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5-第四回

《5-第四回》[View] [Edit] [History]

1 第四回
2 單說寶玉在房內,見湘蓮走出房外,忽聽得霹靂一聲,心中驚訝。正要出去,聽得湘蓮叫道:「寶兄弟!快來看這妖怪!」寶玉走出房來,風聲已息。湘蓮一手仗劍,一手提燈,向院子里一照,見一物似龍而無角,似蛇而有爪,遍身鱗甲,身首已分,而尾猶擺動,滿滿蟠了一院子。頭上為雷火所燒,看不清楚。寶玉道:「這是什麼東西?想來是蛟龍之類。」湘蓮道:「這妖物利害哩!我出來時,見我的劍與他爭鬥,不能傷他,故發當心雷擊,然後斬下頭來。此物大底有好幾百年,也不知害於多少人了。」說時,秦家父子三人及媳婦、雙兒都出來看著,稱奇道怪。
3 秦緒向二人重複道謝,說道:「幸遇二位神仙,除此妖邪,救了我的女兒性命。吾兒快過來磕頭!」雙兒走來,正要跪下,寶玉扶住道:「你看見這妖怪如何來的?」雙兒道:「我在房中,尚未睡覺,只見向來來慣的那個人走進房來,正要向前,忽然退後,道:「不好!』遂走了出去。便聽見大風,便聽見打雷。我正害怕,後來聽見嫂嫂叫我,說「妖怪雷打死了,我們快去看』,方才同了嫂嫂出來。」寶玉道:「你向來看見這妖怪,共有幾個?」雙兒道:「我總是看見這一個,並無別個。」湘蓮道:「明日將這妖怪拖到山中去,燒了他。」秦緒應了,湘、寶二人仍回房來,道:「我們正談得高興,這妖邪偏來打岔。」湘蓮道:「寶兄弟!你如今膽氣竟大好了,足見功夫精粹。」寶玉道:「若是從前,這會子,我早唬死了,我還敢去看他麼!」湘蓮道:「我們如今揚州去,約莫有幾千里路。
4 我是遍游天下過的,這點子路是不要緊,你如何能走呢?況且,我們在山中,還可將就;若到大道城市中,既無行李,又無車馬,不像個客人,必隨人盤詰,必須要弄些盤川,方可走哩。」寶玉道:「要盤川行李也不難,只怕頃刻就有。」湘蓮道:「那裡來呢?」寶玉道:「你瞧著罷了。」湘蓮向袖中占了一課,笑道:「果然不錯,你的心境竟比我靈得多呢!」寶玉道:「我們且靜坐一回兒。」於是二人閉目對坐。
5 不多一回,天已大明。秦緒出來,令兩個兒子到外邊叫些鄰居人來,將死妖扛出,到山中架起樹枝柴草去燒。有一人道:「這東西恐怕肚裡有珠子,我們何不看一看。」遂各取刀斧,將肚腹破開,又將脊骨敲開。那知每節脊骨之中,有一粒大珠,共取有二十四粒;如核桃大小,眾人爭著搶奪。秦家兒子趕回與老者說了,老者出去向眾人道:「這妖邪是我家兩位法師打死的,這珠子是他要的,你們不可搶奪。快取在一處,我與錢列位買酒吃。」眾人有的肯,有的不肯。老者道:「你們若搶了去,回來法師動怒,自來問你們要。你們吃了虧,休要問我。」於是眾人都將珠交與老者,老者將衣服兜了回來。叫兒子取幾串錢與眾人分了,又備酒飯與眾人吃。遂走到房中,道:「二位法師起來沒有?」湘蓮、寶玉道:「起來了。」秦緒道:「我正愁無物孝敬二位,忽然得到幾顆珠子,奉送二位,看看好不好?」湘蓮道:「那裡來的?」秦緒道:「就是那妖怪脊骨中的。」湘蓮與寶玉接過看玩,果然好珠。湘蓮道:「你令嬡吃了此妖的虧,這珠應該給你令嬡,怎麼送我們!」秦緒道:「我蒙二位大恩,救了小女,想盡一點心。山鄉僻地,無可致送。方才與女兒商量,正要動問,二位可否攀留幾日?老漢有話請教。」湘蓮道:「老丈有何話說?就請說來。」秦緒道:「二位尊姓貴鄉;到底要往那裡去?,:湘蓮道:「不瞞老丈說,我姓柳,他姓賈,都是京裏人。只因跟了仙師學道多年,略有些小術。昨日仙師命我等下山,說世間還有未了的事,叫我們了了再來,因此來到這
6 秦緒歡喜,又叫女兒出來陪著。不一回拿出素飯來。湘蓮、寶玉久斷煙火,忽覺飯香,腹中似乎飢餓,二人遂吃了些飯。雙兒與寶玉問話,頗有依依之意。過了二三日,山中男男女女都來看他二人,也有說是好體面的神仙,也有說這麼年輕,怎麼有本事拿妖?也有說神仙是不老的,你說他年輕,你知道他幾百年了?只怕比你祖宗年紀還大些哩。紛紛不一。
7 秦緒與二人做了一副細布鋪蓋,又湊了二十千錢,又取一個小拜匣,叫雙兒縫廿四塊袱子,將珠子包好,放入匣中。叫兩個兒子挑著,送二位起身。二人別了秦緒出門,秦緒送二位至門口,說道:「二位中途保重,貴府在京城那裡?二位說下了,將來遇便,亦可寄個信兒問候。」湘蓮道:「我的住處沒有一定。這位賈二爺,住在榮國府,乃榮國公的公孫,京城裏個個知道的。」秦緒道:「原來是個貴人,老漢失敬了。」說畢,拱手而別。
8 二人出了山,到一鎮市,知是曲陽縣所屬,遂命秦家兒子尋個客店歇下。秦家兒子道:「此地沒有車雇,只有牲口。」湘蓮道:「就煩你雇兩個牲口來。」秦家兒子去雇兩個騾子,兩個騾夫趕來,說明送到府交卸。次日起身,秦家兒子送上大路,告辭回去了。二人一路行來,到了真定府。心想盤川不夠,湘蓮遂取了一粒珠子,走到一家當鋪,遞與櫃上人。櫃上人接.來一看,道:「這珠是那裡來的?從沒有看見這大珠。」湘蓮道:「是家藏的,因短了盤川,當幾兩銀子,就來贖的。」櫃上人道:「要當多少?」湘蓮道:「五百兩。」櫃上人將湘蓮看了一回,見其衣服雖不華麗,亦不襤縷,人物軒昂體面,便道:「五百兩太多,三百兩罷。」湘蓮道:「若說賣,壹千兩還不賣,這原不過暫押,何必爭多嫌少。」那櫃上人又傳觀了一回,說道:「就當五百兩罷。」當時兌了銀子,寫了票,湘蓮走回客寓,又去雇了車。將銀子分放行李之內,又置些應用的皮囊帽盒食物等類;次日坐車長行。
9 一日,行到仙桃鎮地方,打了中伙,聽得街上熱鬧,問那店小二道:「你們此地,今日有什麼勝會麼?」小二道:「我們鎮上有個富戶陶家,專好武藝,擺下一個擂台,要結識天下英雄。已經擺了整年,打壞了多少人,如今正在打哩,客官吃過飯,何不去看過熱鬧?」湘蓮道:「這姓陶的有何本事,如此誇張?」店小二道:「這陶官人名叫陶長春,一身好武藝。他的妹子不過二十來歲,武藝更強,生得體面。這回擂台,只怕是為他妹子,想揀個有本事的配他。這左右的少年人,個個想這個好處。無奈打不倒他,反吃了苦。」湘蓮聽得,不覺高興。吃了飯,向寶玉道:「我們去看看如何?」寶玉正想著:「女子能武,必是個蠢人。且去看看,到底是何等樣人?」遂一同出了店門,往人叢中走去。  
10 湘蓮前行,寶玉隨後,來至台前。只見台中坐著一個人,台前站著一人,身長膀闊,大目濃眉。有十幾個少年武生上台,與台前那人打了一回,都輸了。那人得意揚揚,說道:「四方朋友,還有那個納命的上來!」湘蓮便應聲道:「俺來也!」將身一縱,跳上台來。那人吃了一驚,下面看的人早喝了一聲採,驚動左右兩台人。原來台上那人是個教師,那陶長春在左台上,他妹子在右台上,一見這人美貌英雄,心中想道:「不知那裡來這兩人,若是武藝高強,竟是個全才了。即便差些,這兩人物亦不可多得。」
11 只見湘蓮跳上台,向那教師一拱手道:「請教尊姓大名?」教師道:「我山西莫望」,指坐著這一人道:「這是家師聶成,在此擺擂年餘,未逢敵手。尊客請留下名來。」湘蓮道:「我京都柳湘蓮。」說罷,拱手道請。二人踢了一回行雞步,立定門戶,漸漸折到台心,打將起來;往來進退,上下左右,攬作一團。湘蓮見其本事甚低,故意撮弄他,玩了一回,忽的一拳打倒。一手抓住綁領,一手揪住綁腰,往台下一掠,說聲:「去罷!」聶成連忙跳起,湘蓮見來勢甚猛,留心招架,二人又打起來。聶成膂力甚大,湘蓮放出本事,聶成不能取勝。只得使盡平生伎倆,抖擻精神,恨不得將湘蓮一下打翻。格架遮攔,騰挪偏閃,看看要輸了,聶成得空,當心一掌打來。掌下藏著一腿,名鬼袖腿,誘湘蓮的手來格。指望一腿蹬去,想湘蓮必傷。那知湘蓮乖覺,知道這腿之法,假意用手去擋,把身子往邊一扭,右手往上一托,正托住聶成腿股,左手用了三四分勁,說時遲那時快,照後股上一拳,跌得二丈遠。聶成掙了一會,才爬起又鬥。湘蓮又合他走了幾轉,聶成力盡筋疲,汗流浹背。湘蓮心想:「不如早開發了他,免得延纏。」手上解數緊逼起來,聶成心慌,招架不住,又被湘蓮打倒。這拳重些,掙扎不起來。湘蓮將他一把提起道:「我今發手容情,下去罷!」也輕輕放下台來。看的眾人一片喝採之聲,轟鬧不已。
12 湘蓮正要下台,只見那右邊台上,坐著一個美女,忽然立起身,脫去長衣,裏面結束齊整,將小腳在朱欄—亡一點,縱至台心。湘蓮一見十分納罕。那女子道:「柳先生慢行,奴要請教。」湘蓮道:「小姐高姓芳名?怎敢與小姐抗衡!」女子道:「姓陶,小字絳英。」湘蓮道:「失敬了。」絳英道:「我們只比擒拿,不必揮拳髮腿。我若擒住你算輸,你若擒住我算贏。」湘蓮道:「遵命。」二人緩緩的踹勢走盤。那些看的擠得推來聳去,如潮湧一般。遠望的只見那美人英雄打做一團。忽見旁首一個大蝴蝶,往台心一撲,原來就是絳英,穿得花紅柳綠,那彩裙呼著風縱來,如蝴蝶展翅一般。台上一雙美男女相撲,人人看得眼花心亂,口呆目瞪,也有發呆的,垂涎的,癡笑的,失驚打怪的。  
13 寶玉見湘蓮打倒二人,正在贊嘆,忽見一女人上台,心想道:「這必定是陶家妹子了。」看那女子不過二十上下,生得嬌嫩俊美,品格在紋、綺之間,不信此等佳人,都有武藝,為生平所未經見,不覺心中快樂。又恐湘蓮鹵莽,一時損傷了他,心上替他擔憂。正躊躇間,見二人鬥了多時,絳英急欲拿住湘蓮,忽地將身一縱,右手在湘蓮肩上按了一下。誰知湘蓮身法極捷,左手抓住絳英右臂,絳英的腿剛從湘蓮腰間擦過,說時遲,那時快,卻被湘蓮順手拿住腿腕,身已擒空。寶玉在台下,急急的叫道:「柳二哥不要認真,快快放手!」湘蓮將絳英朝上一舉,口內低低的說道:「我手上留情,小姐要知道。」絳英亦低聲道:「承先生指教。」湘蓮將絳英輕輕放下,絳英將身一縱,仍上右台,回去了。
14 那時,陶長春在左台上,見湘蓮擒起絳英,輕輕放下,知其留意,十分感激。忙邀齊門客十數人,齊奔上台,一轟而至。湘蓮不知來意,高聲道:「要打一個個的來,若諸位齊上,我發手就不容情了。」長春忙道:「言重,言重!小弟欲請先生到舍一敘。」湘蓮道:「素昧平生,怎好輕造?」長春道:「小弟擺此擂台,原是招接四方豪俊。先生天下英雄,小弟仰攀一敘,薄酒一觥,為先生賀。還有微禮奉敬。」湘蓮再三謙讓,長春固邀不已。只得下台,同了寶玉來至陶家。湘蓮道:「小弟先人世襲武職,父母早亡,依姑母度日。因貧游學到此,不久就要回去。這位好友賈二爺,那榮國公的公孫,因游覽山水,從北嶽到此。」長春聽了是榮公之孫,十分起敬。當時備酒款待,又與湘蓮講武藝。長春道:「先生拳法海內無雙,未識從誰學的?」湘蓮道:「數年前人山學道,得異人傳授。師父姓名也不知。」長春更加罕異,留住家中歇宿。一連數日,意氣甚屬相投,遂成莫逆。每日教些拳棒武藝,拜門生的甚多。
15 陶長春與絳英商議道:「賢妹!你看這兩人品貌俱是世間有一無雙的,一文一武,那姓賈的文才,吾雖不知他深淺,但他是個公孫,門第顯赫,將來也必定個貴官;姓柳的武藝,妹子是見過的了。究竟兩人那個強些,吾竟委決不下。我們既上無父母,妹子終身大事,你自己須拿個主意。」絳英道:「妹子生性好武,且這人已與妹子交手,。又輸於他,豈有別的念頭!扮哥不必推疑。」長春知妹的主意,就出來找寶玉閒談,說了一回話,因道::小子先人曾做個總戎,故小子幼而習武,舍妹尤好武藝。不幸父母早亡,兄妹二人僻處鄉間,見聞孤陋,是以借此擂台,一則接識豪傑,二則為舍妹擇婿。今遇柳兄如此英雄,意欲仰托絲蘿,。不知柳兄已否完娶,可否求二爺一為執柯?」寶玉道:「這是極好的事。令妹女中豪傑,非柳兄才貌不足以相配,弟當竭力執柯。」
16 少時湘蓮回來,寶玉即將陶長春之語一一說了。湘蓮道:「好是好,只是我不忍有負前妻。」寶玉道:「據你靜中所見,尤三姐與你有重圓之日,安知不就應在此處!你說我引尤三姐與你相見,今日恰是我為媒,可見事皆前定。你既要人世做—一番事業,豈可中饋無人呢。」湘蓮道:「你說的何嘗不是!但我靜中明明說尤三姐不曾死,我心上也要尋訪他哩。」寶玉道:「三姐亡故,事隔有年。這「死不曾死」的話,或者別有機關,非我的事可比。茫茫天下,從何處尋訪?依我說,三姐原是你正配,。不妨與他說明,作為續弦。將來誥封一切,都要先盡三姐。萬一三姐複生,便要奉屈為次妻,看他如何說,」我們再商議。」湘蓮點頭嘆道:「也只好如此罷了。」
17 寶玉即請陶長春,將湘蓮如何聘了尤三姐,如何誤聽人言,索取聘物,尤三姐如何殉烈身亡,湘蓮如何棄家學道,因仙人說他尚要做番事業,令其下山。又說故妻有重圓之日,故一心守著故妻,不肯再娶。「….「是我再三勸說,方才肯了。但須言明,令妹只能作繼室。萬一尤氏重圓,令妹屈居其次。其實,尤氏亡已多年,不過是柳兄癡想,未必便有其事。兄可與令妹斟酌之。」陶長春進內,與絳英說了一回,絳英低頭不語。長春知妹子願意,即出來與寶玉說道:「既承不棄,一切遵命。」寶玉便與湘蓮商議,擇吉行聘。湘蓮道:「客中如何措辦?」寶玉道:「一切繁文可以說明刪了,聘物是要的。有現成的珠子在此,何不用他呢!」湘蓮道:「這珠子我打算送你的。」寶玉道:「這又何必拘呢!就算你要送我,將來嫂子過門,你再送我亦不遲。況且這麼些在這裏,取一二顆亦可以算個禮。」湘蓮點頭,寶玉遂與長春商酌,定了吉日,寫了禮帖,將明珠一雙,做一錦匣裝好,作為聘禮。
18 是日陶家設酒宴客,有許多本家親戚鄰居等,熱鬧一天。
19 次日,湘蓮便要起身,,長春又固留,複住了幾日。湘蓮因功長春求取寶名,長春亦欣然高興。長春極贊那珠子,湘蓮說明來由,又將珠子取出與長春觀看,長春驚奇,更加敬重湘蓮本事。寶玉又說起途中缺了盤費,當了一顆。長春道:「此乃希世之寶,當了可惜。二哥!你將當票交與我,我去取了來,明年進京帶還你。」湘蓮道:「甚好。」就將當票交出,說道:「我們已打攪多時,明.日一定要告別了。」長春道:「既如此,我叫人去雇車。」原來,陶長春邀二人回家時,已將車子打發了。又與二人重新置行李什物等件,又選了兩個小童,年俱十五六歲,跟隨伏伺。即將秦家所置的行李與了二童。跟寶玉的取名靈兒,跟湘蓮的名鶴兒。長春道:「這兩個手腳俱還活動,人亦不蠢。二哥閒時指撥,還可以用的。」湘、寶二人一一道謝。次日起身,取路向江南來。暫且不題。
20 卻說黛玉自到家之後,每日幫舒姨娘料理家務,閒時便與翠簣、青鸞等閒話,或教他們讀書寫字,借作消遣。瓊玉學中回來,又與黛玉談詩論文,時或唱和,姐弟友愛異常。偶有煩悶,又有青棠從傍寬解,是以黛玉甚為安逸,體氣日漸豐健,豐神愈加艷麗。一家上下,待其主婢二人竟如活神仙一般。不覺過了數月。  
21 一日,程忠進來回道:「小的大家籌議,如今家事日盛,所有典鋪、收字號鋪之外;還閒著十幾萬銀子。向來都分派人各路走水,並隨時塌置貨物。小的們想本錢不多,可以如此做;如今本錢多了,分派的也多了,零星散漫,難於照應。小的想就近並做一個買賣,較為正齊。剛有一家商人乏了,鹵台出示招商。因此來回稟小姐、姨娘,不如我們去頂了他。行運起來,利息比別的買賣大些,將來若做得好,再行擴充;做得不好,仍舊告了乏亦容易的。請小姐、姨娘定奪。」黛玉道:「不知要多少本錢?」程忠道:「不過十幾萬現銀子,便可下手。不夠時,我們還可會兌。、指著這些鋪子,怕會不出銀子來?」黛玉道:「姨娘意下如何?」舒姨娘道:「我是不懂得的,小姐裁奪。」黛玉道:「你們再細細籌畫,議出章程來。果然有利無弊,便頂了就是了。但不知我們現在可靠的人夠分派不夠?」程忠道:「我們不過派兩個管事拿總的人,至於一切辦事,須要請些熟手的伙計的。」黛玉道:「你們且去議定了再商量。」程忠退出,遂將如何頂承,如何行運,派何人總理,何人分頭督辦,先須支現銀若干,約計有若干利息,開了一個清折呈進,舒姨娘送與黛玉。
22 黛玉正看著思索,見青棠立在傍邊,便問道:「你看此事如何?」青棠道:「小姐的意怎麼樣?」黛玉道:「我看此事做得,惟恐長遠難於照應。及官吏需索,難於應酬。」青棠道:「斯是後來情形,此時不必慮。凡事總以氣運為主。此時小姐氣運正旺,你要做得的,總無不妥,不必畏縮。」黛玉聽了,不覺曉然。即吩咐程忠,一一照行。就派程忠總理鹵務。將典鋪事務派李義管了。田租及各鋪事務,派孫財管了。家中一切及銀庫事,逐日出進賬目銀錢,派向貴管了。鹵務中應用之人,令程忠自行揀選,開單呈核。程忠應了出去,傳知分頭各辦各事。不多時,程忠將事辦妥,領了銀子,將派的分管家人四名,及伙計八人,開單請定。黛玉看家人是張信、趙成、柏順、金旺,便叫進四人,一一吩咐「小心隨同辦理」的話,眾人答應自去行。行了一年,甚是興旺。
23 舒姨[娘]見家道日隆,心中歡喜。因瓊玉上年鄉試未中,還不十分滿意。忽忽到了秋初,瓊玉又要往南京鄉試。舒姨娘替他料理行裝考具等物,派老家人向貴,帶了家人小子雇船起身。去後,舒姨娘、黛玉未免記挂。
24 一夜,黛玉睡不著,聽窗外微風飄飄,蟲聲淒咽,不覺心緒紛然。青棠坐在傍邊榻上道:「小姐為何今夜睡不著?」黛玉即坐起倚在枕上道:「不知怎麼不想睡,妹妹你倒口茶我吃。」青棠取了茶送與黛玉,喝了幾口,放於幾上。拉著青棠道:「妹妹!你教我一個法兒,叫我心上空空的,一些念頭沒有才好。」青棠道:「這如何能夠呢!要是一念不生,小姐早在太虛宮了。古人說的好:「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小姐你覺得念多,便可隨時止滅,往後便漸漸少了。」黛玉道:「吾自從得仙姑指示,又服了丹藥,比從前已經好許多了。但總覺心上不空,覺之不破,止之不滅。」青棠道:「譬如治病一般,必對症的藥,方能將病立時消滅。止念亦須真覺,方能即滅。不然反致兩念相爭,如何得滅呢。」黛玉聽了,默默半響。青棠道:「此時心中記著少爺,但想少爺即可中舉,不日回來,念便滅了。至於賈府中,此時正否極生泰之時,.又何必去想他!」黛玉見他說出自己心中念頭,一一如繪,知不能瞞他,便道:「我也這麼想,但心上總不清淨。不知不覺,一念一念的上心來。」青棠道:「凡念頭都有根柢,小姐你這根柢本深了,難怪止之不滅。我說與你罷,那人此時正心死氣絕、萬念皆空之際,一靈不昧,只記著小姐,已經離卻紅塵了,你何苦再去縈繞!搬豎不多時便可相見的。」黛玉道:「如此說,莫非他也死了?」青棠道:「你尚且不死,他如何能死呢!小姐難道忘了從前說的誓了麼?」黛玉頓然記起,沉吟了一回。青棠道:「小姐你安心睡罷。天已不早,不要又生出病來。」黛玉聽了,知有元機,不便細問,想來不是假話,便漸漸睡了。
25 倏忽八月下旬,瓊玉回來,一家歡喜。問了些尸場中平安,文章得意」的話。瓊玉取出頭場、二場的文字,與黛玉看。黛玉看了,道:「我雖不懂,但這文章生氣勃發,機勢浩蕩,必該中的。」瓊玉道:「那裡就想中!覺得比從前的略為說得出些麼?」黛玉道:「好多了。」瓊玉又取出些在南京及途中做的詩來,黛玉看時,是些記程游覽及詠古跡的」詩,各體俱備,有七八十首。黛玉笑道:「這幾天便做了這些詩,詩亦大長了。不久就要成名家了哩。」瓊玉道:「姐姐太獎屬過分子,姐姐閒時請批改批改。」黛玉看到後面,有懷黛玉的詩,不禁贊道:「此詩更好。」遂又細細吟詠。
26 正說著,外間傳進:「有客來拜!」瓊玉正衣冠出去了,不免有一番應酬。又將文章送與古先生看,也說有望。黛玉向舒姨娘誇瓊玉不絕口,舒姨娘道:「都虧小姐早晚教導,不然那裡能長進得這麼快!這孩子能讀成了書,才配做小姐的兄弟哩。若讀不成書,豈不翻惹小姐看了生氣!」黛玉道:「這是父親懷才未能施展,姨娘苦節動天,故而天生這個兄弟,為先人吐氣,報答姨娘。」舒姨娘含淚道:「但願應了小姐的話。」青棠在傍忽然笑道:「我們少爺原算天下第二個人。」舒姨[娘]道:「天下人才多得很,他那裡就算天下第二呢。」黛玉知青棠的話意有所指,心中一動,便不開言。。看看到了重陽;「這日,黛玉與舒姨娘正持螯共酌,忽然外面鑼聲大振,小丫頭回來道:「外間傳進來說,報子到了,吵著要喜錢哩。」只見向貴等四個老家人進來,向舒姨娘、黛玉道喜,說:「大喜了!少爺高中了!」黛玉道:「中在那裡?」向貴道:「還不知道,報子要講明白喜錢,才肯拿出錄條來。小的們趕著與他講去。」於是媳婦丫頭一一叩喜。舒姨娘自是歡喜。青棠道:「小姐的眼力果然高,看少爺的文章,說必要中的,果然中了。小姐再決一決,到底中在那裡?」黛玉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你自然曉得。」青鸞道:「他從前說的,少爺是第二人,大約是第二名了。」青棠道:「我說的是天下第二人,這才是兩省哩。」黛玉忽然省悟,道:「如此說來,竟是第一了。」青棠微笑。正說著,外面傳進來道:「少爺回來了,在廳上謝恩閱錄。」  。
27 一語未畢,聽見外邊鼓樂大作,飛傳進來道:「少爺中了解元。」大家拜服「青棠真是神仙」。一回兒,瓊玉進來與舒姨娘磕頭,又與黛玉磕頭。黛玉手拜道喜,眾人又與瓊玉道喜。於是收拾行李,往南京謁見座師、房師,赴鹿鳴宴,會同年。送座師起程後,才回來祭祖謝客,請喜酒。又忙了些時,要往蘇州祭墓。舒姨娘、黛玉俱要同往,內裡只留青棠、青鸞看家,,外邊家人照應。
28 正在擇日起程,卻好看墳人陳孝聞知少爺中了,前來叩喜,並回明賈府爺們送到靈柩,說是小姐的,葬於老爺墓側,葬畢已回去了。一個家人喝道:「休胡說,我們小姐好好在家,那裡有個小姐的靈柩?」程忠忙攔道:「你不知道其中原故。」便叫人拿飯與他吃,說:「我替你回明。」遂進內一一回明。舒姨娘道.:「叫他先快回去,打掃墳屋,料理一切,我們明日便起身。」程忠答應著、舒姨娘道:「聽他說來,小姐的幻形已經安葬了。小姐回來已一年多,賈府中尚未通個信,將來如何來往呢。不如專人寫個書信去,將原故說明方好。」黛玉正默然有所思,未及答應,青棠道:「不必忙,少爺不日進京,自然要到賈府去的,何必專人寫信呢。此時那邊正在忙亂,亦顧不到這事。」舒姨娘道:「姐姐說不要緊,就是了。」
29 次日下船赴蘇州來。不知祭墓有何事情?且聽下回分解。
30 第五回
31 卑說黛玉同了瓊玉、舒姨娘到蘇州祭墓,不巳到了蘇州,上岸至墳堂屋內。家人們將祭品端正,將鹿鳴宴上根盤等物擺設停當。瓊玉穿了與宴吉服,簪花披紅,隨著舒姨娘、黛玉來至墳前。黛玉一見墓道,那眼淚已不住的下來,只得忍著。待瓊玉行過禮,又讓舒姨娘。舒姨娘讓黛玉,黛玉上前跪下,不禁痛哭。舒姨娘在傍,亦大放悲聲。瓊玉亦傷心,陪著哭了一回。媳婦丫頭們再三勸止。舒姨娘磕了頭,家人媳婦丫頭們亦分班磕了頭。黛玉想起回南安葬時,不覺已是十年。自己死而複生,兄弟幼年發達,使父母尚在,必當開顏一笑。今日墓木森然,音容愈渺,能不傷心!又嗚嗚咽咽哭起來。-複走到左側,見一新塚,陳孝的女人在傍道;「這就是京裏送下來新葬的。」黛玉見墳土乍幹,草芽未發,想:「我若非仙姑援救,此時已入塚中.」今日自臨己墓,恍如化鶴歸來,令人傷感;對著墓前連連揮淚。舒姨娘、瓊玉都來勸道:「小姐不必過傷了,且到墳屋內歇一回,再下船去。」瓊玉道:「此墓乃古今少有,他日必成勝跡。古來列仙尸解,多有幻化之塚,然自己都不在世間。古人有衣冠之墓,亦因體魄無蹤,招魂作墓。未有身在世間,幻留身幻者。他日兄弟擬樹一碑,書某人衣釵之墓,定足流傳千古。」黛玉拭淚不語,同回墳屋,歇了一回。又囑咐陳孝小心看守,遂下船回來。
32 到了揚州大碼頭泊住。黛玉在艙中,看見前面一隻大船,上懸藍色布旗,寫著:「工部都小司副郎」。又看那門燈上也是黑字,仿佛有「榮國府」三字,看不十分明白。想道:「二舅舅正是工部,難道是他的船?為何旗燈俱是素的?」又想道:「或者他本家的人用他旗號,亦未可知。」一時轎子到來,上轎回家,各自息息。
33 晚間黛玉與青棠閒話,想起日間所見,便告訴青棠。青棠道:「這就是送小姐幻形來的。」黛玉道:「不知何人送來,卻打了二舅舅的旗號,卻又是素的,令人不解。」青棠道:「小姐你還不曉得,那人恰恰今日到此,就到那船上拜別了才走盼。」黛玉不覺詫異道:「他跑到這裡來做什麼?拜別那個?走那裡去?」青棠道:「一個人要出世了,自然要拜別父母,這是天性。他到那裡去,小姐應該知道。」黛玉呆了,細細想了一回,自忖:「莫非真個出了家了?」青棠笑道:「這有什麼假的!他此時還不知小姐在世間哩,向海角天涯找尋去了。」黛玉不禁淒然淚下。青棠道:「小姐不必感傷,從此放了心罷。」自此,黛玉刻刻縈懷,雖有青棠隨時點醒,終難放下。  
34 看看殘冬一過,又是新年。到燈節後,打點瓊玉進京,一面擇了吉日,收拾行李土儀禮物等件。瓊玉向舒姨娘、黛玉商量道:「到京後,賈府中要去不要去?有那些長輩?姐姐的事如何說法?望姐姐教給我。」黛玉道:「外祖母尚在,你自然要去拜見。況且兩位舅舅、舅母俱是長輩,但那裡一向從未曉得有你,須得我寫書一一說明。我的事,你照著吾書上說便了。我還要另打點些禮物,去送各長輩及姐妹們,,停當了一同交給你罷。」瓊玉道:「如此甚好。」瓊玉自去拜客辭行。
35 黛玉晚間密與青棠商酌。青棠道:「少爺的事,非小姐親筆作書不能明白。、至小姐的事,惟有據實直書,無可緣飾。倒是帶了的禮物,要逐一斟酌,各人得宜方好。」黛玉道:「你替我想來。」隨取紙提筆道:「想著的說來!」青棠道:「先從老太太的說起。」遂提筆道:「沉香釋迦文佛一座,白玉觀音一座,古鼎一座,紫檀香幾一座,餅盒全付,香餅十匣,揀金壽鶴仙桃蠟簽一付,壽字香十匣,古尊彞陳設二件。」黛玉道:「服用之物都沒有麼?」青棠道:「賈府中那樣少了?」遂又道:「大紅緞十匹,湖縐十匹,紡綢四匹,各色線縐袍套十付,錦繡艷色花袖十雙,綿繡香色手帕十件,這是二位老爺、夫人的。」黛玉點頭。青棠又說道:「湖縐四匹,大緞四匹,香泥漱杯一對,沉香拐杖一枝,這是薛姨太太的。」黛玉道:「覺得輕些。」青棠道:「再加紡綢二匹便了。」又說道:「大緞四匹,湖縐四匹,花袖十雙,手帕十件,這是大奶奶的。」又道:「江綢袍套二付,湖縐二匹,大緞二匹,花袖四雙,這是東府大爺、大奶[奶]的。再加紡綢四匹,手帕四方,是璉二爺、二奶奶的。」又道:「減卻大緞花袖,是環三爺的。大緞四匹,花袖四雙,手帕四件,這是三姑娘的。」黛玉道:「三姑娘該送些文雅的東西,這些他不愛。」青棠道:「加詩箋、湖筆、徽墨、端硯便了。薛大、二奶奶、喜鸞姑娘、薛二姑娘、李家兩位姑娘都是一樣。」又道:「古鼎一座,管夫人水墨觀音一副,石刻金剛經一部,連香四匣,沉香四匣,這是四姑娘的。」黛玉心中似有會意,便不斟酌;依著寫了。青棠又道:「羊脂玉鎖金項圈一件,珊瑚錢串一件,點翠金絲細絡香串一匣,金冠金銓鐲等十[件],紅綠湖縐各二匹,這是寶二奶奶的。」又道:「江綢袍料一付,大緞一匹,湖縐二匹,花袖二雙,這是小蓉大爺奶奶的。再加紫穎二匣,徽墨二匣,蘭哥兒的。」又道:「湖縐一匹,院綢一匹,花袖二雙,手帕二件,這是送周姨娘及大老爺跟前姨娘,東府各位姨娘都是一樣。再用香串一匣,香囊一匣,香粉十匣,時花十對,是與紫鵑、鶯兒、琥珀、秋紋、麝月、玉釧、碧痕、五兒、四兒的。此外,丫頭每人四匣花,二匣粉,一匣香串,一匣香囊,帶些去見人分派便了。媳婦們多,不如帶些番錢去,「林家、賴家這些有體面的,給他四枚,以下的,每人二枚,他們看著好玩兒。還有史大姑娘,應送素湖縐二匹,紡綢二匹,箋十匣,筆四匣。還有巧姐兒,應送妝緞衣裙一襲,被褥全副,花袖四雙,安息香十匣,這就全齊了。」
36 黛玉道:「還有那個?再記記,不要漏了一分,倒不好。」青棠道:「都有了。」黛玉道:「似乎還有兩個人,我一時想不起。」青棠道:「沒有了。」黛玉又看了一遍,道:「你這單子很有意思,吾約略有些明白。」青棠道:「自然總要明白的。這會子不錯就是了,又何必預先費心去盤算他。」黛玉便不言語。一會兒將信寫起稿子,與青棠看,青棠道:「這信要給老爺、太太的,不必寫給老太太。」黛玉一想,不覺傷心道:「我知道了,必是老太太有些緣故了。」青棠」道:「原為省小姐費心,我故多說幾句話。小姐若是如此。反是多費了小姐的心。即算有緣故,幾時知道,幾時再傷心不遲哩。」黛玉就將信改好,親自謄寫,封口不粘,以便瓊玉閱看。
37 餅了幾日,將禮物收拾停當,開一總單點與瓊玉,又將—手卷付與瓊玉道:「這是父親遺書,我將他裝成手卷。我已將舒姨娘撫孤守節創業的事實,做了一跋寫在後面。你到京可呈二位舅舅閱看,並請題志詩文,並町請父親同年相好中之關切者,及你座師、房師、同年交好一一題之。他日傳之子孫,亦可表彰姨娘一番苦節。」又有與李紈、探春的書,謝其病中親看照應的情,並托其將禮物一一分送,又托看顧紫鵑。瓊玉一一答應。轉瞬行期,不免灑淚分別,下船北上。
38 卻說榮國府中,自寶玉走失之後,王夫人、寶釵等悲傷淒楚,內外上下人等無不垂頭喪氣,意興全無。後來探春到京,一番勸慰,略覺好些。又賈赦、賈政赦罪歸來。賈政到家,又細說在船中親見寶玉被一僧一道引去,上岸追趕,、倏已不見。勸王夫人等不必想他。寶釵、薛姨媽見王夫人悲傷過甚,只得返加勸慰。是年臘月,寶釵生下一子,賈政題名芝哥兒。王夫人稍為慰藉,然終不能忘懷,不免觸物傷情。
39 寶釵雖外面端莊,強為曠達,百般寬慰王夫人,自己不露一毫悲戚之態,而心中亦複淒楚難堪,每深霄不寐,吊影傷懷。及生下芝兒,雖亦自慰,然不覺見子思父,更難排遣。倚枕獨坐,事事上心。想起:「從前初進京時,有金玉因緣之說。偏偏又有一黛玉從中打岔,與他情意纏綿,用盡心計,方能不為所擠。人心歸附,聲譽籍然,眾口一詞,都說在黛玉之上。及至因緣成就,方謂人定可以勝天,那知始而病,繼而瘋。又費盡心機,病也痊了,瘋也好了,也肯用功上進了,也不與女孩子們纏繞了,真是十分妥當,從此可冀美滿前程,盡吾受用。那知中了舉人,為和尚道士所迷,飄然棄家而去。記得臨出門時些話,句句都是有意;即未出門之先所說之話,亦句句都有機關。我當時原料著幾分,隨時破解,那知竟如此決絕。細想卞餘年情分,於我情分似乎不薄。新婚後,那纏綿繾綣,亦極意溫存。想其與黛玉之情,必更勝於我,不知黛玉如何方法,至於著他死生眷戀,固結不移如此。悔我從前但知以端重寬厚勝黛玉,不曾將些小意思籠絡他,亦是一時疏虞。」又想:「那年要取我紅麝串時,神魂失據的光景,宛然在目。可見未嘗不愛我,大約與黛玉早為生死之約,故難負前盟。早知如此,我便讓了他倒也罷了,即不然,便與黛玉同歸,終勝此時倆惶苦況。記得從前媽媽與他戲語,他面有喜色,拜媽為母,與我結為姐妹。及我因緣成就,便抱恨而亡。其情亦可憐可憫。今時其在九泉,安知不笑我恨我,我竟做了一個損人利己的人,損了人於己仍無所利,豈不可悔!他是想來不得回來的了。便算我這芝兒也與蘭哥兒一樣能讀書,我也同大嫂子一樣,眼見芝兒發達,也不知要受了多少苦楚,耐了多少淒涼。珠大爺亡過的人,死生有命,大嫂子守節撫孤,原是分內之事。我是好好的人,忽然拋家離室的走了,豈不可恨!」如此反覆思想,真如萬箭攢心。又值產母月之內,易於受病,不到一月,不覺懨懨病起來。;王夫人、薛姨媽加意調治,又不知因何致病,總說是身子單弱,新產尚未複原,請大夫上緊醫治。大夫那裡曉得病源,一味籠統調理,如何中用。故滿月後雖勉強出房,而精神意興竟大差了。
40 一日,王夫人早起,流淚不止。李紈、平兒、寶釵、探春、惜春俱來請安。王夫人道:「我昨兒夢見寶玉回來了,仍是出門時的樣子,並沒有出家,抱著我大哭,又說了些話,到媳婦房裡去,我便醒了。醒來還笑著,把老爺驚醒了,也說夢中見他,說了好些話,醒來通不記得了。二人同夢,卻也奇怪。莫非寶玉還念回來?」李紈道:「這是老爺、太太想著寶兄弟,故而人夢。或者寶兄弟已得了道,回來安慰老爺、太太,亦未可知。」探春道:「這得道的話,有些意思。我昨兒也夢見的,不知寶姊姊也夢見沒有?」寶釵道:「我夢見卻也不止一回,昨兒覺得更清楚些。夢中我正坐著,還沒睡,見他進來說道:「寶姊姊!我回來了,你不要生氣。」我夢中一見,就忍不住哭起來,便哭醒了。」惜春道:「這是真的,我也夢見來。再查查,只怕還有夢見的哩。」王夫人便道:「真個的,我們四姑娘是參悟的,很有功夫的了。你比我們自然明白,你何妨說說,這寶玉到底是什麼來頭?與我們什麼冤孽?生生死死的磨人。自小就古怪精靈的,同人不一樣。」惜春道:「太太但想二哥這塊玉,是天下古今那一個有過的呢!這就是天下古今有一無二的人,便是大來頭了。至於各種變幻,俱是因緣。因緣原是人心造的,還是人心去滅。」王夫人道:「你這話我雖不能很明白,大概寶玉不是尋常孩子。只可憐我辛苦生長他一場,就這麼撒手去了,這是什麼因緣呢?老太太這麼愛惜他,也不能受他一日孝養,我自然更不必說了。」惜春道:「老爺、太太的深思,二哥哥如何能忘呢!總是要報答的。太太這夢不是尋常的夢,請太太從此寬心,不久就有消息的。」王夫人道:「真個的,還能回來?」惜春道:「只怕回來的還不止一個呢。」王夫人道:「這話我就不懂了。」
41 正說著,賈政進來。眾人俱站起問安,賈政叫道:「都坐下。」王夫人又說起夢來,並將惜春、探春、寶釵同夢及惜春所說述了一遍,賈政道:「寶玉有來歷是不錯的,我也深知。大約是曉得你想他,故托個夢寬慰的意思,豈知更惹出一番想念來!若果思念父母,能自己回來也是好事,只怕未必呢。」只見鶯兒在寶釵耳邊說了幾句話,寶釵回王夫人道:「真是奇怪,竟還有人同夢的,四姑娘的話一些不錯。」王夫人道:「還有那個?」寶釵道:「是麝月、秋紋、鶯兒、五兒、紫鵑。」王夫人道:「真是少有的事,十來個人都是一樣的夢。」賈政也不覺稱奇。又問惜春:「你如何知道?」惜春道:「不過以理揣度,老爺、太太是天性之情,我與三姐姐是同氣之情,寶姐姐是伉儷之情。既都有夢,以下凡二哥所愛之人,自然也該有夢了。」賈政點頭道:「你這話另是一個理,都很有意致。」向王夫人道:「到底寶玉是為什麼忽然出家,你們究竟曉得不曉得?」王夫人沉吟了一回,道:「從前一回病了,一回瘋了,一回兒好了。後來,自己用功,好好同著侄兒下場,出場就走了。究竟是為什麼,那個曉得!」
42 賈政未及開言,惜春道:「太太倒不必隱瞞,向老爺說明了倒好。」探春道:「此時死的死了,走的走了,說也無益。」惜春道:「惟其如此,一無避忌,可以說明。」那時李紈礙著寶釵,平兒礙著風姐,寶釵見賈政在座,俱不好開言。賈政道:「據四姑娘說來,其中大有情節了,何必瞞著我呢!」王夫人見惜春說出,只得說道:「這也不過是大家猜度之詞,原沒有什麼實據,故一向不曾與老爺說知。就是已過的林姑娘,從前來到這裏,老太太鐘愛,同寶玉一塊兒長大的。後來又奉娘娘的命,同住園中。寶玉與林姑娘,似比別的姐妹更見好些。林姑娘又一時病,一時好。寶玉病的時候,林姑娘也病丁,一病就死了。寶玉後來曉得,哭了幾場,也就罷了。大家因此疑心,說為著這節事,究竟也不知他二人心上是怎麼樣的。」
43 賈政道:「這些情節,老太太在時,知道不知道?」王夫人道:「也知道些。」賈政道:「說起林姑娘來,他母親是老太太最鐘愛遍。賈政道:「這真是意想不到之奇事,我竟糊塗住了。」賈赦道:「大喜,大喜!我們妹丈忠厚清介,應有這個好兒子。甥女有仙子救援,這都是世上罕有的,不必遲疑。這書是妹丈親筆,我認得的。這外甥品貌神情,與妹丈很相像。只甥女書是否親筆,我認不得。」賈政道:「我亦認不清。」叫:「蘭兒!你先將書拿到上頭回明太太,給姑娘們瞧瞧!」一面叫賈璉吩咐備飯。
44 瓊玉道要叩見舅母,聽說外祖母已經西歸,還要到神主前磕頭。賈政道:「你且坐下,我們談談。吃了飯再上去。」瓊玉只得坐下。賈政、賈赦又細細盤問了一回。賈赦道:「那仙子畢竟是如何樣子?」瓊玉道:「外甥那日在學中,不曾得見。聽得姨娘家人們說,竟是個少年美貌的仙女。說與姐姐有緣,究竟是什麼仙子,連姐姐也不曉得。他還留下一個侍女服伺姐姐,如今還在外甥家裡。這侍女亦長得很俊,但不吃煙火,此外亦與人無異。」賈政道:「甥女到揚州那一日?」瓊玉道:「是二月十三日。」賈政問賈璉道:「林妹妹是那一天不在的?」賈璉道:「就是寶兄弟結親那一天晚上。老爺是明日起身的。」賈政道:「我起身正是十三日,半日功夫,怎能到得揚州呢?」賈赦道:「你不見甥女信中說,是坐著鸞車,馭風而行的。仙人原可頃刻千里。」賈政道:「甥女靈柩是我送回南,遣蓉兒到蘇州安葬的。據這麼說,靈柩是空的了。可曾打開看看?」瓊玉道:「外甥正想打開來看,因匆匆鄉會試,尚未得暇。將來總要開出來看一看,方可解後人之疑。」賈赦道:「賢甥幾時到京的?」瓊玉道:「前日。」賈赦道:「何不來舍間住?」瓊玉道:「因場頭已近,就住在小寓中,俟場綁再來打攪舅舅。」說著,跟瓊玉的兩個家人,門上帶來叩見。賈璉認得向貴。門上回道:「這向管家,從前來接過林姑娘的。」賈赦、賈政又問了一回,二人略述大概。賈赦命賈璉陪著吃飯,二人一同到上房來。
45 卻說賈蘭拿了書信,來到王夫人正房。見王夫人歪在榻上,他母親在傍站著。賈蘭回道:「又一件奇事來了。」王夫人聽了,連忙坐起來,道:「什麼奇事?」賈蘭道:「上年江南的解元,叫林瓊玉,今日來拜。說是林姑太爺的兒子,拿著林姑娘的書子,說林姑娘現在他家中,並不曾死,這奇不奇!憊有林姑太爺的親筆遺書。爺爺看了這林姑娘的書,叫送給太太,叫姑娘們大家瞧瞧,是林姑娘親筆不是?」說著,李紈接過,遞與王夫人。王夫人道:「你念我聽。」李紈念那書道:
46 甥女黛玉,肅拜謹啟,舅舅、舅母大人尊前:
47 甥女自齠齡失恃,依居膝前,蒙外祖母暨諸長者垂憐,衣食
48 教誨者十餘載,不幸福薄災生,沉痾不起。自知短折,
49 有負深恩。乃彌留之際,忽有仙子飛來,將拂塵幻作形骸,
50 攜之逕出。謂甥女塵緣未了,祿命未終,飲以瓊漿,餌
51 以丹藥。偕乘鸞車,馭風而行,頃刻至一大宅。甥女細
52 加問詢,始知先君有遺妾舒氏,遺腹生子,苦節撫孤,
53 已讀書成立,現居揚州城內。舒氏姨娘,甥女幼本識
54 之。又出先君遺書,及他遺物手跡相証。瓊玉弟神情品
55 榜酷似先君,舊僕四人,一一俱能言其始末。事雖意
56 外,略無可疑。竊念先君有後,天佑善人,甥女忽獲天
57 親,真夢想所不到。宿痾盡脫,頑健有加。只因道遠事
58 奇,非楮墨所能盡達,是以未即奉陳;茲瓊玉弟仰邀蔭
59 庇,得冠鄉闈,公車北上,特屬晉謁崇階,面陳一切。
60 用肅寸啟,恭叩外祖母大人暨諸尊長金安。外先君遺書
61 一卷,瓊玉面呈,伏乞賜覽。並求題志數語,以示後
62 世。附上土儀數種,另單分呈,伏希賞納。敬請福安,
63 不備,甥女黛玉肅拜謹啟,正月十六日。
64 李紈念畢,一面稱奇,一面說道:「這字跡我是認得的,真林姑娘親筆。再請他們大家來看看。」丫頭們分頭去請,惜春、平兒、寶釵、巧姐都來了。王夫人又叫:「快打發個媳婦去,接三姑娘回來!」大家看了,都說是黛玉親筆,又道:「林姑娘想是有大福,故有仙子來救,令他姐弟相逢。」李紈道:「林姑娘是我送他入殮的,不信竟是假的。這實在奇了!」王夫人道:「不管他福大福小,真的假的,林姑娘既不死,我們這個怎麼又走了呢!這不是我們這個倒叫那仙人弄去了?若就在此救活了林姑娘,或者不去也未可知。」惜春笑道:「太太既想到這裏,就不必煩悶了。林姐還在世,豈有二哥哥反出世的理。」王夫人道:「你二哥哥呢?」惜春道:「少不得回來。」王夫人道:「何時回來呢?」惜春道:「這那裡曉得!我不過以理而論罷了。」
65 正說著,人回:「大老爺、老爺進來了。」王夫人忙下炕,出至堂屋,說道:「方才這書子,大家看了,都說正是林姑娘的親筆。」賈赦道:「我們的奇事,接連連的來。我想寶玉的來歷,本來就奇怪,想來不是尋常人。這位林姑娘亦是個出奇的,他同寶玉必定有夙世的因緣。我想林姑娘如今既在世間,不如趕緊把他接了來家,少不得寶玉也就肯回來。二太太的意思怎麼樣?」賈政道:「這事我終究不大明白,如今這些且慢說。林家外甥是確確鑿鑿的,他又與寶玉同年,要上來拜見你,你且見他,我們且商量怎麼款待,再說別的。」王夫人道:「這麼就請進來罷。」於是就傳話出去,叫蘭哥兒陪著林少爺進來。賈赦道:「外甥既已盤了小寓,我們此時不必強他。明日且擺酒請他,到場綁再邀他來家住。我方才的話是我一人之見,你們再大家商量。」說著,同賈政出去了。
66 賈蘭同了瓊玉進來拜見。王夫人讓瓊玉上炕,看那瓊玉秀骨珊珊,甚是可愛。笑著說道:「外甥這麼大了,我們竟一向不知道,疏闊得很。今日不是外甥自己來,我們還不曉得哩。外甥今年十幾歲了?」瓊玉道:「十二歲了。外甥跟著姨娘長大的,到七八歲,才曉得舅家,便要來京看姐姐。姨娘因外甥年幼,不許,要到十六歲才許來京。不料前年有個仙子,把姐姐送到家中,所以今年姐姐叫外甥來拜見舅舅、舅母的。」王夫人道:「這真是奇事,我們正傷心你姐姐,且喜有仙人搭救。你姐姐病已好了,我們聽見了,喜歡得了不得。外甥你這點年紀,已經中了解元,即刻就要中狀元的。」瓊玉於是站起道:「托舅母的福庇。」又道:「外祖母的神主在那裡?外甥要去磕頭。」王夫人道:「老太太神主已經送人宗祠了。」叫:「蘭哥兒,你陪著到老太太中間形像前,行個禮罷。」賈蘭答應,陪著去了。
67 一回過來,要請見二位嫂子,並璉二嫂子、四姊姊,王夫人叫都請來。李紈、惜春、寶釵、平兒都在王夫人屋裡,一同出來見了,都問黛玉好。瓊玉替黛玉致詞問候,又取出致李紈的書子來,說道:「還有些土儀,姐姐托大嫂子分送,回來就送進來。」又道:「這一封書,是與三姐姐的。不知三姐姐可在家?」李紈道:「三姐姐就回來的,這書交給我罷。」王夫人道:」「你們看這外甥,比我們寶玉強著多哩。寶玉要是這麼著,也不叫老爺生氣了。」瓊玉道:「正是方才璉二哥哥說起,二哥哥上年場綁就不見了,到底到那裡去了呢?」王夫人道:「這孽障,忽然拋父母舍妻子的,不知上那裡去了,真令人可恨!」說著,不覺垂淚。瓊玉道:「舅母放心,少不得要回來,不過耽擱在那裡罷了,豈有不回來的道理。」說著站起來,道:「還要到東府去拜見,再來請安。」王夫人命賈蘭:「好生陪著表叔出去。」聽得二門傳語進來道:「三姑娘回來了。」探春進來見王夫人,王夫人指著瓊玉道:「這是姑媽家的兄弟,是件大奇事,我所以接你回來。你且見了。」瓊玉上前施禮畢,只說道:「姐姐問三姐姐好,有封書已給大嫂子了。」探春未及敘話,瓊玉同賈蘭出去了。
68 探春坐下,李紈等將黛玉書信一切情形告訴他。探春連連搖頭道:「二哥哥這人真是愈出愈奇了!」李紈道:「這與二哥哥什麼相干呢?你岔到那裡去了。」惜春笑道:「三姐姐這話是並不岔,不過肚子里有些話還沒有說出來,故而覺得岔了似的。」探春道:「我有一句話,不知老爺、太太意思如何?」不曉探春說出什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69 第六回
70 且說探春向王夫人道:「我說一個人不可有奇處,古今奇事也多,從沒有胎裡帶塊玉來的。我們二哥哥,從前為這玉,忽然失了,忽然又得了,已經奇了。初次下場,便中了高魁,忽然又不見了。至於與林姐姐的情分,「見面就砸這玉,後來一時好了,一時惱了,為這玉亦鬧了好幾場。記那年紫鵑說了幾句玩話,即刻就病了,前年正提著親事,那玉就不見了,二哥就瘋了。我出門的時候,二哥哥還是呆呆的,聽說後來和尚送了玉來,二哥哥才依舊好了。如今算來,這玉忽然遺失,一定是和尚取去了;既取了去,又何必送來!若說要銀子,又並沒有拿過銀子去。玉來了,人又走了,安知不是這和尚先首知道林姐姐要死,故將玉取「了去;後來知道林姐姐不曾死,故又送這玉來。二哥哥或者一心想著林姐姐,曉得他不曾死,要去尋訪,不知走迷了路,耽擱在那裡,也不可知。林姐姐臨危偏有仙子來救他,將他送到幾千里外向來不曉得的娘家,這都不是人能想算得到的。林姐姐大概也不是個凡人,就是他向來那個性靈脾氣,亦與世上人不同。我初回來,聽說二哥哥走了,我估量多半為著這事。但人死不可複生,走的既然如此決絕,想來無可挽回。那些事情說也無益,故勸太太不必想他。如今林姐姐既然尚在,我料二哥哥斷不出家。前兒四妹妹所說的,竟有些意思。我想林姐姐此時雖在母家,都是一向無人知道的,恐怕二哥哥未必尋訪得著。我的意思,不如打發人去,把林姐姐仍舊接了來。此事大家傳開,少不得二哥哥就會知道,必要趕緊回來。不知太太意思如何?大家商量商量!」
71 平兒道:「林姑娘一向住在我們家,因為不在了,才送柩回去。今有這大喜事,自然該仍舊接來。若不去接,顯得老太太去世,便無人思念林姑娘了。」探春道:「二嫂子這話更是。」寶釵道:「只怕就去接,林姑娘未必肯來。」李紈道:「我估量也未必肯來。只怕寶玉弟回來自己去請他,他還未必就答應哩。」獨有惜春默坐不語,王夫人道:「四姑娘怎麼不開口?」惜春道:「我的話通說了。三姐姐說的同大老爺的主意相合,只要請老爺、太太斟酌定見就是了。」說著,賈蘭進來,交瓊玉帶來黛玉所送各禮物道:「表叔說,林姑娘有信給母親,托母親分送的。這是單子。這些都是禮物。」
72 李紈接過單子,向平兒、探春道:「大家來幫著清點,替他分送。」平兒、探春即同李紈將禮物一分一分揀齊,遣人分送。又將丫頭們的一分分散了。又傳林之孝家的進來,將單子交給他,分散眾媳婦們,令其具稟叩謝。分送已畢,探春將單子又看一遍,向王夫人道:「林姐姐送的禮也就奇怪,怎麼老太太的東西盡是陳設?且中間帶著香燭。四妹妹的就一點香奩物事沒有,寶二嫂子的就有小阿子的東西,史大姐姐的就是素的。周姨娘等都有,獨沒有我們姨娘同鳳嫂子及襲人的。這是為什麼呢?」王夫人道:「難道林姑娘亦是個仙人?我們這裏近年的事情莫非他都知道?為什麼老太太去世他又不知道,還替老太太請安呢?」探春搖頭道:「真是有些古怪。據我看來,這林姐姐的奇處,竟同我們二哥哥是一對兒。」惜春微微一笑,李紈等也都說:「奇怪。」
73 晚間王夫人與賈政商量,又將探春等方才的話述了一遍。賈政道:「我生平不信這些神仙怪異的事,偏偏一件件到我身上。從前僧道幾回來,都是我親眼見的。如今我也不能說一定不信。四丫頭好佛,我本不以為然。如今看來,四丫頭的話說得很有理致,竟有些見識。探丫頭本來聰俊,他的話又與大老爺主意相同。也只好依著大老爺,寫封書子,預備盤川禮物,專差兩房家人媳婦去接。媳婦說未必肯來,也有道理。且看來與不來再說罷。若竟不去接,似乎外面亦下不去。璉二奶奶說的話倒是的。」王夫人見賈政定見,便告訴李紈、平兒,一面端正禮物,一面派人。外面又擺酒請瓊玉。
74 賈珍、賈環、賈璉、賈蓉、賈蘭陪著又進來見了王夫人,說了好一回。王夫人向瓊玉說專人去接黛玉的話,瓊玉道:「外甥家裡現在一切事都仗姐姐料理。姐姐若來了,恐怕姨娘支持不住。外甥先趕信回去,舅母再打發人。」王夫人道:「你姨娘持了這些年家,你姐姐才到家,怎麼就走不開呢?你姐姐總是要出閣的,左不過這一兩年罷了。」瓊玉道:「從前外甥家裡都是姨娘的老娘經管。前年老娘故了,姨娘正著急,剛剛姐姐回來,故而全交了姐姐。」王夫人道:「你姐姐的身子很單弱,不怕勞碌麼?」瓊玉道:「姐姐身子並不單弱,管了一家的事,還讀書寫字做詩哩。外甥的詩文,都是姐姐教的。」又將家務大略說了一回,出去了。
75 卻說寶釵自從產後,身子總是懨懨,意興精神日漸減損。前因十人同夢,又聽惜春說話有因,心中一喜:「或者寶玉竟能回來。」又見王夫人有懊悔之意,心中不樂。今又得黛玉未死之信,王夫人又聽了賈赦、探春等說話,專人去接,心中又輾轉為難,身子益加委頓,不多幾日便病倒了,不能起來。王夫人、薛姨媽以下,時來看視,請醫調治,但說產後體虛,未能複原,又或外邪,天天服藥。其時,探春住了幾日,已早回去了。
76 這黛玉的信息,一經傳開,人人詫異。東府裏如尤氏婆媳、邢岫煙、史湘雲、喜鸞、四姐兒等都來探望問詢。知道即要差人去接,各人都預備回敬的禮物,送別的書,種種不一。獨有紫鵑自從夢見寶玉之後,又複萬緒縈懷,想著:「寶玉走失,定是為著姑娘出家。」想著夢中光景:「姑娘未死,寶玉還要回來,豈不是大怪事!但姑娘是我送他的終的,如何說不曾死,或者轉死重生。寶玉於姑娘靈柩回南時,見我痛哭,他反向著我笑,迥非從前光景,我恨他得新忘舊,反面無情。如今想來,難道他早已得了姑娘未死的信息?既然有了信息,為什麼又不告訴我呢?」又想道:「或者這夢是我平日思想姑娘,故有此幻,究竟渺茫,作不得准。」每日反覆思量,不覺神情失據,茶飯無心。
77 惜春見他如此,嘆道:「癡丫頭不要妄想!你不多時就要出門了。」紫鵑聽了,呆著不懂。及至瓊玉到後,知黛玉果然未死,這一喜非比尋常。又得了黛玉寄與的東西,不覺喜極而悲,淚流滿面。因將從前夢境,細細說與惜春知道。惜春道:「我老實告訴你,這是真的。你從此大喜,不必悲傷了。」紫鵑道:「寶二爺既然出了家,人是現在的,怎麼會托夢呢?」惜春道:「是靜裏神游。這仙家的道理,你如何知道呢?我這話不告別人,就告訴你。你姑娘同寶玉,不久就多要回到這裡的。你目下主有遠行,你將應用物件收拾收拾。」紫鵑道:「那裡去?」惜春道:「你不看看姑娘去?」紫鵑道:「看看姑娘是好,只是我一個人,如何能夠去呢?」惜春道:「少不得有人送你回去哩。」
78 過了幾日,果然王夫人打發人來叫紫鵑,紫鵑即刻過來。王夫人道:「你們姑娘被仙子送到家中,你曉得的了。這非常喜事,我歡喜得什麼多忘了。這會子,遣周瑞家的、來興家的兩口子去接你們姑娘。你是姑娘舊人,你自然也要緊看看姑娘。這裡一切事情,你也曉得,信上說不到的,你也好說給姑娘聽。你要勸姑娘就起身來。姑娘是老太太最鐘愛的,這會子老太太歸西了,若姑娘不來,我如何對得住老太太呢!這是我特地托你的,你務必要勸姑娘早早來京,斷不可推卻。」紫鵑一面答應,一面回道:「太太吩咐的話,一一記著回姑娘,但不知幾時起身?」王夫人道:「現在端正禮物停當,就起身,大約不過這月半間。」
79 紫鵑出來,想道:「四姑娘果然能夠先知,但不知太太去接姑娘是個什麼意思?姑娘肯來不肯來?」竟拿不定。回到庵中,見了惜春道:「姑娘竟是神仙,果然太太叫我回去接姑娘。」將王夫人的話一一告知。惜春道:「這話我早曉得的了。我並不是神仙。原是我們那天,大老爺、老爺、大奶奶、二奶奶、三姑娘一塊兒商量的。你不在眼前,故而不知道。」紫鵑道:「太太要緊去接我們姑娘來,這是什麼意思呢?」惜春道:「自然有個意思。你依著太太的,勸姑娘早來就是了,又何必急急盡問呢?」紫鵑道:「我摸不著頭腦,怎麼勸姑娘?姑娘問我「為什麼要緊接我?」我說什麼呢?好姑娘!版訴我罷!拔苦叫我去瞎頂頂了呢。」惜春道:「你這癡丫頭,我早就告訴你了。你自己糊塗,這會子倒來纏我!」
80 紫鵑呆了半日,忽然笑道:「姑娘,你道我家姑娘肯來不肯來?」惜春道:「你好巧呀!肯來不肯來,問你姑娘,怎麼問我呢?」紫鶻道:「姑娘識見高,能夠前知,故而請問姑娘。」惜春道:「那個向你說我能前知?天下事不過是個理,心上不靜,便看不出這個理;心上靜些,便看得清楚些罷了。你真當我是神仙,我若是個神仙,我還住在這裡!版訴你罷,你姑娘送各人的禮,獨沒有風二奶奶、趙姨娘、襲人、秋桐;老太太的,盡是香燭陳設;寶二奶奶的,有小阿子的銀鐲;史大姑娘是素的;我的東西你見了,有一件奶奶姑娘們的東西麼?這兩年的事,你姑娘怕不多曉得!你姑娘才成了神仙哩。」紫鵑道:「果然詫異,難道有人在這裡打聽的?」惜春道:「襲人出去,同生芝哥兒、秋桐不在,都是年底的事。林姑娘的信是正月的,打聽也沒有這麼快呀!」紫鵑無言可答,滿腹疑團,自去收拾行李,等候起身。
81 王夫人—日說起瓊玉來道:「這個外甥,我竟愛他到了不得。若老太太在時,不知怎麼喜歡哩。」李紈道:「看他神氣言談,竟有幾分像林姐姐,大約是像姑老爺的原故。」王夫人道:「老爺原說他很像姑老爺。他才十二歲,倒進了學,中了解元。看著倒像十五六歲的,不比寶玉強多。光景情形膽氣也好。我可惜沒有一個小女兒,要有,我就肯給他。」李紈道:「太太這麼愛他,何不替他做個媒?」王夫人道:「替他做那個?」李紈道:「不是前兒聽說本家喜鸞姑娘許的姑爺沒了。喜姑娘向來是老太太最愛的,模樣兒性格兒都好,豈怕配不過!只是年紀大幾歲兒。」王夫人道:「好倒好,但他無父母,靠著個嫂子過活,家道貧寒,年紀又大。外甥家未必願意呢。」李紈道:「太太剛說少個女兒,何不把喜姑娘接來,認做女兒,再托人說媒。如果得這好女婿,也是老太太、太太之疼他一場。再者,親外甥做了女婿,更親熱些。至於年紀,不妨事。況且林妹妹亦認得他,必要贊成他的。」王夫人笑道:「這倒妥當,不曉得老爺意思怎麼樣?且向老爺商量。」
82 平兒聽見此語,告訴賈璉。賈璉正想瓊玉少年英發,又聽家道甚好,巴不得與他親近,遂向賈政竭力攛掇。賈政亦以為然,即將喜鸞接至家中,王夫人認為己女。大家道喜,擺了一天酒。家中人都叫五姑娘,跟著李紈一處住,派兩個丫頭、兩個媳婦伺候。
83 蚌忽過了三月十五,瓊玉、賈蘭都出了場,各送文章與賈赦、賈政看。賈政極贊瓊玉文章,即命人收拾書房,將瓊玉行李搬來。又擺酒與瓊玉接場,又請甄寶玉。甄寶玉一見瓊玉,十分投洽。席中又說起寶玉來,賈璉指著甄寶玉道:「我們寶兄弟同甄家世兄相貌一模一樣,非至親看不出來。若非口音兩樣,連我們都辨不清楚。」甄寶玉道:「我們這位老同年,真是非凡的人。我與他頃刻之談,就知道他迥出流俗,果然竟高蹈世外了。到底不知上那裡去的?」賈璉道:「聽說什麼大荒山,又查不出這個地方,亦無從尋找。」
84 席散後至上房見王夫人。王夫人說道:「我打發接你姊姊的人,已經候了數日,等外甥出場寫封信,叫他們帶去。我這裡另有信與你姐姐。你信上務必將我的意思懇切寫上,催姐姐快起身,不要耽擱。」瓊玉道:「外甥已有信回去了,此時大約可到。不過月底月初,總有回信來,何不等回信來再起身?」王夫人道:「不必等,總要去接的。外甥,你快把信寫起來。」瓊玉只得答應著,出來寫了封信,送進去。王夫人將賈赦、賈政等與黛玉的信,及各人禮物書信,一一交付周瑞家的,同了紫鵑起身南去。
85 紫鵑叩辭,王夫人又叮囑一番。紫鵑又去辭了眾人,到庵中向惜春叩辭道:「姑娘沒有信與我姑娘麼?」惜春道:「眾人都有回敬的禮物,我無物可送。且相見不遠,亦不寫信了。你替我問候姑娘罷。」紫鵑道:「我的意思,倒要請姑娘寫個信與我們姑娘,只怕我們姑娘倒能相信的。我雖伺候多年,我們姑娘待我好,我曉得我們姑娘脾氣,不敢亂說話。太太又吩咐我,勸姑娘務必來。這裏太太、奶奶、姑娘們,雖都有信給姑娘,想來總是勸姑娘來京的話,恐怕我們姑娘未必能聽,所以要姑娘寫封書,比別人強些。」惜春沉吟了一回,道:「我就寫兩句便了。但這信你另外收著,不要同別人的信一塊拿出來。到用著他的時候,你再拿出來;用不著,便不要拿出來。其實,這信有若無的。:」隨取筆來寫了幾句,封了交與紫鵑。賈政即邀甄寶玉為媒說喜鸞。紫鵑又道:「我方才看,寶二奶奶的病竟很利害,好像從前我們姑娘的光景。姑娘瞧著妨礙不妨礙?」惜春笑道:「你既然說同你姑娘一樣,還有什麼妨礙呢!」紫鵑不敢再問,叩頭辭去。
86 且說黛玉自瓊玉起身後,未免心有所憶,每日與青棠、翠簣等做詩、寫字、下棋消遣。一日,在舒姨娘房內,婆子們說:「程忠上來回話。」舒姨娘、黛玉出至堂前,程忠回道:「前年辦的鹽,去年結算,共用現銀十八萬七千有零,連會的銀子,總共做了三十五萬九千餘兩的買賣。計得利銀,除還會銀子外,餘十三萬二千有零,利息甚好。現共存銀三十萬有零,又兩年各鋪餘利銀十四萬有零,共計有現銀四十萬五千有零。今年還是照舊做,還是擴充做?若照舊做,用不了這些銀子,還剩下十餘萬,又得另尋事做。請姨娘、小姐示下。」黛玉道:「你看這鹽務靠得住靠不住?」程忠道:「依小的看來,此時正好做的時候。」黛玉道:「凡事總貴乎乘勢。我們初做便順當,不如趁此擴充。你把四十餘萬現銀通做了,省得又去另尋買賣。做一兩年看光景再說。」程忠道:「小的亦這麼想。少爺年輕況且發作,做官便更顧不到家事。小的趁此時還未很老,再過數年恐筋力衰頹,不能報效了。」
87 黛玉道:「你精神還好,但累你一人,亦覺太勞。你須強為物色些可靠的,作你的幫手,你亦可有些精神。將來有人接手,你亦可以安享安享。」程忠道:「小的已留心試過幾個人,尚屬可靠,正要回小姐添派幫辦,將來便可接手。回來開出名單,再送上來。」又道:「若盡此現銀子辦,樂得再會些銀子,便可做到百十萬的事。」黛玉道:「很好,你就照著去辦罷。」程忠道:「各處的賬,請小姐核算了發出來。」黛玉點頭。
88 舒姨娘道:「到底小姐的福大。小姐來家兩年功夫,便長了數十萬。」黛玉道:「這是姨娘創起的基業,是姨娘的福。」舒姨娘道:「要是小姐不來,我竟沒法撐起這個家來了。」一回兒程忠送進單子。黛玉看時,上面寫著一個家人,十二個伙計,黛玉即照單派令分管鹽務事件,皆歸程忠節制。又將各賬算核明白,都發出去了。
89 一日,青鸞來請黛玉,說少爺有回信來。黛玉至舒姨娘房中,將瓊玉的書念給舒姨娘聽了。書中說「某日到京,到賈府已見過各尊長,相待甚厚,場綁邀至府中居住。又言老太太已於上年三月去世;寶玉表兄於上年中舉,三場出場時走失,至今不知去向;並賈府即要專人接姐姐來京,姐姐能否即來,乞即商定後寄知」等語,「餘候場綁續寄。」舒姨娘道:「路上倒沒有耽擱,到得也算快。賈老太太歸西,不知有多少壽數?」黛玉道:「八十外了。」舒姨娘道:「這也算有福有壽的了。」黛玉道:「老太太向來精神甚好,不知如何忽然不在了。老太太是最愛我的,可憐不得再見了!」說著,不禁嗚咽的哭起來了。舒姨娘勸道:「小姐不必過傷,這麼大年紀也就罷了,那裡都能活百歲呢;只是說的寶玉,不知可是銜玉而生的這位?既中了舉,如何忽然不見了?這倒是奇事。」黛乇嗚咽不止。舒姨娘又勸了一回。
90 黛玉回房,向青棠道:「妹妹你前兒開送禮單子時,我就覺得有些原故。果然老太太不在了,寶玉忽然走了,你自然早已知道的,但不知走向那裡去了?」說著,一面拭淚。青棠道:「這又何須問呢?小姐你向那裡去的,他自然也向那裡去。」黛玉默然。停了一回,道:「前兒單子上,我說總還少了兩個人,如今想起來了。平兒同襲人、鴛鴦,單上沒有,難道三人都沒有了?」青棠道:「平兒已有的了。襲人也沒有死,可以不必送禮,故沒有開上。」黛玉道:「何曾有平兒?」青棠道:「璉二奶奶就是了。」黛玉道:「哦!鳳姐姐想是沒有了。鴛鴦呢?」青棠道:「鴛鴦跟老太太去了。」黛玉道:「這倒難為他,可嘆可敬!妹妹你一切都曉得,何不多告訴我!我又不告訴別人,亦不怕洩漏了什麼。」青棠道:「大凡要緊的話,我都說過了;沒要緊的,橫豎不多時總要曉得,又何必耳報神似的盡著說呢!我勸小姐:往後一切事,但管眼前,就事就理,未來不必逆計「,已往不必追思,省了多少心機。於將來飛升大事有益哩。」
91 黛玉道:「妹妹教我的話,我當書紳緊記,以後我竟要奉你為師了。」青棠道:「仙姑還不敢做小姐的師父,我是何人!小姐過謙了。」黛玉道:「我久已約你為姐妹,你怎麼還是叫小姐?」青棠道:「我是伺候仙姑的侍女,怎麼敢呢!小姐雖格外謙光,我不能不恪守本分。」黛玉道:「仙姑叫我妹妹,是仙姑的忘分,我已執弟子之禮,與你正是姐妹。況且在世間與在天上不同,何必過於拘泥!」青棠道:「原是在世間要依世間法度,我現在伺候小姐,便是個丫頭。姨娘同少爺、小姐都抬舉我,不當我個丫頭,這是格外的好處,亦是看仙姑的分上。我若不安著本分,算個什麼呢!安能長久在此!世人看了亦要駭異的。」黛玉聽到長久在此一話,知道話中有話。便道:「我也不敢十分強你,我總把你當做親妹妹就是了。」青棠笑道:「真個小姐把我當做親姐妹,我倒不能隨著小姐在一處了。」
92 黛玉聽了,心中了然。連連點首,說道:「到底我的心粗。」青棠道:「小姐不是心粗,倒是心太細了。」黛玉道:「你知道賈府中遣人接我麼?」青棠道:「接的人目前就到。」黛玉道:「這是什麼意思?怎麼樣呢!」青棠道:「橫豎總要到京的,落得答應著。」黛玉道:「這話我又不懂。」青棠道:「這回不懂,過些時少不得明白了。小姐卻斷不可說不去的話,將來反有痕跡。這是要緊的,小姐須記著。」黛玉道:「我此時實在不了了,橫豎總依著你行就是了。」青棠道:「看這個主意,賈府中亦有一兩位靈機的人哩。」黛玉道:「寶姐姐、三姑娘都是極聰明的,可見我竟不如他們。」青棠道:「小姐的靈機如何不及他!不過太著意了,反多窒礙。俗說「當局者亂,傍觀者清」。當局的智慧,並不是不及傍觀;傍觀的智慧,並不是勝於當局。惟不甚著意,心反靈空耳。」黛玉點頭,若有所悟。
93 看看過了殘春,正盼瓊玉場綁的信。一日午後,媳婦來說:「門上傳進來說,京裡賈府有家人、媳婦來了,帶有少爺的書信。」舒姨娘連忙叫媳婦們去引進來,一面到黛玉房中告知。媳婦們引了兩個人來,至黛玉房中。黛玉認得是周瑞家的、來興家的。站起身來,先請兩位太太安,問各位姑娘、奶奶們好。二人方替黛玉請安,黛玉連忙拉住。二人道:「那位是姨奶奶?」舒姨娘見黛玉站起,知道是賈府中有體面的人,也站起說道:「二位過來,且請坐了!」二人向舒姨娘請安,舒姨娘還禮。黛玉讓他二人坐,二人不敢。讓了一回,只得向底下杌子上坐下。
94 周瑞家的道:「我們太太、奶奶、姑娘們聽見姑娘遇了仙子送回,喜歡得了不得,恨不得立刻見面。所以太太打發我們來接姑娘的,請姑娘就起身,太太們盼望的很。姑娘的豐採比前豐腴多了,身上想來久已大好了?」黛玉道:「承太太們記念,又勞兩位姐姐遠來接我。我聽見老太太歸天的信息,正在這裡傷心。要想去給老爺、太太請安。因這裡少爺進了京,我再去了,剩下姨娘一個人了,想等少爺回來。:二位姊姊!你們大遠的辛苦很了,在我們這裡且歇息幾天。先寫稟帖,慰太太們的盼望,再定行期。」舒姨娘道:「我們家的一切事,全仗著小姐
URN: ctp:ws84811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