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二回》[View] [Edit] [History]

1 舟人授秘書帝嚳悟天道
2 且說帝嚳在青城山與天皇討論道術,一連七日,把《五符文》研究得非常明白,覺得成仙登天之事有點把
3 握了,於是拜謝天皇,說明還要到鐘山去訪求九天真王。天皇道:「九天真王的道行勝野道百倍,王子去訪他
4 是極應該的。不過他從不輕易見人,王子到那邊,務須要以毅力求之,切記,切記。」帝嚳稽首受教。
5 到了次日,天皇一直送帝嚳至山下,指示了西北去的路程,方才回山。這裏帝嚳率領從人徑向鐘山而來。
6 這一路卻都是叢山峻嶺,登降跋涉非常困難,所看見的奇獸異禽,山鬼川怪,亦非常之多。一日,過了不周山
7 ,來到有娀國。那時有娀侯夫婦皆已下世,建疵亦早出嫁了,有娀侯的長子襲職,聞帝降臨,前來迎接。帝嚳
8 便到有娀侯的宗廟裡去吊祭一番,並不停留,隨即匆匆上道。一日,已到奎山,只見那無數丹木依舊是紅如榴
9 火,焜耀山谷。仔細想想,不知不覺已過了多少年了,舊地重來,不勝感慨。電光石火,人生幾何,因此一想
10 ,益覺那求仙訪道之事更刻不可緩了。下了奎山,遠望見那稷澤之水仍是汪洋無際,帝嚳便吩咐從人從陸路徑
11 向鐘山而去。
12 原來那稷澤東達奎山,西接槐江山,北接鐘山與泰器山,西南連昆侖山,從奎山到鐘山,約有四百六十里
13 。帝嚳走了五日,漸漸的望見鐘山,便即刻齋戒沐浴起來。又走了三日,已到鐘山,帝嚳便整肅衣冠,屏去車
14 子,虔誠的徒步上山而來。
15 哪知走了半日,靜悄悄地不見一人,但見蒼松翠柏盤舞空中,異草古藤紛披滿地,白鳥青雕到處飛集,赤
16 豹白虎不時往來。
17 隨從人等雖手中個個執有武器,但不免都有戒心。那帝嚳卻一秉至誠,絕無退縮之意。看看走到半山,日
18 已過午,不但人跡不見,並且四面一望,連房屋草舍都沒有一所。隨從人等肚裡真餓不過,都來勸帝嚳道:「
19 依臣等看起來,此山絕無人跡,和從前青城山大不相同,九天真王或者不住在此山中,赤末可知。現在可否請
20 帝下山,暫時休息,待臣等找幾個土人,訪問確實之後,再行前進,如何?」帝嚳道:「赤松子和朕說九天真
21 王住在鐘山,決無錯誤之理。朕前日下青城山時,天皇指示路程,亦說在此,哪裡會錯呢。況且現在已到此間
22 ,只宜前進,豈宜退轉!汝等如饑餓疲乏,且在此地吃點乾糧,體息片時再走,亦無不可。」隨從人等只得答
23 應。
24 過了一會,帝嚳依舊向山頂而進,哪知道路愈走愈難,攀藤附葛,困苦不堪。後來走到一處,竟是插天絕
25 壁,無路可通。
26 帝嚳至此,只能索然而止,心中暗想道:「我竟如此無緣嗎?
27 或者因我尚欠至誠嗎?」望著山頭,嘆了兩聲,就照原路退了下來。那時一輪紅日已在西山之頂,暮煙漸
28 起,異獸怪物,出沒愈多。走到半路,天已昏黑,不辨路徑。耳邊但聽得豹嚎虎嘯、豺鳴狼叫之聲,驚心動魄
29 。有時忽見一個黑影,仿佛從身邊掠過;有時足下絆著荊棘藤蔓,幾乎倒栽一跤,如此者亦不止一次。帝嚳是
30 個有道行的聖人,雖則不因此而生恐怖,但是隨從之人卻都氣喘心顫,狼狽不堪了。幸虧得人多,拼命的保護
31 了帝嚳,走一程,息一程,有時大叫一陣,以壯聲威;有時將武器揮一回,以壯膽力。走到半夜,那一鉤明月
32 漸漸地升起來,依稀辨得出途徑,大家才得放心。可是歇不多時,天亦亮了,匆匆的回到山下宿舍,這一日一
33 夜的疲乏,方得休息。
34 過了些時,有幾個隨從的人就去找土人詢問,土人道:「我們這裡的鐘山走上去有好幾條路。一條是從東
35 面上去,但是路很難走,歧路又多,走錯了就要上當。一條是從南面上去,較為好走些,不過路程遠得多了。
36 要是從稷澤裏坐船過去,亦是一法,較為安穩。一條在西面,從泰戲山那邊來的人都是走那條路,但是我們不
37 大到那邊去,所以那條路究竟好不好走,亦不甚清楚。」隨從人又問道:「這座鐘山上有一位九天真王,你們
38 可知道他住在哪裡?」土人道:「九天真王是什麼人?我們不知道。」隨從人道:「是個活神仙,你們怎的會
39 不知道?
40 」土人道:「是神仙嗎?我們亦聽見說是有的,所以這座山重有許多虎豹猛獸之類,從來不害人,大家都
41 說受了神仙感化的原故。至於這個神仙,他的名字是否叫九天真王,卻不知道。
42 」旁邊另有一個土人夾著說道:「我們這山上有一項怪東西,名字叫作鼓,這是我們所知道的。據老輩傳
43 說,他就是這座鐘山的兒子,他的形狀人面而龍身,極為可怕。有一日,不知為什麼事,和住在西南昆侖山上
44 一個人面獸身的得道之怪神名叫欽鴀,亦叫鉗且的聯合起來,將住在昆侖山南面的一個祖江殺死了。天帝聞而
45 大怒,就將鼓和欽鴀兩個一齊捉住,在這座鐘山東面的一個瑤崖地方正法抵命。哪知後來欽鴀的精魂化為一只
46 大鶚,其狀如雕,白頭而黑羽,赤嘴而虎爪,叫起來聲音仿佛和鴻鵠一般。那鼓的精魂亦化為一只怪鳥,名叫
47 鵔鳥,其狀如鴟,赤足而直嘴,白頭而黃羽,叫起來聲音亦仿佛和鴻鵲一般。這兩隻鳥兒都是個不祥之物,大
48 鶚如其出現,地方就有兵革之災,鵔鳥如果出現,地方就有極大之旱災。但是幾百年來,大鶚始終沒有見過,
49 鵔鳥亦只見過一次。大家都說全是這座山裏的神仙禁壓住的,所以照這樣看來,神仙是一定有的,不過我們無
50 福,沒有見過。至於他的名字是不是叫九天真王,那就更不知道了。」隨從人等聽了這番話,謝了土人,就來
51 奏知。
52 帝嚳道:「既然鐘山正面不在這裏,那麼朕向南面那一條路去吧。」隨從人道:「從水路去呢,還是從陸
53 路去呢?」帝嚳想了一想道:「水路貪安逸,便不至誠,朕從陸路去吧。」於是一齊起身,循山腳而行。
54 到了次日,果然看見一條大路直通山上,一面逼近稷澤,水口有一個埠頭,停泊著一隻船,船裏沒有人。
55 帝嚳也不去留意,遂一步一步上山而來。但是此處所有景物與東路所見竟差不多,走了半日,並不見一個人影
56 ,四處一望,亦並不見一所屋宇。眾人到此,又覺詫異,但是帝嚳誠心不懈,仍舊前行,眾人只得跟著。又走
57 了一程,只聽見從人中有一個叫道:「好了好了!前面有人來了。」帝嚳向上一望,果然看見一個人下山而來
58 ,便說道:「既然有人,就好問了。」說著,止住了步,等他下來。只見那人頭戴著帽,身穿褐衣,腳踏草屨
59 ,手中拿著一根竹竿,徐步而行,神氣仿佛像個漁夫。帝嚳等他走到面前,慌忙拱手作禮,向他問道:「請問
60 一聲,這座山上有一位九天真王,住在何處?足下可知道嗎?」
61 那人將帝嚳周身上下估量了一會,又向那許多隨從人等望了一望,然後才轉問帝嚳道:「汝是何人?來此
62 尋九天真王何事?」帝嚳道:「朕乃當今君主,特來拜詢九天真王,訪問大道。」那人道:「既是當今君主,
63 那麼所訪問之道,當然是理國治民之道,決不是升仙登天之道。九天真王是個真仙,但知道升仙登天之道,並
64 不知道理國治民之道,要到他那裡去訪問,豈不是錯了嗎!」帝嚳一聽這個話,詞嚴而義正,大有道理,不覺
65 肅然起敬,拱手正立,不作一聲。隔了一會,那人又說道:「如果要訪問理國治民之道的,請回去吧,不必在
66 此窮山之中。
67 如其要訪問升仙登天之道的,那麼亦不必尋什麼九天真王,跟我來就是了。」說著,徐步下山而去。
68 這時隨從人等看見那人言語態度如此倨傲,個個心中都有點不平,因為他們跟了帝嚳跑來跑去多少年,所
69 看見的人對於帝嚳總是極恭順,極客氣,從來沒有這般大模大樣的。但是看看帝嚳,卻是越發謙恭,竟跟了那
70 人同走,大家亦只得跟了去。
71 後來走到山腳稷澤水口,那人就跳上停泊在那裡的船上,插了竹竿,鉆進艙中。隔了一會,手中拿了一部
72 書出來,遞與帝嚳,說道:「照這部書上所說的去做,亦可以升仙登天,何必尋九天真王呢!」帝嚳接來一看
73 ,只見書上面寫著《靈寶秘文》四個大字,知道是道家珍貴之書,慌忙稽首拜受,口中說道:「謝老師賞賜。
74 」原來帝嚳竟願以師禮事之了。哪知那人頭也不回,早跳上船去,拔起竹竿,向岸邊一點,將那隻船向澤中撐
75 開。然後放下竹竿,扳起柔櫓,竟自咿咿啞啞的向西南搖去了。
76 帝嚳想到問他姓名,已來不及,惆悵不已,回到宿處,把那《靈寶秘文》翻開,細細一看,覺得非常之有
77 味。
78 原來帝嚳本是個聖哲之人,又加赤松子、寧天皇兩個已經講究過,所以雖則極深奧的秘文,亦看得明白。
79 當下看完之後,又細細再研究一遍,心中想道:「我這次跑來,雖則受了許多辛苦,但是得到這部秘文,亦可
80 謂不虛此行了。不過九天真王終沒有見到,目的未達,就此回去,總覺問心不安。況且赤松子老師曾經說過,
81 可以會到的,寧天皇亦勸我要有毅力。我想起來,不是九天真王一定不可得見,大約總是我欠虔誠罷了。
82 」想到這裏,起了個決心,重復齋戒沐浴起來。
83 過了三日,吩咐從人將所有器具餱糧一切都攜帶了走,預備這次見不到時,就住在山上,各處去尋,一定
84 要見著而後已。
85 於是再由原路上山而來。走到半山,忽聽得一派音樂之聲,風過處,香氣撲鼻。帝嚳暗想道:「這次或許
86 僥幸可以得見了。
87 」於是益秉誠心,奮勇而前。轉過峰頭,只見山頂上有一塊平坦之地,地上有一座石頭堆起來的臺,臺上
88 坐著一個道者,修眉鳳目,羽衣星冠,飄飄不群,正在那裏焚香鼓瑟。旁邊許多侍者,或是吹笙,或是擊鼓,
89 正在作樂。一見帝嚳,那道者便推瑟而起,下臺拱手道:「王子遠來,失迓,失迓。」帝嚳知道就是九天真王
90 子,慌忙倒身下拜,說道:「俊不遠千里,前來求教,今日得拜接光儀,實為萬幸,還請老師賜予收錄,使俊
91 得列門墻,那真是感戴不盡了。」九天真王急忙還禮,一面邀請帝嚳登臺坐下,便說道:「王子遠來,貧道極
92 應相接,不過岑寂之性,不願輕與世人晤面,所以未能迎迓,抱歉之至。
93 後來知道王子誠心訪道,貧道理應效勞,所以特飭舟人送上《靈寶秘文》一部,以供修養之助。不料王子
94 殷殷厚意,仍復屈駕前來,貧道問心更覺不安了。」帝嚳聽了,恍然道:「原來那部《靈寶秘文》之書是老師
95 所賜的,俊猶沒有拜謝,荒唐之至。
96 」說著,再拜稽首。九天真王道:「那送書的人是王子一家呢,王子認識嗎?」帝嚳詫異道:「是俊一家
97 人?俊不認識。」九天真王道:「他是顓頊高陽氏之子孫,王子沒有見過面嗎?」
98 帝嚳一想顓頊氏子孫甚多,散在四方,沒有見過面的人亦甚多,便答應道:「是,是。」只因求道心切,
99 也不追問那舟人究竟是顓頊氏的子孫曾玄,便說道:「俊自從在亳都的時候,已經立志前來拜謁。雖則承老師
100 賞以靈寶秘書,但當時並未知道是老師所賞賜的。不遠千里而來,未見老師之面,如何敢就回去呢!今蒙老師
101 不棄,賜與接見,還請多多教誨。」九天真王道:「王子求道之心,可謂深切,但不知於《靈寶秘文》一書都
102 能了解嗎?」帝嚳便將那秘文大意統統說了一遍,有些疑問處,經九天真王一一解釋,也都豁然了悟。九天真
103 王道:「這種書,不過一個大意而已,大意如果都能了了,其餘都是糟粕,無所用之。那部秘文王子可以見還
104 ,或者就藏在這座山裏,待將來遇到有緣的人,再送與他吧。」帝嚳連聲答應,即向臺下叫從人將那部秘文取
105 來,親自遞與九天真王。那九天真王卻又從袖中取出一書來,交與帝嚳。帝嚳一看,上面寫著是《九變十化之
106 書》。正要翻閱,九天真王忙止住道:「現在且不必去看它,待下山之後,細細推究,一個月自然明了。王子
107 本有夙根,此刻功行亦過一半,所未達者,只此一間。如能將此書參透,則不但升仙不難,而且一切可以無不
108 如志了。此處不可久留,貧道亦就要他去,我們後會有期。」說罷,便站起身來。帝嚳不敢再問,正要拜謝,
109 只見那九天真王回轉身來用手將石壁一扳,頓時落下一大塊,裏面卻露出一個大洞,叫帝嚳將那部《靈寶秘文
110 》放在洞內,他再將那大塊巖石把洞口掩好,卻是泯然無跡,和天生成的一般,一點碎縫都沒有。帝嚳看了,
111 暗暗稱奇,嘆為仙家妙用,於是就拜辭了九天真王,下得臺來。九天真王送到轉彎之處,即便止步。
112 這裏帝嚳等自下山而行。回到旅舍,就將那《九變十化之書》取來翻閱。哪知這部書卻深奧極了,有幾處
113 看不懂,有幾處竟連句法都讀不斷。帝嚳無法,只得擱起,夜間輾轉不能成寐。次日再上山來要想請教九天真
114 王,哪知走到昨日之地,空臺尚在,人跡毫無。帝嚳料想不能再見到了,於是將臺的三面察看一回,只見那臺
115 是靠著石壁造的,高不過兩丈,周圍不過四文。南面大石上鑿著「牧德臺」三個大字。帝嚳於是又朝著臺拜了
116 兩拜,方才循原路下山。心中想道:「古人說『思之思之,鬼神告之』,現在這部書雖則很多不懂的地方,但
117 是我昨日並沒有苦思,只想請九天真王指教,未免不用心了,未免太想不勞而獲了。況且九天真王明明叫我研
118 究一個月,現在還不到一日夜,未免太欲速了。這種情形,豈是學道之人所宜有的!
119 」想罷,心中自悔不已。
120 不一會,回到旅舍,便和隨從人等說道:「現在朕擬在此休息一月,汝等跟著朕終日奔走,都太辛苦了,
121 亦可休息休息,且待一月之後再回去吧。」眾人答應。
122 帝嚳自這日起就居於室內,終日不出,一步不走,將這部《九變十化之書》反來復去,忽而誦讀,忽而研
123 求。過了二十日以後,卻是絕無門路,不懂的地方仍舊是不懂,有幾處連已經懂的地方反而疑惑起來。但是帝
124 嚳仍舊研究不懈,有時終日不食,有時竟終夜不寢。有一日,正在參究的時候,實在疲倦極了,不知不覺伏幾
125 而睡,忽見一人前來說道:「九天真王有請。」帝嚳聽了,驚喜非常,慌忙站起,也不及招呼從人,也不及駕
126 車,跟了來人便走。走到山上牧德臺邊,只見那九天真王依舊在臺上鼓瑟。帝嚳走上臺去,正要行禮,那九天
127 真王先問道:「《九變十化之書》王子已參透了嗎?」帝嚳慌忙道:「還不曾參透,正要想請老師指教。」九
128 天真王哈哈大笑道:「區區這一點訣竅還不能參透,哪裡還可望升仙登天呢!貧道看來,王子不如就此回去,
129 做一個聖賢的君主吧,不必在此了。
130 」說著,用手一推,將帝嚳直從臺上倒跌下去。帝嚳大嚇一跳,不覺醒來,乃是一夢。仔細一想,但覺那
131 部《九變十化之書》通體一句一字無不朗徹於胸中,一無疑難,一無遺漏。從前所疑惑不懂的,現在竟沒有不
132 懂了,這叫作「真積力久,一旦豁然貫通。」古來多少困而學之的人,大半有此境界,不是作書的人所能夠虛
133 造的。
134 自此之後,帝嚳大道已成,通天徹地,無所不曉,並且能夠隱遁日月,游行星辰。從鐘山回到亳都,不過
135 倏忽之間就可以到。不過帝嚳以君主之尊,假使如此行動,未免駭人耳目,所以不動聲色,仍舊吩咐隨從人等
136 明日起身歸去。計算起來,恰恰研究了一個月,這亦可謂奇了。
URN: ctp:ws7563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