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七回富室貧兒生埋金受報 前愆孽女死對案歸娼

《第七回富室貧兒生埋金受報 前愆孽女死對案歸娼》[View] [Edit] [History]

1
詩曰:
2
福有因緣禍有門,甘同枝葉苦同根。
3
果隨瓜豆人人種,水滴堂簷點點痕。
4
慳父必然生蕩子,棘叢安得產蘭孫。
5
百年冤鬼來尋債,隔世還追地下魂。
6
卻說雲娘保了出獄,且按下不題。單表汴京城裡出了一個大財主,姓賈名仁,排行第八。他父親是錦衣衛役出身,在京專好拿訛頭、通線索,後來死了。生下賈八更是乖巧,頂著父親差使,六部九卿、內宮廠衛、二十四座衙門走的爛熟。先在童貫京營裡吃一分守備錢糧,後來和高俅、蔡京這幾個大權臣宅裡大管家結了親,拜成兄弟,就大弄起來。又認了林靈素做乾爹,不止外官,連司禮太監、提督三宮的老公們,沒一個不通聲氣。又結拜李師師做乾姐姐。因此京師起他一個混名,叫做「真亡賈八」。又因他專騙大錢,他少人幾千幾百不還人家,只推說忘記了,沒有這宗帳;若是人該他的,還了又賴人重還,也只推說忘記不曾收。有錢有勢,誰不怕他。所以混名一發叫的通行。家舊住在綿花小巷,後來駙馬街買了宅子,蓋的樓閣亭臺、花園書房,俱照內裡款式。城裡當鋪、鹽店、香蠟店、綢緞店,何止二三十處,伙計有一二百人。只是一件,年過六十無子,娶了許多姬妾,生一個就死一個,一屋老婆吃飯罷了。如此大錢,他平生一文不捨,就是人情往來,百文錢的也沒有。
7
因這靖康皇帝喜花石綱,他就開了花石店,蘇杭盆景,無般不有--在艮岳後街上。那時,士大夫家家俱有花石,一盆虎刺有賣到三百兩的,掙錢極易。道君皇帝也常取進去,中意了,常賜三五百兩。直到金兵過河,還拿著大天平兑人銀子,家下蓋造樓房不歇工。
8
他小舅子方指揮,和他對門居住,是世襲鑾儀衛指揮。五十多歲,只有一女,叫做春姐,常抱來賈家頑耍。且是生得眉清目秀,一個小小口兒,乖巧伶利的,當不得又會哄人。賈家沒個孩子,常是姑娘長、姑娘短,哄得賈八家一群婦人看如寶貝一般,常是過來頑耍,一二日不肯放回去。年長十歲,又好個苗條身子,纏的一點點小腳兒,梳著個假髻兒,就是個牙人兒一般,沒人不愛。就學唱曲子、識字兒、抹骨牌,一教即會。後來兩下親戚走的熟了,因賈家無子,眾婦人就講把春姐過繼了來養著頑耍做伴。方家娘子不肯,只許兩下走著,都叫爹娘。那春姐又會哄人,娘長娘短,叫的賈家老婆比親生的還稀罕,他衣裳、金珠墜子,常常的送來不絕。
9
後至金兵亂了,賈家算計,這些金銀寶貝盡自不少,那裡去藏?就在那住的群樓花洞冰窖之下,穿井有十餘處。把金銀打就大磚,用漆漆了,一層層垛起,約有二丈餘深,使土培平,鋪上磚石。偌大一個宅院,那裡去找?卻暗暗記了不題。
10
看官,你道這藏法妙不妙?誰知慳貪來的財物,決不許他妄用,故癡算藏了,以待有福,正是:人心如此如此,天意未然未然。有詩道得好:
11
百歲光陰既不多,勞心苦算欲如何。
12
充饑不過三餐飯,覆體能穿幾匹羅。
13
金玉千箱憂盜賊,田園萬頃怕催科。
14
夜來脫襪魂離殼,一個銅錢帶得麼?
15
且表這方家女兒春姐,到了十一歲上,忽然頭痛腦悶眼赤腮紅,只是要睡,不住聲哭,幾日全不飲食。忽然夜間和他母親睡在牀上,只見他陡然大叫一聲跳起來,兩眼圓睜,說:「這家事不是我轉盜與人,是你許下謝他的。就是嫁了他,也是沒奈何!誰見我接他過墻,先姦後娶的?」說畢又大叫一聲,滿地打滾,一似有人打的一般,身上一塊青一塊紅。哭了一會,就沒了聲,只是心窩裡亂跳。唬得方指揮夫妻主意全無,叫著春姐,只不答應,兩個小眼閉得緊緊的,臉似金人一般。兩口兒哭得沒法了,趕夜裡去叫前門上師婆老劉來看。說是中惡,拿符水桃枝、香紙銀錢,剪個紙人兒,用漿水往東方送,說是遇見鬼了。守到天明,只是不醒,慌的對門賈家婦人,一群都跑過來,圍著哭「我的嬌兒心肝」,亂成一塊,拿姜湯往小口來灌。那春姐那裡得醒?只是大家抱的抱,哭的哭。因把那常穿的一件大紅縐紗小衫兒、紮花白綾比甲兒、荳黃紮花裙兒,替他穿上,又把一雙金嵌寶石小白果墜兒,給他帶在小耳朵上,忙忙把個假油髻兒、紅繩兒紮在小小髮辮上,換上一雙小小紅鞋,停在房裡牀上,大家圍著哭。那賈仁過去看了,也自心酸,叫人去看杉木去了,又叫黃醫官取抱龍丸去。大家忙亂不題。
16
愛鎖情根骨肉緣,彭殤生死亦同然。
17
改頭換面知誰是,空使爹娘淚眼穿。
18
眾人哭了一會,見方指揮娘子硼倒地下,哭的昏迷,勸也不住。賈家第五個妾,妓者出身,極是伶利,道:「我看這孩子不像短命的,沒病沒災,怎麼就死了?」用手去摸他心口,不住的亂跳,忙道:「妗娘休哭,這孩子還沒死,慌哭怎的?不信都來摸他心底,可不還跳?只是口裡沒氣。」說不久,黃醫官到了。賈仁、方指揮進來說:「婦人且躲開,好等黃醫官看脈用藥。」
19
那黃醫官是御前有名的老醫,極知脈理,問道:「姑娘今年十幾歲?」賈仁道:「十一歲。」黃醫官道:「十一歲脈還不全。」只用一指,先擱在右手尺脈上,又看了關、寸二部。住了一會,又取左手心脈、肝脈。三部俱看完,笑道:「姑娘不死,非三日即五日,可以還魂。此是業鬼追究前生罪案,犯了閻王關,不消用藥,且把這抱龍丸用姜湯灌下,保護他元神罷。這房裡燒香念佛、看經懺悔,等心口裡漸漸溫煖就好了。」說畢,黃醫官要去,賈仁請到對門,待了一盞茶,還是方指揮封上一兩書儀去謝了。
20
這婦人們守著姑娘,不敢哭;將藥灌下去,牙關緊閉,又流了出來;不住手去摸春姐心窩,果然溫暖,只不見有氣。這婦人們守到了三日,全然不醒;待說死了,又心口溫煖,時常跳動。那些王師婆、李師婆、張姑子、劉姑子,日夜來看,這家說該跳神,那家說該拜懺。方指揮只這一女,如何捨得?連忙去黃花寺請了六個尼姑,在住房中間安下壇場,拜《梁王懺》。婦女一家隨著跪拜。直拜到第五日,那春姐如夢如醒,忽然哭了一聲,又沒氣了。這些婦女聽見春姐哭了一聲,就拾了寶貝一般,趕來抱的抱,拍的拍,又哭又喜,和賈家一群老婆就擠了個滿屋。一時哄動了東京城,說是女孩兒五日還魂,豈不是件異事,才服黃醫官脈理。春姐漸漸活了。父母問他病中之事,竟一些也不知道。自此以後,精神養好,一發嬌俏。
21
且說賈仁將金銀埋了,慳吝之心雖然放下幾分,卻只恨不曾生得兒子。他家中有十數個有名的美妾,又有房下侍婢二三十人,俱是江南兩京出類能文會唱的,只是各坐空房,不見有孕。忽一日因人還債,准了個使女叫做蘭香,胖大粗醜,廚上略會些飲食,京師有半灶之稱。不知怎麼樣,老賈看上了,一時動興,不消一月就定了胎。把個賈仁喜極,各處對人誇說他家有了好事了。
22
到臨月之時,賈仁做一夢:有一個人從南門進來,手持一塊金磚,說來還債。賈仁平日貪心,見了金磚,兩手抱住不放。那人來奪,賈仁又爭著不肯撒手,忽然大叫一聲而醒。夜正三更,家人來報:「廚房內蘭香添了一個哥兒。」慌忙起來,淨手焚香,向天叩拜道:「也是我賈仁一生沒傷天理,因此龍天不絕我後。」過了三日,親友知道,都來賀喜,也有送湯米的,送盒子的,送金錢銀錢的、金鎖銀鎖的。賈仁有財有勢,到了滿月,送的財寶賀儀約有千金。這賈仁喜的是錢,說這孩子日後就是個掌財的。可霎作怪,雖是生的齊整胖大,兩耳垂肩,只是兩眼不開,不住的流些紅淚。叫醫婆來看,說是胎熱,過到百日自然好了。賈仁也自憑他。覓了兩個奶子,恐怕失奶。因是夢見金磚生的,就取名金哥。
23
到了百日,這些親友備禮來賀,也擺了三四十席酒。席前抱出金哥,就和金打的娃娃一般:頭戴金鈴織錦壽字冠,織錦大紅襖兒,金蝦蟆頭鞋兒,胸前金麒麟、金鎖,手鐲、腳鐲,都是金子裹滿了。那孩子兩眼不睜,一似睡著一般。親友各誇福像不絕,且按下不題。
24
卻說春姐,又過了二年,十三歲了,出落的風流姿色,十分嬌媚,就像個畫上一幅小美人圖。又學的識字能文,吟詩度曲。因賈家有江南娶來名妓,都會書畫琴棋,因此春姐見了就會,不消請師,偏是靈巧。賈仁家生了子,常常過來與金哥頑耍。那日清明,打鞦韆,接了春姐過來。在後園弔了一架彩繩花枝,高掛在綠楊之外。那眾婦人們,也有單打的,也有雙打的,真如彩鳳斜飛,雙鸞同舞。打了一會,該春姐上去,但見:
25
穿一件賽榴花滴胭脂的絳色紗衫,卻襯著淡柳黃染輕粉的比甲;繫一條轉鏡面砑雲影的雪光素練,斜映著點翡翠織細錦的裙拖。身子兒不長不短,恰似步月飛瓊;眉頰兒不白不紅,疑是凌波洛女。蝶粉初調,未向西鄰窺宋玉;鶯黃未褪,先來東閣竊韓香。恍疑紅杏出墻來,但恐青鸞隨鳳去。
26
春姐在賈園戲打鞦韆不至緊,不期賈家後花園緊接著御河,西岸一帶都是秦樓楚館。中間畫閣飛簷,垂楊四繞,長廊有二百餘間,彎彎曲曲一個大院子,卻是李師師的樂府。這李師師雖是一個樂戶,只因道君皇帝幸過,便與眾不同。他的住宅竟像道君的外宅一般,一路紅墻,內通地道,聖駕不時遊幸。天下有名的花魁,誰敢輕見。因賈仁財大,有線索,又與他結拜了,才敢在他府西蓋這座花園。
27
那日御駕遊了艮岳,因是清明,忽然由地道中幸李師師府,要看那汴河外士女踏青,人民行樂。正和李師師在迎鑾閣飲酒凴欄,直對著這河上賈家花園。也是天假其便,春姐正打鞦韆,真是身輕如燕舞,腰細似流鶯,一個小小紅妝,風飄裙帶,汗濕鮫鮹,高高撮在那垂楊枝外,一上一下,正面對著閣上。真龍看個不足,酒罷回宮去了。
28
這李師師見此女子,忽然生心,即差的當人去賈家,訪是誰家小姑娘,細細問明。知道是方指揮家,只此一女,常在賈家頑耍,昨日打鞦韆的就是他。還怕有些不真,又將慣做京媒王婆叫來細問。王婆說起:「這女子才十三歲,生得風流典雅,真個是美人兒,一京城裡也找不出第二個來!」又說:「這雙陸骨牌、琴棋書畫--賈家三房,下揚州娶的個瘦馬,他常常教他--偏是一見就會。如今家裡學唱清曲哩。」喜得個李師師,好似得了活寶的,即使人先和賈八員外說:「是聖駕在樓上親見,要選貴人。如有造化,生下太子,甚麼富貴沒有!」
29
老賈正為金兵索餉,朝廷內庫空虛,派在京官富戶各出一半,老賈派了一萬,正無線索可免,忽聞此信,聽不的一聲,真是喜從天降,因想道:「我該這一萬助邊銀子,正好就這個題目出脫!」連忙走到方指揮客位裡坐下。方指揮出來,老賈就笑嘻嘻道:「你天大的喜來了,我來報喜哩!」方指揮問道:「何事?」這賈八道如此如此,說了一遍,道:「這奉旨聘選,誰敢不遵?你只奉了旨,就有內邊老公公御賜羊酒金緞下來,就該安排下他隨身宮妝的衣服往宮裡送。一個朝廷的嬪妃,就是姑娘年小,誰敢留在家裡?」說著,方指揮娘子也出來見了,不覺兩眼淚落,說:「一生一世止得這點骨血,平空裡弔下這個禍來,生生的把一家拆散了,甚麼喜事!」說罷,放聲大哭。奶娘傳進去,春姐聽見也嗚嗚的哭。方指揮也在傍揩淚。賈八勸道:「這是孩子的造化,終不然留他一世,有個不出門的?人家還尋不著這樣門路,整萬銀子打點,求選皇后哩。如今正宮孟娘娘使了多少銀子,纔挨進宮去?你就哭也沒法,這誰敢違了旨?說個不字,連一家性命都坑了。你們且商議回他的話。這李師師家提調著三宮,朝廷的枕邊言,比這閣老體面還效,你惱了他不成?」方指揮是老實人,心亂了,向賈八說:「姐夫,在你張主,我雖襲了個職,一點事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敢不聽你說?何況這孩子已是兩下分養著的。」說著,都不哭了。正是:
30
林外夭桃傍水開,月移花影上陽臺。
31
色香原是無心物,俱為多情牽出來。
32
話說李師師因看見方家姑娘打的鞦韆可愛,就尋出這個題目來,要引他上了竿兒,接過來教梳櫳著,勾搭道君皇帝,故意假作奉旨去聘選,叫他回不得。又遇著老賈心內有事,要找個題目,好省下他助邊銀子,如何不盡力攛掇?那指揮老實人,那知道賈八要借別人的水潑自家的火?當日,大家應允了,回師師的話。不知他怎麼起本,不在話下。
33
不消幾日,就有一個公公拿紅帖來方家拜了,又拿紅帖請過賈員外來作了揖,只說:「恭喜!」方才安了坐,就是兩牽羊、一擔紅泥頭御酒、四匹金緞、一對銀花瓶,重叫方指揮夫婦朝上接了旨,行九拜禮。要留席,不肯住。方指揮弔著淚問進宮的日子,公公低聲道:「這是李媽媽那邊奉的旨,還要問他。俺們不過奉了皇爺旨意,送這金幣來,誰敢問他?」送出門,上馬去了。
34
這方指揮家就像死了人的,終日母子悲啼。這賈家娘子們,也有勸的,也有嘆的。不一日,替春姐做的宮樣織金裙襖、繡帶宮靴。賈家也破費幾兩金子,打的金鳳釵、金龍頭大簪、珍珠結佩之類,送來添妝。方家也備千金嫁妝。
35
那日,李師師家遣王婆來說:「今夜聖駕要親到李府裡看選,姑娘只要一頂二人轎子,悄悄抬在他家,先面了駕,才定日子往宮裏送。」這賈、方二家怎敢不信,即時將姑娘打扮的金妝玉裹,香熏了發面,沐浴了身體。又有一種仙藥,是透骨香,一袋有二十丸,俱是異香和春藥丸成。婦人臨臥服了,那香從下體透出異香,渾身香滑無比。當時東京淫奢大老和內裡多用此藥。等到日西時候,使一頂花籐小轎,四面結彩紅,那春姐拜了天地,別了爹娘,眼淚簌簌,只得上轎而去。又不許親眷到門,恐有泄漏。原說就聖駕選過,送回家,另擇吉日入宮,那知是桃花落水無回路,柳絮隨風不轉頭。有詩曰:
36
世間好物不堅牢,象為牙傷香自燒。
37
籠鎖鸚鵡因巧語,網羅翡翠惜奇毛。
38
高才賈傅名多誤,絕色王嬙命自招。
39
自古佳人偏遇劫,幾多金屋有藏嬌。
40
看官聽說,原來這天子京師地方,五方所聚,無般不有,無事不奇。這些拐騙神棍,飛簷走壁、偽官詐物、偽旨穿宮,此等大騙子不知多少,從那裡說起。今日李師師因看上方家女兒,假傳旨意,弄了這一般大搗子來,賃兩個窮花子太監,穿上兩件蟒衣,使幾匹緞子,白騙了良家女兒來,入了樂籍。這方指揮一個老實人,那知道這雲裡手的勾當?就是賈八打的大光棍,不過是通些線索,詐銀子為主,也不知道這指山買磨、借水行船的手段。那道君皇帝雖說荒淫,因這金兵兩入汴京,終日來索歲幣,大將軍郭藥師又降了大金,引兵入犯,因貶了蔡京父子,斬了童貫;科道上本,把高俅、王黼、楊戩這一起奸臣,殺的殺,貶的貶,俱各抄籍助餉,用的是李綱、趙鼎、張所一班賢臣,那有選取嬪妃之理。只因當初曾有此蕩遊,把個李師師抬舉的和妃嬪一樣,他遂高抬聲價。到此時,因自己色衰,怕門庭冷落,空負這個大名。家下侍女雖彈箏歌舞者不少,卻沒個出色的,因此乘機巧騙這方家女兒來做門面。也是他花星照命,注定的因果,以報前冤,與那道君甚麼相干。雖然如此,人有百巧,天有千變,依著這人的機謀,再沒有天了!只是拙的常拙,巧的常巧,那有此理?
41
過不多時,金兀朮、黏沒喝兩路內犯,遣官來催歲幣,要金五十萬、銀五百萬。欽宗頒旨,官民僧道、內外富民,量力助餉。直催了三個月,只湊了銀三十萬、金一萬兩,連內帑還不足一半,如何退得金兵?忽都察院御史趙鼎上了一本,道:
42
蔡京、童貫門下奸人,富豪奸詭,無補於國,各擁厚資,實足釀亂。限三日內,各出家私,以助犒賞。恐其慳吝不出,即令移家,以搜藏匿。既能除蠹,且以安民,倘云無罪而借輸,不妨兵退以徐補。庶可解倒懸之危急,而無損國家之元氣。
43
朝廷准了,隨著開封府尹,和兵部、戶部、都察院,并五城兵馬指揮、兩縣地方官,各率衙役兵丁,將這些大戶挨門查點。一到門首,即將男婦一齊逐出街來,止許隨身帶些衣服銀兩、粗重家伙牀帳等物,將大門用都察院封鎖。從長安街前封到九門,約六七百家。這一時,趙鼎為政,清正方嚴,動輒斬首,又是軍情,誰敢買免。把這賈八員外,也就在封鎖之內了。這些婦人趕的沒處去,都奔方家來。又不曾先通得個信息,只有帶些首飾零銀子出來的,凡係皮箱廚櫃,俱不許動。只等兵退,方許還家。
44
這賈八員外才得了子,又有這方家姑娘看看入宮,見了駕,指望分半個皇親做,忽然被封,立即逐出。可憐這幾井金銀,埋在地底,雖他人不能找尋,日後太平,知此宅子還是誰的?正是天大的冤屈,那裡去訴,只得暫在方指揮前客位住著,小小院子通擠滿了。各人尋路不題。
45
過了二日,兵部大堂又上一本,內稱:
46
倡優淫汙之地,乃指為宸遊微服之區;賜用內珍,僭稱外府。或狐鼠借其耳目,窺伺往來;或奸雄因以穿窬,招搖賄賂。遂使金穴踰於梁鄧,柳巷過於陶朱。如此大奸,豈容內住;如此厚利,終為寇資。以之助餉而退敵,豈不愈剝民膏而奪士俸乎?既以救軍國之需,且以消道路之疑。
47
本上,朝廷也准了:「即著太常寺查樂籍,派銀十萬兩。樂婦李師師,本該重處,姑免究,著外住,不許在京。」旨下,人人稱快。把這些粉頭們,連那私窩,約有二三千家,都編成樂戶,一齊趕逐,金銀釵釧衣服等項,剝個罄盡,趕出城去,也斂有五萬餘兩。
48
那李師師手下人多,早通了個信,先一日把方家女兒,並十數個出色丫頭,各帶金銀寶貝,在城外僻靜巷裡,先賃了個宅院安下,李師師空身見了眾官而去。因係官家幸過,體面還全。及至方指揮知道,已去得沒影。老賈不知事,誰去打聽?
49
真是:
50
顛狂柳絮隨風舞,輕薄桃花逐水流。
51
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8044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