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五十四回恶蛊即恶蛊 绿长老恶意建恶蛊阵无形本无形 笑和尚无心失无形剑

《第五十四回恶蛊即恶蛊 绿长老恶意建恶蛊阵无形本无形 笑和尚无心失无形剑》[View] [Edit] [History]

1 辛辰子才一现身,便朝洞内举手喝道:「洞中道友,何不现身出来相见?」连喊几声,不见答应,渐渐有些不耐。先是脸上现出怒容,末后好似想了一想,又勉强忍住,改说道:「道友在此修炼,我本不合入洞扰闹。但是为事所逼,须借贵洞用上三日,事成之后,必报大德,暂时惊扰,请勿见怪。」说罢,他见仍无应声,便盘膝打坐起来。
2 辛辰子自在唐石手中漏网之后,情知长此避逃,终必遭绿袍老祖毒手。不如趁他金蚕蛊尚未炼成,心无二用之际,下手一拼,还可死中求活。特借了几件法宝,赶到此间。见这洞正合行法之用,入洞一看,先就闻出生人气味,却看不见一丝踪影。起了疑心,不敢停留。
3 及至往别处飞行了一阵,虽有许多洞穴,俱无这里隐秘合适。又因先时闻出的气味,不似以前同党和仇敌设下的机关,以为是隐居修炼之士,想回来看看动静。如果所料不差,自己正缺少帮手,能得那人相助更妙。不然,或者将他除了,或者彼此言明,两不侵犯。所以二次又回进洞来,施展妖法,想查出那生人踪迹。
4 谁知转了好一会,仍无徵兆。换了别人,定以为误认。可是辛辰子嗅觉最灵,明明闻著那生人气味就在左近,偏偏查看不出,只得收了妖法,又打招呼。及见通统无效,如非穷途危难,普通隐形之法,他原不放在心上。
5 若在平日,辛辰子早就发威逞凶,用最狠毒的妖法,禁制洞中之人现身出来。无奈自己已成惊弓之鸟,这里又密迩仇敌,不敢再树敌结怨,忍了又忍。如是另寻洞穴,布置妖法,再没这般隐秘合适之所。如就用本洞,那生人决非绿袍老祖一党,自己有妖法异宝护身,也非普通剑仙所能伤害。但是自己行法之际,却伏著一个外人在暗中窥伺,终是不妥。
6 踌躇了好一会,才决定仍与洞中之人打个招呼,一边小心提防,姑试为之。如果洞中之人是个隐居修炼、独善其身之士,不来干涉,再好不过;否则自己即用妖法将洞口封锁,他如轻举多事,说不得只好和他决个胜负便了。
7 笑和尚、金蝉见辛辰子独自捣鬼,看不见自己,只是好笑,艺高人胆大,并未放在心上。若非记著柬帖「以毒攻毒」之言,依笑和尚心思,还想在暗中戏耍他一番。
8 辛辰子才一坐定不久,便从身后取出七面妖幡,将手一指,七道黄光过处,一一插在地上。又取出一个黑网兜,挂在七面幡尖之上。口中念念有词,喝一声:「疾!」幡和网兜突然由地而起。后面四根幡高与洞齐,前面三根只齐洞口一半,将那网兜撑开,恰似山中猎人暗设来擒猛兽的大网。
9 网撑好后,辛辰子站起身来,披散头发、赤身露体、单手著地,口中念咒,绕著幡脚疾走。顷刻之间,便见幡脚下腥风四起,烟雾蒸腾。若在旁人,早不见妖人形影。似这样约有三四个时辰,又听一声怪啸,一溜绿火,往洞外一闪,满洞烟云尽都收敛,连人带幡,俱都不见。
10 金蝉用慧眼定睛一看,妖人虽走,七根妖幡仍然竖在地上。幡头上有一层轻烟笼罩,连带网兜俱未携走。知是妖人弄的玄虚。这里离百蛮山阴风洞少说也有三四百里,妖人法宝却在此地施为,猜不透是什么用意。二人正想低声商议,
11 金蝉猛往洞口外一看,忙说道:「师兄,外面天都快明了。」
12 一句话将笑和尚提醒,才知只顾看妖人行法,忘记天已不早,一著急,拉了金蝉,驾遁光往外便飞。
13 金蝉一见笑和尚飞得太急,因妖人设下的妖幡妖网在侧,昔日在慈云寺尝过妖法厉害。连话都不及说,忙将双肩一摇,身旁霹雳剑化成红紫两道剑光,护著自己和笑和尚全身,由幡网中同往洞外冲去。
14 耳旁只听嘶嘶两声,当时并未在意。出洞一看,果然五月天气,天色已渐微明。
15 金蝉一面飞行,一面对笑和尚道:「可笑妖人枉自捣了半夜鬼,费了多少心神,他那妖术邪法竟无多大用处。」笑和尚问是何故,金蝉便将前事说了。
16 原来笑和尚的目力不如金蝉,竟未看出妖人的妖幡尚在。一听金蝉说洞外天明,才知妖人已走,恐怕迟去误事,忙著往外飞遁。若非金蝉机警,说不定便许中了妖法暗算。
17 笑和尚道:「起初我还小看妖人,以为本领不甚出奇,谁知那妖法竟这样厉害,连我都未看出。以为时间还早,仗著我们飞行迅速,打算与你商量几句,再随后追赶。当时我只见洞外黑乎乎的,听你一说天明,才想起你二目被芝仙舐过,已能透视尘雾,忙著飞走。
18 「见你展动霹雳剑,还以为是一时技痒,却不想妖幡还在,据我看,妖人将妖法设置在远处洞穴之内,必是想用诱敌之计,将仇敌引来,陷入网内。那妖幡、妖网敢与老妖为敌,决非寻常。你那霹雳剑原是峨嵋至宝,我两人既未被妖法困住,妖人法宝必然被你飞剑所毁无疑了。」
19 正说之间,金蝉忽喊:「师兄快看妖人!」
20 笑和尚举目一看,前面天空云影里,隐约有一星星绿火闪动,连忙催动遁法,往前追去。
21 不多一会,已追离百蛮山主峰不远。眼看快要追上,那一溜绿火忽从云层里陨星坠落一般往下泻去。二人跟踪飞将下去一看,下面正是昨日所见的花田。就这一夜工夫,田中金草竟然长成,映著朝阳,闪起千顷金波。崖壁上彩烟缕缕,徐徐吞吐。四外静荡荡的,一点声息都没有。
22 再看辛辰子,业已不见踪迹。正在留神观察,忽见崖上左面圆洞,有一条人影一晃。连忙飞近洞前一看,这三个圆洞里面,各有一个妖人打坐。中洞妖人,正是那绿袍老祖。细颈大头、须发蓬松、血盆阔口、獠牙外露,二目紧闭,鼻息咻咻,仿佛入定已久。他身旁俱是烟雾围绕,腥气扑鼻。
23 笑和尚心想:「妖人在此入定,正好趁此时机,去斩文蛛。柬帖上虽说文蛛藏在阴风洞底,不知是否就从此洞入内?」正在寻思,忽见辛辰子从左侧洞内飞身出来,手中拿著一面缨络垂珠、长有三尺的幡幢。
24 辛辰子对著崖壁才一招展,腥风大作,便听吱吱之声。广崖上万千小洞穴中,成千累万的金蚕,似潮涌一般轰轰飞出,直向那面幡幢扑去。辛辰子更不怠慢,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中幡幢往空中一抛,发出十丈方圆烟雾,裹住一团红如血肉的东西。电闪星驰,往他来路上飞去。
25 那些金蚕如蚁附膻,哪里肯舍,轧轧吱吱之声响成一片。金光闪闪,遮天盖地,纷纷从后追去。金蚕飞走,不多一会,左洞一声怪啸过处,飞出昨日所见的断臂妖人唐石。抬头往空一看,见金蚕全都飞走,不由慌了手脚。
26 唐石忙飞身进了中洞,见绿袍老祖入定未醒,急得口中连连发出怪声。顷刻之间,又由中洞内飞出二三十个妖人。
27 一个问道:「师兄何事,这般著急呼唤?」
28 唐石急道:「祸事到了!师父的金蚕,全被人引走。师父入定醒来,我等性命难保,还不快追!」
29 众妖人闻言,俱往崖上看了一眼,不约而同怪啸一声,全都飞起高空。只见尘沙漫漫,烟云滚滚,宛如一阵旋风,簇拥著一天绿火,直往来路追去。那辛辰子埋伏在洞侧崖壁之下,始终未被人发现。
30 众妖人走后,唐石倏地浓眉倒竖,目露凶光,将足一顿,待要飞向中洞。刚刚飞至洞口,又似有所顾忌,拨转头似要飞走,身才离地,辛辰子也随著跟踪而起。
31 这时,崖洞中只有绿袍老祖与右洞西方野佛入定未醒。依了金蝉,恨不能乘机下手,将这两个妖孽杀死。
32 笑和尚细心,早看出唐石昨日无辜受了荼毒,怀恨在心。适才命许多同门去追金蚕,自己却置身事外,便知他不怀好意。看他欲前又却,并未下手。这种妖人,居心狠毒,有甚师徒情义,分明知道厉害,顾忌不敢下手。
33 又因绿袍老祖虽然入定,满身烟雾,似有防备,仍以慎重为是。辛辰子引走金蚕,并不逃走,必是想盗文蛛。柬帖又有「逢石勿追,以毒攻毒」之言,只须跟定辛辰子,便知文蛛下落。
34 笑和尚正向金蝉示意拦阻,谁知唐石一去,辛辰子也跟在身后。虽出意料之外,诚恐稍纵即逝,不假思索,便也随后追赶。
35 当下辛辰子跟定唐石,二人又跟定了辛辰子,刚刚飞过那座孤峰,忽见辛辰子朝前面唐石打了一个招呼。
36 唐石回头一看,见是辛辰子,先要变脸动手,猛一寻思,将手一招,双双落了下去。
37 二人也隐身跟下,才一落地,便听唐石道:「我早猜那金蚕是你放走,如今我你同病相怜,再不逃走,早晚也遭毒手。那文蛛有三个藏处,惟有一处,在他打坐的石头底下风穴之内,有法宝封锁,只恐你盗走不了。
38 「可笑他心肠狠辣,当时只顾将师文恭害死,取了人家尸体,接续全身。没料师文恭原是中了天狐白眉针,竟被老妖接来。每日一交寅卯辰三时,白眉针在两腿穴道中作怪,痛痒酸辣,一齐全来。要盗文蛛,正是时候。但是文蛛藏处与藏养蚕母的洞穴相通,那金蚕虽未炼成,已甚厉害,我只不明白你用什法儿能将它们引出?」
39 辛辰子道:「我此次前来,原是以死相拼,相机行事。昨日已来过一回,见你吃他荼毒,万没料到你会和我做一路。那些恶虫已被我一网打尽。承你好意相助,指引明路,少时待我大功告成,再作细谈。」
40 突有异声传来,辛辰子猛然抬头一看,不由大惊失色道:「恶虫飞回,红发老祖法宝被人破去,如何是好?」
41 笑和尚闻言,果见远方云空中,有一丛黄光绿火波动。正在观望,猛觉金蝉拉了他一下,转身再看两个妖人,业已不见。
42 原来辛辰子和红发老祖门下姚开江、长人洪长豹俱是至好,洪长豹将师父的化血神刀、天魔聚毒幡和五淫呼血兜偷来转借。自红发老祖将化血神刀取回后,辛辰子自知不是绿袍老祖敌手,只得设法暗中下手,将五淫呼血兜布置在洞中。
43 不料笑和尚、金蝉二人已先在洞中隐身。辛辰子报仇心切,以为洞中之人是别派中隐居岩穴的炼士,又仗著法宝厉害,未曾顾忌。金蝉的霹雳剑虽然不如紫郢剑,也同是当年长眉真人炼魔除邪之宝。自赐与妙一夫人,更经多年修炼,已是百邪不侵,无意中遇见克星,竟将他借来的五淫兜破去。
44 辛辰子哪里知道?先趁著绿袍老祖入定之际,用妖法将金蚕一齐引走,自己再安安稳稳盗取文蛛,得手之后,回往原处。那些同门妖人,除了唐石一人还可与他支持外,馀人本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又有两件厉害法宝在身。说好便好,说不好,索性一齐除去,虽不能当时便将绿袍老祖制死,也可去掉他身边的羽翼。
45 偏巧又看出唐石也要背叛,更是心喜。二人见面之后,算计时间还早,辛辰子正劝唐石和他一同背叛。唐石也知恶师心毒,单是逃避,迟早不得善终。
46 二人话还没说几句,猛见天边金光闪动,仔细一看,金蚕业已飞回。辛辰子知道五淫兜定被别人破去,好不咬牙痛惜,暴跳如雷。情知事已紧急,许多昔日同门必然回来,将绿袍老祖惊醒;蚕母回穴,更是无门可入,文蛛不能到手。被绿袍老祖知道行径,再想得手,岂不万难?
47 依了唐石,原主慎重,暂时避开,改日下手。辛辰子哪里肯听,事已至此,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说不得只好孤注一掷,狞笑一声,往广崖那面便飞。
48 笑和尚、金蝉二人自是不舍,也双双随后追赶。身才离地,便听身后一声惨呼,金蝉回头一看,大小两溜绿火,正往孤峰之下投去。
49 金蝉知道那两溜绿火,有一个是唐石所化,怎会多出一个妖人,自己当时竟不曾看见?正想之间,无形剑遁迅速,已追离辛辰子背后不远。眼看辛辰子并未觉察二人跟在身后,径投中洞,望著烟雾环绕中的绿袍老祖,咬牙切齿。戟指低骂了两句,急匆匆转过身后,钻入一个形如七星的小洞下面去了。
50 笑和尚、金蝉二人连忙跟踪而入,只见下面黑沉沉,腥风扑鼻,深有千寻。
51 二人初入虎穴,莫测高深,只跟定前面那溜绿火往前游走。在黑暗中转了不少弯子,末后转入一个其形如篓的甬道,忽闻奇腥刺鼻,尽头处有一个深窟。窟口挂著一面不知什么东西织成的妖网,彩雾蒸腾,红绿火星不住吞吐。
52 二人定睛一看,正是那妖物文蛛,四只长爪连同腹下无数小足,紧抓在那面网上,似要破网飞去。这时辛辰子已经现身出来,离窟口三五丈远近立定,身上衣服业已脱尽,正在赤身倒立,念咒行法。
53 那文蛛一见生人到来,早又张开尖嘴阔腮,露出满嘴獠牙。呱呱怪叫起来,声音尖锐,非常刺耳。金蝉尚是初见这种丑恶体态,不禁骇然。
54 笑和尚情知这种毒鲛蛇涎结成的妖网,专污正教法宝飞剑,不敢下手,只好静等辛辰子的机会。只须他将妖网一破,再在暗中出其不意,连辛辰子带妖物一齐斩杀。
55 眼看辛辰子使完了法,站起身来,手指处一道绿光火焰,粗如人臂,直往网上烧去。那妖物正在怪叫挣扎,不大耐烦,一见绿光飞到,啸声愈加凄厉。猛地将口一张,从网眼中喷出万朵火花,将那绿光迎住,两下相持,忽前忽后,约有半个时辰。
56 辛辰子想是知道时光紧迫,只急得抓耳挠腮,满头大汗。笑和尚见辛辰子不能得手,虽说潜形遁迹,不怕妖人看见,到底身居危境,也是非常著急。
57 只有金蝉年幼心高,并不怎么顾忌,反倒看著好玩。猛地失声说道:「师兄,这样等到几时,我们还不下手?」
58 辛辰子百忙中闻得黑暗中有人说话,吓了一跳,以为中了绿袍老祖的道儿。心慌意乱,长叹一声,把心一横,先收回那道绿光。咬破舌尖,一口血随口喷出,化成一道黄烟,笼罩全身,直往窟口扑去,伸手便要摘网。
59 金蝉一句话将笑和尚提醒,猛想起自己身边现有矮叟朱梅的天遁宝镜。立时取了宝镜,交与金蝉,自己收了无形剑遁,准备运用剑光下手。
60 辛辰子原知绿袍老祖妖法厉害,所有宝物全都能发能收,所以先时不敢去摘。及见阴火无功,在这双方张弓待发、时机转瞬即逝之际,不得不拼死命连网带妖物一齐盗走。
61 金蝉迫不急待,也将镜袱揭开,口念真言,道声:「疾!」一道五彩金光,匹练长虹般,也已罩向网上,登时烟云尽灭,光焰全消。
62 那妖物文蛛也似遇见克星,抓伏网上,闭著一双绿黝黝的双目,口中不住怪叫,毫不动弹。辛辰子忽见一道金光一闪,现出一个小和尚和一个幼童。认得那小和尚曾在天蚕岭盗文蛛时见过,剑术甚是了得。尤其是那幼童,手上拿著一面宝镜,出手便似一道五彩金虹,照得满洞通明,烟雾潜消。
63 辛辰子知道来者不善,未免有些心惊。猛一转念:「何不趁著眼前时机,抢了文蛛逃走?」说时迟,那时快,辛辰子已将鲛网揭起半边。一见文蛛如死去一般,并不转动,心中大喜,正要往前扑去。
64 忽听脚底下鬼声啾啾,冒起一丛碧绿火花。辛辰子知道中了仇人暗算,顾不得再抢文蛛,正待飞身逃走,已被那一丛绿火当头罩住。同时觉著脚底下一软,地下凭空陷出一个地穴,似有什么大力吸引,无法挣脱,活生生将辛辰子陷入地内去了。
65 这里笑和尚全神注定辛辰子,准备他从妖网之内将文蛛抱出,便飞剑过去,一齐腰斩。见状便知不妙,猛觉眼前五根粗如人臂的黑影,屈曲如蚓,并列著飞舞过来。正待先将身形隐起,将身剑合一,身子已被那五条黑影绞住。
66 笑和尚一著急,大喝一声,索性用剑光分出迎敌。谁知眼前起了一阵绿火彩焰,闻见奇腥刺鼻,自己飞剑竟失作用,身子又被几根蛇一般的东西束住。才知飞剑被污,身已被人擒住。
67 笑和尚方看清那是只瘦长大手臂,手后正是碧眼蓬头的妖人绿袍老祖。又见一道金色长虹照将过来,金光影里,妖人绿眼闭处,手也随著一松。
68 笑和尚连忙用力挣脱,那大手想也畏惧镜上金光,竟然疾如蛇行,收了回去。笑和尚已被妖人大手束得周身生疼,喘息不止。金蝉忙著跑了过来,刚将笑和尚扶好,地下鬼声又起。先是一丛绿火彩烟过处,那封藏文蛛的怪洞,忽然往地里陷落下去。如石沉水,一点声息全无。接著满洞绿火飞扬,四壁乱晃,脚底虚浮,似要往下陷落。
69 笑和尚见事危急,忙喊:「蝉弟快快带著我将身飞起,我飞剑已被邪法污损了。」
70 金蝉刚刚扶著笑和尚将身飞起,果然立脚之处又陷深坑,脚底火花如同潮涌。
71 光影中隐隐看见绿袍老祖张开一张血盆大口,眼露凶光,舞摇长臂,伸出状似簸箕、形如鸟爪的手,似要攫人而噬。
72 金蝉不敢怠慢,连用霹雳双剑护著全身,手持宝镜照住坑穴。穴内万千火花被金光一照,便即消灭。叵耐妖法厉害,灭了又起。下面绿火彩烟虽被天遁镜制住,可是四外妖火毒烟又渐渐围绕上来。这时地洞中方位变易,已不知何处是出口。
73 相持了好一会,笑和尚知道妖人厉害,暂时虽擒不住自己,必然另有妖法,迟则生变,好不著急。及见四外火烟虽然越聚越浓,却只在二人两三丈以外围绕,并不近前。
74 笑和尚情急生智,悄声嘱咐金蝉:「火烟不前,说不定便是霹雳剑的功效,你一双慧眼,能烛见幽冥。何不权拼万一之想,冒险觅路逃生,死中求活?」
75 金蝉原是全神贯注绿袍老祖,恐他乘隙冲起,抵敌不住。惊慌忙乱之中,竟忘了逃走之路。这一被笑和尚提醒,才定睛往四外一看。火烟中依稀只左侧有一条弯曲窄径,仿佛来时经行之路。馀者到处都已陷落,四外都是火海烟林,一片迷茫,无路可通。
76 金蝉再将宝镜舞起,一团霓光,光照处,火烟消逝,路更分明。
77 笑和尚忙喊:「快走!」
78 金蝉运用真气,大喝一声,直往外面冲出。才飞走了不远,便听后面山崩地裂一声大震。二人哪敢回头,慌不择路,有路便走,居然飞离穴口不远,金蝉慧眼已看见穴外天光。就在离出穴还有两三丈远近,忽见眼前数十点黄影,从两旁壁上飞扑上来。
79 金蝉见那东西并不畏惧天遁镜上金光,大吃一惊。恐有闪失,将手一指,先分出一口雄剑上前迎敌。一道红光闪过,只听吱吱连声,数十道黄星,如雨般坠落,并不济事,才略放心。身临穴口,刚要飞出,又见有数十条彩缕在穴上飞动,忙将宝镜一照,悉数烟消。
80 金蝉赶忙趁势飞了出去,一眼看见外面天空,似穿梭一般,飞翔著二十四个妖人。只为首之人不是唐石,却换了红衣蛮僧雅各达。各拿一面妖幡,彩丝似雨一般从幡上喷起,已组成了一面密密层层的天幕。
81 众妖一见二人出穴,齐声怪啸,二十四面妖幡同时招展。那面五彩天幕,映著当天红日,格外鲜明,被妖法一催动,渐渐往二人头上网盖下来。
82 二人见势不佳,因知妖网一定厉害,想起昨日曾经看它在生门上留有空隙,欲待寻著飞出,省得以身试险。定睛细看,果然西面角上有一个小洞没有封闭,只是相隔甚远。正要驾剑光飞冲过去,忽听后面怪声。回头一看,绿袍老祖同了几个手下妖人,已从穴内飞出,现身追来。
83 一丛绿火黄烟,如飘风一般涌至,相隔二十丈远近。绿袍老祖长臂伸处,千百朵绿火星飞拥而至。同时那五彩天幕,已离二人头上不过两丈。金蝉用天遁镜上下左右一阵乱晃,后面绿火虽能暂时抵住,镜上金光照向天幕,却并无动静。
84 眼看天幕越低,将及临头。烟火中绿袍老祖用一只手挡著头面,另一只长手不住摇晃,就要抓到。四外妖人,也都包围上来。二人只凭一面天遁镜护住全身,顾了前后,顾不了左右。稍一疏虞,被妖火打上,便有性命之忧。
85 耳听绿袍老祖猛然两声怪啸,四外妖人忽然分退。由绿袍老祖身旁飞出三道灰黄色匹练,直往二人卷去,天幕也快要罩到二人头上。
86 笑和尚知道再不冒险冲网而出,绝没活路,忙叫:「蝉弟快走!」
87 金蝉先也是怕两口飞剑被妖人彩幕所污,及见存亡顷刻,把心一横。用丹田真气大喝一声,驾著红紫两道剑光,冲霄便起。剑光触到网上,仿佛耳边嘶嘶几声。及至飞起上空,那天幕竟被霹雳剑刺穿了一个丈许大洞,彩丝似败绢破绢般四外飘拂。
88 绿袍老祖以为这两个小孩已是网中之鱼,虽然被他刺死许多蚕母,自己却可得著两个生具仙根的真男,作一顿饱餐,还可得那面宝镜。正在又怒又喜,万没料到来人虽然年幼,飞剑却这般厉害,竟然不怕邪污,破网而去。
89 绿袍老祖又惊又恨,暴跳如雷,怪啸一声,率了手下妖人,破空便追。笑和尚、金蝉见后面满天黄烟妖雾,绿人星光,如风卷残云般赶来。哪敢迟延,急忙催动剑光,如飞遁走。无奈笑和尚不能隐形潜迹;霹雳剑虽然迅速,云空中现出红紫两道光华,正是敌人绝好目标。
90 绿袍老祖狠毒凶恶,蚕母被戮,吃了大亏,哪里肯舍,只管死命追赶。转瞬之间,已追离昨晚投宿山洞不远。二人在空中偶一回望,别的妖人飞行没有绿袍老祖迅速,俱都落后。只剩绿袍老祖一人,业已越追越近,烟光中怪声啾瞅,长臂摇晃,眼看不消片刻,就要追上。
91 正在危急万分,忽见脚下面腥风起处,一片红霞放过二人,直往后面飞去。二人又飞出去有百十里远近,渐渐听不见后面声息,觉著奇怪,这才回身看去。遥见远远天空中,适才所见那一片红霞,已和后面追来的绿火黄烟绞作一团。光烟潋滟,翻腾缭绕,宛如海市蜃楼,瞬息千变,知道妖人又遇劲敌。
92 适才所见红霞,虽然逃走匆忙,不及细看。但是色含暗赤,光影昏黄,隐闻奇腥之气,定是一个妖邪之辈。不知为何帮助二人,反与妖人火拼,甚是不解。金蝉还想稍往回飞,看个动静。
93 笑和尚飞剑被污,心乱如麻,又痛又惜,急于寻觅地方,拆看第二封柬帖。那一片红霞虽说相助自己,也不一定是好相识,再要抵敌不过,又生意外。当下催著金蝉飞走,直飞到云贵交界的绝缘岭,看妖人并未追来,才行落下。
94 二人先寻了僻静之处,打开柬帖,一看柬帖所说,已不似第一封严厉。
95 原来笑和尚三劫将临,所幸根行甚厚,并非不可避免。第一次到百蛮山阴风洞,如果守定时间,不预先前去探看。便不会先在洞穴中遇见辛辰子,无心中被金蝉破去他的五淫兜。辛辰子必在第二日早起,用五淫兜将百万金蚕恶蛊一网打尽。
96 那时笑和尚、金蝉也按照时间赶到。金蚕蛊因绿袍老祖用精血妖法修炼,虽未炼成,已是息息相关,金蚕飞走,必然警觉,跟踪追去。笑和尚、金蝉恰好乘虚而入,就由他坐处飞身到阴风洞底风穴之内,寻见文蛛,先用天遁镜破去封锁,再用飞剑,便可将它除去。
97 只因一时过于小心,上来便错了步数。后来又只顾从辛辰子、唐石二人身上得点虚实。刚跟在辛、唐二人身后,飞走不多一会。绿袍老祖以为辛辰子只能将金蚕引走,并不妨事。还不知他借有红发老祖的五淫兜,想给他一网打尽。仗著有法收回,自己又正当白眉针在身上按时作怪之际,不能归窍,功亏一篑。绿发老祖便用第二元神紧随辛、唐二人身后。
98 一来笑和尚、金蝉隐身潜形,没有被他发现;二来绿袍痛恨辛辰子切骨,情知他逗留不走,必是为了文蛛,不得已他和唐石一同入洞,自投罗网。及见唐石虽学辛辰子叛师,胆子却不大,并不敢去。知道辛辰子只要一入洞,便难逃走。却不愿便宜了唐石,那辛辰子一走开,先将唐石制住。
99 这时众妖人已用妖幡将金蚕招回,绿袍老祖收了金蚕,将众妖人一一嘱咐布置妥当。然后飞入阴风洞底,由外自内用妖法层层封锁。到了洞底一看,辛辰子正在施为,想破他的妖网。
100 绿袍老祖强忍怒气,也不去惊动他,只在暗中运用第二元神,附在文蛛身上,放出妖火,和他支援。挨到本身痛苦时间过去,才将元神归窍,二次入洞。又发现正教中还有两人,不知何时闯入,虽然年纪不大,本领却甚高强。
101 内中有一个手持一面镜子,发出五色金光,已将文蛛制伏不动。绿袍老祖一见大怒,先用妖法将辛辰子擒了。见笑和尚立得较近,便将玄牝珠运用元神幻化大手抓去。
102 笑和尚的无形剑在同辈门人自炼的飞剑中自然数一数二,但到底年轻,功候未纯,不是玄牝珠的敌手。见大手抓来,忙用飞剑抵敌,一照面,便被妖法污损,还了原质。
103 那剑本是苦行头陀采用西方太乙精英千锤百炼而成。还算笑和尚机警,连忙收住,剑虽失了效用,未曾脱手失去。
URN: ctp:ws7597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