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卷之三十八

《卷之三十八》[View] [Edit] [History]

1 秩官
2 郡縣
3 漳州府
4 〔唐〕 韓泰字安平。初為戶部郎中,以附王叔文,貶虔州司馬,歷漳州刺史。悉心為治,官吏懲懼,百姓安寧。韓愈剌袁州,嘗舉以自代。
5 〔宋〕 許巽知漳州,有廉聲。詳見興化府《人物志》。 綦崇禮字叔厚。高密人,後徙維之北海。建炎間知州事。漳俗悍強難治。屬有巨寇起建州,聲撼鄰境,人心動搖。崇禮牧民御眾,一如常日。訖盜息,環城內外安堵此故。 胡銓字邦衡,廬陵人。紹興間知州事。初為兵部侍郎。時宰相湯思退與張浚和戰異議,浚罷政。未幾,金人犯難,銓上章言:「臣不忍見今賊之入門。」由是遺銓措置海道,尋改知泉州。《宋史》本傳謂銓「乾道初知漳州」。未知孰是1。 廖剛紹興中知州事。州人素尚侈靡,婚葬皆逾制。剛首立條約,親為文諭之。嘗應詔言事,乞早正建國儲君之號。 李彌遜紹興中知泉州。以興學校為事,始複慶歷舊規。郡人立崇學祠以祀之。朱文公守漳,嘗為文祭之曰:「力闢和議,見忌群臣;出守此邦,治行亦著。」 劉才邵字美中,廬陵人。宣和中中宏詞科。高宗即位,以親老居閒十年。廖剛薦之,累遷為中書舍人,兼權直學士院。尉宰忌之,出知漳州。即城東開渠十有四,為牐與斗門,以瀦匯決,溉田數千畝,民甚德之。 鄧邦寧知漳州有聲稱。詳見邵武府《人物志》。 林孝澤隆興間知泉州。軍興,調兵戍邊;及還,羅立廷下,索添支錢不去。孝澤堅坐不動,曰:「若輩豈欲反?幸先殺太守,添支不可以強取」。叱令還營,取一二老者置之法2,遂皆帖服。餘見興化府《人物志》。 黃啟宗淳熙中知漳。有詔:「啟宗清廉律己,撫字有勞,除秘閣修撰。」再任。 朱熹淳熙中知州事。奏除屬縣無名之賦七百萬,減輕制錢四百萬。以習俗未知禮,採古喪葬嫁之儀,揭以示之。時即學校訓誘諸生,請業問難者,就接不倦。土俗崇信釋氏,男女聚僧廬為傳經會,女不嫁者,為庵舍以居,熹悉禁之治漳僅期年,僚屬勵志節而不敢恣所欲;仕族奉繩檢而不敢干以私;胥徒易慮而不敢行奸偽;豪猾斂跡而不敢冒法禁;一時政化大行。熹常病經界不行之客,會朝論欲行泉、汀、漳三州經界,熹乃訪事宜,擇人物及方量之法上之。而土居豪右,侵漁貧弱者,以為不便。宰相留正,泉人也,其里黨亦多,以為不可行,因相與沮之。明年,遂以子喪請祠去。漳民懷其德,立祠祀之。 趙伯逷知漳州有惠利於民。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傅伯成慶元中知州事。以律己愛民為本,推朱文公遺意而遵行之。創惠民局,濟民病,以革機鬼之俗3。由郡南門至漳浦,為橋三十五,治道千二百丈。嘗勸人戶糶,有林仁壽者,告其兄堯壽戶錢之高,令先糶穀,伯成判曰:「官司寧可無二百石谷,而兄弟告訐之風不可長。」 趙汝嘉定中知州事。修學校,廣生徒,造南門石橋,奏蠲經總制無名錢。「」一本作「讜」。按《宋史》汝讜有傳,並不言其嘗知漳州。恐作汝讜為是。 莊夏嘉定中知州事。始建通濟橋,奏罷高荒俵寄產錢,納苗米,聽民自概量。 危稹字逢吉,臨川人,舊名科。淳熙中舉進士,孝宗更今名。嘉定中知州事。漳俗視不葬親為常,往往棲寄僧剎。稹命營高燥地為義塚三,約期責之葬其無主名,若有主名而力弗給者,官為葬之,凡二千三百有奇。廢淫祠,創龍江書院,橫經自講,人用歆動。邑令有賄聞者,劾去之,籍其財,以還民。郡有經總制無名錢,悉奏罷之。 趙以夫字用文,長樂人。端平初知漳州。始下車,鄰寇猝至,諸道之兵皆會於郡,調度繁興,應之裕如。卒生擒其渠帥,檻車以獻。勞賜吏士,費以千萬,民不加斂。先是,漳民苦於丁錢,以夫奏以廢寺租代民輸之。安撫真德秀聞而擊節,上於朝曰:「漳州此舉,可為分符守土者法。」詔可其奏。 李韶嘉熙初知州事。捐己俸,置學田,創虎渡口石橋。治以廉平稱,民號為「李生佛」。 章大任淳佑中知州事。興利除害,知無不為,而尤崇重學校,獎勵諸生。郡人為立生祠。 柯述熙寧中通判漳州。以救飢得民。有雙鵲棲其廳事,逮去,鵲亦逆之,漳人異焉。 黃琮宣和初通判漳州。時鄉人方冀為守,琮與之可否相濟,卒成美政。會金虜入寇,命琮統督建劍土兵,以備攻守。尋更鹽法。 蔡襄天聖八年擢甲科,為漳州軍事判官,處之以靜,公餘吟詠最多。 彭汝礪字器資,鄱陽人。治平二年舉進士第一,歷漳州軍事推官,有能名。王安石見其所著詩,議補國子直講。 趙善綽慶元中,司理參軍。屬邑鹺商有群聚殺人者,內二囚俱曰「陳十三」,蓋同姓名而異首從。吏受賂,故出入之。獄成,下左院。善綽引囚訊問,得其實,力爭於郡不聽,遂投印而去。郡守改容從之。蒞官三年,無私交,獨與郡人陳淳游。秩滿,淳嘗為序送之。 陳可大漳州工曹,兼右推,讞獄有聲。詳見興化府《人物志》。
6 〔元〕 要忽難至元中為漳州路達魯花赤。築城以備不虞,保民以安其業,民至今德之。 迭理彌實字子初,合魯溫氏,西域人也。性剛介,事母至孝。至正末為漳州路達魯花赤。時兵餘民困,迭理彌實乃厘庶務之利病而興除之。敏於吏事,而務存忠厚,不事苛細。居三年,民甚安之。國朝兵既取福州,興化、泉州皆納款,迭理彌實仰天嘆曰:「吾荷恩厚,有死而已。」及聞招諭使者至,乃具公服北面再拜,引斧砍其印文,又大書手版曰:「大元臣子。」即端坐取佩刀刺喉中以死。既死,猶手執刀按膝坐,儼然如生。時郡人相聚哭廷中,斂其尸葬東門外。 張泉逸延佑間為泉州路總管。寬以恤民,嚴以取吏,以學校為己任,漳人翕然向化。 金璵後至元初為總管。淳厚廉謹,吏不敢欺。在任百廢俱舉。 烏古孫良禎澤之子也。初以蔭補江陰州判官,調武義縣尹,有惠政,改漳州路推官。獄有疑者,悉平反之。上言:「律,徒者不杖,今杖而又徒,非恤刑意,宜加徒減杖。」遂定為令。移泉州,益以能稱,複轉延平判官。 闞文興為漳州萬戶府知事。至元庚辰陳吊眼寇漳州,招討傅全及其一家俱遇害,官軍死者十八九,文興力戰死。妻王氏被掠,義不受辱,紿曰:「葬吾夫即汝從」。賊為積薪焚尸,王氏赴火死。事聞,褒贈立廟。按翰林揭徯斯所撰《雙節廟碑》,有云:「文興不知何許人,至元十三年,從賈萬戶戍漳州。」而判官後安所撰《旌表烈婦王氏祠記》則云:「文興以建康士軍隸傅招討為軍府知事,出戍於漳。」二說微不同,未知孰是。
7 〔國朝〕 潘琳山西平陽人,洪武初漳州知府。歷十載,治政卓然,一時郡守無能出其右者。 王仲謙洪武初知府事。廉謹自持,而為政有方,訟亦清簡。又崇獎士類,學者用勸,郡民德之。 錢古訓洪武中知府事。以文章飾吏事。表著忠孝,激勵風俗,當時甚有聲稱。 甘瑛豐城人。正統間知府事。興學校舉廢墜。時軍衛橫取,其弊日甚,瑛奏革之。海門山民恃險為非,瑛複奏移近地,而籍廢寺之田給焉。 謝騫當塗人。景泰間知府事。為政以鋤奸惡、翼善良為務。海民通番舶為盜,騫下令隨地編甲置牌,而設長以統之,複印烙其船,以五六尺為度,聽其生理。一時境內盜息民安。 王禕字子充,義烏人。洪武初為漳州通判。文學政事推重一時。嘗作《風俗》十詠。 陳思賢廣東茂名人。洪武末府學教授。以忠孝禮義帥諸生,隨才教育,多所成就。 漳州衛 顧斌鳳陽人,襲父職為漳州衛指揮僉事,有勇略。正統戊辰,沙、尤寇鄧茂七倡亂,其黨楊福率眾數萬圍漳城,吏民震懾,無敢出敵者。時斌督兵備倭海上,聞之,夜率兵冒圍入城,盡散其家資,募敢死士,親督為前鋒,開門進戰。賊大敗,斬首及溺死者甚眾,餘悉奔潰,城賴以完。事聞,擢福建都指揮僉事。
8 龍溪縣
9 〔宋〕 林迪知龍溪縣,縣人愛之。詳見興化府《人物志》。 翁德廣淳熙中知龍溪縣。朱文公熹嘗奏薦之,謂其天資剛直,才氣老成,不為赫赫可喜之名,而每有懇懇愛民之實。其於刑獄,能上體國家哀矜庶獄之意;其於詞訟,能使百姓無屈抑不伸之訟;其於財賦,能足用裕民,而無抑配科斂之患,蓋庶幾乎古之循吏者。 儲敦敘龍溪縣丞。民愛之。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元〕 唐大年以行省知事攝龍溪尹事。寬以惠下,毅以任重,吏不敢欺以私,民不敢違其令。 鄧朝陽龍溪縣尹。為政以興利除害為務。又擇學行之士為師以教民,獷悍之俗因以盡革。民甚愛之。 〔國朝〕 劉孟雍洪武末龍溪知縣。革諸弊政,吏畏民懷,秩滿,升知祁州,龍溪民奏乞還任,朝廷從之。祁州一本作安州。
10 漳浦縣
11 〔宋〕 呂知漳浦縣。有治政,邑民祠之。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傅希龍字廷允,知柔從父也。知漳浦縣,開河達縣學之前,人為立石為學曰「傅公河」。 沈造字次仲,縉雲人。知漳浦縣。時海寇作亂,將及境,聞造政聲,悉引去。 陳舜申知漳浦縣。大有惠利於民。部使者以治狀聞,累遷著作部。
12 龍岩縣
13 〔宋〕 楊中立知龍岩縣,有惠利於民。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林介卿知龍岩縣,治績甚著。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吳玨知龍岩縣,治有嘉績。詳見興化府《人物志》。 傅知柔知龍岩縣,鄰寇憚其威名。詳見興化府《人物志》。〔國朝〕 趙榮祖淮安人。洪武初龍岩知縣。為政以安民為首務,弊無不革,利無不興,凡百廢墜,悉皆修舉。
14 長泰縣
15 〔宋〕 黃知長泰縣,兼權龍溪縣尉,二邑之民皆愛之。詳見興化府《人物志》。 王序知長泰縣。政尚愛民,民蒙其惠。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16 南靖縣
17 〔元〕 扈海至正中南靖縣尹。興學校,均賦役,撫字勤勞,政清訟簡。時畬寇扇亂,海屹不為動。既而賊夜入,海罵曰:「尹承上命,以父母汝者,汝欲殺父母耶?」賊皆駭散。其後盜息民安,民為立「去忍碑」。「至正」一本作「至元」。
18 〔國朝〕 楊通洪武間南靖知縣。均平賦役,興起學校,毀淫祠,創廨宇。既去,民有遺思焉。 劉深洪武末為南靖縣典史。練達有為,堅於持守,撫字勤勞,民懷其惠。教諭植士,謙上其績,升知宜興縣。
19 汀州府
20 〔唐〕 陳劍大歷中刺史。汀自開元置郡,累遷東坊口,歲屢不登,民多疾疫,咸謂治非其所,劍乃更卜臥龍之白石,即今之郡治也。 劉岐大中初刺史。自遷郡以來,庶事未備,岐乃築子城,創羅城敵樓,郡之壁壘至是始具。 林披初為臨汀曹掾。郡多山鬼,披著《無鬼論》。刺史樊冕表為臨汀令,廉使李承昭奏授臨汀郡別駕,知州事。
21 〔五代〕 王繼業其父延宗嘗為汀州刺史。天福初,繼業複出守,父子相代,俱有治績。
22 〔宋〕 王嗣宗字希阮,汾州人。太平興國中知州事。太宗遣武德卒潛察遠方事,有至汀者,嗣宗械送京師,因奏曰:「陛下不委任天下賢俊,猥信此輩以為耳目,臣竊不取。」太宗怒,遣吏械嗣宗,下吏削秩。既而怒解,嘉其直節,特遷其官。 方嶠英宗時,汀、虔鹽寇剽劫為暴,朝廷急擇守,遂除知汀州。嶠至,悉以計平之。詳見興化府《人物志》。 陳軒字元輿,建陽人。無豐中知州事。治尚清靜。黃庭堅詩云:「平生所聞陳汀州,蝗不入境年屢豐。」 陳粹字伯光,福州人。元符間知州事。勸農桑,創學舍,禁博戲及宰殺耕牛,尤申嚴溺子之令,奏課為天下第三,賜書褒寵。考滿,民借留之。 詹時升知州事,有治績。詳見建寧府《人物志》。 鄭疆4字南美,長樂人。紹興初知州事。時廟學荒圮,疆首卜地建之,且市腴田以增餼廩,擇嚴師以職教導,於是升堂者數倍於昔,人以不學為恥。越三年,登進士四人。後立祠稽古閣下,春秋祀焉。 張昌紹興間知州事。政尚寬和,民不忍犯,時以「張佛子」呼之。 程大昌徽州休寧人。淳熙中知汀州。賊帥作亂,戍將蕭統領與戰死,閩部大震。漕檄統制裴師武討之,師武以未得帥符不行。大昌手書趣之曰:「事急矣,有如帥責,君可持吾書自解。」時賊謀攻城,先使諜者裹甲縱火為內應。會師武軍至,複得諜者,賊遂散去。後知建寧府。 江滿淳熙中知州事。先是銀坑發洩,歲代建昌,臨川輸銀六千兩,二郡歲償綿、絹。後經兵火,二郡綿絹不至,坑場停開,仍取於民。滿疏陳其害,獲旨蠲免。 陳曄字日華,長樂人。慶元初知州事。為治精明,歲以郡帑錢二百貫助學。又以隸官田百畝充諸生廩餼,減戶口食鹽價,以紓細民。作義塚以掩遺骼,殯無所歸者以千數。汀俗尚鬼信巫,曄痛懲禁之,俗為丕變。 陳映曄之弟也。嘉泰初知州事。為政一守其兄之法,首蠲積逋,以寬屬縣,葺兵營屋千餘間,甃清流路百四十餘里。曄嘗創橋於南山高灘角上流,至映方畢工,邦人因以「棠棣」匾之。秩滿,皆遷廣東憲,人以為榮。 趙彥嘉泰間監登聞鼓院。時韓侂胄方柄用朝士悉趨其門,彥切嘆惋,出知汀州。州民葉姓者,嘯聚汀、贛間,彥遣將捕戮之。 李華字實夫,建安人。紹定間以安豐倅來攝州事。有才略。時磜寇猖獗,禁卒歡呶,華悉剿平之。朱積寶為亂,歲且薦飢,華移粟給食,全活甚眾。複念民力凋瘵,乃削苗斛鹽價,置濟倉5,邦人賴焉。 胡太初寶佑間知州事。愛民好士,有古循吏之風。開慶間,值歲歉,捐米數千斛入均濟倉,以活飢民。大興學校,規制偉然,士民德之,為立生祠。 郭祥正字功父,當塗人。通判汀州,有善政。公暇輒與太守陳軒登山臨水,觴詠酬唱極多。 陳吉老紹興間丞清流,以績最遷通判軍州事。贛寇侵郡境,勢甚熾。吉老誓眾與戰,大破之。時境內寇旁午,吉老每督捕,長子希造即為先鋒,累戰皆捷。後與賊胡保鐘十四花戰於武平,偶應兵後期,遂遇害。吉老忍痛再率兵破賊。凱旋,郡將道迎慰問。吉老笑曰:「馬革裹尸,南八男兒,吾人所喜慕,大丈夫特患死不得其所耳。吾兒報國,死得其所,又何憾耶!」六縣感之,皆為立祠。至今父子血食於汀。 趙師璱通判汀州,有靖寇功,郡人祀之。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王桿字元佐,無為軍人。紹定初通判汀州。時郡將陳孝嚴引外寇朱積寶兄弟為腹心,仇視禁卒,黃寶等憤而叛。桿諭以禍福,不從。俄有欲殺孝嚴者,桿怒叱之曰:「若欲殺守,須先殺我。」眾感動解去。孝嚴度不為眾所容,因付郡章於桿。桿固辭弗獲,乃權攝州事,眾遂安。既而積寶兄弟失勢,亦叛,嘯聚幾萬人,屢犯州域。桿指授方略,力捍禦之。汀賴以全。民感其德,比屋祠之,曰「權郡王生佛」。 劉師尹字伯任,長樂人。紹興間為汀州錄事參軍。時長汀縣令陳夢遠誣郡士葉椿等以死罪,郡倅向士俊黨夢遠,欲傳致其獄。師尹知其寬,抗辨再三。士俊怒,督之益急。師尹乃取款狀書其尾曰:「吾寧棄官,不可陷人於非命。」毅然納祿而去。後帥司體究得實,夢遠、士俊俱鐫秩,椿等始獲免。邦人德師尹,繪像祠之。 黃樵仲淳熙中為汀州僉事參軍。詳見漳州府《人物志》。 趙公周紹興末汀州司戶,有政績。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趙希錧字君錫,汀州司戶。峒寇米元礪方起,汀人震懼,郡會僚佐議守城。希錧言:「距城三十里有關曰古城,若悉精銳以扼其衝,賊不足慮矣。」守以付希錧,遂審形明問,申令謹候6。賊遣諜窺關。希錧縱其舉火相示,而羸以誤之,然後嚴兵待賊。夜半賊數百銜枚突至,希錧命矢石俱下,賊無一免者。餘黨聞風而遁。詔升州推官,治疑獄,決滯訟,懾下邑,弭亂卒。去之日,軍民遮道泣送者數十里。李光字泰發,上虞人。靖康初,以侍御史極論蔡攸、朱勔,謫監汀州酒稅。
23 〔國朝〕 宋忠崇陽人。洪武間知清流縣。興學勸農,剔奸刬蠹,有惠愛於民。以艱去。尋升戶部員外部。清流民思之,奏於朝,升汀州知府。 王得仁宣德間汀州府經歷,升推官。正統末,沙縣寇攻城,得仁劃策捍禦之。民匿山中者,守御官以為賊,欲擒殺之,得仁力爭乃止。又老稚三百餘人來避者,官軍亦誣為賊,得仁辨而釋之。未幾卒於營。民哀慕不忘,請於朝,立祠祀焉。 汀州衛 黃敏洪武中為汀州衛指揮僉事。廣賊謝在真寇武平,敏率軍剿捕,賊驚走,因追擒之。又於武平築城,分軍守御,境內卒以無虞。
24 長汀縣
25 〔宋〕 張景休其先洛陽人。初為荊南戎判。公貞廉謹,手不釋卷,館閣知名。秩滿,以著作佐郎為長汀令。 楊朏字持正,閩縣人。元符初,以渭水推官攝長汀縣事。催督租賦,不擾而集。時多盜賊嘯聚,朏捕治首要,境內肅清。 吳櫪紹興初知長汀縣,有治效。詳見建寧府《人物志》。 謝周卿嘉定初知長汀縣。創縣治,建社壇,給田以贍學職,除諸鄉逃絕戶鹽。 宋慈有繁治劇之才。紹定間,招捕使陳曄檄慈同監軍李革平汀寇,參贊之功居多,遂闢知長汀縣。時當師旅飢饉之餘,慈明於聽斷,境內大治。 陳顯伯淳佑間宰長汀,有惠愛於民。增廣學舍,規錢以養士,士民愛戴,生祠之。 張振古清江人,淳熙間長汀主簿。剛正有守。郡督諸鄉稅急甚,振古憫小民困窮,且多逃絕戶虛,數告於郡將,乞寬期限。郡將怒,欲加譴責,振古曰:「我不忍奉上官,暴貧民。」即納印而去。
26 寧化縣
27 〔宋〕 危建侯元佑間知寧化縣三年,民懷其德,生子有以危為名者。 鄒括泰寧人,知寧化縣。詳見邵武府《人物志》。 施禔建炎間知寧化縣,有治績。詳見建寧府《人物志》。 周堯卿紹興間知寧化縣。提刑楊鉉入境,見有被刑而耘苗者,就詢其故,對曰:「貧以利故,為人直其枉,令不我欺,而我欺之,我又何怨?」鉉以所聞薦之。 趙時錧紹定間知寧化縣。當寇亂之後,修學築城,創縣治及諸官廨舍。複舊觀。 〔國朝〕 梁永樂間知寧化縣。視民如子,不事苛刻。蒞任數年,政修利舉。 韋清景泰初知寧化縣。清儉勤慎,植弱抑強,勤於撫字。未三載,卒於官,民哀慕之。 榮清洪武間寧化縣典史。奉職勤敏,存心篤實,政務舉,案牘清,人以為賢。 景忠永樂□□間寧化縣典史。廉公愛民,守法尤謹。
28 上杭縣
29 〔宋〕 孫瑞紹興末知上杭縣。首創學舍,給田以養士。暇日輒戾學,與諸生講論經史,自是士風稍振。 陳朝章乾道間知上杭縣。先是宰鄭稷從民之請,將遷縣治於郭坊,方任始,遽以憂去,繼之者,未暇及也。朝章至,慨然以為己任,於是區處分劃廛井塗徑,俱有條理。 趙彥挺嘉定間知上杭縣。嘗重新學舍,增置學田。 趙時鉞紹定間知上杭縣。寇平之後,城壘、縣治、官廨鮮有完者,時鉞悉營創以複其舊。 李務行寶佑間知上杭縣。嘗葺廟學,創朱、楊二先生祠於學之西。 何鎬上杭縣丞,有惠政。詳見邵武府《人物志》。 〔國朝〕顧詳永樂初知上杭縣。常祿之外,一無所需。其為政,以崇儒士、撫弱抑強為首務,故吏不敢欺,而民畏愛之。 岑嵩德州人。正統末知上杭縣。寇亂之後,綏懷有方,流亡悉複。 胡鉞嵊縣人。成化初知上杭縣。清勤公正,不喜諛佞。時初調千戶所守禦茲邑,悍兵驕卒,往往肆虐於民,鉞白於當道,而以法繩之,自是軍民各安其業。
30 武平縣
31 〔宋〕 翁仲通知武平縣有治績。詳見建寧府《人物志》。 陳闡知武平縣。洞獠手刃販鹽,久為民害。闡立斥堠,訓丁壯,境內晏然。 上官損武平主簿。詳見邵武府《人物志》。 孫鼛字叔靜,錢塘人。武平縣尉。捕獲名盜數十,謝賞不受。
32 清流縣
33 〔宋〕 劉敘元符初知清流縣。時縣初創,敘實經理之。撫民處事,俱有條法。 黃藻延平人。乾道間知清流縣。興學養士,躬課試而激勸之。縣有貼銀鈔鹽錢,素為民害,藻請於朝,一切蠲免。凡有催科,尤必究其利病,惟恐厲民。歲嘗大歉,藻行勸分之法,民以不飢。鄰寇作亂,自相戒曰:「彼有善政,慎勿犯也。」秩滿而去,老稚攀轅,數日始得出境。 〔國朝〕 朱仲恭江西興國人。洪武初知清流縣。時當元季寇亂之餘,招徠流亡,勸課農桑,修學校,延明師,以訓學者,政事卓然可見。 李庠西安人。永樂間知清流縣。先是縣毀於寇,庠至,新縣治,建學宮,定役法,以均差徭,嚴課試以勵學者。蒞任凡十有五年,始終如一。民至今思之。 呂鏞湖廣蘄水人。正統間知清流縣。撫字有方,邑民悅服。歲己已,沙、尤賊鄧茂七寇縣境,鏞盡力保障。民或逃竄,則躬巡歷招撫之。未幾,賊眾二萬餘攻縣。鏞率民兵與戰,眾寡不敵,為賊首陳正景所執,欲逼降之,鏞大罵不屈而死。邑民哀思,遂於其被害之處構草舍祀之。成化丙午,複請於朝為立祠。
34 連城縣
35 〔宋〕 卓庠紹興間以長汀丞攝連城縣事。時縣初創,庠揆方審勢,悉自指授廛井塗徑,條理秩然。 丘欽若紹興間知連城縣,未期年,鄰寇竊發,欽若經劃地勢,築城三百丈,率其民捍禦之,寇不得入境。 劉國瑞紹興間知連城縣。肇建學舍,給官田百畝以贍,弟子員士由是知學。 劉爚由饒州錄事調連城令。罷添給錢及綱運例錢,免上供銀錢及綱本二稅、甲葉鈔鹽軍期米等錢。大修學校,乞行經界。尋改知閩縣。 米巨宏紹定間知連城縣。當寇亂之餘,創廨宇,修學宮,給田以養士,定綱運額,立賣鹽法。郡守李華上其功,特改合入官7。 〔國朝〕 鄧升南豐人。洪武間知連城縣。性嚴恪,勤於撫字。國初郡邑草創,凡廨舍壇祠宇皆創建一新。 劉雍平陽人,洪武間知連城縣。勤於政事。暇即讀書。首建學校,崇禮師儒。教民耕種,民受其惠,去任之日,老稚攀留不忍釋。 孫麒海寧人。洪武末知連城縣。為人謙謹廉勤,尊禮賢士,招徠逋逃,自奉日蔬食而已。卒於官,邑人哀之。 馮源仁和人。永樂間知連城縣。政治精明,廢墜修舉,而尤以學校農桑為先。 吳衡江陰人。宣德初知連城縣。為政明恕廉勤,而於學校尤加意焉。 許利海陽人。永樂初連城主簿。公平勤慎,佐政有方,決壅如流。去任之後,民猶思之。
36 延平府
37 〔宋〕 劉滋天聖中知州事,多善政。詳見建寧府《人物志》。 曹修古天聖中知州事。始建學館,市田餼士。為諸郡倡。政平訟理,吏民畏服。 葛源慶歷間知州事。屬吏嘗有隙於源,同進者因讒之。源察其旨,不聽,而以為舉首,人服其明。 葛宮字公雅,江陰人。皇佑間知州。土豪彭孫聚黨數百,憑依山澤為盜,出害吏民,不可捕。宮遣沙縣尉許抗諭降之。並溪山多產銅銀,吏挾奸罔利,歲課不登。宮一變其法,歲羨餘六百萬。三司使聞於朝,當賞,卒不言。 程博文元豐間知州事。政尚寬平,以僧牒募人鑿黯淡灘,往來者自此無覆舟之患。 博文,元豐間知州事,一本作「皇佑」,未詳。 王汝舟元佑間知州事。廉明不阿,興學校,獎進士類,賑恤孤貧,時有治聲。 蕭伯儀元佑間知州事。性通敏,廉明不阿。治專愛民,訟至廷,曉以義理,多退聽者。僚屬有不法,反覆善諭之,俾之自新,時稱其德。 上官恢知州事,有時名。詳見邵武府《人物志》。 林遹宣和間知州事。治尚清簡。時福州兵叛,害其帥8,擁眾數千,道出南劍。遹遣司錄謝如意諭以禍福,眾乃縛渠魁至,斬之。 張觷建炎初攝郡事。郡卒丘虞等結黨為變,觷得其籍,捕而殺之,無漏網者。後守劍州,會建寇範汝為謀據福唐,遣葉徹寇南劍。時統制官任士安不肯力戰。獨率州兵,分為數隊,將戰,則先食之。更迭交戰,兵力不乏,徹中流矢死,眾潰。觷知士安懼無功,函徹首與之,州兵皆憤。觷曰:「賊必再至,非與大兵合力,不能破也。」士安得之大喜。後徹二子引眾聲言複父□9,士安遂與州兵夾攻,大敗之,城賴以全,瀕海四郡皆不罹其禍。及卒,南劍民為立廟。《宋史》本傳謂「廟食邵武」,未詳。 林積知南劍州。嘗送張天師子獄中,而奏云:「其祖乃漢賊,不宜使子孫襲封。」紹興中仕至侍郎。朱文公舉其事以告門人,謂「一時人皆信之,而彼獨能明其為賊,其所奏必有可觀者。」 劉子翼紹興間知州事。政尚清簡,發奸摘伏如神。州學兵毀,子翼卜地改營之,功成民不告勞。詳見建寧府《人物志》。 曹樞紹興間知州事,有善政。修學,增置學田,以贍生徒。 李文淵紹興間知州事。治尚簡易,訟有可已者,輒諭以義,使歸思之,獄無滯囚。修學養士,創閣以存御書。 路採紹興間知州事。律己甚嚴,為政以愛民為本,重興學校,以循廉名。 鄭椿年紹興間知州事。修學,廣生徒,政尚平易,吏民率服。 胡舜舉紹興間知州事。清靜愷弟,吏不忍欺。嘗置田於學,以充養士之費。 翟紱乾道初知州事。興利除害,獎勸士類,以善治稱。 王綱乾道間知州事。政善民安,寇盜屏跡。公餘親詣州學,為士子講說經義。 李庚乾道間知州事。廉勤有為,創叢塚,為掩骼埋胔之地,分男女左右兩塔,造庵宇命僧守之。 張次卨淳熙間知州事。廉敏有為,興學校,賑貧困,士民頌其德政。葉筠嘉泰間知州事。性慈惠,州俗貧家生子多不舉,筠請立舉子倉賑給之。為政大率以愛民為本。 餘嶸嘉定初知州事。性清介,為治簡嚴,疾惡如仇,而樂道人之善。桀駑之徒屏氣,善類賴焉。 趙崇祉嘉定間知州事。寬平公直,布上恩,恤民隱,興學勸士,親為講說經義,儒風振於東南。 劉允濟嘉定間知州事。州俗,貧家生子輒不舉,允濟善誘而嚴戒之,舉者給粟賑貸,不舉者罪焉,俗為之易。留應祖嘉定間知州事。廉慎有治聲。嘗以士之肄業於學者,焚膏繼晷,費無所出,月出公帑錢二十千給之。 朱端常嘉定間知州事。為政貴寬和,先德化,人稱其惠。嘗創惠民倉,歉歲民賴以濟。 林潔己嘉定間知州事。強敏有才。置漏澤園,聽民從便安厝,戒民火葬及弗得委柩僧舍,郡民德之。 陳宓嘉定間知州事。時大旱疫,蠲逋賦十數萬,且弛新輸三之一,躬率僚吏持錢粟藥餌戶給之。仿白鹿洞規制,創延平書院,延明儒主教事,置田以贍生徒。他善政尤多。 趙汝造嘉定間知州事。通敏博學,遇事剖決如流,黠吏不能困。沙縣有地曰岩前,山僻民獷悍,時或竊發為盜。汝造據險立寨,置帑庾養士兵防禦之,患遂息。 傅康寶慶初知州事。廉慎自持,創祠堂,祀周敦頤、張載、程顥、程頤、司馬光、陳瓘、楊時、羅從彥、李侗、朱熹、廖德明、黃諸君子。籍廢寺田入延平書院,以贍生徒。創安福庵,遇有喪不能舉者,為備衾槥斂葬焉。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趙遵夫紹定初知州事。政專恤民寬屬邑。始至郡,蠲逋租,興學校,節縮他費之贏入學,充養士之費,縉紳頌焉。 陳紹定間,知南劍州兼福建路招捕使,親提兵至沙縣、順昌、將樂、清流、寧化,督捕盜賊,所至克捷。 黃垺紹定間知州事。廉介自立,為治嚴而有則。沙寇丘文通會合晏頭陀寇將樂,垺挺身入賊壘,諭以禍福,郡寇遂降。 董洪端平初知州事。治身嚴,奉法令甚謹。州治凋敝,勤而拊之,遂複舊觀。州有延平書院頹圮,且其址逼危山,臨急湍,洪遷於邃塢而新之。創劍浦弓兵營,營卒感其德,為立生祠。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徐元傑淳佑初知州事。會峽陽寇作,元傑擒斬其渠魁,餘釋不問。郡有延平書院,會諸生,親為講說。民訟,以理化誨,多感悅而去。輸苗聽其自概,合郡德之。 楊告字道之,綿竹人。皇佑間通判南劍州。曉法令而不事苛刻,時號能吏。 吳逵初知順昌縣,繼通判南劍州,俱有治效。詳見建寧府《人物志》。 朱倬字漢章,閩縣人。紹興間通判南劍州。建寇阿魏眾數千,劍鄰於建,兵軟不可用,倬重賞募卒擒獲,境內迄平。 董居安淳熙間通判南劍州,多惠政。先是,州有物力錢,州縣兩處差科吏肆其奸,民不堪命,逋負者逃亡居半,其積蔽,蓋百餘年矣。居安攝郡事,盡為釋去,郡民感悅,相與繪像於梅福院祠之。 林深之熙寧間為建州松溪尉,歷南劍州錄事參軍。時侍御張汝賢察訪閩部,方按建、劍,訟牒堆積,欲擇吏閱定,或謂深之有吏能,汝賢急委之。深之為一一條具白,某事可行,某人當治。時他郡連起大獄,追逮相屬於道,二州獨賴深之以免。 謝如意邵武人。宣和間為南劍州司錄參軍。嘗以太守林遹命,往諭福州叛兵之在南劍者。叛兵聽命,縛其渠魁二十餘人,至斬之,一郡帖然。 辛炳字如晦,侯官人。登進士,累官殿中侍御史,以疏蔡京發運之弊,謫監南劍州新豐場。持己廉慎,有善政。後複召為侍御史。時福建八州添差至八十餘員,炳言艱危多事之時,冗食之官無益,當罷,從之。 方偕監南劍州石碑場,月入白金餘三萬兩。 陳師孟紹興間教授南劍州。襟懷衝曠,外物不能擾。嘗曰:「官以教民。不教人,則實違名也;教不本諸身教,猶不教也。」朝夕飭勵群行,以倡諸生,合郡稱賢師。 薛舜俞同安人。早攻文藝,登進士,教授南劍州。晚年學問淹貫,為文長於表啟,有文集三百餘卷。 張敦頤紹興間教授南劍州。性精密,不妄嬉笑,讀書務明義理,士子翕然從化,學□士田10久籍於僧寺,敦頤力請當路複之。 嚴有翼紹興間教授南劍州。學精理明,動以師道自任,搜剔經髓,講授諸生,意融而言隨,聞者爭聽,戶外之履常滿。 黃櫄紹熙中教授南劍州。詳見漳州府《人物志》。 楊宏中侯官人。開禧初教授南劍州。複楊時故宅,祀羅從彥於楊、李之間。 林公俊紹定間教授南劍州。博學善屬文。其教人則一以誠篤為本,學者多慕效焉。 蔡念成九江人。嘉定初長延平書院。學博而精,行誼尤明粹,一時學士倚為斯文楨幹。西山真德秀帥長沙,未上,亦來預講。冠履趨蹌,弦誦洋洋聞朝夕。
38 〔元〕 趙鞏縉雲人。前至元間劍州路總管。時兵戈甫息,鞏至,蘇痿起痍,一以廉靜不撓為先務。及三年,乃完城郭,創候館,建浮梁,百廢俱舉。尤重學政,簡職員,勵課業,土風複振,諸生立碑頌焉。歷邵、汀、建、漳創五路總管,爵蒙城郡侯,謚懋康。 文富廬陵人。宋丞相天祥之孫。至正間守延平路。博學善文,慷慨重節義,重新廟學,獎勸士類,蒞民多善政,士論歸之。 朱彬崇安人。文公四世孫。至正間為延平路知事。讀書有文,克紹家學,士子從游者甚眾,譽流列郡。 郭圭至正間為延平路學錄。德器溫粹,所交皆當世名士,於六經百家之書無不究之,雖事物度數之微,亦皆討核其異同。大抵其學濂、洛諸儒為宗,粹然一出於正。
39 〔國朝〕 唐鐸虹縣人。洪武初知府。首建學校,以崇風化,撫綏凋瘵,不事苛刻,吏不忍欺。及召赴京師,民懷其德,不忍舍去,留一靴懸於儀門之右。俞廷芳麗水人,洪武間知府。政尚簡易,尤篤意學政,蠲役勸士,儒風漸振。民多其德,既去而尤思之。 李顯樂平人。洪武間知府。廉明寬厚,存心愛民,長於吏事,而不尚苛刻。比及三載,囹圄幾空。尤好尚德,見一善士,輒傾身下之。卒於官,吏民悲泣如赤子之失慈母。 胡壽昌字子祺,吉水人。洪武間知府。政尚寬平,修飭學校,躬勵士子,建祠祀李願中,務以禮化。期年,百廢俱舉,郡民敬信。 雷誠豐城人。宣德間知府。性廉介,不阿不詭,撫民以仁,為政務植善良而抑強暴。興學校,修祠宇,譽聞燁然。 孟釗泌陽人。天順間知府。剛正廉明,不喜諛佞。汀寇起,官兵道延平,需餉嚴甚,郡民震怖。釗調度有方,秋毫不取於民,民按堵如平時。 馬文饒金華人。宣德、正統間延平府經歷。廉明正直,勤於贊政,務以恤民為先。尋升高州府通判,民思之不忘。 艾廉長沙人。宣德間延平府照磨。好讀書,用儒飾吏,有聲於時。 李珽濟寧人。正統間延平府學教授。有學行,勤訓迪。沙、尤寇叛,攻郡邑,生徒遑遑思竄匿,珽輒以龔遂所謂「小醜弄兵潢池,不足深慮」之言開諭之,講課弗輟。 延平衛 丁泉汶上人。正統間為延平衛指揮同知。沙、尤寇羅丕眾猖獗甚,泉率兵禦敵,倡勇而先,殺獲甚多。搗破岩賊壘,俘首惡蕭政通、林福祿,以功升都指揮僉事。 金廣固始人。景泰間為延平衛指揮僉事。沙、尤寇鄧茂七就戮,餘孽未殄,廣躬率壯兵,迫至政和縣力戰,俘首惡金洪三,餘黨悉平。以功升本衛指揮同知。
40 南平縣
41 〔元〕 王益子元貞間,為南平縣主簿。持身廉潔,以文學飾吏事,士民敬愛之。 〔國朝〕 劉居信揚州人。洪武初知南平縣。廉慎勤敏,撫恤凋瘵,仁意備至。凡百建置,俱有條理,而尤急於興學校,振士風,清譽聞於列郡。 朱孟常餘姚人。永樂間知南平縣。性愷弟,為政不尚苛嚴,有古循吏之風。西芹河泊所業戶凋殘,魚課累歲逋負,孟常奏蠲之。縣有強寇趙子貴,數為民患,購置於法,士民悅服如父子然。 徐中鄞縣人。正統間知南平縣。慈惠廉明,捶楚不施,一毫不取諸民,民甚悅服。 歐陽興安福人。景泰間知南平縣。性簡靜,為政先德化而後鞭撲,有古循吏風。未四載,力請致政,士民留之弗得。 劉冔萬州人。天順間為南平縣丞。寬惠有幹才,持身謹,遇賢士甚謙。創廟學,修壇壝,條劃有方,而民不告勞。在官僅六載,力請致仕歸。冔,一本作靈山人。 楊忠青州人。洪武間為南平縣主簿。廉靜質直,不苟阿同於人。粗衣糲食,泊如也。尤恤民重士,君子以清貧苦節高之。
42 將樂縣
43 〔五代〕 郭顯忠固始人。偽閩王延政時為鏞川刺史。政尚清簡,化民以德,民有喪不舉者,捐俸賻之。歲歉,輒發廩賑貸,民不知飢。及卒,立祠祀焉。〔宋〕 上官基光澤人。知縣事,有治績。詳見邵武府《人物志》。 傅汶初尉清流,捕盜改秩,知將樂縣。朝廷以軍興鬻僧責之縣,他邑視民產均敷之,汶遣吏賚度牒往三山,減直而售,官出餘直以足數,不擾而辯。餘見興化府《人物志》。 陳攄四明人。紹興間知將樂縣。性敏達仁恕,政尚寬平。初,邑民貧者生子多不舉,攄嚴禁止,仍給官錢周之。歲歉輒發廩賑貸,民賴以存活者甚眾。卒,立祠祀焉。 方大琮開禧初,南劍州學教授。上官送所暱士,拒不納。後為將樂知縣。其教授南劍時,已封崇羅仲素墓,至是,式楊時廬,偕其孫曾款謁松揪,祀八賢於學,務以禮遜迪。 葉堯蓂知將樂縣,有治績。詳見建寧府《人物志》。 黃去疾邵武人。咸淳間知縣事。詳見邵武府《人物志》。 〔國朝〕 王克綱臨淄人。洪武間知將樂縣。持身廉潔,為政仁明,知民疾苦,吏不敢欺。由是民獲力農,漸致富庶。 吳信進賢人。洪武間知將樂縣。公明廉慎,政尚寬恕,均徭省賦,視民如子,凡所施為,酌之以禮,而斷之以義,黠吏不得少逞其奸,民甚德之。
44 尤溪縣
45 〔宋〕 宋咸建安人。慶歷初知尤溪縣。端慎公廉,剖決無滯,能名冠一時。重建廟學,教養有方,多士翕然從化。邑人林積始以文學進士,實咸誘掖之力也。 王廷彥字英臣,廬陵人。元佑間知尤溪縣。性朋敏,力鋤強悍。縣人王象為郡都吏,不輸租,廷彥以事謁郡,退即館,呼象至,示以斷案,杖之,乃趨郡廷請罪,守蕭伯儀因是益器重焉。監司有滯訟疑獄,輒委決於廷彥。漕使陳宗,按部過縣境不入,留詩拏洋驛云:「畬田高下趁春耕,野水涓涓照眼明。莫道深山最深處,人人解說長官清。」 張溥字道濟,開封人。紹聖間知尤溪縣。曉達吏事,剖決如流,廷無留訟。公餘手不釋書卷,嘗取孝欽、慈愛、謙遜、忠信、勤儉五善,作文以諭俗。 劉正字道醇,侯官人。建炎間知尤溪縣,廉明不阿。紹興初,建、劍寇起,正訓練民兵,以衛縣境。弓手餘招酗酒躍馬入隊,擾其眾,隊長不能止,正斬以徇,部下肅然。未發,鄉民林悌、鄭鬱招集亡命欲為亂,正廉得其情,執而戮之,民賴以安。 彭億字宋延,福州人。紹興間知尤溪縣。明敏有幹才,嘗徙建縣學,增置學田及建縣治。鄰封盜起,民多流竄,億募精兵固守,賊不敢犯。諸生立祠於學,民亦立祠祀焉。 林行可三山人。紹興間知尤溪縣。博學敷行,為縉紳所重。時尤溪政務蠹壞,殆不可為,銓曹無肯就注擬者。諸司以行可薦。至官,修政事,辦財計,禁苛擾,振士風,其政治術業,可以歷世遵行。 石字子重,會稽人。乾道間知尤溪縣。始至,官吏以財匱請借民租。不答,但日治稅簿,見民逃絕而田入見戶,及鬻產而不能更其籍者正之。又謹視其出納之際,吏不得容其奸。關市之徵,亦損其數。縣學校久廢,命其友古田林用中來掌教事,而增其弟子員,親卒佐吏賓客往臨之,因為陳說聖賢修己治人之學,而講求其義理至當之歸,聞者興起,異邦之人亦或裹糧就學,乃廣學宮,買田市書以充入。既成,為考古制,舉鄉飲酒禮以落之,於是士始知學,而民俗亦變。遠鄉有據險自豪,數十年不輸租賦,日與鄰比為仇敵者,為榜諭之,即斂手聽命。民有犯罪,具獄上,府吏邀求無厭,欲致之死,爭之不聽,則請自對獄代民死,民乃得免。歲大疫,多治藥餌,遣醫散之村落,賴以活者甚眾。及代去,民畫像祀之。 黃揆字端甫,三山人。淳熙間知尤溪縣。為人勤敏,濟以仁厚。時縣乘累年弊政之後,困匱不支,揆理財撫民,不為表暴,家給人足,而田里相安。升知瓊州,民為立生祠於福星堂。 坦淳熙間知尤溪縣,廉明有吏才。至官,當縣凋弊之餘,每事振刷自立,井井可觀,士民頌之。 朱松宣和間補尤溪尉。時承平日久,境內絕桴鼓聲,且邑居僻左,終歲無將迎。松於公事之餘,讀書力學,無一息少廢。子熹生於尉之官舍,是為文公。 林用中乾道間教尤溪學。博通經史,極深性理之學。以餘力為文,辭暢而粹。其篤行類鄒魯士,民彥率化,而頑傲之徒亦翕然服之。 〔元〕 文殊海涯字貫道,南昌人。至正間監尤溪縣,廉介明敏。時寇難屢作,規劃措置悉有方軌,平徭簡賦,戢奸抑暴。有陳十軍、陳合一者,素獷悍,各聚黨為亂。海涯捕其渠魁,置於法,餘黨盡釋之。尤重儒雅,興學政,增置弟子員。凡鄉社俱令立學,擇師儒以主教事,士民咸慕,為立祠於南溪書院。 金剛奴至元間為尤溪主簿,廉慎有幹濟才。賑貸飢荒,扶植善良,挫抑豪猾,政有不便者,輒改為之。 曲惠字順卿,真定人。至正間為尤溪尉。郡守鄭文瑞重其才,檄攝縣事。不越月,決滯訟六十餘事。紅巾寇壓境,惠謂其子師善曰:「臣死忠,子死孝,大節也。吾父子皆食君祿,萬一不幸,願以合門徇。」乃行保甲編伍之法,發常平賑民,勸巨室出粟贍兵,首倡勇敢拒戰,邑賴以全。後承閫檄,率兵抵晉安,死於賊。聞者痛悼。 〔國朝〕 張可大將樂人。洪武間知尤溪縣。廉明公直,遇事條理不遺。先是,山民頑獷,不輸賦稅,不供徭役。可大示以約令,諭以禍福,民始帖然歸順。 黃採字宗素,蘇州人。洪武間,由監察御史改知尤溪縣。政尚寬恕。先是,縣用市民,拘縶里胥以集事,採即釋之,示以信義,事集民安,逃亡者亦皆複業。後複召為監察御史。 梁觀增城人。永樂間為尤溪縣丞。廉直有吏才,為政寬簡,不事苛刻。心一於愛民,民多德之。 張奉先偃師人。洪武間尤溪縣主簿。廉明而寬,黠吏畏之,不敢欺。輕刑簡役,興學勸士,民仰之如父母。既去,尤眷眷不忘。 張敏徐州人。正統間尤溪主簿。蒞政廉勤,存心忠厚。沙寇羅丕犯縣,敏率眾御之。或以賊勢猖獗戒勿行,敏曰:「吾受命蒞職茲土,忍視民患而不救乎?吾盡吾職,即死無憾。」遂倡勇而先。賊據險與戰,兵少,力憊而死,民痛惜之。 陳仕淵紹興人。永樂間為尤溪英果寨巡檢。剛毅有膂力,尤溪氓吳十師寇德化諸縣,仕淵謀於耆老葉文禎等,率眾往捕之,十師就戮。餘黨複起;勢張甚,官兵至,懼不敢進,仕淵倡勇力戰於羅舍場,兵敗死焉。
46 沙縣
47 〔唐〕 曹朋字仲鎰,固始人。中和中,以汀州司錄攝沙縣事。與崇安鎮將鄧光布協謀,徙縣治於沙簀阪,即今縣治是也。有功德於民,民多愛之。 鄧光布字明遠,固始人。乾符初為崇安鎮將。智略絕人,與攝沙縣令曹朋協謀徙縣治。後黃巢破閩,光布率眾御之,誤中流矢而死,沙民立祠祀焉。 〔宋〕 謝浚邵武人。紹聖間知沙縣。多善政,吏民悅服。嘗捐俸創平津橋。 王瓘字元玉,明州人。崇寧間知沙縣。改福建轉運司主管,領縣事,歷任歲久,多善政,民為立生祠於太平興國寺。今寺僧祀為土神。「瓘」,一本作「權」。 郭汝賢字舜卿,建安人。宣和間,以興化軍通判攝沙縣事。治績彰明,遂實授知縣。廉明簡重,吏民懷其德,亦畏其威。 葉先處州人。紹興間知沙縣。政尚寬厚,嚴於除害革弊。秩滿,民欲留,弗果,為立祠於靈衛廟。 萬諤字叔康,饒州人。紹興間知沙縣。寬厚,有惠愛於民。廣寇犯閩境,諤被漕檄,督餉事,慨然率巡檢吳鑄、尉陳永忠以鄉兵千餘人逆拒之,賊遁追躡逾日,履險墜空,從舁還治,卒。民感其忠義,為立祠。 連三益知沙縣,民愛之。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王潯字景淵,合州人。嘉泰間知沙縣。政尚寬簡,民得其惠。嘗捐俸建石橋。開禧初解職去,民立祠祀之。 王洪之建寧人。嘉定間知沙縣。廉明不苛,吏畏民懷,時稱能吏。調拜大理評事。 宋南強字子居,山東人,紹興、淳佑間知沙縣。治專德化,不事刑罰。勸農桑,興學校,繕修橋梁道路。凡一考,解職去。民為甘棠路碑,以表去思之意。碑在縣東南感義里。 趙希佞開禧間為沙縣丞,有治聲。詳見泉州府《人物志》。 黎靖德永嘉人。嘉佑間為沙縣主簿,攝縣事。清謹,善理繁劇,博學能文詞,嘗修《沙縣志》。 劉純建陽人。沙縣主簿。持身廉而遇事果。適歲大疫,躬治劑藥救療存活甚眾,其死者作大塚瘞之。 許抗字損之,南城人。宣和間為沙縣尉。時草寇彭孫嘯聚亡命,阻山為固。抗挺身,□壘,說而降之。轉運使陳榮言於朝曰:「若許抗者,可謂能減九重之焦勞,救一方之塗炭。」擢大理評事,改知仙游縣,亦有能聲。 李綱宣和初,以起居舍人疏陳時政,出監沙縣稅務。題詠正多,略不以黜謫自沮。官至宰相,謚忠定。 〔元〕 陳洪至正間尹沙縣。為政廉明而濟以寬簡,民訟紛糾,剖決無滯,久而民自畏服,無敢至訟廷者。進土曹道振,嘗作《平獄頌》以美之。 〔國朝〕 陳善夏邑人。洪武初知沙縣。廉勤仁惠,捕滅馮穀保寇黨,民獲安息。興禮讓,重賢良,革奸暴,吏不欺而民悅服焉。 倪峻字惟岳,無錫人。洪武末知沙縣。廉靜寡欲,禁淫祠,興學校,厥字壇,莫不一新。郡五邑稅糧,先是悉轉輸鎮東衛。山民不諳海道,舟多覆溺,輒責使賠償,民甚苦之。峻為疏其狀於朝,遂改輸福州衛及延平衛,民感其德不忘。 彭修洪武間為沙縣丞。持身廉潔,為政務先愛民,自奉甚薄,無異布衣時。尋召為監察御史。 張善教瓊山人。永樂間沙縣學教諭。學行粹潔,嶷然以立,師道修明職業。弗逾年,士皆從化。倡諸生以新文廟,縣父老聞之,欣然來助,迄底於成。
48 順昌縣
49 〔五代〕 林揆偽閩王延政時為永順場官。南唐升場為順昌縣,仍以揆為令。當干戈相尋之際,政尚簡易,民多德之。 〔宋〕 俞偉字仲寬,四明人。元佑初知順昌縣。初,縣民生子多不舉,偉集耆老諭以理,貧者許贍以粟,所活不可勝計,多以偉之姓字名之。俗婚娶尚侈,偉戒以儉,而省浮費。民有健訟者,偉反複開諭,悉感謝去。縣治前大溪艱涉,偉率富民出資,編舟為梁以濟之,複籍廢寺田數十畝,儲租以備繕修。為縣凡兩考,木生連理,粟一莖十二穗,民歌頌焉。 丘之立字斯行,建陽人。紹興初知順昌縣。廉明仁惠,縣遭寇亂之餘,民多困憊,之立力撫摩。政先農業,田之荒者借種與牛,寬其租限。未幾,訟息刑簡,而民日阜安。 趙公峴字唐卿,紹興間知順昌縣。廉明勤敏,而政尚寬簡,廷無留訟。歲歉,輒發廩賑貸,民不乏食。有辛大者謀竊發,訴者踵至。公峴陽叱之以為妄,眾皆愕然。密遣擒捕,盡獲其黨。民有停柩者,諭之葬,而貧甚不能舉者,則官助其費。修學養士,文風大變。張魏公帥閩薦於朝,遂改秩去。 王奎字景文,四明人。紹興間知順昌縣。政尚寬簡,心先愛民,不深鞭罰,而民畏服。 董居安字子安,松溪人。乾道間知順昌縣,清儉如寒士,遇事明敏不倦。時縣之鹺法更變,帑藏空虛。吏請如舊令,計民產賃錢,謂之綱本。居安以為賦外之斂,不昕。優游措劃,不煩而辦。凡追所逮,傳符下里,未嘗一遣公皂至民家。先是,令以只日晨興收訟諜。居安無昏聽,至則進之,冤枉易達。訟者多飾詞,凡所連逮,吏規以為利;居安推摘一二切要,餘無所問。民為立生祠祀之壽考12。 熊遹字述之,建陽人。紹興初為順昌縣丞。明敏絕人,而渾然有長厚之德。令丘之立,遹同里人,甚相友善,遹事事與之協濟,故兵亂之後政無不舉。而又持己廉,待人恕,吏服其斷,民被其惠,時以循吏名。 許安仁字仲山,少從蘇軾學詩,有聲稱。晚以累舉授官,政和間為順昌尉,甚得士民之譽。 陳煥字其華,建陽人。紹興間為順昌尉。寬和廉靜,不迫不擾,邑政賴以裨益者甚多,而未嘗自以為能。人樂其政,號之曰「陳佛子」。 〔元〕 劉思禮字季和,高唐人,至順間為順昌縣尹。廉明公正,疾惡如仇。民有親屬因財而訟者,以理諭之,遂悔悟息爭。江西民有為鈔者13,事發,妄攀指別縣平民。縣吏因乘機詐為文移,追逮無辜以謝利。思禮一見印文,洞知其詐,人以為神。 魯崇仁字子元,蜀郡人。至正間為順昌縣尹。為政簡易,深得民心。先是,邑公田最為民病。崇仁至,因民情所欲,而為之法,民亦樂輸,而弊自除。遇歲歉,嚴私糶之禁,仍諭儲粟之家假貸賑飢,粟不增價,民無匱乏。興學校,崇祀事。他善政尤多,人民立碑頌德。
50 校 注
51 1 按《宋史 胡銓傳》稱:「乾道初,以集英殿修撰知漳州,改泉州。」本志失檢。
52 2 光緒《漳州府志 宦績一》作「置為首者一二人於法。」
53 3 光緒《漳州府志 宦績一》作「以革鬼之俗」。「機」應為「」之誤。
54 4 乾隆《汀州府志 名宦》作「鄭強」。
55 5 乾隆《汀州府志 名宦》作「置均濟倉」。此脫一「均」字。
56 6 乾隆《汀州府志 名宦》作「申令守斥堠」。
57 7 「特改合入官」疑為「特改令入官」之誤。
58 8 乾隆《福州府志 祥異》載轉錄《宋史》:「靖康元年八月,福州亂軍殺知州事柳廷俊。」當指此。
59 9 據嘉靖《延平府志 名宦》所脫為「仇」字。
60 10 據嘉靖《延平府志 名宦》所脫為「贍」字。
61 11 據嘉靖《延平府志 名宦》所脫為「入」字。
62 12 嘉靖《延平府志 名宦》作「立生祠祀之,以丐壽考」。
63 13 嘉靖《延平府志 名宦》作「有偽造鈔者」。
URN: ctp:ws77479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