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十八回能知足衣錦還鄉

《第十八回能知足衣錦還鄉》[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詩曰:
2 知足優遊綠野堂,功成身退簡遍彰。
3 歸來松菊如生色,興起弦壺倍有香。
4 御草增光秋水薄,金蓮華美浮雲涼。
5 掛冠解組世風遠,才子佳人喜色揚。
6 卻說康夢鶴又差人去迎請夫人,原來夫人到了潮州,即入門見爹娘,正逢世杰、林氏在家愁痛。林氏忽見玉真入來,吃了一驚,大叫道:「吾兒出現了!」舉步欲退。正在躊躇間,惟世杰放些弄力,指著玉真道:「吾兒陰靈不泯,自恨命薄,當早升天庭,不可白日現形,以示怪異。」正是:
7 祇道陰靈顯聖,誰料真身復還。
8 豈比鶴歸華表,宛如鳳還丹山。
9 玉真道:「父親母親休怕,兒是生人,未曾被火燒死,是兒設計。」乃與之告其無死之由。世杰大喜,自不必言。
10 且說潮州知府去拜賀夢鶴,夢鶴說起姚安海、高仁之事。及回來,即命班頭封鎖去拿來治罪,押解廣省。奈姚安海聞知,自縊身死,高仁即將數萬家資盡付太爺賂說買命。那太爺自思道:「他又非嗜利之官,教我如何區處?」幸聞大老爺夫人到,太爺即張樂設筵,著奶奶親自去迎接,又自己親到卜世杰家,殷勤拜請。玉真艴然說道:「妾本一介寒門女流,未曾荷蒙聖恩,何勞奶奶玉駕屈舍?況妾那裏有此厚顏到奶奶衙門,能無貽笑士君子之口乎?」奶奶知其必不肯去,乃結彩設宴,就在世杰家中。
11 那奶奶善于奉承曲意,及酒至二巡,說道:「妾聞夫人才德佳譽,但必事窮見節義,世亂識忠臣。天欲夫人顯其名節,是以生這兩個小人以磨挫夫人。如今姚安海慮罪自縊,高仁拘禁在監,候解發落。奴家想,夫人憲度汪洋,胸涵萬靈,肯煦煦見忌這一蟻物乎?謹奉白金五千兩,伏乞納入,幸幸。」玉真屢辭不受。那奶奶又添五千送與卜太爺,玉真道:「論高仁奸險,情實可惡,罪不容赦﹔若論前日送轎之惠,情又可恕,念奶奶面上,不究他罷,銀再不受。」那奶奶道:「這禮若不收,夫人之情雖領,奴家之心何安,雖薄禮不敢瀆獻,特以為花粉之資而已。」玉真知其難卻,沒奈何,乃收了。
12 卻說玉真被奶奶深愛,姿雅幽閑,不忍分別,留戀數日,是以過限。及數匹催馬趕到,奶奶即親送卜氏起身。
13 不數日,到了廣省,夢鶴與母親陳氏出接。玉真下轎時,夢鶴屬目觀其形貌,與玉真無二。夢鶴道:「來的就是難得夫人乎?」玉真舉眼看陳氏,陳氏無言可答,惟大笑而已,乃指夢鶴問道:「你認得此人麼?」夢鶴道:「兒當初在錦霞見玉真一面,宛然相似。」陳氏即與之說其來由,大家歡喜。夢鶴又問道:「夫人何來之遲也?」玉真即告以太爺的奶奶殷勤及說請之事。夢鶴道:「饒他性命罷了。」乃遣人去請蔡斌彥夫妻來相認,斌彥與許氏不敢認,玉真道:「我即是你女兒蔡平娘也,面形雖認不得,但娘親生我之勞苦,爹爹養我之恩情,當日所做過事業,兒一一都記得。願爹娘不必懷疑,受孩兒四拜。」玉真拜畢,蔡斌彥乃與卜世杰結為兄弟,許氏與林氏拜為姊妹,合家歡喜。正是:
14 大都苦從甘中生,冷暖分離見世情。
15 假使安然居宇宙,那知今日此和鳴。
16 卻說康夢鶴得了卜玉真,是夜洞房花燭之間,二人說起前日之事,有可笑的,有可恨的,有可嘉賞的,有可嘆異的,說得情意濃濃。交歡之樂,比尋常人不相同。時夢鶴憶前日之蔡平娘,其美麗若彼,今日之卜玉真,其風神若此,喜似舊婚而樂新婚。卜玉真思前日之蔡平娘是我,今日之卜玉真又是我,既以一人之身而做兩新人,二人情濃意洽。時人有一首詩,單道夢鶴之樂處:
17 無限情深世嘆稀,淡妝碧玉鬥芳菲。
18 搖曳弱柳如風嫩,掩映芙蓉帶月輝。
19 醉倒煙花附風舞,醒隨雲雨扳龍棲。
20 嬋娟解語君堪羨,牽惹揮毫魂魄飛。
21 時人又有歌一曲《黃鶯兒》,單道那舊人變為新人的樂處:
22 成就了知心,知心和諧,記得嘗相謔相尋。渾忘一段溶溶春嬌,春嬌畫不成。氣味深,形銷骨霪,魂飛沉,九天長吟。雲鎖雙禽,遍體盡香侵。當年鼓瑟,今日又同衾。蕭蕭陽臺,濃濃花陰。審問明,又疑是昨夜夢,和甚夢知甚值千金。
23 思夢鶴,前日正上鸞殿徹金蓮,今日又入桃源尋仙姬,時人亦有一詞《滿庭芳》,單道鶴的樂處。詞曰:
24 斷腸賦,斷腸篇,幸得相如渴病干。葉落時,花開年,喜得月缺又團圓。連理枝棲兩鳳凰,同心結綰二鴛鴦。志遂旋踵,比指心戀,梁案同堅。天長地久應無變,海誓山盟永不顛。深恨光陰無再,日光易遷。堪慰廣寒折桂,池塘採蓮。顧者仰宴賜酒,恍然顛倒鸞鳳天。今茲洞房花燭,猶然抱佔鰲頭邊。朝綢繆,暮綢繆,閨中侶和情意綿。郎愛女,女憐郎,探驪得意形神翩。
25 夢鶴、玉真到次早齊齊起來,正在閑話,忽然一陣秋風吹來一張紙,內寫天妃娘娘四句簽詩。夢鶴、玉真拾來一看,狂然驚訝,猶疑在夢中。兩人相顧彷徨,因出來問母親陳氏道:「兒生平祇因天妃娘娘四句簽詩,合則離,離則合,悲了歡,歡了悲,離合悲歡,顛連反覆。往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兒今日之事莫不是夢乎?」陳氏道:「吾兒今日之事雖非夢,然亦何可認為真非夢也!蓋人生世上,盡是夢中人也。吾兒若疑為夢,就是夢也。即可因現在所居之夢去行可矣,何必問其真哉。且今日既成就了事,宜焚香當天拜謝天妃娘娘之恩。」夢鶴覺悟,盥沐焚香,八拜而謝。
26 拜畢,退而對玉真道:「萬事不由人計較,算來都是命安排。賢卿你前年九月初七日別離,至今猶是九月初七日會合,想起來,豈非簽詩之意、夢中之語一毫不差乎?」玉真道:「妾觀人生世上,猶是春夢。」
27 夢鶴道:「此真可謂智者道。夫陽生于子而沉于午,陰生于午而降于子。蓋天下事物,視以為有,則有者自無﹔視以為無,則無者又有。盈天地間皆物,即盈天地間皆屬有無之數也。夫有者,春夢也﹔無者,春夢之覺也。此浮屠所以一空盡之,而吾儒以一理盡之。空無所附,以理字屬之﹔理無所見,以空字目之。況吾與你觸犯天威,死別三載,世之人多以為虛﹔業債未完,回生再結,世之人多以為妄,殊不知正屬有無之數也。安知昔日之死非即今日之生,今日之生能定後日之死乎?」
28 玉真道:「此論誠然。妾嘗讀書至『仁者壽』句,試問古來仁者甚多,而今安在哉?妾想亦是春夢也。」
29 夢鶴道:「卿知其一,未知其二。蓋仁者之身是空也,仁者之壽是理也。何則?仁者之身,至今安在?可見空矣。但仁者之功業德澤,自一世以至萬萬世,無一人不見仁者,此是理也。況我與你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昔日之春夢,貧賤勞苦,今日覺來,于我何有?今日之富貴逸樂,安必非昔日之春夢也?不如著有事績,垂之簡編,令後世傳而頌之,身雖空而名不空,以表春夢可矣。」
30 玉真道:「即如俺之事績,可著之簡編乎否也?」
31 夢鶴道:「可矣。吾著之,使天下後世知托質寰區之數無幾,凡富貴貧賤壽夭皆命所定,不必藏機關,結冤仇,而鰓鰓淚及,以圖僥倖也。但吾父臨終之日,曾交下書一封,說待我得志之後方可展視,今功成名遂,可以開矣。」乃虔敬展開一看,別無所言,祇說:「你父將生吾兒之時,夢見一鶴:
32 生得毛羽豐厚,衣翼鮮妍,無奈被泥壓濕,不能奮飛。中有一二燕雀,都飛來欺侮他。忽然又一雌的來與之同棲,就生下一小鶴,須臾,一雌的並一小鶴子,杳然不知其所之。那一雄的四顧一望,見有一個別雌鶴在土堆上,欲飛與之頡頏,奈顛連不得前。兩鶴徒哀鳴而已。既而,一雌的視禽鳥多非其倫,飛來與一雄的翱翔于九霄之遙。及你父夢見這等事醒來,時吾兒降生矣。是以知吾兒前途雖偃蹇,後來必發達,要待得志之後開看,乃知吾夢之有應,吾言之不誣矣。」
33 康夢鶴看畢,回思前日本身所為的事業,喟然嘆曰:「我之一生,吾父已早夢及此矣,究竟皆是一夢。」當時有一絕為證:
34 寓形宇內其如夢,自古英雄一旦休。
35 富貴貧窮天注定,人生何事多心懮。
36 自是夢鶴覺悟知足,辭官歸家。在路遇著數位商人,衣衫破碎,延路求丐。夢鶴聽其聲音,係是自己鄉親,差人去喚他近前來問。數商人說是漳州人,因船被風掃沉,本錢罄空,幸俺數人扶了船篷上岸,今不得已,延途求化。康夢鶴道:「本院認得你是某人,經救康夢鶴,有之乎?」商人道:「有之。」康夢鶴道:「你如今認得我否?」商人道:「不敢。」康夢鶴道:「快請起來,你等皆是我恩人,各送銀一百兩,仍僱轎送你們歸鄉。眾商人歡喜,叩謝而去不題。
37 卻說康夢鶴到潮州府,同玉真到梅峰庵,去拜謝禪師當日收留窮途之恩。夢鶴對玉真道:「我數年以前,因尋夫人不見,寄棲此庵,及夫人來此進香,題了緣簿,纔知蹤址。」玉真道:「妾記得當時看見相公一面,但不敢認。」又想道:「妾前日題二兩香銀,尚未有送他,今當一並送他。」
38 到了庵外,禪師迎入參佛,坐定,獻茶,夢鶴謝他前日之恩,無可為報,今要奉白金三百兩。禪師道:「出家人以清淨淡薄為本,這銀都無用,祇求大老爺椽筆一揮,增光山門。」夢鶴道:「這等大妙。」即提起筆來,寫「梅園山水禪師必亨」八個字以贊之云:
39 梅熟芳草滿袖襟,園中菩提自知音。
40 山明幽靜無塵色,水秀拓開見地心。
41 禪語圓明涅槃轉,師言寂滅曇花陰。
42 必然道與乾坤約,亨傳曹溪歸此岑。
43 及玉真看見壁上一首詩,讀云:
44 梅峰大異木蘭庵,夢鶴爭如王播慚。
45 不禁笑鵬何所適,愁心難對俗人談。
46 玉真對夢鶴道:「這詩是相公當日微賤時題的,今何不和一首?」夢鶴又舉筆和云:
47 當年寄食梅峰庵,遐想古人聊慰慚。
48 振翮雄飛今遂志,眼前宛對嫦娥談。
49 于是玉真亦援筆和一首:
50 琴劍飄零棲此庵,為情絆羈耐心慚。
51 當年霧蔽不堪道,今日雲開聊可談。
52 題畢,二人拜別禪師回來。行不數日,將近漳州,又遇著二人帶鎖,並四個押差,夢鶴視之,乃鄭判樞、洪初中也。停轎問之,判樞道:「小的無冤受屈,禍因父親被反誣賴人命。」初中道:「小的父親在縣為賤役,被察院訪察十惡。今俺二人父親年老逃出外境,未知生死,今文書又來拿解家屬。」夢鶴問判樞道:「你原是生員,安可同鎖?」判樞道:「因前年為人所訟,黜退前程,問了徒罪,幸逢大赦。」夢鶴道:「有罪不及妻孥,我為你二人解圍。」押差道:「恐違了日子。」夢鶴道:「我即寫呈交你帶去。」乃立寫呈狀,並一名帖,付押差去投遞。
53 那察院拆開一看:
54 具呈原任廣東察院康夢鶴,為懇情赦宥事。痛思鄭判樞、洪初中之父,一則衙蠹害良,一則迫死人命,罪不容赦。惟念洪旆揚、鄭錦園之子,幾諫不從,罪有可原。況以髦老之父而逃出,露濕風霜,是責之愆也。以孱懦之子,欲拘代父服刑,是重之罰也。骨肉參商情何切,至性若離心何安。國法之威未加,逃亡之慘已至。然初中等不忍親骸穢獄,何患一身艱危。但堯有自新之士,舜有改過之民。開一面之網,可復祗合之風﹔視如傷之心,可登蒼姬之世。
55 謹呈。
56 那察院看畢,即批云:
57 旆揚、錦園之拋離,初中、判樞之譏諫,皆不足以償其罪。惟念寅翁之情,洪旆揚免追罪屬,鄭錦園宜出棺木,俱釋放。
58 嗣後,這二人悔前日之非,感今日之恩,俯伏謝罪,自不必說了。
59 且說夢鶴在任,喜得雙生貴子,後來俱顯名于世。及榮歸之時,遠方親戚並附近鄰里聞之,各牽羊攜酒來相賀。自是,夢鶴日與玉真優遊于綠野之堂,詠歌倡嘆,俯仰上下,樂夫天命于無窮。乃舉和倡所作之詩集為單家稿,當世已經刊刻,流傳不衰。
60 彌堅堂主人與夢鶴交契,不啻膠漆之親,熟悉一生所經事跡,不覺因後之和樂,而有感于前之坎坷,憶前之坎坷,而有慰後之和樂。且思積惡之人,其後來之報若此,積善之人,其後來之報若彼,猶可信福善禍淫之不誣也,天生賢才之不偶然也,因為之作《終須夢》以記焉。既成,乃為之贊。贊曰:
61 偉哉夢鶴,冰霜松柏。懿哉玉真,堅操鐵石。曰才曰佳,今古無雙。曰情曰節,萬古不易。幾回離合,幾回悲歡,可感可嘆。豈龍城劍,合浦驪珠,可羨可嘉。霜竹雪梅,平娘之節以之。大江巨海,其祥之情以之。非節何以見其佳,非情何以見其才。且無平娘之節,不能見夢鶴之情。無夢鶴之情,亦不得顯玉真之節。因為之歌曰:日月可轉兮節難轉,雲霧可消兮情難消。情也者,先天地而始,後天地而終。節也者,參造化之德,成造化之鈞。嗟嗟,微斯情兮,吾誰與儔?微此節兮,吾何以終?且微此數奸從兮,吾之情節才佳何以彰?
URN: ctp:ws128495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