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四十八回遭人命三年敗豪富窺門隙千里結奇緣

《第四十八回遭人命三年敗豪富窺門隙千里結奇緣》[View] [Edit] [History]

1 話說清虛道人見楊天池問因他而分離他人的骨肉,應如何才得同時團圓的話,即捏了捏指頭,笑著說道:「這事倒很有趣。不但因你而分離的骨肉可以團圓,我們也因此可以多得兩個有能為的女子,做爭趙家坪的幫手。」楊天池聽了,莫明其妙,因問道:「趙家坪的事,今年不是已過了收割之期,瀏陽人並沒出頭爭鬥的嗎?他們已被弟子一陣殺寒了心,今年情願認輸,完全讓給平江人了,還有甚麼爭鬥呢?」清虛道人大笑道:「你哪裡知道啊。瀏陽人今年為甚麼不出頭爭鬥?」楊天池道:「這個弟子知道,自然是因師傅邀齊了紅姑和朱師伯、歐陽師伯一般老前輩,准備大斗一陣,他們知難而退,所以不敢出頭,情願退讓。」清虛道人笑著搖頭道:「你所說的他們,是瀏陽人嗎?」楊天池也搖頭道:「瀏陽人哪怕再加幾倍,有弟子一個人,已足夠應付了,哪裡用得著邀請那些老前輩?弟子所說,是甘瘤子師徒,楊贊廷兄弟。」清虛道人問道:「你至今尚以為楊贊廷兄弟是畏懼我們的人嗎?他們今年不出頭,是情甘退讓嗎?」
2 楊天池道:「不是卻是為甚麼呢?」清虛道人道:「若單論崆峒派,本不是我昆崙派的對手。說楊贊廷兄弟畏懼我們,也可以說得過去。只是這裏面牽涉的人多呢,差不多可說得普天之下,此刻都在和我昆崙派為難。今年若不虧了到襄陽替你們郎舅送作伐信的那個歐陽後成時,早已不知在趙家坪打成一個甚麼結局了呢。」楊天池吃驚問道:「這話怎麼講?師傅能將原因教給弟子麼?」清虛道人停了一停,才嘆口氣正色說道:「你是我門下的大徒弟,我又知道你天性甚厚,遇事尚能慎重,不妨將大概情形略告你知道。不過你知道後,只能擱在心裡,無論在甚麼時候,對甚麼人,一句也不能出之於口,因為不是當耍的事。」楊天池正襟危坐,諾諾連聲的答應了。
3 清虛道人才繼續說道:「於今的皇帝,不是我們漢族的人,這是你知道的,你的老祖,因修真的力量,至今已活了二百多歲。他老人家是大明福王的嫡孫,好容易才留得一條性命,遂他老人家修真的志願。這二百年當中,為圖光複明社,也不知斷送了多少他老人家親身傳授的徒弟。無奈天命難違,任憑有多大的能耐,也拗不過來。他老人家修持的能耐越增加,越知道不能勉強。近年來對於大仇的氣運,已明如觀火,暫時惟有沉機觀變,教門下諸徒眾各人努力各本身的修養,並培植後進,為將來有機可乘的准備。只是他老人家因是昆崙派的緣故,無端被牽扯的做了崆峒派的敵人。
4 「崆峒派屢次和昆崙派尋釁,都沒占著上風,專依賴本派的力量,又不能報複。於是就一面聯絡普天下修真練氣之士以做幫手,一面指我們是謀叛的人,向滿、蒙兩族中有道法的人跟前揭發。修真練氣之士,安肯平白受他們的挑撥?因此已經被他們聯絡了,許幫他們的很少,即有也非了不得的人物。惟有滿、蒙兩族當中有道法的人,為要穩固他同族的河山,已有好幾個很可怕的人,被他們引誘成功了。其中極厲害無比的,就是紅雲老祖。其他雖也有可怕之處,然我派中尚有能對付的人。
5 「紅雲老祖本已答應今年來趙家坪觀陣,只那個到襄陽送信的歐陽後成,原是紅雲老祖的徒弟。在四年前,我們老祖就算定了,不肯因一時意氣之爭,損傷自家的原氣。特地打發你師叔,趁歐陽後成歸家報仇的時候,設法把他收到昆崙派門下,借著誅妖的機會,使他救了他師兄慶瑞的性命。慶瑞得了這一點好處,才要求紅雲老祖暫時中止觀陣的舉動,以表他本身感念昆崙派相救的好意。紅雲老祖一答應了不來觀陣,於是道法遠在紅雲老祖之下的人,便有些氣餒,不肯告奮勇了。楊贊廷兄弟得了一場無結果,也只得暫時退讓。然崆峒派對昆崙派累世之仇,怎麼能因紅雲老祖不來,就不圖報複呢?至於趙家坪歸瀏陽人,或歸平江人,與崆峒、昆崙兩派都沒有乾系。不過借趙家坪這塊兩縣不管的地方做戰場,又借兩縣農人照例的惡鬥,做隱身之具罷了。我們老祖所慮的,就只紅雲老祖一人,以外都毫不足慮。就是這番出三百萬谷,賑襄陽一郡之災,又親自進京運道藏回襄陽,也無非表示沒有大志。不是清朝的順民,不至肯拿出這們多穀來,替清朝的官府助賑的意思。」
6 楊天池道:「紅雲老祖的能耐既有那們可怕,難道他不知道我老祖這番用意嗎?」清虛道人道:「前知之道,談何容易。這裏面的區別極細微極繁複,專憑數理,也能前知。只是這種前知,算得甚麼。江湖術士,能的都很多。從修煉得來的前知,才有足貴。然其中的區別,就和明鏡照人,清水觀物一樣。同是一種鏡子,有大有小。有極大,有極小。有明有昏,有極明,有極昏。大小之中,分數十百等。明昏之中,也分數十百等。極大極明的鏡子,如日月懸在天空,凡天以下的萬事萬物,無論極微極細,無不照徹。鏡漸小,照徹的地方也漸小,越昏越不能照徹細微。清水裡看東西,也是一樣。紅雲老祖的道力,確能前知,只是不及我老祖通徹。而我老祖的道法,卻又不及紅雲老祖厲害。這是各人所做的工夫不同,我們不能妄為軒輊①。我老祖只要紅雲老祖不出頭,便無妨礙了。紅雲老祖也只要知道我老祖非有報複的大志,便決不至出頭。所以我老祖有進京請經的舉動,而一路回來,故意乘坐八人大轎,招搖過市,藏經到了玄妙觀,還得傳齊道眾,在大殿對著藏經,恭行法事,也就是要借此表示尊敬御賜的意思。」
7 楊天池道:「弟子已明白了。師傅為何說,不但因弟子分離的骨肉可以團圓,還因此可以得兩個女子,做爭趙家坪的幫手呢?」清虛道人搖頭道:「這話不能在此時說給你聽。你還記得你那次送回隱居山下的柳遲麼?」楊天池道:「這如何不記得。」清虛道人笑道:「你只須去他家一行,見著他就能如願了。」楊天池見師傅說的這般容易,喜不自勝的問道:「弟子甚麼時候可去呢?」清虛道人道「他們早已在那裡專等你去。你剛才便不求我,我也要向你說了,立刻就去罷。」楊天池忽現出躊躇的樣子,問道:「弟子還不甚明白。弟子此去會著隱居山下的柳遲就可以一家骨肉團圓呢?還是使因弟子而分離的人的骨肉團圓呢?」清虛道人揮手道:「到了那裡,自然明白。」楊天池不敢再問,即刻動身向隱居山去,於今暫將楊天池這邊按下。
8 且說楊繼新稟明了父母,單獨出門。心中並沒有一定的目的地,但求脫離了那種不親愛的家庭,耳目所接觸的不是家庭中淒涼景物,就如願已足了。楊繼新出門的時候,楊家正富足。他雖不得楊祖植夫婦的歡心,但他已是成年的人,手中也還有些私財。帶出來的盤川,足敷幾個月的用度。因此暫時也沒有急謀生活的必要。聽說甚麼地方有好山好水,或有名勝古跡,立刻就去游覽。舟車便利的所在,雇用舟車代步。不便利的所在,就緩緩的步行。出門二三年之後,輾轉到了河南。一路也不知經歷了多少奇山異水,名園勝跡,覺得胸懷開朗,在家時積蓄的憂鬱之氣,至此完全消除盡淨了。
9 這日到河南遂平縣。他所到之處,在城市繁華之地都不甚流連,只略住一二日,就打聽四郊野外,有甚麼可以觀覽的所在。便是這縣沒甚麼名勝,只要是風俗純樸,民性溫和之處,也歡喜多住幾日。這是由楊繼新的生性如此,並沒有絲毫用意。遂平不是繁華大縣,風俗極純樸,民性極溫和,山水也很有些明秀之處。楊繼新從思恩一路游覽到遂平來,沿途有許多地方,因他是一個飄逸少年,胸中又有學問,談吐風雅,舉止大方,凡是詩禮大家,很有拿他當賓客看待的。臨行時,還有送他路費的。因此他游蹤所至,遇到天色將近昏暗了,左近有飯店可以容身,就投飯店歇宿。若左近沒有飯店,便不問是誰家莊院,他都前去借宿。那時各處都粉飾太平,他又是一個文士,隨便到那家借宿,縱不蒙主人優禮款待,也從來沒遭過拒絕。所以他帶出來的盤川,雖只敷幾個月的用度,而游歷二三年,並不感覺困苦。
10 他到遂平縣的時候,身邊由家中帶出來的盤川,早已分文沒有了。他以為這地方的風俗既純樸,民性又溫和,必有肯送路費的人。誰知在四鄉浪游了幾日,不但沒有送路費給他的,連正式給一頓茶飯他吃的人也沒有。他覺得詫異,在飯店裏住著,遇著年老喜談故事的人一打聽,才知道這遂平縣的風俗,素不重視讀書人,若是會些兒武藝的,到這地方來,倒到處能受人歡迎,路費也有得送。如果武藝真高強的,年齡不大,並可以希望在這裡娶一個極美的老婆,多少還能得些妻財。因為這地方重武輕文,山川靈秀之氣,多鐘在女子身上,女子生得美麗,而會武藝的很多。
11 這地方的家庭制度,比別處不同,女子也有承襲一部分家產的權。女子嫁人,多以武藝為標准,完全不會武藝的男子,盡管有錢,有文學,這地方女子是不中意的。楊繼新聽了這種奇特的習俗,覺得好笑。心想好在我沒有在這裡討老婆的心思,會武藝的女子便是美得和天仙一樣,一經練武,照理總免不了一股粗野之氣。他們就是願意嫁我,我這文弱書生,也沒有這大膽量敢娶他們。這裡既瞧不起文人,我在這裡也存身不住,不如游往別縣去。於是打定主意,想往西平縣去。
12 才走出那飯店,還行不到半里路。只見劈面來了一個妙齡女子,生得修眉妙目,秀媚天成。那種驚人的姿態,一落到楊繼新眼,楊繼新並非輕薄之徒,心中又存了個鄙視這裡女子的心思,尚且不因不由的為之神移魄奪,兩眼竟象是不由自主的一樣,自然會不轉睛的向那女子望著。那女子於有意無意之間,回看了楊繼新一眼,隨即把粉頸低垂,兩靨微紅,現出一種羞怯的態度。楊繼新看了這神情,更如中了迷藥,全忘記自己的身分,和平日守禮謹嚴,一點兒不敢逾越的行徑。喜得附近無人看見,直呆呆的看著那女子,挨身走了過去,還掉轉身來,細玩那翩若驚鴻,宛若游龍的姿態。那女子低頭走過去十來步後,也回過頭來,偷看楊繼新。不提防楊繼新的兩眼,還正在注視不曾移動,美盼回來恰好被楊繼新的眼波接住,只嚇得那女子羞慚無地。翻身如風舞垂楊,徑走過山嘴去了。
13 楊繼新恐怕那女子再回顧偷看自己,錯過了飽餐秀色的機會,不敢即時將眼光移向別處。直待那女子走過了山嘴半晌,不見再回頭,才暗自思量道:「世間竟有如此驚人的美女嗎,飯店裡那老年人說的話,只怕有些靠不住,他說這裡的女子都練武。難道這樣的美女,也是曾練過武的嗎?他說這裡的女子都不歡喜文人。剛才這女子看見我的情形,絲毫沒有瞧不起的意思。若真是這裡的女子,普通都輕惡文人,我的神情裝束,任是甚麼人一見面就知道是文人。這女子就應該不現出羞怯的態度,更不應走過去,又回頭偷看。我自從喪偶以後,不是全沒有膠續②的心思,一則是因家庭間對於我身上的事很淡漠,父母都不曾提到續弦的事上面去,二則也因我眼中所見過的女子,實在絕沒有使我心許的。我前妻是由祖父主聘的,我那時年紀太輕,無可不可。就是前妻的姿色,也很可過得去。斷弦後所見的女子,不僅像這樣天仙一般的沒有,只求趕得上我前妻的,也不曾見過。我能得這般一個齊整婀娜的女子做繼室,這番出門,也就很值得了。」
14 楊繼新正在這們心猿意馬的胡思亂想,猛覺得背後有人在肩上拍了一下,說道,「你站在這裡胡想些甚麼?少年人想老婆麼?」楊繼新吃了一嚇。連忙回身看時,只見一個須眉雪白的老頭,滿臉堆笑的對他點頭。楊繼新看這老頭的頂光滑滑的,沒一根頭發,一臉紅光煥發,兩目雖在那兩道雪白的長眉之下,卻不似尋常老頭昏瞀③不明的樣子,顧盼仍有極充足的神光,頷下一部銀針電似的胡須,飄然長過臍眼,身體不甚魁梧,但屹然立著,沒一點兒龍鐘老態。若不是有那雪白的須眉,表示他的年事已老,遠看他這壯健的神氣,誰也可以斷定他是個中年人物。
15 楊繼新初聽了那幾句調笑的話,心裡很不高興。以為是過路的人,看了他為那女子失魂喪魄的情形,有意這們輕侮他的。心裡已打算搶白幾句,及看了這老頭的神氣,打算搶白幾句的話,一句也不好意思說出來了。反陪著笑臉,也點了點頭說道:「老丈休得取笑。」老頭正色說道:「誰與你取笑呢?你家裡若有老婆的,就不須說得。如果你還不曾娶妻,或已經娶後又亡故了,正好在此地娶一個如意的老婆回去。這裡美人多,包你易如反掌。」
16 楊繼新聽這話來得很希奇,又正說在他心坎上,不由得不注意。回問道:「請問老丈尊姓?為甚麼無端問我這些話?」老頭說道:「我並不是討你的媒人做,你用不著問我姓甚麼。我因見你是一個誠實的書生,如癡如呆的站在這路上,向那個山嘴望著,很有些像在這裡想老婆的樣子。我老年人心地慈悲,所以拍著你的肩頭問問你。你既向我裝假正經,我也就懶得管你是不是想老婆了。」說著,提步要走。
17 楊繼新看這老頭的容貌,一團正氣,不是個喜和人開玩笑的輕薄人說出來的話,又很有意味,如何當面錯過,便放老頭走開去呢。遂也顧不得面上難為情,攔在老頭面前陪話道:「不敢瞞老丈,我實在是斷了弦的人。剛才偶然遇見一個女子,姿容絕世。我自束發讀書,生長禮義之家,受父母師保督率教誨,從來不敢有越禮的舉動。惟有剛才遇見這絕色女子的頃刻之間,確是情不自禁了,存了一點兒非分的念頭。老丈果能玉成我這頭親事,舍間還薄有財產,盡力答謝老丈,並感謝沒齒。」老頭仰火大笑道:「賣弄家私,想拿錢來買我了。只怕你一旦老婆到了手,就把我作合的功勞忘了呢。也罷,你有了老婆,就不忘記我,也沒有用處。不過我才走到這裡來,就只看見你一個人如癡如呆的站在這路上,並不曾看見甚麼女子。你看見的那女子,畢竟姓甚麼?住在那裡?你說給我聽,我方好替你玉成其事。」楊繼新忍不住又好笑又好氣,說道:「我已說了,是在這裏偶然遇見的,如何能知道他的姓氏住處呢?」老頭笑道,「你剛才不是和我見面,就問我尊姓的嗎?我以為你看了心愛的絕色女子,必然不放他走過去,得抓住他問明他的姓氏、住處。誰知你的臉皮竟有這們嫩,連姓氏都不問他。這又轉他甚麼念頭呢?你真要打算在這裡娶一個美如天仙的老婆,你的臉皮就一點兒嫩不得,越老越好。因為這地方的美人,最不中意臉皮嫩的男子。」
18 楊繼新見老頭愈說愈離了本題,便截住問道:「然則老丈何以說包我易如反掌呢?不是我剛才所看見的女子,就找著我做老婆,我也不要,不必煩老丈操心。」老頭做出思索甚麼的神氣,問道:「你說看見的,是姿容絕世的女子。我思量這地方,縱橫幾十里以內的年輕美女,我沒一個不曾見過,也沒一個不和我家沾親帶故。你所見的,大約是上身穿著甚麼顏色,甚麼裁料的衣,下身系著甚麼顏色,甚麼裁料的裙,怎麼樣的面龐,怎麼樣的身段,十七八歲的年齡,是不是這樣呢?」楊繼新連忙笑道:「不錯,不錯。正是和老丈所說的一般無二,老丈知道他姓甚麼?住在甚麼地方麼?也和老丈沾親帶故麼?」老頭連連點頭道:「只要是他,包管你這頭親事容易成就。你的眼力倒不差,這地方縱橫幾十里以內,確實只有你看見的這個最美,並只有他家最豪富。他又沒有兄弟,沒有母親,僅有一個父親,一個胞姊。家裡有百多萬產業,現在正要招贅一個女婿,到他家經管財產。」楊繼新道:「他家既有這們大的產業,那小姐又有這般姿首,還怕沒有好兒郎到他家做女婿嗎?怎麼肯招我這個一面不相識的外省人呢?並且我知道這地方的風俗,是重武輕文的,一般人都瞧不起讀書人。要想在這地方娶妻,非有很高強的武藝不可。老丈雖說得極容易,我卻有自知之明,我手無縛雞之力,決難中選。」老頭怫然說道:「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我是出於一片慈悲之心,向你說說,信不信在你。這女子若是想嫁會武藝的人,此刻還有你的分兒嗎?就因他立志要嫁讀書人,這地方縱橫數十里內,用燈籠火把照著尋找,也尋找不出一個讀書人來。所以他姊妹兩個,尚在閨中待嫁。依著這條道路,轉過前面山嘴,再朝西直走七八里路,右手邊一個大山坡之下,有一所極堂皇富麗的房屋,就是那女子的家。」
19 老頭剛說到這裏,楊繼新聽得路旁一座山上樹林中剎剎的風響,好像是砍伐了無數的大樹倒下來枝葉相碰的聲音,驚得忙回頭朝山上張望,只見兩隻碩大無朋的黑鳥,從樹林中衝天飛起。那兩鳥的形象,仿佛似鷹,卻比尋常的鷹大了十多倍。翅膀只兩展,就沒入雲中,僅現兩點黑影,一瞬眼間,連黑影也不見了。楊繼新生平不曾見過這們大的飛鳥,很覺得希罕。用盡目力朝黑影望著,也和望那女子一般,直望到沒絲毫影相了,才低下頭來。打算問老頭是甚麼鳥這般大。但是一回過頭來,老頭也不見了。不禁咦了一聲,轉身向四方都看了一看道:「怪呀,我青天白日遇了鬼麼?怎麼一霎眼工夫,就跑得無影無蹤了呢?這四面都沒有遮掩的東西可以藏身,難道這老頭會隱身法麼?」隨又轉念想道:「這老頭的言語舉動,也是有些奇氣,不像是個平常老頭的樣子。他來的時候,一點兒腳步聲息沒有,我轉身看那女子過山嘴,並沒多少時間,在未轉身之前,並不見有人跟在女子後面走,何以忽然就到了我背後呢?少年男子見了美麗的女子,多看幾眼極是尋常的事,這老頭與我素昧生平,何以就敢冒昧對我說那番話呢?將前後的情形,仔細參詳起來,這老頭實在奇異得不可思議。他既說要娶這女子易如反掌,又說這女子存心要嫁讀書人。或者天緣湊巧,竟能如我的願也未可知。好在我不急於去甚麼所在,何妨且照這老頭指引的地方,去探看一番。成功自是如天之福,便不成功,也於我沒有損害。」楊繼新當時存了這個或然之想,就轉過山嘴,朝西走去。
20 約摸走了七八里,果見有一所形似王侯巨第的房屋,依靠山坡建築。高高下下,隨地勢布置樓台亭閣,儼然如張挂了一幅漢宮春曉的圖畫,周圍繞著一道雪白粉牆。楊繼新立在對面,庭園景物,一望無餘。屋後山坡上,有一條鵝卵白石子砌成的道路,彎彎曲曲,直達山頂。粉牆近石路之處,安設了一張門戶,是關著的。牆以內的樹木,蒼翠欲滴。看那蒼翠樹林中,隱約有幾個花團錦簇的美眷,來回走動。但苦相離太遠,又被樓台樹木遮掩了,看不分明。楊繼新此時的色膽甚豪,捫蘿攀葛的繞到山坡之上,看那粉牆上的門雖然關著,只是那門經多了雨打風吹,門片上裂了幾條鑲縫。從鑲縫中向園裡窺探,滿園春色,盡入眼簾。在對面隱約看見的如花美眷,此時已看得很親切。
21 只見一個淡妝幽雅的女郎,串領著四五個年齡都在十二三歲的丫鬟,各人手中提著一把澆花的水壺,往來汲水,澆灌花木。看這女郎的年齡,比在路上所看見的,略大一兩歲。天然秀麗,擯絕鉛華,玉骨冰肌,如寒梅一品,比較在路上所見的,更覺名貴。只是看這女郎的容色,黛眉斂怨,淥老凝愁,亭亭玉立在花叢之中,望著這些丫鬟奔走嘻笑,自己卻不言不動,好像心中有無限抑鬱憂傷的事,無可告語,只擱在自己心裡納悶似的。楊繼新看了這種憔悴的容顏,不知不覺把初來時一團熱烈的好色念頭冷退了大半。心想這女郎必是那老頭所說的,和在路上所見的是同胞姊妹。但是何以那個是那們不識憂,不識愁的樣子,而這個卻如此鬱鬱不樂呢?大概是因他的年齡大一兩歲,對著這黃鶯作對粉蝶成雙的景物,不免有秋月春風等閒度卻的感慨。
22 楊繼新正在心坎兒溫存,眼皮兒供養,忽聽得遠遠的有笑語的聲音,眼光便向那方望去。只見在路上遇的那個女子,分花拂柳的向澆花的所在走來,笑嘻嘻的呼著姊姊,說道:「我今日要你同去,你偏偷懶不肯去。你今日若是和我同去了多好。」這女子有意無意的應了聲道:「同去又有甚麼好呢?你得了好處在那裡?」那年齡小些兒的,已走過來,雙手一把將年齡大些兒的頭抱住,向耳根唧唧噥噥的說了一陣,放開手,又做了做手勢,好做是比譬看見了甚麼東西的形狀。說得這年齡大些兒的低頭不語,憂怨之容,益發使楊繼新看了心動。那年齡小些兒的拉住他姊姊的衣袖,並招呼這四五個灌花的丫鬟,緩緩的往園外走去。
23 楊繼新心裏急起來了,恨不得跳過粉牆去,追上前一手一個把這兩個初離碧霄的玉天仙摟住。只是哪有這們壯的勇氣呢?從這條鑲縫裡張看一會,看不完全。連忙又換過一條鑲縫張看,一行人越走越遠,使楊繼新越遠越看不分明。連換了幾條鑲縫,仍被許多花木,遮了望眼。只聽得拍的一聲,估料是出了花園,關得園門聲響。
24 再看園中景物,蝶戀花香,風移樹影,依然初見時模樣。只玉人兒去也,頓覺得園中花木,都減了顏色,也不免對景傷懷,惘然了許久。心想意中人既經去了,我便在這裡明蹲到夜,夜蹲到明,也沒有用處。不如且在附近略轉一轉,等到天色將近黃昏的時候,去他家借宿,看是如何情形,再作計較。正待立起身來,猛見身後立著一個人,急回頭看時,把他驚得呆了。不知他身後立著的是甚麼人?且待第四十九回再說。
URN: ctp:ws76059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