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九回屠本赤掠賣故人兒 楚雲娘途逢舊僕婦

《第九回屠本赤掠賣故人兒 楚雲娘途逢舊僕婦》[View] [Edit] [History]

1
詩曰:
2
忽忽枕前蝴蝶夢,悠悠覺後利名塵。
3
無窮今日明朝事,何限生來死去人。
4
終異狐狸同窟穴,卻從蠻觸鬥精神。
5
槿花開落從朝暮,始信蜉蝣未是真。
6
話說楚雲娘搬了屋,感得柳學官不負心,還了六年前的五十兩冷債,楚雲娘賴他將就度日。當不得朝廷無道,金人連年入寇,東京河北各處郡縣,土崩瓦解。那徽宗支持不來,沒奈何,禪位欽宗,自稱太上皇、道君教主,終日在艮岳上遊玩。欽宗改年靖康。才用李綱,又革了以謝金人;才用老種經略,又停了經略。朝綱顛倒,沒人敢言。到了靖康二年,金人竟把徽欽父子、皇后嬪妃,擄個罄盡。正是:
7
宋祖開基二百秋,當時天命有人謀。
8
契丹昔借陳橋返,兀術今來汴水遊。
9
燭影不明開斧鑕,金珮失信自箕裘。
10
始終亡國皆奸相,寡婦孤兒一樣休。
11
此時中原無主,金兵所到,說不盡那焚劫之苦。這武城縣地方,是經過一番的,這些百姓一聞金兵過河,便東奔西逃,星夜雲飛。別的人家還有男子領路,可憐雲娘和這六歲慧哥,寡婦孤兒,逃往那裡藏躲?一個泰定又夾傷了腿,細珠又是個老實丫頭,從來不大出路的。一時間見人家亂跑,也只得叫泰定背著慧哥,一行主僕母子,挾著包袱布被,走出城來,也在人叢裡亂走。
12
忽然金兵到來,但見他拐子馬放開一衝,那些逃難百姓,如山崩海擁相似,那裡顧得?泰定略回頭一看,早不知雲娘和細珠擠的那裡去了,叫又叫不應,只得背著慧哥往空地裡飛跑。且喜金兵搶進城去,不來追趕。這些人拖男領女,直跑到十里以外,各處藏躲。這些土賊們,也有奪人包袱的,也有報仇相殺的。生死在眼前,還改不了貪心狠毒,如何不遭殺戮!可憐這泰定又走又怕,忽望見屠本赤臉上著了一刀,帶著血往西正跑,他家小黑女挾著個包袱,跟著屠二老婆一路走。泰定也是急了,叫聲:「屠二叔等等,咱一路走。你沒見俺大娘?」屠本赤回頭,那裡肯應。泰定趕上道:「且慢走,金兵已進城放搶去了。咱商議著那裡去好?」本赤騙的人家銀錢,做了些生意,都拴在腰裡,帶了些行李,也都被人奪去,還指望泰定替雲娘帶得有金珠首飾,就立住了腳,和泰定一路商議往那裡去躲。本赤道:「西南上孫家村,是孫五家,緊靠著河崖,都是蘆葦。那裡還認得人,且躲一宿。」泰定心下還要找尋雲娘,又不知往那裡去好,沒奈何,跟著走罷。把慧哥放下,拖著慢走。這孩子不見了娘,又是饑餓,一路啼哭。屠二老婆看不過,有帶的乾餅和炒麵,給了慧哥些吃。這孩子到了極處,也就不哭了,一口一口且吃餅。
13
將近黃昏時候,方走到孫五家。那裡有個人影?牀帳桌椅還是一樣,鍋裡尚剩下半鍋飯,也沒吃了,不知躲在那裡去了。這些人餓了一日,現成家伙,取過碗來,不論冷熱飽餐一頓。前後院子靜靜的,連狗也沒個。原來孫五做小鹽商,和趙監生合伙,先知道亂信,和老婆躲在河下小船上,那裡去找?虧了屠本赤有些見識,道:「孫五躲了,這屋裡還有東西,咱多少拿著幾件,休在他家裡宿,恐有土賊兵來要掃巢子,那時沒處去躲。」
14
且到河下看看,見這婦女們都藏在蘆柴裡,沒奈何,也就地打了窩鋪。到了二更天,果聽見村裡吶喊,發起火來,把屋燒的通紅。這些人們誰敢去救?待不多時,這些男女們亂跑,原來賊放火燒這蘆葦,一邊擄掠,又搶這人家的包裹,誰顧的誰?
15
到了天明,泰定不知那裡去了,只落下個慧哥亂哭,撇在路傍。屠本赤撇了各人去躲,他老婆還有人心,道:「丟下他也過意不去,咱只當積個天理,領著他罷,等泰定來交與他,再做商量。」屠本赤只得帶著慧哥。也沒人背他了,跟著飛跑,只怕撇下。他初意要尋戚小奇家,到此際沒有主意,只得順著河沿而去不題。
16
且說這雲娘和細珠叫了泰定一回,不見答應,人馬亂撞,只得走開。要找岑姑子庵,全不知那條路是,隨著這些逃難的人亂走。到了天黑,沿著林子裡一南一北的亂撞,不敢住下。直走到二更天氣,不知離城走有多少路了。雲娘哭一回,走一回,只見前面有一條白光,照的明朗朗的,引著又走。聽得狗叫,幾間小屋露出燈光,是一家莊戶人家。細珠道:「咱走乏了,月黑裡又沒處去,且等到明日,只怕泰定來找咱。」雲娘沒奈何,只得在屋後野場上坐下,著細珠叫門,要碗水吃。
17
細珠推開門道:「家裡有人麼?俺是躲難的,要口水吃。」只見屋裡跑出個小媳婦來,也沒穿布裙,拖著兩條褲腿兒,道:「你是誰?這聲響兒好熟,倒像大娘家細珠姐一般。」進屋去拿出燈來照了照,上下一看:「可不是細珠姐麼!」細珠看了一會,才想起來,是紅繡鞋房裡使的金橘。因他娘紅繡鞋作了業,嫁去了,因把金橘作三千錢,叫他娘家來贖了去。今年二十二歲了,嫁了個莊家漢叫王有財。在這河崖上住著兩間小屋子,每日打柴城裡去賣。只有一個牛,著土賊趕的去了,他漢子去找,娘和他守家。這金橘極孝順,婆婆著他去躲,死不肯去。見細珠說「大娘在屋後場上哩」,連忙跑來,請雲娘進屋裡去--這老婆子沒眼,耳又聾,細珠把燈剔了剔--著雲娘上炕,一頭坐著,忙去碓裡倒水做飯,好不慇懃。正是:
18
歌兒舞女歸何處,畫角朱門住不成。
19
不及田家癡蠢婦,猶存一飯主人情。
20
按下雲娘不題,且說屠本赤夫婦領著慧哥,走的乏了,小黑女背了一會又丟下了,又哭又叫,幾番要撇在路上。本赤一頭走,一頭罵著道:「想恁爹活時,姦騙人家婦女銀錢,使盡心機權勢,才報應到你這小雜種身上。今日你娘不知那裡著人擄去,養漢為娼,你倒來累我,我是你的甚麼人!」那慧哥越發哭了。本赤跑上去就是兩巴掌,打是這孩子殺豬似叫,又不敢走,又不敢住。到是老婆心裡過不去,道:「你當初和他老子也吃酒也吃肉。你就這等沒點慈心,不強似你一路上打罵他,等到個寺院裡,把他寄下罷,也是個性命。半路上丟下這孩子,千家萬馬的,也傷了天理。」說的本赤不言語了。
21
走到天晚,可可的到一個觀音堂,緊閉著門。本赤走渴了,叫門要碗水吃。老和尚開門請進去。本赤見和尚去打水,沒個徒弟,說道:「老師父,你多少年紀了?」和尚答道:「今年七十了。」本赤道:「你沒有徒弟麼?」和尚道:「命裡孤,招不住。」本赤道:「我有個孩子,捨在寺裡吧。如今因路上沒有盤纏,只要你一千錢做腳力。」和尚道:「不知可好,領來我看看。」本赤領著慧哥進來,和尚看了一眼,暗暗點頭道:「好個孩子!幾歲了?」本赤道:「七歲了。」說著,和尚進房去,拿出一串銅錢與本赤。本赤接去了。又要留他住宿。本赤怕金兵出營放搶,領著老婆一路往西而去。可憐這是南宮吉恩養的好朋友。有詩以戒交結小人云:
22
食客場中定死生,悠悠安得歲寒盟。
23
虎狼分肉呼知己,鸇犭束鳥成群號弟兄。
24
春到桃花偏有色,秋來楊葉自無情。
25
托孤門下馮驩少,狗盜雞鳴不足評。
26
老和尚收下慧哥,知是因緣,就與慧哥剃了頭,尋出領舊破衲裰來,改成一件小僧衣,又做了僧鞋僧帽,起名了空,教他打磬燒香、念經寫字。那了空原有善根,也就合掌念佛拜佛,和天生小沙彌一般。也是慧哥安身立命的去處,雲娘捨珠雕佛的因緣。世間絕處逢生,苦中得樂,原是這等。且按下慧哥在此為僧不題。
27
卻說泰定在河下蘆葦中守著慧哥墩了一夜,誰敢合眼。只見村裡喊殺連天,火把亂明,把河裡蘆葦柴燒著。男婦們怕火燒,都走出來,被這些土賊們搶衣裳的,擄婦女的;把泰定也上了繩拴著。這些人們到了一個大空寺裡,坐著十數個賊頭,沒有弓箭馬匹,都是些莊家鎗棒。滿滿的一寺婦人,也有認得的,放了去了,也有留下的。這些壯漢們,拿來跪下,但說不肯做賊就殺。泰定尋思:「這些賊們,且哄著他,臨時再尋法逃命不遲。」將主意已定。問到他的名字,說是泰定。一個人跑下來看道:「你不是泰交宇麼?」原來泰定號交宇,在南宮官人宅裡,誰不知道。連忙解了繩子,請上殿去,有的是熱酒大肉--都是村裡抬來的,給泰定吃。泰定細看,才知是宋小江兄弟宋二狗腿,在這裡做賊。因問泰定南宮吉家的事,泰定纔將失散雲娘,并昨夜不見了慧哥之事,說了一遍,要辭了去找尋。宋二道:「你沒處尋,出門去撞著人,連性命都丟了,我著人各處替你找罷。這村裡孩子們,我都叫來你看。」原來宋二和她嫂子苗六兒、姪女宋秀姐,領著接客,又被金兵搶去了,因此在這裡做賊。
28
過了兩日,這宋二與泰定一桿槍,著他管五十個賊。那夜又去搶村,泰定瞧著無人,丟下槍,一溜煙走上大路,各處找問雲娘、慧哥信去了。真是:
29
珠沉罔象無尋處,雁過秋空不定蹤。
30
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79076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