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三十五回蓮淨女看破往因度香玉 侯瘸子參明宿業了殘生

《第三十五回蓮淨女看破往因度香玉 侯瘸子參明宿業了殘生》[View] [Edit] [History]

1
詩曰:
2
綠靄紅霞竹徑深,一庵終日靜沉沉。
3
等閑放下便無事,著意看來還有心。
4
小卉時開參色相,山禽自語足圓音。
5
招來即是天真佛,擊碎虛空量古今。
6
話說丹桂因淫想招魔,鬼交成病,天生半路變了個石女兒,把那平生貪淫好色的心,弄月嘲風的性,不消勸化,一時冰冷,猶如火滅煙消、霜凋葉落一般。可憐一個花朵般女兒,狐狸精相似,當初和香玉姐安排著花攢錦簇,歹帶雨尤雲,不知得了丈夫如何受用才肯罷手。那知道有貌無緣,有才無命,兩個美人,不曾得一日快活,俱落在火坑苦海。一個嫁了金公子,止有三日夫妻情分,被主母妒狠剪髮髡頭,打為奴婢,再不得見丈夫一面;一個嫁了侯瘸子,半身殘疾,全無人道,幾番要淫奔苟就,偏遇著孤鸞寡宿,又生出個絕戶病來,板骨橫生,石門緊閉,廢而無用。自是兩人前生冤孽,折算他當日縱慾宣淫、迷惑愚夫之過,故此天罰其淫,以孤寡疾病凌辱折磨,准算他前生罪孽。此是一定的因果。
7
當日同母親鮑寡婦到大覺寺福清座下,改了法名蓮淨,向佛前拜了,把青絲細髮分開,先剪後剃,那消半日,變成一個清秀的尼姑,剃的光白白的。穿了一件茶色僧衣,戴上一頂玄緞僧帽,小小僧鞋。合著纖纖玉掌,念起佛來,真是拈花天女,紫竹觀音。就有邪心,已被一條封皮把那傍門鎖住。正是:水火爐中封姹女,鐵門關內鎖狐妖。有詩為贊:
8
寒雲散盡留殘月,夜雨晴開返太虛。
9
不堪明月思餘蔗,已見秋江空舊魚。
10
當時拜了福清,鮑寡婦痛哭回家,侯瘸子因身無所歸,還在門前且開鞋鋪,到做了乾女婿不題。
11
蓮淨雖出了家,因香玉日久無信,常沒處探聽個信兒。忽一日,卞千戶娘子走到寺裏討簽,撞見蓮淨:「卻似鮑家桂姑娘,怎麼出了家?」兩人問訊了,請到齋堂裡,才知桂姐因病修行。細細告訴:「金二官人娶了香玉,三日後,做不得主來。如今被宋太太鎖在家裡,求生不生,求死不死,通不容俺娘們見面。我終日在孫媒家坐著要人,隨你打罵,他也不敢進去見一見那母夜叉。那金公子走去關外,還不敢回。早知道女兒沒有造化,到不如出了家,還清淨些。」說著哭起來。蓮淨想起前情,也不覺淚流滿面,道:「俺兩人這等一樣的命苦!只說他得了好處,我不如他,誰想他到在難中,如今還不如我。世間事那裡想去!」卞寡婦道:「桂姑娘,你平日千伶百俐,又和我女兒比親生姊妹般同,就尋不出條路來救他救兒?」
12
也是天假其便,孫媒因卞寡婦說要告他,十分著急。忽一日宋太太著人來叫他,不知深淺,只說是因娶了香玉的事。不料是他家太太找個媒婆去,要賣香玉出門,怕金二官回來,費他的眼目。孫媒不知道,躲去大覺寺,推燒香上會,不料恰撞見卞寡婦。兩人見面,又是一場大罵,險不在禪堂裏打起來。福清和知客都勸開了。蓮淨原是聰明,又歸了正果,卻尋出一計來,說孫媒:「你既說這一門親,把玉姐母子坑陷的這等,也該進他宅去看看玉姑娘,終不然你一個外人,年六七十歲了,那母夜叉就打你不成?他既然來叫你,好歹去走一遭,卞大娘也不埋怨你了。」孫媒道:「說的也是。我拚著老性命去走走,隨怎樣的,看看玉姑娘,再做商議。我還來這裡回你的話。」吃了一杯茶,孫媒婆去了。卞千戶娘子坐在寺裏聽信不題。
13
原來母夜叉宋太太見香玉上灶做飯,十分慇懃,滿口裏太太長太太短,不叫他也來服事,罵著他也不怨恨,已不難為他了:「只怕金二官回來,一時防備不嚴,若有串通怎了?不如找個媒人來,把他賣在娼家罷。」因此叫家人來尋孫媒婆進府,不幹那尋妾的事。他自己膽虛,唬的躲了寺裏。商議就,硬著膽進的金將爺府裏來,見了太太生的凶狠,就似一隻老虎坐在大煖炕上,磕下頭去,道:「不知太太叫小媳婦做甚麼?」太太道:「我家買了這業障來,不知是那個媒人做的事。如今放在屋裏,七粗八細一些做不來,沒得養著吃閒飯。你與我快快尋個主兒領出去,不許賣在這東京,不拘那裏娼家樂戶,做幾兩銀子,打發他去罷。」孫媒道:「小媳婦去看看他本人生的才料兒,好出去尋主兒。」太太道:「你領他去。」有一個老婆,正在炕上納繡佛旛,見太太說,忙下炕來,和孫媒往廚房裡徑走。只見香玉姐正刷鍋淘米做飯哩。見了孫媒婆,不敢言語,只妝不認得。孫媒見他剪的頭光光的,使個手帕裹著,好不心酸。到了前邊辭過太太道:「小媳婦知道了,三日裏就來回話。只不知太太要些甚麼財禮?好去兜主兒。」太太道:「我如今和四太子娘娘當了一會,要大覺寺白衣觀音閣上明日進旛去,舍一百兩銀子的香錢,速速賣了來,要做香錢哩。」孫媒磕頭去了。
14
欲施善事遠燒香,卻賣良人去作娼。
15
後面殺人前面舍,結冤造福兩相妨。
16
孫媒出府回到寺裏,把宋太太的話說了一遍:「又見玉姑娘在廚上做飯,雖手帕搭著頭,還是笑嘻嘻的,休聽外人虛喝的不知打的怎樣兒了。如今要賣出來,只消一百兩銀子,要來這寺裏進旛,舍在觀音閣上哩。」只這一句話,蓮淨道:「阿彌陀佛,我有了救玉姐的法兒了。除非老師父做這一件功德罷。」即時請過福清來,道:「這件功德,只要老師父一句話,玉姐就活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福清姑子不知來歷,只見卞千戶娘子先跪在地下,蓮淨也磕下頭去道:「師父只許了慈悲他這件事,弟子管有一計,全不費力。叫他母子團圓,一場陰擭。」福清扯起來道:「你說來我聽。既是救人好事,我佛家以慈悲為本,那有個推辭的?」蓮淨合掌當胸道:「如今宋太太說,和四娘娘一會,要來寺裡進旛,舍百金造佛。只用老師父到王爺宮內,見了娘娘,求他說個人情,只說香玉姐是老師父的兩姨姪女,是弟子表姊妹,只化他將香玉組舍了出家,做他個度僧,豈不是一件好事?」福清笑了笑道:「這卻不難,只是成不成看他的緣法罷。」即時穿上褊衫,帶著蓮淨去見四娘娘。
17
正是合該香玉災星已滿,他淫心已過,轉禍為福。偏遇著娘娘生了世子,剛剛滿月,傳進宮去,說:「大覺寺尼姑來道喜哩。」喜的個娘娘迎下殿來,一似觀音菩薩送生般,忙接著讓進房去。見領著一個新剃度的小尼姑,且是齊整,磕下頭去。娘娘扯起來,即叫擺齋。齋罷,福清、蓮淨忙下坐問訊,說:「求娘娘護法,有一事來化個人緣。」娘娘喜色滿面道:「師父化甚麼緣?盡力布施。」二尼合掌當胸道:「如今宋太太府裏有金二爺娶一妾,是貧僧俗家兩姨姪兒,即是蓮淨的表妹。因太太不容,要嫁,也將銀子捨在寺上。貧僧想起,何不將此女舍了出家為僧,做宋太太剃度的,保他一家吉慶,為何又去賣了來舍?以此特來乞化。救出此女,娘娘無限功德。」娘娘笑道:「這宋太太十分難說話。如今和我結了寺裏香會,他還無兒,因此繡旛進香,上了一百兩的布施在我這疏頭上。我就請他來說,到那日去進香,叫他去剃度,還算他一百兩布施,給他做個圓滿的齋兒便了。」說畢,福清、蓮淨磕下頭去謝了,高聲念「南無無量壽佛觀世音菩薩」。
18
送出府來,娘娘使人去請將宋太太來。那時東京兀▉即是金主一樣,那敢不依。即時回去,做了一套僧帽、僧衣,換了鞋襪,不等進香,即傳了福清、蓮淨來,在佛堂裏,當面看著剃淨了光頭,穿上僧衣,起個法名梅心,謝了太太而去。正是:愛水波濤今日定,欲河煩惱一時消。
19
架裟披上見空王,洗盡鉛華木槵香。
20
自是才兒難上馬,故教石女不逢郎。
21
蛤因閉口仍含粉,蜂為辭春免褪黃。
22
莫學拈花拋荳蔻,摩登不許更同牀。
23
看官到此或說:「前身紅繡鞋、紅香淫惡太大,未曾填還原債,便已逃入空門,較之銀紐絲,似於淫獄從輕,後來亡身,反為太重。」不知前世造惡與今生享用,原是平算因果的。銀紐絲當日為南宮吉氣死本夫,盜財貼嫁,與紅繡鞋、紅香淫惡一樣。後來托生在袁指揮家,為富室之女,及到李師師家嬌養成人,真是珠翠叢中長大,綺羅隊裡生成。又得了浪子鄭玉卿偷寒送煖,暮雨朝雲,吹的彈的、吃的穿的,受盡三春富貴。這丹桂、香玉生在窮武職家,孤寡流離,窮了半世,卻又不得遇個丈夫,半路裡受盡折磨,橫遭惡疾,守了空寡,將他惡報已還其大半。因他悔心出家,佛法因果原有增減,因此引他懺悔消災,再修他本來面目。後來銀紐絲雖死,即化男身;這桂、玉二女雖已成尼,卻三世女身才得成男,以分別淫根的輕重。這因果輪迴,毫釐不爽。
24
單表侯瘸子在鞋店隨著丈母度日,妻子又出了家,自己又無歸落,一身殘疾,也要尋個結果去處。那日上大覺寺閑行,只見圍了一群人,也有坐著的,也有立著的。中間一個道人,生的古貌長髯,戴著一個箬笠,身穿百衲道袍,黃縧草履,手執漁鼓簡板,正唱道情哩。瘸子分開眾人,挨入裏面,和這眾人席地坐下。只見這道人將漁鼓打了一回,走上幾步道:「今日貧道說一回莊子嘆骷髏的故事,乞化些錢米,助貧道途中一齋。」放下蒲團,即將簡板先敲幾下,唱道:「先有《鷓鴣天》為證:
25
(唱)景物驚心嘆隙駒,百年傾覆後先車。雲山滿日真堪樂,富貴到頭總是虛。沽一醉,問樵漁,優游山谷更何如。閒將幾句莊生話,編作骷髏一卷書。」
26
(說)昔日戰國初,有一隱士,姓莊名周,道號南華真人,本貫睢陽人也。自幼讀習經史,曾為周朝漆園小吏。因妻喪鼓盆而歌,棄職歸山,隱於終南山谷,著有《南華真經》世傳。莊子在山修煉多年,成其仙道,一日與道童說:「我和你深山苦煉,雖得了丹道,不到凡間濟度眾生,也不能夠完這三千八百陰德之功,只做得地仙,見不得大羅玉帝。今日和你上洛陽走一遭,看有何人可度?」有《西江月》為證:
27
(唱)我把世人嗟歎,不如訪道修仙。布袍衲襖勝羅襴,漁鼓簡板為伴。飢食山中野草,渴飲澗下清泉,我今功行滿三千,暫向人間游玩。
28
(說)行至洛陽地方,荒郊野外,只見一堆骸骨,暴露在地,不由莊子傷心感歎。詩曰:
29
路逢骸骨在荒坵,莊子傷心兩淚流。
30
你是何人親與故?只為前生不肯修。
31
耍孩兒(唱)我向前細細尋,又退後默默思,可憐你三魂五臟無蹤跡。只見飢鴉啄破天靈蓋,餓犬傷殘地閣皮。模樣兒真狼狽,映斜陽,眼中睛陷;受陰風,耳竅風嘶。
32
莫不是,男子漢、婦女身、老公公、少小兒?住居何處、何名氏?莫不是,他鄉外郡風流客,百姓軍丁灶匠藉?因何死在荒郊地?也是你自作自受,今日裏誰哭誰知。
33
莫不是,把錢財離故鄉,為功名到這裡,時乖運蹇逢奸輩?莫不是,持刀自刎因爭鬥,久病難調少藥醫?在此誰來替?只落得朝攢螻蟻,夜伴狐狸。
34
莫不是,因貪杯喪了生,為戀色害了己,分財競產閑爭氣?或是因姦鬥狠風流死,賭博官司吃盡虧,或是犯法遭刑係?莫不是,饑寒少救,遇陣臨危?
35
(說)「骷髏,將你男女姓名問道,並無一言回答,想是說不著其中詳細?你生前經營買賣,問你幾句:
36
「莫不是,貧居陋巷中,藏身村野裡,種瓜賣菜編鞋履?莫不是,讀書守分甘貧賤?莫不是,買賣經商遇劫賊?或是遊客高人侶,辜負了陰陽占卜,收拾起書畫琴棋?
37
莫不是,換羊毛、修破靴、蓋新房、賣故衣,開張骨董收零碎,補鍋釘碗修銅匠,磨鏡敲針打錫的,土工木匠并油漆?莫不是,做籮箍桶、打鐵縫皮?」
38
(說)「骷髏兒,貧道將諸般經營手藝問你,全不答應,想不是這庸俗之輩。或者聰明智慧諸子百家,富官貴客迷失家鄉?再問你幾句:
39
「莫不是,振朝綱大丈夫,贊經綸賢宰職,三傑八俊并七貴?莫不是拔山舉鼎英雄漢,作賦能詩道德師?深文刀筆蕭曹吏,風流才子,絕代名儒?
40
莫不是,攜家遠避秦,籠車匡復齊?逞豪奢,笑擊珊瑚碎,曉趨金殿拖珠履,夜擁紅妝醉酒盃,也有個凶和吉。那知道時衰命盡,福退災隨。」
41
(說)「骷髏,我將你君子六藝、九流百家問你,全不答應。多是生前瞞心味己,好色貪財,到此地位。我再把你的罪過略道幾句:
42
「莫不是,口頭言,甜如蜜,壞良心,黑似漆,調詞捏款多奸計?坑人騙債偏興訟,害眾成家倚勢為,撞太歲為生理?駕空橋,把人愚弄;使暗箭,袖手歡嘻?
43
莫不是,祖父上做貪官,本身上不克己,不忠不孝還不弟?吞謀田產侵鄰里,占路侵墻改屋基?癡心造下千年計,只落得頭南腳北,手指東西。」
44
(說)莊子歎骷髏已畢,道:「昔日周文王澤及枯骨,開子孫八百年基業,我出家人理當拔濟群生。我今大發慈悲,救他起死還魂,也見仙家手段。」即向葫蘆內取出一丸靈丹來,填在骷髏口內,用仙氣一吹,脫下道袍蓋住屍骸。數他左肋下少肋骨三條,忙叫道童向東南上取三枝楊柳,截成三段,口中念咒,用水一噴。那骷髏以氣生神,以骨生肉,得了先天元氣,早早回陽,滾身起來,道:「多謝師父救我還魂!只是赤身露體,難得見人。」莊子即去行囊中取了一件小衣,與他穿了。那漢子把眼圓睜,將身一挺,向莊子道:「我乃福州府人氏,姓武名貴。身邊帶銀三百兩,來洛陽買貨。被你二人用蒙汗藥謀死,害我殘生,在此罵我不絕。今日醒來,可還我銀錢衣服,放你去罷。如不還我,向洛陽縣、河南府各樣衙門,告你個蠱毒殺命事,寫你一百二十款,告一張御狀,擊登聞鼓聲冤,叫你二人碎屍萬段!現有你用藥葫蘆、使邪法的木瓢為證。」上前把莊子揪住不放,大喊聲冤,往城裡衙門前來。那縣官正坐,只見一病人拉住道人,進門喊冤,叫上來細問。那漢子眼中流淚,口內聲冤,將前話哭訴一遍,說道人用藥謀死其命,盡劫資財,現有毒藥葫蘆、邪水為證。縣官問莊子道:「你出家人,如不係謀害他性命,豈有平空誣告你的!」即喝令伺候刑具:「如不實招,難免官刑!」莊子向前,將骷髏暴露野外,以靈丹救活,反恩將仇報,說了一遍。漢子道:「老爺執理斷事:一個骷髏,那有救活之理?分明是鬼話。這道人借術行惡,殺害平人的罪,待小人一一說來:
45
(唱)他借遊方,是道人,串州府,渡關津,游食無籍真光棍。暗通響馬劫行客,糾合強徒進院門,求齋化飯先通信。用的是蒙汗毒藥,遇著他一命歸陰。
46
他有隱身法、不露身,定身法、沒處跟,又會踏罡步斗迷魂陣。拘魂壓鎮奸良婦,打火燒鉛做假銀。更有一件真堪恨,把小孩子蒙了,隨去做蒙藥,摘膽剜心。」
47
(說)漢子說:「小人當日和他飯店裡歇宿,他見小人行李沉重,要謀財害命,只取了一丸藥,放在酒裡。不覺天昏地暗,倒在埃塵,他卻將小人衣財劫盡,假說慈悲,把小人屍骸拋在野外。因小人平日行善,感動神靈,才放了回來。
48
(唱)葫蘆內,百樣毒,使機謀,把酒巡。頭昏腳軟先昏暈。臨危假落慈悲淚,怕醒還將法水噴。把財物搜尋盡,將骸拋在野外。那知道,我又還魂。」
49
(說)縣官又問:「你這個漢子,說話全無憑准。既然死去,如何又得活了?這樣怪事,我做官的也難問。可有甚麼證佐麼?」漢子道:「小人吃齋念佛,沒傷天理,一生不打誑語,不是個負義忘恩之輩。那毒死時節,只見:
50
(唱)五閻羅,把我迎,崔判官,把我親,他說我吃齋念佛多忠信。金橋來接純良客,地獄難留這好人,連忙送出酆都郡。他打折我三條左肋,現如今,俱有疤痕。」
51
(說)莊子聽他言語,道:「眾生好度人難度,始知恩愛也成魔。稟縣官老先生:且取一盞水來,待貧道叫他復現原形。他是罪大惡極,該有路死輪迴;貧道違天行善,該有此番仇報。」縣官即時取水與莊子。莊子用水將漢子一噴,仆地倒在塵埃,掀起衣來,卻是一堆骨襯,肋下三條骨節,還是柳枝。縣官大驚,才知莊子是回生起死真仙客,遇了這負義忘恩作孽魂。莊子作口號四句道:
52
古今盡是一骷髏,拋露屍骸還不修。
53
自是好心無好報,人生恩愛盡成仇。
54
縣官下堂來,要拜為弟子,那莊子用手一指道:「那廂有一人,乃真仙也。」哄得縣官回頭,莊子化陣清風而去。
55
說到此處,眾人捨助些錢米,那道人揚然而去。侯瘸人也不回家,走上扯住:「師父,我要隨你出家。」道人看了一看,是個瘸人,身上衣服襤褸,腿腳歪斜,道:「你這人如何修行得?」侯瘸子道:「我有《西江月》一首:
56
前世貪淫多欲,眠花臥柳穿房。風流一過便為殃,今日不成人樣。
57
腎縮全無陽氣,腿彎難跳東牆,只堪掃地與燒香,願背蒲團竹枝。」
58
道人點了點頭,侯瘸把他的蒲團背起,隨著一路化飯而去。
59
這是前世梁才的化生,和紅繡鞋才完前賬,結了三案因果。
60
再看他報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94521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