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四十七回花振芳兩舖賣藥酒

《第四十七回花振芳兩舖賣藥酒》[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話說眾人正在飲酒時,濮天鵬弟兄進來,與眾人見禮之後,在鮑自安耳邊說道:「打探明白,王倫升的是金陵建康道。不敢走水路,懼怕我等,抄旱路而來。明日即到龍潭,從浦口過江。」鮑自安聞聽此言,不覺大喜。向董超道:「差官,不要著急了,此人明日即至此地﹔再住一宿,就可同行。」董超問道:「此係何人?」鮑自安道:「此即吏部尚書的公子王倫也。原是嘉興府知府,今升建康道,明日從此路過。」又將王倫與賀氏通奸,並同鬧嘉興之事,再說了一遍,「我原許任正千活捉奸淫,故欲踐前言,而不失於朋友也。」董超方纔明白。鮑自安又分付濮天鵬,多差幾個遠近打探,不時來報,莫要讓他過去了。濮天鵬領命,將聽差之人差出十個前去打聽。
2 這邊席上,因有此事,大家都不大飲酒,連忙用飯。吃完之後,鮑自安自去分付差人等。余謙上前問道:「徐大爺幾時來此?」徐松朋長嘆一口氣道:「自你主僕去後,我上莊收租。過了十八九日回來,欒冤家擂臺也拆了,並無個動靜。家中過了兩日。那日早飯之後,縣內聽事吏持了張老爺的名帖進來請我。我問請我何事?聽事便道:張老爺有一個公子,欲棄文就武,請我為師。我想在家與欒鎰萬這廝鬥氣。且往縣內躲一躲是非。遂騎了一匹牲口,同聽事進了衙門。二堂之上,站立有百十多人,我亦當是書役站班,不以為意。孰知眾人見我一到,即把宅門一關,背後跑出數人,將我捉倒,上了手銬腳鐐,吆喝一聲,將我帶過,問我:『怎的相留大盜熊鐵頭、方郎等數人,打劫甘泉山下吳仁輔家?采其妾之花?』我道:『武生絲毫不知,老父母何出此言問我也?』老張道:『你同伙之人已被捉獲,說與你是結拜過的同盟兄弟。因路過,至你家看望,被你留住,晚間方動得手。連你與他交拜庚書名帖,皆是在此,你如何推作不知?』我說道:『老父母將強盜提出,武生與他對面口供。』老張遂發監票,提出八九個強盜。熊鐵頭、方郎那兩個狗頭好生利害,未曾到堂,就大叫道:『老大你休快活,我們扳你出來,祇是恨你狠心情薄。所劫財帛,你是雙份﹔淫奸女娘,是你受用。我等被捉多日,你毫不相顧,亦不來看望。昨日受刑不過,說出你來,與我共受受此苦!』我與他分辯,他一口咬定不饒,老張信以為實。因我是個武生,未曾詳去前程,不能妄動大刑,把我收禁牢中,就通報詳革,方纔嚴審﹔我入監之後,有個禁子,他平日受過我的恩惠,各事照應,及無人之時,低低的告我道,欒鎰萬家門客華三千,用二百兩銀子暗地買通馬快頭役馬金,分付強盜熊鐵頭相攀﹔又恐本官不信,華三千暗開你的庚帖與他為憑,到今日有此禍也。我方知道是欒鎰萬買盜扳害,大為焦躁。不料我大娘叫徐一到龍潭通信與鮑老爹,鮑老爹前日到揚州反監劫獄救出我來。料揚州不能居住,將細軟物件打起包裹,家人奴僕各把幾兩銀子,令各歸其家,我攜同大娘連夜奔此。」余謙方知徐大爺來此之故。又問花老爹、任大爺是幾時到此?花振芳道:「前日將老太太並桂小姐請至山東,恐怕你大爺認以為真,有傷身體。住了七八日,攜同任大爺自東路來揚州,相請你大爺。因在路陰雨阻隔,昨晚纔到揚州。到徐大爺府上一看:大門上朱筆封條鎖著。訪問鄰人,方知被人誣害,今反了獄,連家眷都逃去了。我料必是鮑老相救,今日纔過江來。」你談一陣,我稱一番,天已夜暮,大家安臥。
3 次日,俱各起來。探事的人不時報信,一個說:王倫已到某山﹔一個說:王倫已至某鎮。鮑自安令濮天鵬在江中預備下大船八隻,將家中細軟物件,著人運到。凡值錢的桌椅條臺缸甕各物盡皆上船,帶到山東住家好用。又說道:「但願他臨晚至此,省得我多少手腳。」又著三十個聽差之人,各持鳥槍長叉,扮作打獵人模樣﹔又令四人拿了四面銅鑼,等王倫來時鳴鑼吆喝道:「此去有三隻大蟲傷人,夜間不可行走!」逼住他以便動手。遂向花振芳道:「此地沒有歇店,又無人家,王倫必借三官殿做公館。他今現任之官,自然轟轟烈烈,建康自有長班,嘉興定有送役,連他家奴僕等人,我諒他有百十餘人。動手時雖不怎樣,到底人多礙手。我今與你分作兩路去成事,令人在三官廟不遠山崗之上,搭起兩個茅篷,把好酒抬去五七罈,那話兒藥帶過兩包﹔你領徐大爺夫妻並小女小婿四個人。分作兩舖。女將掌櫃,輕輕的價錢,大大的盤子。那跟隨王倫來的人,走得饑餓,自然來買,在店來飲著下藥酒,發作後提進廟來,弄倒幾個是幾個。我同巴家四位賢弟、任大爺、余大叔、董差官、濮天鵬,在三宮殿專捉王倫、賀氏,方得妥當!」眾人起身道:「好!」鮑自安叫人在三官店北首三官崗上,搭起兩個茅篷,又叫女兒、徐大娘,各自收拾,諸事齊備。天將下午時候,打探人來稟道:「王倫離此祇得三十餘里了。」鮑自安道:「他後至此,天已日落,正在住宿時候!」連忙捧出酒罈,眾人飽食一頓,夜間好動手。比及日落,個個暗藏兵器在身,出了莊門,奔三官廟的奔三官廟,奔茅篷的奔茅篷,各行各事。
4 且說鮑自安領眾進了三官廟,消安師徒相迎,分賓主坐下獻茶。消安問道:「諸位檀越從何而來?」鮑自安道:「長者亦知,兩鬧嘉興,未得其人,今日王倫升任建康道,自旱道而來,少刻即至。特來此地等候!」消安聞聽此言,道聲﹔「阿彌陀佛!冤仇可解而不可結。論王倫其心奸惡,今應捉拿。但任檀越既然巨富,何愁無佳偶,而反贖妓女為妻?不慎於始,故有此侮。於今諸事,祇悔當初。諸檀越不來。貧僧不知,貧僧也不敢深管﹔今既告訴貧僧,貧僧出家人以好生為念,在諸檀越前,乞化此二人,放他過去吧!」任正千道:「此乃在下傾家殺身之仇,既相逢,豈能輕放!別事無不遵命,此事斷乎不能!」消安聞他不從,就有幾分怒色。鮑自安極其捷便,乃道:「消安長老從不輕易乞化。今既乞化,任大爺亦不必著急,就放他過去罷了!」消安見鮑自安應允,諒任正手無能為也。乃曰:「謝諸位檀越莫大布施,貧僧無以為報。」命黃胖獻茶相敬。不講眾人在廟伺候。
5 且說王倫一眾行至龍潭,天色日落多時,意欲趕浦口住宿。正行之間,祇見三個人一班,五個一班,有二十多人,各持鳥槍長叉,似乎打獵之人,不以為意,仍令人夫前行。忽聽得鑼聲響亮,又聽吆喝之言道:「行路客商聽見:此地有三隻大蟲,夜夜出來,傷了無數行人。早些歇住,不可前行。倘若見你,性命休矣!」眾人聽得有三隻大蟲,盡皆大驚,一個個都將腳停住。王倫也聽見,道:「我有百十餘人行走,就有大蟲亦早避去,怎敢前來相傷!」賀氏在轎內道:「凡事謹慎,方無差錯。既說有虎,虎雖不能相傷,遇見他也怕人了!」王倫聽了此言,因他膽小,恐驚嚇著他,問道:「此地可有什麼宿店可住?」內中有一個腳夫,此地甚熟,他已走得困了,恨不得一時住下,聞得老爺相問,連忙應道:「此地有一個三官廟,房屋甚多,盡可做公館。」王倫道:「如此甚好。」令班頭先至廟中,說那主持知道預備。班頭領命前去。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11024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