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北游錄紀聞上

《北游錄紀聞上 》[View] [Edit] [History]

1
自北上。以褐賤。所聞寥寥也。而不敢自廢。輒耳屬一二。輦上貴人。其說翔藐塵壒之外。迂朽毋得望。至淵儒魁士。未始多值。間值之。而余顓蒙自怯。囁嚅久之。冒昧就質。僅在跬傾。懼其厭苦。手別心悵。餘則垣壁桯杌之是徇。余之憒憒。不其甚乎。然幸于燕而聞其略也。若錮我荒籬之下。禽籟蟲吟。聊足入耳。能傾隃糜之殘瀋乎哉。陋實余。不在游也。故紀聞。
2
吏部楹帖 吏部堂聯。萬曆初。冢宰錢唐張瀚立。功名身外事。大就何妨。小就何妨。富貴眼前花。早開也得。晚開也得。
3
宋濂裔孫 浦江宋濂。譴卒夔州。子孫因家焉。而故里仍有宋氏。今蔚州知州宋三傑。云其後。
4
湯若望 大歐邏巴國人湯若望。今官太常寺卿。管欽天監印務。勑號通玄教師。其國作書。自左而右。衡視之。製繭紙潔白。表裏夾刷。其畫以胡桃油漬絹抹藍。或綠或黑。後加采焉。不用白地。其色易隱也。所畫天主像。用粗布。遠睇之。目光如注。近之則未之奇也。湯架上書頗富。醫方器具之法具備。有秘冊二本。專煉黃白之術。溧陽陳百史相國 名夏 欲傳之不得也。崇禎甲申三月。京城陷。陳避天主堂。欲投繯。力沮之。湯又善縮銀。淬銀以藥。隨末碎。臨用鎔之。故有玻璃瓶。瑩然如水。忽現花。麗艷奪目。蓋煉花之精隱入之。值藥即榮也。鑄鑌鐵為刀。柔可繞指。揮之砉然有聲。他製頗多。不具述。
5
通政司參議 通政司參議闕。大率以戶刑工部郎中陞。試日讀章疏一道。偉幹閎聲為貴。備上御門宣奏也。左右參議。一嘗外轉。一嘗內轉。時人語曰。一死一活。
6
人梟 崇禎時。寧海諸生包君祿。失其名。家頗裕。其子年始壯。好飲博。嘗道中毆父。死。食其腦。土人執送熊太守。太守拷問。曰。吾當時謂牛耳。不知父也。斃于杖下。
7
商文毅銀章 淳安商文毅 。有憲宗皇帝所賜銀圖章。曰澹泊寧靜。今藏于家。其地九邅迴。水各環護。 遂安馬揚明說。
8
徵異 先朝大內多奇物。濟寧楊太史士聰玉堂薈記曰。大內藏有瓜子。長五六寸。嘗述之吳駿公先生。先生曰。不止此。吾友某。親見大內一活蟻。脩尺許。其狀可畏。不知所自產。又太倉太常王煙客 時敏 云。友人某。于蜀中見竫人若干共籠。形不隃三寸。衣冠垂髯。聲啾啾如鳥雀。短于焦僥矣。
9
金龍池 馬邑縣西北十里。洪濤山下。有水一泓。深不可測。嚴冬不冰。後魏以來。人傳池有二龍。時化為馬。一驪一黃。遇天陰晦。民間之馬遇之。生駒神駿。或有角。如鹿茸然。 馬邑縣志。 洪濤山下。淵深無底。唐初有一馬。從池中躍出。里人驚怪。莫敢近之。馬每朝出。奔騰郊。暮復投水中。以為常。尉遲恭往收之。從太宗征伐。翊成開創之功。後馬不知其所終。今曰金龍池。 雲中志。 按鹿馬易形。秦人以罪趙高。而馮夢禎快雪堂集云。大同有馬似鹿者。抑洪濤山下所產。傳奇有尉遲敬德洗馬。則金龍池中事也。
10
透玲碑 大同應州佛宮寺。相傳唐晉王墓上石。光明如鏡。照見人物。元季兵燹。止留二尺許。曰透玲碑。
11
王右軍遺墨 東陽何氏宋太師□之後。所遺右軍書。若問淳熙還問之必還也。羲之頓首。字徑五寸。長幅。今存。義烏金公輝嘗見之。
12
沙河古墓 沙河縣北陽村。有古墓志。蓋上書揚君墓。傍刻葬後一千七百年墓為張安所發。發者滅門。今石見存古廟前。而揚君履歷。已不可攷。 順德府志。
13
黃侍中祠聯 貴池黃侍中觀祠。聯曰。兩榜掄魁。毫端灑不盡義膽忠肝。想到江上勤王。獨往獨來天地黯。一門殉節。波影留得住貞魂烈魄。說起橋邊從事。同聲同氣鬼神驚。
14
攷經堂記 三原冢宰王端毅 致政。潛心六經。作攷經堂記。略曰。攷經固當攷先儒之傳注。亦不可不以心攷之。其經如此。其傳如此。以心攷之不如此。則當闕之。不可以訛傳訛。以誤後學。且如易之文言曰。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程傳以為乾始之道。能使庶類生成。天下蒙其美利。而不言所利者。蓋無所不利。非可以指名也。故贊其利之大。曰大矣哉。朱子本義以為始者。元而亨也。利天下者。利也。不言所利。大矣哉。貞也。今之學者。多不讀程傳而宗本義。如此章者。以吾心攷之。當以程傳為是。又如書之金作贖刑。蔡傳以為贖鞭扑之刑。以吾心攷之。鞭扑乃官府學校常用之輕刑。如何一一以金贖之。豈非贖老幼篤廢之不能受刑者乎。又如詩之南有喬木。不可休思。注以為上聳無枝曰喬。以吾心攷之。釋喬木之喬。固可如此遷就。釋喬岳亦可上聳無枝曰喬乎。喬字只可以高字訓。不可以上聳無枝釋之也。又如春秋。公羊、穀梁以尹氏卒為正卿。左氏以尹氏卒為君母。一以為男子。一以為婦人。學者將誰信乎。此攷經者固不可不用傳注。亦不可盡信傳注。要當以心攷之也。
15
海運新攷 梁太宰夢龍海運新攷曰。海道里數。淮安府至安東縣九十里。安東縣至馬洛關五十里。馬洛關至蘆浦四十里。蘆浦至楊寨四十里。楊寨至白沙關二十里。白沙關至雲梯關二十里。雲梯關至淮河套六十里。淮河套至大海東州山百二十里。東州山至高公島三十里。高公島至鷹游山三十里。鷹游山至盧溝所十五里。盧溝所至青口六十里。青口至興莊五十里。興莊至東流所百里。東流所至濤落場三十里。濤落場至信陽場百二十里。信陽場至齋堂島四十里。齋堂島至靈山島九十里。靈山島至竹槎島五十里。竹槎島至浮島四十里。浮島至灣島六十里。灣島至鰲山管島三十里。管島至田橫島七十里。田橫島至欽島十里。欽島至青島百二十里。青島至海洋所灰島七里。灰島至炕兒島十八里。炕兒島至玄城島百二十里。玄城島至雙駝埠二十里。雙駝埠至寧津所八十里。寧津所至成山衛五十里。成山衛至青雞島六十里。青雞島至羅山所五十里。羅山所至威海衛四十里。威海衛至劉公島五十里。劉公島至寧海州七十里。寧海州至空空島五十里。空空島至奇山所三十里。奇山所至福山縣三十里。福山縣至登州新海口八十里。登州新海口至沙門島六十里。沙門島至桑島五十里。桑島至萊州㟂屺島四十里。㟂屺島至三山島八十里。三山島至芙蓉島五十里。芙蓉島至海倉百里。海倉至魚兒鋪十里。魚兒鋪至白浪河五十里。白浪河至八溝河五十里。八溝河至小清河二十里。小清河至清河五十里。清河至絲網口十里。絲網口至江坌河十里。江坌河至大口子四十里。大口子至大清河十里。大清河至唐頭寨十里。唐頭寨至小沙河五里。小沙河至渾水汪十五里。渾水汪至降河三十里。降河至久山河十里。久山河至大沙河二十里。大沙河至泊油河十五里。泊油河至套河十五里。套河至沙頭河十里。沙頭河至大頭河三十里。大頭河至桑句河三十里。桑句河至徐家溝十里。徐家溝至乞溝河七十里。乞溝河至大沽河二十里。大沽河至天津衛百五十里。天津衛至張家灣八十里。自淮安至張家灣海道水程。共三千三百九十里。
16
海道灣泊。舟行停泊。宜在舊設墩上。晝樹旗幟。夜懸燈籠。以便趨集。嘗攷永樂間平江伯陳瑄督海運于靈山。建烽火臺。高三十餘丈。今宜師其意。多為標識云。
17
由淮安起至信安場。 【 場東土民董氏門前。可泊舡二三百隻。】
18
齋堂島。 屬諸城縣。在夏河所東南。水陸相去共約二十里。自鷹游山風利一晝夜到島後琵琶嘴。可泊舡二三百隻。濤落夾倉口、舊夏河等所。安東靈山一帶。近多徽、閩商販。
19
靈山島。 西離齋堂水路五十里。北離靈山衛水路四十里。屬膠州。風利由島北徑行。或阻風奔本島。或靈山衛前。可泊舡二百餘。
20
古鎮巡檢司。 由鎮南海邊行。或阻風在鎮西海王門前龍王溜處。可泊舡五百餘。
21
竹槎島。 屬膠州。在靈山衛東薛家島前。離靈山衛水路五十里。舡由島前行。或阻風。即奔北島。或薛家島前。可泊二三隻。
22
黃島。 商舡每泊此守風。可泊舡百十隻。
23
淮子口。 膠州城東。最險要。內多隱石。潮長石見。須轉南行。淮商熟路也。
24
陰島。 屬膠州。舡由島前行。潮退有旱路。內為民居。
25
麻灣。 西口通膠州。可泊舡。
26
福島。 【 一作浮。即墨縣南五十里顏武社地方。舡行島後。亦可泊。】
27
淮口港。 鰲山衛。遇大潮。可泊四五十艘。
28
董家灣。 即墨縣南九十里。每三四月捕魚時。百筏叢集。灣前有石堈。須近裏二里開舡。
29
大管島。 即墨縣蕭旺社地方。距縣十里。島內外俱可行舡。
30
十餘里。】%小管島。 【 蕭旺社地方。離岸十里。如舡奔程不及。此島可泊。離鰲山
31
田橫島。 屬即墨縣。去縣百二十里。西去齋堂島水陸共有五百里。風利一日可到。島後東圈西圈。俱可泊。
32
柘島。 春時舡由外行。秋由內行。
33
沙島。 屬大山所。去岸十里。可泊舡百十餘隻。
34
馬公島。 即墨縣正東。雄岸所正南。屬萊陽。島前島後并何家馬頭。可泊舡六七十隻。
35
草頭嘴。 【 大嵩衛正東。去衛二十里。屬寧海州。自田橫島開舡。或阻風奔此。可泊舡六十隻。】
36
青島。 乳山寨西南小海。最可泊舡。帶麥島海口、楊家盤海口、擒虎山海口。俱可泊舡不多。
37
黃島。 海洋所正南。去所二十五里。島西所前。可泊舡。屬寧海州。去百六十里。
38
海洋所白沙海口。 可泊舡不多。
39
宮家島。 即琵琶島。寧海州即楚社地方。去海洋所四十里。島西北可泊。
40
長灣圈。 文登縣可泊舡處。
41
龍門口。 文登縣界。在靖海衛西北。可泊。
42
狗角口。 靖海衛東。蘇心島西北。與蘇州南北相對。故名蘇心。島上有海神廟。此口可泊。
43
槎山。 文登縣南二十里。有九頂。南瞰大海。可以遠瞭。為水程標記。
44
宋家園。 即沙島。俗呼柳埠。海口屬靖海衛。可泊。又蘇山海口。可泊百十餘隻。
45
何家嘴。 即延真島。去岸五里。文登縣東百二十里。
46
石島。 文登縣赤山寨界。舡行。
47
別付島。 在赤山寨南。可泊。
48
木家島。 即鏌鎁島。南可泊。島東北海內有凹屋港。最險要。舡須內行。島在文登縣百里。昔有捕魚者于此獲寶劍。故名。
49
黑石島。 遼呼蝦兕駞。舡內外可行。
50
揚家塋。 寧建所東南。潮落則顯。長則隱。內有石龍。有六七十墩。由內洋數里開舡無害。岸人呼為忤島。島人名為乾島。
51
菉豆島。 尋山所南。遇南風可泊。
52
窩島海口。 可泊舡百十餘。
53
駱駞石。 水急可泊。
54
竹島。 成山衛正南相去二十里。舡由嘴東行轉馬山。至秦皇廟。或阻風。進馬山北小海口。可泊舡守風。
55
送波嘴。
56
家雞汪海口。 【 屬成山衛。可泊四十餘隻。
57
春山嘴。 一名黃石崖。灘陡水湍。無風。激浪如雷。嘴可避。亦可泊百餘隻。
58
成山衛海口。 可泊百餘隻。
59
柳大川界口。 可泊百餘隻。
60
白峰頭。 屬成山衛。約十里。其處多礁石。無風。激浪有聲。舡經此向東開十餘里避之。
61
仙人橋。 潮退橋顯十餘里。潮長水沒止露尖。無風。激浪如雷。由裏開洋二十里行舡。或口西亦可。
62
海驢島。 成山衛東北四十里。可避仙人橋之險。開洋二十里。島東北望西轉。
63
雞鳴島。 即青吉島。文登縣東一百里。自成山衛西北行抵此島。行舡亦可泊。遇東風即行避。或回成山。或前山劉公島。有雞鳴嶼。內有浮礁一片。可避。望西有夫人嶼。不可在內行舡。望西北行。至劉公島。約四十里。
64
大溝海口。 文登縣南。有暗石沙港。不可泊。
65
辛江寨。 【 文登縣迤北。有陳家崖。可泊。】
66
黑山洋。 近黑島。在威海衛東北洋。險不可泊。
67
劉公島。 【 去文登縣百二十里。東北行至王家嘴。轉西行過有漫村海口。有二灘在威海衛後。東西有黑海口。俱陡崖不可泊。遇南風。在衛東北張家海口可泊。自劉公島轉西至小杵島。抵空空島。約百餘里。風利一日可到芝罘島。或值西風。西北風。正北風。亟回劉公島避之。空空島不可泊。】
68
威海衛東關外海套。 可泊舡二百餘。
69
寧海衛東柄海口。 可泊舡不多。
70
養馬島。 水路至寧海衛十里。可泊。否則泊花合港。
71
龍門港口。 古泊舡處。
72
金山所雙寺等海口。 俱屬寧海衛。可泊舡三十餘。
73
芝罘島。 俗呼慈烏島。奇山所西北。山東通陸。東西二里長。內有福山民居。至奇山十里。
74
大河海口。 【 不得已可泊舡五六十。】
75
奇山所前圈海口。 不多泊。 後圈海口。 不多泊 勝子圈。 不多泊。
76
灘名口。 可泊舡六十。
77
婆娑海口。 宅窠。
78
登州新海口。 備倭都司城。進可泊百十隻。
79
長山島、沙門島。 俱蓬萊海道要處。有井可汲。舊有監察行臺二。巡檢司。有海廟。正德前。有司春秋二祭。
80
樂家海口。 可泊舡十隻。遇北風。不敢久停。西至黃河口塞三十里。
81
黃河營。 屬登州衛。有東小海口。可泊舡二三十隻。土人島人最習者。
82
桑島。 一名桑雞島。島前可泊舡百五十。東至新海口。六十里去岸。馬亭寨十五里。有井可汲。
83
馬亭鎮巡檢司。 屬黃縣。迤西地名大龍口一帶。灘淺不可泊。
84
馬亭鎮備禦所。 【 屬萊州衛。西至東艮海口。屬招遠縣。
85
界河。 海道經云。開放萊州大洋收進界河。即在此。黃河西六十里。今淺沙不可泊。
86
東艮海口。 東北羊欄河口。歷王徐寨。城北海岸一帶礁石。宜避。
87
㟂屺島。 屬黃縣。南可泊舡五十。避北風。西至三山島。約五十里。四面各有礁石。宜避。內有龍王廟。此島有路約一里。南通陸。
88
三山島。 屬萊州。西北俱可泊舡五十餘。西南有礁石。有龍王廟。西至芙蓉島四十里。
89
蠔蝤島。 屬萊州。一名芙蓉島。東有沙塔半截。沒水顯露。開舡裏行無害。西至海倉巡檢司一百里。島可泊舡五十餘。至虎頭崖五十里。至唐頭寨三百餘里。
90
萊州海神廟後海口。 潮淺。可泊舡十餘。
91
虎頭崖。 登舟上舡。至虎頭崖。俱有島嶼可泊。虎頭崖至海倉口七十里。唐頭寨百八十里。唐頭寨至天津七百餘里。此路雖遠。有泊處堪行。又虎頭崖開洋往西北。至天津五百餘里。此路逕便。但無泊處。
92
海倉口。 【 西半里。新河海口可泊。而至魚兒鋪巡檢司十里。至濰河三十里。可泊舡十餘。】
93
濰河口。 可泊舡三十餘。西至魚兒舖三十里。至白浪河五十餘里。
94
魚兒鋪巡檢司。 屬昌邑縣。西至青州左衛唐頭寨二百二十里。洱河海口往裏十五里。可泊舡三十餘。
95
洱河海口。 屬青州。可泊。
96
小清河大清河海口。 並可泊。
97
唐頭寨。 屬樂安。通商處。
98
小沙河口。 至渾水汪十五里。
99
渾水汪口。 可泊舡三十餘。
100
大沙河。 西北東俱可泊。
101
套河。 往裏二十餘里。可泊舡三十餘。至沙頭河十里。
102
沙頭河。 【 可泊舡百十餘。
103
桑句河。 至徐家溝十里。
104
徐家溝海口。 可泊舡三十餘。至乞溝河七十里。
105
乞溝河海口。 可泊舡三十餘。至天津百二十里。
106
天津海口。 至張家灣八十里。
107
隆慶辛未。海運初雇海鵰舡五隻。分載米二千石。每駕十二人。自淮安至天津。試運無礙。
108
趙崡游略 盩厔趙崡。字子函。萬曆己酉貢士。未宦。好金石遺刻。所著石墨鐫華若干卷。其游覽皆以搜訪舊蹟也。如游九嵕記。略曰。馬嵬北五里。有隋李使君碑。碑隸書。稍遜漢法而不甚闕。獨闕使君名。據碑云。季父琰之。琰之見魏書。使君封安喜縣公。官亦不卑。而隋史無傳。不可攷。過延長寺。抵儀門村。至昭陵十里。北一里許。得許洛仁碑。碑書不大佳。又北半里許。得薛收碑。駸駸有伯施法。折而西。一里許為趙村。有廣濟寺。寺後石鼓。唐人書尊勝呪。精健絕倫。止存十三。攷長安志圖有石鼓興宮。而不言所以。從趙村北行八里為莊河村。先于道旁塚得姜遐斷碑。及至村中。則段志玄碑。行間。一牧羊兒云。碑甚多。予犒以金。使導。東行數十步。田間又橫一碑。則監門將軍王君碑。又東行數十步。一碑無字。亦無塚。蓋土人平之而磨其碑耳。以圖攷。疑是長孫無忌碑。又東行半里許。為劉洞村。流水界之。渡而東。一碑則房梁公玄齡碑。褚河南正書。存者無幾。又東數十步。高士廉碑在。又東數百步。李靖碑在焉。撰書姓氏殘闕。與諸碑同。而上半完好。靖塚作三山形。文皇以象其功。土人謂上三塚。李勣塚亦如靖。土人謂下三塚。二塚南北相去不二里。勣碑高宗御書。高二丈餘。嶄然屹立。與溫彥博碑榻者甚多。土人捶其字殆盡。彥博碑在靖碑北數十步。歐陽詢書。法視皇甫、九成、化度最為得中。而不復可榻。就西峪村東南。古塚相連。碑甚多。褚亮碑、阿史那忠碑、張後胤碑、孔穎達碑、豆盧寬碑、張阿難碑。鱗次都不百步。書與段、姜等碑皆有法。而孔穎達碑極類虞伯施。但結搆小疎。昔人謂為伯施書。非也。穎達卒在世南後。不應世南作書。當是習世南者書之。然已優孟矣。已又得蘭陵公主碑於老軍營之西北。得馬周碑于狗村之東。得唐儉碑于小陽村之北。碑多佳。孔穎達碑螭首嵌空處。有至正四年三月顧游特看此碑墨書十二字。積泥土中。拭視如新。亦一奇也。又宿西峪村。馬逸。追止之。馬止處。一碑仆地。募人起之。乃崔相公敦禮碑。大半完好。是又一奇也。予既不即行。訪求殘碑。仆者起之。埋者出之。存額者榻額。尉遲敬德碑。自額以下埋土中。聞十五年前令尹芮質田掘而榻數十紙。予出之。了無一字。蓋土人于令尹榻後。捶而瘞之耳。又山半數塚。土人謂宰相墳。仆一碑。傳是魏鄭公碑。山東半數塚。土人謂亂塚坪。予皆起之。則與尉遲碑同。不知何年捶而仆之也。又陵北四十五里叱干村。有乙速孤公碑者。會雨止。翌日。從西道九嵕。中一峰為太宗葬處。曰昭陵。高不敵中南一小峰。峰下觀歷朝祭碑與翁仲。或側或仆。獨六馬皆以片石刻其半。左右列。各三。攷歐陽書贊刻石。殷仲容又書刻馬座。今馬身半刻而無座字。製亦不類唐人。且太宗以天下全力。豈難作一石馬。而半刻之耶。姑存以待博物者。自此益斗絕。至馬鞍山。達其巔。則分東西二峰。見地脉從崆峒來。至此。界以涇。仲山嵯峨障其東。涇出山後。渭繞其前。南則終南、太乙。亘若列屏。平川一帶。俛視無際。長安城若彈丸矣。循山北三十里為東莊村。是日午之叱干村。村東二塚。一為乙速孤昭佑碑。苗神客撰。釋行滿正書。一為乙速孤行儼碑。劉憲撰。白義晊分書。地僻。榻者少。故得稍完。翌日南行。緣谿上下。由東道下谷口為煙霞洞。傳為鄭子真隱居處。涇陽亦有谷口。此去涇尤近。而漢中又有谷口。不知誰是。翌日。南過阿史村。村亦有數大塚。因憶叱干、豆盧、阿史那皆代北大姓。而阿史那、豆盧諸人。又有功于唐。陪葬昭陵。此必三族所居。而無所攷。過此東望。茂陵巋然壁上。而衛、霍諸將附焉。略而南。阪盡。得興平城。城上于九嵕、茂陵。又皆指顧中矣。興平泮宮乃隋賀若誼碑。宋人磨其陰。刻作夫子廟碑。元文尚存十五。昔曾完好。一縣令不耐嚴貴人之索取。捶其字過半云。已于崇寧寺壁得魏常醜奴墓志。雖不大佳。唐以前物。可存也。是役也。為日十四。得隋碑二。隋墓志一。唐碑二十。石鼓一。尉遲恭、杜淹、李思摩、順義公、先妃陸氏、清河公主碑額六。
109
趙子函又游城南記。略曰。出安定門。 西安府西門。 過演武場。游崇仁寺。本名崇聖。隨唐建。今為秦邸香火院。締構丹碧。長安城諸寺不及也。俗呼金勝寺。經堂前有唐大德檀法師塔銘。姜立祐撰。石幢尊勝神呪。張少悌書。皆殊絕。又二日。出永寧門。西安之南門也。舊記所謂安上、啟夏、含光諸門。皆亡其故處。今城四門。東曰長安。西曰安定。南曰永寧。北曰安遠。自永寧至薦福寺三里許。寺廢徙。非唐創。塔十五級。嘉靖乙卯地震。裂為二。癸亥地震。復合無痕。亦一奇也。又三里許興善寺。前據草場坡。所謂橫岡之第五爻也。雍錄長安志諸書。皆云。隋宇文愷築大興城。以城中有六大坡。象乾六爻。于九二置宮室。九三置百司。九五貴位。不欲人居。置玄都觀、大興善寺以鎮之。觀當在寺東。西又有裴度宅。張權輿所謂宅據乾岡者。今觀與宅皆廢。獨寺存。寺後閣巍然。銅佛像併轉經藏。疑皆昔時物。閣前有大德禪師碑額。寺東南又三里許為慈恩寺。據記云。寺經廢毀殆盡。惟一塔儼然。則今寺亦非唐創。而塔自宋熙寧火後不可登。萬曆甲辰。重加修飾。施梯始得至其巔。秦山涇渭皆入目中。唐人墨蹟。孟郊、舒元輿之類。皆不可得。塔下以石為桄。桄上唐畫佛像精絕。為游子刻名侵蝕。可恨。東西兩龕。褚遂良書聖教序記。尚完好。而唐人題名碑刻無一存者。問之僧云。塔前元有碑亭。乙卯地震。塔頂墜。壓為碎段。今亡矣。按唐史。高宗御製並書慈恩寺碑。玄奘迎置之寺中。又寺西南一里。有李晟先廟碑。張彧撰。韓秀弼書。今二碑皆亡。寺前小渠曲江泉。合黃渠水。經鮑陂而西。聞二十年前尚有水。宋侯誼汜塋在其北。引水作池。忌者塞其泉。竭矣。寺東南行一里。即曲江西岸。江形委曲可指。皆蒔禾稼。江正北一阜。故樂游原。今為永興王府塋原。下舊有青龍寺。今亦毀。江頭古塚。隆起數處。疑非塚。當是唐宮殿基。杏園、芙蓉池。皆在江西南。今不可攷。又西北有楊尚書瑒廟碑。李林甫撰。王曾書。令狐氏廟碑。劉禹錫撰并書。今皆亡。呼廟坡頭如故。又東南二里。為漢宣帝杜陵。陵下為三趙村。村中小塚鱗比。疑皆帝從葬者。又東南五里。為張曲。記謂有蕭嵩墓。今數塚。未知誰是。蓋由曲江達張曲。地漸高。自東南一帶迤邐過長安西。皆所謂少陵原也。本鳳棲原。以宣帝葬許后起少陵。遂曰少陵。少陵在司馬村東。其西皆秦王葬地。松柏森鬱。華表翁仲數十里相望焉。據記。張曲之西趙村有論弓仁墓。張說為碑。已斷仆無字。今亡。村中有石翁仲二。疑是仁墓上物。趙村西為高望。有蕭嵩父灌墓碑。張說撰。梁升卿書。高望之西北。又有仇士良、郭敬之、昇平公主三碑。皆當在十餘里內。亡矣。遂東南行。至龐留。宿王氏莊。莊西半里為秦惠王墓。墓前掘得段府君碑。碑字皆平。隱隱可讀。乃唐段志玄父也。碑額字亦漸平細如處州縉雲碑。似是石理漸長。歐陽永叔言不誣耳。西南五里。原盡。得興教寺。據高原。俯樊川。玉案山天池寺在其南。韋趙三像院在其東。韋杜、莊嚴諸寺在其西。神禾原道安洞、惠炬寺橫亘其西南。游塔院觀三藏、慈恩、西明三塔。三藏銘。劉軻撰。慈恩寺。李弘度撰。俱建初書。西明銘。宋復撰書。呂大防所創玉峰軒。以玉案得名。當在寺後原半。今獨陳正舉所為記在殿壁間。壁間嵌一唐人畫地獄變相。止存閻羅王一。鬼三。大不盈尺。而猙獰之狀。駭人心目。亦一奇也。下寺。渡潏水尋道安洞。洞半傾。亦寥落。道安事無攷。有金人所為碑。獨敘安生平而不及洞所始。至此西倚高岸。東眺樊南之景。舉目可盡。又東南過鄭家莊。唐駙馬乾曜後。族尚百人。據記。鄭氏居蓮花洞。在道安洞西北。今乃在東南。豈年久遷徙耶。似不可曉。自此南行。抵南山。普光寺有二。一在山上。一在山下。下寺金碧莊嚴。為長安諸寺之冠。即崇仁不及也。最勝者寺門內蓮花池大數畝。中作藏經閣。環以廊百楹。上寺距下寺五里許。石磴飛梁。長松古柏。翠壁蒼巖。應接不暇。而莊嚴則減下寺。攷寺直玉案山北。是故龍池寺。東北坡上有曇遠禪師塔。記云。上興教寺玉峰軒。南望龍池廢寺。則寺自宋已廢。國初有無壞禪師者。西方人。與秦愍王有宿世緣。卓錫至此。夜擊木魚。聲達王宮。異之。明日來見師。與語。王恍然悟前生事。命席禮師。師携石甑炊餅。石罐煮水。飲食王從者數千人皆給。王乃即山起寺。竟證圓寂。所遺禪衣禪杖及甑罐見存。師化後。又一西僧貌類師。踪跡詭異。或與食。食亡算。或累日不食。或飲之酒。不醉。或自遺矢傾食中。併食之。一居士欲從之游。僧指矢令食。居士有難色。僧笑而舍之。去後所遺矢處輒生白蓮花。僧殆亦無壞之流也。惜無所遇云。翌日。西北行。循神禾原過惠炬寺。荒落特甚。下原經杜固。有水西北流。當是杜正倫所鑿。尚名鳳凰嘴。自此稍西行。為杜曲。又西北為楊萬坡、夏侯村。上華嚴寺。丹碧雕殘。而倚高原瞰太乙諸山。粲在目前。則猶昔也。寺西二塔。昔五塔。今存二。東一塔有杜順禪師像。西一塔為清涼國師妙覺塔。俱經重修。敗垣中有唐比邱圓滿斷碑。書雅有歐、褚法。又僧舍有唐儼尊者塔額大字。又有夢英撰碑。何潤之書。記文殊閣載杜順肉身。今亡所在。而杜順和尚碑。不知何緣乃在長安開佛寺中。循原西行數里。有宗尉懷斛莊。亭館參差。林木掩映。懷斛者。懷𡏯弟也。懷𡏯字長房。博學能詩文。西二里為牛頭寺。地勝如華嚴。而莊嚴過之。蓋亦秦邸香火院也。寺有徐士龍撰碑。今亡。自寺西南行。過申店。渡潏水。西北望皇子坡大塚。其西為畢原。下為杜城、何氏山林、逍遙公讀書臺、岑嘉州諸莊。俱無攷。西南過神禾原。十里為香積寺。樊川御宿之水。交流其下。謂之交水。西合于灃。入于渭。亦一勝地也。寺頹塔裂。壁上有畢彥雄撰凈業禪師塔銘。書虬健有登善法。寺北汾陽破安賊時戰處。交水東南十里。得胡村寺。原名寶際寺。壁間有進法師塔銘。又東南五里為百塔寺。本信行禪師塔院。山畔唐裴行儉妻庫狄氏葬塔尚存。餘小塔纍纍相比。謂之百塔。今止存三五而已。殿前石幢經。無可書。殊絕。寺亦入秦邸。故莊嚴稍勝。殿壁金元舊畫。雄偉可觀。僧出一像。紗帽金龍紅袍。云得之承塵。意金元達官修寺者也。東望普光。僅十五里。所謂南五臺者。曰觀音。曰靈應。曰文殊。曰普賢。曰現身。皆(山卓)立。樓殿出半天。在普光之西南。百塔之東南。而道塞。多猛獸。不易至。每歲六月。奠禱雲集。秦邸人緣道設飲食以待之。乃可游焉。循山西行。林中多柿栗。其陰蔽日。又十五里。為子午鎮。直子午谷口。有市。多山珍。長安人往往就之。南望谷口殊險。因憶魏延欲以精兵五千自子午谷薄長安。此去褒斜千里。首尾不相救。縱走夏侯懋。豈能當曹叡、張郃步騎五萬耶。真妄言也。鎮西十五里為董村寺。是翠微下院。山上寺為翠微。壁間金牒。歷載諸寺。化度寺猶存。思率更邕禪師塔銘。不勝慨歎。又西十里為觀音山。奇峭與諸山殊。大壑精氣出入。令人駭目。又西十里豐谷。灃水為八水之一。而谷口僅數十步。亂石夾水北流。殊非大浸。稍北合高觀水、交水始大耳。又西一里。為高觀谷。谷水注一大石罅。曰高觀潭。濆沫如雪。上有鐵懸橋如豐谷。高觀谷之西。則草堂寺也。秦姚興迎鳩摩羅什譯經于此。原名逍遙園。唐僧宗密居之。為草堂寺。今名棲禪寺。有鳩摩羅什葬舍利。精殊甚。宋人作亭覆之。今尚在。傍有龍井。云與高觀潭通。未知的否。殿後有(圭定)慧禪師碑。柳公權篆。裴休撰書。(圭定)慧禪師者。宗密也。壁間又有隋鄭州刺史李淵為子世民祈願記。淵。唐高祖。世民。太宗也。又有章惇、蔡京題記。皆歷歷可讀。寺前揖紫閣峰。東觀音山。西圭峰。如屏環。而圭峰獨壁立。亦曰笄頭山。又曰雞頭。十六國春秋云。石生兵敗潛雞頭山是也。寺南一里。有長興寺。秦邸創。又西南三里。有寺曰子房寺。則僧大海創以譯經。俗謂留侯尋黃石公。非是。當時由紫閣訛為子房耳。東南一小峰。峰頂圭峰寺。四寺惟棲禪最古。而莊嚴頗不及長興。是行也。為日十三。得隋記一。唐碑三。塔銘六。石幢佳者二。宋碑一。記三。唐碑額三。
110
西安安定門外西北二十里。陽甲城之外。無其郭。其寨曰白日為都。出城二十里。至胭脂陂。則董仲舒墓。墓在陽甲城東南隅。今西安蓋唐都而小。唐城則包曲江。陽甲則北枕渭渼。渼並天津渭。又五里則陽甲之皇門。皇門者。宮城門也。又村數里。曰古未央地。今入秦邸屯田。又上數里。則古殿址。其中斬如折角之巾。登之。北五陵。南杜霸。俱豆列。其西南。秦阿房也。杜陵在曲江東。謂據樂游原上者誤。按雍錄。樂游原在慈恩寺北。而又謂前藍水後黃山者。亦誤。黃山谷蓋在盩厔。陵後實無他阜。藍水者。蓋滻水。自東南來者也。滻東為白鹿原。有陵為薄太后塚。稱簸箕塚。謂薄姬也。
111
【王弘慶片石語】 咸陽王弘慶文宣。好古刻。以歐陽永叔集古錄。洪容齋之隸釋。趙德夫之金石錄。明都玄敬之金薤琳瑯。楊用修之金石古文。趙子函之石墨鐫華。俱有成書。子函所錄。距今三十餘年。兵燹之後。且多不存。況其他乎。今所收共二百餘本。彙為十卷。曰片石語。
112
卷之一 三代至漢。
113
夏禹衡山碑。 在衡山密雲。
114
周武王銅盤銘。 在衛輝府。
115
周穆王壇山刻石。 在趙州。
116
周宣王石鼓文。 【 在北京國子監。
117
仲尼題季札墓。 在丹陽縣。
118
秦嶧山刻石。 翻刻在西安府學。
119
漢八年荊王賈石枕題字。
120
漢泰山都尉孔宙碑、孔宙後碑。
121
漢泰山魯相置孔子廟卒史碑。
122
漢魯相史恭孔子廟碑後碑。 以上五種。在曲阜孔廟。
123
漢大風歌碑。 在沛縣。
124
漢司隸尉魯峻碑。 並碑陰在濟寧州。
125
漢執金吾武榮碑。 在濟寧州。
126
漢郃陽令曹全碑。 【 並碑陰在合陽縣。
127
漢北海相景君碑。 在濟寧州。
128
漢淳于長夏承碑。 在廣平府。
129
漢朱邑侯相張壽碑。 在城縣。
130
卷之二。 六朝。
131
魏受禪碑。 鍾繇書。在許州。
132
魏封孔羨奉孔子祀碑。 在孔廟。
133
吳皇象天發神讖碑。 在應天府。
134
晉太公志。 在衛輝府。有二種。
135
宋謝靈運詩石。 在陝西布政司。
136
后魏豆盧恩碑。
137
後魏周惠達碑。 二碑在咸陽縣。
138
北齊玄極寺碑。
139
後周保定二年殘字。 在姜保府。
140
後周邑子題名。
141
隋陳明府修孔子廟碑。 仲孝俊撰。在孔廟。
142
隋淮安定公殘碑。 在中兆村。
143
隋義成子梁羅墓志。 在杜曲堡。新出。
144
隋李淵為子世民祈疾疏。 在草堂寺。
145
隋皇甫誕碑。 歐陽詢書。在西安府學。
146
隋智永真草千文。 【 在西安府學。
147
卷之三。 唐帝王。
148
唐刻石經。 在西安府學。
149
唐景雲觀鍾銘。 睿宗作。
150
唐萬年宮銘。 高宗撰書。碑陰題名。諸臣自書。
151
唐李英公世勣碑。 高宗撰書。在醴泉縣。
152
唐述聖碑。 武后碑。
153
唐武后詩。 王知敬書。在登封縣。
154
唐昇仙太子碑。 武后撰書。
155
唐涼國公主碑。 在蒲城縣。
156
唐鄎國公主碑。 在蒲城縣。
157
唐玄宗注孝經。 在西安府學。以上三碑。玄宗分書。
158
唐蘭陵公主碑。 在醴泉縣。
159
唐金仙公主碑。 在蒲城縣。
160
唐尚書楊珣碑。 玄宗分書。在扶風縣。
161
卷之四。 唐名臣
162
唐房梁公玄齡碑。 褚遂良書。
163
唐溫虞公彥博碑。 歐陽詢書。
164
唐李衛公靖碑。 許敬宗撰。王知敬書。
165
唐高申公士廉碑。 許敬宗撰。趙模書。
166
唐于燕公志寧碑。 【 在三原縣。令狐德棻撰。于立政書。】
167
唐段襄公志玄碑。
168
唐莒公唐儉碑。
169
唐芮公豆盧寬碑。 李義府撰。
170
唐中書令崔敦禮碑。 于志寧撰。于立政書。
171
唐中書令馬周碑。
172
唐姜遐碑。 以上十碑。俱在醴泉縣。
173
唐國子祭酒孔穎達碑。 于志寧撰。
174
唐蘇許公瓌碑。 盧藏用撰序。張說撰銘。在武功縣。
175
唐臨淮王李光弼碑。 顏真卿撰。張少悌書。在富平縣。
176
唐中書令王忠嗣碑。 在渭南縣。
177
唐將軍臧懷恪碑。 在三原縣。
178
唐淄川公李老仝碑。 三原縣。
179
唐劍州刺史李廣業碑。 三原縣。
180
唐西平王李晟碑。 裴度撰。在高陵縣。
181
唐李元諒懋功昭德碑。 韓秀弼書。在華州。
182
唐尚書苻璘碑。 柳公權書。在富平縣。
183
唐尚書馮宿碑。 柳公權書。在西安府學。
184
唐高力士殘碑。 在蒲城縣。
185
唐邠國公功德碑。 在西安府學。
186
唐契苾明碑。 在咸陽縣。
187
唐澄城縣令鄭公德政碑。
188
卷之五。 唐名蹟。
189
晉祠之銘。 太原府。
190
唐九成宮醴泉銘。 歐陽詢書。在麟游縣。
191
唐述聖頌。 達奚珣撰序。呂南撰頌。並書。
192
唐華岳寺精享碑。
193
唐昭告華岳碑。 韓賞撰。韓釋木書。
194
唐西岳禱雨文。
195
唐岳祠題名。
196
唐賈竦謁西岳詩。 【 以上俱在華陰岳廟。
197
唐長安二年禱雨記。
198
唐贈太師孔宣公碑。 在孔廟。
199
唐兗公之頌。 張之宏撰。包文書。
200
唐宗聖觀碑。
201
唐縉雲縣城隍廟記。 李陽冰書。
202
唐御史臺精舍碑。 並碑陰碑名。崔湜撰。梁昇卿書。在西安府學。
203
唐共城縣百門陂記。 辛怡諫撰。孫去煩書。在縣。
204
唐武安君廟碑。 在咸陽縣。
205
唐二思局題名記。 盧肇撰。韓琮書。在西安南關。
206
唐左思題名。 【 在西安府學。
207
唐司直廳題名記。 在劉家村。
208
唐令新城碑。
209
卷之六。 唐寺塔。
210
唐昭仁寺碑。 朱子奢撰。在長武縣。
211
少林寺碑。 登封縣。
212
法華寺碑。 李邕書。在紹興府。
213
凈住寺文賢像贊。 在車家巷。
214
鐵彌勒像頌。 林諤撰。高氏書。在交城縣。
215
凈土堂五十二菩薩贊。
216
高延貴造佛像贊。
217
蕭元眘造佛象贊。
218
楊將軍新莊像銘。
219
虢國公花臺銘。
220
常均造佛像銘。
221
李承嗣造佛像銘。
222
多寶佛塔感應碑。 岑勳撰。顏真卿書。在西安府學。
223
憫忠寺寶塔頌。 蘇靈芝書。在順天府。
224
共北山浮國銘。 趙不為撰序。趙不疑撰銘。
225
景教流行中國碑。 呂秀岩書。釋景凈撰。在崇仁寺。
226
姚元景造佛像銘。
227
陳公心經。
228
草書心經。
229
卷之七。 名書。
230
唐集右軍聖教序記。 太宗製序。高宗製記。僧懷仁集。
231
唐集右軍殘碑。 僧大雅集。以上在西安府學。
232
孔子廟堂碑。 虞世南撰書。在城武縣。
233
孔子廟堂碑。 在西安府學。
234
聖教序。 褚遂良書。
235
聖教序記。 褚遂良書。在同州。
236
聖教記。 【 褚遂良書。二碑分刻在慈恩塔下。】
237
雲麾將軍李秀碑。 李邕書。在宛平縣。
238
雲麾將軍李思訓碑。 李邕書。在蒲城縣。
239
娑羅樹碑。 李邕書。在淮安府。
240
歙州刺史葉有道碑。 李邕分書。在處州府。
241
張旭千文。
242
張旭肚痛帖。 上二種在西安府學。
243
郭敬之家廟碑。 并碑陰在陝西布政司。
244
顏氏家廟碑。
245
爭坐位碑。 上二碑在西安府學。
246
東方朔像贊。 【 在山東陵縣。
247
玄靖先生李含光碑。 在茅山。
248
八關齋會記。 在歸德府。
249
麻姑壇記。 在撫州府。
250
孔子廟碑。 皮日休撰。在華州王氏。
251
顏真卿奉使題字。 在同州。
252
唐華岳題名。 在華陰岳廟。以上俱顏真卿書。
253
先塋記。
254
三墳記。 二碑李陽冰撰書。在西安府學。
255
碧落碑釋文。 【 陳維玉書。在絳州。
256
碧落碑。 在絳州。
257
懷素千文。
258
懷素聖母帖。
259
懷素藏真帖。 並在西安府學。
260
卷之八。 唐墓志。
261
唐騎都尉李文墓志。 在同州。
262
唐王損之墓志。
263
唐張景墓志。 張泰客撰。
264
唐鄭恒墓志。 秦貫撰。
265
唐內侍李輔光墓志。
266
唐內侍劉光俊墓志。 【 高肅撰。在咸陽縣。】
267
唐參軍元瑤墓志。 在曲江。新出。
268
唐韋夫人墓志。 在寺坡。
269
唐元夫人墓志。 在軍滹沱。
270
唐內侍張氏墓志。 索玄慶撰。子林有鑒書。在咸陽縣。
271
唐內侍王氏墓志。 王孟諸撰。
272
唐王夫人塔記。 在留村。
273
卷之九。 唐方外。
274
夢真容碑。
275
宗聖觀主尹文撰碑。
276
玄元靈應頌。 【 戴璇撰序。劉同升撰頌。戴伋書。以上三碑在終南樓觀。】
277
道因禪師碑。 歐陽通書。
278
不空禪師碑。 徐浩書。
279
大智禪師碑。 並碑陰史維則書。
280
楚金禪師碑。 吳通微書。以上四碑。在西安府學。
281
圭峰禪師碑。 裴休書。在草堂寺。
282
寂照和尚碑。 段成式撰。僧無可書。在咸陽縣。
283
杜順和尚碑。 杜殷撰。董景仁書。在開福寺。
284
隆闡禪師碑。 僧懷深書。
285
大徧覺禪師塔銘。 劉軻撰。僧建初書。在興教寺。
286
凈業禪師塔銘。 【 在香積寺。
287
靈運禪師塔銘。 崔琪撰。僧勤書。在少林寺。
288
大法師基公塔銘。 在興教寺。
289
大德進法師塔銘。
290
大德檀法師塔銘。 在崇仁寺。
291
圓測法師塔銘。 在興教寺。
292
思恒律師塔銘。 在玉泉寺新出。
293
敬節禪師碑。 在杜永村。
294
大德禪師遷葬記。 在華嚴寺。新出。
295
圓和尚塔銘。 沈興宗撰。
296
趙素法師石函題額。 【 在溫國塔。】
297
比丘尼法琬碑。 在賈林村。新出。
298
比丘尼法印塔銘。 在後溝。新出。
299
比丘尼法證塔銘。 在軍滹沱。新出。
300
卷之十。 唐石幢經。
301
唐石幢心經。 僧元普書。
302
唐石生兜率天經。
303
唐燃燈功德經。 在香積寺。
304
唐保唐寺天王燈贊 在雍家村。今亡。
305
唐光宅寺燈臺記。 在華藏寺。
306
王岳靈燈臺銘。
307
尊勝陀羅尼經。 劉慎徽書。在寶慶寺。
308
唐僧無可書。 在百塔寺。
309
唐僧藏器書。 在藺家村。
310
唐席彪書。 在廣濟寺。
311
唐洞宣書。 在藺家村朱氏園。
312
三原縣。 北原。
313
韓參塚。
314
涇陽慧果寺。
315
富平六井寺。
316
長安普賢寺。
317
三橋鎮。
318
宜川王府。
319
二龍寺。
320
興慶寺。
321
賈里村。 以上俱石幢。書尊勝陀羅尼經。
322
佛頂尊勝呪。 張少悌書。在崇仁寺。
323
佛頂尊勝呪。 僧嗣洁書。在牛頭寺。
324
佛頂尊勝呪。 僧玄德書。在開福寺。
325
尊勝呪 馬季武大書。
326
尊勝呪。 【 趙莊觀音寺。
327
尊勝呪。 塔坡寺。
328
尊勝呪。 黃渠頭。
329
尊勝呪。 慈恩寺。
330
瓊花 宋徐節孝先生積集中云。淮南轉運林公次中所居之府。有花一株。舊名玉蕊。改曰瑤真。即瓊花之別本也。瓊。赤玉也。名其花者。蓋誤矣。
331
奉天老民 奉天老民。關中人。不知其姓氏爵里。所著還山前集八十一卷。後集廿卷。近鑑三十卷。韓子十卷。概言二十五篇。研纂八卷。北見記三卷。正統書六十卷。好蓄書。老不便檢閱。作圓轉書廚。聚所用環而帙之。以便輪閱。號曰臂僮。謂不過一引臂也。作記時六十有九。愚意此老作韓子。必韓姓。
332
詩話 顧元慶夷白堂詩話云。越僧不知名。索畫于石田翁。寄一絕句云。寄將一幅剡溪藤。江面青山畫幾層。筆到斷崖泉落處。石邊添個看雲僧。按此詩為海鹽朱元素作。見西村集中。
333
胡雲 無錫胡雲題楹曰。思親每憶臨危日。對卷常懷赴考時。 【 雲官松陽知縣。】
334
漳州府額 閩中軍府之類。皆用真書。獨漳州府額用古篆體。故老相傳。謂其字從泣從早。書法當避。故篆以別之。
335
制書偶遺 大明官制不載翰林院庶吉士。蓋官制一書。定于洪武。而庶吉士則始于永樂二年甲申也。似宜補入。
336
大明一統志不載水馬驛巡檢司。
337
大明會典不載內臣職掌。
338
甘水 京師天壇城河水甘。餘多苦。蘭州黃學士諫京師水記云。自郊畿論之。玉泉第一。自京師論之。文華殿東大庖廚井第一。 諫正統壬戌探花。 又故相石珤酌泉詩。往往城中水。不如郊外甘。如何城市客。不肯住長安。京師各巷。有汲者車水相售。不得溷汲。其苦水聽之亡論。
339
房寰無後 德清房寰。萬曆初。以監察御史提督南畿學校。多通苞苴。與操江都御史琼山海瑞不相下。互訐奏。各去位。時人大為瑞不平。今傳三世而絕。偶燕中客房生言。余豁然有省。昔人雲。天道有記性。無急性。觀于房寰侍御。天之記性。固未爽也。
340
字諫 二人同上樹。兩樹又無人。換卻兩人字。令人無處尋。乃來、來、耒、三字也。處州萬象山廟。或題曰。戊境本有心。須得一口來。佳人倚檐立。悶把門兒推。云感應字也。
341
白石 京師白石如玉。出都城北三山大石窩。
342
魏氏石獅 故寧國公魏良卿舊宅二大石獅。其目下視。魏太監怒之。榜石工至死。良卿誅。沒官。曰策勳府。以待復遼者賜之。今門墻圯矣。
343
五穀 五穀。顏師古曰。黍、穀、麻、麥、荳。朱晦翁曰。稻、黍、稷、麥、菽。晉江何鏡山先生(喬遠)曰。稻。說文謂稻為粳稬。稌屬也。亦名秫。福州曰粳。曰秫黍。詩名物云丹穀也。其類有黏。黏如稻之粳糯。不黏為飯。黏者亦名秫。以為酒。按黍。北人曰粱。浙人曰黍。泉中有一種名稊。粒似黍而小。稷。說文曰五穀之長也。北人曰高粱。泉曰番黍。浙人曰蘆穄。朱梅麓太史以爾雅難詳。採本草諸說。曰。稷一名穄。與黍相似。而粒殊大。黍乃作酒。此乃作飯。疎爽香美。塞北最多。今人不甚珍此。惟祠事用之。農家惟以備他穀之不熟則為糧耳。黍出北地。江東時有。而非土所宜。其苗如蘆。粘滯與糯米同性。其氣性溫煖。丹黍皮赤。其米黃。惟可為糜。不堪作飯。北人以之釀酒作糕。粟。江南所種皆是。苗俱似茅。種類凡數十。早則趕麥黃、百日糧之類。中則有八月黃、老軍頭之類。晚則有雁頭青、寒露粟之類。古但呼為粱。以本草言之。稷乃是今高粱。黍乃是今小米。粟乃是今所常用之漕白米也。
344
項氏家箴 嘉興項中翰墨林元汴好墨蹟古畫。多令仇實父 臨本。今子孫亦不能辨。其古畫如顧愷之女史箴圖、閻立本豳風圖、王維江山霽雪圖。皆尤物也。餘不論。
345
王仁 武功王仁。有美才。所著有林泉清漱集。其詩若詞。得諧即已。初不深求東、鐘、江、陽之細。或以庚、青叶東、鐘。以寒、山監、咸。曰歌之不離。是即大協。我道蓋如是耳。客有難者。笑而不答。已而曰。於戲。三百篇亦古之樂歌也。被之管弦。薦之郊廟。神人以和。顧豈拘拘于韻者。天地間所聞皆韻。視作者何如耳。夫豈有不協哉。見康對山先生序中。
346
牧羊 北人牧羊。嘗數百為群。暮歸。從隘道。兩人交挺如乂。羊逐一躍過。即得其數。
347
泅人 重舟滲水。猝不得其處。泅者從舟底聽之。知某倉受水。發之不爽。
348
種麥 北地正二月種麥。以冬雪厚。濕透而鋤之。藝麻麥。彌茂。其八月種曰冬麥。二麥穫。始種蕎麥。
349
元王禎農書。八月社前。即可種麥。經兩社即倍收而堅好。又漢武帝紀。勸郡種宿麥。蓋二麥比他穀隔水種。故號宿麥。
350
水稻 畿內間有水田。其稻米倍于南。聞昌平居庸關外保安、隆慶、陽和並藝水稻。其價輕。
351
北人饔飱。多屑麥稷蕎菽為䬪飥及粟飯。至速客始炊稻。市僅斗升。其價甚昂。土人亦不之種。密縣超化寺前一區二百畝始稻。 密縣志。 按稻必水田。北多墳土。易黍稷麥粟。其濱水處。又直渠而少支流。不能時灌。又無水農以導之。故田有遺利。
352
早蔬 漢太官園。種冬生葱韮菜茹。晝夜然蘊火。待溫氣乃生。見漢書召信臣傳。今都下早蔬亦其法。以先朝內監。不惜厚直。以供內庖。三月末。以王瓜不二寸輒千錢。四月初。茄彈丸或三千錢。
353
福州梨 福州有梨。十月方熟。重至二斤。甚甘美。
354
 江南芹生于澤。視為剩物。北芹土種。修可二尺。味亦佳。
355
筍藕 北筍以蘆以蒲。非竹萌也。其腴脆如筍。藕。細如小兒臂。不耐嚼。屑為粉。佳甚。
356
檳子沙菓 吳匏菴先生集。有馬檳榔詩。白花細而密。實甘翻可嘗。意即檳子也。林檎。吾鄉曰花紅。北人曰沙菓。又柰似林檎而小。北人曰唬喇檳。有紅黃二種。
357
芍藥 宣府赤城衛。春時芍藥滿山谷。土人摘其芽。或鮮食。或乾食。以和牲俎。味佳甚。枚乘七發所謂芍藥之醬也。隆慶州歲貢芍藥二百斤。永寧縣歲貢百斤。並充藥物。
358
大同山陰縣辛寨南山麓龍王祠前。芍藥一叢。每歲開花十五朵。色各不同。昔有一僧折其一。將以供佛。隨萎。復至其處。則原莖復開一花如舊。人驚其神異。不敢攀折。雖無藥欄。牛馬不敢踐。 山陰縣志。
359
赤城 昌平州西居庸關外三百里。至赤城。始見屠宰席。多木器。去赤城衛十二里湯泉。周二畝。沸涌可燖雞。良久輒糜。常墮大牛。膚潰死。
360
鹿園 崇文門外二里大通橋東園。舊豢鹿處。地平如掌。漫衍可數里。
361
銀魚 寶坻銀魚似吳中膾殘。而大倍之。出海中舡山下。秋深霜後。泝流而上。育子諸淀中。夏霧映日。波浪皆成銀色。人每候其至網之。瓦窯頭出尤佳。有銀魚廠。命內監提督。冬月抱子以冰進。價頗貴。
362
西安低銀 友人朱義儒過西安。云市易並低銀。余按康對山集有為鄉人論銀禁書云。此縣自國初至今。惟納邊銀糧用足色。其餘用使。常五六程耳。九程則太高者也。今欲一切悉用足色。使貧者典無衣服。賣器物以十易五。尚不得常行六七程。謂為通行之物。今被撫公之命。市井之徒動勒捲桶。捲桶者。此間足色銀之別稱。彼貧寒之家。安得有捲桶耶。撫公之意。以兩直隸、山東、河南、江、淮俱行用細絲銀。蓋此數處。錢法通行。故不得不用細絲。今若能使百姓通用錢法。則可不刑一人。而自無低銀矣云云。讀此知習尚難變。雖厲禁無益也。
363
鄧將軍廟 萬歷戊戌。副總兵南昌鄧子龍。領眾援朝鮮。渡鴨綠江。有物觸舟。取視之。乃沉香一段。把握良久曰。宛似人頭。愛護之。每入夢。則香木與人首或對或協而為一。後陣沒。喪其元。歸骸以香木雕其首。酷肖子龍。今建州人立廟事之甚謹。謂其神能制死命也。□□□奴□建特廟于朝門之巽隅。丹楹黃瓦。元日臨祭。餘常輦入大內。由中門導從甚盛。□不是過也。
364
張津 吾海寧譙楹帖。寬一分則民受賜一分。取一文則官不直一文。嘗閱閩書云。博羅侍郎張津知南安縣。所書于屏者。先正愛其語。故傳錄之。
365
董學 棗強縣東三十里董學。古廣川也。漢董仲舒授徒處。今土人蘇氏。云其先董氏受業者。
366
炎帝黍 澤州高平縣之東北羊頭山。舊傳炎帝種五穀于此。至今山下有黍二畔。其南陰地黍白。其北陽地黍紅。
367
晏嬰墓 臨淄縣城十里內外。纍纍多大塚。小者二三丈。大者連岡帶阜。皆齊初君臣葬地。獨田氏四王塚。在兩山下。巍然並峙。土人言。塚皆發掘。獨晏嬰墓近之屢有神怪。不可穿。
368
豫讓橋 順德城內豫讓橋。俗呼為板橋。
369
孫夫人廟 蕪湖縣梁山梟磯上孫夫人廟。吳王權女弟適劉先主者也。神極靈驗。寢殿男子不得入。薰沐衾被。朝夕嚴潔。有男子拭其榻。遽腹痛死。
370
賈島村 景州法善寺。唐瀛州也。范陽賈島。嘗祝髮于寺。寺在州城南。已蕪沒。靜夜居。嘗聞鈴鐸梵貝之音。其村即以島名。後居房山西峪。舉進士。授長江簿。卒歸葬房山城南十里。
371
袁天綱遺蹟 袁州燒磚瓦不黑而白。云袁天綱遺蹟。
372
善濟侯 莆田縣尖山土神曰善濟侯。最靈怪。土人不敢犯。興化衛指揮丁晟讀書。特正直。上山巔鞭神而歸。亦不能害。
373
石蓮 趙州寧晉縣。有石蓮子。皆埋土中。不知年代。居民掘土。往往得之有數斛者。狀如鐵石。肉芳香不枯。投水中即生蓮。食之令人輕身延年。已瀉痢諸症。
374
玄狐教 康對山集云。咸陽、醴泉、三原、三水、淳化、高陵處處有之。但不若涇陽之多耳。此教風行二十餘年。妖師所至。家家事若祖考。惟其所命。極意奉承。一飲一饌。妖師方下箸入口。其家長幼大小。即便跪請留福。奪去自食。至于退處空室。則使處女少娟次第問安。倘蒙留侍枕席。即為大幸有福云云。按今聞香教即狐妖也。天啟間盛行。致徐鴻儒之亂。近有長生教。但齋素默坐。男女淆雜。立廟于臨平 仁和縣。 最閎麗。餘見于各鄉者不一。吾里有少婦往海鹽。四人舁之。值彍騎。謂彼佛耶。我當射之。不動。方彎弧。其婦遽下輿而走。被污久之。愚俗冀福。誑于妖師。可歎也。
375
田氏鐵獅 故左都督田弘遇賜第前。鐵獅二。元元貞十年彰德路鑄造。精瑩不鏽。吳駿公先生作田家鐵獅行。曰。田家鐵獅屹相向。舑舕蹲夷信殊狀。良工朱火初寫成。四顧咨嗟覺神王。先朝異物徠西極。上林金鎖攀檻出。玉關罷獻獸圈空。刻畫丹青似爭力。武安戚里起高門。欲表君恩示子孫。鑄就銘詞鐫日月。天貽神獸守重閽。第令監奴睛閃爍。老熊當路將人攫。不堪此子更當關。鉤爪張眸吐齦齶。七寶香猊玉辟邪。嬉游牽伴入侯家。圉人新進天閑馬。御賜仍名獅子花。假面羌胡粧雜技。狻猊突出拳毛異。跳擲聲聲畫鼓催。條枝海上何由致。異材逸獸信超群。其氣無如乃將軍。將軍豈是批熊手。瞋目哮呼天下聞。省中忽唱田蚡死。青犢明年食龍子。蝦蟆血洒上陽門。三十六宮土花紫。此時鐵獅絕可憐。兒童牽挽誰能前。橐駞摩肩牛礪角。霜摧雨蝕枯藤纏。主人已去朱扉改。眼鼻塵沙經幾載。鎖鑰無能護北門。畫圖何處歸西海。吾聞滄州鐵獅高數丈。千年猛氣難凋喪。風雷夜半戲人間。柴皇戰伐英靈壯。蘆溝城雉對西山。橋上征人竟不還。枉刻蹲獅七十二。桑乾流水自潺潺。秋風吹盡連雲宅。鐵鳳銅烏飛不得。卻羨如來有化城。香林獅象空王力。扶雀犛牛見太平。月支使者貢西京。并州精鐵終南冶。好鑄江山莫鑄兵。
376
蘆溝橋石獅兩行。共三百六十有八。
377
沈氏人頭鳥 天啟間。義烏沈司城 明道 。家于野塘。人頭鳥一雙。獲其一。大如鵝。灰色。飼以飯。後死。其孫幼嘗見之。為余言。余按山海經顒鳥如梟。人面四目而有耳。見則大旱。沈氏所獲或顒鳥。然不言其四目也。
378
天台金錢 宋嘉泰四年。天台石梁下涌出金錢。錢圓徑六寸。文曰太平通寶。實宋太宗賜道人自詢者。僧徒分攫則青虵驅逐。樵牧探取則墜石塞穴。乃白于縣。命之還潭。台州府學教授有記。明天啟□年。石梁下又流出金錢一枚。重一兩□錢
379
宜安 藁城縣西南二十五里。有宜安社宜安村。漢舊縣也。本趙地。史記李牧拔宜安。走秦將桓錡。今父老指其阜曰李牧塚。指邱曰廉將軍臺。見石熊峰集。
380
袁景休 吳縣袁景休孟逸。喜歌詩。賣卜終老。劉子威以文自負。景休每向人摘其字句鉤棘文義紕謬者。以為姍笑。子威聞之大怒。訴于郡尉。攝而笞之。尉詰曰。若敢復姍笑劉侍御文章耶。景休仰而對曰。民寧更受笞數十。不能改諛劉侍御也。尉笑而遣之。
381
誥軸 南京內府織造局神帛堂絲料。
382
制帛一段。長十八尺。料絲十五兩。每尺該絲八錢三分三釐強。
383
誥軸。一品文職。長丈有二尺。料絲一斤十二兩六錢一分二釐五毫。
384
二品長一丈。料絲一斤六兩八錢六分二釐五毫。
385
三品長八尺五寸。料絲一斤四兩一錢八分七厘五毫。
386
五品長六尺。料絲一斤五錢一分二釐。
387
勑命一軸。料絲十三兩六錢九分二釐五毫。
388
誥軸。武職料絲十三兩一錢三分八釐。
389
石鼓文 石鼓文。潘迪有訓音。予得唐人拓本于李文正先生。凡七百二字。蓋全文也。嘗刻之木以傳矣。然都玄敬金薤篇。梅岡廣文選所收。仍是殘闕四百九十四字。 楊慎金石古文。
390
窆石 會稽山禹陵。窆石高七尺。銳上而廣下。上有孔。其形如錘。可撼不可動。相傳其下有機捩故也。舊經曰。禹葬會稽山。取此石為窆。上有古隸。不可讀。今以亭覆之。宋魏了翁詩。禹穴元從一罅通。禹陵元在亂山中。飲泉窆石皆如此。誤卻東游太史公。頃歲丁亥。土寇推石仆之。徙平地無一他物。
391
南宋六陵 會稽縣寶山。去城二十五里。高、孝、光、寧、理、度六陵在焉。明初遣祭孝、理二陵。立享殿。以孝宗志恢復。理宗重道學也。
392
萬壽寺戒壇 萬壽寺戒壇。距京城西七十里。每四月八日。蓆棚滿山。劣僧下妓。給錢擁醉。士庶輒以為笑。猶有元之遺俗焉。戒壇後五里。極樂峰也。有龐涓洞。又西孫臏洞。
393
蒯通墓 都城廣渠門 元沙河門。俗因之 外北八里莊。其南坡蒯通墓。高四尺。相傳通時出沒其上。高冠廣衫道人裝。一童子攜紗燈隨之。墓百步外一井。通向井汲乃反。萬曆初。丘太守瓚葬其側。遂不復見。瓚夢通責以尺寸地不相讓耶。今丘氏微矣。
394
芯題草 房山縣西南四十里石經山。生芯題草。他處所無。曰芯題山。
395
仙梅石 岳州岳陽樓仙梅石。得之土中。其文斑剝似梅花。
396
棄金坡 安邱縣棄金坡。即管寧舊宅。
397
土炭 丹陽練湖旱時。土人掘葑淤二尺餘。得土。色黑。性埴。可焚代炭。
398
王龍澤 宋義烏王龍澤字潛淵。度宗咸淳甲戌科狀元也。官簽書昭武軍節度判官。元時拜行臺監察御史。卒葬□。其墓堙久。朱氏築祠其上。坎土見塚刻。不發。而祠且成。徙無及矣。朱孟九太史說。
399
韓愈 一統志。韓愈南陽人。今修武縣北南陽城是也。何文定瑭集云。韓文公河陽人。今孟縣也。縣西韓莊。莊有塚。云公墓。公集有過河陽省墳墓。及我家本瀍穀。有地界皋鞏之句。則公為孟人無疑。唐史乃謂公鄧州南陽人。蓋傳誤耳。弘治間尚書耿裕奏立祠。
400
鎖穴 大別山鎖穴。即孫皓鐵鎖截江處。對江即黃鶴樓。
401
長平公主誄 【 松江張宸 】 長平公主者。明崇禎皇帝女。周皇后產也。甲申之歲。淑齡一十有五。皇帝命掌禮之官。詔司儀之監。玅選良家。議將降主。時有太僕公公子都尉周君名世顯者。將築平陽以館之。開沁水以宅之。貳室天家。行有日矣。夫何蛾賊鴟張。逆臣不誡。天子志殉宗社。國母嬙嬪慷慨死焉。公主時在穉齡。御劍親揮。傷頰斷腕。頹然玉折。損矣蘭摧。賊以貴主既殞。授屍國戚。覆以錦茵。載歸椒里。五宵旦。宛轉復生。泉途已宮。龍髯脫而劍遠。蘭薰罷殿。蕙性折而神枯。順治二年。上書今皇帝。九死臣妾。跼蹐高天。髡緇空王。庶申罔極。上不許。詔求元匹。命吾周君。故劍是合。土田邸第。金錢牛車。賜予有加。稱備物焉。嗟夫。乘䳨扇引。定情于改朔之朝。金犢車來。降禮于故侯之第。人非鶴市。慨紫玉之重生。鏡異鸞臺。看樂昌之再合。金枝秀發。玉質含章。逢德曜于皇家。迓桓君于帝女。然而心戀宮帷。神傷輦路。重雲筆墨。何心金榜之門。飛霖穀林。豈意玉簫之館。弱不勝悲。溘然薨逝。當扶桑上仙之日。距穠李下嫁之年。星燧初周。芳華未歇。嗚呼悲哉。都尉君悼去鳳之不留。嗟沈珠之在殯。銀臺竊藥。想奔月以何年。金殿煎香。思返魂而無術。越明年二月之吉。葬于彰義門之賜莊。禮也。小臣宸薄游京輦。式覩遺容。京兆雖阡。誰披柘館。祁連象塚。祇叩松關。擬傷逝于子荊。朗香空設。代悼亡于潘令。遺挂猶存。敢再拜為之誄云。
402
又宸記事曰。甲申春。上議降主時。中選者兩周君。其一即都尉也。其一人。內臣糾家教失謹。即掖群內侍。環都尉驩曰。貴人貴人。是無疑矣。順治二年。詔故選子弟。都尉君應詔起。是時有市人子張姓者。冒選應。詭得之矣。召內廷給筆札。各書所從來。市人子書祖若父皆市儈。則大叱去。曰。皇帝女配屠沽兒子。命都尉書。則書父太僕公。祖儀部公。高曾以下皆簪纓。遂大喜。曰。是矣。即故武清侯之第。賜金錢牛車。莊一區。田若干頃。具湯沐。成吉禮焉。時乙酉六月上浣事也。公主喜詩文。善鍼飪。視都尉君加禮。御臧獲。陽笑語。隱處即飲泣。呼皇父皇母。泣盡繼以血。以是坐羸疾。懷娠五月。於丙戌八月十八日薨。淑齡十有七耳。都尉藏所遺像。右頰三劍痕。即上所擊也。老內寺見。輒拜曰。眉似先帝云。
403
孫承澤春明夢餘錄曰。公主名徽媞。甲申年十五。傷右臂肩際。明年九月成婚。丁亥卒。公主葬周氏宅旁。今地賜豐盛王。垣之不可入。在廣寧門內。周世顯。父國輔。
404
趙璞 廣寧門 元彰義門。俗因之 在外城西南。門外天寧寺。正統七年重建。塔輪壯麗。內侍趙璞連城逃禪于此。嘗值之。問以遺事。云懿安張皇后被難。謂偽將劉宗敏曰。國母也。毋自辱。送歸外戚張氏。張氏母同懿安皇后投環死。因附德陵。先太子被脅東出師。勞憊。薨于三河。其後入燕。入金陵。俱偽也。如果太子更入燕。何為。豈仍有千秋之望哉。必不然矣。此不過狂少年失計。圖一飽終身耳。又貴妃袁氏流落雄縣民間。事露。雄縣令送入京。尋寓行人司致餼。前歲卒。給五十金。葬西山。熹廟妃東李氏及趙氏俱存。又貴妃田氏名秀英。妹淑英。今更嫁。天壽山十二陵。初歲祭羊豕。今止三牲。平西王吳三桂捐千金營思陵。本朝亦助費若干云。
405
熊明遇】 進賢故大司馬熊壇石 明遇 。隱山中。金聲桓之變。招大司馬。答以詩曰。脫卻朝衣換衲衣。人生七十古來稀。乾坤廣大容吾老。不管人間是與非。
406
】 忠州高倬雲章。筮令金華。嘗夜坐衙舍。有鬼裸立。高色不動。叱而逐之。鬼奔入壁隙。高引筆署封字。鬼不復出。
407
盛王贊 吳縣盛王贊。崇禎丁丑進士。令蘭溪。秋毫不緇。歸家。敗屋三間。風雨漂零。漠如也。蘭溪人過而遺金帛。不受。今杜戶不出。
408
朱大典】 東陽朱大典未孩撫淮時。退食。偶抱幼子。戲云。再任三載。其庶乎。適縫人旁聽。遂夜下山陽令。立死于獄。令詰縫人何罪。曰實未嘗忤。適聽其所云云耳。
409
王紹徽】 關中王冢宰紹徽。與馮都憲少墟先生從吾同居省城。以少墟講學。病之。各不相見。慶弔俱絕。冢宰污于魏 。敗其名。而性亦清執。不問生產。田宅如諸生時。無寸進。霍魯齋先生說。
410
薛國觀 韓城薛相國不良死。坐贓五萬。籍其家。財六百金。所居廳事三間。共室四進。並世產也。好使氣。故鄉人不附。霍魯齋先生說。
411
薛國初直閣。欲出榜。思久之。書到任未久云云。中書某從旁曰。宜履任方新。即改從之。
412
孫之獬 淄川孫之獬。以翰林侍講于崇禎初。爭三朝要典。時編修倪元璐倡言燬之也。燬之日。孫大哭於朝。自免歸。甲申降李自成。起官翰林院。胥吏竊語。孫厲聲曰。我親未葬。子又穉。不得已為此。我獨不能為倪鴻寶乎。後堂榜曰聚星。以犯偽相牛金星諱。毀之。入清朝。拜招撫江西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未至。轉內翰林院侍讀學士。之獬天啟壬戌進士。
413
楊昌祚 崇禎甲戌。𣏌縣劉理順、宜興吳國華、宣城楊昌祚。以進士及第。拜官後。各領廷試卷。後昌祚被盜。盜携篋出。剖得廷試卷。塗棄之。邏騎拾以呈東廠。因上進。亡何。上命取甲戌科鼎甲卷入覽。劉、吳並如命。昌祚計窘。欲藉言付歸未易及也。或曰。上徵廷牘。必有故。恐即在內中。宜以實聞。昌祚從之。得不問。劉、吳卷竟不復給。
414
王厈 蘭陽王厈字王屋。崇禎辛未進士。敏給善諧謔。壬申除滋陽令。六月蒞事。十八日以魯宗人壽鎔殺以𤂳。厈承牒治其獄。鞭壽鎔十五。忤魯王。為巡按御史所劾。逮下法司。謫戍睢州衛。行時。厈御輿赤幘。列二赤棒。牌書欽戍睢州。其姻家嘗招飲。厈戴金冠而往。凝坐不一語。酒半忽起。入優舍。裝巾幗如婦人。登場歌旦曲二闋而去。其狂誕類此。在戍十年。庚辰上書自理。略曰。臣叨崇禎辛未進士。壬申四月除滋陽縣。六月二十八日到任。七月二十日因山東巡按御史□□以擅刑宗室。激變地方見劾。逮戍睢陽。九年于茲。嗟乎。臣獨何心。能不悲哉。古者遷罪人於四裔。曰禦魑魅。明其不以為人而鬼物之也。況名業辱在縉紳。一旦賤而不齒于齊民。又不能有犬馬之決。一瞑萬世不視。尚蟻貪幸得減死。墫墫然視息人間世。廉恥智勇可謂俱盡。臣獨何心。能不悲哉。然臣之所以含酸茹痛。不敢一言自明于當年者。誠念折翼窮鳥。方在羅網。直指不出力殺纍臣以軒輊之詞。不啻注洪海之波以沃然灰。頹華嶽之巖以糜蟲臂。奮螳而反唇相稽。墜井恐還深下石之毒。姑蠖屈而吾舌尚存。戴盆當終有見天之日也。陛下累除禁錮之令。弘使過之仁。顧臣孑立無援。且蒞官淺。能未有所效。非實如鮑叔之深知管仲。孰敢為劉陶之浪任朱穆。新額許罪人得輸鍰自贖典盛。奈臣力與願違。墜雨殞蘀。有槁項黃馘。荷戈以死。卒不獲沐聖天子之特恩休澤也。臣是用拊膺痛心。而直指又不任職罷去。臣乃敢以負罪顛末。一一為皇上陳之。夫壽鎔殺死以𤂳。乃臣未蒞任撫案批滋陽簡審。不敢問經年矣。臣到官。吏胥難臣。臣亦自樂見。命兩長史與俱。及期南面設王位。臣西向。左長史東向。右長史比臣肩。簡竟。使前受薄責。則皆左右鄰株連者。臣頗不能平。呼渠魁。移時乃昂然峨冠博帶高趾闊步跛立于前。而左右翔若無人。臣益不能平。是無朝廷三尺矣。笞十五。釋株連者械械之。先是。壽鎔以五十金賄左長史右長史用醫。幸王見臣執法。各慚震失氣。惟是易謀大家。昔人所戒。臣之疎。臣不能自諱也。然是役也。臣以為直死雪生。事愜人鬼。不圖壽鎔夜號召死黨。鳩眾捏揭。與臣為難。詰朝臣猶關一干人犯赴縣成招。而長史司發諸宗要劫之。臣具啟。王投臣故糞溷中。臣乃求去官杜門。士民具狀保留。臣之戇。臣不能自諱也。至云擅刑。竊謂以朝廷命吏不敢尸一罪宗之獄。屑屑焉假王位為虎附。而長史如鼠婦。識者或有畏首畏尾之譏。翻得自用自專之譽。臣實媿矣。至諸宗各從其類。士民亦自行其直。意偶相左。聲僅反惡。大何所。殺何人。而無故張大其事。曰地方有變。夫地方亦幸而無變也。假不幸當日有俠如郭解、劇孟者流。憤諸宗之強梁。洩蓄怒以因眾。趙人笑薛公之變興于感慨。華臣逐狾狗之禍生于慮表。敢忘死請陛下。當謂誰是激之。乃尤可異者。直指初特勇于行膚受之仇誣。既亦知貿貿入告之無謂。作事失謀始。恥過遂爾作非。必欲實諸宗虐刑斃命之口。陷小臣以蹊田奪牛之罰。遂有老病考終牖下。而曾因公薄懲者。指曰杖實致之。苛請他比。構成臣罪。嗟乎。臣獨何心。能不悲哉。臣以廿日令。為諸宗窘辱。其逮也。士民數千人。攀轅痛哭。當日官旂具在。人可質訊。敢忘死請陛下。此豈寧成、義縱所能得之百姓者哉。假能得之。竊謂盡得令如是。與之理天下足矣。又何多誅焉。臣少負不羈。危行高論。寬其用敢必猶人。數年來魂驚湯火。神愴鬼禍。側足含吝。乞火絕望于鄰姬。曳尾懷安。熱中久冷于漁父。第以生堯舜之世。罹工驩之罰。臣實痛之恥之。且近患嘔血之疾。藥石無功。昔人不得行其志。往往有斯。貧病交侵。理鮮老壽。嘗恐不及客星見于天。青蠅呼于市。薄命之人。旦晚狗馬填溝壑。世有不畏強禦之士。懲臣為前車。而又為齷齪吐剛茹柔者藉口。此之所謂骨即冷而目不□者也。故冒死哀鳴。乞陛下之憐察之也。疏上不報。疾亟。自作墓志銘曰。誰之不如。而作公卿。奚養之違。以不久生。同年張天機刻其遺稿。
415
辨黃石齋薦事 孫侍郎北海承澤。作四朝人物傳。以黃道周謂相國賀逢聖薦之。吳駿公先生曰。吾往見溫體仁當國。雖推夙望之臣。如上饒鄭 以偉 。以醇謹易與也。吳人群推文文起。文起雖清望。嘗議烏程。不心折。語人曰。文文起議我。我未之服。服我者必賀對揚、姜居之也。烏程素貪財好色。自廷訐入相。實自厲不緇。姜居之性清執。是非井井。對颺敦雅。不甚練事。故烏程引賀直閣。東宮出閣就學。推講官。不及道周。同官項水心 、楊機部 廷麟 各奏臣才不逮黃道周也。時烏程罷。淄川張至發、句容孔貞運在事。閣疏自辨。且詆道周嘗薦鄭鄤失。內有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云云。道周引謝。楊機部又上言。孔子聖人也。自謂詞命不如宰予。管子賢人也。自謂進諫不如東郭牙。後世不以此置貶。于道周何多求焉。一日道周、偉業並轉官。朝謝畢。會閣臣于直廬。對颺曰。前揭某所草也。先是。閣揭出。群議淄川、句容。不以及江夏。至是士論不之直。亡何。會省中泄旨事。江夏論去。
416
榜購一詞 總督楊文岳 嗣昌 。出師榜緝劇寇張獻忠。畫二人頭。書西江月詞一首。曰。此是穀城叛賊。而今狗命垂亡。興安平利走四方。四下天兵趕上。逃去改名換姓。單身黑衣逃藏。軍民人等綁來降。玉帶錦衣陞賞。此詞遍粘通衢。可笑甚矣。
417
崔青蚓 都人崔青蚓。順天諸生也。善書繪。軌守寂。無子。贅婿無賴。盡破其產。甲申之亂。竟餒死。吳駿公先生題其洗象圖云。嗚呼顧陸不可作。世間景物都蕭索。雲臺冠劍半無存。維摩寺壁全凋落。開元名手空想像。昭陵御馬通泉鶴。燕山崔生何好奇。書畫不肯求人知。仙靈雲氣追恍惚。宓妃𨿅女乘龍螭。平生得意圖洗象。興來掃筆開屏幛。赤罽如披洱海裝。白牙似立含元仗。當時駕幸承天門。鸞旗日月陳金根。雞鳴鐘動雙闕下。巋然不動如崑崙。崔生布衣懷紙筆。道衝騶哄金吾卒。仰見天街馴象來。歸去沉吟思十日。眼前突兀加摩挲。非山非屋非陂陀。昔聞阿艱騎香象。旃檀林裡頻經過。我之此圖無乃是。貝多羅樹金沙河。十丈黃塵向天闕。霜天夜踏宮墻月。芻豆支來三品料。鞭梢趣就千官謁。材大寧堪世人用。徒使低頭受羈紲。京師風俗看洗象。玉河春水涓流潔。赤腳烏蠻縛雙帚。六街士女車填咽。叩鼻殷成北闕雷。怒蹄捲起西山雪。圖成懸在長安市。道旁觀者呼奇絕。性僻難供勢要求。價高一任名豪奪。十餘年來人事變。碧雞金馬爭傳箭。越人善象教象兵。扶南身毒來酣戰。惜哉崔生不復見。畫圖未得開生面。若使從軍使趙佗。蒼梧城下看如練。更作昆明象戰圖。止須一匹鵝溪絹。嗟嗟崔生餓死長安陌。亂離荒草埋殘骨。一生心力付兵火。此卷猶存堪愛惜。君不見。武宗供奉徐髯仙。豹房夜直從游畋。青熊蒼兕寫奇特。至尊催賜黃金錢。只今零落同雲煙。古來畫家致身或將相。丹青慘淡誰千年。駿公先生又工詩餘。善填詞。所作秣陵春傳奇。今行世。嘗作賀新郎一闋。萬事催華髮。論龔生天年竟夭。高名難沒。吾病難將醫藥治。耿耿胸中熱血。待洒向西風殘月。剖卻心肝今置地。問華佗解我腸千結。追往恨。倍悽咽。故人慷慨多奇節。為當年沉吟不斷。草間偷活。艾灸眉頭瓜噴鼻。今日須難決絕。早患苦重來千疊。脫屣妻孥非易事。竟一錢不值何須說。人世事。幾完缺。
418
王重戒鱉 金壇王選部有三 重。 歲壬辰。烹鱉剖見玄武像。眉目如畫。因不復箸。選部親為吳太史說。
419
岳父執事 長洲文待詔徵明。為昆山參政吳愈之婿。書致吳。稱岳父執事。
420
王倬續配 太倉王侍郎質菴 倬。 元配某氏。生子愔。官生。晚年五十四。鄉行見某氏女。當織不舉目。異而納之。生忬。忬生世貞、世懋。名位奕奕。冠冕海內。
421
續文獻通考 華亭王圻續文獻通考。其藝文類載琵琶記、樂府、水滸傳。謬甚。國朝宗室鄭、越、襄、荊、淮、滕、梁、衛八王並仁宗昭皇帝子。而云成祖子。其誤庸止魯魚亥豕耶
422
李潛伯 潛江李潛伯能詩。遭亂死。蒼頭某能口記數十首。因搜刻之。見溧陽陳百史序中。蕭穎士有僕杜亮。愛其博奧。雖箠楚不忍去。今得李氏蒼頭。尤奇。
423
銀山 天台縣南十里銀山。萬曆二十六年採礦。四月四日太監委官來。採之不得。先是。地理□言。此山居午。動必致火。五月縣東南果被火。八月復采。不能得。明年閏四月。內臣劉某率同知黃某深入取沙。烹試不得。
424
顧成墓】 鎮遠侯顧成葬江都縣官河之東岸。亂後為逆僕所發。訟于官。逆僕論死。追黃金十兩。白銀五十兩。銅鑪等物。塚骸朽盡。僅骨在。
425
者加重刑。舍巴輩公服如漢制。婦飾澹粧。鴉鬢燕尾。耳環纍纍。貧富判焉。衫短襦長似帷。裳二重。必曳地。不袴不弓足。土婦草履。官婦朱履。野行乘馬。∗【永順保靖二司土風】 永順長官司長官彭弘澍。地周七百餘里。設五十一旗。各旗或千人。或三五百人。自耕而食。聽徵發。十抽其一。各裹餉。限日踐更。無隃期者。五十旗舍把分領之。其一土官自領。土官婦。名寵致巴、擢致巴、寵巴、擢巴、擢擢麻、金夫人、銀夫人。男子網髮或布纏頭。短衫短單
426
土官署壯麗直段錦山。原名斷頭。形似之。土官諱而改焉。自前代來。子僕多篡弒。則淫禍也。
427
永順鎮溪界接辰州。自鎮溪而上曰鳳灘、刺灘。大石橫枕。最湍險。過者必割牲以禱。長年二人。首尾刺舡。浪高至數丈。舡僅露首尾。倖者十之七。
428
永順轄崇山。有驩兜廟。土人修怨者。持牲酒往詛之。三日。怨家多斃。漢官車騎經此。判署止藍墨筆。不宜硃。硃則被祟。
429
漁戶最悍。有警即充前鋒。春夏間。士官觀漁為樂。先截流聚魚。俟士官酒酣。入水捕魚。口噉一。手捕其二。躍岸稱賀。
430
土人善織絲。又峝布以苧蔴。拭汙不穢。
431
茶用草菓、荊芥、蔴、茶、椒、薑等杵茶雜和之。晨輒數甌。點以炙麪。味辣而濁。
432
種晚稻曰堂禾米。
433
酒赤如雙投法。麯以荊芥各香等物。色清黃。味洌。曰峝酒。外販得善價。磨乳舂荳為粉。水調之。承以箕。漉其粗者。冬青樹子點茶。
434
土人見虎伏草間。捕者樹竹柵圍之。凡三層。層必積低一隅。俟虎之軼。候六七日。虎飢死。遂告擒以獻。
435
魚類不一。有鯊魚。唇豐腦滿。脊青腹白。匿石隙。不耐水。土人夜維兩艇。秉炬。前人持叉。後叩板。魚□聲仰腹。叉中之。百不一失。
436
保靖長官司長官彭朝柱。與永順司同支。今甥舅矣。亦時仇殺。設十三旗。地陿于永順。而兵銳過之。旗各一舍把。土官自領其一。纏頭短衫。刀耕火種。其田再易三易者不賦。屋舍飲食俱潔。美器自外郡至。漢官至。例公讌。酒九行。優唱九齣。更請先至客一人主席。舍把左右侍坐。土官微服給役。聽漢官語。嗣後正筵。方出款。俗好巫。凡卜迎老巫。鼓樂幢蓋。導至一荒坪。攢茅而裸跣其上。舞蹈婆娑。尋引斧呪畢。劈腦至胸。取肝瀝血以祭。土官刑牛馬禱焉。土人以五色旗繞壇而呼。巫仍呪。納肝躍下。被法服。同主人至暗室。張數燈。書主客姓名年庚爵分。燈歷一晝夜。明則吉。昏則咎。老巫胸額刀瘢可數也。土官延客。優人備南北調。正席坐後。撒送副席。始供箸。食盒是織金錦籠。跽進之。每進。侍奴高唱。主人方舉箸自起行酒。至十餘。金銀犀玉等器一酌不再侑。以箑帨刀珮及土物之佳者。遞陳于前。更衣啜茗。至別館。進女妓夾侍。爇香秉燭。其禮大抵擬于王公。
437
保靖山連酉陽司。相傳大禹所開。岩壁有斧鑿痕。一溪中流。自蜀分派。歷酉陽、保靖、永順。三月出北江。經辰、常。匯洞庭以達于海。水多碎石。流徙靡定。水性冽。土人涉水沒脛。即仆不能起。下灘轉捷。數十里挽舟而上。少不逮。纜倒水溺矣。
438
山上有異書。貯以沉香匣。其形如棺。半露巖間。土官嘗往發之。輒值暴風雷而止。壁削十餘仞。
439
石乳凝為大士。旁列瓶焉。善財、龍女等像儼若圖畫。
440
土司兩岸山高。雖大風第見嶺樹搖曳不定。不之覺也。冬不甚寒。少雪。衣蔴數重。足禦冬。
441
舍把各居一莊。自耕織。畜產不等。所獵禽獸。董之以饋外客。馬少而駿。登山如履平也。
442
土官食蒸豚。喜全體。豚雖穉。味腴。重不過十斤。
443
夜寢。男女同一室。炕上僅距尺餘。幔隔之。
444
土人于絕壁。止騎稻草一束。推下亂石間不傷。號草馬。
445
土產臘梅、通草、黃楊。沿溪連嶺。土人以為薪。不惜也。
446
土官饋客。嘗食外。禽獸野味凡百餘種。而不可多受。以人貪廉。默為輕重。
447
以上二司土風。有客向習彼中者。為詳其事而錄之。
448
珠池 廉州府城三門。官署外。俱茅舍。珠池即在海中。一望沉碧。周若干里。餘則濁浪排空矣。崇禎三年珠繁。其後甚少。天涯驛在城南。旁為海角亭。
449
都市 北方待期而市曰集。京師大明門兩旁曰朝前市。不論日。東華門外燈市。則元節前後十日。東華門內曰內市。則每月三日。正陽門之橋上曰窮漢市。則每日晡刻。刑部街西都城隍廟市。則每月朔望及念五日。今廟市移外城報國寺。期如前。甲午冬增市靈佑宮。則每月八日。燈市亦移正陽門外。聞之人曰。皆不如昔日之盛。
450
衚衕 京師各巷曰某衚衕。其義無出。謝肇淛五雜俎曰。閩中方言。家中小巷謂之弄。南史東昏侯遇殺于西弄。弄即巷也。元經世大典謂之火衖。今京師誤為衚衕。
451
洪孝廉 新安洪孝廉 游于平康見薄。妓攝衣而寢。問之。曰。我寢衣也。洪因納靴衾中。妓作色曰。何污我錦衾芳裀乎。洪曰。此吾寢靴也。遂鬨。始知為孝廉也。乃引謝。τ計偕。道臨清。值雨後。躡油
452
偽正文體 李自成盜據關中。令諸生經義俱散文。毋八股對偶。禮政府尚書鞏焴、侍郎姜學易、從事秦鏡、提督校監察御史黎志陞等八人。各撰文一篇。刊布為式。
453
後宮內師 真寧文翔鳳繼室鄧氏。定遠侯之裔也。其姑字秦邸。氏往依焉。通慧工繡繪書法。文翔鳳嬖之。嘗從游未央宮。賦詩。詩人醉臥未央宮。笑弄晴霞映酒紅。落葉漸隨寒蝶舞。高秋爽氣碧煙空。又和翔鳳詩。幽人問水更攜琴。好傍清池發妙音。曲徑橫穿花意密。重臺斜拂竹情深。荒籬媚菊含金笑。疎木寒禽弄玉吟。欲攀豔日留歌舞。縱迫歸心戀暮岑。氏既嫠居。後李自成陷西安。前參政張國紳。故文之同年也。言鄧氏才貌于自成。自成召入。封為後宮內師。與妻女講毛詩。自成敗。還家。或言於北將。携入京。在道列牌欽召後宮內師。在道口占。三峰一別不復還。□□□□和淚彈。妾與王嬙同薄命。學騎胡馬度陰山。內院范文程聞而購得之。其弟鄧元薦知黃梅縣。
454
謝茂秦直說 謝茂秦 詩家直說。載山房隨筆。曰禽言。其曰。鵓鴣鴣。鵓鴣鴣。帳房遍野相喧呼。阿姊含羞對阿妹。大嫂揮淚看小姑。一家不幸俱被擄。猶幸同處為妻孥。願言相憐莫相妬。這個不是親丈夫。此作可悲。讀者尚不堪。況遭其時乎。茂秦又載馬柳泉賣子歎。貧家有子貧亦嬌。骨肉恩重那能拋。飢寒生死不相保。割腸賣兒為兒曹。臨時一別何時見。遍撫兒身兒面。有命豐年來贖兒。無命九泉抱悲長。囑兒切莫憂爺娘。憂思成病誰汝將。抱頭頓足哭聲絕。悲風颯颯天茫茫。
455
梁州杰 梁州杰皋廡。本李姓。嘉善丁清惠公 奴產子也。令伴讀。特警敏不群。得補諸生。曰丁中龍。蔑視諸郎君。作黑大王傳以刺之。同學常曉呈丁清惠。遂呈按察使陳良訓。捕之急。走松江。改姜中盛。已走湖州。改孫璽。仍補諸生。清惠聞之。益購捕。遂走揚州。襄陵梁尚億以治鹽筴。子視之。又好游狹邪。義母張氏有後言。尚億曰。大吾門者此子也。第任之。毋問所出入。已就試襄陵。不見容。會有大工之例。入貲諸生。庚午舉于山西。明年辛未成進士。出右中允倪元璐之門。齒錄俱書父尚億。母張氏。妻費氏。則元配也。所刻制義故誕肆不經。如子路止宿節。破云。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如舜南面而立。二句文。有云。謹具田間大老。計開陛下門生。如以直報怨文。起云。殺人之父兄子弟者。人亦殺其父兄子弟。奸人之妻子朋友者。人亦奸其妻子朋友。奪人之功名富貴者。人亦奪其功名富貴。壞人之節義文章者。人亦壞其節義文章。凡怨當皆報也。是遵何德哉云云。此蓋為丁氏發也。已授城固令。八月調劇長安。先是。故里舉家下獄。至是托保。遣舟盡携以行。在任三年。貤封尚億。行內召。而倪元珙以御史按吳。為逮常曉杖褫之。丁公子 度其反噬。入奏其無賴。銀臺不納。而御史松江張某為清惠公門生。遂奏梁州杰穢黠無狀。有旨奪職。州杰寓關中四年。益酣淫放浪。恣為奸利。尚億沒。但白衣冠。不哀不喪。巡撫孫傳庭勘上。謂本丁氏傭書。非蒼頭也。陳良訓時轉陝西左轄。活口可證。州杰又賂大璫曹化淳數千金。有旨復官。補曹縣。婪甚。苛罰富室以事朝貴。遷刑部主事。未赴。病還襄陽。猶市任御史大宅。嫌其堂卑。改築五楹。堂成。州杰伏枕不及居一日。以消渴病卒。今其家頹落。有遺議云。咸寧王文宣說。
456
惠世揚 米脂惠世揚元儒。萬曆甲辰進士。歷刑部右侍郎。李自成故牧卒。嘗給事世揚之門。及僭位。思世揚。語人曰。得惠先生來。則幸甚。因致書世揚。即至。拜右平章事。時左平章牛金星也。世揚擁大轎。揚揚出入。亡何。自成敗走。世揚從北兵入燕。三年不見用。或閔其困。奏世揚先朝夙望。今年老。如未用。當放歸。毋令索米長安也。攝政王從之。世揚還里。綏德副總兵王永強作亂。劫世揚從軍。流掠富平。敗于米原鎮。永強自縊。世揚不知所終。
457
辰州杜烈女詩并自序 余辰之城南杜氏女也。父偕公。母姜氏。生余一女及兄弟兩人。母孕余之夕。夢一女子玉聲璆然。向母而揖。自號英臺小姐。欲租居數載。母覺而孕。及期生余。遂名小英。父母因愛之。余姨母適郭東王氏。素巨族。善刺繡。早寡。余每就姨學之頗工。余舅氏姜伯仁。邑庠博士也。余祖與父俱博士員。舅氏嘗過弄余。喜余聰。欲訓之。余母喜而聽之。迎舅于家之小園挹涼軒。取古今烈女閨訓。逐一詳誨。其古文詩歌。例皆烈女節婦語錄。他不敢從。余嘗讀木蘭記逮黃崇嘏傳。莫不心訝。以為女子混跡男兒。縱完璧亦藏身危險。切切非之。甲午王師掃蕩。辰以左右舉足實難兩全。余母携之入山累月。適王師大括山。窮崖絕壁。鳥飛不及者。扳援而上。余為小軍所獲。當求死不得。小軍進之主帥。主帥將圖不免。余含淚跽曰。此身敢不相依。奈母昔年病。余嘗設有誓。期為母齋持三年報本。今已兩載十月矣。尚差兩月。倘將軍能寬我。俟回向完。沐浴薰衣。以充下陳。所甘心也。不然。惟祈一死。將軍姓曹。亦有母。事之至孝。聞余言淚下。竟如約。蓋洋洋洞庭。余非不能死也。忍以一片丹心。投之荒煙野水中。遂無知者。時當大比。楚賢士大夫俱集黃鶴白雲間。即節鉞楚與鎮撫楚者。或具特識。且余里應選者亦必有人。是日六月廿四日也。主帥晨起以一鏡贈余。余拜受。私祝曰。彼求鏡圓。吾恐鏡破耳。主帥素憐余。不欲閉之舟中。以漢上一室相儲。日午。余自知不免。因復語主帥曰。感君恩。寬至此。恨含報無地。但余粗知筆墨。昔不敢言。今不再隱矣。余母為他軍投之湖畔。今余與汝好合。骨肉之情。寧忍恝乎。敢借紙一幅。作祭文。江上弔之。祭畢。則終身偕老矣。主帥諾。以紙筆給之。余私笑曰。非祭母也。實自作絕命詞以傳此千古傷心事耳。因賦詩十絕。以油衣一幅。納之胸前。至晚。臨江祭母。滔滔大江東去。或得與波上下以免一身之辱耳。江神有靈。擁余于怒濤驚浪中。得傳不朽。亦非敢望也。絕命詩十首。
458
家鄉一別不勝情。此日含羞到漢城。忽聽將軍搜括令。教人焉敢惜餘生。
459
征帆又說過雙孤。掩淚聲聲卻夜烏。葬入江魚波底去。不留青塚在單于。
460
骨肉親辭弟與兄。依人千里夢長驚。歸魂欲返家園路。報到雙親已不生。
461
厭聽胡兒帶笑歌。幾回腸斷嶺猿多。青鸞有意隨王母。空教人間設網羅。
462
遮身猶是舊羅衣。夢到瀟湘何日歸。遠涉風濤誰作伴。深深遙祝兩靈妃。
463
生小伶仃畫閣時。讀書曾□母兄師。濤聲夜夜悲何極。猶記挑燈讀楚詞。
464
閑時閨閣惜如珍。何事牽裾逐水濱。寄語雙親休眷戀。入江猶是女兒身。
465
生平猶是未簪笄。自投江瀾歎不齊。河伯有心憐薄命。東流直繞洞庭西。
466
影照江干可勝悲。永辭鸞鏡斂雙眉。朱門空許成秦晉。死去相逢總不知。
467
圖史當年強解親。殺身自古欲成仁。簪纓雖愧奇男子。猶勝王朝共事臣。
468
陳簡肅 歸安陳簡肅 。隃冠登弘治進士。在京邸見鼠穴豎一薪。偶坎之。得書二帙。俱兵遁之術。讀之神解。遂諳土火二遁。後官□□。剿峝夷。出入矢刃間。有驗。巡撫南贛三月。晉大理寺卿。王陽明代鎮。告之曰。寧藩必叛。宜備之。在棘寺。嘗署刑部。閱囚有僧九人。公素不喜僧。訊時。俱杖斃。逾二日。頻見僧為祟。尋卒。年五十二。子應和。隆慶進士。歷河南布政使。于祕書不解矣。應和長子 狂易。焚其書。簡肅公曾孫冰遠說。
469
九螭玉樽 崇禎己卯冬。錢塘朱方伯本吳。以兵備商州。嘗塹地三丈餘。得古塚。有髑髏如斗。旁劍一。金甲數葉。又九螭玉樽一。血漬斑剝。五色皆備。朱珍之。今不存。
470
神廟遺事 大內牡丹盛開。神廟思以瓶注之。偶江陰民有一均州瓶。高數尺許。欲得十金。或笑之。忽內官覓進。上喜問價。奏曰二百金。上諭內官先給百金。如未肯。再給五十金。後得之。神廟寵李敬妃。妃死。上簡括其房闥。得一床。究問何來。曰。石尚書所進。上大怒。即除卻所服飾。決意誅石星矣。神廟侍太后最恭篤。梓宮殯殿產蓮花九枝。神廟問內侍曰。外間說我字若何。對曰。甚是寶愛。上曰。老氏云。知美之為美。于是絕不復書。
471
御史劉光復既逮。褫帶落內侍手。上顧見之曰。此劉御史帶也。御史何在。對曰。在朝房候旨。上曰。送還他去。
472
三途並用 三途並用。謂科、貢、吏也。近來人多不知。以甲科、鄉科、歲貢當之。非也。
473
【試部曹】 泰和郭子章曰。南京工部後庫多貯舊卷。查洪武年間案卷。與今無異。特有試郎中、試員外、試主事等官。其都吏令史俱用花押。視尚書花押不甚小。
474
兔鶻生卵 洪武初。寧夏都督馬鑑宅。所畜兔鶻。忽生一卵。訪于老者。曰。此不祥也。城其空乎。後空。果符所驗。
475
長坂草 當陽長坂趙雲戰處。今草尚斑。 楚志。
476
鰣魚 鰣魚不過鴨闌驛。上饒鄭以偉詩。出似游魚過鴨闌。
477
西施神 苧蘿村土地為西施。蕭山縣人。
478
香毬 司馬相如美人賦云。金鉔薰香。鉔音匝。香毬也。衽席間可旋轉者。西京雜記長安巧工丁緩作被中香爐。即此。
479
岳飛廟 湯陰縣岳忠武廟閎壯。兩廊從祀數十人。皆當時同事文武諸人。寢殿祀忠武及子女。廟門內祠施全。鐵鑄秦檜、王氏、万俟禼、王鵰兒、張俊五像。過者擊之已破。
480
【康朔座右銘】 惠安康朔用復舉于鄉。絕意仕進。遙授都察院都事。作座右銘。中庸五弗措之訓可以為學。曾子三自省之旨可以立身。孟氏三自反之說可以居鄉。
481
諸城古瓦 諸城縣西南二十里。有古諸邑。即春秋文公十二年。季孫行父帥師城諸處。今城北皆湮而濠。東北猶存故跡。北臨濰水。嚙南岸塌。出古井。甃甚工。中得古瓦。厚大且堅。瓦面皆作細紋。聲如鐵。扣之鏗然。與古瓦迥異。二千年前物也。古人性巧心醇。凡制為器物。皆精緻不苟。故有裨世用。不似今人一切鹵莽。祗解博利已也。 【 陳燁諸城縣志。
482
蟠桃核 南京大內蟠桃核。其半容米二升七合。左刻蟠桃。右刻咸朔三年。又大鵬翅骨長數丈。管周□尺。又大魚脊骨一節。合抱如臼。以上俱陳冰遠所見。
483
元寶 北京節慎庫金銀元寶各一。蓋鎮庫之物。以梯登其上。其邊尚高于人也。上刻永樂元年。
484
龍宮寶石 成都唐高僧智浩。嘗誦法華經。所居近龍洞。龍女時來聽經。一夕貽一明珠。浩不受。珠化為石。似石榴。以水洗之。有四字曰。龍宮寶石。至今存焉。見明初全室禪師 宗泐 詩中。
485
麒麟皮 弘光帝初。顧瑞屏餽錢謙益麒麟皮。方二尺。土蚨殼。容升餘。
486
童子命名 新河宋登春游楚。京山唐氏贈二童子。呼為赤砂、白石。
487
夏鍭 天台夏鍭。能詩文。拙于書。凡題識。輒令友人潘禎代之。禎弟䄎並進士。禎嘗有難色。鍭于是勉學書。自為一體。他人不易識也。當時甚易之。今頗有珍者。楊開宗說。
488
丁賓】 丁尚書賓。初舉進士。見座主王錫爵。錫爵曰。既登第。當略看古文。丁請古文云何。錫爵曰。如韓柳歐蘇是也。賓問韓柳歐蘇是一人是二人。或言廿一史。賓曰。一個人如何做許多。尚書名臣也。初年寡學故爾。
489
李蔉 內鄉李蔉于田。嘉靖癸丑進士。選庶常。授檢討。左遷南京儀制主事。歷提學副使。罷歸。蔉多藏書。好學。著于堧注筆諸書。援據該博。其持論多呰毀道學。譏評氣節。而詆王守仁太過。言多失實。諸篤信者弗與也。左官家居。好縱倡樂。有所狎女優往來汴洛間。蔉微服往從之。女優登場。為之按節。群優漏言于主人。主人延坐。懽飲竟日。借厩馬與女優連騎而去。中州人至今傳其事。
490
鄭之文 南城鄭之文應尼。公車下第。薄游金陵。時北里馬湘蘭負盛名。與王百穀諸公為文字飲。易視應尼。應尼與吳非熊作白練裙雜劇。極為譏調。聚子弟演唱。召湘蘭觀之。湘蘭為之微笑。司業定襄傅振商訓士清嚴。一日召應尼跽東廂下。出一編擲地。數之曰。舉子故當為輕蛺蝶耶。朴以夏楚。久之。乃遣去。應尼舉進士。傅晉北祭酒。介錢謙益為謝過。傅一笑而已。應尼官南部郎。終□□知府。
491
軍器 京師西內戊字庫。貯一切軍器。如兜盔刀劍之類。凡鏽者。有錚磨匠治之。其法先塗香。令潤透。後以兩柄鋼努銛之。其鏽盡脫。復磨以礪石。光明耀目。
492
銅梁 錢塘詹鍾玉。嘗讀書古僧寺。見鐘樓傾圯。有銅梁一。為宣德五年物。購之。久而過海寧沈氏。其舡屋為梓枋丈許。上載弘治歲月甚詳。又鋸而購之。命工斵琴刊銘。
493
毘陵龍 崇禎九年四月。江陰之青洋獲一物。如鯪鯉。有鱗角四足。足五爪。色青黑。長可五尺。漁人以進常州守陳琯。曰。龍也。時孫慎行拜禮部尚書。琯作龍見說。繪龍其首以祖道。而鄭鄤北上。謂陳守獨贈宗伯也。來別。多請託。不聽。鄤至京口。貽陳守詩。其題曰龍見于毘陵。已鄤至京下獄。作活龍說譏上。謂出自陳守。云龍見非休徵。歷歷有驗。上得之。以語太監曹化淳。此事果否。化淳故善大司馬陸完學。完學以語侍郎蔡奕琛。奕琛遣急足走常州徵狀。陳守進鄭氏詩扇。事得白。先是。陳守放龍西門外潭中。日啖池魚。土人斃之。始知非龍也。
494
塞河 俗傳宋禮治河。于汶水發源處。鑄七釜。塞其泉。水始衰。
495
章湘友 長興章湘友。嘗有道者至其門云。秦人授以秘書二卷。先覽上卷。俟十五年後發下卷。章覽上卷頗平平。久之。發下卷。夜夢道者。責以負約。斷汝足。忽足廢。臥蓐三年。又夢道者云。知汝悔心。且還汝足。遂能步。今殆五旬。人欲傳其術。終祕之。自云。吾特守是書。非能用者。如用書。後自有人也。
496
劉漢儒】 大城劉漢儒任四川巡撫。長子某從宦而歸。下巴江。經張桓侯祠。山勢險惡。自下望之。見厓石如神像。例先祭。始發。劉氏子不信。竟發。湍流奔迅。覆其二舟。俄巴縣令致祭。謂此中丞子。必移罪我。奈何。禱畢。恍惚間有三人挈劉氏子又二僕出水。又二僕沒矣。劉氏子得悸疾。抵家卒。
497
仙人島 崇禎甲申春三月。長安失守。戶部郎中孟津陳惟芝
498
庚辰進士 司餉永平。挈家以海舡南奔。甫出港。颶風大作。舟搖搖靡從。沿潮而行。抵暮折入一島。隱隱見燈。亟□舟人。毋驚岸上人也。夜分復聞機杼聲。乃稍安。質明。以二三蒼頭登訪。遇女子數輩。俱妍皙。長襦廣袖。滿插山花。見客而避。忽失之。意其仙也。行里許。稍進平疇。望牛羊在牧。雞犬相聞。環居數百家。方田作。訊之。則導至家。有叟出揖。布袍芒履。大冠若箕。龐眉長數寸。毿毿蔽目。貌似紅玉。問官長所自。曰自永平失風者也。因述時艱。叟謝不知。問其里姓。曰某姓。年百二十有五。此地長春。不甚暑祁。稔而不飢。壽而不夭。俗稱仙人島云。問何代至此。笑而不答。因命其子進黍享官長。餘刑一豕。炊粟一石。享從者。其子亦百歲餘人也。叟曰。吾居此百年。絕外事。漁舟間一至。距永平千二百里矣。昨竟一日至。亦奇遘也。吾山中饒木石。公能居之乎。陳辭。強留焉。日饌魚。隃旬即大治具。土人多壽。有二百八十餘歲者。惟日飲潼乳。啖薄糜。不出戶。耕人佚豫。婦人不黛而妍。無禽鳥馬驢。衣俱木棉。其布纖潤勝于紈綺。設食潔甘而無酒。陳所攜酒。取飲之。數進。不云佳也。擊一鮮。則客我。終不赴客飲。久之。舟人思歸。謂乘風四五日可達永平也。別以八月望後一日。贈叟白金。笑卻之。曰。山中無需此也。贈以粟。曰。吾田自沃。陳氏內子贈其婦女珠翠衣鈿之屬。皆不受。僅受帛衣若干。島人群送。既揚帆。猶登海山遠望云。陳再宿返永平。恍然自失者累日。
499
【錢汝紹】 崇禎甲申北京陷。常熟錢汝紹希高。聞變哭三日。及乙酉南都之變。一日襆被入莊收麥。因斂鎖鑰付家人曰。有急可沉井中。汝紹平生未嘗外宿。家人疑之。近莊里許。使童子先往。久之不至。扶路求之。不得。明日得屍于僻路淺水中。蓋自沉也。年五十。絕筆詩曰。吾族在宋代。輪翮稱名門。頗思仕韓節。終元無顯人。大明既中天。稍稍登縉紳。迨茲三百年。奕葉被國恩。小子最不才。慕忝觀國賓。迨茲祚中絕。空傷嫠婦魂。五人下農祿。四葉太平民。祈死非吾分。偷生愧此身。悠悠蓋棺意。欲與楚龔論。
500
【何母董氏】 錢塘何母董氏。老而嫠。有田數十畝在超山。無子。待從子良棟甚厚。崇禎庚午。良棟鄉薦。為竭力治裝。歲贈並不薄。乙酉。母迎良棟一家以往。資給之。已良棟謀仕。母痛哭止之。良棟不聽。委署臨安令。殺前令唐士□。母聞之大怒。逐其二子歸。取斧碎其登科榜額。罵良棟。絕不許往來。詹鍾玉親見其事。為作贊。
501
祁彪佳 祁氏過紹興偏門內之能仁寺。有豕臨刃哀鳴。閔之。問值四金。命脫之。放寺中。凡三十年。去歲死。重可五百斤。
502
【伶人馬錦】 金陵伶人馬錦。其先西域人。嘗兩坊角技。演鳴鳳傳奇。而西部李氏為嚴閣老獨絕。馬錦自以為不如。竟遁。遁三年。還故部。告諸客部曰。令若奏鳴鳳。願效所長。于是貌嚴相以角。奏畢。李氏大驚服。夜問所自。錦曰。我安所自哉。聞今相國顧秉謙。猶嚴相也。走京師求為其門卒三年。日於朝房察其舉止。聽其語。久能得之。此吾之所師也。李氏曰善。
503
左懋第】 左蘿石北使被幽。弘光敗報至。攝政王使人宴左侍郎。飲頗酣。問今日何故。曰。此太平宴。問所自。曰。江南破矣。左大怒。仆席於地。其絕命詩曰。山折巢封歸路迥。片雲南向意如何。寸丹冷魄消難盡。蕩作寒江總不磨。閏六月十八日臨刑。又書曰。生為大明忠臣。死為大明忠鬼。都人吳某收殯。同遇害五人。兵部司務加職方司主事崑山陳其極。
504
閻爾梅 沛縣閻爾梅用卿。一號古古。崇禎庚午貢士。能詩文。陳百史微時嘗至其家。
URN: ctp:ws91139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