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三十四回訪查赴任票捕土豪

《第三十四回訪查赴任票捕土豪》[View] [Edit] [History]

1 卻說山東地方,多聚富豪之家。一府之中,必有數千餘家,都是巨萬之富者。他因地之氣厚,每發科甲,較勝於他省。
2 其時濟南府歷城縣,有一富戶姓劉名東雄,富甲一郡。只因這東雄為富不仁,恃財凌貧;族又蕃衍,又復恃強貶小。各村坊的小戶,受其欺凌迫逼,一則畏他財可通神,二者懼他丁強人眾。這東雄武斷鄉曲,視人有如無物。廣有田地,騾馬成群。自己卻建了一所莊院,離著縣城五里。其中倉廒庫房俱備,盛栽花木。娶有十數個美妾,以實其中,朝夕歡樂。又有一十餘個惡僕,分管各處租業亭園,計每年征銀六十五兩外,其餘放債,各項批貨,諸籌筆難盡矣。
3 東雄既已富甲一鄉,便無惡不作,鬧出事來,拚把一二萬銀子去了便已,好不冠冕!所以遠近之人,實不敢犯他私令。
4 若是近著歷城的村莊,某人有女美貌,這東雄便要娶歸作妾。
5 其父母不肯,東雄就有千方百計,務必得到手裡,方肯甘心。
6 竟有率領家人,白日搶回莊上,旋以百金置其家中,以為聘禮,其家父母無如之何。又重利放債,譬如小戶人家間有急需,向彼借貸,必倍其利。而貧戶急需之時,則不遑計其利害。而東雄故意不索,直至數月,計其本利相對,則令家人日夕嚴討,勢必不能償還,或押以田地,亦或勒取其子女,如不遂意,即行送官究辦。那知縣因與東雄結好,所言無不依從。於是負欠之家,並遭其害。知縣受了囑托,自然順著人情,故作威福。
7 那些貧戶敢不忍氣吞聲,鬻妻賣子,勉強償還。所以劉東雄財雄一方,勢霸一郡,歷年已久,鄰郡皆知。一則富於財帛,故東省官員,無不樂與交接者。東雄既做這樁昧良的事,自然要結交官府。本府本縣固知加意奉承,其餘闔省官員,東雄無不趨奉。東雄恃著這腳,便肆意妄為,無所不作。其被害者,不知凡幾。
8 當下海瑞改裝,私行訪察二十餘日,已經訪得親切,心中大怒,便即上任視事。點卯過了,即時檢閱案卷,查看得劉東雄犯卷疊。即時出了一張朱票,差人立拿劉東雄到案審辦。那差役拿了朱票來看,只見上寫著道:山東濟南府歷城縣正堂,為訪查拿究事:照得本縣下車以來,訪聞得樂逸莊劉東雄,武斷鄉曲,重利剝民,目無法紀,妄作威福,遺害閭閻,為害殊甚。本縣念切民休,亟應立拿重究,毋使良莠不齊。為此票差本役,速即冊去,按址協同地保,立即鎖拿劉東雄帶赴本縣,以憑嚴究擬處。
9 去役毋得故縱乾咎。速速須票。
10 嘉靖年月日兵房承限一日銷。縣行。
11 差役把朱票看了,笑道:「再不料這位太爺一些世務不諳,如今卻來作此威福。這票子慢道一張,就是千張萬張,也只好拿來覆甕糊窗而已。」遂不以為意,只管放在一邊。
12 過了幾日,海瑞只不見到,立即傳了承票差役進內問道:「前差之票,怎麼這時候還不把犯人帶到,這是什麼緣故?」
13 差役稟道:「蒙太爺恩賞朱票,小的們即速前去。奈這劉東雄府第深沉,小的們不敢進去,所以不能拿來。大老爺如欲拿這劉東雄,除非躬親前往他的家中,方才可以獲得。」
14 海瑞道:「我亦知道他是本縣一個土豪,你們常常與他來往,貪受私賂,與他結成一塊,衙門有事,即往通報。如此情形,本縣早已稔悉。今再勒限,五日內務要拿獲劉東雄到案,如若不獲,即提正身嚴比。」眾差役唯唯領命。
15 及至下來的時節,大家都笑起來說道:「這位太爺,想必訪得劉大爺的富豪,意欲吃他一口。但是劉大爺的銀子,是要甜順的才得嚥下,若是他這般擅作威福,不特劉大爺不肯與他,還只怕在上司那裡弄送他呢!」內中一人道:「你我休要管他,就把這朱票拿去劉大爺看,他見了必然大怒,那時你我卻將些話說來聳動他,他必然不肯甘休的,到上司那裡去弄送,管教他不好下場呢!」眾人齊道:「有理,有理。」遂各各拿出朱票,一程來到劉府,對莊丁說知。
16 時劉東雄正在莊下悶坐,忽見家丁來稟,縣差某某求見。
17 東雄道:「且傳他進來見我!」莊丁領命,復出莊前,對差役說道:「你們好造化,恰好我家員外在那裡閒坐,如今喚你們進去,可隨著我來。」
18 眾差役說聲相煩,便隨著莊丁進內,轉彎抹角,不知過了幾處園亭,才得到那亭子上。只見員外在亭子內坐,差役急忙上前叩首請安。劉東雄道:「請起,有甚話說?」眾差役道:「乞大爺恕罪,小的方敢直說。」劉東雄道:「說過就是,只管說來。」
19 眾役齊道:「大爺莫怪,只因新任太爺姓海名瑞,原是部曹降調來的。這太爺卻不曉得世務,到任未及十天,就出了一張票子,把大爺的尊諱寫上了,立要小的們來請。小的哪有閒心理他,把票子擱了幾天,只道罷了。誰知今早喚了小的們進去,問請到大爺否?小的們只說大爺是個有體面的鄉紳,實不敢票喚。他便大怒,說我們故縱,勒了五天的限,如有不能喚到,即要倍比。所以小的們不得已,敬詣府上來,稟知大爺。
20 還求大爺作主,免得小的們受苦,這就感恩不淺了。」
21 劉東雄聽了,問道:「票子在哪裡?」差役們道:「現在小的身上,卻不敢與大爺觀看,恐怕得罪呢。」東雄道:「你且拿了出來我看。」差役道:「看過,大爺請休怪。」遂懷中取了出來,遞到東雄手上。
22 東雄接過仔細一看,笑道:「且自由他。我卻明白了,正是他初出京來,囊中乏鈔,意欲與我打個抽豐是真。但是他不曉得奉承的意思。若要用我銀子,這也不難,除非恭恭敬敬的寫個帖子來拜,我卻送他個下馬禮,有甚麼要緊?如此行為,我只好與他一個沒趣,叫他好知道我劉東雄手段。不干你們之事,請回去致囑他,說我的言語,叫他好好的做這知縣,倘若不懂得好歹,我這一封書,管教他名掛劾章呢!」吩咐家丁,取了十兩銀子,賞與眾人,眾差役們連忙叩謝而去。
23 到了五日限滿,海瑞還不見他們回話,乃令兵房送簽帶比,該房即時將簽稿繕正,一齊送進署內。海瑞立時簽押訖,差了皂役前去,即刻帶赴聽比。皂役領了硃簽,急急來到快壯兩班,尋著了他們,把簽與看。那幾名差役便將簽接轉同看,只見上寫著:特授歷城縣正堂海簽:差本役急速前去快壯兩班,喚齊承辦劉東雄一案,日久並不弋獲之玩役張青、劉能、胡斌、何貴、槐立等,帶赴本縣當堂嚴比。去役毋得刻延,致乾並此,速速。
24 差皂役張源。
25 眾差役看了道:「這位太爺真是不曉事的,今日只得對著說明。張老爺你且回館,到了午堂,我們就去便了,決不干累的。」張源應諾。
26 到了午後,海瑞升堂,立傳皂役回話。張源即便領著張青等五人跪到案前,當堂銷差。瑞視五人笑道:「好差役,你卻會刁逆,辦公就一毫都不在意。五日之限已滿,你怎麼巧說亦難免這二十大板。」張青道:「小的罪固應得,但有個下情稟明,立斃杖下,亦所不憾。」
27 海瑞道:「且自說來!」張青道:「小的們奉了大爺指令,即到劉東雄莊內,闖了進去。恰好東雄在內,小的們便欲下手上鎖。只奈他的家丁共有百十餘人,見了朱票,個個如狼似虎的,眈目相視,不肯甘休之勢。小的們只有十數人,自料寡眾不敵,故以善說知。雄即冷笑道:『濟南一帶官吏,亦知我的所為,並沒一差一吏敢上我門。若是你家縣令要打抽豐,除非好好奉承,還有想頭,似這般不敬,只恐自討一場沒趣。倘若大老爺不知好歹,我只一封書札到京,管教大老爺卸任。』是這等說。」
28 海瑞便問:「他是什麼人,為何一封書札到京,便叫我做不得這個縣尹?」張青道:「大老爺還不知麼?這東雄富甲一郡,守土官吏以及巡按指揮,皆與他來往交厚,即當今位極人臣的嚴太師,乃是他乾爹。故此他有此腳力,一概不懼。這話就在嚴太師身上,老爺休要惹他罷。」海瑞聽了,不覺勃然大怒。正是:只因一句話,激怒百般尋。
29 畢竟海瑞可能拿獲得劉東雄否,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7590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