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五十九回合群力 同收青索剑从众请 初试火灵珠

《第五十九回合群力 同收青索剑从众请 初试火灵珠》[View] [Edit] [History]

1 二人商议已定,由轻云将弥尘幡一展,化成一幢彩云,直往二层妖洞飞去。刚要到达,离地还有数十丈,便见下面黑雾沉沉,将一座山洞完全罩住。转眼之间,云幢护著二人身体,业已穿过雾层,落在二层洞内一看,四外静得一点声息俱无。
2 二人见未被敌人觉察,忙将弥尘幡收起,暗持手内。英琼原是熟路,悄声将那已成化石的古树穴指给轻云,以备万一脱身之用。然后轻悄悄照日前行经之路,仍由当中石室走了进去。
3 才一进门,便听见侧面一同石室有人叹息,英琼侧耳一听,甚是耳熟。
4 一个道:「你说救星快来,怎么还不见动静?时机一过,没活路了。」
5 英琼探头往里,看出说话这人脚上头下,倒悬空中。两脚似被什么东西绑住,却又不见绳索痕迹。英琼便要近前相救,轻云自在成都辟邪村与玉清大师同居多日,对于旁门妖法已经知道不少。看出那两个矮子被妖法禁制,倒吊室中,身旁定有妖法埋伏,防人援救。见英琼毫不思索,便要走近,连忙拉住,悄悄对英琼说了,叫她不可造次。
6 同时两矮也看见英琼同了一个仙风道骨的女子站在室外,忙喊道:「我们虽被妖尸用黑煞丝捆住吊起,身旁设有埋伏,但是并拦不住李仙姑的紫郢剑。只须用那紫光朝我两人头脚身侧绕它一绕,便可破去。我们已和庄易商量好了,决计改邪归正,助李仙姑盗温玉斩妖。」
7 英琼不俟二人把话说完,早指挥手上剑光,直往二人近身之处飞绕了两圈。紫光影里,果然看见百十条黑丝似断线一般,满室飘扬。
8 米、刘两矮脱身之后,慌不迭地跑将过来说道:「那妖尸甚是机警,此时必因炼法将身绊住,如不快走,等他发觉,必然又用妖法移形换岳,将我等困住。再用阴飙地火,化成齑粉,那时想走,便走不脱了。」
9 英琼正想向他打听袁星、庄易踪迹,猛觉双脚一软,往下一沉,脚下的地平空直陷下去。同时阴风四起,鬼声啾啾,黄雾绿烟一齐飞涌,红火星似火山爆发一般往上升起。
10 轻云本就时刻留神,一见不好,首先一手抓住英琼,一手展动弥尘幡,往上升起。烟雾火星中,眼看足下成了一个无底火坑。
11 米、刘二矮猝不及防,哪里存身得住,竟似弹丸飞坠,往下翻滚飞落。英琼、轻云一见,大动恻隐之心。连话都未及说,彼此不约而同地手中掐诀,返身往下飞沉。
12 彩云飞坠中,降没有二十多丈,早一人抓著一个,比电闪还疾,冲霄直上。英琼百忙中注视下面,忽见一朵火花一闪,往脚底冲上。耳旁又听怪声,那妖尸突地从地穴下面现身追上,睁著一双黄绿不定的怪眼,张开满嘴獠牙。手拿著一面妖幡,一手掐诀,那五色焰火似春潮一般,往上冲来。
13 且喜那焰火挨近彩云,全都消灭。英琼再抬头往上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14 就在彩云下沉之际,虽然时光不及分晷,上面适才裂开的地穴,突又四面合将拢来,眼看只剩二尺宽的隙口。下面是无边无底的火焰地狱,上面地壳又将包没,如何不急。
15 英琼刚要将紫郢剑飞出手去,猛听嚓嚓连声,身子已在彩云保护中穿出地面。再看下面,石块如粉,已将地壳包没,真个是危机一发,少迟便未必能够脱身。
16 这时石室业被妖法震裂,二人便驾著彩云,提著米、刘二矮,穿透黑氛,直往空中飞去。到了兔儿崖落下,米、刘两矮先谢了救命之恩。
17 英琼问起袁星,才知袁星被擒以后,几次逃脱,都为不舍那两口宝剑,想要一同盗走,最后仍被那羊面妖人擒住。妖尸谷辰因主幡短一灵兽真魂,决定用袁星作主幡元神。如今袁星同庄易俱被妖尸困入地穴,业已二日。
18 说著,二人忽然跪了下来,说虽然身在旁门,业已洗手多年。这回偶因一时贪心,几蹈不测。算出此次虽得侥幸脱难,因为以前造孽太多,魔劫还重,非归入正教门下,跟著广积功行,不能免祸。看出英琼一身仙根仙骨,前程远大。并不一定要求传授,只望作为驱遣的奴仆。除了妖尸时,望代他们夺回已失的几件法宝、和他们所炼的护命元丹。
19 英琼正为袁星之事愁烦,一则念他二人前次在妖穴两番提醒之功;二则又不忍见他们身遭惨死;三则想得一点虚实,才奋勇冒险将他们救出。
20 英琼又不便伸手相扶,不禁著起急来道:「你两人真是胡闹!我在峨嵋不但所学有限,为时不多,而且许多年长功深的同门,并无一人收徒。何况你二人虽在旁门,俱是得道多年,又是男的,我怎能违了教规,做你们的主人师父?万万不可。」边说边往侧面避开。
21 米、刘二矮仍不起来,一味哀求说:「仙姑来历我等已早闻传言,非比寻常。又从卦象上看出,主人如不收容,我们早晚必遭横死。我等情愿立下重誓,永归正教,只求收为奴仆,托庇门户。也不敢随主人厕居仙府,但求事完带往峨嵋,我们另在附近择地潜修,不奉呼唤,也不妄与主人相见。
22 「有事驱遣,再命我二人前去,岂不可以两全?雕、猿畜类尚蒙主人收留,何况我等。」无论如何恳切陈词,英琼只是一味躲闪。
23 二矮忽然对使了个眼色,一阵旋风,似走马灯一般将英琼围住,跪拜哭求起来。
24 轻云本就见二矮生相奇特,又见英琼受窘,不禁好笑。
25 英琼被迫不过,倏地秀眉一耸,说道:「我一肚皮愁烦,你二人却如此纠缠,真悔适才误救了你们。再不起来,休怪我下绝情了!」说罢,手一扬,将剑光飞出,指著二人。
26 英琼原是想将二人吓退,谁知出手快了一些,二矮又是十分情急,不曾留神躲避。紫光照处,只听「嗳呀」两声。英琼一见不好,忙将剑光收起时,二矮已双双倒于就地,鲜血淋漓。
27 英琼连忙同轻云近前一看,一个削落半截手臂,一个将头发削去大半,头皮也削去一层,痛晕过去,好生过意不去,忙著便要取灵丹出来救治。
28 轻云早看出二人受伤不重,一多半是用幻术打动英琼怜悯。一则因来时有灵云吩咐;二则代米、刘两人设想,也是旁门中得道多年有数人物。只为脱劫心切,情愿为一女子奴仆,可见修行委实不易,早动了恻隐之心。
29 这时见英琼为难,乐得觑便成全,轻云便说道:「琼妹你忘了临来时大师姊传掌教夫人法旨么?三英二云,独你根厚,日后光大门户,险难正多,不比旁人,需多要几个助手。这两人如此存心,也非偶然。人家为做你门人,落得受了重伤,你还不屑答应么?」
30 英琼著急道:「你怎么也帮著说情?你看他两人生相和以前行为,漫说教规有碍,我也不敢当此大任,保他们将来。如说助我盗玉有功,向善心切,我情愿遇见机会,尽力量帮助他们,不是一样,何必非做我徒弟奴仆不可?」
31 轻云道:「缘有前定,由不得你。你如再为难,不妨和他们说明,须等事完回山,禀过大师姊,问了诸同门,再定可否。他二人俱是旁门,被你仙剑所伤,不易痊可。我曾从玉清师太学了一点旁门法术,你如依得,我情愿成全他们,将伤治好。否则成了残废,你又不收人家,孽由你造,我可不管。」
32 英琼经轻云再三劝说,只得勉强应允。
33 轻云才含笑过来,只取了两粒灵丹,在二人伤处各按一粒,口中念念有词,喊一声:「疾!」二人应声而起,先向英琼叩完了头,又谢了轻云成全之德。
34 英琼一看地上血迹虽在,二矮伤处却是好好的,任何仙丹,也无此快法,才知上了人家的当。既已答应,不便反悔,埋怨了几句,轻云只含笑不答。
35 米、刘二矮却是垂手侍立,非常恭敬。
36 英琼因知袁星被困地穴,除了制伏妖尸,万难入内,只得先商议寻剑之事。
37 二人正在商议之间,英琼一眼瞥见米、刘二矮站在洞门口边交头接耳,低声细语。神雕在洞外,也不住长鸣。
38 英琼对这两人本是无可奈何,暂时将他们收下,并非出于心愿。一听神雕鸣声有异,出洞一看,夕阳偏西,松林晚照,四外静荡荡的,悄没一些声息。回头见二矮仍在低语不休,越发起了疑心。
39 正待开言喝问,二矮已走近身侧,刘矮躬身说道:「弟子等蒙恩收录,异日超劫有望,只是寸功未立,难邀主人及各位仙长信任。弟子昨晚见宝气上烛重霄,知青索剑所在位置。偶听主人与周仙姑商量取剑之事,不知是否此剑?当初长眉真人原为此剑未炼到火候纯熟,非常野性,极难驾驭。所以才将它封锁地肺之内,受地底水火风雷昼夜淬炼,回圈不息。
40 「此剑一出地面,便有千百丈精光,照耀天际。幸是此山有石处太多,不然,此剑早已出土飞去。须要预先有人深入地肺,取了剑囊,由后追赶。上面更须有剑术极精之人,还得用四五口极好仙剑拦堵。那剑异常灵通,待飞回故道,必入剑囊,再一用峨嵋本门收剑口诀即可。
41 「当日我等探寻宝气来源,发现长眉真人遗偈,参详后,知道此剑如此难收,自知能力不济,恐求荣反辱,所以不敢下手。那剑囊现时仍在那深壑岩缝之中,弟子等虽有入地之能,只是还有长眉真人封锁,非有本门解法,不能近前。如果今晚趁妖尸入定之时,弟子等前去取得剑囊,照适才所言行事,必能成功。」
42 英琼闻言,方在半喜半疑,沉吟不语。
43 轻云早看出二矮虽在旁门,并非凡士,所说真诚,亦无虚假。便代答道:「你二人如此诚心,异日必蒙教祖嘉许。至于收剑一层,我们事前已有掌教夫人传谕,到时自有安排。惟独你们所说剑囊,甚关紧要。你二人既有入地之能,等到今晚,看准宝剑穿行所在,由我们亲身保护尔等前去。
44 「此乃入门第一件奇功,你二人所受艰苦不少,须要格外仔细。我再给你二人灵丹数粒,以防地气中人。」说罢,取出四粒丹药,分给二矮。
45 二矮连忙称谢,接过道:「弟子等当初所炼旁门左道,原善于在地下潜形遁迹,寻常阴寒卑湿恶毒之气,已是不能侵害。可惜此山石质太多,宝剑穿行范围恐怕不大,稍觉费事。更恐时久,有些窒息,无处吸引清气。有此灵丹,更无妨害了。」
46 四人一阵问答,时光易过,不觉到了黄昏。出洞一看,神雕不知何时他往。
47 六月白昼甚长,夕阳虽已没入崦嵫,远方天际犹有残红,掩映青旻。近处却是瞑烟晚雾,笼幂林薄,归岭闲云,自由舒卷。时当下弦,一轮半圆不缺的明月,挂在崖侧峰腰,随著云雾升沉,明灭不定。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因风碎响,与涧底流泉汇成音籁。
48 惟独莫干宝光,深藏地肺,渺难追探;不似丰城剑气,上射穹霄,可以迹象。众人看了一会,忽然风起云涌,弥漫全山,月光底下,仿佛银涛。又和那晚英琼所见一样,浓云广覆,宝光剑气,更难寻觅。漫说李、周二人觉与二矮所言不对,连二矮也自惊奇。
49 刘裕安说道:「那剑光只初发现时最盛,光华上烛,就是俗眼,也不难窥见。第二日只在西南方现得一现,便被云遮。本山常起云雾,虽是时隐时现,但是像适才那样清明景象,应无不见之理。」
50 轻云虽知飞剑传书仙谕,不会落入外人之手,听二矮一说,也觉可虑。
51 正想命二矮去探剑囊在否,忽听一声雕鸣,神雕从半峰腰上穿雾摩云而来。英琼刚要问它适才到哪里去了,神雕业已近前落下,口中衔著一封柬帖。
52 英琼取过一看,上面写著:「青索剑明日正午出世,妖尸明晚子时妖法炼成。因为自恃穷凶,一意孤行,急于飞遁,不俟庚辰正日,便行举动。各人仍照已定之策,明日午前前往奥区仙府,自有能人相助。得剑以后,稍微练习纯熟,一齐飞往妖穴深处,有此两剑合璧,便能护身无碍。那温玉挂在妖尸胸前,妖尸一斩,急速用弥尘幡罩住妖尸,以防他变化元神抢走。」
53 周、李二人正看之间,忽见西南远方,相离数十里之间,果然有一团青气,穿出云雾之上,缓缓往前移动,转眼消逝。
54 刘裕安道:「弟子等日前所见,较此还要明亮,不知何故?」
55 周、李二人才将柬帖与他二人看了,料知明日便可告成功,心中甚喜。因二矮说那剑既是明午出土,恐来不及,须要早些前去,取那剑囊,照计而行。
56 当下仍留神雕守洞,四人站在一起。英琼原本去过,展动弥尘幡,直飞昔日生朱果的深壑之中落下。二矮以前曾用许多心机探寻,更是轻车熟路。先寻到一个岩凹之内,将石上遗偈与周、李二人看了,果与所言相符,便由二矮自去进行。
57 因离妖穴太近,恐防呆得时候久了,惊动妖尸。便用弥尘幡同转兔儿崖,决计当晚不再前往妖穴,养气凝神,静等明日午前,赶往奥区仙府,寻著相候之人,先取那口青索剑。
58 时光易过,不觉到了巳时。英琼主张不用弥尘幡,驾了神雕先去,两翼翔云,一会到了岩穴前面落下。
59 时金蝉已早在半路相候,迎接下去,与严人英、笑和尚相见,互说经过。
60 人英因为醉道人事前有话,先时见了轻云,未免神态不宁。谈了一阵,因见为时无多,那剑又该归轻云所有,只得忸怩对轻云说道:「小弟来时,奉有师命,原有柬帖一封,面交师姊。小弟只知上面写有取剑之法,不过家师曾说此信只可令师姊一人观看罢了。」
61 说罢,躬身正色,将柬帖取出,放在身旁石上。
62 轻云原本心内有病,连忙拾起,走向旁边一看,不禁脸上红了又红。转身对人英说道:「醉师叔柬上说,师兄已知收剑之法,就请师兄吩咐,相助妹子成功吧。」
63 人英道:「师姊原是主体,目前尚少一人相助,不知会不会有差错?时机已到,我们先到外面指定的地方商量,以防万一。」
64 金蝉忍不住答道:「严师兄,先前问你怎样取剑,你不愿说。如今又和周师姊对打哑谜,说什么还缺少一个人。莫非以我们五人之力,还不行么?」
65 说时,五人正往外走,忽见外面一道乌光,一闪而过。
66 人英惊呼道:「那口仙剑在这里了!」一言甫了,大家全以为青索仙剑出世,纷纷驾起剑光飞出。
67 英琼在后面,先未听清,及至随了众人飞出一看,乌光敛处,现出一个青衣少年,正是那被困妖穴的庄易,连忙唤住众人,分别引见。
68 庄易急匆匆在地上写出时辰已到,速照仙柬所言行事。
69 轻云忙请人英领到那日金蝉、笑和尚第一次发现的洞中,说道:「庄道友来,恰好足了人数。现在就请庄道友和笑师兄、严师兄、琼妹分守四角。如见仙剑出土,急速拦住,再由琼妹用紫郢剑去逼它回转。那时我已从二矮手内取过剑囊,用本门收剑之法,引它归鞘。」
70 那洞原本甚大,众人分配已毕,才将方位站好,便听地下隐隐起了异吼。众人俱都聚精会神,目不旁瞬,觑准柬帖所指之中心处。
71 众人一听地下声音越吼越近,一声招呼,除英琼,馀下四人各将剑光飞起。乌光、银光与金蝉、笑和尚霹雳双剑的红紫光华,连结成一团异彩光圈,照眼生辉,笼罩地面。
72 不一会,地皮震裂,渐有碎石飞起。英琼也连人带剑,化成一道紫虹,飞贴洞顶,注目下视。顷刻之间,石地龟分,裂纹四起,全洞石地喳喳作响。
73 忽然轰的一声大震,洞中心石地粉碎,宛似正月里放的火花一般,四下飞散,地下陷了一个大洞。砂石影里,一条形如青虬的光华,离土便要往洞外飞腾。
74 当门一面,正是庄易、严人英,一道乌光,一道银光,如银龙黑蟒,双绞而上,拦住去路。只几个接触,便觉不支。恰好笑和尚、金蝉二人的霹雳剑也转瞬飞来,才行敌住。四口仙剑,纠缠这道青光,满洞飞滚了好一会。渐渐青光越来越纯,也不似先时四下乱飞乱撞,急于逃遁。
75 轻云也飞身入穴,从二矮手中取来剑囊,估量时候已到,喊一声:「琼妹还不下手!」
76 英琼早等得不甚耐烦,闻言指挥紫郢剑飞上前去。才一照面,青光倏地在空中一个大翻滚,大放光华,挣脱原来四口飞剑,拨转头便往原来地穴飞去。
77 轻云正用自己飞剑护著全身,口诵真言,使用收剑之法。一见青光飞来,方要手举剑囊,收它入鞘,猛觉一股寒气,疹人毛发,竟将自己剑光震开。刚喊得一声:「不好!」幸而人英飞剑追来,一见轻云危急,不顾利害,飞身与剑合一,直穿过去。
78 英琼剑光也同时飞到,两下一合,将青光压住。轻云才觉站定,六人五道剑光,紧逼著这道青光缓缓归鞘,入了剑囊,才行停手。
79 大功告成,轻云自是心喜。因为急于要用此剑去盗玉除妖,一切都顾不得谈。先回人英洞内,寻了间石室,请大家在室外守护,以防不测。独自在室内,用峨嵋心法炼气调元,身与剑合,一俟纯熟,便可前往除妖夺玉。
80 那口青索剑也真奇怪,先时那般神妙莫测,夭矫难制。一经用了峨嵋本门心法,收剑归鞘之后,便即驯服。轻云入门较久,功夫颇深,因知此剑非比寻常,仍是丝毫不敢大意。
81 轻云先将真气调纯,诵完口诀,二目聚精会神,觑定剑柄。谨谨慎慎,运气吐纳,直到那剑顺著呼吸,出入剑囊。青光莹莹,照得眉发皆碧,了无异状。轻云才敢放心大胆,将剑收起,凝炼先天一气,指挥动静。
82 不消个把时辰,虽还不能身剑相合,已是运用随心。待练到黄昏过去,居然可以驭剑飞行。轻云便驾著剑光出室,满洞游行了一转,才收去剑光,落下与诸同门相见。
83 英琼对轻云道:「这位庄道友被困妖穴,业已数日。幸有青囊仙子华仙姑,早已预料到此,埋伏在二洞前面古树穴内。眼看时辰快到,乘妖尸闭目入定,倏地冒著百险,隐身上前,抢了庄道友逃出。如今妖尸计算干支,除了今夜子时勉强可用外,馀者便非等庚辰正日不可,否则便不能得天地交泰之气,妖幡灵效更差。我们时间不足一个整日,所幸师姊功夫如此深纯,炼得这般快法,真是难得。」
84 轻云道:「全仗诸位师兄妹道友相助,先免去收剑时难关。再说教祖仙剑不比寻常,原是本门之物,一经收伏,自能运用。你得那口紫郢剑,不是比我更易吗?」
85 金蝉道:「仙剑合璧,本门光大,妖尸授首在即。先时李师妹那般著急,如今正该早些前去除妖夺玉,也省得袁星多受许多罪,怎么大家都说起闲话来了?」
86 英琼道:「大家都说我性急,小师兄竟比我还要性急。你没见适才庄道友所写华仙姑的话,须在妖尸、妖道行法之时前去,乘妖尸入定,下手夺玉,比较要容易些么?」
87 英琼见笑和尚总是闷闷不语,便笑问道:「听说师兄得了一粒宝珠,何妨取出来大家鉴赏一回?」
88 笑和尚道:「再休提这粒珠子,我如非一时贪心,尚不致惹出这般大祸,将多年辛苦炼成无形仙剑,成了顽铁。此珠虽在身旁,因尚未除去妖物,将珠献过家师过目。一则不知用法,二则有些悔恨,实不愿取出来赏玩。日前只蝉弟强著看了一次,不看也罢。」
89 轻云道:「师兄休要心中难受,那无形仙剑乃是苦行师伯独门传授,不同寻常宝剑。任何灵物一样要受灾劫,才成正果。听家师说,三仙二老以及各位前辈所用镇魔之剑,哪一口不经几回灾劫,才到今日地步。何况灵气未失,本元尚在,稍费功夫,必比以前还要神妙。
90 「倒是这粒宝珠,委实非比寻常,异日一经苦行师伯祭炼,化邪宝为灵物,足可照耀天地。上次在凝碧仙府未及鉴赏,还请取出,我等一开眼界如何?」
91 笑和尚本来见了女子不善应答,被周、李二人相继一说,虽不甚愿意,不便再为拒绝,只得说道:「此珠我尚不会应用,不过早年随家师学了一些藏光晦影的障眼法儿。因见此珠精光上烛九霄,自知本领不济,恐启外人觊觎,特地将它收入宝囊,将光华用法术封闭。如就这样观看,只是一颗鹅蛋大小的红珠,并无什出奇之处。如要看它原形,须稍费一些事罢了。」
92 说罢,从僧袍内先取出一个形如丝织的法宝囊,然后把那粒乾天火灵珠取将出来,请大家观看。
93 众人围拢前去一看,那珠果有鹅蛋大小,形若圆球,赤红似火,摊在笑和尚掌上,滴溜溜不住滚转,体积虽大,看去却甚是轻灵,馀无他异。
94 英琼好奇道:「能否请师兄将法术解去,看著光华如何?」
95 笑和尚答道:「此珠自经那日在东海当著诸葛师兄封闭宝光之后,虽与蝉弟看过,并未显露宝光。妖穴密迩,一旦被妖尸警觉,岂不有了麻烦?」
96 英琼说:「此洞深藏壑底,宝珠虽然灵异,光华岂能穿山贯岳而出?」
97 金蝉也因以前未见此珠灵异之处,从旁力请。
98 笑和尚无奈,答道:「我此时正当背晦,还是谨慎些好。我这宝囊乃是家师采集东海鲛丝,转托严师兄的令祖姑用神女梭织成,经过法术祭炼,专一收藏异宝。另有一根鲛丝绦,系在颈间,一经藏宝入囊,不但不会遗失,外人也休想夺去。既是诸位同门道友执意要看,好在离除妖还有两个时辰,待我将它先收好了再看,也是一样。」
99 笑和尚先将火灵珠收放囊内,手持囊颈,盘膝打坐,口诵真言。约有顿饭时顷,渐渐囊上发出一团红光,照得满洞皆赤,人都变成红人。宝囊原极稀薄透明,先还似薄薄一层层淡烟,笼著一个火球。
100 顷刻之间,光华大盛,已不见宝囊影子,仿佛一个赤红小和尚,手擎著比栲栳还大的火团一般。除了金蝉一双慧眼,馀人俱难逼视。
101 大家齐声称赞了一会,笑和尚正要施展法术,封闭宝光。英琼猛听洞外神雕连声鸣啸,心中一动,喊声有警,便驾剑光飞出洞去。宝光果然上透崖顶,把天红了半边,星月都映成了青灰色。再循声一看,山北面一道黄光,如电闪星驰般飞走,神雕展开双翼,正在追赶。
102 英琼知有妖人窥探,哪里容得,忙驾剑光追上前去。身还未到,神雕已先追临切近,那黄光倏地回头朝神雕飞来。英琼见这道黄光与那日妖洞道童所用虽是一样路数,光华却强盛得多。恐神雕有失,手指处,紫郢剑飞迎上去。
103 后面众人也随后追到,纷纷将剑光祭起。还未近前,黄光已被英琼紫光绞个粉碎,化成百十点金星四散。再寻那行使飞剑之人,已经不知去向。
104 英琼听神雕随著落下,还在叫唤,过去一看。原来钢爪之下,还紧紧抓著一个妖人,神气业已奄奄待毙。英琼认出是那日所见羊面妖人的徒弟,正要接过来问。庄易连忙抢上前去,口诵禁法,从身旁取出一根丝绦捆好。提在手上,不使沾地,与众人比了比手势。
105 轻云想起那日被他挣逃,明白用意,知道小妖人曾借土遁逃走,便和众人说了。那道童先是装死,后知识破机关,决难活命,不住口大骂,尤其把庄易骂了个淋漓尽致。众人问他话,也不言语。金蝉恨他不过,顺手一个嘴巴,连门牙打掉了好几个,他仍是骂不绝口。
106 这时笑和尚也收了宝珠飞来,见他拼死大骂,过来说道:「你好好招出实情便罢,否则你想好死,且不能呢!」说罢,将手一指,使用佛门降魔锁骨缩身之法,那道童立刻觉著周身又疼又痒,骨髓奇酸,实在禁受不住。
107 道童忙喊:「快请住手!我说就是。」
108 金蝉问:「你来此何意?」
109 道童道:「我名杜远,适才忽见此处红光烛天,知是一种修炼千年的精怪内丹。师父命我和师兄甄柏来看。」
110 众人一听还逃走了一个,少不得回去报信,已经打草惊蛇,多数主张就此前往。
URN: ctp:ws7640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