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四十八回 为月老伶鬟相匹配  述风流莺燕互喧嗔

《第四十八回 为月老伶鬟相匹配  述风流莺燕互喧嗔》[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韩玉梅自于归陈仁寿,夫妇大为敬爱。后因仁寿入京供职,将他寄居云从龙处,玉梅倒也喜欢,可常与小凤相聚。如今小风见他出嫁陈氏,自然不比以前看待。又时同婉容闲话,说及。「玉梅幼年卖到我家,才八九岁,行止举动即与众不同。不怕太太笑,那时我尚未脱籍,往来人客都爱他妩媚,与他说笑,或有笑谑太过,他即拒绝不理。可见他日后有这一段好处。若以今时而论,他虽自幼服侍我数年,我反不如他的福分。真乃人生不可逆料」。  
2 自是小风改口称呼他妹妹,那玉梅却不改初心。虽说小凤待他如此,他仍谨慎侍奉,似当日一般,从未称过小风一声姐姐,还以奶奶称之。甚至小风著急,立盟发誓的叫他改口,玉梅笑而不答。背后每说, 「为人不可忘本,若富贵时忘了贫贱的情境,还算个人吗,况当日奶奶待我恩同父母。虽蒙云大人认作义女,又蒙陈大人不以卑贱见弃,倘彼时奶奶不放我出去,我又怎么呢?我今日的好处,皆系奶奶所赐。我岂敢放肆以姊妹相称,是断断不能行的」。小风闻说,也只得随他去了,惟有各尽其道而已。
3 过了些时,仁寿恩放江苏学政,便道袁浦来看玉梅。因学政系钦差之官,不便携带家眷,仍寄居于在田衙内。仁寿即按临各府考试去了。 
4 一日,考至扬州府屈,有昭阳新进文生名韩光奎者,偶询其家世及先代名氏,却是玉梅共高祖的同堂兄弟。仁寿大喜,即将韩光奎召入私衙,钡说亲谊。韩光奎亦知有个族中妹子,自幼卖与人家作婢,后来绝无音耗,未卜存殁。今日听得仁寿说出原由,又见本省学台是他妹丈,好生喜悦,忙回家禀知父母,要去见见妹子。况韩光奎本是素丰之家,即雇了一号大船,带了许多礼物,同了父母来至清江。先去谒见从龙,细说来意。然后见了玉梅,抱头大哭。即来商之从龙, 「欲接他回去居住,俟妹丈学差任满再作计较」。恰好从龙正奉到恩命,调补两江。况且又是玉梅的本家叔婶兄弟,仁寿又认过了亲,到他娘家住著,倒也合宜。只有小凤与他不忍分离,亦因玉梅既认出了娘家,哩当回去一行,硬著心肠让他去了。
5 玉梅回到昭阳,韩氏亲族都知道了,又见他是本省学政的夫人,都争来趋奉。这家请酒,那家请宴,忙个不了。过了半载,韩光奎忽想起前任制台是妹子的大伯,现致仕住在南京,何不去认认亲戚来往,也增光乡里。便来与玉梅商议,玉梅亦想去见大伯大姆与小风等人,正合心意,遂与光奎来至南京。泊了船,先著人上岸打听,知小儒现在移居桃叶渡口新宅子内。即坐轿进城,到绿野堂前下了轿。 
6 方夫人早同众位夫人接了出来,进内见礼入座。适值祝江云三府的夫人们也在此地,各道别后情形。方夫人便问: 「还是住几时仍回昭阳,还是就住在这里?」玉梅笑道: 「你们这里热闹得很,我原是来赶热闹的。我的箱笼物件都带来了,还回去做什么呢?」小风拍手道: 「你就是要回去,我也要留下你来住著。」方夫人即命人去打扫房屋。原来这宅子共有七进房子,第一进方夫人住了,二进是静仪,三进是小黛。每进皆有群屋套房,让丫头妇女们居住。其馀四进,以备琼珍等人来住。即将第四进收拾了,安置玉梅带来的物件。  
7 外面小儒早请了韩光奎过来相见,又摆酒唱戏,在园子里款待了几日。光奎见玉梅不愿回去,只得告辞。小儒亦转赠了许多
8 这日,伯青与小儒闲话,说到五官年纪大了,也该定门亲事,方是正理。梅仙在旁插嘴道: 「老五的亲事,倒不容易说呢。我背后也曾问过,他说: 『男女配合原系天定,然亦不可胡乱了事,必当择一可以配得自己的,且要性格温和,举止大雅。有这两件,就是模样儿欠缺些,也不妨的。如果人存了这个念头,纵然命中注定妻子是东施、嫫母,也可以人力挽回天意。若草草作成,不问妍媸,我情愿一世无妻,倒落得散涎逍遥,无牵无挂。』你们听听看,代他说亲事定然是磨牙的。」
9 小儒点首道: 「却也难怪他,五官并非寻常流品,自然不肯草率。这一来,倒要我们见过的女儿,方可与他说亲。」沉吟了半会,忽笑向伯青道: 「有了,你家锦筝那丫头,我看相貌既好,性情谅也不得批评的。何妨说绐五官,倒是一件美事。」伯青笑道: 「果然锦筝可以配得他,这却不难,但是须要问明白了他方好。小臒明儿问一问他,看他意思如何?」梅仙答应了。一时吃过晚饭,各自回房。  
10 梅仙来至丛桂山庄,五官正在灯下看书,见梅仙进来,忙起身让坐,叫小童送上茶来。梅仙道: 「天气渐渐凉了,你也该叫人将外间这一带窗户糊上布去,不然晚间多坐一会,怕的风吹了身子。」五官道: 「我昨日已吩咐过他们了。」两人谈说了半晌,梅仙即引到日间小儒、伯青说的亲事来。五官脸一红道:「这件事待过几年再议不迟。」梅仙笑道: 「无论迟早,究竟伯青家的锦筝说了给你,你可愿意不愿意?」五官道: 「你又呆气了,就是愿意,我此时不办这件事,说也无益。」.梅仙瞧他口气是愿意的,即不朝下问,又说了几句别的话,便道: 「我也去了,你早点睡罢。」说著,起身走出,五官送到院外方回。
11 次早,梅仙将五官的话,告诉了小儒。小儒即约了伯青,当面去问五官行止。五官起先仍是推托,后来被小儒,伯青逼著问他个实在,五官亦见过锦筝数面,虽说是个丫头,倒颇有两分姿色,强如娶那些小户人家女儿,见人羞手缩脚的,反不大雅,便应允了。伯青见五官已允,午后即回至府第,与素馨商量,素馨亦以为然。小儒便将第七进收拾做了新房,又将梅仙夫妇挪到后面,与他对房居住。所有置办各物,均是梅仙代五官经理。素馨因锦筝向来服侍勤谨,他今日出嫁,把体己赔了数百金。
12 转眼到了吉日,锦筝即由祝府这边嫁了过去,用一顶四人彩舆,两对宫灯,一班鼓乐。到了新宅内,便在绿野堂上参拜天地,又请众位夫人出来受拜。五官早定下一班小戏,备了几席酒,请小儒等人。云从龙闻得五官娶亲,是日也送了一分礼,并亲自过来作贺。厅上各处,多张挂灯彩。外面双福等众家人,亦有酒席。内外猜拳行令,饮至更深,席终戏止,将五官送入洞房,成就百年好事。伯青,汉槎因天色不早,即住在园内。惟有从龙一人回衙,婉容,小风等人也被方夫人留下。
13 次日清早,五官夫妇起身。素馨又派了两名小丫头过来,服侍锦筝开脸上头,重新出堂叩拜小儒等人与众位夫人,众人亦各有所赠。由是上下人等,皆以柳奶奶呼之。五官与锦筝倒也是一对郎才女貌,恩爱非常。
14 此时已是七月中旬天气,园内早桂正开,方夫人请了婉容、小风来赏桂。因五官不住丛桂山庄,那里空著,正好摆酒。便命贴身的大丫头红雯,带著一班粗使仆妇们去打扫。红雯即约了静仪房里的春梅,洛珠房里的玉鸾,小铺家的素月,与服侍兰姑的媚奴,及秋霞,四儿一干人间去玩耍。这班丫头们,无人不喜到园子里逛去,便借著去收拾,成群结队嘻嘻笑笑到园里来。红雯叫仆妇们抬桌抹椅,安设几座,指点了一阵,由他们慢慢去打扫。即走了出来,见秋霞与四儿站在那边畸角上嘁嘁喳喳的不知说些什么?其馀众丫头,或掐桂花穿作花箍的,或三两个在草地上掏蟋蟀的。
15 红雯也走近来同他们玩笑,对著四儿道:「话该也谈够了,显见你同秋姐姐是旧相识,搁在面子上比别人亲密些,也来理理我们。」四儿道: 「你不懂,我们说的是我们心事,你是不晓得的。」红雯笑道:「罢哟,俗语说得好,好话不瞒人,瞒人不好话。你们的心事,我也猜著两分了。?多分四儿妹妹见锦姐姐现在有了好处,自己也想打点主意,请教秋姐姐代你酌量,可是不是呢?」
16 四儿听得红雯嘲笑他,不禁红了脸,正欲回答,秋霞冷笑了声,接口道: 「红雯妹妹说的话,实在奇得很。何以见得我们议论这些混话,又怎么见得四儿妹妹就是请教我这件事呢?哦,我知道了。大凡人自己心里想到那里,即猜疑人家也想到那里,这是一定的道理。你若来问我,我倒有个方法教给你,四儿问我,却没的教给他。」
17 春梅。玉鸾他两人正蹲在石背后捉蟋蟀,听见秋霞的话,一齐站起来拍手笑道: 「秋姐姐的话,真正说到人家心窝里去了。
18 红雯姐姐今儿可输了,没有答的话了。」媚奴立在一旁咂嘴道:「秋姐姐不开口便罢,开口的话都是应板应腔的。怎生连人家的心病,都能识得?若做了医生,可是好手呢。」四儿念著佛道:「阿弥陀佛!嘲笑我的,一般也被人嘲笑回去了。俗说,鸟儿粪污佛头上,我不打你,有人打你。」
19 原来红雯比这一班丫头多几分姿色,又极喜打扮得出众,爱穿几件姣艳衣服。平日口角伶俐,行事周到,性格又是个眼高心大的人。仗著方夫人宠爱,把秋霞等一千人不放在眼里。他们有了点过失,红雯即信口数说,无形的事要被他说得千真万确的影响来。众丫头明知不及他,言浯又敌他不过,只得忍耐在心。今儿因秋霞取笑他,落得因风纵火,大家奚落他一阵,以泄往日之忿。  
20 红雯见众人一口同声的取笑,又见秋霞的话尖刻,难以扳驳。先前原是说笑,此时不觉羞愧成怒,急的满,脸绯红,骂道:「你们这一班不逢好死的促狭鬼,坏烂了的小蹄子,明儿都要下拔舌地狱去。我不过说著玩罢咧,是与不是,与我什么相干?我与四儿说话,秋霞帮著他还罢了。你们这些小蹄子,也犯不著捧人家屁股,伏人家上水。你们怎么知道我心病的?硬栽我这些混话,别要叫我说出好话来。大约你们心里都有了别的想头,把锦筝看的眼红了。此时见我说四儿,戳著你们心了,也跟著秋霞混喷白嚼的,真正别扯你们娘的臊了。」
21 众丫头听他口内乱骂起来,亦转笑为怒,玉鸾先撂下脸来道: 「红雯,你要分清了说,还是同我们说玩话呢,还是有意要骂我们?是你先取笑四儿的,秋霞才回答你的。我们不过也是大家逗个趣话,那里说你有了心病即心里有病么?如果你心里有病,我们也不肯说了。你怎么认起真来,叫旁人看著好似你心里真有病的样子。你说四儿,四儿也没有著急,可见四儿妹妹心里是没病的。再则算我们不好,不该同你说笑,多嘴打嘴,,然而亦是大家玩闹惯了的,你也不犯著破口骂人。若是要骂,大家都不好听。」 
22 媚奴道: 「可不是呢,要骂我们都会骂呀!我们也知道,相貌不如人生得好,做事不如人想得到是有的。若说骂人,也可以骂得两句,不似平时说那些尖巧话,挑三拨四的,那方不及人呢。」秋霞道: 「诸位妹妹不要说了,原是我不好,不该帮著四儿妹妹说话。诸位妹妹偏生又多嘴附和我们两句,可巧说到人家心病上去了。这一来岂不带累我与四儿加罪么!又惹诸位妹妹们作气,更叫我们不安。如今大家都讨了没趣,一打趸儿被骂了下来。其实在我看,我们姊妹们都是一般样的,谁又多个眉毛,多只眼睛呢?我们是什么,可知他也是什么。这么一想,就没有事了,连这辩白皆可以不辩白的。诸位好妹妹,听我这一句话罢,包管你们不错的,你们细想这滋味去。」
23 春梅拍手笑道: 「秋霞姐姐真说得好,话不在多,只要说的在骨节上,强似那骂人的人。真个扯淡,徒然枉口白舌的造罪。你又不骂人,比骂人的话还要利害。可见谁不如谁,谁又比谁多一半点呢?」秋霞听说,不禁「嗤」的一声笑了,啐道: 「春梅丫头,又说疯话了,我看你倒比人家多一点子呢!你又不害臊,一个女儿家怎么满口里胡吣起来。」说得玉鸾等人都笑了。
24 红雯听说越发著急,又见他们人多口众,语语刺心,羞得腮耳皆红,瞅了他们半晌道: 「你们不要高兴,混说乱喷蛆似的。我去告诉你们家主人评一评理去,看谁的不是。原来你们暗地约齐了,来欺负我的。」说著哭了,一转身即走。
25 此时众仆妇们打扫已毕,听他们越闹越大,又见红雯要去告诉众位夫人,怕怪到他们不从中解劝坐观成败,有两个仆妇忙忙的走出,拦住红雯笑道: 「红姑娘又来了,你们好姊好妹说笑惯了的,怎么今儿认起真来,还要惹旁人笑话呢!姑娘若再要告诉太太们去,更外错了。你们姊妹说笑急了,反招惹太太们生气,连我们都有了不是。?姊妹们终日在一处,和谁好多说两句,和谁不好少说两句,即没有事了,没见你们成月家鸡生鸭斗的。好姑娘,我们已收拾调停了,请你去瞧瞧,有那处安排不妥的,好早为指点,别叫我们碰太太的钉子去。」说著,即将红雯拉进屋内。秋霞等见众仆妇拦住红雯,不放他去告诉,谅想是无干碍了。也不便再说,恐其认真闹开去,自己亦有不是。众人便各自散了。  
26 红雯本要大闹一场,被众人死拖硬拽的拉至屋内。众人赶著舀了水来与他洗面,又劝他道: 「姑娘不用生气,除了秋霞姑娘,别人都比你小,说话是没遮拦的,姑娘皆可担待得过。即如秋霞姑娘,平时你们一处说笑惯了的,也没有闹过。偏偏今儿闹了起来,姑娘你一冲头,只图告诉太太们去。祝太太、江太太这自然耍说秋霞姑娘;你家的太太未免也要说姑娘两句,不然面子上就过不去,亦对不住众位太太厂显见是偏向自家人。彼此说了下来,倒没意思。所以我们才奉劝姑娘,不要去告诉。因你姊妹们早不见晚要见的,终久仍要和好的,何苦此时闹开出去,反各自存了芥蒂。再则你姑娘说他们不是,他们也要想几句话辩白出个理来』,你搬我挖,搅在一堆,就是太太们也难分是否,只有各说各的房里姑娘不好。姑娘你是个极明白的人,想想我们的话是为著姑娘,还是为著他们呢?」
27 红雯听说得有理,又被众人劝慰了一番,方渐渐气平。只说道: 「今儿过去了,停两日我都要寻件事情,摆布那一班骚货一场,才出我胸中闷气。没的叫他们笑我无能,受了他们的气,不敢发泄。到那时儿,他们才知道我的利害,后悔不来呢!」
28 内中有一个老年仆妇,拍手道: 「好呀!姑娘说了半日,这句话却合上道理。俗浯:有仇不报非君子。又云:有志能报隔宿仇。日后他们碰到姑娘手里,还不知因什么病死的。不是我奉承你姑娘,一个人斗口,是斗不过他们;若是用个心眼儿待他们,就再加上几个也不是姑娘的对手。别说他们是有粗无细的,不过只图一时嘴里说得快活,不信明儿问著他们,倒好忘却了。可见都是小孩子家心性,姑娘亦要看破。」
29 红雯听了无话可答,只得同众仆妇在屋内各处收拾了一回,来回覆方夫人说: 「丛桂山庄业已安排停当,太太示下,何日请客,好吩咐厨房伺候。」方夫人便择了来日中晚两餐,爿:不要往常许多食物,只用—卜二个碟子,六样肴馔,无非山珍海错,一切鱼肉概行蠲免。又预备下一坛上陈绍兴老酒。
30 恰好次日是五官的小生日,小儒等人因他到,比地是头一个生日,要当做整寿,须得代他热闹一番。又闻方夫人请酒,邀婉容等赏桂。亦叫厨房内另备几桌酒,请从龙等人过来看桂花,又为五官做生日,岂非一举两便。即将酒席设在红香院内。一宵无话。 
31 来早小儒打发人请从龙,方夫人也叫红雯亲去请婉容,小风。少时,内外男女客至,邀请入内,让坐献茶,先是外面小儒等人陪著云从龙来至红香院,早见五官穿了衣冠,在那里等候,挨次与众人行礼。众人亦与他道贺,各人皆有馈送,或一字一画,巾扇帕带等物而已。  
32 从龙又催著五官换了便服,众人也换了衣履,随便入座。这红香院中亦有十数株丹桂,此时早开了一半,阵阵香风扑入屋内,甚为可爱。众人闲话了半会,家丁等即摆上酒席,大众归座,传杯飞盏,畅饮欢呼。
33 里面众女客同到了丛桂山庄,各各入座。使婢等送过茶,方夫人起身邀著众位夫人,来至里间退步更换大衣,重又出至外间,见席已摆齐,推婉容首座,方夫人主位,其馀序齿坐了。席间,谈谈说说,暂且不提。  
34 单说红香院内小儒等人,酒至数巡,小儒道: 「我们今日也得行个令,热闹些儿。但酒令虽多,好的甚少。即如拇战太粗,猜枚太俗,其他若拈字流觞,传花饮酒等令,又失之太泛。再则钩心斗角,苛想苦搜,未免过于冷淡。前日我与伯青,者香,暇时编出几套新令,又爽快又文雅。我已誊清了一本,意在去刊刻出来,公诸同好。今儿何妨试行其令。」说著,回头叫双福取来。 
35 众人见是一个定白脱胎的骰盆,里面六颗骰子,外有一个象牙镂空的小简,插著六根牙筹,晋刻著字。另外一本寸许厚的纸本。小儒道: 「你们先将这抄本看了,方能明白。」从龙听说,先伸手取过纸本,展开与各人同看。上面写著:
36 其令用牙殷六粒,每粒上镌六字:一镌公子章台走马,一镌老僧方丈参禅,一镌少妇闺阁刺绣,一镌屠沽市井挥拳,一镌妓女倚门卖俏,一镌乞儿古庙酣眠。外用牙筹六支,写著公子、老僧,少妇,屠沽,『妓女,乞儿等名目。其法如座中几人,先用博骰一粒,掷彩么为公子,二为老僧,三为少妇,四为屠沽,五为妓女,六为乞儿。掷毕,各以所得之筹,认定名目,执于手内。即由令官起;挨次以掷,掷成点面者,照所掷之名目,看下注明何语而行。如一掷不成,许其再掷,至三掷不成,罚酒三杯,下家接行。
37 如掷得公子章台走马者:长条日暖扬镳,忆昔日张郎;飞絮烟迷揽辔,感当年庾信。一鞭隋氏之堤,千缕汉家之苑。 掷此者同席贺饮三杯,如得之年少,或得之张姓,恰合故事,同席添贺一杯。在座之少妇,妓女,睹此翩翩美少,未有不动心者,较同席多饮一杯。
38 或掷得公:产章台参禅者:容悼顾生最老,弃繁华而参最上之乘;台思汉武通天,运神气而作通灵之想。讵料谁家之子,乃生佞佛之心。 掷此者少年斩伐情根固属不易,然禅参非地,罚二杯。再好道岂可无师,当敬老僧一杯,作拜于座下,如稍有不恭,罚一杯。掷得时与在座之少妇,妓女言者,彼此罚一杯,不言者不罚。
39 或掷得公子章台刺绣者:争巧思于灵芸,柳线穿成鹦鹉;夺匠心于苏蕙,花丝织就鸳鸯。翻厌才人雅调,效他闺闼风流。 掷此者本当重罚,因昔董文敏公曾言画不如字,字不如绣。尚有希前哲之可原,减罚一杯。与在座之少妇随意比较手技,负者罚一杯。
40 或掷得公子章台挥拳者:欲效桓温之感,拔剑而四顾苍茫;将兴祖逖之思,闻鸡而三更起舞。何乃斯文之辈,竟  逞市井之雄。 掷此者少年不安本分,罚三杯。即与屠沽拇战一场,负者罚三杯。在座之少妇,妓女当敛容回避,莫樱其锋,犯者罚一杯。  如掷得公子章台卖俏者:夸京兆走马之荣,出自翩翩年少;羡柳汁染衣之贵,偏多奕奕王孙。争来士女之观,益助傲睨之态。 掷此者同席饮一杯。如妓女,少妇与掷者有瓜葛,或素相契合者,多饮一杯。掷者当随意唱小曲一
41 支。如掷得公子章台酣眠者:学他三眠三起,入赵邑之邯郸;感伊春去春来,寻庄周之蝴蝶。借垂杨以作帐,拂嫩草而为茵。 掷此者终日昏昏,性耽花柳,罚二杯。以与乞儿有同志,彼此共饮一杯。如有柳姓在座,掷者当与同饮一和合杯。
42 如掷得公子方丈参禅者:关心岁月如流,来香国竖看一指;回首烟云转瞬,向蒲团彻悟三生。惟藜藿之是甘,觉浮华之若梦。 掷此者少年挥手尘世,洵非易易,当与在座老僧猜花,以证拈花之意,负者罚一杯。再掷者,宜自陈平时宿过,饮二杯。
43 从龙还要再看,王兰夺过道:.「不要看了,不过颠来倒去,都在此中翻腾。待我们行到那里,再看不迟,休要耽搁工夫。况,且一时也看不完。」从龙笑了笑,也就不看了。即推小儒为令官,又取过一粒博骰,由小儒掷起。
44 小儒拈起缎子,掷了个二,该是老僧,便将牙简内老僧筹子抽出,放于面前。其次即该从龙掷,得了个四,却是屠沽。王兰笑道: 「好个没意思的东西,不过屠沽之辈,酗酒行凶,行同泼赖耳。」说著,自己拉过骰盆,掷了个五,该是妓女。从龙拍掌大笑道: 「报应,报应。我这市井挥拳,较之你那倚门卖俏似觉稍胜一筹。少停我们倒要瞻仰你那倚门卖俏的手段呢!」引得众人大笑起来,齐道: 「这一来,者香是没有说的了。你只怪那骰子不争气,偏生滚出个五来,给你打嘴。」
45 众人笑了一会,该是二郎掷了,得了个六。梅仙笑道: 「别人掷此皆不贴切,惟有楚卿是最相宜的。可回想当年,只恐不胜今昔之感。」二郎听说,不禁满面绯红,欲待认真,又知梅仙是句无心话,断非有意奚落。小儒忙瞅了梅仙一眼,用别话岔开去了。梅仙也自知失言,低头不语。王兰等人即一阵说笑,混了过去。随后伯青掷了个么,是公子。五官掷了个三,是少妇。汉槎与伯青同点,遂起身换坐到伯青肩下。梅仙与王兰同点,也坐到王兰肩下。 
46 席间,众人各认执名目坐定,双福取过博骰,将那六粒令骰放于盆内,推在小儒面前,又取了三个高脚酒锺来。小儒道:「我们在席八人,只得六根筹子。子骞,小臒是附在伯青、者香名下的,我想每人须得掷一把,头次该伯青掷,子骞照行,一转过来,二次即该子骞掷,伯青照行,如此方无欺弊。者香与小臒,亦是如此行法。」众人皆点首称是。小儒先饮了一杯令官酒,便伸手抓起骰子来掷。未卸掷出怎么名目,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103280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0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