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十二回皮員外使憨錢買臭厭 沈子金涂假血慶新紅

《第十二回皮員外使憨錢買臭厭 沈子金涂假血慶新紅》[View] [Edit] [History]

1
呂祖《沁園春》詞:
2
火宅牽纏,夜去明來,早晚無休。奈今日不知明日事,波波劫劫,有甚來由。人世風燈,草頭珠露,幾見傷心眼淚流。不堅久,似石中迸火,水上浮漚。
3
休休、聞早回頭,把往日風流一筆勾。但粗衣淡飯,隨緣度日,任人笑我,我又何求。限到頭來,不論貧富,著甚乾忙日夜憂。勸少年:把家園棄了,海上來遊。
4
且說沈子金因來替皮員外提親送禮,和李師師勾搭上了,月夜又到銀瓶臥房偷彩新花,二人誓結同心,無人知覺,依舊宿在書房。天明洗面整衣,悄悄而去,回復皮員外的話。
5
到了他家,還不曾起來,在前廳坐著。家人進去說知,皮員外忙披衣而出,道:「你來的恁早,是在巢窩裡表子家宿來?」子金搖頭道:「我如今還乾這營生,也不是人了。來替你報喜信兒。你先說,把甚麼謝我?」皮員外笑道:「那事有幾分了?等我去梳洗了來。」一面吩咐小廝:「安排早飲,和沈大爺吃。」說著進去了。待不多時,皮員外打扮新服,搖擺出來,甚是鮮明:穿一套荔枝色漏地皺紗直裰、玉色線羅銀紅京絹的襯衣,頭上烏綃方幘,露出那赤金龍頭簪兒,巾上斜嵌個琥珀漢玦,薰的香風撲鼻。與子金作揖謝了。小廝們排下八仙桌。吃過一杯松子仁茶,就是小金鍾、牙箸兒,一副手盒,無非南果糖食、雞胗鴨卵、鯽魚海蟹,件件精致。
6
酒過數巡,就問起師師家送禮去的事來,子金道:「你且吃一大盃,我才肯說。」即取過一個茶杯,滿滿斟了一盃麻姑酒。那酒又香又辣,皮員外一飲而盡。子金道:「昨日送禮,原說探探口氣,誰知這等順溜!也是哥的喜事臨門,該是姻緣輻輳,就留我在書房裡吃了便飯,我才把哥的門弟、家道、人材、名望,件件誇贊了一遍。師師起先全不吐口,又是五千兩、三千兩,一味海說。依他說的,也有理。他道:『我如今三十多歲的人了,沒兒沒女。只這一個女兒,比我親生不同,招個好人家,就是我養老的一般。名說是嫁了女兒,講些財禮,只是傍人體面好看,論起情來,有甚麼多少,原不比那娶嫁孤老表子的。日後我老了,這幾個丫頭都嫁了,我就隨著銀瓶過日子,連我的身子和這些家事,還待那裡去不成?我如今因皇上親幸過幾番,天下人誰不知道?我是嫁不得的人了,人也不敢娶我。我就終來老在這個門裡,我也不肯低了我的門面。這銀瓶又經皇上選過一番,雖沒進官,也是有名器的女兒,比不得泛常梳櫳人家個粉頭。只我這女兒姿色才貌、文墨絲竹件件精通,就是蘇杭兩省,這個瘦馬,也得一二千金。休說我這一分家事,不要穿戴的金珠寶石,只這古董玩器,還值三五萬銀子。送的財禮,將來還是他的,只好替他收收,叫人好看罷了。』」說到此處,子金不言了,使眼看著皮員外。只見他好一似酒醉的螃蟹,全動不的了,只把眼兒瞪著,半晌道:「他說的也有理。如今可怎麼樣?」
7
子金把嘴咂了兩咂道:「依弟說,如今這件事不是小可。這李媽媽身子和家事連銀瓶也要總尋一個好主兒,就要妥上妥下全全的交付給這人,少說也值幾萬銀子。一棒打著兩個鴛鴦,那李媽媽看中了才許親,連他都嫁在裡頭,只是不好說出來罷了。除了哥,那有這個好主?如今咱拿著他的拳頭打他的眼,雖把銀子幌幌眼,少不得還是咱的!他見小弟說哥十分忠誠,比不得串窠巢的浪蕩子弟,他就喜的極了,看著弟眼裡酸酸的道:『遭這樣亂世,也要早尋個安身的去處。當初朝廷在日,還有些體面。今日不知明日事,但得小女成了親,我也就全家要去過日子,圖下半世的快活。』只這幾句,就是他實心了。他不十分要嫁,還不肯說出這話來。哥,你再自己酌量,弟不過騙你的喜酒吃,難道你那快活時,一個傾城的絕色和一個半老的佳人,肯著弟打個頭兒也就勾了。」說著跳起。這皮員外著實打他一下,子金故意的跑。
8
說不多時,來撤了手盒,就是一碗燉的稀爛豬蹄、一碗麻菇小炒的筍雞、一碗醬燒的大方東坡肉、一碗燉的雞子膏,又是一碗汴河裡大鯽魚、兩盤蒸酥果餡,俱用大官窯五色御膳碗--是新出宮的,各人一碗上白米飯。飯罷,茶漱了口。
9
這皮員外一似蛇鑽了五竅,心裡又癢又悶,不住的在廳上來回亂走。子金又道:「你定了主意,應承不應承?咱好回他話去。人家一個黃花女兒,是輕提的?咱回不對,也教他笑咱不是行家了。」說著,皮員外也不答應,繞院子亂走。住一回,皮員外道:「畢竟得多少財禮才完的事?」子金道:「哥嫖了一世,還等人說?你風月兒那件不在行,來問?只估估他這家人家,可是輕開口的?到不如就推這件事,早早辭了罷。」員外搖了搖頭,往院子裡又亂走,全不言語了。
10
子金故意要去,下台坡來,皮員外又拉回,把子金拉在一個小小書房裡,道:「依他口氣,實指望多少?」子金笑道:「小弟愚見,這樣大眼的科子,騙過朝廷的人,你我些小如何動得他?就極省費,也得二千上下使用。他也得千金的陪送。咱就費了些,我還尋出個法來,叫他倒帖出來不難。」皮員外忙問道:「怎麼倒貼出來?」子金道:「等下了禮成了親,你說要娶回家去,他定然不肯,你就依著他說。放在他家裡,少不得你是女婿,他是丈母,一家大小,那個敢不來服事你的?你這些飲食茶水、跟隨的人役,少不得他應管侍,就弟們到了,少不得供給。一年半載,和銀瓶熟了,他家裡古董玩器,你那件取不了來?這李師師錯算了,枉是個積年。若是弟,情願不肯娶過門來,我只在他家,和招贅的一般,弄犯了這鴇子,隨著我手轉。他連身子都屬了我,甚麼一千兩、二千兩,都要貼出來才罷。」幾句話說得皮員外眉歡眼笑,怪肉麻起來,道:「你說的中聽,只怕沒有這樣造化。」子金又道:「世上有福的事偏尋上門來,平白的得人家三五萬家私和兩個美人,這是件小可的麼!」
11
子金見皮員外有幾分依從的意思,又催促道:「李媽媽昨日使我午間回話。常言道『提姻親如救火』,只一歇手,他前後打算,不得咱的便宜,就不依了。如今只講就財禮,立了婚單,一頓子送過去,再改不得口。」皮員外道:「小弟這裡沒有這許多,若是一千銀子,別的金珠尺頭打算個千五之數,還勉強得來。」子金搖頭道:「成不上來,還要添好些。」一面說著,往外又走,皮員外又拉下了。子金道:「我替他算來,你去下禮、完親、謝親,還有他家的親眷添箱的、道喜的,也得十數席酒,這些賞錢、喜錢也得一二百金,再替他全包了,添上二百兩,共湊一千二百兩之數。他若不依,小弟跪著央也央他允了。咱破著花這些銀子,到底有回來的日子。」說的員外依了,就忙叫取歷頭:「定個下禮吉日,一總去說成了罷,恐怕更改了。」取了曆頭,看的是正月二十八日下禮,二月十五日完婚,花朝大吉,不寒不熱的。子金還道:「日子近了。」說著話往外走,道:「我去探探,還怕不依。」大踏步去了不題。
12
卻說李師師收用沈子金,見他伶俐乖滑,又在子弟行裡透熟,風月頑耍無一不妙,因他天明早去,不等梳頭,免了外人看破,十分在行。那半夜裡入花園,他那裡想得到。過午以後,纔梳洗停當,沈子金早在客位裡坐下。丫頭來說:「沈二哥來回話了。」喜的師師忙叫:「請進書房裡來罷,自家人還傳甚麼。」
13
子金抖抖衣服,忙作揖:「謝了昨日大擾,費娘的情。」說著,兩個涎眼看著師師只管笑。師師也著袖子掩著口笑道:「二哥,你嘗著滋味了?來的好勤!」不一時吃了茶。子金挨進前來道:「銀姐的事,有幾分成了。」把皮員外許了一千銀子、五百兩穿戴,說了一遍。又道:「娘若嫌輕,兒子再使他包席面,添上二百兩,也是我的一點窮心,借花獻佛,不枉娘抬舉我,如今沒有胳臂往外折的。」說的李師師喜了,道:「這個不許過門的話講過不曾?」子金道:「娘不消先說,兒子和他說過,著他來求著,咱還要扯硬弓哩。」師師喜道:「多累哥哥!還叫過銀瓶來,說他知道。」即使丫鬟:「叫姑娘去,說道沈二哥來提親了。」
14
卻說銀瓶昨夜破瓜,直睡到午後才起來梳妝,聽見叫,說是沈子金來了,又喜又羞,忙勻了臉,下樓來書房。相見已畢,坐下。師師先說道:「你謝謝沈二哥提了親,是正月二十八日下禮,二月十五日過門。」銀瓶害羞,把臉扭著笑了笑不言語。李師師又要留子金吃飯,不肯住下,道:「我回他話去。」師師送至外廳,銀瓶回房不題。
15
話不絮煩,到了正月二十八日,皮員外安排僕馬齊整、衣服華麗,請的官客是張都監、吳春元,及一班兒幫閑子弟沈子金、范三官、孫寡嘴、張斜眼,都借的鮮明衣服。叫了兩班吹手,將著食盒羊酒、茶食細果,一樣簪花結彩,大吹大打上門兒去。師師家大廳上備了六席,請了李武舉奉陪。取過禮帖,抬過食盒來,卻是二十個大元寶,金釵金鐲、裙帶扌賽領、珠箍環佩一件不少。外有散銀二百兩,用一書匣捧著,為席面之費。眾人也自心驚,誇員外揮金如土:「這個才是子弟!」師師把盞安座已畢,去收禮物。這沈子金賣弄他的慇懃,不住的往後亂走,替銀瓶收簪環、抱尺頭,上來下去,往閣上亂走,俱送在銀瓶櫃箱裡,故使師師不疑,以便來往。師師安席而去。這些來客見此大禮,原要盡歡。先是家樂,湘煙兒六人唱畢,又有四個小優兒唱了一套錦堂月
16
繡幕紅牽,門楣綠繞,春色舊家庭院。煙霧香濛,笑出乘鸞低扇。似朝陽障袂初來,向洛浦凌波試展。(合)神仙眷,看取千里紅絲,百年歡燕。
17
幸然,王母池邊,上元燈半,縹緲銀鸞光現。一簋瓊漿,藍橋試結良緣。吹簫侶,天倩雲迎,飛瓊佩,月高風轉。(合前)
18
兩下笙歌簇湧,眾侍女扶出銀瓶來,席前鋪上紅絨大氍毹,朝上拜了四拜。打扮的天仙相似,不消說金釵玉珮。銀瓶拜畢回去。員外捧出一對大紅麒麟金緞紅絨,繫著白銀二十兩,做了拜錢。
19
前廳唱鬧飲酒,點起滿堂燈燭,把個皮員外醉得如泥人一般。眾人們替他簪花打喜,鬧成一塊,至二更,那裡肯散。那沈子金知道東角門一條衚衕直至花園,推去淨手,悄悄推開銀瓶閣子--正然夢臥,把兩腳高擎,就著牀褥。這一次比前番不同,情竇已開,排闥而入。銀瓶知道此味,也不做客,但見:
20
春水溶溶月一塘,中含荳蔻似蓮房。
21
溫泉欲漱玲瓏玉,瑤柱中分細碎香。
22
嬌蕊難容雙蛺蝶,白波時泛兩鴛鴦。
23
也應細柳風前怯,無奈嬌鶯喚阮郎。
24
子金泄過一次,忙忙踅至前廳。眾客歡鬧不休,師師出來送了大杯方才起席,皮員外又費了許多賞賜。正是:歌時花近眼,舞罷錦纏頭。
25
不覺到了二月初旬,李師師著沈子金過來,要講過在京師買下宅子才許過門:「一時無宅,且在師師家住。」皮員外俱依了。師師家也打造了許多珠翠,裁剪了半月衣妝。書房東邊原有一座退廳,中間打上木壁子,安牀糊壁,十分潔淨,皮員外做了臥房。二門外邊開個角門,使他家人出入,俱不許進師師內宅來。那園中小閣子,原是銀瓶內室,依舊自己住著,外人不得到的。一一安排停當。
26
到了十五日,皮員外自己催妝,打扮得錦上添花,坐著轎子,吹打燈籠,抬著酒禮,和親迎一樣;還是一起幫閒的陪著來。李師師家依舊設的大席。鼓樂喧天,吃到天晚客散,才扶出銀瓶來入帳。這些幫客怎肯早散,鬧到初更,掌起燭來。
27
子金推淨手,往後直走,到師師房中,假說:「皮員外明日謝親,問娘要甚麼禮節,也好治辦。」看見銀瓶穿著大紅縐紗底衣兒、銀紅比甲、緊緊抹胸,坐在牀上,使湘煙一班丫頭那裡開面修眉。見了子金進來,忙躲不迭。師師笑道:「眼前就做新人,還腼腆甚麼!」子金說完了話,師師手忙腳亂的收拾箱子、取頭面看首飾,他就丟了個眼色與銀瓶。銀瓶早知,見子金去了,不一會,妝去閣下洗浴。洗浴已畢,自己把園門內角門關了,卻開放外廳的角門,嗽了一聲。子金有心聽著,趁眾人鬧裡,走過角門,用手牢關。這銀瓶方才浴畢,穿著抹胸,係著紅褲兒。兩人熟了,也不打話,依舊弄起來。這番已是三偷阿母仙桃,不比桃源初入,漸近自然。不敢久貪,一泄而出。已替皮員外掃開鳥道三千里,先到巫山十二層。銀瓶道:
28
「今夜沒有新紅,如何是好?」只見子金笑嘻嘻袖中拿出個白綾汗巾來,是用新雞冠血染上三四塊在上邊,叫聲:「姐姐,我已預備多時了。」銀瓶喜之不盡。子金忙忙入席去了。到了前廳,大叫道:「這些人通不在行!再不起身,各人罰一碗涼水,那有這些酒!明日來驗紅吃酒罷。」眾人見說,方才散去。
29
單表這銀瓶關了角門,自己去到師師房中打扮已畢,穿一件大紅金麒麟紵絲袍,繫一條錦襴邊豆綠花綾裙,束著玉玲瓏嵌玉石瑪瑙金鑲女帶,下垂著金耍孩倒垂蓮的裙鈴,扌賽領披肩,宮妝錦繡,頭上鳳釵高髻,足下鳧舄輕挑,真是姑射仙人、飛瓊青女!這些十個女樂,濃妝豔服,各執簫管箜篌,吹打擁至,與皮員外交拜了天地,纔送到東書房。擺設的錦帳紅紗,燈燭螢煌。銀瓶上牀端坐,燈下細看皮員外,見他寬額凹鼻,卷須大口,腹如垂瓠,面如黑棗。「可憐我怎麼嫁到他手裡!還虧沈哥哥和我先成親事,把這廝當做個外入流罷了。只今夜怎樣和他同寢?」思想起來,不覺淚下如雨。那皮員外見銀瓶淚落,只說是個新人怕羞,那知他三過其門,別有正主。員外忙上前溫存,用手一摟,被銀瓶一推,險不跌倒。員外見他不喜,勉強替他解衣,還要細看,被銀瓶把燈吹滅,連衣而寢。銀瓶生怕決撒,待員外纏到四更,略一放手,被他按住,勇往難當。(以下刪節42個字)那員外情濃意渴,直入重門,那得不痛叫起來。員外只道是金珠活寶,那知已是破罐子,吃了些殘盤,做個子金長班罷了。
30
到了天明,這些幫客早已到門,大喊要喜酒吃,師師也差人討喜。只見銀瓶藏著一方紅來在袖中,再不肯放,被湘煙來奪了去。大家婦女笑成一塊,那裡知道這等巧事。皮員外出來請李師師行禮,受了他一拜。前廳擺酒,留客驗紅。酒至三巡,只見湘煙用一個螺甸漆盤捧出紅來。員外來奪,已被子金搶在手裡。眾人觀看,但見:
31
海棠著雨,新紅亂點胭脂;杜鵑隨風,月夜啼殘口血。燕語聲嬌,假意兒妝成門面;鶯啼舌怯,真情兒另有相思。吃殘蝴蝶面,借你羅篩;醉倒杏花村,勞君沽酒。
32
眾客驗紅已結,把皮員外罰了三大碗,說他無情太甚。員外又封了二兩銀子,賞了湘煙。這裡連住了三宿,銀瓶只推來了月水,就退入內閣再不出來,等沈子金去了。正是:
33
東園載酒西園醉,摘盡枇杷一樹金。
34
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97829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