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二十六回妲己设计害比干

《第二十六回妲己设计害比干》[View] [Edit] [History]

1 比干将狐狸皮硝熟,造成一件袍袄,只候严冬进袍。瞬息光阴,一如捻指,不觉时近仲冬。
2 纣王同妲己宴乐于鹿台之上,那日只见:彤云密布,凛冽朔风。乱舞梨花,乾坤银砌;纷纷瑞雪,遍满朝歌。
3 当驾官启奏:「比干候旨。」王曰:「宣比干上台。」比干行礼毕。
4 王曰:「六花杂出,舞雪纷纭,皇叔不在府第酌酒御寒,有何奏章,冒雪至此?」
5 比干奏曰:「鹿台高接霄汉,风雪严冬,臣忧陛下龙体生寒,特献袍袄,与陛下御冷驱寒,少尽臣微悃。」
6 王曰:「皇叔年高,当留自用;今进与孤,足徵忠爱!」命「取来。」
7 比干下台,将朱盘高捧,面是大红,里是毛色。比干亲手抖开,与纣王穿上。
8 帝大悦:「朕为天子,富有四海,实缺此袍御寒。今皇叔之功,世莫大焉!」纣王传旨:「赐酒共乐鹿台。」
9 妲己在绣帘内观见,都是他子孙的皮,不觉一时间刀剜肺腑,火燎肝肠,此苦可对谁言!暗骂:「比干老贼!吾子孙就享了当今酒席,与老贼何干?你明明欺我,把皮毛惑吾之心。我不把你这老贼剜出你的心来,也不算中宫之后!」泪如雨下。
10 纣王与比干把盏,比干辞酒,谢恩下台。
11 纣王著袍进内,妲己接住,见而心悸。王曰:「鹿台寒冷,比干进袍,甚称朕怀。」
12 妲己奏曰:「妾有愚言,不识陛下可容纳否?陛下乃龙体,怎披此狐狸皮毛?不当稳便,甚为亵尊。」
13 王曰:「御妻之言是也。」遂脱将下来贮库。
14 一日,妲己在鹿台陪宴,陡生一计,将面上妖容彻去,比平常娇媚不过十分中一二。大抵往日如牡丹初绽,芍药迎风,梨花带雨,海棠醉日,艳冶非常。
15 纣王正饮酒间,谛视良久,见妲己容貌大不相同,不住盼睐。妲己曰:「陛下频顾贱妾残妆何也?」纣王笑而不言,妲己强之。
16 纣王曰:「朕看爱卿容貌,真如娇花美玉,令人把玩,不忍释手。」
17 妲己曰:「妾有何容色,不过蒙圣恩宠爱,故如此耳。妾有一结识义妹姓胡。名曰喜媚,如今在紫霄宫出家。妾之颜色,百不及一。」
18 纣王原是爱酒色的,听得如此容貌,不觉心中欣悦,乃笑而问曰:「爱卿既有令妹,可能令朕一见否?」
19 妲己曰:「喜媚乃是闺女,自幼出家,拜师学道,上洞府名山紫霄宫内修行,一刻焉能得至?」
20 王曰:「托爱卿福庇,如何委曲,使朕一见,亦不负卿所举。」
21 妲己曰:「当时同妾在冀州时,同房针线,喜媚出家,与妾作别,曾留一信香。未及二月,蒙圣恩取上朝歌,侍陛下左右,一向忘却。方才陛下不言,妾亦不敢奏闻。」
22 纣王大喜曰:「爱卿何不速取信香焚之?」
23 妲己曰:「尚早。喜媚乃是仙家,非同凡俗;待明日,月下陈设茶果,妾身沐浴焚香相迎方可。」
24 王曰:「卿言甚是,不可亵渎。」纣王与妲己宴乐安寝。
25 妲己至三更时分,现出元形,竟到轩辕坟中。只见雉鸡精接著,泣诉曰:「姐姐!因为你一席酒,断送了你的子孙尽灭,将皮都剥了去,你可知道?」
26 妲己亦悲泣道:「妹妹!因我子孙受此沉冤,无处申报,寻思一计,须……如比如此,可将老贼取心,方遂吾愿。今仗妹妹扶持,彼此各相护卫。我思你独自守此巢穴,也是寂寥,何不乘此机会,享皇宫血食,朝暮如常,何不为美。」
27 雉鸡精深谢妲己曰:「既蒙姐姐抬举,敢不如命,明日即来。」
28 妲己计较已定,依旧隐形回宫入窍,与纣王共寝。
29 次日正是纣王欢忭,专候今晚喜媚降临,恨不得把金乌赶下西山,去捧出东边玉兔来。至晚,纣王见华月初升,一天如洗,催逼妲己焚香。
30 妲己曰:「妾虽焚香拜请,倘或喜媚来时,陛下当回避一时。恐凡俗不便,触彼回去,急切难来。待妾以言告过,再请陛下相见。」
31 纣王曰:「但凭爱卿分付,一一如命。」
32 妲己方净手焚香,做成圈套。将近一鼓时分,听半空风响,阴云密布,黑雾迷空,将一轮明月遮掩。一霎时,天昏地暗,寒气侵入。
33 纣王惊疑,忙问妲己曰:「好风!一会儿翻转了天地。」
34 妲己曰:「想必喜媚踏风云而来。」言未毕,只听空中有环佩之声,隐隐有人声坠落。妲己忙催纣王进里面,曰:「喜媚来矣。俟妾讲过,好请相见。」
35 纣王只得进内殿,隔帘偷瞧。只见风声停息,月光之中,见一道姑穿大红八卦衣,丝绦麻履。况此月色复明,光彩皎洁,且是灯烛辉煌,常言「灯月之下看佳人,比白日更胜十倍。」只见此女肌如瑞雪,脸似朝霞,海棠丰韵,樱桃小口,香脸桃腮,光莹娇媚,色色动人。
36 妲己向前曰:「妹妹来矣!」
37 喜媚曰:「姐姐,贫道稽首了。」二人同至殿内,行礼坐下。
38 茶罢,妲己曰:「昔日妹妹曾言,但欲相会,只焚信香即至。今果不失前言,得会尊容,妾之幸甚。」
39 道姑曰:「贫道适闻信香一至,恐违前约,故此即速前来,幸恕唐突。」彼此逊谢。
40 纣王再观喜媚之姿,复睹妲己之色,天地悬隔,暗想:「但得喜媚同侍衾枕,便不做天子又有何妨。」心上甚是难过。
41 妲己问喜媚曰:「妹妹是斋,是荤?」
42 喜媚答曰:「是斋。」
43 妲己传旨:「排上素斋来。」二人传杯叙话。灯光之下,故作妖娆。
44 纣王看喜媚,真如蕊宫仙子,月窟嫦娥。只弄得魂游荡漾三千里,魄绕山河十万重,恨不能共语相陪,一口吞他下肚。纣王抓耳挠腮,坐立不宁,急得不耐烦,只是乱咳嗽。
45 妲己已会其意,眼角传情,看著喜媚曰:「妹妹,妾有一言奉渎,不知妹妹可容纳否?」
46 喜媚曰:「姐姐有何事分付?贫道领教。」
47 妲己曰:「前者妾在天子面前,赞扬妹妹大德,天子喜不自胜,久欲一睹仙颜;今蒙不弃,慨赐降临,实出万幸。乞贤妹念天子渴想之怀,俯同一会,得领福慧,感戴不胜!今不敢唐突晋谒,托妾先容。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48 喜媚曰:「妾系女流,况且出家,生俗不便相会,二来男女不雅,且男女授受不亲,岂可同筵晤对,而不分内外之礼。」
49 妲己曰:「不然。妹妹既系出家,原是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岂得以世俗男女分别而论。况天子系命于天,即天之子,总控万民,富有四海,率土皆臣,即神仙亦当让位。况我与你幼虽结拜,义实同胞,即以姐妹之情,就见天子,亦是亲道,这也无妨。」
50 喜媚曰:「姐姐分付,请天子相见。」
51 纣王闻「请」字,也等不得,就走出来了。纣王见道姑一躬,喜媚打一稽首相还。
52 喜媚曰:「请天子坐。」纣王便傍坐在侧。
53 灯光下,见喜媚两次三番启朱唇,一点樱桃,吐的是美孜孜一团和气;转秋波,双湾活水,送的是娇滴滴万种风情。把个纣王弄得心猿难按,意马驰缰,只急得一身香汗。
54 妲己情知纣王欲火正炽,左右难捱,故意起身更衣,上前曰:「陛下在此相陪,妾更衣就来。」
55 纣王复转下坐,朝上觌面传杯。纣王灯下以眼角传情,那道姑面红微笑。纣王斟酒,双手奉于道姑;道姑接酒,吐袅娜声音答曰:「敢劳陛下!」纣王乘机将喜媚手腕一捻,道姑不语,把纣王魂灵儿都飞在九霄。
56 纣王见是如此,便问曰:「朕同仙姑台前玩月,何如?」
57 喜媚曰:「领教。」纣王复携喜媚手出台玩月,喜媚不辞。
58 纣王心动,便搭住香肩,月下偎倚,情意甚密。纣王心中甚美,乃以言挑之曰:「仙姑何不弃此修行,而与令姐同住宫院,抛此清凉,且享富贵,朝夕欢娱,四时欢庆,岂不快乐!人生几何,乃自苦如此。仙姑意下如何?」喜媚只是不语。
59 纣王见喜媚不甚推托,乃以手抹著喜媚胸膛,软绵绵,温润润,嫩嫩的腹皮,喜媚半推半就。纣王见他如此,双手抱搂,偏殿交欢,云雨几度,方才歇手。正起身整衣,忽见妲己出来,一眼看见喜媚乌云散乱,气喘吁吁。
60 妲己曰:「妹妹为何这等模样?」
61 纣王曰:「实不相瞒,方才与喜媚姻缘相凑。天降赤绳,你妹妹同侍朕左右,朝暮欢娱,共享无穷之福。此亦是爱卿荐拔喜媚之功,朕心嘉悦,不敢有忘。」即传旨重新排宴,三人共饮,至五更方共寝鹿台之上。
62 纣王暗纳喜媚,外官不知。天子不理国事,荒淫内阙,外廷隔绝,真是君门万里。武成王虽执掌大帅之权,提调朝歌四十八万人马,镇守都城,虽然丹心为国,其如不能面君谏言,彼此隔绝,无可奈何,只行长叹而已。
63 一日,见报说,东伯侯姜文焕分兵攻打野马岭,要取陈塘关,黄总兵令鲁雄领兵十万把守去讫。
64 纣王自得喜媚,朝朝云雨,夜夜酣歌,那里把社稷为重。那日,二妖正在台上用早膳,忽见妲己大叫一声,跌倒在地;把纣王惊骇汗出,吓的面如土色。见妲己口中喷出血水来,闭目不言,面皮俱紫。
65 纣王曰:「御妻自随朕数年,未有此疾。今日如何得这等凶症?」
66 喜媚故意点头叹曰:「姐姐旧疾发了!」
67 帝问:「媚美人为何知御妻有此旧疾?」
68 喜媚奏曰:「昔在冀州时,彼比俱是闺女。姐姐常有心痛之疾,一发即死。冀州有一医士,姓张,名元;他用药最妙,有玲珑心一片煎汤吃下,此疾即愈。」
69 纣王曰:「传旨宣冀州医士张元。」
70 喜媚奏曰:「陛下之言差矣!朝歌到冀州有多少路!一去一来,至少月馀。耽误日期,焉能救得?除非朝歌之地,若有玲珑心,取他一片,登时可救;如无,须臾即死。」
71 纣王曰:「玲珑心谁人知道?」
72 喜媚曰:「妾身曾拜师,善能推算。」
73 纣王大喜,命喜媚速算。这妖精故意搯指,算来算去,奏曰:「朝中止有一大臣,官居显爵,位极人臣;只怕此人舍不得,不肯救拔娘娘。」
74 纣王曰:「是谁?快说!」
75 喜媚曰:「惟亚相比干乃是玲珑七窍之心。」
76 纣王曰:「比干乃是皇叔,一宗嫡派,难道不肯借一片玲珑心为御妻起沉疴之疾?速发御札,宣比干!」差官飞往相府。
77 比干闲居无辜,正为国家颠倒,朝政失宜,心中寿画。
78 忽堂候官敲云板,传御札,立宣见驾。比干接札,礼毕,曰:「天使先回,午门会齐。」比干自思:「朝中无事,御札为何甚速?」话未了,又报:「御札又至!」比干又接过。不一时,连到五次御札。
79 比干疑惑:「有甚紧急,连发五札?」正沉思间,又报:「御札又至!」持札者乃奉御官陈青。
80 比干接毕,问青曰:「何事要紧,用札六次?」
81 青曰:「丞相在上:方今国势渐衰,鹿台又新纳道姑,名曰胡喜媚。今日早膳,娘娘偶然心疼疾发,看看气绝。胡喜媚陈说,丞相有玲珑心一片,煎羹汤,吃下即愈。因此发札六道,要借老千岁的心一片,急救娘娘,故此紧急。」
82 比干听说,惊得心胆俱落,自思:「事已如此!」乃曰:「陈青,你在午门等候,我即至也。」
83 比干进内,见夫人孟氏曰:「夫人,你好生看顾孩儿微子德!我死之后,你母子好生守我家训,不可造次。」言罢泪如雨下。
84 夫人大惊,问曰:「何故出此不吉之言?」
85 比干曰:「昏君听信妲己有疾,欲取吾心作羹汤,岂有生还之理!」
86 夫人垂泪曰:「官居相位,又无欺诳,上不犯法于天子,下不贪酷于军民,大王忠诚节孝,素表著于人耳目,有何罪恶,岂至犯取心惨刑。」
87 有子在傍泣曰:「父王勿忧。方才孩儿想起,昔日姜子牙与父王看气色,曾说不利,留一简帖,见在书房,说:至危急两难之际,进退无路,方可看简,亦可解救。」
88 比干方悟曰:「呀!几乎一时忘了!」忙开书房门,见砚台下压著一帖,取出观之,看毕曰:「速取火来!」取水一碗,将子牙符烧在水里,比干饮于腹中。忙穿朝服上马,往午门来。
89 六札宣比干,陈青泄了内事,惊得一城军民官宰,尽知取比干心作羹汤。
90 武成王黄元帅同诸大臣俱在午门,只见比干乘马,飞至午门下马,百官忙问其故。
91 比干曰:「取心一节,吾总不知。」百官随比干至大殿。比干迳往鹿台下侯旨。
92 纣王正站立等候,听得比干至,命:「宣上台来。」比干行礼毕。王曰:「御妻偶发沉疴心痛之疾,惟玲珑心可愈。皇叔有玲珑心,乞借一片作汤,治疾若愈,此功莫大焉。」
93 比干曰:「心是何物?」
94 纣王曰:「乃皇叔腹内之心。」
95 比干怒奏曰:「心者一身之主,隐于肺内,坐六叶两耳之中,百恶无侵,一侵即死。心正,手足正;心不正,则手足不正。心为万物之灵苗,四象变化之根本。老臣虽死不惜,只是社稷丘墟,贤能尽绝。」
96 纣王曰:「皇叔之言差矣!总只借心一片,无伤于事,何必多言?」
97 比干厉声大叫曰:「昏君!你是酒色昏迷,糊涂狗彘!心去一片,吾即死矣!比干不犯剜心之罪,如何无辜遭此非殃!」
98 纣王怒曰:「君叫臣死,不死不忠。台上毁君,有亏臣节!如不从朕命,武士,拿下去,取了心来!」
99 比干大骂:「妲己贱人!我死冥下,见先帝无愧矣!」喝:「左右,取剑来与我!」
100 奉御将剑递与比干。比干接剑在手,望太庙大拜八拜,泣曰:「成汤先王,岂知殷受断送成汤二十八世天下!非臣之不忠耳!」遂解带现躯,将剑往脐中刺入,将腹剖开,其血不流。比干将手入腹内,摘心而出,望下一掷,掩袍不语,面似淡金,迳下台去了。
101 诸大臣在殿前打听比干之事,众臣纷纷,议论朝廷失政,只听得殿后有脚迹之声。
102 黄元帅望后一观,见比干出来,心中大喜。飞虎曰:「老殿下,事体如何?」
103 比干不语,低首速行,面如金纸,迳过九龙桥去,出午门。常随见比干出朝,将马伺候,往北门去了。
URN: ctp:ws7526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