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十回 陡变幻人心叵测 善支离世事难为

《第十回 陡变幻人心叵测 善支离世事难为》[View] [Edit] [History]

1 且说紫旒在张园遇见了五少大人,便连忙上前周旋,问:「来了半天了么?今天来得早,茶泡在那里?」五少大人道:「我还有一个朋友在海天胜处开灯。」说罢,信步绕了一个圈子。紫旒跟著招呼,评花品柳,不觉到了海天胜处。原来鲁薇园同在一起。见了紫旒,便起身招呼,紫旒也就相让坐下。五少大人对紫旒道:「今日彼此当面见了,不妨直说。薇翁奉了札来查乔子迁的事,一向都以为你和子迁是一党的,还托我向你查问,所以我前回请你到兰芬那里去。当晚不曾见著,后来我想这件事是无从查问的,如果你是他一党,一查问起来,倒先走了消息了,所以以后就没有说起。方才薇翁来告诉我,才知道你也落了骗局。」紫旒连忙道:「少大人明见,伊某虽十分糊徐,也不敢干这个荒唐事。」转身又对薇园道:「方才那厮寄了一封信来,已经得了他的地址,看薇翁怎样办法?」说罢,在身边取出那封假信,递给薇园,又把那张假股票递给五少大人看道:「这就是上了一万银子当的凭据,请教少大人有甚办法可以追得回来?」
2 五少大人接在手里,在烟榻上躺下去看。薇园看完那封信,也递给他。五少大人看过道:「既然有了地方,薇园就少不免要一面电禀山东,一面自己赶了去。一到得广东,也不必和他理论,通知了地方官把他拿下再说。」薇园沉吟道:「可否求少大人拜会上海道,请他打个电报去广东,把他提了来,省得跑这一次?」五少大人笑道:「你好呆气,你想,这样办去,也不必我去拜上海道,你是奉了札来的,就是你自己走一次,说明了原委,怕道台不替你办么?不过我想你这回的差使,是金矿局认了夫马盘费的,乐得借此到广东走一次玩玩。我日间也要回山东去,你且详细写一个禀帖,我来代你带去。」紫旒故意踌躇道:「薇翁如果到广东,不知可能代我带了这张股票去?就在那边追一追。」五少大人道:「你好呆!他虽到广东去,这个案子总要解到山东去办的,就是追款,也要到山东去追。再不然,也要等他回到上海才好商量。此刻莫说薇园带去没用,就是你自己亲到广东,也要等这个案子归宿到那一处,才好在那一处呈案求追呢。」说话时,薇园一面想心事,紫旒一面装愁苦,又搭讪著说了几句不相干的话,方才各各散开。
3 内中单表鲁薇园,回到金子店里,看不见李闲士,问起来,才知道因为苏州有一票交易,已于四点钟时附了内河小轮船去了,要后天才得回来。薇园便到自己下榻的房里坐下,细想主意。开出文具箱来,要取纸笔起个禀帖稿子。翻出护书一看,原来那二万五千两汇丰存折还夹在里面,不觉呆了一呆,暗想这个东西,何以不曾还闲士呢?仔细复想,原来那天拿给紫旒,紫旒不收,后来我和他两个去赴了一回席,吃多了几杯,回来便各自归房,所以放在我这里,未曾还他。此刻我想到广东去,他又走了,我这东西交还那一个才妥当呢?想罢,仍旧放好。
4 拿了纸笔出来,呆呆的出了一会神。取过新闻纸,看看出口船期,恰好明日招商局广大船出口往广东,顺眼看下去,是太古通州船同日出口到天津。忽然心中一动,便换了个主意。等吃过了晚饭,便亲自到船局去,打听明白,然后回去,连夜起了个禀稿,又誊正封好了。到了次日,拿了汇丰手折,到汇丰银行去提了那二万五千两银子出来,到票号里转了汇单。看官!
5 须知这二万五千银子,原是用他名字去存放的,所以一提就著,毫不为难。
6 闲话少提。且说薇园又去见五少大人,交托了那封禀帖,说即日就动身,五少大人倒夸赞他做事情爽快。薇园谈了几句,便辞了出来,到伊紫旒处辞行。紫旒外面和他应酬,心里却暗暗好笑,不料我闲闲一句谎话,却把他调到广东去了。应酬了一番,薇园自回丰盛样,叫自己带来的家人拾掇行李,即夜动身。紫旒又请到花锦楼处置酒送别。到了九点钟时候,还亲自送薇园到广大船官舱里。只见薇园的家人及丰盛样的两个伙计,已将行李送到,安置妥贴。紫旒盘桓了一会,方才别去。五少大人也差人拿片子来送行。一会丰盛样的伙计也别去了。薇园故意到外面走了一次,大惊小怪的进来,问那家人道:「这一只是甚么船?」家人道:「是广大。」薇园道:「是到那里的?」
7 家人道:「是到广东的。」薇园大骂道:「好糊涂的东西!我好端端的到广东做甚么?我明明交代你是坐通州到天津的,怎么就搅错了。幸而我还留著心,早一点知道,不然等船开行了,这一遭白往来的盘缠谁认帐?」一席话骂得那家人目定口呆,不知所措!薇园又顿足骂道:「还不快点收拾,搬到通州去?」
8 那家人听说,方才手忙脚乱的拾掇起来,叫了小工人等搬到通州船上去。好在广大泊在招商局金利源码头,离通州所泊的太古码头相去不过一箭之地,不多一会,就搬妥当,薇园就此到天津去了。
9 只有紫旒送过薇园之后,心中迄自好笑,以为这个冤大头被我冤到广东去了。到了次日,又写了一封信给乔子迁,在报上载了那一段新闻,一并寄去。信内说是这件事越闹越大了,此刻先要打点笠翁,一面和薇园商量,私下了结,但是薇园口气甚大,就是李闲士那里,也要点缀点缀,所留下之四千金,万不够敷衍,务希再汇若干来应用云云。这封信去后,满意子迁多少总要接济点来,谁知就如泥牛入海般永无消息。原来子迁和仲英两个商量,深恐这件事情不妥,紫旒要说出自己踪迹,依旧要到案,所以在苏州住了两天之后,便一同躲向常州去了。
10 紫旒这边等不著回信,未免著急,暗想四千元将近完了,子迁处没得接济,岂不又要另打主意?忽然又想到金月梅处的二百元,尚未还他,不如先清了这一笔债,取回官照,方是道理。想罢,检点了二百元票子,藏在身边,走出了大马路。
11 劈头遇见了袁聚鸥,彼此拱手相见。聚鸥道:「我恰好要来看紫翁,有一件事商量,巧极了,我们吃一碗茶罢。」于是二人同到一壶春,拣个座位坐了。聚鸥道:「现在有一注生意,甚合我们做的;然而我辈中人,能知道经商脉络的,却没有几个,所以我想著了你。」紫旒道:「不知是一件甚么生意?」
12 聚鸥道:「有一个杭州人许老十,去年在二马路开了一家书局,下本却有六七千,可惜用人不当,开不到一年,蚀了个不亦乐乎。前几天把一部顶大的机器卖了,方才过节。此刻打算招人盘受。我想紫翁你可以做得。」紫旒道:「不知他要多少钱?」
13 聚鸥道:「紫翁如果有意,我便去讨一篇细帐来。」紫旒道:「明天就请拿来,我们商量著看。」聚鸥答应了,两个又闲谈了一会,方才散去。
14 紫旒出了一壶春,走到大新街口,忽听后面有人叫:「紫旒!紫旒」紫旒回头看时,却是秦梦莲。紫旒不免立定,梦莲走近一步,拉了紫旒的手道:「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不知可以不可以?」紫旒道:「甚么事?」梦莲道:「请你碰和。」
15 紫旒道:「那里?」梦莲笑道:「还在那里。就请同去罢。」
16 说罢,招了招手,叫了两辆东洋车,一径到了六马路宝树胡同秦佩金家。原来座上先有了陈雨堂、袁伯藜两个,房里明晃晃的点了一只大蜡烛,紫旒问知是佩金生日,连笑著说拜寿。佩金也笑著周旋了一阵,便开场碰和。紫旒问起陈雨堂可知道许老十这个人?雨堂道:「他是我老朋友,怎么不晓得?」紫旒道:「他开的书局怎样了?」雨堂道:「这一向没看见他;不大清楚,只怕生意好呢。」紫旒便不说了。八圈和过,紫旒输了二十元,恰好雨堂赢了二十元,紫旒便扣了抵他的前欠。
17 碰过和之后,接著又吃酒,无非请来几个熟人,不必多叙。
18 吃酒中间,梦莲忽然离了位,拉紫旒到旁边悄悄问道:「你可有洋钱在身边?暂时借给我二十元。」紫旒道:「恰好没有带钱,所以方才输了和,还要扣雨堂的前欠。你此刻要钱作甚么?」梦莲道:「这一和一酒,还有外面的打唱,都是我的。」
19 紫旒道:「看和别位商量罢。」梦莲道:「别人只怕难,再说罢。」于是重新入席。紫旒留心看梦莲,只见他向佩金耳边唧唧哝哝了一会,佩金忽然沉下脸,变了色,一言不发。此时恰好花锦楼到了,紫旒也向花锦楼耳边唧哝了几句,花锦楼便扬声道:「五少大人在我那里等著有话说呢!」紫旒听说,便起身要走。梦莲再三留住,草草吃过几杯,依然起身,带著花棉楼走了。临走又悄悄的约了陈雨堂随后就来,便到花锦楼家去了。无非和那些老妈子、丫头鬼混。
20 过了一会,雨堂到了。紫旒便问:「许老十的书局如何?
21 请你代我打听打听。」雨堂道:「那个许老十?」紫旒愕然道:「你方才说是老朋友,怎么忽然又不知道了?」雨堂想了一会道:「哦,哦,哦,哦,我弄错了。我方才当你说的是徐大军机的兄弟徐老十呢。徐老十我是老朋友。」紫旒道:「你总喜欢胡说,我明明问你许老十的书局如何,你还答应生意还好?
22 难道徐老十也有个书局不成?」雨堂道:「怎么不是,同文书局不是姓徐的做总办么?」紫旒啐了他一口。雨堂自觉无味,歇一会说道:「你一定要找他,我明日总和你打听来就是了。」
23 说著吹了两口鸦片,便去了。紫旒也自回家。脱卸衣服时,摸著了一叠钞票,方才想著不曾到金月梅家去,此时要去,也未免太晚了,只得安歇。
24 一宿无话,次日直到十二点钟方才起来。袁聚鸥已经到了,拿了一张书局的帐交来。紫旒且不看,接过压在砚台底下,说道:「我并不要做这个生意。等我拿去问一个朋友,倘有了消息,再给信罢。」聚鸥道:「紫翁不做,就是做个中人也好,好歹也落点中佣。」紫旒也随嘴答应了他几句,他便去了。紫旒看那帐时,却是二号、三号、四号、五号铅字俱全,统共约有一万磅,其中上了架用过的约一半,还在箱子里没用过的也一半,还有一部日本机器,其馀小样、架子、手盘、铅条等,一应俱全,索价要三千六百元。看过依然放在桌上。
25 吃过午饭,方才袖了这一篇帐,走到二马路,寻到了那家书局,踱了进去,指明要寻老办。许老十出来见了,彼此通过姓名,问其来意。紫旒道:「苏州有个朋友写信来,要印一部书。久仰贵局的价廉物美,所以特来求教。」老十道:「不知要印甚么书?」紫旒道:「要印一部《皇朝经世文编》。」老十道:「这是一部大书。不知印几开的?用几号字?统共印多少?」紫旒道:「大约总印一千。便是我也未曾清楚,不过先要问个价目,好拣便宜的做去。」老十道:「也要问明用几号字,做多少大,每板几行,每行几字,才好算埃」紫旒道:「既是这样,我去问明了,再给回信罢。」但不知下半天在甚么地方吃茶?老十道:「我下半天四五点钟,总在怡珍居坐一会。」紫旒道:「那么我下半天到怡珍看你罢。」说著,便辞了出来,摸一摸身边昨夜的二百元钞票还在,就一径走到了金月梅家。抬头一看,不觉吃了一惊。不知惊的甚么?且待下回分解。
URN: ctp:ws7545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