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五十六回舞彩衣瑛珠乍归省 集金钗柳燕共超凡

《第五十六回舞彩衣瑛珠乍归省 集金钗柳燕共超凡》[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宝钗、湘云、惜春同在凸碧山庄玩赏晴雪,宝钗见山下松径又有人上来,便指与湘云惜春同看。惜春道:「多半是邢大姐姐,你看那走道的样儿,不是他是谁呢?」少时渐渐走近,果是岫烟。湘云笑道:「邢姐姐,我们知道你要来,在这里等你。」岫烟道:「这里看雪景真好,我也来做个不速之客。「宝钗道:「邢妹妹难得也有此闲情逸致。」岫烟笑道:「我那是来看雪呢!早上莲珠回去,说姐儿又有些头晕,我赶著来瞧瞧他,顺便找姐姐谈话,就找到这里来了。」宝钗道:「云妹妹昨儿晚上就在我这里,弄点吃喝、赏赏雪。本来要约你的,那时候天也不早了,又得开门闭户的,因此就算了,想不到今儿倒遇见你。」湘云道:「早上只我和宝姐姐来的,想著不会有第三个人,如今连你倒有四个人了,什么事算得定呢?」
2 大家说了一回话,又看看雪景。此时松柏树上积雪渐已融化,地下残雪已化成斑斑点点,邢岫烟道:「亏得后赶了来,还看了些残雪。妈妈叫我带话给姐姐呢,我到姐姐那里暖和暖和,慢慢的说罢。」惜春向湘云道:「他们说梯已话去,你跟去做什么?还是和我回去取梅花上的雪,咱们煎茶吃罢。」宝钗道:「雪都化了,还能取得多少呢?」湘云道:「反正是闹著玩。」说著便同惜春去了,宝钗却和邢岫烟一路下山。回至怡红院,命春燕把薰笼移近,添上兽炭。碧痕另沏了一壶碧萝春放在茶几上,宝钗和岫烟自斟自饮。岫烟转述薛姨妈带的话,原来为宝蟾扶正之事。那宝蟾这几年分外学好,就为的香菱扶正本有成例在先,要想感动薛姨妈和家中众人,好早日正名定分。无奈薛姨妈总不提起,只可背地里向薛蟠絮聒。
3 薛蟠是个直性子的人,又向来宠爱宝蟾,便向薛姨妈去说,薛姨妈总是犹疑,说道:「宝蟾年纪还轻,知道他性情靠得住靠不住呢?等他到了四十岁,或是生了哥儿,咱们再商量著办罢。
4 「薛蟠道:「妈妈看能办就办了得啦,还等什么呢?」薛姨妈只说还得看看。问起宝蟾有什么不好,又说不出来。薛蟠急了,两眼睁得像狮子似的,气烘烘的说道:「那香菱扶正还没到二十岁呢!一样的人,为什么宝蟾就得老等?等到四十岁,人都要老了,那养儿子的事,谁拿得准?这不是故意掯勒他么?」
5 见薛姨妈总说不劝,更是又急又气,说道:「妈妈这件事若不依著我,我可找柳老二出家去了。」一面说著,喘吁吁的走了出去。薛姨妈也气得两手冰冷,邢岫烟委婉劝了一回,气方稍平。这是头天晚上的事,第二天知道岫烟往贾府去看兰香,便叫他带话告诉宝钗。
6 宝钗听了,也踌躇了一会,方说道:「我常劝妈妈,家里的事,只要大谱儿过得去就算了,不要太认真,妈妈总不肯听。
7 这两年宝蟾变好了,省了许多闲气。他要扶正,就给他扶正,有什么要紧呢?」邢岫烟道:「妈妈这些时也看得宝蟾好,只怕他一扶正心又高了,又怕他性情靠不住。」宝钗道:「依我看,倒是扶了正,有名分管著走不了大折儿。若是不依他,他一失望,那可真要变坏了。」邢岫烟道:「到底姐姐见得透澈。「又问起蕙哥儿的行程,说说兰香的身子。坐了好一会,方才回去将宝钗的话回复薛姨妈。薛姨妈仔细一想,实在是宝钗说得有理。
8 晚上薛蟠回来,又是喝得醉醺醺的,薛姨妈不等他开口,便说道:「早上你说的那件事,我细想也是就办的好。」喜得薛蟠张著嘴只是笑,说道:「妈妈这可明白了。」当下就向薛姨妈磕头谢过。只因时迫残年,先拣一个好日子接宝钗宝琴回来,看著薛蟠和宝蟾双双的拜过祖先,又拜了薛姨妈,然后和兄弟妯娌姐妹们见礼。是日只摆个小小家宴,且等过了年,再择期出帖,宴请亲友。
9 此时宝钗忙著料理年事,又因天寒岁暮,未免悬念游子。
10 接著贾蕙几封安信,都是从旱路驿递来的,也只略述途次情形而已。到了除夕,荣宁两府自有种种典礼,新年上,家家灯彩、处处笙歌。贾政虽深厌浮华,因贾赦和贾蓉贾兰皆现居显职,应酬上未便过于简率,也须随众徵歌,排日张宴,忙忙碌碌,转眼便到薛家请客之期。
11 那天,伙友们替薛蟠凑趣,公送一班小戏。宝钗宝琴前一天就回去住下,看著悬灯结彩。只兰香因身子已重,王夫人再三叮嘱,不令出门。薛家亲友不多,贾王两家之外,无非是薛蟠薛蝌的同官、同年,以及那些商号。贾府内眷,自邢王二夫人、尤氏、李纨暨胡氏梅氏都去了一日,探春湘云诸姐妹也在那里听戏。宝蟾穿上命服,学做庄重的样儿,居然周旋中礼。
12 见了宝钗宝琴,却分外谦谨,开口只称「姑奶奶」,不敢照姐妹称呼。那香菱生的哥儿,这两年本就归他照管,此后更做出十二分慈爱。虽然半真半假,也就算很难得的了。薛姨妈背地里向宝钗道:「幸亏依了你的主意,若不然又要闹得家翻宅乱,叫人笑话。」宝钗道:「他既要装做好人,妈妈别说破他,还要时常夸奖,引他从这条路走去。如今的人谁没有几分假?只要假的做到十足,也就是真的了。」那晚宝钗回去,邢岫烟又买了各样纱灯带去,挂在兰香房里,以取添丁佳兆。
13 紧接著便是上元灯节,王夫人吩咐在园中嘉荫堂张灯家宴。
14 贾兰正随驾回城,梅氏带著贾权贾枢都在家里过节。贾赦因贾政屡次让爵,虽未得上头应允,心中也著实感愧,这回同邢夫人及贾琮夫妇也都来与宴。宴到半席,即放起新式烟火。那烟火放至空际,便撒出五色灯光,巨如满月,细若繁星,彩光四射,分外好看。又有五层盒子,内中一屉是海屋添筹,楼台人物做得十分精致,还有一双白鹤盘空飞舞。烟火盒子放罢,又听两个女先儿说了几套新书。在家宴中总算热闹,只因规矩拘束,姐妹们未免减了兴致。王夫人宝钗见全家团聚,只贾蕙奉差在外,引起牵挂心肠,稍觉美中不足。直到花朝过后,方接到贾蕙从越裳来信。提起舟程安稳,海不扬波,深得定风珠之力,王夫人宝钗这才放心。
15 其时,王夫人生日已近,贾兰再三向贾政进言,说道:「孙子备位政枢,若是过于简率,也招外人浮议,使孙辈置身无地。」又道:「太太操劳了一辈子,如今也七十岁了,就是稍为点缀点缀,似乎尚非过举。」贾政因他说得恳切,只可应允,却谆嘱不可铺张。刚好二月下旬,贾兰因在侍郎中资格最深,又推升都察院左都御史,正是锦上添花之事。
16 此时已有亲友们陆续送礼,李纨宝钗忙不开,约探春回来帮同料理;贾兰又约了贾蓉、贾蔷、贾蓝、贾菌四人在外面支应。恐亲友全来,起坐不便,议定自二月二十九日起至三月初五日止,分日宴请。在荣国府正厅上布置寿堂,那内外客厅以及荣桂堂、嘉荫堂、缀锦阁各处,分别官客堂客,各有接待。
17 二十九日请皇亲国戚,三十日请各郡王世袭,初一日请各官长诰命,初二日请远近亲友。到初三本日,凡有来的官客堂客,一律接待。初四初五两日,乃是近支亲族和阖府大小人等凑的家宴,每日俱有戏场及百戏杂耍。东府尤氏婆媳和宝琴、岫烟、李纹、李绮,自二十九日起,便在大观园帮著李纨、宝钗、梅氏等款待外客,照料琐务。探春自从预备布置以及陪客收礼,都要照管,一直没有歇著,又拉著湘云帮忙,也累得人困马乏。
18 只惜春因辞聘在前,不愿出来露面。兰香因月分渐大,王夫人宝钗都不许他出房,仍在房中养息。收来各礼,凡是精巧工致的,俱在荣禧堂、荣桂堂两处陈列,馀者由贾蓉等斟酌安排。
19 真是结彩连云,张灯成市;笙歌欢悦,罗绮缤纷。
20 到初三那天,宾客来的更多,荣宁街上车马喧阗,前车未行,后车已至。还有各郡王、世袭的执事舆仗,把一条街挤的没一点缝子。亏得周姑爷从提督衙门派来番役多名,随时指挥弹压,不致壅滞。贾政只推说身子不快,一应官客,均由贾兰贾蓉等陪同行礼、款待入席。就是那些堂客官眷,王夫人、李纨、宝钗等如何应酬得开?只有将各王太妃、王妃、公主、公侯诰命、一二品大员命妇让至荣禧堂安排戏筵,由王夫人率领李纨等亲自陪坐,邢夫人也帮著过来陪陪。其馀诰命官眷,先至荣禧堂行礼,由尤氏探春等分让至园中各处坐席,也各有戏场点缀。此来彼去、东迎西送,连尤氏等要想抽空歇歇都不能够。那些跟来的人,另由家人媳妇们在别处款待。一时正客要走,又得有人传唤,以免耽误。所有家人媳妇们,先经李纨、宝钗、探春按名分派职掌:有的在帐房专管收礼登账、发给零钱;有的出入传宣、招呼来客;有的在客坐围屏后伺侯呼唤;有的传戏开席、安排茶点;有的接待随从人等;有的专管买办杂务。事有专责,却还整齐严肃,一直忙了五六天。
21 及至初四那天,是至亲近族的小宴。那贾氏近支宗族虽多,大半尚属寒微。有怕见场面不敢来的,也有妒忌心重不肯来的,还有衣饰寒俭想来不能来的。又有贾芹贾芸诸人,对不住荣宁两府,没脸再来、也是不来为妥。因此来者甚少,只有常来的那几家,如贾珠贾琼之母,贾蓝贾菌之妻,大家都是见熟的。
22 那几房的姑娘们也有十几个,喜鸾四姐儿此时已出了阁,也都来拜寿,见了探春湘云等,更觉亲热。
23 当下亲戚各家,如薛姨妈、李婶娘、王舅太太、梅亲家太太俱已到齐,王夫人和他们自各有一番周旋。薛姨妈道:「姨太太这两天可真闹乏了,咱们消消停停的乐一天罢。」王夫人道:「他们小姐妹们真受累,我倒还好。听说新大奶奶有了喜,姨太太又该请客了。」薛姨妈正要答话,只听王舅太太说道:「姑太太大喜!咱们好久没见,你气色比先更好了,只看得五十来岁似的,那里像七十岁的人呢!」王夫人道:「我从先也是七病八痛的,自从吃了宝玉的丹药,什么病也没发。可也禁不得烦心,蕙儿走的那几天,我著了点急,也不舒服好两天哪。
24 「李婶娘道:「是人都听说有神仙,谁也没瞧见过。太太眼看著儿子成了神仙,两个孙子又占了人间的富贵,这是几辈子修来的!」梅夫人道:「姻伯母只管享福才是。像您这样还要烦心,我们又该怎么样呢?」此时,台上正演的是《郭汾阳上寿》薛姨妈笑道:「这也说不定。你看郭汾阳那么大福气,家里公主驸马一拌嘴,也就抓了瞎了。什么人能不操心?」李婶娘道:
25 「我听说宝哥儿要回来上寿,到底有这句话没有?」王夫人道:「话是有的,那会有这宗事呢?」
26 正说著,吴新登慌慌张张走进来,回道:「外头有个道士,说是会变戏法儿,来给太太上寿。奴才拦他拦不住,已经闯进来了。」话犹未了,那个道士已站在戏台前,约略有二十多岁,穿著秋香色的道袍,貌既不扬,衣履也甚垢敝。一见王夫人,便磕下头去,口中说道:「太太大庆!方外无可孝敬,想出个小戏法,请天上麻姑和众仙女同来歌舞献寿,愿太太福寿无量!」王夫人见他突如其来,莫知来历,只得谦让道:「多承厚意,如何敢当?」一面忙叫贾蓉进来陪他。贾蓉让那道士另席坐下,先问法号,那道士只回答「碧落」二字,又问在那个道观,道士答道在「赤霞宫」。贾蓉并不理会,却是宝钗湘云仿佛听「赤霞宫」三字,连忙回头看那道士。见他邋里邋遢,比清虚观剪蜡花的小道士还要寒碜,一点也不像宝玉,倒疑惑自己是听错了。贾蓉又问道士需备何物,道士道:「只要炉香、杯水,馀者一概不需。」王夫人忙吩咐止戏,大家肃静,看他演何戏法。
27 一时小厮们移过檀几,几上放著香炉一座、清水一杯。那道士口中念念有词,炉内沉香即时自热,又取杯水吞了一口,向台上喷去,好像一条白龙飞过,化成一片银光。只见一个玉颜鸟爪的麻姑,穿著紫霞仙帔、碧晕仙衣,袅袅婷婷立在戏台之上。后面跟著十二个仙女,分为两排,一个个都有沉鱼落雁之容,抱月飘烟之态,同时向王夫人裣衽下拜。麻姑拜罢起来,扔起碧绡巾,变成一只青鸟,又从袖中取出一盘蟠桃,鲜红可爱,放在青鸟背上。那青鸟便向寿堂正面飞来,一眨眼间,那盘蟠桃已放在正面紫檀长案之上。看著青鸟振翅飞回,到了麻姑手里,仍化作碧绡巾,笼在袖中。少时,又向空中招手,飞下一只白鹤,鹤背上驮著玉杯。麻姑取出袖中金壶,斟满了百花仙酿,指引那鹤飞向王夫人面前劝饮。王夫人先不敢喝,那鹤只是不走,不得已举杯乾了,顿觉满口芬芳,精神倍长。随后又飞下几只白鹤,照样驮著玉杯,麻姑逐一斟满,指引他飞向薛姨妈、李婶娘几位年高的面前。他们见王夫人先喝了,也都举杯喝尽,那一群鹤飞回台上,麻姑举手一挥,顿时不见。
28 又歇了一会儿,麻姑引著那十二个仙舞将起来,口中还唱著歌曲,抑扬应节,声声清脆,如鸾吟凤翽,不同凡调。先是雁舞,次是鹤舞,最后是撒花之舞。那花儿五光十色,灿如彩霞,撒到台上随即隐灭。少时,舞酣歌紧,一片光彩迷离,瞧不见霞帔云裳的影子。
29 大家正看得出神,只听那道士唱道:
30 刚刚是庆金萱高堂万春,又恰遇艳阳辰。望朱门,祥光一道氤氲。只见那连枝蕙、秀根兰,回翔凤津;又谁知有星官省觐来频?借玉醴,献慈亲;舞青禽,还与彤帏厮近。况歌锺列锦茵,梦回时,更准备珠幢暗引。算如今,黄冠犹是彩衣人。
31 唱时声调低昂,字字明晰。座中王夫人和薛姨妈等并未听懂,宝钗湘云从曲词仔细寻绎,早已猜出了八九分,却不便说破。
32 又听那麻姑唱道:
33 斑筠影,罗屏认;啼鹃泪,空帘莹。前因远,说假还真,双飞返,绣陌生尘。愿慈庥永甄。眼前怜取、年时雏燕依人。
34 宝钗湘云只听得前四句,心中便已了然,彼此瞅著对笑。
35 探春见那道士来得离奇,他们笑得更奇,再仔细看那麻姑面庞,七八分颇像黛玉。他本是绝顶聪明的人,岂有不猜透的?也只佯做不懂。
36 又听得那道士和麻姑合唱道:
37 玉河滨,碧霄清露点绡巾,凤骖过处千花润。喜归来辽鹤,未换铜驼,坊巷春风重认。缀锦诗痕、沁芳画境、流波还到旧琼津。赚北堂欢笑,舞霓裳曲谱翻新。仙羽飞回、蟠桃劝醉、华筵燕喜、簪舄盛如云。红帘近,问尊前谁识弄珠人?
38 唱到末一句,宝钗、探春、湘云瞧瞧那道士,又瞧瞧麻姑,向他们点头微笑。那道士、麻姑只作不曾看见,仍旧唱他的曲子。
39 紧跟著又合唱尾声,唱的是:
40 华胥旧梦应难讯,喜花底长留锦样春,愁则愁红烛当筵欲别人。
41 唱完了这段,麻姑带著十二个仙女,又朝著王夫人盈盈下拜,王夫人忙要还礼,那道士笑道:「太太还和他们客气么?「踌躇间,麻姑和众仙女已拜罢起来。王夫人凝神一看,那麻姑宛然黛玉,前一排六个仙女,个个脸熟,原来便是晴雯、紫鹃、麝月、金钏儿、芳官、藕官,不觉吃了一惊,忙唤道:「大姑娘,你……」刚说到「你」字,那台上麻姑、仙女登时俱隐,踪影全无。再看那道士,也不知何时去了,坐处炉香犹袅。
42 探春瞧那檀几上似有纸张,连忙抢过一看,却是留下一张冰绡笺,似丝似楮,不知什么制成的。那上头写了一首绝句,是:
43 宝瑟生尘又几秋,玉台愁说旧风流来时鹤背天风紧,也似当年茂苑游。
44 探春只当是游仙诗,拿给宝钗湘云同看。湘云念了一遍,笑道:「这上头分明嵌著『宝玉来也』四个字,他还怕咱们看不透!我听他唱那段《锦缠道》,早就明白了。」宝琴道:「他们何必这样藏头露尾的?就现出本相来,又怕什么?谁能把他们留下来呢?」邢岫烟道:「这就是『真人不露相』那句话了。」
45 王夫人见大家抢著看那纸条,忙要过来看,也念了一遍,笑道:「这不是宝玉写的么?他说要回来,倒真回来了。好容易来了一趟,为什么弄这些把戏?娘儿们也没得好生说说话儿,还是跟没来一样。」说到此,眼泪汪汪的,不能再说下去。李婶娘劝慰道:「这就看出哥儿的孝心,做了神仙,还忘不了父母。我们隔壁华家那孩了,到了外洋,沾了坏习气,写信回来,管父亲叫『仁兄』、母亲叫作『仁嫂』,把他母亲气得要死。
46 那种儿子活在世上,倒不如没有的乾净。」梅夫人道:「我们老爷可是老翰林,未免迂点,最恨的这些事。说是拿了许多钱送出去玩,简直就是送掉一个孩子!至少也要各人乾各人的去,丢下父母不管,你若饿死了是活该,他还乐他的呢。」王夫人道:「我们老爷气起来,恨不能把宝玉活活打死,骂起来也口不择言,把弑父弑君都加在他的头上。弑父弑君的尽有,咱们这样人家的子弟,何至于学那些枭獍呢?」大家议论一回。天色已晚,摆上晚席,重整戏文。李纨宝钗揣知王夫人心中难过,特为拣些热闹有趣的戏演了几出。薛姨妈、李婶娘也将贾兰贾蕙少年得意,家道复兴,以及作善降祥、子孙逢吉等语,哄著王夫人喜欢,才把想宝玉的心事岔了过去。
47 次日,是阖府大小人等凑的公宴,并无外客,王夫人倒舒服享受了一日。这几天宝琴在宝钗处住下,纹绮姐妹随李纨住在稻香村,探春和喜鸾四姐儿都说得来,便留他们在秋爽斋同住,大观园中顿觉热闹。
48 过了初五,宝琴和李纹李绮因家中有事,都要回去,探春留他们不住,便向喜鸾四姐儿道:「园子里花儿都开了,这几天大家都忙著,没工夫逛逛,你们也难得来的,索性多住几天,逛了园子再去罢。」喜鸾等正要联络探春,自是愿意。探春同他们到园中各处都逛了一逛。那天想起稻香村一带杏花此时开得正好,要同去看看,又打发人去请湘云宝钗。湘云回说有事不能来,宝钗答应准来,等了许久,也未见来到。探春道:「二嫂子向来周到,就是临时去不了也该回覆咱们一声,别是有什么特别的事罢?」喜鸾道:「也许事情挤住了走不开。你想闹了这些天,那一堆乱摊子都得他收拾。保不定那里冒出一股子要开发的。把他正经事办了,才能来呢。」四姐儿道:「我还没到过宝二嫂子那里,咱们先去寻他,坐一会再去看花也还不晚。」探春道:「这么好的天气,多走走也好,我也要看看那院里的海棠呢。」当下便同喜鸾四姐儿往怡红院去。先至海棠树下,见那花儿正在半开,可惜这年赶上歇枝,开得稀稀拉拉的,未免减兴。转身进了抱厦,却见一个老婆子倚廊柱站著,连哭带数不知说些什么。宝钗在屋内正和秋纹莺儿嘁嘁喳喳的说话,见探春等走进,便将话截住。探春料知有事,问道:「二嫂子,你怎么不去看花?忙什么呢?」宝钗道:「又是你二哥哥做的事,顾前不顾后的,叫我怎么对付?」探春道:「到底是怎么一件事?说出来也好想个正经主意。」宝钗道:「那回到太虚幻境,颦儿叫我把春燕五儿要了回来,将来还服侍你二哥哥去。我照他的话办了,这两天太忙,也没得考查他们,谁知道两个人都丢了。大门上并没见他们出去,那颦儿的鹦哥也不知去向,这不是他们乾的么?如今春燕的妈哭吵著不依,柳嫂子还不知出什么故事,你说可怎么办呢?」探春道:「这有什么为难的?他女儿又不是三岁两岁的小孩子,若不是自己愿意,谁能拐了他去?你有的是寻梦香,把那两个婆子带到太虚幻境,让他女儿自己和他说去。他见了女儿,自然不能再说歪话。若在这府里,他敢出来借端讹诈,都交给我了。」宝钗笑道:「真是我被他闹糊涂了,一时没想到。也只有你辖得住他们,别人谁办得了?」探春道:「我本来一两天要家去的,既有这桩事,等你办妥了再走。此刻且去看花,没什么不了的事。」宝钗便把莺儿叫来告知此意,叫他先和那两个去说,探春又加了几句严重的话,不许他们借端胡闹。说完了,就拉著宝钗,招呼了喜鸾四姐儿,同向稻香村而来。
49 行至稻田一带,见杏花已盛开将残,地下落了许多花瓣。
50 喜鸾道:「咱们来晚了,若在头几天,还要好呢。」四姐儿道:
51 「花儿最好是才开的时候,一开足了,颜色就淡了,也如同老了一样。」探春对宝钗道:「那年咱们起『杏花社』,你正要达月,蕙哥儿还没生呢。一晃儿就是十好几年,哥儿都做了天使啦,咱们焉得不老?」宝钗道:「你若怕老,找你二哥哥去,管保准有办法。」探春道:「老有什么可怕的?人家等不到老的还多得很!只要不白过了一辈子就得了。」大家说笑,一面走进了篱门。
52 李纨正看著小丫头们扫花,忙转身来迎,笑道:「今儿来了这许多佳客,真想不到的,怎么单没有云妹妹?」探春道:
53 「我邀过他,只说是有事,他可有什么事呢?」宝钗道:「刚才我碰见两个老婆子,说是忠靖侯史府打发来的。也许他叔叔回京来了。」探春道:「他叔叔正在京里,前儿还来给太太拜寿。只他婶娘没有来,这么近的亲戚,似乎说不过去。」宝钗道:「他婶娘那脾气,又冷又啬刻,和谁也亲热不了。老太太在著,他只来过一两趟,什么生日、喜事,都是礼到人不到的,如今更不用说了。」喜鸾四姐儿问起梅氏,李纨道:「他又有了身子,也三个月了。这回太太生日我叫他不用出去,省得累著又是事。他说又不是头生,月分又浅,怕什么呢。这几天到底累著了,有些胎动不安。我刚才瞧瞧他,叫他只在房里养息,过天再见姑奶奶罢。」探春道:「若不大好,还是请大夫来看看,别大意了。」李纨道:「大夫请了,还没来。」大家又谈了一回闲话,素云回道:「王太医来了,在外书房候著。」李纨忙道:「快请。」探春宝钗等见李纨有事,便说道:「大嫂子见了小兰大奶奶,替我们说声,劝他好生养息。你有事,也不用送我们。」说著便一同走了。探春又邀宝钗同至秋爽斋坐坐,刚走过柳堤,却遇见秋纹来寻宝钗。不知又为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128018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