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卷三十五 杂篇天下第三十三

《卷三十五 杂篇天下第三十三》[View] [Edit] [History]

1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三十五
2
河 南 郭 象 注
3
唐西华法师成玄英疏

杂篇天下第三十三》

1
天下之治方术者多矣,皆以其有为不可加矣。
2
〔注〕为以其有为,则真为也,为其真为,则无伪矣,又何加焉。
3
〔疏〕方,道也。自轩顼已下,迄于尧舜,治道艺术,方法甚多,皆随有物之情,顺其所为之性,任羣品之动植,曾不加之于分表,是以虽教不教,虽为不为矣。
4
古之所谓道术者,果恶乎在?
5
〔疏〕上古三皇所行道术,随物任化,淳朴无为,此之方法,定在何处?假设疑问,发明深理也。
6
曰:无乎不在。
7
〔疏〕答曰:无为玄道,所在有之,自古及今,无处不徧。
8
曰:神何由降?明何由出?
9
〔注〕神明由事感而后降出。
10
〔疏〕神者,妙物之名;明者,智周为义。若使虚通圣道,今古有之,亦何劳彼神人显兹明智,制礼作乐以导物乎?
11
圣有所生,王有所成,
12
〔疏〕夫虚凝玄道,物感所以诞生,圣帝明王,功成所以降迹,岂徒然哉。
13
皆原于一。
14
〔注〕使物各复其根,抱一而已,无饰于外,斯圣王所以生成也。
15
疏〕原,本也。一,道。虽复降灵接物,混述和光,应物不离真常,抱一而归本者也。
16
不离于宗,谓之天人。不离于精,谓之神人。不离于真,谓之至人。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兆于变化,谓之圣人。
17
〔注〕凡此四名,一人耳,所自言之异。
18
〔疏〕冥宗契本,谓之自然。淳粹不杂,谓之神妙。疑然不假,谓之至极。以自然为宗,上德为本,玄道为门,观于机兆,随物变化者,谓之圣人。已上四人,只是一耳,随其功用,故有四名也。
19
以仁为恩,以义为理,以礼为行,以乐为和,薰然慈仁,谓之君子。
20
〔注〕此四名之粗迹,而贤人君子之所服膺也。
21
〔疏〕布七惠为恩泽,施义理以裁非,运节文为行首,动乐音以和性,慈照光乎九有,仁风扇乎八方,譬兰蕙芳馨,香气薰于遐迩,可谓贤矣。
22
以法为分,以名为表,以参为验,以稽为决,其数一二三四是也,
23
〔疏〕稽,考也。操,执也。法定其分,名表其寔,操验其行,考决其能。一二三四,即名法等是也。
24
百官以此相齿,以事为常,
25
〔疏〕自尧舜已下,置立百官,用此四法更相齿次,君臣物务,遂以为常,所谓彝伦也。
26
以衣食为主,蕃息畜藏,
27
〔疏〕夫事之不可废者,耕织也;圣人之不可废者,衣食也。故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是以蕃滋生息,畜积藏储者,皆养民之法。
28
老弱孤寡为意,皆有以养,民之理也。
29
〔注〕民理既然,故圣贤不逆。
30
古之人其备乎。
31
〔注〕古之人即此之四名也。
32
〔疏〕养老哀弱,矜孤恤寡,五帝已下,备有之焉。
33
配神明,醇天地,育万物,和天下,
34
〔疏〕配,合也。夫圣帝无心,因循品物,故能合神明之妙理,同天地之精醇,育宇内之黎元,和域中之羣有。
35
泽及百姓,明于本数,系于末度,
36
〔注〕本数明,故末不离。
37
〔疏〕本数,仁义也。末度,名法也。夫圣心慈育,恩覃黎庶,故能明仁义以崇本,系法名以救末。
38
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运无乎不在。
39
〔注〕所以为备。
40
〔疏〕辟,法也。大则两仪,小则羣物,精则神智,粗则形像,通六合以遨游,法四时而变化,随机运动,无所不在也。
41
其明而在数度者,旧法世传之史尚多有之,
42
〔注〕其在数度而可明者,虽多有之,已疏外也。
43
〔疏〕史者,《春秋》、《尚书》,皆古史也。数度者,仁义法名等也。古旧相传,显明在世者,史传书籍,尚多有之。
44
其在于《诗》《书》《礼》《乐》者,邹鲁之士,搢绅先生多能明之。
45
〔注〕能明其迹耳,岂所以迹哉。
46
〔疏〕邹,邑名也。鲁,国号也。搢,笏也,亦插也。绅,大带也。先生,儒士也。言仁义名法布在《六经》者,邹鲁之地儒服之人能明之也。
47
《诗》以道志,《书》以道事,《礼》以道行,《乐》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
48
〔疏〕道,达也,通也。夫《诗》道情志,《书》道世事,《礼》道心行,《乐》道和适,《易》明卦兆,通达阴阳,《春秋》褒贬,定其名分。
49
其数散于天下而设于中国者,百家之学时或称而道之。
50
〔注〕皆道古人之陈迹耳,尚复不能常称。
51
〔疏〕《六经》之迹,散在区中,风教所覃,不过华壤。百家诸子,依稀五德,时复称说,不能大同也。
52
天下大乱,
53
〔注〕用其迹而无统故也。
54
〔疏〕执守陈迹,故不升平。
55
圣贤不明,
56
〔注〕能明其迹,又未易也。
57
〔疏〕韬光晦迹。
58
道德不一,
59
〔注〕百家穿凿。
60
〔疏〕法教多端。
61
天下多得一
62
〔注〕各信其偏见而不能都举。
63
〔疏〕宇内学人,各滞所执,偏得一术,岂能弘通。
64
察焉以自好。
65
〔注〕夫圣人统百姓之大情而因为之制,故百姓寄情于所统而自忘其好恶,故与一世而得澹漠焉。乱则反之,人恣其近好,家用典法,故国异政,家殊俗。
66
〔疏〕不能恬淡虚忘,而每运心思察,随其情好而为教方。
67
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
68
〔疏〕夫目能视色,不能听声;鼻能闻香,不能辩味;各有所主,故不能相通也。
69
犹百家众技也,皆有所长,时有所用。
70
〔注〕所长不同,不得常用。
71
〔疏〕夫《六经》五德,百家诸书,其于救世,各有所长,既未中道,故时有所废,犹如鼻口有所不通也。
72
虽然,不该不徧,一曲之士也。
73
〔注〕故未足备任也。
74
〔疏〕虽复各有所长,而未能该通周徧,斯乃偏僻之士,滞一之人,非圆通合变者也。
75
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
76
〔注〕各用其一曲,故析判。
77
〔疏〕一曲之人,各执偏僻,虽著方术,不能会道,故分散两仪淳和之美,离析万物虚通之理也。
78
察古人之全,寡能备于天地之美,称神明之容。
79
〔注〕况一曲者乎。
80
〔疏〕观察古昔全德之人,犹能备两仪之亭毒,称神明之容貌,况一曲之人乎。
81
是故内圣外王之道,暗而不明,郁而不发,
82
〔注〕全人难遇故也。
83
〔疏〕玄圣素王,内也。飞龙九五,外也。既而百家竞起,各私所见,是非淆乱,彼我纷纭遂使出处之道,暗塞而不明,郁闭而不泄也。
84
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悲夫,百家往而不反,必不合矣。
85
〔疏〕心之所欲,执而为之,即此欲心而为方术,一往逐物,曾不反本,欲求合理,其可得也。既乖物情,深可悲叹。
86
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
87
〔注〕大体各归根抱一,则天地之纯也。
88
〔疏〕幸,遇也。天地之纯,无为也;古人大体,朴素也。言后世之人,属斯浇季,不见无为之道,不遇淳朴之世。
89
道术将为天下裂。
90
〔注〕裂,分离也。道术流弊,遂各奋其方,或以主物,则物离性以从其上而性命丧矣。
91
〔疏〕裂,分离也。儒墨名法,各驰骛,各私所见,咸率己情,道术纷纭,更相倍谲,遂使苍生措心无所,分离一性,实此之由也。
92
不侈于后世,不靡于万物,不晖于数度,
93
〔注〕勤俭则瘁,故不晖也。
94
〔疏〕侈,奢也。靡,丽也。晖,明也。教于后世,不许奢华,物我穷俭,未尝绮丽,既乖物性,教法不行,故于先王典礼不得显明于世也。
95
以绳墨自矫
96
〔注〕矫,厉也。
97
〔疏〕矫,厉也。用仁义为绳墨,以勉厉其志行也。
98
而备世之急,
99
〔注〕动而俭则财有馀,故急有备。
100
〔疏〕世急者,谓阳九百六水火之灾也。勤俭节用,储积财物,以备世之凶灾急难也。
101
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墨翟、禽滑厘闻其风而悦之,为之大过,己之大循。
102
〔注〕不复度众所能也。
103
〔疏〕循,顺也。古之道术,禹治洪水,勤俭枯槁,其迹尚在,故言有在于是者。姓禽,字滑厘,墨翟弟子也。墨翟滑厘,性好勤俭,闻禹风教,深悦爱之,务为此道,动苦过甚,适周己身自顺,未堪教被于人矣。
104
作为《非乐》,命之日《节用》,生不歌,死无服。
105
疏〕《非乐》《节甩》是《墨子》二篇书名也。生不歌,故非乐,死无服,故节用,谓无衣衾棺椁等资葬之服,言其穷俭惜费也。
106
墨子泛爱兼利而非国,
107
〔注〕夫物不足,则以阙为是,今墨子令百姓皆勤俭各有馀,故以鬭为非也。
108
〔疏〕普汜兼爱,利益羣生,使各自足,故无鬭争,以鬭争为非也。
109
其道不怒;
110
〔注〕但自刻也。
111
〔疏〕克己勤俭,故不怨怒于物也。
112
又好学而博,不异,
113
〔注〕既自以为是,则欲令万物皆同乎己也。
114
〔疏〕墨子又好学,博通坟典,己既勤俭,欲物同之也。
115
不与先王同,毁古之礼乐。
116
〔注〕先王则恣其羣异,然后同焉皆得而不知所以得也。
117
〔疏〕礼则节文隆杀,乐则锺鼓羽毛,嫌其侈丽奢华,所以毁弃不用。
118
黄帝有《咸池》,尧有《大章》,舜有《大韶》,禹有《大夏》,汤有《大濩》,文王有辟雍之乐,武王周公作《武》。
119
〔疏〕已上是五帝三王乐名也。
120
古之丧礼,贵贱有仪,上下有等,天子棺椁七重,诸侯五重,大夫三重,士再重。
121
〔疏〕自天王已下,至于士庶,皆有仪法,悉有等级,斯古之礼也。
122
今墨子独生不歌,死不服,桐棺三寸而无梈,以为法式。以此教人,恐不爱
123
人;以此自行,固不爱己。
124
〔注〕物皆以任力称情为爱,今以勤俭为法而为之大过,虽欲饶天下,更非所以为爱也。
125
〔疏〕师于禹迹,勤俭过分,上则乖于三王,下则逆于万民,故生死勤穷,不能养于外物,形容枯槁,未可爱于己身也。
126
末败墨子道,
127
〔注〕但非道德。
128
〔疏〕末,无也。翟性尹老之意也。
129
虽然,歌而非歌,哭而非哭,乐而非乐,是果类乎?
130
〔注〕虽独成墨而不类万物之情。
131
〔疏〕夫生歌死哭,人伦之常理;凶哀吉乐,世物之大情。今乃反此,故非徒类矣。
132
其生也勤,其死也薄,其道大觳;
133
〔注〕觳,无润也。
134
〔疏〕觳,无润也。生则勤苦身心,死.则资葬俭薄,其为道乾觳无润也。使人忧,使人悲,其行难为也,恐其不可以为圣人之道,
135
〔注〕夫圣人之道,悦以使民,民得性之所乐则悦,悦则天下无难矣。
136
〔疏〕夫圣人之道,得百姓之欢心,今乃使物忧悲,行之难久,又无润泽,故不可以教世也。
137
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虽独能任,奈天下何。离于天下,其去王也远矣。
138
〔注〕王者必合天下之欢心而与物俱往也。
139
〔疏〕夫王天下者,必须虚心忘己,大顺羣生,今乃毁皇王之法,反黔首之性,其于主物,不亦远乎。
140
墨子称道曰:昔禹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川三百,支川三千,小者无数。
141
〔疏〕湮,塞也。昔尧遭洪水,命禹治水,置塞堤防,通决川渎,救百六之灾,以播种九谷也。
142
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
143
〔疏〕橐,盛土器也。耜,掘土具也。禹捉耜掘地,操橐负土,躬自辛苦以导川原,于是舟檝往来,九州杂易。又解:古者字少,以涤为荡,川为原,凡经九度,言九维也。又本作鸠者,言鸠杂川谷以导江河也。
144
腓无胈,经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形劳天下也如此。
145
〔注〕墨子徒见禹之形劳耳,未睹其性之适也。
146
〔疏〕通导百川,安置万国,闻启之泣,无暇暂看,三过其门,不得看子。赖骤雨而洒发,假疾风而梳头,动苦执劳,形容毁悴,遂使腓股无肉,膝胫无毛。禹之道圣,尚自艰辛,况我凡庸,而不动苦。
147
使后世之墨者,多以裘褐为衣,以跂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
148
〔注〕谓自苦为尽理之法。
149
〔疏〕裘褐,粗衣也。木曰跋,草曰蹻也。后世墨者,翟之弟子也。裘褐跂蹻,俭也。日夜不休,力也。用此自苦,为理之妙极也。
150
曰:不能如此,非禹之道也,不足谓墨。
151
〔注〕非其时而守其道,所以为墨也。
152
〔疏〕墨者,禹之陈迸也。故不能勤苦,乖于禹道者,不可谓之墨也。
153
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己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
154
〔注〕必其各守所见,则所在无通,故于墨之中又相与别也。
155
〔疏〕姓相里,名动,南方之墨师也。苦获五侯之属,并是学墨人也。谲,异也。俱诵《墨经》而更相倍异,相呼为别墨。
156
以坚白同异之辩相訾,以觭偶不仵之辞相应;以巨子为圣人,
157
〔注〕巨子最能辨其所是以成其行。
158
〔疏〕訾,毁也。巨,大也。独唱曰觭,音奇。对辩曰偶。件,伦次也。言邓陵之徒,然蹈墨术,坚执坚白,各炫己能,合异为同,析同为异;或独唱而寡和,或宾主而往来,以有无是非之辩相毁,用无伦次之辞相应,勤俭甚者,号为圣人。
159
皆愿为之尸,
160
〔注〕尸者,主也。
161
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
162
〔注〕为欲系巨子之业也。
163
〔疏〕咸愿为师主,庶传业将来,对争胜负不能决定也。
164
墨翟、禽滑厘之意则是,
165
〔注〕意在不侈靡而备世之急,斯所以为是。
166
其行则非也。
167
〔注〕为之太过故也。
168
〔疏〕意在救物,所以是也;勤俭太过,所以非也。
169
将使后世之墨者,必自苦以腓无胈经无毛相进而已矣。
170
疏〕进,过也。后世学徒,执墨陈迹,精苦自励,意在过人也。
171
乱之上也,
172
〔注〕乱莫大于逆物而伤性也。
173
治之下也。
174
〔注〕任众适性为上,今墨反之,故为下。
175
〔疏〕墨子之道,逆物伤性,故是治化之下术,荒乱之上首也。
176
虽然,墨子真天下之好也,
177
〔注〕为其真好重圣贤不逆也,但不可以教也。
178
捋求之不得也,
179
〔注〕无辈。
180
虽枯槁不舍也。
181
〔注〕所以为真好也。
182
〔疏〕字内好俭,一人而已,求其辈类,竟不能得。顦顇如此,终不休废,率性真好,非矫为也。
183
才士也夫。
184
〔注〕非有德也。
185
〔疏〕夫,叹也。逆物伤性,诚非圣贤,亦勤俭救世才能之士耳。
186
不累于俗,不饰于物,不苟于人,不忮于众,
187
〔注〕忮,逆也。
188
〔疏〕于俗无患累,于物无矫饰,于人无苟且,于众无逆忮,立于名行以养苍生也。
189
愿天下之安宁以活民命,人我之养毕足而止,
190
〔注〕不敢望有馀也。
191
以此白心,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
192
〔疏〕每愿宇内清夷,济活黔首,物我俭素,止分知足,以此教迹,清白其心,古术有在,相传不替矣。
193
宋鈃、尹文闻其风而悦之,
194
〔疏〕姓宋,名鈃;姓尹,名文;并齐宣王时人,同游稷下。宋著书一篇,尹著书二篇,咸师于黔首而为之名也。性与教合,故闻风悦爱。
195
作为华山之冠以自表,
196
〔注〕华山上下均平。
197
〔疏〕华山,其形如削,上下均平,而宋尹立志清高,故为冠以表德之异。
198
接万物以别宥为始;
199
〔注〕不欲令相犯错。
200
〔疏〕宥,区域也。始,本也。置立名教,应接人间,而区别万有,用斯为本也。
201
语心之容,命之曰心之行,
202
〔疏〕命,名也。发语吐辞,每令心容万物,即名此容受而为心行。
203
以聏合驩,以调海内,
204
〔注〕强以其道聏令合,调令和也。
205
请欲置之以为主。
206
〔注〕二子请得若此者立以为物主也。
207
〔疏〕聏,和也。用斯名教和调四海,庶令同合以得驩心,置立此人以为物主也。
208
见侮不辱,
209
〔注〕其于以活民为急也。
210
救民之斗,禁攻寝兵,救世之战。
211
〔注〕所谓聏调。
212
〔疏〕寝,息也。防禁攻伐,止息干戈,意在调和,不许战斗,假令欺侮,不以为辱,意在救世,所以然也。
213
以此周行天下,上说下教,虽天下不取,强聒而不舍者也,
214
〔注〕聏调之理然也。
215
〔疏〕用斯教迹,行化九州,上说君王,下教百姓,虽复物不取用,而强劝喧聒,不自废舍也。
216
故曰上下见厌而强见也。
217
〔注〕所谓不辱。
218
〔疏〕虽复物皆厌贱,犹自强见劝他,所谓被人轻侮而不耻辱也。
219
虽然,其为人太多,其自为太少,
220
〔注〕不因其自化而强以慰之,则其功太重也。
221
〔疏〕夫达道圣贤,感而后应,先存诸己,后存诸人。今乃动强劝人,被厌不已,当身枯桥,岂非自为太少乎。
222
曰:请欲固置五升之饭足矣。
223
〔注〕斯明自为之大少也。
224
先生恐不得饱,弟子虽饥,不忘天下,
225
〔注〕宋鈃尹文称天下为先生,自称为弟子也。
226
〔疏〕宋尹称黔首为先生,自谓为弟子,先物后己故也。坦然之进,意在勤俭,置五升之饭,为一日之食,唯恐百姓之饥,不虑己身之饿,不忘天下,以此为心,勤俭故养苍生也,用斯作法,昼夜不息矣。
227
日夜不休,曰:我必得活哉。
228
〔注〕谓民亦当报己也。
229
图傲乎救世之士哉。
230
〔注〕挥斥高大之貌。
231
〔疏〕图傲,高大之貌也。言其强力忍垢,接济黎元,虽未合道,可谓救世之人也。
232
曰:君子不为苛察,
233
〔注〕务宽恕也。
234
〔疏〕夫贤人君子,恕己宽容,终不用取舍之心苟且伺察于物也。
235
不以身假物。
236
〔注〕必自出其力也。
237
〔疏〕立身求己,不必假物以成名也。
238
以为无益于天下者,明之不如已也,
239
〔注〕所以为救世之士也。
240
〔疏〕已,止也。苦心劳形,乖道逆物,既无益于宇内,明不如止而勿行。
241
以禁攻寝兵为外,
242
〔疏〕为利他,外行也。
243
以情欲寡浅为内,
244
〔疏〕为自利,内行也。
245
其大小精粗,其行适至是而止。
246
〔注〕未能经虚涉旷。
247
〔疏〕自利利他,内外两行,虽复大小有异,精粗稍殊,而立趋维纲,不过适是而已矣。
248
公而不党,易而无私,决然无主,
249
〔注〕各自任也。
250
〔疏〕公正而不阿党,平易而无偏私,依理断决,无的主宰,所谓法者,其在于斯。
251
趣物而不两,
252
〔注〕物得所趣,故一。
253
〔疏〕意在理趣而于物无二也。
254
不顾于虑,不谋于知,于物无择,与之俱往,
255
〔疏〕依理用法,不顾前后,断决正直,无所惧虑,亦不运知,法外谋谟,守法而往,酷而无择。
256
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
257
〔疏〕自五帝已来,有以法为政术之者,故有可尚之迹而犹在乎世。
258
彭蒙田骈慎到闻其风而悦之,
259
〔疏〕姓彭,名蒙;姓田,名骈;姓慎,名到;并齐之隐士,俱游稷下,各著书数篇。性与法合,故闻风悦爱也。
260
齐万物以为首,曰:天能覆之而不能载之,地能载之而不能覆之,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辩之,知万物皆有所可,有所不可,故曰选则不徧,
261
〔注〕都用乃周。
262
〔疏〕夫天覆地载,各有所能,大道包容,未尝辩说。故知万物有可不可,随其性分,但当任之,若欲拣选,必不周徧也。
263
教则不至,
264
〔注〕性其性乃至。
265
道则无遗者矣。
266
〔疏〕万物不同,禀性各异,以此教彼,良非至极,若率至玄道,则物皆自得而无遗失矣。
267
是故慎到弃知去己而缘不得已,泠汰于物以为道理,
268
〔注〕泠汰,犹听放也。
269
〔疏〕泠汰,犹拣鍊也。息虑弃知,忘身去己,机不得已,感而后应,拣鍊是非,据法断决,慎到守此,用为道理。
270
曰知不知,将薄知而后邻伤之者也,
271
〔注〕谓知力浅,不知任其自然,故薄之而又邻伤焉。
272
〔疏〕邻,近也。夫知则有所不知,故薄浅其知;虽复薄知而未能都忘,故犹近伤于理。
273
謑髁无任而笑天下之尚贤也,
274
〔注〕不肯当其任而任夫众人,众人各自能,则无为横复尚贤也。
275
〔疏〕謑髁,不定貌也。随物顺情,无的任用,物各自得,不尚贤能,故笑之也。
276
纵脱无行而非天下之大圣,
277
注〕欲壤其迹,使物不殉。
278
〔疏〕纵恣脱略,不为仁义之德行,忘遗陈迹,故非宇内之圣人也。
279
椎拍轶断,与物宛转,
280
〔注〕法家虽妙,犹有椎拍,故未泯合。
281
〔疏〕椎拍,笞挞也。輐断,行刑也。宛转,变化也。复能打拍刑戮,而随顺时代,故能与物变化而不固执之者也。
282
舍是与非,苟可以免,
283
〔疏〕不固执是非,苟且免于当世之为也。
284
不师知虑,不知前后,
285
〔注〕不能知是之与非,前之与后,睧目恣性,苟免当时之患也。
286
〔疏〕不师其成心,不运用知虑,亦不瞻前顾后,矫性为情,直举宏网,顺物而已。
287
魏然而已矣。
288
〔注〕任性独立。
289
〔疏〕魏然,不动之貌也。虽复处俗同尘,而魏然独立也。
290
推而后行,曳而后往,
291
〔注〕所谓缘于不得已。
292
〔疏〕推而曳之,缘不得已,感而后应,非先唱也。
293
若飘风之还,若羽之旋,若所石之隧,全而无非,动静无过,未尝有罪。
294
〔疏〕磨,磑也。隧,转也。如飘风之回,如落羽乏旋,若磑石之转。三者无心,故能全得,是以无是无非,无罪无过,无情任物,故政然也。
295
是何故?
296
〔疏〕假设疑问以显其能。
297
夫无知之物,无建己之患,无用知之累,动静不离于理,是以终身无誉。
298
〔注〕患生于誉誉,生于有建。
299
〔疏〕夫物莫不耽滞身己,建立功名,运用心知,没溺前境。今磨磑等,行藏任物,动静无心,恒居妙理,患累斯绝,是以终于天命,无答无誉也。
300
故曰至于若无知之物而已,无用贤圣,
301
〔注〕唯圣人然后能去知与故,循天之理,故愚知处宜,贵贱当位,贤不肖袭情,而云无用贤圣,所以为不知道也。
302
夫块不失道。
303
〔注〕欢令去知如土块也。亦为凡物云云、皆无缘得道,道非遍物也。
304
〔疏〕贵尚无知,情同瓦石,无用贤圣,暗若夜游,遂如土块,名为得理。慎到之惑,其例如斯。
305
豪桀相与笑之曰:慎到之道,非生人之行而至死人之理,
306
〔注〕夫去知任性,然后神明洞照,所以为赞圣也。而云土块乃不失道,人若土块,非死如何。豪桀所以笑也。
307
〔疏〕夫得道贤圣,照物无心,德合二仪,明齐三景。今乃以土块为道,与死何殊。既无神用,非生人之行也。是以英儒赡闻,玄通豪桀,知其乖理,故嗤笑之。
308
适得怪焉。
309
〔注〕未合至道,故为诡怪。
310
〔疏〕不合至道者,适为其怪也。
311
田骈亦然,学于彭蒙,得不教焉。
312
〔注〕得自任之道也。
313
〔疏〕田骈慎到,禀业彭蒙,纵任放诞,无所教也。
314
彭蒙之师曰:古之道人,至于莫之是莫之非而已矣。
315
〔注〕所谓齐万物以为首。
316
其风宝然,恶可而言?
317
〔注〕逆风所动之声。
318
〔疏〕窢然,迅速貌也。古者道人,虚怀忘我,指为天地,无复是非,风教窢然,随时过去,何可留其圣迹,执而言之也。
319
常反人,不聚观,
320
〔注〕不顺民望。
321
〔疏〕未能大顺羣品,而每逆忤人心,亦不能致苍生之称其瞻望也。
322
而不兔于魭断。
323
〔注〕虽立法而魭断无圭角也。
324
〔疏〕魭断,无圭角貌也。虽复立法施化,而未能大齐万物,故不免于魭断也。
325
其所谓道非道,而所言之题不免于非。
326
〔注〕韪,是也。
327
〔疏〕韪,是也。慎到所谓为道者非正道也,所言为是者不是也,故不免于非也。
328
彭蒙、田骈、慎到不知道。
329
〔注〕道无所不在,而云土块乃不失道,所以为不知。
330
〔疏〕虽复习尚虚忘,以无心为道,而未得圆照,故不知也。
331
虽然,槩乎皆尝有闻者也。
332
〔注〕但不至也。
333
〔疏〕彭蒙之类,虽未体真,而志尚知,略有梗槩,更相师祖,皆有禀承,非独臆断,故尝有闻之也。
334
以本为精,以物为粗,
335
〔疏〕本,无也。物,有也。用无为妙,道为精,用有为事,物为粗。
336
以有积为不足,
337
〔注〕寄之天下,乃有馀也。
338
澹然独与神明居,古之道卫有在于是者。
339
〔疏〕贪而储积,心常不足,知足止分,故清廉虚澹,绝待独立而精神,道无不在,自古有之也。
340
关尹老聃闻其风而悦之,
341
〔疏〕姓尹,名喜,字公度,周平王时函谷关令,故为之关尹也。姓李,名耳,字伯阳,外字老聃,即尹喜之师老子也。师资唱和,与理相应,故闻无为之风而悦爱之也。
342
建之以常无有,
343
〔注〕夫无有何所能建?建之以常无有,则明有物之自建也。
344
主之以太一,
345
〔注〕自天地以及羣物,皆各自得而已,不兼他饰,斯非主之以太一邪。
346
〔疏〕太者广大之名,一以不二为称。言大道旷荡,无不制围,括囊万有,通而为一,故谓之太一也。建立言教,每以凝常无物为宗,悟其指归,以虚通太一为主。斯盖好俭以劳形质,未可以教他人,亦无劳败其道术也。
347
以濡弱谦下为表,以空虚不毁万物为实。
348
〔疏〕表,外也。以柔弱谦和为权智外行,以空惠圆明为实智内德也。
349
关尹曰:在己无居,
350
〔注〕物来则应,应而不藏,故功随物去。
351
〔疏〕成功弗居,推功于物,用此在己而修其身也。
352
形物自著。
353
〔注〕不自是而委万物,故物形各自彰著。
354
〔疏〕委任万物,不伐其功,故彼之形性各自彰著也。
355
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
356
〔注〕常无情也。
357
〔疏〕动若水流,静如县镜,其逗机也似响应声,动静无心,神用故速。
358
芴乎若亡,寂乎若清,同焉者和,得焉者失。
359
〔注〕常全者不知所得也。
360
〔疏〕芴,忽也。亡,无也。夫道非有非无,不清不浊,故暗忽似无,体非无也,静寂如清也。是已同靡清浊,和苍生之浅见也,遂以此清虚无为 而为德者,斯丧道矣。
361
未尝先人而常随人。
362
〔疏〕和而不唱也。
363
老聃曰: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知其白,守其辱,为天下谷。
364
〔注〕物各自守其分,则静默而已,无雄白也。夫雄白者,非尚胜自显者邪?尚胜自显,岂非逐知过分以殆其生邪?故古人不随无崖之知,守其分内而已,故其性全。其性全,然后能及天下,能及天下,然后归之如溪谷也。
365
〔疏〕夫英雄俊杰,进躁所以夭年;雌柔谦下,退静所以长久。是以去彼显白之荣华,取此韬光之屈辱,斯乃学道之枢机,故为宇内之溪谷也。而溪谷俱是川壑,但溪小而谷大,故重言耳。
366
人皆取先,己独取后,
367
〔注〕不与万物争锋,然后天下乐推而不厌,故后其身。
368
〔疏〕俗人皆尚胜趋先,大圣独谦卑处后,故《道经》云,后其身而身先故也。
369
曰受天下之垢;
370
〔注〕雌辱后下之类,皆物之所谓垢。
371
〔疏〕退身居后,推物在先,斯受垢辱之者。
372
人皆取实,
373
〔注〕唯知有之以为利,未知无之以为用。
374
〔疏〕贪资货也。
375
己独取虚,
376
〔注〕守冲泊以待羣实。
377
〔疏〕守冲寂也。
378
无藏也故有馀,
379
〔注〕付万物使各自守,故不患其少。
380
〔疏〕藏,积也。知足守分,散而不积,故有馀。
381
岿然而有馀。
382
〔注〕独立自足之谓。
383
〔疏〕岿然,独立之谓也。言清廉洁己,在物至稀,独有圣人无心而已。
384
其行身也,徐而不费,
385
〔注〕因民所利而行之,随四时而成之,常与道理俱,故无疾无费也。
386
〔疏〕费,损也。夫达道之人,无近恩惠,食苟简之田,立不贷之圃,从容闲雅,终不损己为于物耳,以此为行而养其身也。
387
无为也而笑巧;
388
〔注〕巧者有为,以伤神器之自成,故无为者,因其自生,任其自成,万物各得自为。蜘蛛犹能结网,则人人自有所能矣,无贵于工倕也。
389
〔疏〕率性而动,淳朴无为,嗤彼俗人,机心巧伪也。
390
人皆求福,己独曲全,
391
〔注〕委顺至理则常全,故无所求福,福已足。
392
曰苟免于咎。
393
〔注〕随物,故物不得咎也。
394
〔疏〕咎,祸也。俗人愚迷,所为封执,但知求福,不能虑祸。唯大圣虚怀,委曲随物,保全生道,且免灾殃。
395
以深为根,
396
〔注〕理根于太初之极,不可谓之浅也。
397
以约为纪,
398
〔注〕去甚泰也。
399
〔疏〕以深玄为德之本根,以俭约为行之纲纪。
400
曰坚则毁矣,
401
〔注〕夫至顺则虽金石无坚也,迕逆则虽水气无更也。至顺则全迕逆则毁斯正理也
402
锐则挫矣。
403
〔注〕进躁无崖为锐。
404
〔疏〕毁损坚刚之行,挫止贪锐之心,故《道经》云挫其锐。
405
常宽容于物,
406
〔注〕各守其分,则自容有馀。
407
不削于人,
408
〔注〕全其性也。
409
〔疏〕退己谦和,故宽容于物;知足守分,故不侵削于人也。
410
可谓至极。关尹老聃乎,古之博大真人哉。
411
〔疏〕关尹老子,古之大圣,穷微极妙,冥真合道;教则浩荡而宏博,理则广大而深玄,庄子庶几,故有斯叹也。
412
寂漠无形,变化无常,
413
〔注〕随物也。
414
〔疏〕妙本无形,故寂漠也;迹随物化,故无常也。
415
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
416
〔注〕任化也。
417
〔疏〕以死生为昼夜,故将二仪并也;随造化而转变,故共神明往矣。
418
芒乎何之,忽乎何适,
419
〔注〕无意趣也。
420
〔疏〕委自然而变化,随芒忽而敖游,既无情于去取,亦任命而之适。
421
万物毕罗,莫足以归,
422
〔注〕故都任置。
423
〔疏〕包罗庶物,囊括宇内,未尝离道,何处归根。
424
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不傥,不以觭见之也。
425
〔注〕不急欲使物见其意。
426
〔疏〕谬,虚也。悠,远也。荒唐,广大也。恣纵,犹放任也。觭,不偶也。而庄子应世挺生,冥契玄道,故能致虚远深宏之说,无涯无绪之谈,随时放任而不偏党,和炁混俗,未尝觭介也。
427
以天下为沉浊,不可与庄语,
428
〔注〕累于形名,以庄语为狂而不信,故不与也。
429
〔疏〕庄语,犹大言也。宇内黔黎,沉滞暗浊,咸溺于小辩,未可与说大言也。
430
以巵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
431
〔疏〕巵言,不定也。曼衍,无心也。重,尊老也。寓,寄也。夫巵满则倾,巵空则仰,故以巵器以况至言。而著艾之谈,体多真实,寄之他人,其理深广,则鸿蒙云将海若之徒是也。
432
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
433
〔注〕其言通至理,正常万物之性命。
434
〔疏〕敖倪,犹骄矜也。抱真精之智,运不测之神,寄迹域中,生来死往,谦和顺物,固不骄矜。
435
不谴是非,
436
〔注〕己无是非,故恣物而行。
437
以与世俗处。
438
〔注〕形羣于物。
439
〔疏〕谴,责也。是非无主,不可穷责,故能混世扬波,处于尘俗也。
440
其书虽瑰玮而连并无伤也。
441
〔注〕还与物合,故无伤也。
442
〔疏〕瑰玮,宏壮也。连犿,和混也。庄子之书,其旨高远,言犹涉俗,故合物而无伤。
443
其辞虽参差而识诡可观。
444
〔注〕不唯应当时之务,故参差。
445
〔疏〕参差者,或虚或实,不一其言也。諔诡,犹滑稽也。虽寓言托事,时代参差,而诙诡滑稽,甚可观阅也。
446
彼其充实不可以已,
447
〔注〕多所有也。
448
〔疏〕已,止也。彼所著书,辞清理远,括囊无实,富赡无穷,故不止极也。
449
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
450
〔疏〕乘变化而遨游,交自然而为友,故能混同生死,冥一始终。本妙迹粗,故言下下。
451
其于本也,弘大而辟,深闳而肆,其于宗也,可谓讽适而上遂矣。
452
〔疏〕辟,开也。弘,大也。闳,亦大也。肆,申也。遂,达也。言至本深大,申畅开通,真宗调适,上达玄道也。
453
虽然,其应于化而解于物也,
454
〔疏〕言此《庄书》,虽复諔诡,而应机变化,解释物情,莫之先也。
455
其理不竭,其来不蜕,
456
〔疏〕蜕,脱舍也。妙理虚玄,应无穷竭,而机来感己,终不蜕而舍之也。
457
芒乎昧乎,未之尽者。
458
〔注〕庄子通以平意说己,与说他人无异也,案其辞明为汪汪然,禹拜
459
昌言,亦何嫌乎此也
460
〔疏〕芒昧,犹窈冥也。言庄子之书,窈窕深远,芒昧恍忽,视听无辩,若以言象徵求,未穷其趣也。
461
惠施多方,其书五车,其道舛驳,其言也不中。
462
〔疏〕舛,差殊也。驳,杂揉也。既多方术,书有五车,道理殊杂而不纯,言辞虽辩而无当也。
463
历物之意,
464
〔疏〕心游万物,历览辩之。
465
曰: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
466
〔疏〕囊括无外,谓之大也;入于无间,谓之小也;虽复大小异名,理归无二,故曰一也。
467
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
468
〔疏〕理既精微,搏之不得,妙绝形色,何厚之有。故不可积而累之也。非但不有,亦乃不无,有无相生,故大千里也。
469
天与地卑,山与泽平。
470
〔疏〕夫物情见者,则天高而地卑,山崇而泽下。今以道观之,则山泽均平,天地一致矣。《齐物》云,莫大于秋豪而太山为小,即其义也。
471
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
472
〔疏〕睨,侧视也。居西者呼为中,处东者呼为侧,则无中侧也。犹生死也,生者以死为死;死者以生为死。日既中侧不殊,物亦死生无异也。
473
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
474
〔疏〕物情分别,见有同异,此小同异也。
475
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
476
〔疏〕死生交谢,寒暑递迁,形性不同,体理无异,此大同异也。
477
南方无穷而有穷,
478
〔疏〕知四方无穷,会有物也。形不尽形,色不尽色,形与色相尽也;知不穷知,物不穷物,穷与物相尽也。只为无厚,故不可积也。独言南方,举一隅,三可知也。
479
今日适越而昔来。
480
〔疏〕夫以今望昔,所以有今;以昔望今,所以有昔。而今自非今,何能有昔。昔自非昔,岂有今哉。既其无昔无今,故曰今日适越而昔来可也。
481
连环可解也。
482
〔疏〕夫环之相贯,贯于空处,不贯于环也。是以两环贯空,不相涉入,各自通转,故可解者也。
483
我知天下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
484
〔疏〕夫燕越二邦,相去迢递,人情封执,各是其方。故燕北越南,可为天中者也。
485
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
486
〔疏〕万物与我为一,故泛爱之;二仪与我并生,故同体也。
487
惠施以此为大,观于天下而晓辩者,
488
〔疏〕惠施用斯道理,自以为最,观照天下,晓示辩人也。
489
天下之辩者相与乐之。
490
〔疏〕爱好既同,情性相感,故域中辩士乐而学之也。
491
卵有毛;
492
〔疏〕有无二名,咸归虚寂,俗情执见,谓卯无毛,名谓既空,有毛可也。
493
鸡三足;
494
〔疏〕数之所起,自虚从无,从无适有,仕名斯立。是知二三,竟无实体,故鸡之二足可名为三。鸡足既然,在物可见者也。
495
郢有天下;
496
〔疏〕郢,楚都也,在江陵北七十里。夫物之所居,皆有四方,是以燕北越南,可谓天中,故楚都于郢,地方千里,何妨即天下者邪。
497
犬可以为羊;
498
〔疏〕名无得物之功,物无应名之实,名实不定,可呼犬为羊。郑人谓玉未理者为璞,周人谓鼠未腊者亦曰璞,故形在于物,名在于人也。
499
马有卵;
500
〔疏〕夫胎卯湿化,人情分别,以道观者,未始不同。乌卯既有毛,兽胎何妨名卯也。
501
丁子有尾;
502
〔疏〕楚人呼虾蟆为丁子也。夫虾蟆无尾,天下共知,此盖物情,非关至理。以道观之者,无体非无,非无尚得称无,何妨非有,可名尾也。
503
火不热;
504
〔疏〕火热水冷,起自物情,据理观之,非冷非热。何者?南方有食火之兽,圣人则入水不濡,以此而言,固非冷热也。又譬杖加于体而痛发于人,人痛杖不痛,亦犹火加体而热发于人,人热火不热也。
505
山出口;
506
〔疏〕山本无名,山名出自人口。在山既尔,万法皆然也。
507
轮不蹍地;
508
〔疏〕夫车之运动,轮转不停,前迹已过,后涂未至,除却前后,更无蹍时。是以轮虽运行,竟不跟于地也。犹《肇论》云,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竞注而不流,野马飘鼓而不动,日月历天而不周。复何怪哉,复何怪哉。
509
目不见;
510
〔疏〕夫目之见物,必待于缘。缘既体空,故知目不能见之者也。
511
指不至,至不绝;
512
〔疏〕夫以指指物而非指,故指不至也。无目指得物,故至不绝者也。
513
龟长于蛇;
514
〔疏〕夫长短相形,则无长无短。谓蛇长龟短,乃是物之滞情,今欲遣此昏迷,故云龟长于蛇也。
515
矩不方,规不可以为圆;
516
〔疏〕夫规圆矩方,其来久矣。而名谓不定,方圆无实,故不可也。
517
凿不围枘;
518
〔疏〕凿者,孔也。枘者,内孔中之木也。然枘入凿中,木穿空处不关涉,故不能围。此犹连环可解义也。
519
飞乌之景未尝动也;
520
〔疏〕过去已灭,未来未至,过未之外,更无飞时,唯乌与影,嶷然不动。是知世间即体皆寂,故《肇论》云,然则四象风驰,璇玑电卷,得意豪微,虽迁不转。所谓物不迁者也。
521
镞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时,
522
〔疏〕镞,矢专也。夫几发虽速,不离三时,无异轮行,何殊乌影。既不蹍不动,镞矢岂有止有行。亦如利刀割三条丝,其中亦有过去未来见在之者也。
523
狗非犬;
524
疏〕狗之与犬,一物两名。名字既空,故狗非犬也。狗犬同实异令,名实合,则彼谓狗,此谓犬也;名实离,则彼谓狗,异于犬也。《墨子》曰:狗,犬也,然狗非犬也。
525
黄马骊牛三;
526
〔疏〕夫形非色,色乃非形。故一马一牛,以之为二,添马之色而可成三。曰黄马,曰骊牛,曰黄骊,形为三也。亦犹一与言为二,二与一为三者也。
527
白狗黑;
528
〔疏〕夫名谓不实,形色皆空,欲反执情,故指白为黑也。
529
孤驹未尝有母;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530
〔疏〕捶,杖也。取,折也。问曰:一尺之杖,今朝折半,逮乎后夕,五寸存焉,两日之问。捶当穷尽。此事显著,岂不竭之义乎?答曰:夫名以应体,体以应名,故以名求物,物不能隐也。是以执名责实,名曰尺捶,每于尺取,何有穷时?若于五寸折之,便亏名理。乃曰半尺,岂是一尺之义邪?
531
辩者以此与惠施相应,终身无穷。桓团公孙龙辩者之徒,
532
〔疏〕姓桓,名团;姓公孙,名龙;并赵人,皆辩士也,客游平原君之家。而公孙龙著《守白论》,见行于世。用此上来尺捶言,更相应和,以斯卒岁,无复穷已。
533
饰人之心,易人之意,
534
〔疏〕纵兹玄辩,雕饰人心,用此雅辞,改易人意。
535
能胜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辩者之囿也。
536
〔疏〕辩过于物,故能胜人之口;言未当理,故不服人之心。而辩者之徒,用为苑囿。又解:囿,域也。惠施之言,未宜于理,所诠限域,莫出于斯者也。
537
惠施曰以其知与人之辩,特与天下之辩者为怪,此其柢也。
538
〔疏〕特,独也,字亦有作将者。怪,异也。柢,体也。惠子曰用分别之知,共人评之,独将一己与天地殊异,虽复奸校万端,而本体莫过于此。
539
然惠施之口谈,自以为最贤,
540
〔疏〕然,犹如此也。言惠施解理,亚乎庄生,加之口谈最贤于众,岂似诸人直辩而已。
541
曰天地其庄乎。施存雄而五术。
542
〔疏〕庄,大也。卫,道也。言天地与我并生,不足称大。意在雄俊,超世过人,既不谦柔,故无真道。而言其壮者,犹独壮也。
543
南方有倚人焉曰黄缭,问天地所以不坠不陷,风雨雷霆之故。
544
〔疏〕住在南方,姓黄,名缭,不偶于俗,羁异于人,游方之外,贤士者也。闻惠施聪辩,故来致问,问二仪长久,风雨雷霆,动静所发,起何端绪。
545
惠施不辞而应,不虑而对,
546
〔疏〕意气雄俊,言辩纵横,是以未辞谢而应,机,不思虑而对答者也。
547
偏为万物说,说而不休,多而无已,犹以为寡,益之以怪。
548
〔疏〕偏为陈说万物根由,并辩二仪雷霆之故,不知休止,犹嫌简约,故加奇怪以骋其能者也。
549
以反人为实而欲以胜人为名,是以与众不适也。
550
〔疏〕以反人情日为实道,每欲超胜群物,出众为心,意在声名,故不能和适于世者也。
551
弱于德,强于物,其涂隩矣。
552
〔疏〕涂,道也。德,卫甚弱,于物极强,自言道理异常深隩也。
553
由天地之道观惠施之能,其犹一蚊一●之劳者也,其于物也何庸。
554
〔疏〕:由,从也。庸,用也。从二仪生成之道,观惠施化物之能,无异乎蚊●飞空,鼓翅喧扰,徒自劳倦,曾何足云,益物之言,便成无用者也。
555
夫充一尚可日愈贵,道几矣。
556
〔疏〕:几,近也。夫惠施之辩,诠理不弘,于万物之中,尚可充一数而已。而欲锐情贵道,饰意近真,悫而论之,良未可也。
557
惠施不能以此自宁,散于万物而不厌,卒以善辩为名。
558
〔疏〕:卒,终也。不能用此玄道以自安宁,而乃散乱精神,高谈万物,竟无道存目击,卒有辩者之名耳。
559
惜乎!惠施之才,骀溢而不得,逐万物而不反,是穷响以声,形与影竞走也。悲夫!.
560
〔注〕:昔吾未览庄子,尝闻论者争夫尺捶连环之意,而皆云庄生之言,遂以庄生为辩者之流。案此篇较评诸子,至于此章,则日其道舛驳,其言不中,乃知道听涂说之伤实也。吾意亦谓无经国体致真,所谓无用之谈也。然膏粱之子,均之戏豫,或倦于典言,而能辫名析理,以宣其气,以系其思,流于后世,使性不邪淫,不犹贤于博奕者乎。故存而不论,以贻好事也。
561
〔疏〕:骀,放也。痛惜惠施有才无道,放荡辞辩,不得真原,驰逐万物之末,不能反归于妙本。夫得理莫若忘知,反本无过息辩,今惠子役心术求道,纵河泻以素真,亦何异乎欲逃响以振声,将避影而疾走者也。洪才若此,深可悲伤也。
URN: ctp:ws7592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