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五十九回合群力 同收青索劍從眾請 初試火靈珠

《第五十九回合群力 同收青索劍從眾請 初試火靈珠》[View] [Edit] [History]

1 二人商議已定,由輕雲將彌塵幡一展,化成一幢彩雲,直往二層妖洞飛去。剛要到達,離地還有數十丈,便見下面黑霧沉沉,將一座山洞完全罩住。轉眼之間,雲幢護著二人身體,業已穿過霧層,落在二層洞內一看,四外靜得一點聲息俱無。
2 二人見未被敵人覺察,忙將彌塵幡收起,暗持手內。英瓊原是熟路,悄聲將那已成化石的古樹穴指給輕雲,以備萬一脫身之用。然後輕悄悄照日前行經之路,仍由當中石室走了進去。
3 才一進門,便聽見側面一同石室有人歎息,英瓊側耳一聽,甚是耳熟。
4 一個道:「你說救星快來,怎麼還不見動靜?時機一過,沒活路了。」
5 英瓊探頭往裏,看出說話這人腳上頭下,倒懸空中。兩腳似被什麼東西綁住,卻又不見繩索痕跡。英瓊便要近前相救,輕雲自在成都辟邪村與玉清大師同居多日,對於旁門妖法已經知道不少。看出那兩個矮子被妖法禁制,倒吊室中,身旁定有妖法埋伏,防人援救。見英瓊毫不思索,便要走近,連忙拉住,悄悄對英瓊說了,叫她不可造次。
6 同時兩矮也看見英瓊同了一個仙風道骨的女子站在室外,忙喊道:「我們雖被妖屍用黑煞絲捆住吊起,身旁設有埋伏,但是並攔不住李仙姑的紫郢劍。只須用那紫光朝我兩人頭腳身側繞它一繞,便可破去。我們已和莊易商量好了,決計改邪歸正,助李仙姑盜溫玉斬妖。」
7 英瓊不俟二人把話說完,早指揮手上劍光,直往二人近身之處飛繞了兩圈。紫光影裏,果然看見百十條黑絲似斷線一般,滿室飄揚。
8 米、劉兩矮脫身之後,慌不迭地跑將過來說道:「那妖屍甚是機警,此時必因煉法將身絆住,如不快走,等他發覺,必然又用妖法移形換嶽,將我等困住。再用陰飆地火,化成齏粉,那時想走,便走不脫了。」
9 英瓊正想向他打聽袁星、莊易蹤跡,猛覺雙腳一軟,往下一沉,腳下的地平空直陷下去。同時陰風四起,鬼聲啾啾,黃霧綠煙一齊飛湧,紅火星似火山爆發一般往上升起。
10 輕雲本就時刻留神,一見不好,首先一手抓住英瓊,一手展動彌塵幡,往上升起。煙霧火星中,眼看足下成了一個無底火坑。
11 米、劉二矮猝不及防,哪裡存身得住,竟似彈丸飛墜,往下翻滾飛落。英瓊、輕雲一見,大動惻隱之心。連話都未及說,彼此不約而同地手中掐訣,返身往下飛沉。
12 彩雲飛墜中,降沒有二十多丈,早一人抓著一個,比電閃還疾,衝霄直上。英瓊百忙中注視下面,忽見一朵火花一閃,往腳底衝上。耳旁又聽怪聲,那妖屍突地從地穴下面現身追上,睜著一雙黃綠不定的怪眼,張開滿嘴獠牙。手拿著一面妖幡,一手掐訣,那五色焰火似春潮一般,往上衝來。
13 且喜那焰火挨近彩雲,全都消滅。英瓊再抬頭往上一看,不禁大吃一驚。
14 就在彩雲下沉之際,雖然時光不及分晷,上面適才裂開的地穴,突又四面合將攏來,眼看只剩二尺寬的隙口。下面是無邊無底的火焰地獄,上面地殼又將包沒,如何不急。
15 英瓊剛要將紫郢劍飛出手去,猛聽嚓嚓連聲,身子已在彩雲保護中穿出地面。再看下面,石塊如粉,已將地殼包沒,真個是危機一髮,少遲便未必能夠脫身。
16 這時石室業被妖法震裂,二人便駕著彩雲,提著米、劉二矮,穿透黑氛,直往空中飛去。到了兔兒崖落下,米、劉兩矮先謝了救命之恩。
17 英瓊問起袁星,才知袁星被擒以後,幾次逃脫,都為不捨那兩口寶劍,想要一同盜走,最後仍被那羊面妖人擒住。妖屍谷辰因主幡短一靈獸真魂,決定用袁星作主幡元神。如今袁星同莊易俱被妖屍困入地穴,業已二日。
18 說著,二人忽然跪了下來,說雖然身在旁門,業已洗手多年。這回偶因一時貪心,幾蹈不測。算出此次雖得僥倖脫難,因為以前造孽太多,魔劫還重,非歸入正教門下,跟著廣積功行,不能免禍。看出英瓊一身仙根仙骨,前程遠大。並不一定要求傳授,只望作為驅遣的奴僕。除了妖屍時,望代他們奪回已失的幾件法寶、和他們所煉的護命元丹。
19 英瓊正為袁星之事愁煩,一則念他二人前次在妖穴兩番提醒之功;二則又不忍見他們身遭慘死;三則想得一點虛實,才奮勇冒險將他們救出。
20 英瓊又不便伸手相扶,不禁著起急來道:「你兩人真是胡鬧!我在峨嵋不但所學有限,為時不多,而且許多年長功深的同門,並無一人收徒。何況你二人雖在旁門,俱是得道多年,又是男的,我怎能違了教規,做你們的主人師父?萬萬不可。」邊說邊往側面避開。
21 米、劉二矮仍不起來,一味哀求說:「仙姑來歷我等已早聞傳言,非比尋常。又從卦象上看出,主人如不收容,我們早晚必遭橫死。我等情願立下重誓,永歸正教,只求收為奴僕,托庇門戶。也不敢隨主人廁居仙府,但求事完帶往峨嵋,我們另在附近擇地潛修,不奉呼喚,也不妄與主人相見。
22 「有事驅遣,再命我二人前去,豈不可以兩全?雕、猿畜類尚蒙主人收留,何況我等。」無論如何懇切陳詞,英瓊只是一味躲閃。
23 二矮忽然對使了個眼色,一陣旋風,似走馬燈一般將英瓊圍住,跪拜哭求起來。
24 輕雲本就見二矮生相奇特,又見英瓊受窘,不禁好笑。
25 英瓊被迫不過,倏地秀眉一聳,說道:「我一肚皮愁煩,你二人卻如此糾纏,真悔適才誤救了你們。再不起來,休怪我下絕情了!」說罷,手一揚,將劍光飛出,指著二人。
26 英瓊原是想將二人嚇退,誰知出手快了一些,二矮又是十分情急,不曾留神躲避。紫光照處,只聽「噯呀」兩聲。英瓊一見不好,忙將劍光收起時,二矮已雙雙倒於就地,鮮血淋漓。
27 英瓊連忙同輕雲近前一看,一個削落半截手臂,一個將頭髮削去大半,頭皮也削去一層,痛暈過去,好生過意不去,忙著便要取靈丹出來救治。
28 輕雲早看出二人受傷不重,一多半是用幻術打動英瓊憐憫。一則因來時有靈雲吩咐;二則代米、劉兩人設想,也是旁門中得道多年有數人物。只為脫劫心切,情願為一女子奴僕,可見修行委實不易,早動了惻隱之心。
29 這時見英瓊為難,樂得覷便成全,輕雲便說道:「瓊妹你忘了臨來時大師姊傳掌教夫人法旨麼?三英二雲,獨你根厚,日後光大門戶,險難正多,不比旁人,需多要幾個助手。這兩人如此存心,也非偶然。人家為做你門人,落得受了重傷,你還不屑答應麼?」
30 英瓊著急道:「你怎麼也幫著說情?你看他兩人生相和以前行為,漫說教規有礙,我也不敢當此大任,保他們將來。如說助我盜玉有功,向善心切,我情願遇見機會,盡力量幫助他們,不是一樣,何必非做我徒弟奴僕不可?」
31 輕雲道:「緣有前定,由不得你。你如再為難,不妨和他們說明,須等事完回山,稟過大師姊,問了諸同門,再定可否。他二人俱是旁門,被你仙劍所傷,不易痊可。我曾從玉清師太學了一點旁門法術,你如依得,我情願成全他們,將傷治好。否則成了殘廢,你又不收人家,孽由你造,我可不管。」
32 英瓊經輕雲再三勸說,只得勉強應允。
33 輕雲才含笑過來,只取了兩粒靈丹,在二人傷處各按一粒,口中念念有詞,喊一聲:「疾!」二人應聲而起,先向英瓊叩完了頭,又謝了輕雲成全之德。
34 英瓊一看地上血跡雖在,二矮傷處卻是好好的,任何仙丹,也無此快法,才知上了人家的當。既已答應,不便反悔,埋怨了幾句,輕雲只含笑不答。
35 米、劉二矮卻是垂手侍立,非常恭敬。
36 英瓊因知袁星被困地穴,除了制伏妖屍,萬難入內,只得先商議尋劍之事。
37 二人正在商議之間,英瓊一眼瞥見米、劉二矮站在洞門口邊交頭接耳,低聲細語。神雕在洞外,也不住長鳴。
38 英瓊對這兩人本是無可奈何,暫時將他們收下,並非出於心願。一聽神雕鳴聲有異,出洞一看,夕陽偏西,松林晚照,四外靜蕩蕩的,悄沒一些聲息。回頭見二矮仍在低語不休,越發起了疑心。
39 正待開言喝問,二矮已走近身側,劉矮躬身說道:「弟子等蒙恩收錄,異日超劫有望,只是寸功未立,難邀主人及各位仙長信任。弟子昨晚見寶氣上燭重霄,知青索劍所在位置。偶聽主人與周仙姑商量取劍之事,不知是否此劍?當初長眉真人原為此劍未煉到火候純熟,非常野性,極難駕馭。所以才將它封鎖地肺之內,受地底水火風雷晝夜淬煉,迴圈不息。
40 「此劍一出地面,便有千百丈精光,照耀天際。幸是此山有石處太多,不然,此劍早已出土飛去。須要預先有人深入地肺,取了劍囊,由後追趕。上面更須有劍術極精之人,還得用四五口極好仙劍攔堵。那劍異常靈通,待飛回故道,必入劍囊,再一用峨嵋本門收劍口訣即可。
41 「當日我等探尋寶氣來源,發現長眉真人遺偈,參詳後,知道此劍如此難收,自知能力不濟,恐求榮反辱,所以不敢下手。那劍囊現時仍在那深壑岩縫之中,弟子等雖有入地之能,只是還有長眉真人封鎖,非有本門解法,不能近前。如果今晚趁妖屍入定之時,弟子等前去取得劍囊,照適才所言行事,必能成功。」
42 英瓊聞言,方在半喜半疑,沉吟不語。
43 輕雲早看出二矮雖在旁門,並非凡士,所說真誠,亦無虛假。便代答道:「你二人如此誠心,異日必蒙教祖嘉許。至於收劍一層,我們事前已有掌教夫人傳諭,到時自有安排。惟獨你們所說劍囊,甚關緊要。你二人既有入地之能,等到今晚,看準寶劍穿行所在,由我們親身保護爾等前去。
44 「此乃入門第一件奇功,你二人所受艱苦不少,須要格外仔細。我再給你二人靈丹數粒,以防地氣中人。」說罷,取出四粒丹藥,分給二矮。
45 二矮連忙稱謝,接過道:「弟子等當初所煉旁門左道,原善於在地下潛形遁跡,尋常陰寒卑濕惡毒之氣,已是不能侵害。可惜此山石質太多,寶劍穿行範圍恐怕不大,稍覺費事。更恐時久,有些窒息,無處吸引清氣。有此靈丹,更無妨害了。」
46 四人一陣問答,時光易過,不覺到了黃昏。出洞一看,神雕不知何時他往。
47 六月白晝甚長,夕陽雖已沒入崦嵫,遠方天際猶有殘紅,掩映青旻。近處卻是瞑煙晚霧,籠冪林薄,歸嶺閑雲,自由舒捲。時當下弦,一輪半圓不缺的明月,掛在崖側峰腰,隨著雲霧升沉,明滅不定。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因風碎響,與澗底流泉彙成音籟。
48 惟獨莫干寶光,深藏地肺,渺難追探;不似豐城劍氣,上射穹霄,可以跡象。眾人看了一會,忽然風起雲湧,彌漫全山,月光底下,仿佛銀濤。又和那晚英瓊所見一樣,濃雲廣覆,寶光劍氣,更難尋覓。漫說李、周二人覺與二矮所言不對,連二矮也自驚奇。
49 劉裕安說道:「那劍光只初發現時最盛,光華上燭,就是俗眼,也不難窺見。第二日只在西南方現得一現,便被雲遮。本山常起雲霧,雖是時隱時現,但是像適才那樣清明景象,應無不見之理。」
50 輕雲雖知飛劍傳書仙諭,不會落入外人之手,聽二矮一說,也覺可慮。
51 正想命二矮去探劍囊在否,忽聽一聲雕鳴,神雕從半峰腰上穿霧摩雲而來。英瓊剛要問牠適才到哪裡去了,神雕業已近前落下,口中銜著一封柬帖。
52 英瓊取過一看,上面寫著:「青索劍明日正午出世,妖屍明晚子時妖法煉成。因為自恃窮凶,一意孤行,急於飛遁,不俟庚辰正日,便行舉動。各人仍照已定之策,明日午前前往奧區仙府,自有能人相助。得劍以後,稍微練習純熟,一齊飛往妖穴深處,有此兩劍合璧,便能護身無礙。那溫玉掛在妖屍胸前,妖屍一斬,急速用彌塵幡罩住妖屍,以防他變化元神搶走。」
53 周、李二人正看之間,忽見西南遠方,相離數十里之間,果然有一團青氣,穿出雲霧之上,緩緩往前移動,轉眼消逝。
54 劉裕安道:「弟子等日前所見,較此還要明亮,不知何故?」
55 周、李二人才將柬帖與他二人看了,料知明日便可告成功,心中甚喜。因二矮說那劍既是明午出土,恐來不及,須要早些前去,取那劍囊,照計而行。
56 當下仍留神雕守洞,四人站在一起。英瓊原本去過,展動彌塵幡,直飛昔日生朱果的深壑之中落下。二矮以前曾用許多心機探尋,更是輕車熟路。先尋到一個岩凹之內,將石上遺偈與周、李二人看了,果與所言相符,便由二矮自去進行。
57 因離妖穴太近,恐防呆得時候久了,驚動妖屍。便用彌塵幡同轉兔兒崖,決計當晚不再前往妖穴,養氣凝神,靜等明日午前,趕往奧區仙府,尋著相候之人,先取那口青索劍。
58 時光易過,不覺到了巳時。英瓊主張不用彌塵幡,駕了神雕先去,兩翼翔雲,一會到了岩穴前面落下。
59 時金蟬已早在半路相候,迎接下去,與嚴人英、笑和尚相見,互說經過。
60 人英因為醉道人事前有話,先時見了輕雲,未免神態不寧。談了一陣,因見為時無多,那劍又該歸輕雲所有,只得忸怩對輕雲說道:「小弟來時,奉有師命,原有柬帖一封,面交師姊。小弟只知上面寫有取劍之法,不過家師曾說此信只可令師姊一人觀看罷了。」
61 說罷,躬身正色,將柬帖取出,放在身旁石上。
62 輕雲原本心內有病,連忙拾起,走向旁邊一看,不禁臉上紅了又紅。轉身對人英說道:「醉師叔柬上說,師兄已知收劍之法,就請師兄吩咐,相助妹子成功吧。」
63 人英道:「師姊原是主體,目前尚少一人相助,不知會不會有差錯?時機已到,我們先到外面指定的地方商量,以防萬一。」
64 金蟬忍不住答道:「嚴師兄,先前問你怎樣取劍,你不願說。如今又和周師姊對打啞謎,說什麼還缺少一個人。莫非以我們五人之力,還不行麼?」
65 說時,五人正往外走,忽見外面一道烏光,一閃而過。
66 人英驚呼道:「那口仙劍在這裏了!」一言甫了,大家全以為青索仙劍出世,紛紛駕起劍光飛出。
67 英瓊在後面,先未聽清,及至隨了眾人飛出一看,烏光斂處,現出一個青衣少年,正是那被困妖穴的莊易,連忙喚住眾人,分別引見。
68 莊易急匆匆在地上寫出時辰已到,速照仙柬所言行事。
69 輕雲忙請人英領到那日金蟬、笑和尚第一次發現的洞中,說道:「莊道友來,恰好足了人數。現在就請莊道友和笑師兄、嚴師兄、瓊妹分守四角。如見仙劍出土,急速攔住,再由瓊妹用紫郢劍去逼它回轉。那時我已從二矮手內取過劍囊,用本門收劍之法,引它歸鞘。」
70 那洞原本甚大,眾人分配已畢,才將方位站好,便聽地下隱隱起了異吼。眾人俱都聚精會神,目不旁瞬,覷準柬帖所指之中心處。
71 眾人一聽地下聲音越吼越近,一聲招呼,除英瓊,餘下四人各將劍光飛起。烏光、銀光與金蟬、笑和尚霹靂雙劍的紅紫光華,連結成一團異彩光圈,照眼生輝,籠罩地面。
72 不一會,地皮震裂,漸有碎石飛起。英瓊也連人帶劍,化成一道紫虹,飛貼洞頂,注目下視。頃刻之間,石地龜分,裂紋四起,全洞石地喳喳作響。
73 忽然轟的一聲大震,洞中心石地粉碎,宛似正月裏放的火花一般,四下飛散,地下陷了一個大洞。砂石影裏,一條形如青虯的光華,離土便要往洞外飛騰。
74 當門一面,正是莊易、嚴人英,一道烏光,一道銀光,如銀龍黑蟒,雙絞而上,攔住去路。只幾個接觸,便覺不支。恰好笑和尚、金蟬二人的霹靂劍也轉瞬飛來,才行敵住。四口仙劍,糾纏這道青光,滿洞飛滾了好一會。漸漸青光越來越純,也不似先時四下亂飛亂撞,急於逃遁。
75 輕雲也飛身入穴,從二矮手中取來劍囊,估量時候已到,喊一聲:「瓊妹還不下手!」
76 英瓊早等得不甚耐煩,聞言指揮紫郢劍飛上前去。才一照面,青光倏地在空中一個大翻滾,大放光華,掙脫原來四口飛劍,撥轉頭便往原來地穴飛去。
77 輕雲正用自己飛劍護著全身,口誦真言,使用收劍之法。一見青光飛來,方要手舉劍囊,收它入鞘,猛覺一股寒氣,疹人毛髮,竟將自己劍光震開。剛喊得一聲:「不好!」幸而人英飛劍追來,一見輕雲危急,不顧利害,飛身與劍合一,直穿過去。
78 英瓊劍光也同時飛到,兩下一合,將青光壓住。輕雲才覺站定,六人五道劍光,緊逼著這道青光緩緩歸鞘,入了劍囊,才行停手。
79 大功告成,輕雲自是心喜。因為急於要用此劍去盜玉除妖,一切都顧不得談。先回人英洞內,尋了間石室,請大家在室外守護,以防不測。獨自在室內,用峨嵋心法煉氣調元,身與劍合,一俟純熟,便可前往除妖奪玉。
80 那口青索劍也真奇怪,先時那般神妙莫測,夭矯難制。一經用了峨嵋本門心法,收劍歸鞘之後,便即馴服。輕雲入門較久,功夫頗深,因知此劍非比尋常,仍是絲毫不敢大意。
81 輕雲先將真氣調純,誦完口訣,二目聚精會神,覷定劍柄。謹謹慎慎,運氣吐納,直到那劍順著呼吸,出入劍囊。青光瑩瑩,照得眉髮皆碧,了無異狀。輕雲才敢放心大膽,將劍收起,凝煉先天一氣,指揮動靜。
82 不消個把時辰,雖還不能身劍相合,已是運用隨心。待練到黃昏過去,居然可以馭劍飛行。輕雲便駕著劍光出室,滿洞遊行了一轉,才收去劍光,落下與諸同門相見。
83 英瓊對輕雲道:「這位莊道友被困妖穴,業已數日。幸有青囊仙子華仙姑,早已預料到此,埋伏在二洞前面古樹穴內。眼看時辰快到,乘妖屍閉目入定,倏地冒著百險,隱身上前,搶了莊道友逃出。如今妖屍計算干支,除了今夜子時勉強可用外,餘者便非等庚辰正日不可,否則便不能得天地交泰之氣,妖幡靈效更差。我們時間不足一個整日,所幸師姊功夫如此深純,煉得這般快法,真是難得。」
84 輕雲道:「全仗諸位師兄妹道友相助,先免去收劍時難關。再說教祖仙劍不比尋常,原是本門之物,一經收伏,自能運用。你得那口紫郢劍,不是比我更易嗎?」
85 金蟬道:「仙劍合璧,本門光大,妖屍授首在即。先時李師妹那般著急,如今正該早些前去除妖奪玉,也省得袁星多受許多罪,怎麼大家都說起閒話來了?」
86 英瓊道:「大家都說我性急,小師兄竟比我還要性急。你沒見適才莊道友所寫華仙姑的話,須在妖屍、妖道行法之時前去,乘妖屍入定,下手奪玉,比較要容易些麼?」
87 英瓊見笑和尚總是悶悶不語,便笑問道:「聽說師兄得了一粒寶珠,何妨取出來大家鑒賞一回?」
88 笑和尚道:「再休提這粒珠子,我如非一時貪心,尚不致惹出這般大禍,將多年辛苦煉成無形仙劍,成了頑鐵。此珠雖在身旁,因尚未除去妖物,將珠獻過家師過目。一則不知用法,二則有些悔恨,實不願取出來賞玩。日前只蟬弟強著看了一次,不看也罷。」
89 輕雲道:「師兄休要心中難受,那無形仙劍乃是苦行師伯獨門傳授,不同尋常寶劍。任何靈物一樣要受災劫,才成正果。聽家師說,三仙二老以及各位前輩所用鎮魔之劍,哪一口不經幾回災劫,才到今日地步。何況靈氣未失,本元尚在,稍費功夫,必比以前還要神妙。
90 「倒是這粒寶珠,委實非比尋常,異日一經苦行師伯祭煉,化邪寶為靈物,足可照耀天地。上次在凝碧仙府未及鑒賞,還請取出,我等一開眼界如何?」
91 笑和尚本來見了女子不善應答,被周、李二人相繼一說,雖不甚願意,不便再為拒絕,只得說道:「此珠我尚不會應用,不過早年隨家師學了一些藏光晦影的障眼法兒。因見此珠精光上燭九霄,自知本領不濟,恐啟外人覬覦,特地將它收入寶囊,將光華用法術封閉。如就這樣觀看,只是一顆鵝蛋大小的紅珠,並無什出奇之處。如要看它原形,須稍費一些事罷了。」
92 說罷,從僧袍內先取出一個形如絲織的法寶囊,然後把那粒乾天火靈珠取將出來,請大家觀看。
93 眾人圍攏前去一看,那珠果有鵝蛋大小,形若圓球,赤紅似火,攤在笑和尚掌上,滴溜溜不住滾轉,體積雖大,看去卻甚是輕靈,餘無他異。
94 英瓊好奇道:「能否請師兄將法術解去,看著光華如何?」
95 笑和尚答道:「此珠自經那日在東海當著諸葛師兄封閉寶光之後,雖與蟬弟看過,並未顯露寶光。妖穴密邇,一旦被妖屍警覺,豈不有了麻煩?」
96 英瓊說:「此洞深藏壑底,寶珠雖然靈異,光華豈能穿山貫嶽而出?」
97 金蟬也因以前未見此珠靈異之處,從旁力請。
98 笑和尚無奈,答道:「我此時正當背晦,還是謹慎些好。我這寶囊乃是家師採集東海鮫絲,轉托嚴師兄的令祖姑用神女梭織成,經過法術祭煉,專一收藏異寶。另有一根鮫絲絛,繫在頸間,一經藏寶入囊,不但不會遺失,外人也休想奪去。既是諸位同門道友執意要看,好在離除妖還有兩個時辰,待我將它先收好了再看,也是一樣。」
99 笑和尚先將火靈珠收放囊內,手持囊頸,盤膝打坐,口誦真言。約有頓飯時頃,漸漸囊上發出一團紅光,照得滿洞皆赤,人都變成紅人。寶囊原極稀薄透明,先還似薄薄一層層淡煙,籠著一個火球。
100 頃刻之間,光華大盛,已不見寶囊影子,仿佛一個赤紅小和尚,手擎著比栲栳還大的火團一般。除了金蟬一雙慧眼,餘人俱難逼視。
101 大家齊聲稱讚了一會,笑和尚正要施展法術,封閉寶光。英瓊猛聽洞外神雕連聲鳴嘯,心中一動,喊聲有警,便駕劍光飛出洞去。寶光果然上透崖頂,把天紅了半邊,星月都映成了青灰色。再循聲一看,山北面一道黃光,如電閃星馳般飛走,神雕展開雙翼,正在追趕。
102 英瓊知有妖人窺探,哪裡容得,忙駕劍光追上前去。身還未到,神雕已先追臨切近,那黃光倏地回頭朝神雕飛來。英瓊見這道黃光與那日妖洞道童所用雖是一樣路數,光華卻強盛得多。恐神雕有失,手指處,紫郢劍飛迎上去。
103 後面眾人也隨後追到,紛紛將劍光祭起。還未近前,黃光已被英瓊紫光絞個粉碎,化成百十點金星四散。再尋那行使飛劍之人,已經不知去向。
104 英瓊聽神雕隨著落下,還在叫喚,過去一看。原來鋼爪之下,還緊緊抓著一個妖人,神氣業已奄奄待斃。英瓊認出是那日所見羊面妖人的徒弟,正要接過來問。莊易連忙搶上前去,口誦禁法,從身旁取出一根絲絛捆好。提在手上,不使沾地,與眾人比了比手勢。
105 輕雲想起那日被他掙逃,明白用意,知道小妖人曾借土遁逃走,便和眾人說了。那道童先是裝死,後知識破機關,決難活命,不住口大罵,尤其把莊易罵了個淋漓盡致。眾人問他話,也不言語。金蟬恨他不過,順手一個嘴巴,連門牙打掉了好幾個,他仍是罵不絕口。
106 這時笑和尚也收了寶珠飛來,見他拼死大罵,過來說道:「你好好招出實情便罷,否則你想好死,且不能呢!」說罷,將手一指,使用佛門降魔鎖骨縮身之法,那道童立刻覺著周身又疼又癢,骨髓奇酸,實在禁受不住。
107 道童忙喊:「快請住手!我說就是。」
108 金蟬問:「你來此何意?」
109 道童道:「我名杜遠,適才忽見此處紅光燭天,知是一種修煉千年的精怪內丹。師父命我和師兄甄柏來看。」
110 眾人一聽還逃走了一個,少不得回去報信,已經打草驚蛇,多數主張就此前往。
URN: ctp:ws7640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