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七十回

《第七十回》[View] [Edit] [History]

1 話說劉大人,這一天正坐堂,要將那未結的民詞判斷,忽見一婦人跪進角門,口內嚷:「冤屈呀,爺爺!」眾青衣一見,趕上前來,用手一齊往外推搡,說:「別嚷,別嚷!」那婦人那裡肯聽?只急得口中叫道:「要不叫我見官,我就要撞死在這了!」劉大人一見,公位上吩咐左右:「不必攔她,叫她來見我。」「是。」眾青衣答應,各自歸班。那婦人這才上堂,雙膝跪倒,座上的清官留神觀看。
2 清官座上留神看,目視伸冤告狀人:原來是個年殘婦,年紀大概有七旬。面皮蒼老相帶病,腔腔咳嗽跪埃塵。頭上罩定烏綾帕,藍布夾襖穿在身。腰系青布裙一件,她的那,竹枝放在一旁存。大人看罷開言問:「那婦人,有何冤枉對我云。」婦人聞聽爬半步,「青天」連連尊又尊:「若問民婦有何事,大人貴耳請聽明:民婦祖居江寧府,翠花巷內有家門。民婦夫主名李貴,早已去世命歸陰。膝下就只有一女,並無墳前拜孝根。女兒今年十九歲,可喜他,在我跟前盡孝心。並非民婦誇其女,樣兒本來見得人。只因民婦身得病,眼看不久見閻君。民女端姐行孝道,她對民婦把話云:她說奴聽街坊講,離咱家,三里之遙有座廟門,全都是,女僧焚修在廟內,聖水姑姑誰不聞?廟內出了一泉水,其名聖水效如神,遠年近日身得病,一喝就好不同尋。為兒今到廟中去,拜求聖水治娘親。民婦聞聽說不可,幼女如何進廟門?女兒說:此廟並非男僧廟,都是女僧把香焚。民婦也是盼病好,說道是:快去快來轉家門。民女聞聽將衣換,天有巳時去求神。只等到,一天一夜無音信,我女兒,想必路上遇強人。」劉大人,聽到此處忙插話說:「民婦留神聽我云。」
3 劉大人聞聽,在上面說:「那婦人住口。本府問你:你既知道幼女不該獨自上廟,就該求個老者街坊同去才是,為何叫你女兒獨自出門?這就是你的不是了。」民婦說:「回大人:我女兒要去的時節,小婦人也曾說過:你去求東邊的街坊王老伯一同去。我女兒聞聽,說:【母親,人家說聖水廟聖水姑姑有言在先,若有求水治病者,只許親丁前來,不許外人跟隨。
4 再者,不許男子進廟。】因此我女兒才獨自去。爺爺呀,只到如今日,整整三天了,想必是路上遇見強人,將我女兒搶了去了。望大人與民做主。」說罷,只是叩頭。
5 大人聞聽,心中暗自沉吟,說:「廟中莫非有什麼緣故?
6 不然,為什麼不叫男子入廟?再者,廟中乃是十方之地,大有隱情。此事必須如此這般,方知其情。」大人想畢,眼望民婦,開言說:「到後來怎麼樣?」兩旁青衣斷喝一聲,說:「快講!」
7 劉大人說:「你等不用威嚇於她。」「是。」青衣答應,一旁伺候。且說那婦人望上開言講話。
8 只聽老婦開言道:「大人留神在上聽:小婦人,懇求鄰居挨路找,又到廟中問影形,回來街坊告訴我,一路到廟並無蹤。我女兒,尸骨全無不知去向,民婦無奈到衙中。
9 望大人,可憐寡婦無倚靠,明鏡高懸照分明。」劉大人,一見民婦這光景,說道是:「不必著急要你聽,我問你:此廟尼僧有多少?來往施主有幾名?當家女僧怎麼樣?或是年老或年輕?你若知道從實講,快些說來莫消停。」民婦見問將頭叩,「大人」連連尊又稱:「民婦一概不知道,從無到過這廟中。」婦人言詞還未盡,有一名,青衣跪倒地埃塵。
10 只見有一名青衣,上前打千,說:「回大人:小人知道這廟中之事。小人的家離此廟不遠,這廟在南門外邊,西北角上,王家村北邊,座北向南。此廟共是五層,全是新近翻蓋的:頭層殿,供的是藥王;二層,供的是送子娘娘,龕前懸掛一個大金錢,聽見說打著金錢種子;三層殿供的是靈官。當家的尼僧,法號叫悟清,年有三十多歲,胖胖的,因她能汲聖水治病,軍民與她送了個號,叫聖水姑姑。手下徒弟有七八個,年紀嗎,都不過在二十上下。還有三個尼僧,年有五十多歲,可是廚房之僧。每逢初一、十五日,才叫男子進廟燒香,別的日子,只許婦女進廟。回大人:本來廟中的聖水靈應,無論是什麼病癥,一喝就好。再者,那些尼僧,佛法最嚴,輕易連山門也不出。」
11 劉大人聞聽,心中暗想,腹內說:「這件事,依本府想來,其中定有緣故。」大人想罷,將手一擺,那名青衣退去不表。
12 忠良眼望民婦。開言說:「也罷,本府暫且準你呈狀,待五天後,聽傳圓案。外面不必聲揚。快些去罷。」
13 清官座上開言道:「婦人留神要你聽:不必聲揚回家去,本府與你查訪明。」民婦聞聽忙答應,叩頭站起往外行。自去歸家不必表,單言忠良叫劉墉。大人一見民婦去,退堂翻身往後行。衙役三班將堂散,各歸家,也有伺候在衙中。不言公差外面話,且說大人往後行。登時來到書房內,祿兒慌忙獻茶羹,賢臣飲罷接去盞,吩咐看飯莫消停。
14 長隨答應往廚房去,不多時,捧盒托來手中擎。原來今朝是熱面,一碗倒有半碗蔥。連忙放在桌兒上,大人一見那消停。三碗熱面吃個凈,剩下點湯兒碗內盛。祿兒一見心暗恨,腹內說:「要想剩下萬不能!」賭氣將碗撤了去,回來與大人獻茶羹。大人眼望祿兒講:「你吃飯去,回來我還有事情。」內廝聞聽說「飯還早,窩窩頭兒還未蒸。王能那裡才做菜,白水加鹽煮大蔥。」
15 大人聞聽說:「既如此,你快去,把大勇叫來我有事情。」
16 大人說:「祿兒,你去把陳大勇叫進來,我有話對他講。」「是。」
17 長隨答應,轉身而去。不多一時,則見張祿在前,陳大勇在後,二人走進書房。祿兒一旁站立。陳大勇來至大人的跟前,打了千,說:「大人,叫小的麼?」忠良一見,說:「起來,起來。」
18 好漢聞聽,站起身來,在一旁伺候。大人扭項說:「祿兒,設一個座兒,叫他坐下。本府有話講。」「是。」內廝答應,慌忙設座。張祿眼望大勇,說:「大人叫你坐下呢。」好漢一見,哪敢怠慢?上前打了個千,說:「大人在上,小的焉敢坐?」忠良說:「無妨,只管坐下。」
19 這好漢,聞聽連忙將恩謝,這才坐下在下邊存。大人眼看英雄把話講:「好漢留神要你聽:本府傳你非別故,就是方才事一宗。李氏丟女這一案,依我想,廟中一定有隱情。必得本府親去訪,觀瞧廟中眾女僧。好漢隨我一同去,方能無事保安寧。若是訪著拿兇惡,我本府,提拔好漢爭前程。別要灰心朝後退,將來有日定高升。」大勇聞聽忙站起,說道是:「大人吩咐敢不遵!赴湯投火也願意,皆因為,恩官拖帶我與眾不同。」大人聞聽心歡喜,滿面添歡長笑容。
20 忠良與大勇說話之間,天有太陽平西。大人眼望張祿,開言說:「看飯。」張祿答應,轉身而去。眾公,為什麼大人這麼重待陳大勇?當面又賞他座,又賞他飯吃,這是什麼緣故呢?有一個緣故在內:陳大勇一來是科甲出身,又是個武舉的底子;二來又有本事;再者,劉大人雖然身做四品黃堂,天子的命官,理刑名,斷民詞,不過是仗著胸中的才學,推情問事,設法拿賊,這是他老人家的本等。再者,還有一說,設法擒賊,若不能拿,難道他老人家還親身去拿賊不成?斷無此理。所以他老人家才重待陳大勇,為的是好叫他盡心辦事。講了個「牡丹花雖好,還得綠葉扶持」。書裏言明。
21 且說張祿去不多時,則見他手托油盤,走進屋內,放在那八仙桌上,一樣一樣地擺開。都是些什麼菜呢?今日算是待人,自然比每日的菜飯體面些了:一盤子炒肉絲,一碗黃芽菜,一盤子生醬拌大蔥,一碗小豆腐,鬧了個兩盤子兩碗,還有昨日剩下的硬面餑餑,兩碗小米粥。劉大人開言說:「陳大勇,過來,咱倆吃飯。」好漢一見,又打了千,說:「謝大人的賞賜。」
22 這才坐在下面,一同起箸。不多一時,將飯用完。張祿將家伙撤去,獻上茶來。劉大人手擎茶杯,眼望好漢,開言講話。
23 清官座上開言道:「大勇留神你是聽:因為前堂一件事,丟女一案難判明。俗言說,為官不與民做主,枉受皇王爵祿封。可巧明日是十五,咱爺倆,假扮香客走一程。
24 聖水廟中瞧動靜,一定是,妖言惑眾哄愚氓。古語廟大必有險,其中一定有隱情。但得真情回家轉,定拿妖言惑眾人!」好漢答應說「正是,大人言語果高明。」說話之間天色晚,張祿慌忙點上燈。清官爺,吩咐大勇「歇著去,明日早起進衙中。」好漢答應說「知道」,退步翻身往外行。
25 大人這才安寢了,一夜無詞到早晨。張祿說:「請起大人將面凈。」吃茶已畢把衣更。此乃是,十月天氣不算冷,南邊不與北邊同。劉大人,紅纓帽兒頭上戴,山東皂鞋足下登。身上穿,繭綢薄棉袍一件,青布夾褂有窟窿。劉大人,改扮已畢剛坐下,忽聽那,大勇掀簾往裏行。但見他粗布鞋襪足下登。藍布襖袍穿一件,青布褡包系腰中。原來是個鄉民樣,手內還抱香一封。清官一見心大悅,眼望好漢把話云。
26 劉大人瞧見陳大勇走進門來,一旁站立。忠良帶笑說:「你來得正好。」扭項說:「祿兒,看飯來,吃了,我們爺倆好燒香去。」「是。」張祿答應,翻身而去。不多一時,全都端來,擺在桌上。大人一同好漢吃完,祿兒撤去家伙,獻上茶來。大人漱口已畢,站起身形,眼望大勇說:「咱們走罷。」「是。」好漢答應。忠良在前,大勇在後,張祿暗自把他們爺倆送出箭道的後門。祿兒關門,不必細表。
27 且說大人一同陳大勇,打背胡衕繞出江寧府的聚寶門,徑奔聖水廟大路而行。
28 大人走著開言叫:「大勇留神要你聽:要據本府推情想,廟中必有壞事情。既出聖水能治病,為何又,單叫婦人進廟中?每逢初一、十五日,才許男子把善行?求聖水,為何又分男共女?難道說,神聖心中有偏情?再者還有李氏女,取水不見影共蹤?你我少時將廟進,必要留神察訪明。但得消息回衙去,本府定拿做惡僧。與民除害方為本,不然枉受制度卿。」好漢回答說「正是,大人言詞果高明。」但已人多不很少,老少男女鬧哄哄。人人手內將香捧,說說笑笑往前行。這個說:「聖水姑姑多靈應,江寧一帶盡聞名。」那個說:「但要喝他一口水,一輩子不能把病生。」這個說:「前者在下長瘩背,半盅聖水就長平。」
29 那個說:「不瞞爺上別見笑,在下屁股長個疔,未從走道撅著走,要想見外萬不能。喝了聖水有半碗,就好咧,褲子沒脫就出恭。」這個說:「在下得了陽痿癥,要想行房萬不能,憑你什麼總不起,好像那,醉漢臥倒一般同。我妻子,今年倒有三十二,跟前並無子親生。我們商量取聖水,打發拙荊去至廟中。你說聖水真靈應,不多時,他就有孕在身中。大概也有十個月,養下一名小兒童,又白又胖又好看,臊死猶如少土形。」眾人聞聽一齊笑,大家邁步往前行。正走著,三里之遙來得快,則見那,古廟山林眼下橫。
URN: ctp:ws762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8.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