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三十七回林威王称兵进谏易太守举室全忠

《第三十七回林威王称兵进谏易太守举室全忠》[View] [Edit] [History]

1 曾国荃忽见他的老兄,连说两句不妙,倒也吃了一惊起来。忙问道:「大哥何事惊慌?」
2 曾国藩道:「石达开乃是一员虎将。他若杀到河南,那位琦钦差,不是他的对手。僧王和胜保两个,又在注重捻匪,教我怎么不急?」
3 曾国荃道:「大哥不必著急,且听兄弟说完再讲。」曾国藩连连的挥手道:「这末快说快说。」
4 曾国荃又说道:「据说那个伪军师钱江,当时送出信后,便去质问伪天皇道:『翼王何罪,北王又将他的全家杀害。』伪天皇答他道:『朕据刘状元奏称,说是翼王果有谋反之事,北王似乎办得不错。』伪军师钱江即对伪天皇太息道:『陛下如此以耳为目,亡无日矣。』「伪天皇正待答辩,忽见罗大纲持了那个吉文元的首级,已去向他报功道:『臣弟奉旨前往,此贼正拟回兵杀进京来。劝之不听,只好将他办了。他的队伍,也已收编,特来缴旨。』伪天王一见罗大纲,人既忠心,兵力又强,似乎已有所恃。便去对那伪军师说道:『朕有罗将军保驾,现在不怕谁了。』伪军师钱江不好再讲甚么,只好怅怅然的回去。
5 「岂知刚才到家,就接伪威王林凤翔的书信,说是三小时之内,不见北韦的首级悬诸城门,就要立即攻入天京,不能怪他无礼。伪军师钱江,只好又将伪威王之信,送给伪天皇去看。那时伪天皇已经得著信息,正在急得要死的当口,忽见钱江走到,忙不迭的口称军师救朕。钱江一面给他看信,一面冷冷地说道:『陛下何不就遣罗大纲前去征讨威王呢。』伪天皇蹙了他的双眉,答他军师道:『朕已早经下过上谕,无奈他说不是威王对手。不敢奉此旨意。』「当时伪天皇的说话,尚未说完,就听得城外炮火连天喊声大震。伪宫中的房门窗户,都全震动起来。吓得没有法子,只好慌慌张张下了一道伪谕;赐那伪北王韦昌辉自尽。北韦到了那时,也就大哭一场,自刎毕命。林凤翔还不甘休,定要再杀韦昌祚的全家。伪天皇又只得照办。「林凤翔瞧见韦氏兄弟已死,始把他们二人的首级,拿去祭过伪东王之后,才去向伪天皇谢罪道:『臣的威逼天皇,罪在不赦。不过要替东王伸冤,也没法子的事情。现在臣弟已将扬州的九郡。统统克复。此次班师回朝,一则来替旧主东王伸冤。二则拟就大都督之职,杀往北方。倘能如愿,那时来请天皇北上。倘不如愿,臣弟也决不生回天京的了。』伪军师钱江忙去阻止伪威王道:『孤军深入,恐难如意。不如另作别图,公私有益。』那时伪天皇对著林凤翔这人,仿佛老鼠见著猫的一般,况且北犯之令,本是他自己下的,当下不纳伪军师之谏,即命林凤翔克日进兵。」
6 曾国藩一直听到此地,复又一惊道:「如此讲来,畿辅岂不震动。我们带兵大员,究竟所司何事?」
7 曾国荃接口道:「大哥如此说法,未免太把林逆看重了。他们伪军师的说话,倒是不错。林逆北上,真正叫作孤军深入。这件事情我们且不管他。兄弟又料定石逆既恨他们的天皇,未必肯向汴梁进兵。兄弟此次来见大哥,打算就趁洪逆有了内乱之际,率领重兵,前去围困南京。限我三年,若是不能攻破,我当提头来见大哥。」
8 曾国藩见他这位兄弟,说话甚壮,不禁暗喜的答著道:「你的此计,也和少荃主张相同。既是须带重兵,非得请旨不可。现在你可去到湖北,会同润帅,先将那里克复再说。」
9 曾国荃听说,也知这个计划,确非奏明不可。当下即遵他那老兄的嘱咐,径向湖北去了。
10 曾国藩一俟国荃走后,正想将那围困南京之策,分函去向彭玉麟、左宗棠、胡林翼、何桂清、向荣、张国梁、李续宾、李鸿章、刘秉璋、僧王、琦善、胜保等人,大家商量之后,再行入奏的当口,忽然奉到一件六百里加紧的廷案。赶忙拆开一看,只见写著是:据湖北巡抚胡林翼奏称:鄂省失守已久,未能迅速克复,应请交部严加议处。并称历年寄身疆场,心力不免交瘁,伏乞恩赐开缺,俾得回籍养病,一俟痊可,仍当出为国家效力等语。查洪逆起事以来,对于湖北地方,非常注重,该抚未能即日克复,尚非其他贻误军情者可比,交部议处一节,著毋庸议。惟其沥陈下情,历年寄身疆场,心力交瘁,亦属实情。湖北巡抚胡林翼著赏假六月,准其回籍调养,病体稍痊,迅速回任。所遗湖北巡抚一缺,著在籍侍郎曾国藩署理。该抚既膺疆寄,所部水师,交兵部郎中彭玉麟办理。至所有之湘兵,系属该抚一手训练,似未便交与他人督办,应仍由该抚照旧办理。朝廷屡次加恩该抚,该抚亦应有以仰答朝廷之处也。现在军务紧急,毋庸来京陛见,迅即驰赴新任可也。钦此。
11 曾国藩看完这道廷寄,不禁大为踌躇起来。一个人想上一阵,方去自己拟上一个奏复稿子。大意是说胡林翼久任鄂抚,未便遽易生手。有病一节,军中亦可静养。应请收回成命,毋庸开去该抚之缺。又说自己屡受殊恩,感激无俟,仍拟督带湘军,克日出兵,力图报称。至水师一部,兵部郎中彭玉麟,足能独当一面,自应遵旨移交云云。曾国藩奏出之后,即将水师移交彭玉麟办理。
12 那时彭玉麟正守江西湖口一带,前去攻打南昌的敌军,都被水师击退。连那忠王李秀成,也没办法。彭玉麟既接到曾国藩的移交公事,因为不知内容,赶忙亲自去到祁门。曾国藩一面迎入,一面朝他道喜道:「贤契的才干,已经简在帝心了。」彭玉麟道:「门生不才,总是老师的栽培。」
13 曾国藩笑著的答道:「非也,此是皇上的圣明,我不敢向你居功的。」说著便将那道廷寄,拿给彭玉麟去看。
14 彭玉麟看毕道:「这件事情,虽属圣恩高厚,倒底总是老师的提携。」
15 曾国藩听说,谦上几句,然后方把他们师生二人别后之事,详详细细的告知彭玉麟听了。
16 彭玉麟听到别的事情,倒还罢了。及听见罗泽南死得如此悲惨,不禁伤感起来。
17 曾国藩也欷歔的道:「萝山请恤之事,至今犹未办理呢。」彭玉麟接口道:「迟早一点,倒还不碍。总得克复武昌,恤典方能优厚。」
18 曾国藩连连点首的答道:「对罗,对罗。我的意思,也是这样。」
19 彭玉麟道:「今天春上,门生在那樟树镇地方,大破贼船之时,险和萝山一样。第二次夺那临安的贼垒,也极危险。第三次率林恩源等人,去攻九江,伪忠王李秀成率著三万悍贼,五乾艘船舶,亲自和门生打上七天七夜,当时虽被门生将他杀退,不防安吉又陷贼手。周玉衡廉访,死得还比萝山惨酷。」彭玉麟说到此地,曾国藩忽岔嘴问道:「今年三月里,你扼扎吴城镇的时候,贼攻抚州,你不是同著林恩源、邓辅纶、毕金科、周凤山等人一起进剿去的么?」
20 彭玉麟答道:「是的。」
21 曾国藩又说道:「那场战事,听说你曾经受著一些微伤,可有此事?」
22 彭玉麟听到这句,不觉恨恨地的答道:「门生和林邓毕几个,险被周凤山所误,都和周廉访一样战死的了。」
23 曾国藩侧著头的想上一想道:「周凤山的军队,不是在那樟树镇上,被李世贤、吴彩新等人的贼船,击溃的么?」彭玉麟点头道:「谁说不是呢。门生和林邓毕几个,正在前方进剿抚州,倒说周凤山的后队,竟在后方溃得一塌糊涂。」曾国藩道:「照军法而论,周凤山这人,早该问斩,大概赣抚因正在用人之际,所以没有办他。」
24 彭玉麟又说道:「这是六月间贼将袁圆攻陷饶州府的时候,也是周凤山行军迟误之故。」
25 彭玉麟说著,忽又盛赞曾国华的本领道:「温甫真是一位名将。那时他的手下,仅不过五六千人马。他从安徽杀到湖北,一连克复咸宁、蒲圻、崇阳、通城四县,复又从湖北转战而东,连克新昌、上高各城,直抵瑞州。他若迟到一天,瑞州一定难保。」
26 曾国藩点点头道:「总算还有一点勇气。就是我那沅甫舍弟,他只带了自己所练的吉字一军,到处击贼,打败仗的时候倒少。安庆的那个四眼狗,他的强悍,凡他所到之处,甚至小儿不敢夜啼,独有见著沅甫舍弟的那杆吉字旗号,他就骂著奔逃。说是老子要把这个脑袋,留著吃喝,不和你这个曾家小子,闹著玩儿。」
27 彭玉麟笑著接口道:「说起九世叔来,外面舆论极好。门生正要禀知老师。」
28 曾国藩道:「舆论讲些甚么。」
29 彭玉麟道:「那时九世叔还在安徽地方杀贼。舆论是,江忠源手下的鲍超,向荣手下的张国梁,老师手下的罗萝山,李鸿章手下的刘铭传,刘秉璋手下的徐春荣,胡林翼手下的易容之,以及李续宾手下的九世叔,门生手下的杨厚庵,都是现在的赵子龙。」
30 曾国藩也笑著说道:「其馀的几个,我都知道,确还不错。只有润芝手下的那个易容之,我怎么不知道呢?」
31 彭玉麟失惊道:「易容之就是此次湖北失守时候,自率妻子儿女一百多人,与贼厮杀,殉难在德安府任的那位易太尊呀。」曾国藩听说,方才微微地点首道:「哦,就是他么,我虽听人说过此事,但是不甚详细。」
32 彭玉麟道:「他的令坦,就是刘馨石观察之子,刘小馨太守。现充门生的幕府。他的历史,很有趣味。他的殉难,很是可惨。」
33 曾国藩道:「这末你就讲给我听听看。」
34 彭玉麟道:「这位易容之太尊,原籍广东。家里很穷。父母早故。他在十一岁的那一年上,就在广东驻防汉军、刘馨石家里看马。年纪虽小,生性廉介。除了应得的佣工钱三五千文之外,真可称得起一文不取的了。刘观察见他很有品行,本来存心想把刘夫人一个陪房丫头,给他为妻。谁知他到了二十岁以外,有一天忽然的不辞而别。刘观察派人四出寻觅,渺不可得。
35 「又过年馀,刘仆某,忽见他在南城城下,摆著旧货摊子。并没甚么交易。刘仆仍旧叫著他的小名,笑问他道:『小容,你在此地乾甚么。主人待你不薄,为何不辞而去?』他却笑而不答。刘仆又说道:「自你走后,主人就命我们大家四处的找你,后因见找不著,主人很是惦记你的。我此刻看看你这旧货摊子,也没什么生意。还是同我回去吧。』「他听说,方才摇头答道:『我的志向,不是常人可测。』刘仆又问他是甚么志向。他又答道:『我在主人家里,虽是衣食温饱,但觉人生在世,最好是能够显亲扬名。次之也该自立门户。寄人篱下,终究可耻。所以我决计拿了我所积的工资四十馀千,来此摆这摊子。我的不辞而别,也非不情。实因主人待我太好,我若说明,恐怕不肯放我。请你回去,替我谢谢主人。将来我若得意,一定前来相报。倘若终此而已,那就不必说了。』
36 「刘仆听说,见他志向坚决,不便相强,只好回报主人。主人一听他有著落,第二天再命仆人前去唤他。等得仆人再去,已经不知去向。仆人回报主人,主人也没法子。他自遇见那个仆人之后,恐怕再去罗嗦,他又搬了一个更加冷僻的地方,仍去摆他旧货摊子。
37 「有一年,忽然有一个外国人,去到他的摊上卖东西。一面在买东西,一以在看他相貌。及至买毕东西,便问他的姓氏籍贯。他怪那个外国人有些唐突,随便敷衍几句。那个外国人仍旧很诚恳的对他说道:『我来贵国多年,曾读你们的麻衣相书,颇得一点真诀。我见你的相貌,天庭饱满,地角方圆,确是一位大富大贵之相;还有一股忠勇之气,直透泥丸。何必在此做这生涯?』「他当时听了那个外国人之言,益觉语无伦次,不觉冷笑的答道:『我所有的资本,只能作此生涯。这就是俗语说的量布为衣,量米为炊是也。我们风马牛不相干的,何劳见笑。』那个外国人又说道:『我非笑你,我因你的相貌,实在奇突。千万人中,恐难找出一个。我在大街开了一爿洋行,你如瞧得起我,可到我的行中,去拿货色。一转移间,岂非胜此千百倍么!』他又说道:『承你善意,自然可感。但我拿了你的货色,倘卖不去,反而多得累坠,与其将来两不讨好,还是过我这个清苦生涯为妙。』外国人听他之言,大赞他道:『你真正是位诚实君子了。我能料定你数年之内,必定大富,将来还要大贵,好自为之。』外国人说完那话,方才叮咛而别。「又过几月,那个外国人又去买他东西。他却厌恶那个外国人言语絮聒,不甚为礼。那个外国人仍又殷股勤勤的握著他的手说道:『你还记得我的说话么?』他仍恨恨的说道:『君究为何,我没如此福命,请勿再言。』那个外国人却笑著说道:『我在此地已经二三十年,我见此地可以立时致富的人,只有你一个。我也与你有缘。我自那天回去之后,竟至一日不能忘你。所以又来与你相商,你肯听我的说话么?』他答道:『君且说说看。』外国人道:『我那行门之前,很多空地。你可去到那里摆摊。我把我的货色,发给你去转售,所有馀利,全行归你,我仅收回其本就是。』他听了此话,方才相信那个外国人是真心的。稍稍谦虚一会,也就答应。那个外国人一见他已答应,很觉高兴。
38 「原来广东地方,一共只有十三家洋行。那个外国人的洋行,要算居首。及他摆摊洋行门口,生涯居然极盛。每月结帐,并未短欠分文。那个外国人更加相信,甚至一切珍宝,也交他卖。一混五六年,竟多了二三十万银子。他因没有妻小,便把银子存于洋行。
39 「忽有一天,那个外国人办上一桌酒席,请他坐了首位。对他说道:『我因你十分至诚,敢将心腹相告。我族丁单,自高曾而下,仅得四人,只我有二子,其馀三人为我叔伯行,年纪都大,各拥巨资,不可计算。现在要我回去,以便承继。我因到此三十年来,所获利息,不下二千多万,要想回国,行中之事,没人可托。如今得著你这个诚实可靠的人了,我想托你照管。』他听了此话,因见那个外国人如此信他,倒也不好推托,只得答应下来。外国人即把所有的帐簿钥匙,统统交给了他。又去吩咐行员道:『这位易先生,就是我的代理人。我走之后,你们见他就算见我。如有不听调度,他就有权歇去你们生意。』大众听了自然唯唯称是。
40 「外国人临走之际,又对他说:『三年之内,我若再来,那就不说。我若不来,所有一切财产,归你所有便了。』他初不肯,及至外国人再三叮嘱,方才应允。三年之后又接外国人的来信,说是他已拥有数万万的财产,不能再到贵国。行中财产,准定归君承袭就是。
41 「他既得了二千多万的巨资,所有行员,都去替他做媒。他就定出一个条件:一要年已及笄的处女,二要聪明识字,三要不准拈酸吃醋,任他多娶人数,四要不分嫡庶,都是姊妹相称,他的行员当然照办。不到一年,他竟娶了四十个识字的女子。每夜当夕,必先令她们教他识字若干,以及律例数条。那些女郎倒也柔顺承意。十年之中共举男子八十馀人,女子五十馀人。
42 「那年正值四十大庆,他将所有的行员,统统召至,每人分给一万,令大家自去营生。又将家财分给妻子,儿女,各人五万,各立门户。所馀之数,悉作善举。并将长女许与刘馨石之子为妻,以报旧主之恩。自己仅提十万,赴京纳粟郡守,后来铨得我们湖南的常海府知府。在任爱民如子,极有政声。润芝中丞,知他贤德,便将他奏调湖北,补了德安府知府,此次贼攻湖北省城,又分兵去扰德安。那时他的妻子儿女统统来到任所。适值城破,他还带著兵丁,与贼厮杀。及见兵丁溃散,他又率领妻子儿女一百多人,再去与贼巷战,因而满门殉难。他虽死了一百多口亲丁,可是贼人方面,却死了三千多人。「当时那个外国人,说他一股忠勇之气,透于泥丸,难道那个外国人,真的得了麻衣相书的真诀不成么?」
43 彭玉麟一口气在讲的时候,曾国藩却在闭目而听。及至听完,方始睁眼的说道:「此事真正有些奇突。这位易太守,一发财就发了二千多万;一生子就生了一百多个,还能如此英勇,举室尽忠,真是可以入那无双谱了。」
44 彭玉麟正待答话,忽听一个探子报了几句说话,他们师生两个,顿时相视而笑起来。正是:无才不用推元老有饷堪筹笑此公不知彭玉麟和曾国藩两个,所笑为何,且阅下文。
URN: ctp:ws7523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