錢來,買幾匹布絹來,完成他一生的事。也是女兒的命,定下的親。誰不指望個好女婿?要不依從,到了當官,我當初提親是實,誰敢不實說?」這鮑寡婦因女兒大了,又感了一場惡疾,怕日久求親不便,見都監娘子一面勸他,又一面說硬證的話,沒奈何,只得應承了,道:「既是親家來說好話,我也沒奈何了。甚麼大財大禮,指望來光彩?我看個好日子,買幾匹布來,把他兩口兒成了家,在這門口開個鞋鋪,我娘女管著做鞋,他就管上底。到是好笑,這樣一個女兒,招了個皮匠,也省了去求人。他先銷了這張狀進來不遲。」說畢,張都監娘子謝了又謝,回去了。過了二日,侯瘸子寫張和息狀子,勾消了官司。把個宅基賣了,他都買了一抬禮--四個布絹、簪環首帕,也費有十兩銀子,進來見丈母同張都監娘子,磕了兩個頭。看定十一月初三日成婚,招贅進門。那丹桂姐大病方好,看著侯瘸子滿眼落淚。正是:好馬卻駝癡漢,拙夫偏遇佳人。世上多少不相配的事,說好命苦:
10
今年春比去年春,北阮翻成南阮貧。
11
淡色桃花偏遇雨,苦心梅子不成仁。
12
紅綃拭淚香猶剩,錦字裁書夢未真。
13
自是名芳無主賞,隨風片片付溝茵。
14
丹桂姐雖是女身未破,從與香玉二人晝夜演習淫慾,拈花弄蕊,久已知趣,又兩經鬼魅採取元精,把那男女的樂處,比久慣的還深一層。到了十一月初三日,侯瘸子往浴堂裏洗個澡,穿了一套新布衣服,請過張都監娘子來,與丹桂上頭完房。草草的治買了一副新被褥,添上些花粉首飾,隨身衣服只做得一個紅綢衫兒。那日都監娘子看著上了頭髻,修臉剃眉,送進房來和侯朝坐著,也斟了一盃合巹酒。桂姐滿眼是淚,哭不出聲來,也不肯接。瘸子取了,一口吃盡。留張都監娘子,也不好住下,拜了兩拜回去了。
15
卻說這丹桂姐,平日想起丈夫來,常是眼裏出火,一似妖精見了唐三藏,恨不得一口嚥下肚去,今日見了侯瘸子,好似木偶人得了道的一般。那瘸子見桂姐回臉朝裡,全不看他,他卻自己取了一壺燒酒,將兩碟鹹菜一頓吃乾,弄得醉醺醺的,要做新郎。這兩條瘸腿,要步步巫山神女行雲的路,上上那銀漢牛郎渡鵲橋。將一條白布褲子脫了,一口吹滅燈,才跳了兩跳扒上牀去,被丹桂姐推了一交仰巴踏,好一似癩蝦蟆吃蒼蠅--前合後仰,通趴不起來。掙鬨了半日,起來向丹桂姐肩上一摟,叫道:「姐姐,睡了罷。」被桂姐劈臉又是一個巴掌,連身一推,好一似瘸鱉趴深缸--把頭伸了一伸,通上不來。滾過身子,向桂姐又一摟,被桂姐連脖子又是兩拳,好一似熱鍋的白鱔--把腰拳在一堆,再動不得了。只這三推三摟,瘸子的身子稀軟的。
16
丹桂姐又惱又笑,道:「可不砢硶煞人罷了!」心裡恨著,卻使手去摸他那腰間的物事。原來是有名無實的半瓶醋、二尾子,縮的好似一個蠶蛹兒模樣,鱉嘴兒骨突著。原來瘸子摟了桂姐三摟,又被推打不過,不得上手,早已津津淫液傾囊出,汨汨元陽見面投。這叫作是見面禮--不曾進門,先投了一個領謝的帖子進去了;又叫作是隔墻醉--不曾吃酒,但見了望竿,就醉倒了。原來侯瘸子是金兵砍傷了腿胯,把腎囊縮了,只一個卵子,又常腫的光光的,行不的人道。又見桂姐生得美貌,摟了一把,即時走泄,算完了一場洞房花燭了,豈不省了多少邪態。丹桂見此光景,只得自己脫衣而睡。侯瘸子情知內外本錢俱空,不來惹事,自己睡的鼾鼾打起磕睡來,一頭倒下,通不似人。兩條瘸腿伸開,丹桂起身細看一看,但見:
17
身腰短促,好似八九歲嬰孩;卵縮腎枯,又像七八旬老叟。垂囊如敗棗經霜,裹頂似僵蠶在繭。土作泥人成體相,傀儡學舞少提梁。
18
睡到半夜裡,丹桂姐想了想道:「如今這廝已是辭不得他,只好留著做個死樁,正好隨便尋個得意人來,做些風流事兒,料這瘸子也捉不得姦,也管不得我。」尋思已定。到了天明,侯瘸子起身,謝了丈母,自己門首收拾一間門面,開個皮匠鋪,也買了幾只舊鞋,在門首做幌子。桂姐戴上鬏髻,也就常來簾子前看街上的人,瘸子那敢問他一聲,還恨不得找個好漢子來奉承他,一句話不來,就罵個死。
19
到了迎春時節,三教堂因今年是科舉大場,招了許多秀才在此會課讀書。河南八府生員那沒有盤費的貧生,多有來三教堂做公所的,時常在丹桂姐門首經過,也有來他家裏縫鞋補靴的。丹桂在簾子裡也看上了三五個年少的書生、風流的秀士。自己的住房卻與那書樓相接,只隔了一塊太湖石上的老梅枝,探過一半來在這院子裡。這秀才們手裏拿著本書,探頭探腦的。丹桂姐也半遮半掩的,人不看他,他又要看人;哄的人看他,卻口裏胡罵。大凡淫婦多是如此。
20
那時有一秀才姓潘名芳,字子安,生得風流典雅,慣走青樓,接了一個婊子劉素素,在三教堂書樓上宿,時常開放樓窗,看著這院子裡。見丹桂姐打扮的俊俏,不似個良家。在樓上,劉素素望著桂姐說道:「借個針來,與相公縫縫衣帶子。」丹桂道:「俺家裡沒人送去,你自己來取。」劉素素跑下樓去,到丹桂房裡說些話兒,吃了茶,才知是皮匠的老婆,好一個妙人兒,回去說與潘秀才。又是一個在行積年、慣鑽狗洞的,只使了一兩銀子、兩枝玉釵兒,托著劉素素送來道:「潘相公有心要會你一會兒,又不使一個人知道。」這丹桂姐正是久缺著這個衙門,要借個署印的鬆鬆腰兒,笑了笑,也不推辭。相約在半夜裡越牆,在樓上相會。丹桂連聲至肯,劉素素過那邊去了。
21
忽然天下起雨來,從午後下了一夜,把這佳期誤了。天明卻是宗師考這大羅遺才的日子,一群秀才們,原是沒有科舉,來考遺才的,連夜各將被褥送入城中去宿。五更預備,進開封府考去了。劉素素也回了勾欄。三教堂秀才一人不在,只有王魁宇--綽號王雷公,他原不科舉,落下他看守書房,在樓下中間兩條長凳上睡,把臥房的鎖匙也帶得去了。
22
那時天氣炎熱,王雷公吃了燒酒,灌得爛醉,脫得赤條條的,仰劈著兩條黑毛粗腿,將他那話兒取出來,累垂垂如剝兔懸驢,足有一尺餘長。每日盤腰,甚覺墜的深重,即取一把大學士椅子來,把那話兒平平閣住,就如一軸古畫一般,然後側身而睡,好不快活。只覺鼾鼾入夢,鼻中鼻勾響如雷,乘著酒興,那物挺得又長大許多。王雷公睡去不題。
23
卻說丹桂姐前夜秘約下書樓相會潘生,因雨阻隔,一夜無眠,用手摸摸侯瘸,略借發興,那得有些人氣兒。天分既小不堪用,又有一卵在外支撐,略一到門,又犯了前病,門外先謝了恩,常被丹桂姐打出房去,在鞋店裏打個冷鋪睡去,並不敢言語。那夜月明如晝,丹桂要逾牆赴潘生之約,先將侯瘸打發在舖子裏睡去了。卻等至二更將盡,內外不聽人聲,街上狗也不叫了,悄悄出的房門,丟塊瓦兒,輕輕嗽了兩聲,全無人應。用一小凳踏著,扳著梅枝兒,上的花園墻,原不甚高,卻接著太湖石下來。園中靜悄悄,不見人影。走過三教堂,到了三空閣上,是潘相公的臥房:「或者不料我今夜親來,先自睡了?」此時桂姐慾火燒心,上的樓來,見樓門大開,月明中照見一個人,睡聲如雷兩腳伸,一身黑肉如鎮殿將軍一般,不是那潘相公的風流模樣。想了一想:「既到此處,怎肯空回?就在此人身上略潑一潑心中的火,也不枉來了這一次。」上前才要推醒他,只見一張椅子上閣著一件東西,像是一匹青布捲成個長卷子一般:「卻如何一半在腰裏,不曾解下?」上前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件怪物:(以下刪節8個字)足有尺餘,粗如截瓠。險不驚倒了少年好色東鄰女,半夜奔鄰的狐媚精。欲待使手去摸他,又怕驚醒此人,有命難逃,無門可入,遂悄悄移步出閣,依舊越墻而過。
24
回房獨寢,唬得花心亂縮,橫骨高撐,用一小指也不能入去,何況是男人的陽物。尋思一回,不覺滿眼落淚,歎道:「小的不堪用,大的又不能容,想是命合孤鸞,不宜有夫,因此生了血症,長成橫骨,再不消貪想風流,誤了芳年。不如出家,在大覺寺中看經,懺悔我前生罪孽罷了!」
25
到了五更起來,與母親痛哭一場,拜了四拜,辭別侯瘸,要在大覺寺修行,挽留不住。母親只得送到寺中,與福清見畢禮,說丹桂姐出家一事。福清見丹桂姐少年,聰明好頑,不肯收留,怕日久凡心不退,再要還俗,壞了山門的戒律。鮑寡婦把福清扯在僻靜處,細說丹桂姐病後生出一件殘疾,變成石女兒,如今守著丈夫也無用,又生不出兒女,不存體相,只得皈依佛法,福清纔領受了。叫了侯瘸來,立了一退親出家的券帖。看個吉日,與丹桂削髮,起個法名曰蓮淨,拜了三寶,教他念經禮懺。正是:
26
色歸無色,相還無相:
27
色相俱無,是名滅度。
28
淫女化為石女,愚郎化成木郎。
29
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75035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