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三十三回郭令公上表報恩 廣平王立功奏績

《第三十三回郭令公上表報恩 廣平王立功奏績》[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卻說肅宗自靈武即位後,即命郭子儀為兵部尚書,靈武長史李光弼為戶部尚書,北都留守並同平章事。又遣使徵召李泌。
2 那李泌字長源,京兆人氏,生而穎異,身有仙骨,至七歲便能吟詩作賦,聰慧異常。開元年間,上皇聞知,遣中使召之。李泌應召而至,朝拜之際,禮儀嫻雅,應答無窮。上皇嘉之,厚加賜齎,命於翰林院讀書。及長,欲授以官職,李泌辭謝,乃與太子為布衣交。太子甚相敬愛,李林甫、楊國忠都忌之。李泌遂告歸,隱居潁陽。至是,肅宗思念舊交,遣使徵至行在,待以殊禮,事無大小皆與商酌,欲命為右相,李泌固辭。
3 一日,肅宗於袖中取出敕書一道,以李泌為侍謀軍國元帥府行軍長史,李泌又辭。肅宗道:「朕非敢相屈,期共濟艱難耳。俟賊平任行高志。」李泌方受命。肅宗欲以建寧王倓為大元帥,李泌曰:「建寧王果堪作元帥,然廣平王居長,若建寧王功成,豈可使廣平王為吳泰伯。陛下獨不見太宗、上皇之事乎?」肅宗道:「卿言是也。」李泌退朝,建寧王迎謝道:「頃聞先生奏對之言,正合吾心,吾受賜多矣。」李泌道:「殿下孝友如此,真國家之福也。」於是肅宗以廣平王為天下兵馬大元帥,郭子儀、李光弼等所部之軍,俱屬統率。郭子儀以河北居兩京之間,得河東而後兩京可圖。時賊將崔乾祐守河東,子儀密使人入河東,與唐官之陷於賊中者約為內應,內外夾攻。崔乾祐不能抵禦,棄城而逃。子儀引兵追擊,斬殺甚眾,乾祐僅以身免,河東遂平。肅宗聞知,即以郭子儀為天下兵馬副元帥,正謀恢復兩京。忽報永王璘反於江陵,僭稱帝號。原來永王璘出鎮江陵,驕蹇不恭。
4 及聞肅宗即位靈武,乃與其部將商議,以為「太子既遽自稱尊,我亦可據有江表,獨帝一方。」遂舉兵反,自稱皇帝。思欲招致有名之士,以為民望。聞知李白退居廬山,遂遣使徵之。李白辭不赴。永王璘使人伺其出遊,要之於路,劫至江陵,欲授以官,李白決意不受,永王璘遂羈禁他,不放還山。肅宗聞永王璘作亂,一面表奏上皇,一面遣淮南節度使高適、副使李成式,引兵追討。時內監李輔國,陰附宮中張良姊,專權用事。
5 於是李輔國奏稱,原任翰林大學士李白,現為逆藩永王璘謀主,宜詔刑官,注名叛黨,俟事平日,按律治罪。你道李輔國為何忽有此奏?只因李白當初在朝,放浪詩酒,品致高尚,全木把這些宦官看在眼裡,所以此輩都不喜歡他。今輔國乘機奏,是欲報私怨。不料肅宗聽信,傳旨法司注名。早驚動了郭子儀,他想:「昔年李白救我,今安可坐視。」即上一表,其表略曰:臣伏觀原任詞臣李白,昔蒙上皇之恩,不次擢用,乃竟辭榮退隱,斯其為人可知。今不幸為逆藩所逼。臣聞其始而卻聘,繼乃被劫﹔偽命屢加,堅意不受﹔身雖羈困,志不少降。而議者輒以叛人謀主目之,則亦過矣。臣請以百口保其無他。待事平之後,倘不如臣所言,臣與百口,甘伏國法。
6 肅宗覽表,命法司存案,待事平日,查明定奪。後永王璘兵敗自盡,有司拘繫從逆之人,候旨處決,李白亦被繫獄中。
7 朝廷因郭子儀曾為保救,特遣官體勘。回奏李白係被逼脅,罪亦減等。有旨:李白長流夜郎,其餘從逆者,盡行誅戮。至乾元年間,李白赦回,行至當塗縣,於舟中對月飲酒,大醉。欲捉水中之月,墜水而卒。當時江畔之人,恍惚見李白乘鯨魚昇天而去。這是後話不提。
8 且說建寧王憤李輔國、張良姊二人表裡為惡,屢於肅宗前直言二人許多罪惡。二人乃互相讒譖,誣建寧王欲謀害廣平王,急奪儲位。肅宗大怒,賜建寧王死。李泌欲諫,已無及矣。
9 至德二年,肅宗駕至鳳翔,命廣平王與郭子儀等恢復兩京。
10 子儀以番人回紇兵馬精銳,請旨徵其助戰。回紇可汗遣其子葉護,領兵一萬前來相助。肅宗許以重賞,葉護請於克城之日,土地士庶歸朝廷,金帛子女歸回紇。肅宗急於成功,只得許諾。
11 遂聚兵馬與回紇西域之眾,共十五萬,刻日啟行。李泌獻策,請先攻范陽搗其巢穴,使賊無所歸。然後大兵合而攻之,賊必滅矣。肅宗道:「朕定省久虛,急欲先恢復西京迎回上皇,不能待此矣。」遂令兵馬望西京進發。行至長安城西,陣於灃水之東,李嗣業領前軍,廣平王、郭子儀、李泌守中軍,王恩禮統後軍。賊眾十萬陣於其北,賊將李歸仁出挑戰,官軍逐之,賊軍齊起,官軍少卻。李嗣業肉袒執戈,身先士卒,大呼奮擊,立殺數十人。官軍氣壯,各執長刀,如牆而進,賊眾不能抵擋。
12 又賊伏精騎於陣東,欲襲官軍之後。子儀探知,急令僕固懷恩引回紇兵往擊之,斬殺殆盡。嗣業又與回紇出賊陣後,與大軍夾攻,自午至酉,斬首六萬。賊兵大潰,餘眾走入城中。天明探馬來報,賊將歸仁等俱已遁去。大軍遂入西京。葉護欲如前約,掠取金帛子女。廣平王下馬拜於葉護馬前道:「今方得西京,若便俘掠,則東京之人皆為賊固守,難以復取。請至東京,乃如約。」葉護驚躍下馬答拜道:「當與殿下即往東京。」遂與僕固懷恩引回紇西域之兵,自城南過,營於灃水之東。百姓老幼見廣平王為民下拜,無不夾道歡呼。廣平王駐西京三日,留兵鎮守,遂引大軍東出。
13 捷書至行在,肅宗即遣中使啖庭瑤赴蜀奏聞上皇,請回京復位。一面遣官入西京,祭告宗廟,宣慰百姓﹔一面以快馬召回李泌。李泌馳至鳳翔入見,肅宗道:「朕已表情上皇。東歸復位,朕退居東宮,以盡子職何如?」李泌道:「上皇不來矣。」肅奉驚問何故。李泌道:「陛下即位已歷二載,今忽奉此表,上皇心疑,且不自安,怎肯復歸。」肅宗爽然自失,頓足道:「今將奈何?」李泌道:「今可更為群臣賀表,言自馬嵬請留,靈武勸進,及今成功,聖上思戀晨昏,請速還京,以盡孝養。
14 如此則上皇心安,東歸有日矣。」肅宗道:「是。」即命泌草表,立遣中使,星夜入蜀奏聞。不則一日,中使還。言上皇初得表章,彷彿不能食,欲不東歸。及群臣表至,乃大喜,命食作樂,下詔定行日。
15 肅宗大悅,召李泌告之道:「皆卿力也。」因命酒與共飲,至夜留宿,同榻而寢。李泌道:「臣今略報聖恩,願請復為閒人。」肅宗道:「朕與卿久同憂慮,今方同樂,奈何思去。」李泌道:「臣有五不可留:臣遇陛下太早,陛下寵臣太深,任臣太重,臣功太大,亦太奇,此所以不可留也。」肅宗笑道:「且睡,另日再議。」李泌道:「陛下不許臣去,是欲殺臣也。」肅宗驚訝道:「卿何疑朕至此,朕豈是欲殺卿者。」李泌道:「殺臣者非陛下,乃五不可也。陛下向日待臣如此之厚,臣於事猶有不敢言者。況天下既安,臣敢言乎?」肅宗道:「卿此言,必因朕不從卿先伐范陽之計乎?」李泌道:「非也,乃建寧王之事耳。」肅宗道:「建寧欲殺其兄,朕故除之。」李泌道:「建寧若有此心,廣平王當恨之。今廣平王每與臣言其冤,為之流涕。況陛下昔欲用建寧為元帥,臣請用廣平王。若建寧王果有害兄之意,必深恨臣,何當日以臣為忠,愈加親信。此可察其心矣。」肅宗淚下道:「卿言是也,朕知誤矣,然既往不咎。」李泌道:「臣非咎既往,只願陛下警戒將來。昔天后無故掩殺太子弘。其次子賢憂懼,作《黃瓜辭》,其中兩句云:『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希』今陛下已一摘矣,幸無再摘。」李泌這話,因知張良姊忌廣平王之功也,常讒譖他,恐肅宗又為所惑,故言及此。當下肅宗聞說,悚然道:「安有是事。卿之良言,朕當謹佩。」李泌復懇求還山。肅宗道:「且待東京報捷再議。」又過了幾時,東京捷報說,賊將自西京敗後退走保、陝,安慶緒遣嚴莊引兵助之,郭子儀等與賊戰於新店,葉護引兵擊其後,腹背夾攻,賊兵敗走。子儀遣兵分道追擊,慶緒率其黨走河北,臨行,殺前所獲唐將哥舒翰等三十餘人,獨許遠自刎而死。廣平王入東京,出府庫中物與葉護,又令民間助羅錦萬匹與之,免於俘掠,百姓歡悅。肅宗聞報大喜。李泌即請還山,肅宗知不可留,乃許之。泌辭朝而去。
16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128873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