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九十三回

《第九十三回》[View] [Edit] [History]

1 第九十三回兵燹天災繁華成瓦礫寇警妖異村鎮盡荒丘卻說左良玉正奮力追殺賊兵,不提防賊陣中殺出一員猛將,青衣碧裰,藍面紫唇,發若礫砂,頭纏黑布,腰系大紅褡搏,赤足草鞋,袒胸攘臂,那胸前和膊上,都生著黑毛,有寸把的長短。手握鋼背金刀,睜開銅鈴似的怪眼。大吼一聲,好似暴雷一般。那猛將掄起金刀,大踏步望左良玉面上斫來。良玉忙用畫戟架住,覺得來勢十分沉重。那猛將見一刀斫不著良玉,已急得咆哮如雷,手中的刀,接二連三地亂斫。良玉也竭力迎敵。兩人一步一馬、短刀長槍,各顯身手。真是敵手相逢,大戰了百合,不分勝敗。良玉部下的副將呂瑗,游擊曹守仁,一齊躍馬而出,要待助戰。那猛將大叫道:「姓左的!你有本領,咱和你鬥個三百合,誰要人幫助的,算不得英雄好漢!」
2 良玉聽了,便喝退曹守仁和呂瑗,把畫戟緊一緊,抖抖精神,拼死惡戰。那猛將毫不畏怯,將金刀舞得閃閃霍霍,金光四射,全沒一點兒破綻。
3 左良玉也暗暗喝彩道:「賊人中有這樣的好武藝,可惜他不肯歸正!」良玉一頭想著,右手舞戟對抗,左手偷偷地抽出腰間的九節金鞭,乘那猛將一心對敵的當兒,驀然飛起一鞭,正打中那猛將的右肩。只打得他狂嗷一聲,口裡哇地吐出一口血來,虛晃一刀,回身便走。良玉縱馬追趕上去,那猛將卻飛也似地搶入賊陣,眨眨眼已不見了。良玉驅兵追殺,賊眾又復大敗。這時官兵人人爭先,殺得那些烏合的賊兵走投無路,三停中有一停棄戈請降。
4 良玉殺散了餘賊,計點降兵,不下三千餘人。良玉便親自挑選一過,強壯的編入曹游擊部下,老弱的一例遣散。還有戰時擒獲的,也有五六十名,都是著名的巨盜,就是收編了他們,日久仍是要叛去的。良玉即下令把擒得的五六十個猾盜,盡行梟首示眾。王嘉胤吃了一個敗仗,方知道官兵的厲害。因群寇搶城奪池,到處橫行。官兵見賊就逃,從來不曾逢到過勁敵,所以那些賊眾,把官兵看得和木偶土像一樣,一些兒不放在心上。今天碰著了左良玉的人馬,一個個刀槍並舉,爭鬥有方。
5 只許官兵沖殺賊人,不準賊人越過雷池半步。官兵們近的刀劍斫,遠的長槍戳,能守能御,賊兵是烏合,哪裡敵得住左良玉經過久練的強兵?
6 這樣一陣廝殺,寇兵已魂喪膽落,遠遠望見了左良玉的旗幟,大家就索索地發抖,吶喊一聲,撒下了器械,各自逃命。
7 王嘉胤被左良玉殺敗,領了殘卒,向西狂竄。正遇著明軍督司曹文詔,統了所部虎羽軍,也來剿賊。文詔文武全才,在邊地屢立戰功。王嘉胤不知厲害,見曹文詔當頭攔住,背後又有左良玉追來,便舞起大刀,奮勇前來沖陣,和文詔交鋒。只得三合,文詔一聲大喝,刺死了王嘉胤。賊兵大亂,左良玉恰好引兵殺來,前後夾攻,賊眾死傷八九。唯有王嘉胤手下的那員猛將,卻舉著大刀,被他殺開一條血路,同了三十餘騎,逃往山東去了。
8 陜西賊勢漸平,山東又復亂起。地方久旱,禾皆枯死,更遭蝗蟲的嚼食,百姓籽粒無收,饑寒交迫,群起為盜。奸民高迎祥,擁眾三千人,四去劫掠。賊首李闖,尊高迎祥為闖王,自為闖將,到處焚掠慘殺,人民大受其害。時王嘉胤已誅,部下無所歸依,都被嘉胤手下的猛將,把敗殘人馬收集起來,也有一二千人,連夜來附闖王高迎祥。那個猛將到底是誰?就是將來的八大王張獻忠。當時獻忠受了左良玉的鞭傷,時時要想報仇,自投在高迎祥部下。迎祥愛他勇猛,每次上陣,都叫他去沖鋒,東沖西撞,無人敵他張獻忠歷史,記於下回。還有闖將李闖,字自成,陜西米脂縣人。幼年不喜讀書,好射箭騎馬,勇力過人。又善飲酒,五斗不醉,醉必持刀殺人。市鎮上的人,見自成酒醉,都很畏懼他。一天自成在酒樓豪飲,和縣役毛四結識。兩下談得很投機,就結義做了兄弟。毛四以自成閑著沒事,把他薦在縣中,充當一名差役。自成在縣署裏做事,乘勢欺詐鄉民,到處勒索陋規,手頭就逐漸寬裕起來了。
9 恰好縣中新到了個名妓,與自成同姓,芳幟標的一盞燈,容貌兒很是嫵媚,舉止也極其妖冶。自成見了一盞燈李氏,不禁魂飛魄蕩,當夜強著要李氏留髡。鴇兒懼怕自成兇橫,只得勉強答應。誰知縣役毛四,也看上了一盞燈李氏,每天到李氏的妝閣中去混鬧。那自成經留宿後,豈能輕輕地放棄?便假意喝醉了酒,和一盞燈歪纏。縣中的富家子弟,聽得李自成常往一盞燈家裡來纏擾,嚇得他們裹足不前。
10 好好的一個妓女,弄得門前冰靜水冷,鬼也不敢上門。鴇兒惡李自成蠻暴,悄悄地賄通了縣中書吏,借著事故,將自成重責了五十鞭,並令人勸自成,勿再至一盞燈處。自成大怒,悻悻地去找一盞燈李氏講話,走進門去,瞧見毛四坐在那裡。
11 毛四見自成來了,起身招呼。自成忽然變下臉兒,向毛四大聲道:「今天縣尹打了俺五十鞭,不是你攛掇出來的麼?」毛四詫異道:「我和你是知交,怎肯累你受刑!你莫冤枉了好人。」自成想了想道:「這話也有理。俺明天且慢慢地,打聽了再說。」於是命設上筵席,叫一盞燈出來侑酒,自和毛四開懷暢飲。席散,毛四辭去,自成又宿在一盞燈家中。到了次日起身,竟揚長的出門去了,也不摸半個錢來。那鴇兒把自成恨得牙癢癢地,一時卻沒奈何他。
12 過了一天,自成將鴇兒賄囑書吏、責打五十鞭的事,被他打聽著了。就邀了毛四,同到一盞燈家裡,仍照往日的置酒對飲。自成狂喝了幾杯,酒醉心頭事,霍地拔出明晃晃的一把尖刀來,大喝道:「這是什麼地方,俺老子也花錢來玩的!你們為什麼賄通了書吏,使縣尹來打俺五十鞭?俺今天便不和你們甘休!」說罷,又取出兩封銀子,向桌上一丟道:「你們不要當俺是白玩的,銀子有了,那可惡的鴇兒,可要吃俺兩刀子,才肯饒她!」自成一頭說,一頭握了尖刀,大踏步要去找那鴇兒,把個一盞燈慌做一團。
13 毛四在旁,知道自成的脾氣,他說得出是做得到的,萬一酒後失手,弄出人命來可不是作耍的。於是毛四忙把自成拖住道:「你且忍耐了。咱叫鴇兒來賠禮就是。」
14 那一盞燈也顫巍巍地,跪在地上哀求著。自成這才坐下了,由毛四喚鴇兒出來,對自成叩頭服罪。自成趁勢把兩眼一睜,大聲罵道:「你可知罪麼?」那鴇兒連聲應著。自成將桌上的銀子,望地上一擲道:「那麼這銀子你且拿去了!」鴇兒再三地不受,毛四才言道:「李大爺賞給你的,你不取敢是嫌太少嗎?」鴇兒被毛四這麼一說,只得拾起銀子,謝了自成往後面去了。等到散席,已有三更多天氣。一盞燈料想自成必要留宿的了,哪裡曉得這天自成竟不住宿,和毛四說說笑笑地回衙中去了。
15 第二天的清晨,自成忽同毛四雇一乘青衣小轎,到一盞燈李氏家中,拖了李氏便走。鴇兒見不是勢頭,哭哭啼啼地攔住了門口,不放自成出去。自成大怒道:「你昨天晚上已收了俺的身價銀子,卻不許俺領人麼?」鴇兒吃了驚道:「昨日統共兩封,只五十兩銀子,李大爺說賞給我的,怎說是身價銀子了?」自成笑道:「俺不是官家子弟,豈有平白地賞你五十兩起來?你自己在那裡做夢!」當下不由分說,將鴇兒拉在一邊,迫著李氏上了轎,飛也似地去了。鴇兒哪裡舍得?待要出門去追,毛四上前勸住道:「這姓李的是野蠻種,你和他去計較,是占不著便宜的。
16 還是自認了晦氣吧!」鴇兒大哭道:「我半生仗著這義女為生的,現在給他強劫了去,叫我怎樣度日?」
17 毛四說道:「那也是沒法的事,你若再和他多說幾句,連那五十兩也要沒有著落了。」鴇兒聽說,怔了半晌,嘆口氣回到裡面,收拾起什物,垂頭喪氣地回揚州去了。
18 自成強娶了李氏,就在縣署旁租了一間房屋,給李氏居住。
19 縣役毛四,在娶李氏時,曾幫忙過自成,自成也很感激他。兩人的過從,越發比前莫逆了。但毛四對於李氏,本來不能忘情。
20 李氏又是個水性揚花的婦人,常常同毛四眉來眼去,引得個毛四心神不定,不時借著探望自成,暗中和李氏勾情。不到半個月功夫,毛四與李氏早打得火熱。只要自成不在家,毛四就悄悄地來和李氏相會。日子久了,自成已有些察覺,便半聾半癡地裝做不知道一般。毛四嫌偷偷摸摸地不暢快,密令書吏,將自成差往外省公幹。毛四和李氏兩個,好似夫妻樣的,天天雙宿雙飛。
21 及至自成公畢回來,客閑了沒幾天,又有什麼公事,要往山西去走一遭。自成雖不願意,只是不好違忤。從此自成在外的時候多,家裏終是毛四替他主持的。有一次上,自成奉差往蘭州。出得城來,想起了一把護身的腰刀忘在家中。其時盜賊蜂起,途劫很多,有些本領的人,行路都帶著器械自衛的。自成匆匆地回來,見大門不曾上閂。推得進去,裏面靜悄悄的,自成心疑,就躡手躡腳地到了內室。房門深深地閉著,房中卻有笑語聲。自成在門隙內一張,正見李氏和毛四擁在一塊兒,談笑飲酒。毛四一手執了酒杯,送到李氏的面前。李氏微微沾了櫻唇,便俯著粉臉,把香口中的酒、去送在毛四的嘴裡。兩人親密的狀態,真要艷羨煞人。李氏更是媚眼斜睨,瓠犀微露,那身軀兒軟綿綿的,倚在毛四的肩上。毛四勾著她的玉臂,嗤嗤地嗅個不住。李自成看了這種情形,不由地心頭火起,也不及打門,提起腳來只一腳,轟隆地一響,那房門直坍下來,嚇得李氏由毛四的肩上倒僕在椅中。毛四也不曾提防的,驚得連酒杯也摔在地上。這時自成也直搶入來,向壁上掣下那口腰刀,望毛四斫將過來。
22 毛四要避也避不去,急忙掇起一把椅兒,去架自成的刀。
23 誰知自成用力極猛,這一刀剁在椅上,把椅兒劈做了兩半。刀口順著勢下去,正好將毛四的左臂削去。毛四痛倒在地,身體亂滾。自成搶上一步,踏住毛四的胸脯,一刀戮在毛四的胸前。
24 尖刀透達背心,鮮血望上直冒,眼見得毛四已不活了。李氏嚇得花容慘白,跪著只是求饒。自成一面拉起李氏道:「俺已殺了毛四這廝,你且起來給俺侑酒。」
25 李氏見自成並無殺她之意,膽子就比前大了。這時做出一副柔媚的姿態,百般地奉承自成。
26 自成談笑歡飲,命李氏去了衣裙,又飲了幾杯,嘻笑調謔,備極綢繆。李氏以為自成忘了前嫌,漸漸地放肆起來。正在這當兒,驀見自成取過腰刀,獰笑著說道:「你喜歡和毛四尋樂,俺來成就你們的好事吧!」李氏未及回答,自成的刀尖,已搠入了李氏的下體,向上一挑,噗刺的一聲,把李氏倒削做兩半片了。自成殺了毛四和李氏,知道自己犯了罪戾,便打疊起細軟,一口氣奔出大門,直向甘肅奔走。
27 到了天色黃昏,已離城七十多裡了。這樣的曉行夜宿,不日到了甘肅。正值甘督王為國在那裏招兵。自成投效,為國愛自成勇猛,收做親隨。過不上幾個月,又擢督署護衛官。那時正嘉胤舉事,陜中饑民,大半響應。王嘉胤被曹文詔殺死,部眾星散。陜中鹽梟高迎祥,率鹽民抗稅,打死官兵二十餘民。
28 陜撫陳浩謨飭總兵梁廷棟往剿。迎祥聽得消息,招集鹽民準備抵抗。迎祥的侄兒高棲,是個陜中的孝廉,為人很有才智。迎祥就命高棲,在軍中策劃機務。這時高棲獻計道:「官兵遠來,如不殺他一個下馬威,一朝被他得勢,可就難破了!」
29 迎祥點頭,即著高棲去布置一切。
30 總兵梁廷棟,統著部下的一千五百名馬隊,並步隊三千,飛馳而來。當經過黃土岡時,游擊程枚諫道:「岡南樹林深密,須防賊人有埋伏。」梁廷棟笑道:「跳梁小醜,哪裡能有這樣的高見?你們只顧往前進行吧。」程枚不敢多說,便揮兵過岡,剛剛走得一半,猛聽得一聲號炮,賊兵分四路殺出。官兵不曾防備,慌得四處逃竄。梁廷棟聞前隊遇伏,喝令後隊緩進。兵士已走滑了腳,一時停止不住。待到聞令駐隊,忽然喊聲大起。
31 斜刺裏兩隊兵馬殺出,左有高棲,右有牛金星。廷棟急分兵迎戰。後隊兵馬又大亂起來,卻是高迎祥自引大隊賊兵殺到。官兵立腳不住,大敗而去。
32 梁廷棟雖是個久經疆場的宿將,到了此時,靠著他一個人鎮定,沒甚用處,兵士已不聽命令,各自抱頭亂竄。游擊程枚,戰死在亂軍中,梁廷棟見兵伍失律,喝止不住。賊兵又四面沖殺,只得下令退兵。高迎祥見官兵大隊移動,大叫軍士們速進。
33 高棲立在土岡上,搖旗指揮,霎那間賊兵似潮湧般過來。官兵自相踐踏,死者無算。牛金星領著一支人馬把梁廷棟圍在垓心,部將祖大壽高聲道:「主帥不要心慌,但隨末將殺出去就是。」當下大壽在前,廷棟在後,兩人左沖右突,正要殺出重圍,忽聽得一聲吶喊,兵士便厚了許多,一重重地休想殺得出去。
34 廷棟頓足道:「吾不聽程游擊的良言,此番性命不保了!」說畢拔出劍來,想要自刎。祖大壽忙奪住道:「主帥是三軍司令,今如一死,三軍無首,益發不成功了。」說時手指著高岡上的少軍道:「此人執旗指揮,圍困俺等,看俺先誅了他!」
35 於是拈弓搭箭,飄地一箭射去,不偏不倚,正中岡上的少年,便一個倒栽蔥,滾下岡子去了。賊兵沒了這扇旗兒指點,不知梁廷棟從哪一方殺出來,弄得頭緒毫無。
36 祖大壽乘著這空隙,護了梁廷棟殺開一條血路,往西北角上逃脫了。
37 高迎祥見廷棟逸去,鳴金收兵。牛金星擒住副將柳沈翰沈翰不屈,被迎祥所殺。
38 護兵又舁了高棲過帳,迎祥細看他的傷處,是一矢貫在腦門,勢已奄奄一息了。迎祥急命請醫療治。
39 醫士把箭簇拔去,高棲兩眼往上一翻,竟氣絕死了。迎祥因這次大勝官兵,都是高棲的策劃,高棲一死,迎祥好似喪了一只右臂,不覺感傷不止。那梁廷棟敗回,當然卸職聽勘。虧得巡撫陳浩謨,竭力替他保奏,才令祖大壽署了總兵,梁廷棟革職留任,帶罪立功。那高迎祥自敗了梁廷棟,聲勢大振,附近的流賊,都來歸順迎祥。
40 甘肅盜寇矮老虎,率黨羽三千人,在峰山一帶,據寨作亂。
41 官兵屢戰屢敗,甘督命李闖自成為統領,引勁卒五千,往剿矮老虎。自成果然猛勇,奈官兵都是未經戰陣的,一旦上陣,隊伍不齊,手足俱顫,被矮老虎大殺一陣,五千兵馬,只剩得兩千幾百名。自成知道兵敗,歸必見罪。因那時國家多事之秋,軍令嚴重如山,主將敗還決難保全首領。由這個緣故,自成和先行官高傑商議道:「如今兵潰喪師,回去不得了,橫豎是一死,不如領了所部,前去落草吧。」
42 高傑躊躇道:「咱有家屬在甘肅城中,甘督聞咱變叛,家眷定遭殺戮。」自成笑道:「那還來得及,乘此刻敗訊未曾到甘,你可悄悄地回去,連夜將家屬盜出,俺在這裡等候你就是。」高傑見說,真個去接了家眷,回至軍中。又向自成問道:「咱們現在去依誰好?」自成道:「俺有個舅父高迎祥,近據陜中,勢力浩大。俺們前去,萬無一失的。」高傑大喜,便和自成領了二千幾百名敗兵,往投迎祥。迎祥見自成勇壯,即授為右將軍,以張獻忠為左將軍。
43 這兩位惡魔,聚在一塊兒,一般地殺人不眨眼的。每到一處,不論人民軍官,不分玉石,一概殺戮。所以經過的地方,城市頓為丘墟。獻忠又喜放火,城池打破後,一邊搶劫,一邊四處放火,直燒得滿城通紅。男女老幼,痛哭的聲音,遠聞數里。
44 獻忠惡他們煩噪,下令閉門屠戳,闔城慘殺,見人便斫。殺到尸積如山,血流成渠。城中的河道,被人血濘住,水流盡赤,淤塞不通。獻忠策馬巡視,方才撫掌稱快。李自成攻城,終不及獻忠的迅速,往往落後。等得自成趕來,獻忠已殺得差不多了。
45 有一次上,獻忠進攻白水,自成在後監軍。獻忠領的鐵騎,趕起路來,和風馳電掣一般。白水縣尹陳悚,聞知賊兵到來,急令閉起四門。陳悚親自上城守御。怎奈城內兵少,獻忠攻城又力,不到半日,西門已破,陳悚墮城而死。獻忠率兵進城,正在大肆掠劫,放火焚燒。忽探子來報,監軍李自成離此只有十里了。張獻忠怒道:「咱拼死的把城攻下了,他倒來趁現成麼?」吩咐左右,把四門緊閉起來。。獻忠在城中,閉門搜殺,婦女有美貌的,就任意奸淫。
46 李自成領兵到了城下,見各門關著,大叫開門。城上獻忠的部將回說道:「張將軍有令,城內正在殺戮,不許有別的人馬進城,必待城中殺盡了,方可開門相納。」
47 李自成聽了,勃然大怒,便要令兵士攻城。牛金星在旁阻止道:「獻忠的部下,銳氣正盛,咱們仗他抵御官兵,也是不可少的。倘若和他翻臉,萬一他去助著官兵來與咱們作對,那不是自掇石頭壓腳嗎?」
48 自成聽了,覺得牛金星的話不差,就耐著氣守候。直至獻忠殺得城中男女老少,十去其八九了,才命左右開城放李自成的兵馬進來。從此自成和獻忠,不免生了一種意見了。
49 其時為崇禎五年,滿洲皇帝努爾哈赤已死,第八皇子太極繼位,轉眼是天聰六年了努爾哈赤,明天啟七年卒。明崇禎帝,以袁崇煥為邊關督師,抵御邊寇。副都督毛文龍,初在東江,部下有十萬多兵丁,實力很是不小。滿洲進兵寇邊,有毛文龍這一路兵力,著實受些牽制。哪裡曉得袁崇煥一到,第一步就要把毛文龍的兵丁改編。文龍因江東荒島,完全是自己獨立經營出來的,便有些不願意受崇煥的節制。
50 袁崇煥恨毛文龍藐視,將文龍賺入寨中,叱武士縛起來,立時斬首。毛文龍部下的兵丁,都替文龍抱著不平。就是邊民,也無不說毛文龍是冤殺的。崇禎只當沒有聽見,把江東毛文龍部解散。只為袁崇煥一些兒私憤,殺了副都督毛文龍,滿洲軍馬少了個牽制,遂得直寇邊疆,這也是明朝國亡的定數了。
51 這崇禎皇帝登基五年,外省的災異迭見,真是筆不勝書。
52 記得崇禎繼位的一天,半空中有聲,似雷非雷,又似炮聲,群臣無不驚懼!以新天子御極,大家嚇得不敢做聲。元年的四月,有大龍三條,在睢寧城外狠斗。龍血四飛,猶若紅雨,人民房屋,都飛往半空。這樣鬥了半天,一龍墮地,長數十丈,腥膻聞數里,龍身尚能轉動,澆水便跳躍不止。過了十多日,嗷叫自斃。人民割肉煎油,可以燃燈,光明勝常油十倍,但不能說是龍油,否則霹靂立時就要擊下來了。
53 又天津洪水暴發,水裡有高十丈的大人,穿著白衣,戴著白帽,形狀和廟裡的白無常似的,兩眼光芒四射,足大二尺,手巨如箕。頑童們把石塊投去,大人啾啾作聲。
54 過了三天,方沒入水中。又五月有大星出東方,周圍光耀十丈,大約如斗。黃昏出現,五更星忽化作五顆。變時有爆裂聲,火星四射,落在人民的屋宇上,就此火燒起來。後來那顆大星,竟一更變化一次,或一更變化兩三次。
55 每化一次,總得落些火星下來。一天那顆星驀地和雷般大響了。
56 要知那星怎樣作響,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7621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