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5-第四回

《5-第四回》[View] [Edit] [History]

1 大老爺那邊樣子送過去,也求太太說一聲。」王夫人道:「這我同寶丫頭說就是了。」
2 黛玉道:「還有大嫂子、二嫂子,手頭都不寬裕,公中月錢也不夠用,往後各人房裡又添出些用度來,怕一時有料理不到的地方,打算每月送一百銀子,添補些零用。」王夫人道:「這也很好。但是你那裡有這些銀子!」黛玉道:「這不過幾千銀子,不算什麼,不過稍為盡一點心。」平兒道:「我那裡怎麼要妹妹貼補!這是我斷不敢領的。」王夫人道:「這也是他一點意思,你倒不要辜負他。你們這兩年本也苦了。」黛玉回道:「四姑娘既已結親,還住在櫳翠庵似乎不便當。請太太吩咐搬過這邊來,將來喜事一切便當些。」王夫人道:「就搬到我這裏,同喜丫頭一塊罷了,左不過一個多月。」黛玉道:「這便妥當了。」王夫人向平兒道:「你回來打發人料理去。」平兒答應。
3 黛玉又回道:「四姑娘搬了出來,櫳翠庵便空著。有神佛在裡頭,要照管香火。若派個老媽子,恐怕不妥當。請太太的示下,該怎麼樣?」王夫人道:「老媽子們不乾不淨,卻不好。這怎麼樣呢?且由他空著罷。」黛玉道:「那邊地方僻靜,空著也不謹慎。媳婦想,不如把常在府裡來往的這幾處尼僧,叫他保舉一個清修安靜的人,願意進來主持的,照從前妙師父的例,給他月米香金,叫他奉著香火,也不致把這庵荒廢了。」王夫人道:「這也好。」向平兒道:「你把向來來往裡那幾處尼僧叫來,你問問他。有這個人,再帶來見我。」
4 黛玉又回道:「媳婦打算搬過寶姊姊這邊來一塊住。那邊房子小,太擠,」一點沒有收放東西的地方。有些東西都堆著,不方便。」王夫人道:「這邊本是從前老爺指與寶玉的屋子。那時候因接你來京,知道你愛那瀟湘館的房子,所以把他收拾了。到今年寶丫頭病憊沒有好,又不好叫他搬,又不好叫你在下首。為著瀟湘館已經收拾了,就把他做了新房。原是暫時住著,房子本小,長久自然不便的。這回子,天也漸漸冷了,你搬出來住敗是。明年春暖了,你愛這屋子,再搬去住就是了。」
5 黛玉答應了,又道:「媳婦打算把大件的東西搬過這邊來,零星東西仍舊留在那裡。目今會試期近了,寶哥哥也要用功了。園子里到底比外頭靜些,讓寶哥哥仍舊那裡住著讀書,留幾個人在那裡照料著。到明年場綁,或是搬出來,或是媳婦再搬去,那時再回太太。」王夫人道:「正是,寶玉也該叫他用用功了。但你們少年新婚,就離開了……」又道:「你勸他用功,這是很好的。你派那個在那裡照料他呢?必得要個妥當可靠的人才好。」黛玉道:「青棠他也惡喧喜靜,打算留他在那裡,帶著翠簣、秀筠,同小丫頭蓁兒伺候,紫鵑、青鸞、妙蓮、文霞、小丫頭飛霞、艷雪、五兒在這邊。」王夫人道:「棠仙在那邊招呼著,我更放心了。翠簣、秀筠這兩個是你帶來的,恐怕他伺候不到,寶玉沒有慣,再把麝月派過去罷。這孩子還老實。」黛玉答應著,於是趕忙收拾了,搬過新屋裡來。寶釵要讓黛玉在上首,黛玉道:「姊姊又拘形跡了。」寶釵一笨,遂聽黛玉在下首居住。紫鵑同住在裡間,青鸞住在外間,文霞帶了小丫頭同幾個老媽子住在廂房。麝月也忙收拾,要搬到瀟湘館去。
6 原來黛玉自從那日與寶釵商議之後,這幾人陸續都到黛玉處來。黛玉一一同他們說了,也有笑的,也有哭的,也有當時給黛玉磕頭的,也有含羞不語的,各人心上都說不出的喜歡,說不出的感激。這日麝月來回道:「還是就搬過去,還是等二爺叫再去?」黛玉笑道:「傻丫頭!這是太太派的,就該過去,還等什麼呢!」又道:「原因為你是舊人,才叫你去。你照著從前的樣子伺候,不要拘著躲著。這幾個你也教導他,也要學習著幫你。」又道:「況且如今只要招呼白日里。棠仙他是不睡覺的,晚上的事,只管交給他一個人就是了。」
7 麝月答應著,來到瀟湘館。見青棠指點翠簣等在那裡收拾書籍、文房陳設等件。麝月道:「我這個蠢人,太太偏派我來,要叫棠仙笑話了。還求仙人教導教導。」青棠笑道:「麝月姊姊!你是二爺的舊人,我們要叨你的教哩,你反這麼說!你住在那裡?自然就在這間住,早晚便當些。」麝月道:「二奶奶吩咐的,說我只管白天,晚上的事都要煩你。你自然在這裡住。」青棠道:「我是不睡的,不拘那裡都可以坐得。」麝月道:「我住在後邊。」說著到後邊,將床帳等安置起來。青棠到後邊看時,笑著道:「你倒據了我的屋子了!」麝月道:「你同二爺在一塊。」青棠道:「我偏要同你在一塊。便關了門,我也會來的。」
8 這日,寶玉上衙門回來,到王夫人那裡。」正值賈政同王夫人說著話,請了安,站在一傍。賈政道:「寶玉從前作精作怪,這回子看來或者有些造化,不然那裡能得這兩個好媳婦。方才你說的都很是,不但氣度寬厚,才情也好。只要寶玉再能圖個上進,便更好了。」向寶玉道:「你在衙門也要學著辦事。」寶玉道:「是。」賈政道:「你也荒疏久了,你媳婦叫你在園裡用功,要趕緊才好。這離場期不過百十日功夫,也要做些文章。」寶玉答應著,又站了一回。賈政道:「你去罷,以後倒不要拘這請安的禮節。」
9 寶玉退出,到新屋裡,將老爺吩咐的話說了。寶釵道:「你到園裡去罷!老爺尚且免了請安,怕耽誤你的功夫,你再在這裡說閒話,老爺曉得了,豈不怪我們不懂事!」寶玉道:「我就去。」黛玉道:「以後我們到那裡看你,如何?」寶玉才出來。到了瀟湘館,看時,幾榻、文房、書籍等都一一收拾整齊。問道:「這是那位姊姊收拾的?一定是麝月姊姊,別人也摸不著。」麝月道:「這我不敢居功,是棠仙收拾的。」寶玉道:「你住在那間屋裡?我去瞧瞧。」走到後邊,先走進紫鵑住的屋子,見翠簣、秀筠、文霞、蓁兒都在內。說道:「這太擠了。」翠簣道:「文霞、蓁兒跟著老媽媽在廂房裡,這是我們兩個住的。」寶玉道:「麝月姊姊呢?」翠簣道:「在那邊。」寶玉過來說道:「你同棠仙住敗好。」麝月道:「我是獨住的,棠仙陪二爺在前頭。」寶玉道:「也罷!我渾豎也是不睡的,晚上陪我看書也好。」麝月道:「二爺要是晚上看書,我們自然多要伺候的。」寶玉笑道:「不敢勞動,你們是要磕睡的。等我幾時倦了,要睡的時候,再找你。」於是每日早起上衙門,午後回來,便到瀟湘館讀書,打發丫頭替老爺、太太請安。寶釵、黛玉無事時,亦以讀書消遣,有時也到瀟湘館與寶玉、青棠等閒說。
10 一日,寶釵、黛玉來到園中,一路說著話,慢慢的行來。黛玉道:「這園子也荒落得很了。要照這麼著,再過幾年便看不得了。」寶釵道:「這一邊還是收拾過的,那邊更荒深了。我住的蘅蕪院,不知是個什麼樣子?我也多時不去了。」黛玉道:「從前造這園時,也費了許多心力,就這麼荒廢了,也覺可惜。我想回回太太,趕著沒有十分敗壞,收拾起來,好好的派人管著,把逐年的出息拿來,做逐年的修理,總還有餘的。」寶釵道:「這原好。因這一晌說不著這些事情,也沒有這項銀子。」黛玉道:「不知要多少銀子?」寶釵道:「這我也估不出來,大約總要一大注銀子,才修理的好呢。這回子也沒有機會可以回這話。」黛玉道:「姊姊留著神,我們想個機會回准了,把他弄起來,我們仍舊大家都住園子。那邊屋子派人看著,一切都不要動,有正事或年節下,在那邊住。這邊放些書籍、陳設等物,春秋佳日帶些隨身行李,住到園子裡來,算個行館別業,豈不有趣!」寶釵道:「這個有趣得很,只是這回子人少些。」黛玉道:「人也不少。三妹妹是常要回來的,.雲妹妹也可接他來,四妹妹回來更容易。雖不能整年的住,一年總要聚幾回,也是人生樂事。」寶釵道:「我們大家想個法子。」說著已到瀟湘館。
11 寶玉尚未回來,與青棠等說了一回,寶玉回來了,一同坐下。黛玉道:「你看滿桌子都是八股文章,你也成了個祿蠹了!」寶玉笑道:「我怕忘了樣子,所以翻出來看看,誰會弄他!不過既要進場去,不得不依著他描畫罷了。我讀的書並不是他。」寶釵道:「你做文章沒有?」寶玉道:「還沒有。且到了場裏再做,這回子不犯著去做他。」寶釵道:「這該做幾篇,到底熟些。」黛玉道:「究竟這中不中,到底有命,不問這個好歹。我上年看那江南的闈墨,也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也有不好的中在頭裡,好的中在後面的。即如我兄弟的文章,中了也罷了,一定就該是第一,也不見得。依我看,那第二、第三的,就比他好。」寶釵道:「依這麼說,也可以不必用功了,又勸他讀書做什麼呢!」黛玉道:「我勸他讀書,卻不為這個。」寶釵道:「一個讀書的人除了這個還有什麼!不是古人講究的讀書了。」寶玉道:「可不是!我從前讀書,見了就害怕發煩,可不是就是弄這個。後來師父帶到福地,過了些時,才曉得讀書的樂處。我從前早是這麼讀,我也不以為苦了。」
12 青棠道:「寶姊姊勸你做文章,也有個意思。你竟要做幾篇。」寶玉道:「姊姊也勸我,我真不懂了。」青棠道:「姊姊該曉得。」黛玉沉吟一回,道:「也是的。」寶玉道:「我究竟不懂。」青棠道:「你再想想。」寶玉道:「除了這個意思,還有什麼意思?姊姊你說給我,我就依你,即刻做起來。」不知青棠說出什麼來?且聽下回分解。
13 第十九回
14 單說青棠勸寶玉作文,寶玉不解,再三的問。青棠道:「二爺這回子的學問,老爺還沒有曉得。老爺期望二爺發達,又恐怕久荒了,做不出好文章來,心上記挂得很。二爺做幾篇文章,送給老爺看看,老爺便放心了,也喜歡,以後也不來苛求責備你了。」寶玉站起笑道:「幸虧兩位姊姊提醒了我,我竟想不到,終是粗心。我就做起來。但是沒有題目,寶姊姊你出個題給我。」寶釵道:「你請你妹妹替你出,我是不懂的。」黛玉道:「我幾時懂得!憊是姊姊出。」寶釵道:「你才說闈墨都看熟了,還做不得先生!」黛玉道:「我不過偶然看了一遍,幾時說看熟了的!姊姊大才,真是做得先生哩。」寶釵向寶玉道:「你原是聽的棠仙的話,你請他替你出。」青棠道:「姊姊們盡著推讓,這有什麼的,我就替二爺擬個題。」說著,走至書案,取筆寫了三個四書題、—個詩題、五個經題、五個策題,揮灑如飛,頃刻寫完,遞與寶釵、黛玉。
15 黛玉接過,與寶釵同石畢,說道:「這真是個先生哩!」」寶釵道:「你行這字寫得飄飄欲仙,怎的這麼好了青棠笑道:「我從前也做過才女來,這時候世上不知還有未銷的蹤跡沒有?」黛玉道:「那個才「女是你?」青棠道:」上官婉兒。」黛玉道:「怎麼沒有!」寶釵道:怪不得!不但做過先生,並且做過主考的。」
16 寶玉也走來湊著看,又贊嘆了一回字,說道:「這題卻還不甚難,這策似乎也曉得,但是記不得出在那裡。,」黛玉道:「這容易,現有書在這裏,翻翻就是了。若是在裡頭不記得,只好做空的了。」寶釵道:「這要做幾天才做得完?」寶玉道:「要做一天也做得完了,要翻書考訂,就費了功夫。」寶釵道:「何必忙!慢慢的做。老爺又沒有限你的期。」寶玉道:「既然老爺記挂著,就該趕緊的做。但不知做出來好不好?要是不好,老爺反要生氣的。我做了,還要姊姊們替我改改。」寶釵道:「有這老主考在這裏,還怕什麼!」黛玉道:「上官婉兒艷才麗質,際遇也好,就是結果差些,不免為後人輕薄。」青棠道:「我所歷的魔劫總是如此。這還不算十分享用,也不算十分狼狽哩。」黛玉道:「我們去罷,讓他做文章。」寶釵道:「正是。」一同回去了。
17 寶玉遂將八文、一詩、五策做起來,與青棠看。青棠又替他改了些,寫出清本,送與寶釵、黛玉看,都說甚好。呈與賈政,:賈政看了,也說:「這一出家,我以為你必荒極了,那曉得倒能長進。這文章很去得。照這麼做,明年竟有可望哩。」王夫人知道了,也甚喜歡,又從旁誇獎了一番。從此,賈政的心便不在寶玉身上,盤算都移到賈環身上來。見面往往呵斥,時時的督責。張氏看見丈夫每每為翁姑責備,面上也覺無光,自己又跟不上寶釵、黛玉,心中十分納悶,只得千方百計的勸賈環學好上進。以此賈環也漸漸的好了,賈政也不十分的恨了,寶玉等又從旁替他遮蓋,此是後話,不提。
18 一日,瓊玉打發人接黛玉回去。黛玉回過王夫人,回家同舒姨娘談了一回喜事的事。瓊玉道:「今兒請姊姊來到,不為著喜事商量。因這園子已快要完工,請姊姊過來先看看,把匾額等題定了,好叫他們做去。打算在這喜事前草草完了工,明年春間再慢慢的潤色。」黛玉道:「這工程也算快,我們去瞧瞧。」瓊玉道:「我引道。」
19 舒姨娘攜了黛玉手,走正屋回廊,由廂房內進入一門。見迎面嶙峋石壁,倚壁一帶竹林。林中一條石徑,順著小游廊向北行約數十步,折而東,廊盡,見一院落,院中攙岩高下,樹木幽深。進人中間,由屏後上了扶梯,來到樓上。見四圍皆是極大的桂樹。黛玉道:「這樓是朝那方的?」瓊玉道:「朝西的。」黛玉道:「這秋天桂花開了,倒有趣的。」瓊玉道:「請姊姊取蚌樓名。」黛玉道:「且等看了個大概再斟酌。」說著,來至後面看了。
20 瓊玉引著,走過一小門,穿過幾間廂樓,到了一處,五間大樓,倚著樓廊的欄幹一望,見迎面土岡,岡上一行青松,蒼翠可愛,環左右也是各種的松,松間間著綠萼梅。後面高山突起,山中各種的翠柏,林中隱見著嶙峋奇石。樹間石上,都纏著藤蘿,結著丹黃紫赤各種的小丙子。一道清泉由石隙中汩汩南流。黛玉道:「這裡想是正樓。這光景甚好,布置極有意思。」瓊玉道:「此樓已算完工,裝修陳設也都全了。打算就把這裡做新房。姨娘說太冷靜,還是正屋裡好,我想園子里有趣些。況且這人不同,原不喜繁華熱鬧。姊姊你看如何?」黛玉道:「你這意思原好,但是吉期是冬天,這裏未免冷一點子。」瓊玉道:「這裡廊深室邃,其實也不冷。姊姊你瞧這間房!」
21 黛玉走進上首一間,見中間一層冰紋細槁,兩扇小圓門。進去,裏面安著床。瓊玉走至床後,將一小壁櫥房門拉開,進入裡間,說道:「這裏可以靜坐。」又出來到下首二間,說道:「這裏可做讀書作畫之所。」黛玉道:「這都是與四姑娘相稱,他必定合式的。就這裏,定了罷。此地的樓名,我倒有了,這極現成的。」瓊玉道:「該叫什麼?」黛玉道:「這就叫歲寒樓。」瓊玉道:「好得很,真是恰切。」黛玉道:「卻與你的用意不背,都該括了。」瓊玉道:「不但該括,而且還映著這時的時景。」黛玉道:「喜姑娘的新房在那裡呢?」瓊玉道:「請姊姊替我揀一處。」
22 於是走廂樓又到一處,見雕梁繡柱,比正樓華麗多了。樓前山坡邊參差樹木,樓後茅屋稻畦,坡坨隴陌,掩映疏林。黛玉道:「前面種的是什麼樹?」瓊玉道:「都是杏花。後面也有楊柳,也有桑槐,也有些桃花。」黛玉道:「這地方與喜姑娘就配,不如就在此樓也便當。」舒姨娘道:「這倒罷了,省得離遠了不便招呼。」黛玉道:「不如就題作倚雲樓,如何?」瓊玉道:「甚好。」黛玉道:「這對面的山,想就是桂樹的地方了。」瓊玉道:「中間還隔著一山哩。」黛玉道:「這該往那裡走?「瓊玉道:「這裡來!我們把後面看完了,再到前面去。」  
23 引著黛玉,由北首樓廊到了一樓,見松林中黃梅數十樹;右邊一帶,都是紅梅。遂從右邊廂樓走過,三面都是紅梅圍著,高者窺窗,低者接檻。黛玉道:「這裡好!若是全開,映著雪,才有趣哩。」又見四面皆是玻璃大窗,說道:「這是看梅賞雪之所。」瓊玉道:「這原是宜冬之地。」黛玉道:「這樓有名沒有?」瓊玉道:「擬了一個「紅羅」兩字。」黛玉道:「不如叫他絳雪樓罷。」瓊玉拍手道:「這果然好。」黛玉道:「這樓只有三間。」瓊玉道:「十二樓中惟四處五問,其餘都是三間。大小就著地勢,也不一樣。」
24 又從左手下了樓,向黛玉道:「姊姊!上山去罷。」黛玉道:「我們且將十二樓逛了,再看別的。」遂順著游廊到樓下。見庭中山石玲瓏,有幾株極大的天竺,石間繞著高低屈澗,澗裏許多水仙。軒中也是四面風窗,都糊了一色素綢絹。黛玉道:「這倒別致,為什麼要這麼著呢?」瓊玉道:「這屋子朝西南,太陽照著屋裡暖和,又不燙人;若用玻璃,就燙人了。」黛玉道:「這樓沒有名?」瓊玉道:「想不出來。」黛玉道:「這布的景都是嚴冬的物色,又近著歲寒樓,便可取名首春樓了。」瓊玉道:「好極,好極!這些樓名,姊姊通給我定了罷。」
25 於是過了倚雲樓下,轉過回廊,到了一處。見面前紫石壁立,兩傍樹木。」進入屋內,盡是小房,穿來走去,不知有多少間。上了樓,也是套房。到中間,見紫石峰接闈參差,林木掩映。左邊是池,右邊接著倚雲;後面也是岡巒起伏。跨著岡,又有一帶廂樓。黛玉道:「這些樹是什麼樹?」瓊玉道:「桃花最多,各樣都有。」黛玉道:「花開了,這樓正在紅雲中了;我擬「艷陽」兩字如何?」瓊玉道:「艷陽樓,好極了;」又從後面樓廊走過一帶高低彎。曲的飛樓,見那岡巒迤邐向此環抱,樹林中隱現著青粉牆,高低起伏。黛玉指著道:「這想是圍牆了?」瓊玉道:「那邊還有一半哩。」黛玉道:「這是平地樓台,造這許多山,工程卻也不小。」瓊玉道:「西山的皮骨叫我剝了好些。」  
26 說著,到了一樓。瓊玉道:「這底下高高低低,有數百牡丹。後面溪邊一行都是芍藥。這樹都是梨花。」黛玉道:「這也有趣,怪不得此處裝飾又覺富麗些,恰也相稱。」坐了一回,喝了茶,說道:「這個樓名竟難想。切了,又怕俗了;不切,又覺不好。」瓊玉道:「兄弟也擬了兩個,總覺得不好。一個切牡丹的,用「天香」兩,字,一個總著的用「餞春」兩字。」黛[玉]道:一餞春」比「天香」兩字好些,但這字面還不甚麗,與這情形不能相稱。不如將樓下題為「餞春館」,這樓叫他「春雨樓」,切著梨花罷。凡花都宜晴朗,只有梨花恰宜煙雨。到春暮時,晴日便在樓下看牡丹,陰雨便到樓上看梨花,似乎倒合式。」瓊玉道:「到底是姊姊想得妙。」又道:「這又要下樓了。」舒姨娘道:「我們吃了飯再逛罷,不要把姊姊走乏了。」黛玉道:「不怕。」說著,順著樓廊走下樓來。丫頭們擺下飯、三人吃了,又吃了茶。
27 瓊玉道:「我們過橋去。」過了橋,只見一帶大石欄幹,一行青石的釣台,並無樹木。黛玉道:「這地方平曠有趣。」倚著石欄望這大池,前面峰巒高下,樹林中亭角掩映,這水環抱三面。繞出春。雨樓之後,走進軒中,一帶紗窗。後軒外是柳堤,堤外又一大池,池外峰巒突兀,那水斜從西首坡側繞出。瓊玉道:「這裏環四面,夏天開著荷花,頗可納涼。」黛玉道:「只是太敞些,況怕日氣侵人的。」瓊玉道:「東西兩面都是大卷棚,又有些高槐大柳。若再不涼,隨時還可添蓋涼棚的。」黛玉道:「這上頭也是樓?」瓊玉道:「這也算正樓,比歲寒樓還大些。」黛玉上了樓,見五間樓,隔作十間,四面都有樓廊,甚是深回。說道:「夏間避暑真妙。」瓊玉道:「就叫他避暑樓罷。」黛玉道:「覺太直了些。這既算正樓,又與歲寒南北相對,似乎這名字也該相顧才好。」又道:「這裡豁大軒敞,與歲寒樓環抱嚴密也是相對,我擬「登明」兩字如何?」瓊玉道:「登明樓有意思得很。」  
28 又下了樓,走出左手回廊,過一小橋,從樹林曲徑走過,沿著疏籬,到一院落。四圍都是竹樹,庭中山石小池,進入三間小軒,後面也臨著水。瓊玉道:「此處樹更多,夏天也可避暑。」黛玉道:「院子裡再種些芭蕉,便可上下一碧。這應叫環碧山房。」瓊玉叫:「好。」黛玉道:「這樓題作綠天樓如何?」瓊玉道:「更好。」
29 遂不上樓,從游廊向北走到一處。左邊是山,右邊是水,院中高梧修竹,池邊曲籬映帶。後面也是茂林。黛玉道:「這竟是聽秋軒。」瓊玉道:「切當得很。」黛玉上樓,走了一回,說道:「這樓宜於秋初。當眉月初生,新涼乍透,必有一番佳景,可名新月樓。」瓊玉道:「雋永之至。底下便是多桂樹的地方,桂盛於八月,這剛是七月所宜。」黛玉道:「那邊便叫招隱樓。」瓊玉道:「好,底下便叫小山書屋,如何?」黛玉道:「使得。」又道:、「這該逛完了。」瓊玉道:「還有兩處。」遂又下樓,走回廊,過了小山書屋,曲曲折折到了一處。
30 、黛玉道:「這是楓樹,紅的絕艷,真是「霜葉紅於二月花」了。」又見院內許多芙蓉籬笆,菊花尚未盡萎敗,那莢蓉大者高出簷牙,花如盤盂。黛玉道:「這是現在的風景。我有名了,似乎近而不熟。」瓊玉道:「姊姊必有佳名。」黛玉道:「麗霜樓;好不好?」瓊玉道:「這真天然該括。秋色皆經露逾麗,「這光景從兩字中書出來,足為此樓生色。這些匾額,還求姊姊大筆為我一揮。下了款,他日必可流傳永久。黛玉道:「我的字不好,小字還寫過,大字不能。還是請個名人寫了的好。」瓊玉道:「現在這些有名的書家,我看都俗得很,無非寫幾筆趙體的字,最高的也不過寫顏、柳,用在這些地方都不雅。這必得衛夫人美女簪花格,方才相稱呢。」黛玉道:「我昨兒看見青棠的,寫得甚好。你去求他,或者肯給你寫。到底不食煙火的人,氣味各別些。」瓊玉笑道:「得仙筆據題這更好了。好好,今兒還該歇歇了,明兒我去約了寶哥哥,同了青棠來,我們再逛。」黛玉道:「也好。」說著,又至一處、  」
31 瓊玉道:「就這一樓,完了。」黛玉道:「此樓無他景物,都是借著兩邊的景,這該題個什麼呢?」瓊玉道:;我們且上樓。」黛玉登樓望了一回,道:「此處地勢稍高,又倚左邊的山,恰在西北方。古詩「西北有高樓,,上與浮雲齊」。就用這個,名為齊雲樓可使得?」瓊玉道:「這也古雅。」說罷下樓。由曲廊回到上房。舒姨娘道:「小姐乏了,躺躺罷。」黛玉道:「也不覺得乏。」叫青鸞傳話出去:「今日不回去。」叫家人們散了,「明日來接。」又與瓊玉等談了一回。
32 次日,瓊玉到寶玉處,約了寶玉,邀了仙人,同著黛玉進園。舒姨娘道:「我今日失陪小姐了,覺得有些腿酸。」瓊玉道:「坐椅轎就是了,已預備下了。那邊比這邊更寬,姊姊也要乏了。」舒姨娘道:「我在家的,天天可逛得的。我還有些零碎事情料理料理。今兒姑娘同棠仙來了,也熱鬧了。」瓊玉等遂一同來到園中。
33 寶玉、青棠先在十二樓逛去。黛玉坐了椅轎到首春,由樓後走過小廊,上一山坡,見湖石高下夾成石徑,漸走漸深。進入洞中,見中間也似門窗房櫳的樣子,設著石桌、石床、:石凳等類。轉了兩個彎,有兩扇石門關著,瓊玉拉開。出了石門,穿林走了數步,豁然開朗。循著石徑到一院落,坐北朝南,院中高下花台。台西一座雙層八角亭,台前一帶花牆。出了花牆,有數十間曲折套房,繞成幾處院子。中間一座小綁,瓊玉道:「這種的海棠最多。」黛玉道:「這仿佛那邊怡紅院的光景,更曲折些。」由東首游廊走過,又是一小小院落。前三間,後邊兩旁各一間。中間一個小院子,前後都種茶花。走人軒中,陳設甚為精美。
34 瓊玉引至裡間,將靠壁一個紫紅書架一拉,現出小門。進去看時,一帶廊房,三面圍廣大池。黛玉道:「這廊竟造在水內的。」瓊玉道:「底下就是水。」循著廊望東走,迎面一個美人站著。走到跟前,見那美人靠著不動,仔細一看,是個堆絹的美人,眼珠也會微微轉動。瓊玉將這美人手上的鐲子一拉,美人走過,露出門來。出門一望,見亭台樓閣,花木池塘,壯麗寬闊。黛玉道:「這光景甚好。」走過廊前,見五個廳簇在一處,中間是個長卷棚形如蝶肚。前面左右兩個五間大廳,後面左右兩個三間大廳,形如蝶翅,蓋在水中。廳前兩邊兩道長橋,形如蝶須。黛玉道:「大觀園卻無此局面,這地方比那邊大多了。」瓊玉道:「姊姊坐轎罷,那橋長的很。」黛玉複坐椅轎過了橋,到對面水廳中坐了一回。黛玉道:「後主《洞仙歌詞》「水殿風來暗香滿」,這裡竟題「水香吟榭」可好?」瓊玉道:「別有風韻,好得很。」黛玉指著東邊道:「這邊還有多少地方?」瓊玉道:「沿著這芙蓉堤還有幾處。」
35 正要起身,只見寶玉、青棠已過橋來。兩人迎著,進入水廳,坐下。」寶玉說道:「這十二樓有趣得很,瓊兄弟手筆比我們那園強遠了。」瓊玉道:「我如何有這手筆!這是外頭擬了,姊姊斟酌的。」寶玉道:「我竟要搬來住著才好。」瓊玉道:「這妙得很!拔不就搬來?」寶玉笑道:「果然搬來,真是鵲巢鳩居了!這邊地方究其寬闊,妙在把他隔成兩下。在那邊不曉得有這邊,在這邊不曉得有那邊。」瓊玉道:。「我的意思,因著有了園子,朋友們知道了一定要來逛,不教他逛又不好;盡他們逛,自己又不便住人,所以把他分個內外。人家要逛,盡他們在這裡逛;那邊把石門封了,便歸入上房。所以園門安在上房廂房裡,這邊另有一個園門。」黛玉道:「你想得甚好。我們那邊,這園外人便進不去。」瓊玉道:「我們那邊逛去。姊姊請坐轎。」黛玉道:「我且走,走乏了再坐。」
36 四人沿著堤徐徐行來,堤形彎環;堤邊多種芙蓉,堤內一帶臨水軒館,或三或五,掩映在柳陰中.望著他中有一小山,山傍林木疏秀,林中一亭。黛玉道:「這真是康樂的孤嶼了。那裡上去?」瓊玉道:「這要用船的。」黛玉道:「這亭上題過沒有?」瓊玉道:「沒有。」寶玉道:「這亭竟用康樂詩「空水共澄鮮」,題為空水亭。」瓊玉道:「也好。」黛玉道:「我們到裡頭看看。」進入一處,見是三間水榭。倚欄看那水中,日色晃漾。黛玉道:「這裡看落照甚好。」對著那孤嶼,瓊玉道:「就題作夕陽榭如何?」黛玉道:「甚好。」
37 坐了一回,沿堤又行數十步,見對面亭台出沒,問道:「那邊地勢寬得很?」瓊玉道:「沒有了,那邊就是後牆。不過有零星小房子。外面看著似乎深遠,到跟前便一覽無餘了。南邊還有些地方。」說著,走到芙蓉堤。將盡處,見迎面山巒樹石叢雜,那堤向南轉。,轉過堤,便見高峰突兀,傍山石徑曲折行來,越過一小霸,見一院落。四面皆山石圍著,院中也列著英石奇峰。黛玉入門便道:「這石峰有趣的很,亭亭孤立,妙在不加陰襯。這石題為「蟊云」如何?」瓊玉道:「妙!」青棠也道:「這真妙不可言。」進入軒中,是兩重套著。坐了一回。
38 出門來,見四圍無路,從右手往後繞出山嘴,曲折下了幾重山坡,地勢平曠。見倚山倚林一所院落。進入門來,屈折游廊圍著兩重屋宇。院中古木喬柯,眾鳥皆飛鳴林內。黛玉道:「此處靜坐聽禽,勝於絲竹。」寶玉道:「這處題個什麼名?」黛玉道:「就取這「聽禽」的意思好。」寶玉道:「就取名「聽禽」,或「聽鸝」也罷了。」黛玉道:「這太實了,況「聽鸝」也不該括。我想一個,大家商量,不如叫「曉春山館」。」
39 往西南行過一山坡,潤水淙淙,自山根流出,瀉人澗中。過了一座小石橋,見南向高山拔地。山半一堂,拾級而上,入至堂中。對面山石突兀,林中微露亭台。黛玉道:「這堂想與水榭相背了?」瓊玉道:「山後便是水榭。」黛玉道:「此堂乃外園正廳,便得個正大的名才稱得住。」大家想了一回,瓊玉道:「我志在養親,題個「愛月堂」如何?」黛玉道:「也好。只是略熟些。」瓊玉道:「「白華堂」如何?」黛玉等都說:「好。」瓊玉道:「這園的總名就叫「縶園」可使得?」黛玉道:「這很好。那內園呢?」瓊玉道:「魯侯燕喜,令妻壽母,名「燕喜園」如何?」黛玉笑道:「好是好,只是犯了喜姑娘的名字。」瓊玉道:「便叫「燕園」也使得。」黛玉道:「我是說玩話,這就很好,顯見此園為他而設,他不但不怪,還更喜歡哩。」
40 大家下堂來又望南行,上了山。見前面又有岡巒遮著,黛玉道:「園門在那裡?」瓊玉道:「岡後便是外牆了,園門在東首里。」下山往西門,到一處小院落。瓊玉道:「此處都是芭蕉,又有些秋海棠、玉簪、夜來香、珠蘭、—茉莉等。這房子是勺字式的。」黛玉道:「小巧有致」瓊玉道:「我擬題「碧韻軒」,又重了那邊「環碧山房」。請姊姊題一個。」黛玉道:「把「碧」宇。換了,名「秋韻軒」如何?與那邊「秋爽齋」各有取義。」瓊玉道:「好。」
41 又到了一處院落,便望見西邊一帶飛樓。黛玉道:「這大約是西邊盡處了?」瓊玉道:「正是。」寶玉道:「此處圍有泉流,是那裡來的?」瓊玉道:「從內園來的。」寶玉道:「此泉要題個名兒。」瓊玉道:「這裡種了些翠梅,色如翠羽,這邊擬嵌塊石碣。」黛玉道:「此處撫琴倒好。」寶玉道:「我題「冷香泉」如何?黛玉道:「西湖有冷泉,這不重了?既就翠梅,取意叫「翠羽泉」好些。」又道:一翠玉泉」也好。」瓊玉道:「不如爽利名「翡翠泉」如何?」黛玉道:「這好了,這屋子就叫「翡翠巢」。」瓊玉笑道:「妙極了。」黛玉道:「我們那裡回去?」瓊玉道:「姊姊坐上轎罷。」黛玉出門坐了轎,瓊玉引著,從這屋傍一條小徑繞到蝶廳外廊。下了轎,回到內園,又看了幾處小坐落,」同出園來。
42 到上房坐下,舒姨娘道:「小姐逛了兩天,怕乏了?」黛玉道:「逛得高興,覺得不乏。這園子好得很,虧瓊兄弟布置的。」舒姨娘道:「他這晌一回來就到園裡,差不多鬧了一年了。」黛玉道:「這園子要細細的逛,只怕要逛十幾天才逛完哩。」瓊玉道:「要一花一草都逛,倒只怕一個月,還瞧不完哩。明年春天,請姊姊過來,揀一處住著,慢慢的再逛。」大家又說一回話,才回來。
43 黛玉見了王夫人,回了幾句話,來看惜春、喜鸞。把園子光景大概說了,又道:「這正樓專為妹妹造的。這內園專為喜妹妹造的,」所以取名「燕喜園」。」惜春道:「這姊姊說來樸素無華,我卻合式。這樓名也好。」喜鸞含羞不語,心中自是得意。黛玉回房,又同寶釵談了一回。寶釵道:「可惜隔著,不能相通。要能通了,更便當哩。」黛玉道:「中間再造一園,便通連了。」
44 餅了幾日,青棠把些匾額寫了,送了過去。瓊玉又打發人接青棠、寶玉逛了一天。把那未題的幾處,一一題了。開了一單,請寶玉、黛玉,寶釵、青棠等替他做些對子。黛玉、寶釵都道:「內園我們做,外園等他們做去。」於是得閒時陸續做起來,互相商定了,送與瓊玉。後文細表。
45 第二十回
46 單說寶玉在瀟湘館,青棠陪著讀書,又有寶釵、黛玉等時來講說。讀書一覽如夙習,不止十行並下。略有所疑,便與寶釵、黛玉、青棠等相質問,真是六通四闢,貫串錯綜,心中大樂。麝月本不識字,這時也跟著青棠認字讀書。翠簣、秀筠本是黛玉教過的,也都高興讀書寫字。紫鵑、鶯兒等見寶黛讀書,也跟著學習。這所謂上行下效了。
47 一日,麝月替寶玉到王夫人那裡請安,王夫人細問寶玉近日情形,麝月一一回了。王夫人笑道:「這孩子這回曉得用功了,他-自小至今從沒有這麼認真過。不要太辛苦了,弄出病來,你們勸著他晚上到底要睡睡。這天往後更冷了,豈不要受涼呢!」麝月道:「我們都勸過。二爺說,他自從在山中打坐以後,便不磕睡。我們勸說,到底閉眼也養養神,所以晚上也有睡的時候,也有打坐的時候,總是棠[仙]陪著的。」王夫人道:「這棠仙也不吃也不睡,果然的?」麝月道:「不但這個,這回子大家穿著皮衣,他還穿著紗衣,手還是滾熱的。二爺看書,不知道的問他,他都知道。他還出題目,教給二爺做文章哩。」王夫人道:「這真是個仙人。」麝月道:「我們老爺、太太同二爺、奶奶想來都是仙人,所以才能使喚著仙人哩!」
48 王夫人道:「我因為你老實妥當,所以特地派你去。你曉得,從前二爺專靠襲人,這回子二爺回來,偏他倒先出去了。現在就是你年紀大些,人也妥當,所以我把寶玉交給你,你好好的招呼。我想襲人這人雖好,究竟沒有福氣,你瞧著還有點福氣。你安心伺候著,少不得有好處到你。」麝月回道:「太太吩咐,緊記著,格外留神。奶奶也吩咐過了,叫我單管伺候白日的事,晚上事交給棠仙。至於二爺現在,伺以前小時候大兩樣了,那些脾氣全沒有了,太太可以請放心。」王夫人道:「這回子娶了媳婦,這些事我其實也可以不必管了,不過見你想起來,一半也為著你。」麝月答應:「是。」
49 王夫人道:「這襲人從前卻是我再三勸他出去的。這回子你二爺回來,他知道了保不定心上懊悔。你二爺這些時也總沒有提起他來,想來也恨他先去了。我想起來,那時候倒不該勸他。」麝月道:「這也是各人自己的主意,他這回也未必就懊悔,懊悔也遲了。至於太太、奶奶們也曾吩咐過奴才,奴才們自己不願出去,太太也沒有不依。襲人出去,究竟還是他自己要出去的,太太倒不必介意。」王夫人笑道:「你竟比他還強,所以我說你可靠。」說罷,把炕桌一個小玻璃匣子拿過來,道:「今兒我檢些東西給喜姑娘,剩下這付環子給你罷。」麝月接在手中,磕頭謝了賞,又站一回,退了出來。
50 到寶、黛屋裡,將這些話回了,又把賞的東西送與寶、黛看過。黛玉笑道:「恭喜,恭喜!這省得我們想法了。前兒我就同你說過的,叫你不要拘。」麝月道:「這都是兩位奶奶的恩典提拔的。」寶釵將他一把拉至炕前,附耳說道:「你幾時陪二爺的?」麝月道:「青棠在那裡陪著的」。」寶釵道:「二爺不叫你?」麝月道:「沒有叫我。」寶釵道:「這回子二爺不比從前了,你倒不必拘。況且太太也吩咐過了。」麝月面紅不語。黛玉道:「我們那兩個同你還合得來麼?」麝月道:「做事言談都比我好,只是同二爺到底生些。」黛玉道:「你同青棠好不好?」麝月道:「棠仙是仙人,連二爺都敬重他,一口一聲叫姊姊。我們都當他主子,那個敢輕慢他呢!」黛玉道:「不是這麼說,你們相好不相好?」麝月道:「他待我們最和氣的,最喜歡同人玩笑。」黛玉笑道:「你既敬服他,你凡事都問他,聽他就是了。我們紫鵑就同他最好的。」麝月道:「我還要看看紫鵑去。「走到紫鵑處,談了一回。  
51 必到瀟湘館,又回了寶玉。寶玉尚未開言,青棠笑道:「這是過了明路了,大喜,大喜!今兒也可以陪陪二爺了,逐躲著做什麼!」麝月笑啐道:「我不該當著你說,你又拿人開心!這也不像個仙人的體統。」寶玉不禁失笑。青棠笑道:「你不當著我說,我難道就不知道?我倒替你道喜,你倒給我釘子碰。我看你今兒陪二爺不陪?」麝月道:「不同你說了。」走至後邊。青棠道:「二爺今兒躺躺罷。」寶玉道:「也好。」於是吃了飯,談了一回。青棠道:「二爺先躺下,叫他們關門去。」
52 寶玉寬衣就枕,瞑目調息,定了一回,覺得身畔有人,以為青棠來了。停了一回,不見動靜,又覺耳畔鼻息比青棠重些。睜眼看時,原來是麝月。見他業已沉睡,不去驚著。他想道:「這是他說了青棠,青棠使的法兒了。且等他自己醒來,看他怎麼樣?」輕輕的抱著,依舊合目調息,多時總不見醒。又想道:「這帳中亮的,他一醒了必要大驚小敝,叫老婆子們聽了倒不好。」遂輕輕坐起來,把玉摘下,將帕子包了,塞在枕下,一時帳中昏暗。約莫四五更時,聽得麝月翻身醒了。覺被中尚有一人,轉身看時,又看不清楚。但覺肌膚細膩,香氣微微,想道這一定是棠仙來同我玩。便道:「棠仙姊姊,你來同我玩,我竟要親近親近你這仙人,請教請教你的仙體哩。」一面說,一面以手撫摩,寶玉總不做聲。
53 一回兒,忽然跳起來道:「你是那個?睡在我床上來1」寶玉也猛然驚醒,說道:「是那個?」麝月定了神,道:「是二爺麼?」寶玉道:「你是麝月姊姊嚇?」麝月道:「二爺怎麼睡到人家床上來,也不告訴一聲,把人都嚇死了。」一面說,一面找衣服,滿床摸到,再找不著。寶玉道:「我記得睡了一回了,幾時到你床上?你是幾時來的?我還不知道。你倒怪起我來!」麝月道:「這到底是哪裡?我記得明明白白的睡在自己床上的。」寶玉道:「不要著急,你且睡了。大不過在這裏,不是你的床上,就是我的床上。你瞧,凍著了。」麝月道:「我起來瞧瞧!」又道:「我的衣服呢?這怎麼了?」說著笑起來。
54 寶玉道:「姊姊快不要嚷,叫人家聽見了,倒要做笑話說的。我們從前在怡紅院也怪好的,你也陪著我,也一塊兒玩笑-這回回家來,姊姊們都拘拘束束的,所以我也不敢十分親近。今兒姊姊既來了,就睡著何妨。」麝月道:「你說我來,我到底幾時來的?」寶玉道:「我要問姊姊,姊姊倒問我?我何嘗知道你幾時來的呢!我要知道,我早叫醒你丁。」麝月不做聲。寶玉拉他道:「冷天凍著不是玩的;」麝月只是嗚咽。寶玉道:「姊姊,我知道了,你一定說了青棠,青棠同你玩的。」
55 一語提醒麝月,道:「一點不錯,我才夢裏好像同著棠仙上哪裡去似的,一定是他作弄我。」寶玉道:「姊姊!我們好好的睡著,你又著什麼急!姊姊要不和我好,我也不敢勉強。好姊姊!你不要著急。」麝月道:「我們原是自小在一塊慣的,不過這回子大了,不得不避些。我難道不懂太太的恩典?太太既當我個人,我也要存個規矩,怎麼說我不同你好呢!」寶玉道:「既同我好,為什麼這麼著急?」麝月道:「叫人家曉得了,豈不笑話!」寶玉道:「這回子沒人知道。你一吵嚷,人家倒要知道了,那才說不明白哩。」麝月點頭。又道:「這回子大約不早了,天也快亮了,我們起來罷。」寶玉道:「姊姊找衣服找著了麼?」麝月道:「呸!我也昏了!懊二爺你給找找。」寶玉起來,床上各處一找,並無衣服,說道:「這也奇了!我的衣服也沒有,我起來拿燈照照。」
56 寶玉起來,出至幔外,把個手照點上了,到床一照,並無衣服。麝月見燈來照,把被窩緊緊裹著。寶玉出幔去,放了燈,複上床來。悄悄說道:「我的衣服也不知那裡去了,明兒怎麼起來!懊姊姊!我身子凍得冰涼的了,讓我焐一焐。」麝月恐他凍了,只得把被窩松了。寶玉進入被窩,麝月道:「好冷!真是凍了。」不禁將身偎貼。寶玉道:「棠仙的意思,也不是真同你玩。因著他曉得我們本好,太太又吩咐過了,所以他替你撮合。姊姊既說同我好,為什麼又這麼固執呢!」麝月道:「太太既吩咐了,我們樂得明公正氣的,何必一定要鬼鬼祟祟酌,叫人笑話呢!」寶玉道:「姊姊說的原是,所以我也並無妄念。依我說,青棠也沒有不曉得的事。你以後凡事倒請教他,聽他的話,他也不是捉弄人、笑話人的。」麝月道:「我本來敬服他,昨兒是說急了,我把話說重了些。明兒我磕他的頭,陪他的話。二爺要是可憐我,二爺回太太收了我,我還怕什麼呢!要是這麼著,我總不願意。」說著又哽咽道:「要是願意,為什麼不做襲人呢!二爺同襲人的事,不但我曉」得,大家都曉得。這回子襲人在哪裡?,可見一個人也要有的主意的。」寶玉道:「姊姊說得是。只是」」」」
57 一語未畢,聽見背後說道:「真有主意,好得很!」兩人皆嚇了一跳。舉目看時,見棠仙睡在寶玉後背。寶玉笑道:「姊姊今兒玩得人出神人化。」麝月道:「棠仙姊姊!我得罪了你,你罵我、教訓我都使得,怎麼這麼玩!把人嚇也嚇死了。好棠仙!你饒了我罷!我回來替你磕頭陪罪。你恕我愚人不知重輕,「一時亂說。」一面說著一面流淚。
58 青棠笑道:「好姊姊!你不要生氣。你真是個好樣兒的,我也敬服你。你瞧,二爺也不是那種強人的人,你好好的躺一躺,我送你回去。」麝月道:「你倒說怎麼把我弄來的?」青棠道:「我攜著姊姊的手,姊姊還同我說著話,同你到這裏,怎麼你不記得了?」麝月道:「不錯的,這是夢裏嚇。」青棠道:「這難道不是夢裏?」麝月道:「這是大家醒著,怎說是夢裡呢!這真把人弄糊塗了!不管怎樣,你把我的衣服給我,我好起來。」青棠道:「你的衣服在你床上。你在這床上找,自然沒有。你要我去替你拿來,但是開門出去到你房中拿衣服,恐怕大家要知道了,又有人拿你開心,「你卻不要怪我。」麝月道:「這怎麼好!」說著,又要哭了。
59 寶玉道:「好姊姊!我替他[陪]個罪,你送他回房去。我看著怪難過的。」青棠道:「姊姊不要著急,我送你去。」說著翻進裡床,一把把著說道:「紫鵑姊姊,我也同他好。你到底同我好不同我好?」麝月道:「我敬服姊姊什麼似的,怎敢輕慢你!我是個粗人,昨兒說話說冒失了,是我該死。」青棠道:「不是昨兒的話,你要真同我好,不要拘拘束束的。我同你細細的談心,你少不得將來還要感激的。今兒原是我試試你的,怕你嚷得人家知道,我所以也在這裏。」麝月道:「這麼,我們說的話你都聽見的了?」青棠道:「我便不聽見,也曉得你同二爺從前怎樣的玩笑。你要我說一遍不要?」麝月道:「好姊姊!我知道你是神仙,你可不要說!」青棠道:「你既知道我曉得,你又裝什麼腔呢!」麝月道:「也不是在你跟前裝腔,從前小時候大家都不知道世事,這會子自然要拘束一點。好姊姊!你要不許,我往後依你就是了。」青棠道:「真的?」麝月道:「這有什麼假的!」
60 青棠將麝月遍身撫摸,急得麝月只叫:「好姊姊!饒我罷!」寶玉也幫著勸。青棠道:「罷了!我看著也怪可憐的。姊姊你閉了眼。」麝月閉了眼。青棠推他道:「你翻個身!「麝月翻身向裏。青棠拉過夾被將他蓋了。回身向寶玉道:「今兒玩得他也夠了。這個人卻是個好人,我也愛他。」寶玉道:「姊姊慢慢的教導他,他比紫鵑、鶯兒人略粗些、卻也誠實。」寶玉見麝月半日不言語,說道:「睡著了。」棠仙一把把被拉過,說道:「正睡得沉哩,明兒早上還不醒哩。」寶玉看時,麝月已不見了。笑道:「姊姊這法真妙!真是仙法。」青棠道:「這算什麼仙法呢!玩兒罷了。」兩入睡了一回起來。
61 青棠開門出去叫人。翠簣等都起來了,見麝月還未起來,寶玉吃了點心出去了,才起來,怏怏沒有意興,大家也不理會。下午悄悄拉著棠仙說道:「棠仙姊姊!我昨兒一時急了不留神,說話冒犯了你,不要怪我。替你磕個頭。」說畢就要跪下。青棠」把拉著道:「姊姊這做什麼!你幾時得罪我。—我們這麼好,你還是客氣!」麝月道:「我有句話求教你。我昨夜得一個夢,奇怪得很,好像同真的一樣。及至醒來,還睡在床上,不知主何吉凶?」遂細細的告訴一遍。青棠道:「這也沒有什麼奇怪,這是個好夢。你夢中說的要明公正氣的收你,這一定應的。姊姊,你的為人,同紫鵑姊姊一樣,是千好人。我們都是一會中人。我老實告訴你罷!我是小姐叫我陪二爺的,已經這些時了,你可曉得?」麝月道:「不曉得。你是仙人,你陪二爺原無礙,不比我們。」青棠笑道:「我們一塊陪二爺如何?」麝月道:「使得。」青棠道:「姊姊,」到那時又不要笑起來。」又道:「照你昨兒夢中的樣,陪陪二爺,人家又不知道,這使得使不得呢?」麝月笑道:「只怕昨兒的夢是姊姊叫我做的,姊姊何苦作弄我!「青棠道:「我明明告訴你,你自己說是婪,本來何嘗是夢呢!若說我要捉弄你,你睡著了,我不但把你送到二爺處,便把你送到人家去也容易。比如昨兒,要不是二爺,你還逃的了?姊姊!你的喜事也近了。你到閒著,同紫鵑姊姊、鶯兒姊姊談談,將來就曉得我是好意。」麝月道:「我總跟著姊姊,姊姊叫我怎樣我總依,姊姊收我做個徒弟罷!「自此,麝月與青棠分外親熱,見了寶玉,也不似從前那樣拘束了。
62 看看過了十月,惜春、喜鸞吉期已近,兩邊甚是忙碌。這邊到底人多,還不覺得,那邊外頭有些朋友家人幫著也還勉強。內裡只有舒姨娘一人,同二三個丫頭,一天娶兩個媳婦,又局面寬大,事事要體面,以致頭緒煩多,把舒姨娘忙得飲食俱廢。瓊玉看著心中著急;仔細一想,並無別人可以請來幫忙,只得找柳湘蓮,要想請他姑母過來幫著料理。偏值湘蓮報了舉人,家中也是忙忙的,寶玉、賈璉反過去替他張羅。因又打發僕婦去與黛玉商量。
63 黛玉回了王夫人,王夫人道:「你這會子都算這邊的人,該在家料理,但親家那邊只有一個人,自然累了。我們這裡到底還多幾個人,你姑且從權,」就過去罷了。」黛玉遂把管的事交與寶釵,寶釵答應了,又道:「我們媽媽不算女家人,可以去幫個忙。」黛玉道:「這好得很了?我自己請去。」遂帶了紫鵑、青鸞先到薛姨媽處,請定了,又約了岫煙,然後回來,幫著料理。  
64 到了吉期,這日賀客盈門,內裏岫煙、薛姨媽幫著照應,外間薛蝌、甄寶玉等相助。一切繁華熱鬧,不必細言。黛玉道:「請瓊玉進來。」與舒姨娘商量道:「新人一同進門,還是一起拜堂呢?還是兩起拜堂?」瓊玉道:「一同過來,自然一同拜堂了。」黛玉道:「便一起拜堂,也有個次序。這話大家都沒有議定,到底怎樣呢?」瓊玉道:「自然四姑娘在前。」黛玉道:「喜姑娘是姊姊,四姑娘是妹妹,我們太太都算女兒的,難道姊姊倒居妹妹之後?似乎不大順當。」瓊玉道:「依姊姊怎樣呢?」黛玉道:「你的意思,自然要尊敬四姑娘,殊不知四姑娘絕不在這上頭講究。依我說,拜堂結親次序,自然要讓喜姑娘。你把四姑娘住了正樓,喜姑娘住了東樓,你原是以四姑娘為主。將來這稱呼怎樣,也要斟酌定了,好吩咐下人。」瓊玉道:「姊姊說得是。下人的稱呼,這卻沒有想到。」
65 黛玉道:「你這回子現已居官,又是一家之主,那少爺的稱呼可以免於,應該都稱老爺。姨娘已受太安人封典,應該稱老太太。新人過來,便應稱太太。但兩位太太怎樣分別,這要斟酌。」舒姨娘道:「瓊玉又沒有兄弟,大太太、二太太也還使得」黛玉道:「也只得如此。但稱那個作大太太呢?」瓊玉道:「自然四姑娘。」黛玉道:「四姑娘必不肯,又是大家推讓,不如姨娘定了的好。」舒姨娘道:「依著次序,自然年紀大的稱大太太。」黛玉道:「還有一說。喜姑娘在前,四姑娘必不介意;若四姑娘在前,喜姑娘居次,喜姑娘心裡未必泰然。況且喜姑娘是那邊先說的,你反耽擱許久,倒去求四姑娘;及至四姑娘叫你求喜姑娘,你才開口。這回子再把人家居次,叫喜姑娘心上怎麼過得去呢!旁人怕也要議論「姊居妹下」的。」舒姨娘道:「小姐說的是。四姑娘那日原說讓他的、,就這麼定了。你心裡怎樣的敬服四姑娘,你提另行去,我們不管。」瓊玉只得依了。
66 一回兒,新人進門。結親已畢,送人洞房。」瓊玉只得先至東樓合巹,再至正樓。兩邊新房陳設,一是華麗,一是閒雅,觀者無不艷羨。也有詢訪的,也有議論的,也有知道底細的,也有不知道的,紛紛不一。到客散之後,瓊玉來至舒姨娘處,黛玉也在那裡。瓊玉道:「姊姊這幾天累得很了。」黛玉道:「累倒不覺得,事頭卻零碎得很。這回好了。我爽利明兒給你道喜的了。」瓊玉道:「我要請教姊姊。」坐近黛玉身旁,低低的說道:「我今兒到歲寒樓去不去?」黛玉道:「這怎麼說?我不懂。」瓊玉道:「從前四姑娘當面說的話,他的意思不過挂個虛名,一切世事是不能的,這事姊姊也聽見來,今兒恐怕未必要我去。我若去,又怕四姑娘惱;若竟不去,又怕冷落了他,況且也不像個樣兒。倒沒了主意了,所以請教姊姊。」  
67 舒姨娘聽著笑,黛玉也笑道:「你也是個聰明人,怎麼這點事就沒主意的!照這麼著,將來這兩位太太恐怕你招呼不過來呢。四姑娘原說借個名兒,今日拜堂結親,都是這名兒之內,你這回子又什麼去不得呢!難道不在名兒之內?至於四姑娘意思怎麼樣,你見機而行,不要拗他就是了。」又笑道:「你想來也不敢拗他的,毋須我囑咐。」又向舒姨娘笑道:「我們這兄弟真是至誠到了家!不是他,卻也求不動四姑娘的。真是佛都下了凡了!」舒姨娘道:「我們家裡,小姐是個仙人,這回又來了一位佛,瓊兒的造化也不小。虧他還有這點誠實。他自從姊姊去了,不拘什麼事就說忘了問姊姊,一回子又說要問姊姊去,天天的念誦著「不慣得很」哩,這回子姊姊回來了,自然的盡著問了。」黛玉道:「往後好問四姑娘了。」又道:「你還不去!我也要歇了。」
68 瓊玉笑著出來,帶了兩個丫頭到園中。上了歲寒樓,至中間坐下。叫丫頭:「進房去把太太帶來貼身伺候的姊姊找—位出來,說我有話說;」一會子,入畫出來,見了,磕下頭去。瓊玉站起來拉住,問了名字、年紀,知比惜春還大兩歲,想是自幼伺候的了。因說道:「姊姊是自幼伏伺姑娘的?」入畫答應道:「是。」瓊玉道:「我與姑娘結親的原委,你都曉得的?」人畫道:「那天姑娘在那邊,我也在那裡。」瓊玉道:「我倒沒有留神。」又道;「我承姑娘面允,今日果然下降。姑娘是仙佛中人,我原不配忝為夫婦,但世俗結親也須要應個名兒。又不知姑娘意思如何,未敢造次。特地請姊姊出來,煩你代達姑娘,我在這裡候信。」入畫聽著,含笑道:「姑爺請坐:我去回姑娘。」進入房去不多一回兒,出來說道:「請姑爺到東樓結親,姑娘這回子正打坐哩。到四更天,姑爺到這裡來就是了。」瓊玉聽了,喜出望外,遂轉至東樓與喜鸞成親。
69 卻說喜鸞人才與寶釵相仿,在迎、探、惜、紋,綺之上,只因出身寒薄,父母早亡,所以無人問名。從前在榮、寧兩府往來,獨蒙賈母、王夫人之愛,又與寶玉最為友愛,心中常自忖度:「可惜寶玉這個人才生在自己家裡。將來我若嫁得這麼個人,方可稱意。」後來知道甄寶玉與寶玉一般的面貌便又移到甄寶玉身上來。又聞甄寶玉已與李紋締姻,自傷命薄,無人作主,失此人才,十分抑鬱。忽聞王夫人要把他養做女兒,許與林瓊玉,心中自是喜歡。到了榮府,聽丫頭們說,」這瓊玉的好處,也不在寶玉之下,惟嫌年紀尚小,即使成了,也還要耐守數年。忽然聞得瓊玉」要求惜春,心中詫異。因想惜春必不能成,也還不十分著急。忽然又聽見惜春肯了,不但肯了,而且請瓊玉過來面議。初時還不相信,後來玉釧細細告訴了,才知竟有此事,不覺索然意盡,悶懣幾日;遂生起病來。  
70 其時黛玉初來家中,上下都忙忙碌碌,也無人理會,也無人勸慰,心中輾轉思想,不恨惜春,反恨瓊玉。及至瓊玉、惜春面訂時,惜春說出定要先聘喜鸞,瓊玉當時面求,賈政、王夫人商允,玉釧又、一告訴,方漸漸的病懊起來。心想:「惜春是瓊玉注意的人,必是惜春居長,自己必然居次。」又想自己的容貌比惜春強了許多,瓊玉反拜服惜春,於自己略不措意,「這種人必是性情古怪,斷不能像寶玉這樣多情。」如此一想,不但有恨瓊玉的心,—並且有厭瓊玉的心。所以臨行時抱著王夫人大哭,王夫人等以為感恩依戀,不知其滿腔憤鬱無所發洩也。  
71 孰知一進門來,先請自己的轎子。拜堂時,惜春立他肩下。合巹時,又先到東樓,後到那邊。新房中陳設又十分華麗。家人僕婦丫頭滿口都稱大太太,心中反詫異起來。想道:「難道把我居長,把惜春反居次?又何必苦苦的求惜春!」又想道:「大約是瓊玉初求惜春的時候,未見惜春的相貌。及至見了,不大體面,所以把他居次,也未可知。」又想道「我的相貌他也未見,一定是丫頭僕婦們告訴他的。」又想:「惜春比我年紀小,以齒相序,也未可知。且看他待我的情意如何。」以此心中恨瓊玉、厭瓊玉的心已去了一大半。及至人靜後,聽得丫頭說道:「姑爺進來了。」一路靴聲進入房來。丫頭們都散去,自己掩了房門,將一邊幔子挂起,移燈人幔,寬衣上床。  
72 喜鸞於帳隙偷窺,見瓊玉長身玉立,英秀之氣十分可愛,心中忖道:「這那裡像十二三歲的人!原來長得這麼大。這神情不像個無情的。」頃刻間把心上那一半也消歸烏有,反生出喜愛的心來。瓊玉又溫柔緩款的敘了一番的話,」並說「我是慕四姑娘道行,特地求來為講論的師友。一切家中的事,全仗姊姊主持,所以母親,姊姊定了,將姊姊作為正室。四姑娘同姊姊本是姊妹,還敘姊妹就是了。」喜鸞初時含羞不語,說到這裡不能不答,只得說道:「我是因著四妹妹不耐煩瑣屑的事,所以勉強來幫他的。我如何敢僭妄呢。還要求老太太斟酌才好。」瓊玉道:「姊姊不必過謙,這是已經定了的,我所以先到姊姊這裏。」喜鸞心中更加喜悅。一覺醒來,瓊玉起身道:「我失陪姊姊,去看看四姑娘。」喜鸞道:「你本該先到那裡的。」
73 瓊玉笑著出來,看鐘上已交丑初,忙開門出來,」叫丫頭們進來陪伴。轉到正樓,入畫站在房門口,同人房中。見惜春淡妝端坐,瓊玉上前作揖,惜春起來回禮,坐下。瓊玉道:「兄弟竟得姊姊降臨,喜如夢寐,又承允從俗禮,更是望外深情。姊姊請寬衣,以應百年之好。」惜春道:「我從前本說過,但能借伉儷之名,與你晤聚。方才入畫來說,也要從俗應個名兒。既已結姻,原無不可。兄弟至誠人,想來不是哄我的。我卻薄有幾年功夫,自分也將成就。不要說今兒,便常在這裡歇,也沒有什麼。不曉兄弟你是如何,恐怕倒反不便,你要自己斟酌。」瓊玉忙道:「兄弟敬姊姊如明師益友,此來原不過遵母親的意思,依世俗的規模,豈敢竟以世俗之事相瀆!姊姊倘承俯允,兄弟也略盡一點親愛的心,此外並無妄念。姊姊若不以為然,兄弟陪坐請教,也可消此良宵。」惜春笑道:「這也不必,請寬衣便了。」又指入畫道:「這丫頭是我自幼用的,不能離開。他年紀也大了,兄弟不嫌粗蠢,收了他,我也安心過幾天。我自回老太太便了。」向入畫道:「你以後伺候姑爺,就與伺候我一樣,不可拘束避忌。你也算終身得所了。」入畫只得磕頭謝了惜春,又替瓊玉磕頭,瓊玉連[忙]拉起,還了一揖,道:「姊姊所說,無有不遵。但這事須回過母親,再行為定。」惜春點頭。叫:「入畫掩門,你們都散了罷。」
74 原來大家都要看這新人如何舉動,所以多少丫頭、媳婦都聚了來,也有在外房的,也有在廊下的,及至吩咐關門,才紛紛的散了。入畫侍候惜春、瓊玉寬衣,惜春道:「你依舊在這裡陪我。」人畫低頭悄悄的道:。明兒陪姑娘罷。」惜春道:「才說不妻避忌,你又忘了。」入畫不敢開言,只得伏伺二人睡下,自己在腳後里床和、衣睡了。
75 瓊玉與惜春並枕,肌膚相著,覺細膩不下喜鸞。心上想:「惜春如此閒雅大方,不免要著力矜持,恐為所笑。」因攜著惜春的手笑道:「兄弟居然與姊姊得諧伉儷,竟又得近肌膚,真是夢想不到。不知前生有何因果,乃能美滿如此!」惜春道:「我們的因果種在今生,並非前世。我是久斷情緣,為兄弟一行誠心所感,遂成此果。兄弟你的根基我雖不能十分了了,卻也曉得大概,果然是難得的,所以我破戒相從。須要努力修持,方不負我們這番遇合。」瓊玉道:「我原奉姊姊為師,姊姊往後教導我,我接著用功便了。」惜春道:「你若早幾年來京,這事我是斷不能依的。我因近年來覺得有些把握,所以竟白前來。一定要拉著喜姑娘,並不是單為喜姑娘下不去,因我赤龍斬斷已久,此路業已絕了,既不能持中饋,又不能續煙祀,卻占著主婦之位,鬼神必有怨望,所以要聘了喜姑娘作為正室,我才能來。我們喜姑娘雖性情器識不及顰卿姊姊,然在閨閣中也算上品,於你的意思自然尚有不足,也便要好好的待他。今兒這拜堂結親,你便能深知我的心了。」
76 瓊玉聽了,不敢答應,心中深服黛玉。便道:「姊姊的功夫想是快要成了,不知幾時飛升?」惜春笑道:「那裡就說飛升!我不過反了本原,剛要結丹的時候,功夫還早得很哩。」瓊玉道:「佛家也要成丹麼?」惜春道:「仙佛本是一家,並無兩樣。不過隨從之路與修持之法兩樣罷了。」瓊玉道:「怎麼分別呢?」惜春道:「以眼前的人而論,我是從佛家修持,所以要斷絕人事;青棠是從道家人的,便不消斷人事。」瓊玉道:「青棠道行如何?」惜春道:「他是久已成了的,因著情緣牽惹,游戲人間。我如何能同他比!我已從他為師,將來你也好隨時請教他的。」瓊玉道:「我們姊姊同寶二哥哥他二人根基想不小?」惜春道:「他們也算游戲人間,只是情緣深重,不能即了。」又道:「這情緣比一切魔劫都利害,仙佛兩家都是最怕的。」瓊玉道:「何以情緣便這樣利害?」惜春道:「這也非言能達。即如你我兩人,你並非慕我之色,雖是正大之情,然卻纏綿不已,一發莫御。我比你又有了幾年功夫,並非慕你之才,卻也不能放下,皆是因緣牽惹。何況他們的情更比我們不同呢!」
77 瓊玉道:「如何便能了卻?」惜春道:「隨緣而不使蔓延,就因此漸使消滅,便是了法。」瓊玉道:「這話我還不甚解。」惜春道:「兄弟你此中沒有用功,」「自然一時不能解,慢慢的便解了。」瓊玉道:「姊姊說淺近些,我就能解了。」惜春笑道:「譬如你這回子,你心中何嘗沒有別念,你卻能制著他,就可不至放蕩。往後慣了,漸漸不要制他,也是如此。這道理就在隨緣就因之內。」瓊玉道:「姊姊這「說我懂得了。姊姊這回子心上呢?」惜春道:「我若要用制,我還敢與你同衾麼?」又附耳低低的說了幾句。瓊玉以手撫摩,不覺贊嘆。惜春道:「可是與喜姊姊不同?」瓊玉點頭道:「這真是如來淨體了。我這身子,將來益發要留神,不敢亂近庸脂俗粉的了。」惜春道:「你在那邊睡一回沒有?」瓊玉道:「略睡了一刻兒。」惜春道:「天已不早了,我們談的日子正長,你且睡睡。明兒還要應酬客人哩,不要倦了。我陪著你,你好好的睡罷。」瓊玉答應,睡了。
78 到天明,瓊玉醒來,見惜春還偎著他,心中萬分喜悅,道:「姊姊睡著沒有?」惜春道:「我向來本是打坐,不要睡的了,我們起來罷。」說著披衣起來。人畫早已先起,在床前伺候。惜春一面穿衣,一面附耳說道:「兄弟!你真是個上等的根器。就在儒家,也奉可以希賢人聖的姿質。我這不是浮贊你,你切不可把這根器糟塌了。」瓊玉唯唯答應。
79 出至上房,黛玉與他道喜,問道:「四姑娘惱沒有?」瓊玉道:「姊姊真是仙人。」遂把惜春夜裡的話告訴黛玉。又道;;四姑娘說我知道他的心,我實內愧。我只得含糊答應了。」黛玉道:「好好,這真是非你不能做,」也非四姑娘不能如此,天下人都測摸不著的。你們真是天生佳偶。大喜,大喜!快拿喜酒來請我罷。」舒姨娘聽了也是喜歡。是夜瓊玉仍到喜鸞處,到半夜又起來到惜春處來。那知惜春包關了樓門,瓊玉只得回去  
80 次日廟見,大排筵宴。席散後,瓊玉徑到歲寒樓,同惜春談了一回。惜春道:「你昨兒何必半夜裡來?兄弟!我與你說定了,你逢齋戒禁忌,以及心中不快,身上不舒服,或喜姊姊心中不快、身上不舒服的時候,你到這裡來,我同你談談。或者你也打打坐,你要睡便睡了。其餘的日子,你總在那邊,不必來,我也不能等你。滿了月,我是要到老太太那裡去,陪老太太的。你到那些日子也到老太太那裡來。我們一同陪著,我們又好說話,老太太看著也喜歡。」瓊玉道:「姊姊說得是齋戒日子呢,除了家忌以及壇廟大祭,其餘也都不去。至於禁忌日子,不知道是哪些?」惜春道:「經書上也有,道書上、鑒書上也有,就是近人刻的善書上也有,兄弟你都沒有見過麼?」瓊玉道:「沒有。」惜春道:「我這裡有本陰隆文,後邊附刻些勸世文,也有這日期單子在內。你去寫一張出來,再添上家忌、齋期以及生日等,開一總單,貼在房中,就記得了。至於寒暑憂勞等類,那是沒有定期,要隨時留意的。」
81 瓊玉答應。又道:「姊姊說經書上也有,在那裡?」惜春道:「《月令》上說「雷乃發聲,有不禁期客心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災」。又說:「日短至,陰陽爭,死生分。君子齋戒,處必掩身,止聲色,無或進。」這話是夏至時候。又說:「舊長至,禁聲色」,這說的是冬至時候。詩經上說的「五日為期」,這都是的。」瓊玉笑道:「這些書都叫我囫圇吞過了。」惜春道:「兄弟。你雖功名已就,然既志向不凡,自須要做一番事業。必要有一番本事,方可弘濟巨艱。要知本事豈是天生,全仗學問作為根柢。你既讀書不多,趁此做詞臣閒暇的時候還[多]些,多讀些書,充其學問,培其根柢,方好作終身施用;若荒忽過去,到了事權到手,變故猝來,那時茫無把握,悔之無及。」瓊玉道:「我小時讀書,只曉得讀文章應考。及至姊姊回來,才曉得讀書不是單做這個用的。姊姊這話,就同我姊姊所說的一樣。兄弟正要發奮讀書,姊姊能指教我、我就更加高興了。」惜春道:「我讀的書也甚少,你若讀書,我
82 自此以後,瓊玉依著惜春的日子,到歲寒樓來,或清談,或讀書,或學著打坐。也有不是那日子,有話要說,有書要問,也—在這邊歇的。大約一月中倒有大半月在正樓。惜春又回了老太太,擇日將入畫收了。喜鸞聽見,也回了老太太,把自己一個大丫頭名叫茜霞的,送與瓊玉收了。瓊玉此時卻非所好,既已回過母親,且亦不好卻,因與惜春談及。惜春道:「這很好。兄弟,老太太只生得你一個,況門戶不盛,人丁稀少,將來多生幾個孫,也好叫老太太喜歡。文王則百斯男,妃嬪數十人,所以稱為后妃之德。你知道清[心]寡欲,更可無慮了。」
83 到了滿月之後,惜春便回老太太,要搬過來陪侍,老太太再三不肯。惜春道:「媳婦晚上向來本是不睡的,伺候老太太便當些,不比喜姊姊。況且面允瓊兄弟「事親、教子」兩事,若老太太不許伺候,媳婦如何能安坐呢!況且瓊兄弟也在一塊,又不離開。」遂將與瓊玉說的一一告訴了。老太太道:「你實在想得周到,肚子里也實在的待我「這瓊玉,自你來了,已覺好得多了,我喜歡得什麼似的。從今後瓊玉是不要我管的了,我消閒自在的享福。你一定還要來陪著我,我實不安。並不是不要你來。」惜春道:「媳婦此來,原為伺候老太太而來,老太太怎說不安的話!」
84 從此惜春便行坐不離,老太太只得依他。叫入畫在正樓照應,自己帶著彩屏在老太太房中。天氣冷了,便在老太太裡床陪著,或有時同衾並枕的偎著。若瓊玉來了,便睡在外床,夫妻母子閒話一回。天氣熱了,便在旁邊榻上或打坐,或倚枕,瓊玉也有時一同打坐。也有時要睡,便至裡間睡了。真是融融洩洩,共樂天真。  
85 老太太將家務一切盡交與喜鸞。喜鸞十分能幹,井井有條,每日問安後,便去料理家務,有大事才回老太太。惜春一切不問,終日惟伺候老太太一人起居飲食,事事躬親,不需婢僕。丫頭們都閒著無事,有跟著惜春讀書的,有跟著喜鸞學女工的。惜春帶著書,無事時便靜坐看書,有事便放下書做事。有時同老太太說經說古,也談到仙佛上。老太太也高興修行,惜春便勸老太太供佛誦經,也學著打坐。此時老太太未滿三十,心境既佳,性複閒靜,姑媳二人逐日清修,所以終身無病,克享高壽,此是後話,表過不提。
86 黛玉過了三朝,便回榮府,將一切情形回了王夫人。王夫人也甚欣慰,說道:「老爺原說的,等他們自己定去,果然妥當。尸黛玉又同寶釵談了一回,大家都又稱奇道怪。到了回九,又熱鬧了一天。林府又請會親,又熱鬧幾天。不覺殘年將屆,一日,黛玉來尋寶釵,寶釵到乎兒那裡去了,遂也到平兒這邊來。聽得兩人談笑甚濃,一面進去,一面說道:「你們好樂。」寶釵道:「才說你,你倒來了。」不知寶釵說出什麼來?下回分解。
URN: ctp:ws8207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