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十回 陡變幻人心叵測 善支離世事難為

《第十回 陡變幻人心叵測 善支離世事難為》[View] [Edit] [History]

1 且說紫旒在張園遇見了五少大人,便連忙上前周旋,問:「來了半天了麼?今天來得早,茶泡在那裡?」五少大人道:「我還有一個朋友在海天勝處開燈。」說罷,信步繞了一個圈子。紫旒跟著招呼,評花品柳,不覺到了海天勝處。原來魯薇園同在一起。見了紫旒,便起身招呼,紫旒也就相讓坐下。五少大人對紫旒道:「今日彼此當面見了,不妨直說。薇翁奉了札來查喬子遷的事,一向都以為你和子遷是一黨的,還托我向你查問,所以我前回請你到蘭芬那裡去。當晚不曾見著,後來我想這件事是無從查問的,如果你是他一黨,一查問起來,倒先走了消息了,所以以後就沒有說起。方才薇翁來告訴我,才知道你也落了騙局。」紫旒連忙道:「少大人明見,伊某雖十分糊徐,也不敢幹這個荒唐事。」轉身又對薇園道:「方才那廝寄了一封信來,已經得了他的地址,看薇翁怎樣辦法?」說罷,在身邊取出那封假信,遞給薇園,又把那張假股票遞給五少大人看道:「這就是上了一萬銀子當的憑據,請教少大人有甚辦法可以追得回來?」
2 五少大人接在手裡,在煙榻上躺下去看。薇園看完那封信,也遞給他。五少大人看過道:「既然有了地方,薇園就少不免要一面電稟山東,一面自己趕了去。一到得廣東,也不必和他理論,通知了地方官把他拿下再說。」薇園沉吟道:「可否求少大人拜會上海道,請他打個電報去廣東,把他提了來,省得跑這一次?」五少大人笑道:「你好呆氣,你想,這樣辦去,也不必我去拜上海道,你是奉了札來的,就是你自己走一次,說明了原委,怕道台不替你辦麼?不過我想你這回的差使,是金礦局認了夫馬盤費的,樂得借此到廣東走一次玩玩。我日間也要回山東去,你且詳細寫一個稟帖,我來代你帶去。」紫旒故意躊躇道:「薇翁如果到廣東,不知可能代我帶了這張股票去?就在那邊追一追。」五少大人道:「你好呆!他雖到廣東去,這個案子總要解到山東去辦的,就是追款,也要到山東去追。再不然,也要等他回到上海才好商量。此刻莫說薇園帶去沒用,就是你自己親到廣東,也要等這個案子歸宿到那一處,才好在那一處呈案求追呢。」說話時,薇園一面想心事,紫旒一面裝愁苦,又搭訕著說了幾句不相干的話,方才各各散開。
3 內中單表魯薇園,回到金子店裏,看不見李閒士,問起來,才知道因為蘇州有一票交易,已於四點鐘時附了內河小輪船去了,要後天才得回來。薇園便到自己下榻的房裡坐下,細想主意。開出文具箱來,要取紙筆起個稟帖稿子。翻出護書一看,原來那二萬五千兩匯豐存折還夾在裏面,不覺呆了一呆,暗想這個東西,何以不曾還閒士呢?仔細複想,原來那天拿給紫旒,紫旒不收,後來我和他兩個去赴了一回席,吃多了幾杯,回來便各自歸房,所以放在我這裏,未曾還他。此刻我想到廣東去,他又走了,我這東西交還那一個才妥當呢?想罷,仍舊放好。
4 拿了紙筆出來,呆呆的出了一會神。取過新聞紙,看看出口船期,恰好明日招商局廣大船出口往廣東,順眼看下去,是太古通州船同日出口到天津。忽然心中一動,便換了個主意。等吃過了晚飯,便親自到船局去,打聽明白,然後回去,連夜起了個稟稿,又謄正封好了。到了次日,拿了匯豐手折,到匯豐銀行去提了那二萬五千兩銀子出來,到票號裏轉了匯單。看官!
5 須知這二萬五千銀子,原是用他名字去存放的,所以一提就著,毫不為難。
6 閒話少提。且說薇園又去見五少大人,交托了那封稟帖,說即日就動身,五少大人倒誇贊他做事情爽快。薇園談了幾句,便辭了出來,到伊紫旒處辭行。紫旒外面和他應酬,心裡卻暗暗好笑,不料我閒閒一句謊話,卻把他調到廣東去了。應酬了一番,薇園自回豐盛樣,叫自己帶來的家人拾掇行李,即夜動身。紫旒又請到花錦樓處置酒送別。到了九點鐘時候,還親自送薇園到廣大船官艙裏。只見薇園的家人及豐盛樣的兩個伙計,已將行李送到,安置妥貼。紫旒盤桓了一會,方才別去。五少大人也差人拿片子來送行。一會豐盛樣的伙計也別去了。薇園故意到外面走了一次,大驚小怪的進來,問那家人道:「這一只是甚麼船?」家人道:「是廣大。」薇園道:「是到那裡的?」
7 家人道:「是到廣東的。」薇園大罵道:「好糊塗的東西!我好端端的到廣東做甚麼?我明明交代你是坐通州到天津的,怎麼就攪錯了。幸而我還留著心,早一點知道,不然等船開行了,這一遭白往來的盤纏誰認帳?」一席話罵得那家人目定口呆,不知所措!薇園又頓足罵道:「還不快點收拾,搬到通州去?」
8 那家人聽說,方才手忙腳亂的拾掇起來,叫了小工人等搬到通州船上去。好在廣大泊在招商局金利源碼頭,離通州所泊的太古碼頭相去不過一箭之地,不多一會,就搬妥當,薇園就此到天津去了。
9 只有紫旒送過薇園之後,心中迄自好笑,以為這個冤大頭被我冤到廣東去了。到了次日,又寫了一封信給喬子遷,在報上載了那一段新聞,一並寄去。信內說是這件事越鬧越大了,此刻先要打點笠翁,一面和薇園商量,私下了結,但是薇園口氣甚大,就是李閒士那裡,也要點綴點綴,所留下之四千金,萬不夠敷衍,務希再匯若干來應用云云。這封信去後,滿意子遷多少總要接濟點來,誰知就如泥牛入海般永無消息。原來子遷和仲英兩個商量,深恐這件事情不妥,紫旒要說出自己蹤跡,依舊要到案,所以在蘇州住了兩天之後,便一同躲向常州去了。
10 紫旒這邊等不著回信,未免著急,暗想四千元將近完了,子遷處沒得接濟,豈不又要另打主意?忽然又想到金月梅處的二百元,尚未還他,不如先清了這一筆債,取回官照,方是道理。想罷,檢點了二百元票子,藏在身邊,走出了大馬路。
11 劈頭遇見了袁聚鷗,彼此拱手相見。聚鷗道:「我恰好要來看紫翁,有一件事商量,巧極了,我們吃一碗茶罷。」於是二人同到一壺春,揀個座位坐了。聚鷗道:「現在有一注生意,甚合我們做的;然而我輩中人,能知道經商脈絡的,卻沒有幾個,所以我想著了你。」紫旒道:「不知是一件甚麼生意?」
12 聚鷗道:「有一個杭州人許老十,去年在二馬路開了一家書局,下本卻有六七千,可惜用人不當,開不到一年,蝕了個不亦樂乎。前幾天把一部頂大的機器賣了,方才過節。此刻打算招人盤受。我想紫翁你可以做得。」紫旒道:「不知他要多少錢?」
13 聚鷗道:「紫翁如果有意,我便去討一篇細帳來。」紫旒道:「明天就請拿來,我們商量著看。」聚鷗答應了,兩個又閒談了一會,方才散去。
14 紫旒出了一壺春,走到大新街口,忽聽後面有人叫:「紫旒!紫旒」紫旒回頭看時,卻是秦夢蓮。紫旒不免立定,夢蓮走近一步,拉了紫旒的手道:「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不知可以不可以?」紫旒道:「甚麼事?」夢蓮道:「請你碰和。」
15 紫旒道:「那裡?」夢蓮笑道:「還在那裡。就請同去罷。」
16 說罷,招了招手,叫了兩輛東洋車,一徑到了六馬路寶樹胡同秦佩金家。原來座上先有了陳雨堂、袁伯藜兩個,房裡明晃晃的點了一隻大蠟燭,紫旒問知是佩金生日,連笑著說拜壽。佩金也笑著周旋了一陣,便開場碰和。紫旒問起陳雨堂可知道許老十這個人?雨堂道:「他是我老朋友,怎麼不曉得?」紫旒道:「他開的書局怎樣了?」雨堂道:「這一向沒看見他;不大清楚,只怕生意好呢。」紫旒便不說了。八圈和過,紫旒輸了二十元,恰好雨堂贏了二十元,紫旒便扣了抵他的前欠。
17 碰過和之後,接著又吃酒,無非請來幾個熟人,不必多敘。
18 吃酒中間,夢蓮忽然離了位,拉紫旒到旁邊悄悄問道:「你可有洋錢在身邊?暫時借給我二十元。」紫旒道:「恰好沒有帶錢,所以方才輸了和,還要扣雨堂的前欠。你此刻要錢作甚麼?」夢蓮道:「這一和一酒,還有外面的打唱,都是我的。」
19 紫旒道:「看和別位商量罷。」夢蓮道:「別人只怕難,再說罷。」於是重新入席。紫旒留心看夢蓮,只見他向佩金耳邊唧唧噥噥了一會,佩金忽然沉下臉,變了色,一言不發。此時恰好花錦樓到了,紫旒也向花錦樓耳邊唧噥了幾句,花錦樓便揚聲道:「五少大人在我那裡等著有話說呢!」紫旒聽說,便起身要走。夢蓮再三留住,草草吃過幾杯,依然起身,帶著花棉樓走了。臨走又悄悄的約了陳雨堂隨後就來,便到花錦樓家去了。無非和那些老媽子、丫頭鬼混。
20 過了一會,雨堂到了。紫旒便問:「許老十的書局如何?
21 請你代我打聽打聽。」雨堂道:「那個許老十?」紫旒愕然道:「你方才說是老朋友,怎麼忽然又不知道了?」雨堂想了一會道:「哦,哦,哦,哦,我弄錯了。我方才當你說的是徐大軍機的兄弟徐老十呢。徐老十我是老朋友。」紫旒道:「你總喜歡胡說,我明明問你許老十的書局如何,你還答應生意還好?
22 難道徐老十也有個書局不成?」雨堂道:「怎麼不是,同文書局不是姓徐的做總辦麼?」紫旒啐了他一口。雨堂自覺無味,歇一會說道:「你一定要找他,我明日總和你打聽來就是了。」
23 說著吹了兩口鴉片,便去了。紫旒也自回家。脫卸衣服時,摸著了一疊鈔票,方才想著不曾到金月梅家去,此時要去,也未免太晚了,只得安歇。
24 一宿無話,次日直到十二點鐘方才起來。袁聚鷗已經到了,拿了一張書局的帳交來。紫旒且不看,接過壓在硯台底下,說道:「我並不要做這個生意。等我拿去問一個朋友,倘有了消息,再給信罷。」聚鷗道:「紫翁不做,就是做個中人也好,好歹也落點中佣。」紫旒也隨嘴答應了他幾句,他便去了。紫旒看那帳時,卻是二號、三號、四號、五號鉛字俱全,統共約有一萬磅,其中上了架用過的約一半,還在箱子裡沒用過的也一半,還有一部日本機器,其餘小樣、架子、手盤、鉛條等,一應俱全,索價要三千六百元。看過依然放在桌上。
25 吃過午飯,方才袖了這一篇帳,走到二馬路,尋到了那家書局,踱了進去,指明要尋老辦。許老十出來見了,彼此通過姓名,問其來意。紫旒道:「蘇州有個朋友寫信來,要印一部書。久仰貴局的價廉物美,所以特來求教。」老十道:「不知要印甚麼書?」紫旒道:「要印一部《皇朝經世文編》。」老十道:「這是一部大書。不知印幾開的?用幾號字?統共印多少?」紫旒道:「大約總印一千。便是我也未曾清楚,不過先要問個價目,好揀便宜的做去。」老十道:「也要問明用幾號字,做多少大,每板幾行,每行幾字,才好算埃」紫旒道:「既是這樣,我去問明了,再給回信罷。」但不知下半天在甚麼地方吃茶?老十道:「我下半天四五點鐘,總在怡珍居坐一會。」紫旒道:「那麼我下半天到怡珍看你罷。」說著,便辭了出來,摸一摸身邊昨夜的二百元鈔票還在,就一徑走到了金月梅家。抬頭一看,不覺吃了一驚。不知驚的甚麼?且待下回分解。
URN: ctp:ws7545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