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八回武女客乘高興林下結盟 文學官憐孤寡雪中送炭

《第八回武女客乘高興林下結盟 文學官憐孤寡雪中送炭》[View] [Edit] [History]

1
詩曰:
2
金谷園中春草生,當年池館一時平。
3
何來乳燕尋華屋,似有流鶯喚畫楹。
4
客散聲歌明月下,兵殘礫瓦野煙橫。
5
秦宮漢闕皆成土,流水年年不住聲。
6
話說李師師並眾樂籍雖逐了出城,然這汴京城,有七營五衛武職官兒,自大宋太祖開基,享了二百年太平世界,豐富奢華是不消說的。莫說文職,就是京營武官們,又沒有邊防盜警,吃著錢糧,日日擎鷹走馬,品竹彈絲,好不受用,終日你一席我一席,都是蹴毬打彈、輕裘肥馬。那些女眷,越發是頭梳高髻,身扮內妝,分明是良家,卻打扮得似妓女。就是小女孩兒,也學幾腳俏步兒,挽的角兒高高的,在人前賣弄,驕奢淫佚慣了。
7
有一個鮑指揮,又有一個卞千戶,俱在衛裡居住,和李團練、張都統、宋都監一班武官,都是一社,每人五十兩銀子搖會。又當孩兒香會:到了無宵,紮這小孩子,打扮各樣故事,紮起二丈高桿,在頂上頑耍,用錦繡珠寶妝作天上神仙模樣,二三百隊吹打著遊街,合城士女上幾萬人爭看。這個會也費幾萬銀子。又有鼇山會、拔河戲會、汴河龍船會。京城五方之地,無般不有。那鮑指揮和卞千戶都是富家,二人相厚,俱年紀三十餘歲,不曾有子,常說:「咱二人日後有了兒女,定要結做親家。」各人到家和娘子說著笑了。
8
婦人家亦有一個會,是正月十五泰山娘娘廟進香的會。這個廟在京城正北,有泰嶽天齊七十二司各樣神衹,大殿牌坊,周圍廊房,奉敕修建,是京師第一個會場。因此,到了元宵,這些京城士女出遊,上千上萬的。那一年,鮑指揮娘子、卞千戶娘子,和這一班會上堂客,都約了廟上進香。進香畢,各家都帶了酒盒,在廟前一帶汴河大林子裡,鋪著氈條,打著涼棚,吃酒行樂。也有清唱的,吹簫的,走馬賣解的,林子裡不分男女坐滿了。因這卞千戶娘子年小好頑,常叫鮑指揮娘子做親家。原來這二人當年各有了身孕。眾婦人有知道的,大家笑著道:「你兩個今日割了衫衿罷。」那張都統娘子,四十五歲了,也是個浪的,道:「我就是個媒人。」即時各人面前斟上一杯酒,就割了衫衿。從此各叫親家不絕。日西回家,張都統娘子是大轎,軍牢執籐棍前導,其餘都是小轎回去。到家各與丈夫說了。後來兩人見面謝了,真正稱為親家不題。
9
到了十月滿足,這鮑指揮先生一女,八月生,起名丹桂。隔了兩月,卞千戶也生一女,起名香玉。兩家都生女兒,甚覺無趣,也都笑著沒言語。這些娘子們見兩家都是女,道:「等他兩個大了,拜成姊妹,也是親生的一般。」不覺過了週歲,常把兩下女兒抱在一處頑耍,兩家往來,不分彼此,俱叫爹娘,也是常事。後來,鮑家晚花許了侯指揮家親,卞家秋影許了王千戶家親。不覺日月如梭,到了六七歲。兩個女孩兒,生的畫上一般,沒人不愛。常常在一搭裡頑耍,從懷抱裡就頭臉相偎,也不像是兩家的。正是:雙飛蝴蝶原相逐,並蒂芙蓉本自雙。不在話下。
10
自古久治生亂,樂極悲來。這大金因童貫開了邊釁,從宣和九年犯邊,搶進邊來。童貫遮擋不住,只得上一本,抽選京營英勇,要這些武職官善騎射的,調往河北邊關一帶防守。就把這鮑指揮調在懷州,卞千戶調在真定。兩家各挾家眷,隨營到任,臨別時,只有兩個小姑娘哭個不了。眾人看著道:「這女孩兒非偶然,像是一路生來一般。」
11
湖上鴛鴦亦有緣,朝來暮去汎波前。
12
無端共向沙頭宿,一旦分飛又各天。
13
原來這些因果,俱是一點情恨,生死不化。只因水紅繡鞋與紅香是一路托生,前世裡兩人情意相投,因此投胎在一個地方,從小在兩家如一家,後來還一樣結果。這段輪迴應在後面,今且不題。
14
卻說楚雲娘白吃了一場屈官司,把家業賣盡,剩了幾兩銀子,不消半載,也都用盡。趙二監生家要來修理宅子,不住使人催著出房,招客開店。那楚雲娘尋思道:「那裡去住?又要使錢賃房。」好不悽惶。看看這高樓大廈、粉洞花墻,當初丈夫在時,嬌妻美妾,歌舞吹彈,好不熱鬧,一個宅子鬧烘烘全住不開。如今一個寡婦,領著五六歲孩子,怎麼住著?又到了玳瑁軒、山洞、石山子前,見那太湖石牡丹臺,花都枯乾了。葡萄架久倒了,滿地都是破瓦,長的蓬蒿亂草半尺深,那些隔扇、圓窗,俱被人拆去燒了。前後走了一遍,放聲大哭。細珠領著慧哥,掐那掃帚菜吃。慧哥只在臺子草裡撲蝴蝶、拿螞蠟耍,那知道是他的繁華舊地全移主,鶯燕亭台不認人。
15
雲娘哭了一會。老馬進來,看見雲娘淚眼不乾,勸道:「這亂世裡,孤兒寡婦住著這個大宅子,空空的,到不如尋個小房住著,也省了口面。俺那西巷子裡,柳學官家一塊閒宅子,三間堂房、一間東廚房,臨街有兩間小屋,一間做過道。小小的個院落,又有二間小影壁墻兒、一眼好井。也是個省祭官老俞家住著,因城裡不便,回村裡去了。一月是八錢銀子。和郁大姐家鄰墻,廚灶火炕是現成的。」雲娘聽說,道:「馬媽媽,央你就去看看,和泰定去立個房狀,且交二兩銀子定下,我看個好日子搬了去罷,這裡戀著甚麼。也不過是兩個破鍋、兩張破牀,不消幾個人就搬盡了。」說畢,老馬泰定去了。
16
少頃,泰定回來道:「是西豆腐巷裡,到是處好宅子。到了柳學官家見他,那秀才說了許多好話,只道不要房錢。講了一會,還讓了一兩,只立了八兩銀子的契。還賞了我酒飯才來了。」取了歷日,看是九月十三移徙安碓磨。
17
到了那日,先叫了兩個閒漢,挑了舊牀板凳、桌杌破櫃和鍋盆,炊帚、碗盞等物,零星和細珠拿著,泰定背了哥兒。楚雲娘還要坐頂小轎過去,體面些。賃了半日,他定要五錢銀子,又僱不起。等到天黑,雲娘和老馬走過來了,纔使泰定和屠本赤說與趙家知道。
18
那日鄧三家是兩盒子點心、一盒子糕、一盒子蜜棗,因雲娘吃齋,就沒敢買肉,鄧三嫂過來看了。就是郁大姐,從墻西過來道:「大娘來這裡住了,強住在空宅子裡。如今范招宣府一家,多搬出來住了。燒得破破的,住著也驚恐。」不一時,柳學官家著管家來問,送了一斗大白面、兩隻活雞、一方肉送將來。雲娘過意不去,賞了管家三百文銅錢,使泰定去謝了。雲娘說道:「咱和他沒甚往來,如今也還有這樣好人。」
19
時人滿目炎涼態,此日仍存禮義交。
20
猶有火來燒冷灶,方知古道未全消。
21
原來以德報德,人有一善,收一善報;人有一惡,遭一惡報。當初南宮吉曾周柳學官急難,因得此善緣。
22
到了年殘臘盡,泰定小廝因夾傷了腿,發了瘡,出不得門。忽然天降大雪,一夜有尺餘深,滿城中煙火蕭條。況經亂後,誰家是豐足的。雲娘起來,自己拿著掃帚和細珠把雪去了。看看灶上少米無柴,慧哥沒點火烤只是哭,想起那紅爐煖閣、美酒羊羔,穿的是貂裘、吃的是美味,當初過著這樣日子還嫌不足,今日那討得一口好飯來給這孩子吃吃也勾了。心口念著,好不恓惶。只得拿了一件舊絹夾襖兒,使細珠到當鋪去,要當一千文錢街上糴米。只當了八百錢。不一時,細珠回來,滿頭是雪,使個小袋盛著米,草繩拴著炭,又買四個大燒餅,放在桌子上,細珠上灶前烘衣裳去了。雲娘下去燒起炭來,給慧哥烘襖,一面烤著燒餅。細珠才去下米,又沒有賣水的,只得掃雪為炊。想那南宮吉在時,那一年掃雪烹茶,妻妾圍爐之樂,不覺長嘆一聲,雙淚俱落。
23
有一詞單道富家行樂,名《沁園春》:
24
曖閣紅爐,匝地氍毹,何等奢華。正彤雲密布,瓊瑤細剪,銀妝玉砌,十萬人家。碧碗烹茶,金盃度曲,乳酷羊羔味更佳。擁紅袖,圍屏醉倚,漫嗅梅花。登樓遙望歸槎,江上漁村柳半斜。見柴扉靜掩,一聲犬吠,孤村冷落,幾陣歸鴉。榾柮殘灰,牛衣寒絮,市遠錢空酒莫賒。應須念,灞橋詩客,驢背生涯。
25
這首詞單說人生苦樂不同,光景各別。即如富家見此雪,添了多少清興。披的是狐裘,戴的是貂帽,燒的獸炭沉煙,打開那隔年的泥頭竹葉酒,賞那窗前盆內梅花。或學陶學士,掃雪烹茶;或學黨太尉,淺斟低唱。呼兩個知心快友聯詩,得意佳人度曲;看那鵝毛細落,鴛瓦平鋪。狂呼豪飲,只恐怕晴了天,雪消泥滑,令人敗興。那知道山野貧民、窮村寡婦,廚下無薪,甕中無米,忽然大雪把門屯了,一把火也沒處討,身上寒冷,鋪著一牀破蘆席,兒女哭。那鄰舍人家,借不出一把米來,又出不去,灶門口墩著烤那牛糞火,滿屋都是臭煙。他望晴不晴,看著好惱。
26
楚雲娘在先過的是前邊的好雪,今日過的是後邊不好的雪,那得不酸心落淚。從來說乍受榮華乍受貧,先貧後富好過,先富後貧難過了。
27
雲娘看著慧哥吃那冷燒餅,熬了些稀湯沒油的兩根白菜,吃了一碗就放下了。把自家的命一想,說:「我終日聽講佛法,說那繁華是假的,要窮苦修行,才得成道。今日這一點苦受不得,還是凡心不退,該有此磨折。這樣亂世,守著這孩子,吃碗粗飯也就勾了。」只這一念,回過心來,去佛前上了香,拿著岑姑子送的那串數珠,坐著念佛。自家勸自家,也就不惱了。
28
從來絕處逢生,雲娘是個好人,自有活路。那雪下了二日,柴米將盡,再那裡去安排?只見一個人,在二門口裡探頭探腦,泰定認得是柳學官家書童,問道:「來做甚麼?」那人沒言語去了。過了一會,就將一擔炭、一瓶酒、兩盤掛面、一斗小米--知楚娘娘吃齋,說道:「多拜上楚大娘,這是俺大媽媽送的,念你老人家大雪裡沒火向。還有一件事,等天晴自己來看,有話說。」雲娘見雪天送炭,滿心感激,著泰定收下。又沒個錢賞他,道:「細珠,你把酒倒了一瓶燙起來。和泰定吃了去罷,家裡又沒人吃的酒。」那人不住下,跑的去了。雲娘道:「他爹在日,人來人往,好酒好肉,不知養了多少人,沒見個探頭問聲的。那裡走出個柳學官來,這等看常!」
29
到了天晴,柳學官夫人一乘小轎過來,領著個丫頭,掇著個皮匣鎖著。先進去說了,雲娘忙出來迎接。和雲娘拜了,炕上坐下。雲娘見這柳學官夫人,有六十四五年紀;穿的是沉香色雲緞披風,套著件繭綢夾襖,月白素絲綢白拖邊裙子,大雲頭青緞子高底鞋兒;頭髮略白稀稀,兩根簪,也不戴釵,掠青絲手帕搭著頭。說:「這些時,沒過來看看,通不得閑。」講了話,就叫取皮匣來,袖裡拿出汗巾,一把小鑰匙開了,取出五封銀子,是五十兩,放在炕上。雲娘全不知道,問:「這銀子是那裡的?」柳學官夫人纔說:「這是那年上山東去做學官,沒有盤纏,借的南宮大爺的。今五六年,常常記掛著。窮教官湊不成塊,他爺知道了,昨日從官上寄將來,著我自家親交給大娘。還該添上利錢纔是。難道受過的情,就敢味了這宗賬罷?何苦做來生債,變驢馬還人。」說著話,斟上姜茶吃了。雲娘只要收一半,柳老夫人那裡肯。雲娘沒奈何,只得謝了又謝,送的出門上轎去了。有詩贊這柳學官不昧舊時債:
30
俠氣文名海內聞,老來投筆效河汾。
31
素車義重存雞黍,絳帳風情著典墳。
32
一諾何曾欺過墓,千金豈忍負高雯。
33
應來結草銜環報,多少人間狗彘群。
34
柳學官一個窮教官,南宮吉死了六年,不肯昧孤兒的債,後來他公子柳體仁中了甲榜,子孫三世榮貴,總因不昧良心,恤孤憐寡,天地鬼神,豈有不紀錄他善功的?但不知雲娘同慧哥將來作何結果,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8965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