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三十七回林威王稱兵進諫易太守舉室全忠

《第三十七回林威王稱兵進諫易太守舉室全忠》[View] [Edit] [History]

1 曾國荃忽見他的老兄,連說兩句不妙,倒也吃了一驚起來。忙問道:「大哥何事驚慌?」
2 曾國藩道:「石達開乃是一員虎將。他若殺到河南,那位琦欽差,不是他的對手。僧王和勝保兩個,又在注重捻匪,教我怎麼不急?」
3 曾國荃道:「大哥不必著急,且聽兄弟說完再講。」曾國藩連連的揮手道:「這末快說快說。」
4 曾國荃又說道:「據說那個偽軍師錢江,當時送出信後,便去質問偽天皇道:『翼王何罪,北王又將他的全家殺害。』偽天皇答他道:『朕據劉狀元奏稱,說是翼王果有謀反之事,北王似乎辦得不錯。』偽軍師錢江即對偽天皇太息道:『陛下如此以耳為目,亡無日矣。』「偽天皇正待答辯,忽見羅大綱持了那個吉文元的首級,已去向他報功道:『臣弟奉旨前往,此賊正擬回兵殺進京來。勸之不聽,只好將他辦了。他的隊伍,也已收編,特來繳旨。』偽天王一見羅大綱,人既忠心,兵力又強,似乎已有所恃。便去對那偽軍師說道:『朕有羅將軍保駕,現在不怕誰了。』偽軍師錢江不好再講甚麼,只好悵悵然的回去。
5 「豈知剛才到家,就接偽威王林鳳翔的書信,說是三小時之內,不見北韋的首級懸諸城門,就要立即攻入天京,不能怪他無禮。偽軍師錢江,只好又將偽威王之信,送給偽天皇去看。那時偽天皇已經得著信息,正在急得要死的當口,忽見錢江走到,忙不迭的口稱軍師救朕。錢江一面給他看信,一面冷冷地說道:『陛下何不就遣羅大綱前去征討威王呢。』偽天皇蹙了他的雙眉,答他軍師道:『朕已早經下過上諭,無奈他說不是威王對手。不敢奉此旨意。』「當時偽天皇的說話,尚未說完,就聽得城外炮火連天喊聲大震。偽宮中的房門窗戶,都全震動起來。嚇得沒有法子,只好慌慌張張下了一道偽諭;賜那偽北王韋昌輝自盡。北韋到了那時,也就大哭一場,自刎畢命。林鳳翔還不甘休,定要再殺韋昌祚的全家。偽天皇又只得照辦。「林鳳翔瞧見韋氏兄弟已死,始把他們二人的首級,拿去祭過偽東王之後,才去向偽天皇謝罪道:『臣的威逼天皇,罪在不赦。不過要替東王伸冤,也沒法子的事情。現在臣弟已將揚州的九郡。統統克複。此次班師回朝,一則來替舊主東王伸冤。二則擬就大都督之職,殺往北方。倘能如願,那時來請天皇北上。倘不如願,臣弟也決不生回天京的了。』偽軍師錢江忙去阻止偽威王道:『孤軍深入,恐難如意。不如另作別圖,公私有益。』那時偽天皇對著林鳳翔這人,仿佛老鼠見著貓的一般,況且北犯之令,本是他自己下的,當下不納偽軍師之諫,即命林鳳翔克日進兵。」
6 曾國藩一直聽到此地,複又一驚道:「如此講來,畿輔豈不震動。我們帶兵大員,究竟所司何事?」
7 曾國荃接口道:「大哥如此說法,未免太把林逆看重了。他們偽軍師的說話,倒是不錯。林逆北上,真正叫作孤軍深入。這件事情我們且不管他。兄弟又料定石逆既恨他們的天皇,未必肯向汴梁進兵。兄弟此次來見大哥,打算就趁洪逆有了內亂之際,率領重兵,前去圍困南京。限我三年,若是不能攻破,我當提頭來見大哥。」
8 曾國藩見他這位兄弟,說話甚壯,不禁暗喜的答著道:「你的此計,也和少荃主張相同。既是須帶重兵,非得請旨不可。現在你可去到湖北,會同潤帥,先將那裏克複再說。」
9 曾國荃聽說,也知這個計劃,確非奏明不可。當下即遵他那老兄的囑咐,徑向湖北去了。
10 曾國藩一俟國荃走後,正想將那圍困南京之策,分函去向彭玉麟、左宗棠、胡林翼、何桂清、向榮、張國梁、李續賓、李鴻章、劉秉璋、僧王、琦善、勝保等人,大家商量之後,再行入奏的當口,忽然奉到一件六百里加緊的廷案。趕忙拆開一看,只見寫著是:據湖北巡撫胡林翼奏稱:鄂省失守已久,未能迅速克複,應請交部嚴加議處。並稱歷年寄身疆場,心力不免交瘁,伏乞恩賜開缺,俾得回籍養病,一俟痊可,仍當出為國家效力等語。查洪逆起事以來,對於湖北地方,非常注重,該撫未能即日克複,尚非其他貽誤軍情者可比,交部議處一節,著毋庸議。惟其瀝陳下情,歷年寄身疆場,心力交瘁,亦屬實情。湖北巡撫胡林翼著賞假六月,准其回籍調養,病體稍痊,迅速回任。所遺湖北巡撫一缺,著在籍侍郎曾國藩署理。該撫既膺疆寄,所部水師,交兵部郎中彭玉麟辦理。至所有之湘兵,系屬該撫一手訓練,似未便交與他人督辦,應仍由該撫照舊辦理。朝廷屢次加恩該撫,該撫亦應有以仰答朝廷之處也。現在軍務緊急,毋庸來京陛見,迅即馳赴新任可也。欽此。
11 曾國藩看完這道廷寄,不禁大為躊躇起來。一個人想上一陣,方去自己擬上一個奏複稿子。大意是說胡林翼久任鄂撫,未便遽易生手。有病一節,軍中亦可靜養。應請收回成命,毋庸開去該撫之缺。又說自己屢受殊恩,感激無俟,仍擬督帶湘軍,克日出兵,力圖報稱。至水師一部,兵部郎中彭玉麟,足能獨當一面,自應遵旨移交云云。曾國藩奏出之後,即將水師移交彭玉麟辦理。
12 那時彭玉麟正守江西湖口一帶,前去攻打南昌的敵軍,都被水師擊退。連那忠王李秀成,也沒辦法。彭玉麟既接到曾國藩的移交公事,因為不知內容,趕忙親自去到祁門。曾國藩一面迎入,一面朝他道喜道:「賢契的才幹,已經簡在帝心了。」彭玉麟道:「門生不才,總是老師的栽培。」
13 曾國藩笑著的答道:「非也,此是皇上的聖明,我不敢向你居功的。」說著便將那道廷寄,拿給彭玉麟去看。
14 彭玉麟看畢道:「這件事情,雖屬聖恩高厚,倒底總是老師的提攜。」
15 曾國藩聽說,謙上幾句,然後方把他們師生二人別後之事,詳詳細細的告知彭玉麟聽了。
16 彭玉麟聽到別的事情,倒還罷了。及聽見羅澤南死得如此悲慘,不禁傷感起來。
17 曾國藩也欷歔的道:「蘿山請恤之事,至今猶未辦理呢。」彭玉麟接口道:「遲早一點,倒還不礙。總得克複武昌,恤典方能優厚。」
18 曾國藩連連點首的答道:「對羅,對羅。我的意思,也是這樣。」
19 彭玉麟道:「今天春上,門生在那樟樹鎮地方,大破賊船之時,險和蘿山一樣。第二次奪那臨安的賊壘,也極危險。第三次率林恩源等人,去攻九江,偽忠王李秀成率著三萬悍賊,五乾艘船舶,親自和門生打上七天七夜,當時雖被門生將他殺退,不防安吉又陷賊手。周玉衡廉訪,死得還比蘿山慘酷。」彭玉麟說到此地,曾國藩忽岔嘴問道:「今年三月里,你扼扎吳城鎮的時候,賊攻撫州,你不是同著林恩源、鄧輔綸、畢金科、周鳳山等人一起進剿去的麼?」
20 彭玉麟答道:「是的。」
21 曾國藩又說道:「那場戰事,聽說你曾經受著一些微傷,可有此事?」
22 彭玉麟聽到這句,不覺恨恨地的答道:「門生和林鄧畢幾個,險被周鳳山所誤,都和周廉訪一樣戰死的了。」
23 曾國藩側著頭的想上一想道:「周鳳山的軍隊,不是在那樟樹鎮上,被李世賢、吳彩新等人的賊船,擊潰的麼?」彭玉麟點頭道:「誰說不是呢。門生和林鄧畢幾個,正在前方進剿撫州,倒說周鳳山的後隊,竟在後方潰得一塌糊塗。」曾國藩道:「照軍法而論,周鳳山這人,早該問斬,大概贛撫因正在用人之際,所以沒有辦他。」
24 彭玉麟又說道:「這是六月間賊將袁圓攻陷饒州府的時候,也是周鳳山行軍遲誤之故。」
25 彭玉麟說著,忽又盛贊曾國華的本領道:「溫甫真是一位名將。那時他的手下,僅不過五六千人馬。他從安徽殺到湖北,一連克複咸寧、蒲圻、崇陽、通城四縣,複又從湖北轉戰而東,連克新昌、上高各城,直抵瑞州。他若遲到一天,瑞州一定難保。」
26 曾國藩點點頭道:「總算還有一點勇氣。就是我那沅甫舍弟,他只帶了自己所練的吉字一軍,到處擊賊,打敗仗的時候倒少。安慶的那個四眼狗,他的強悍,凡他所到之處,甚至小兒不敢夜啼,獨有見著沅甫舍弟的那桿吉字旗號,他就罵著奔逃。說是老子要把這個腦袋,留著吃喝,不和你這個曾家小子,鬧著玩兒。」
27 彭玉麟笑著接口道:「說起九世叔來,外面輿論極好。門生正要稟知老師。」
28 曾國藩道:「輿論講些甚麼。」
29 彭玉麟道:「那時九世叔還在安徽地方殺賊。輿論是,江忠源手下的鮑超,向榮手下的張國梁,老師手下的羅蘿山,李鴻章手下的劉銘傳,劉秉璋手下的徐春榮,胡林翼手下的易容之,以及李續賓手下的九世叔,門生手下的楊厚庵,都是現在的趙子龍。」
30 曾國藩也笑著說道:「其餘的幾個,我都知道,確還不錯。只有潤芝手下的那個易容之,我怎麼不知道呢?」
31 彭玉麟失驚道:「易容之就是此次湖北失守時候,自率妻子兒女一百多人,與賊廝殺,殉難在德安府任的那位易太尊呀。」曾國藩聽說,方才微微地點首道:「哦,就是他麼,我雖聽人說過此事,但是不甚詳細。」
32 彭玉麟道:「他的令坦,就是劉馨石觀察之子,劉小馨太守。現充門生的幕府。他的歷史,很有趣味。他的殉難,很是可慘。」
33 曾國藩道:「這末你就講給我聽聽看。」
34 彭玉麟道:「這位易容之太尊,原籍廣東。家裡很窮。父母早故。他在十一歲的那一年上,就在廣東駐防漢軍、劉馨石家裡看馬。年紀雖小,生性廉介。除了應得的佣工錢三五千文之外,真可稱得起一文不取的了。劉觀察見他很有品行,本來存心想把劉夫人一個陪房丫頭,給他為妻。誰知他到了二十歲以外,有一天忽然的不辭而別。劉觀察派人四出尋覓,渺不可得。
35 「又過年餘,劉僕某,忽見他在南城城下,擺著舊貨攤子。並沒甚麼交易。劉僕仍舊叫著他的小名,笑問他道:『小容,你在此地乾甚麼。主人待你不薄,為何不辭而去?』他卻笑而不答。劉僕又說道:「自你走後,主人就命我們大家四處的找你,後因見找不著,主人很是惦記你的。我此刻看看你這舊貨攤子,也沒什麼生意。還是同我回去吧。』「他聽說,方才搖頭答道:『我的志向,不是常人可測。』劉僕又問他是甚麼志向。他又答道:『我在主人家裡,雖是衣食溫飽,但覺人生在世,最好是能夠顯親揚名。次之也該自立門戶。寄人籬下,終究可恥。所以我決計拿了我所積的工資四十餘千,來此擺這攤子。我的不辭而別,也非不情。實因主人待我太好,我若說明,恐怕不肯放我。請你回去,替我謝謝主人。將來我若得意,一定前來相報。倘若終此而已,那就不必說了。』
36 「劉僕聽說,見他志向堅決,不便相強,只好回報主人。主人一聽他有著落,第二天再命僕人前去喚他。等得僕人再去,已經不知去向。僕人回報主人,主人也沒法子。他自遇見那個僕人之後,恐怕再去羅嗦,他又搬了一個更加冷僻的地方,仍去擺他舊貨攤子。
37 「有一年,忽然有一個外國人,去到他的攤上賣東西。一面在買東西,一以在看他相貌。及至買畢東西,便問他的姓氏籍貫。他怪那個外國人有些唐突,隨便敷衍幾句。那個外國人仍舊很誠懇的對他說道:『我來貴國多年,曾讀你們的麻衣相書,頗得一點真訣。我見你的相貌,天庭飽滿,地角方圓,確是一位大富大貴之相;還有一股忠勇之氣,直透泥丸。何必在此做這生涯?』「他當時聽了那個外國人之言,益覺語無倫次,不覺冷笑的答道:『我所有的資本,只能作此生涯。這就是俗語說的量布為衣,量米為炊是也。我們風馬牛不相干的,何勞見笑。』那個外國人又說道:『我非笑你,我因你的相貌,實在奇突。千萬人中,恐難找出一個。我在大街開了一爿洋行,你如瞧得起我,可到我的行中,去拿貨色。一轉移間,豈非勝此千百倍麼!』他又說道:『承你善意,自然可感。但我拿了你的貨色,倘賣不去,反而多得累墜,與其將來兩不討好,還是過我這個清苦生涯為妙。』外國人聽他之言,大贊他道:『你真正是位誠實君子了。我能料定你數年之內,必定大富,將來還要大貴,好自為之。』外國人說完那話,方才叮嚀而別。「又過幾月,那個外國人又去買他東西。他卻厭惡那個外國人言語絮聒,不甚為禮。那個外國人仍又殷股勤勤的握著他的手說道:『你還記得我的說話麼?』他仍恨恨的說道:『君究為何,我沒如此福命,請勿再言。』那個外國人卻笑著說道:『我在此地已經二三十年,我見此地可以立時致富的人,只有你一個。我也與你有緣。我自那天回去之後,竟至一日不能忘你。所以又來與你相商,你肯聽我的說話麼?』他答道:『君且說說看。』外國人道:『我那行門之前,很多空地。你可去到那裡擺攤。我把我的貨色,發給你去轉售,所有餘利,全行歸你,我僅收回其本就是。』他聽了此話,方才相信那個外國人是真心的。稍稍謙虛一會,也就答應。那個外國人一見他已答應,很覺高興。
38 「原來廣東地方,一共只有十三家洋行。那個外國人的洋行,要算居首。及他擺攤洋行門口,生涯居然極盛。每月結帳,並未短欠分文。那個外國人更加相信,甚至一切珍寶,也交他賣。一混五六年,竟多了二三十萬銀子。他因沒有妻小,便把銀子存於洋行。
39 「忽有一天,那個外國人辦上一桌酒席,請他坐了首位。對他說道:『我因你十分至誠,敢將心腹相告。我族丁單,自高曾而下,僅得四人,只我有二子,其餘三人為我叔伯行,年紀都大,各擁巨資,不可計算。現在要我回去,以便承繼。我因到此三十年來,所獲利息,不下二千多萬,要想回國,行中之事,沒人可托。如今得著你這個誠實可靠的人了,我想托你照管。』他聽了此話,因見那個外國人如此信他,倒也不好推托,只得答應下來。外國人即把所有的帳簿鑰匙,統統交給了他。又去吩咐行員道:『這位易先生,就是我的代理人。我走之後,你們見他就算見我。如有不聽調度,他就有權歇去你們生意。』大眾聽了自然唯唯稱是。
40 「外國人臨走之際,又對他說:『三年之內,我若再來,那就不說。我若不來,所有一切財產,歸你所有便了。』他初不肯,及至外國人再三叮囑,方才應允。三年之後又接外國人的來信,說是他已擁有數萬萬的財產,不能再到貴國。行中財產,准定歸君承襲就是。
41 「他既得了二千多萬的巨資,所有行員,都去替他做媒。他就定出一個條件:一要年已及笄的處女,二要聰明識字,三要不准拈酸吃醋,任他多娶人數,四要不分嫡庶,都是姊妹相稱,他的行員當然照辦。不到一年,他竟娶了四十個識字的女子。每夜當夕,必先令她們教他識字若干,以及律例數條。那些女郎倒也柔順承意。十年之中共舉男子八十餘人,女子五十餘人。
42 「那年正值四十大慶,他將所有的行員,統統召至,每人分給一萬,令大家自去營生。又將家財分給妻子,兒女,各人五萬,各立門戶。所餘之數,悉作善舉。並將長女許與劉馨石之子為妻,以報舊主之恩。自己僅提十萬,赴京納粟郡守,後來銓得我們湖南的常海府知府。在任愛民如子,極有政聲。潤芝中丞,知他賢德,便將他奏調湖北,補了德安府知府,此次賊攻湖北省城,又分兵去擾德安。那時他的妻子兒女統統來到任所。適值城破,他還帶著兵丁,與賊廝殺。及見兵丁潰散,他又率領妻子兒女一百多人,再去與賊巷戰,因而滿門殉難。他雖死了一百多口親丁,可是賊人方面,卻死了三千多人。「當時那個外國人,說他一股忠勇之氣,透于泥丸,難道那個外國人,真的得了麻衣相書的真訣不成麼?」
43 彭玉麟一口氣在講的時候,曾國藩卻在閉目而聽。及至聽完,方始睜眼的說道:「此事真正有些奇突。這位易太守,一發財就發了二千多萬;一生子就生了一百多個,還能如此英勇,舉室盡忠,真是可以入那無雙譜了。」
44 彭玉麟正待答話,忽聽一個探子報了幾句說話,他們師生兩個,頓時相視而笑起來。正是:無才不用推元老有餉堪籌笑此公不知彭玉麟和曾國藩兩個,所笑為何,且閱下文。
URN: ctp:ws7523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