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二九、通變

《二九、通變》[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通變》是《文心雕龍》的第二十九篇,論述文學創作的繼承和革新問題。  全篇分四部分。第一部分講「通」和「變」的必要。劉勰認為各種文體的基本寫作原理是有一定的,但「文辭氣力」等表現方法卻不斷髮展變化著;因此,文學創作對有定的原理要有所繼承,對無定的方法要有所革新。第二部分就魏晉以前歷代作家作品的發展情況,來說明文學史上承前啟後的關系,強調繼承與革新應該並重。第三部分是緊接上面主張「宗經」的思想來論述的。劉勰舉枚乘、司馬相如等五家作品沿襲的情形,一以說明通變的方法,一以表示忽於「宗經」而在「誇張聲貌」上「循環相因」,就出現了「廣寓極狀,而五家如一」的情形。第四部分講通變的方法和要求,提出必須結合作者自己的氣質和思想感情,來繼承前人和趨時變新,文學創作才能有長遠的發展。
2 「變則其久,通則不乏。」這是文學藝術的一條發展規律。本篇能從「通」和「變」的辯証關系來論述繼承和革新的不可偏廢,這是可取的;劉勰針對當時「從質及訛」、「競今疏古」的創作傾向,提出「還宗經誥」的主張,這在當時也是必要的。但劉勰所講的「通」和「變」都過於狹窄:文學創作所應繼承的,顯然主要還不在詩、賦、書、記等文體的寫作特點;而要發展革新的,也不僅僅是「文辭氣力」等表現方法。他未能認識到古代文學作品中一切優秀的內容和形式、思想和技巧,都有根據新的條件而加以繼承和發展的必要,這就使他的通變論帶有較大的片面性。
3 (一)  夫設文之體有常1,變文之數無方2。何以明其然耶3?凡詩、賦、書、記4,名理相因5,此有常之體也;文辭氣力6,通變則久7,此無方之數也。名理有常,體必資於故實8;通變無方,數必酌於新聲9:故能騁無窮之路,飲不竭之源。然綆短者銜渴10,足疲者輟塗11;非文理之數盡12,乃通變之術疏耳13。故論文之方,譬諸草木:根干麗土而同性14,臭味晞陽而異品矣15。
4 〔譯文〕
5 作品的體裁是有一定的,但寫作時的變化卻是無限的。怎麼知道是這樣的呢?如詩歌、辭賦,書札、奏記等等,名稱和寫作的道理都有所繼承,這說明體裁是一定的;至於文辭的氣勢和感染力,惟有推陳出新才能永久流傳,這說明變化是無限的。名稱和寫作道理有定,所以體裁方面必須借鑒過去的著作;推陳出新就無限量,所以在方法上應該研究新興的作品。這樣,就能在文藝領域內馳騁自如,左右逢源。不過,汲水的繩子太短的人,就會因打不到水而口渴;腳力軟弱的人,也將半途而廢。其實這並不是寫作方法本身有所欠缺,只是不善於推陳出新罷了。所以講到創作,就好像草木似的:根幹附著於土地,乃是它們共同的性質;但由於枝葉所受陽光的變化,同樣的草木就會有不同的品種了。  〔注釋〕
6 1 體:體裁。常:恆常。
7 2 數:方法。無方:即無常。《禮記·檀弓上》:「左右就養無方。」鄭注:「方:猶常也。」
8 3 然:如此。
9 4 書、記:兩種文體名。書:書札、信函。記:指下對上的奏記、箋記。參看《書記》篇。
10 5 名:指文體的名稱。理:指各種文體的基本寫作原理。如《明詩》篇所說「詩言志」、詩者,持也,持人情性」等,《詮賦》篇所說「賦者,鋪也,鋪採摛文,體物寫志也」等。
11 6 氣:指作品的氣勢。力:指作品的感人力量。
12 7 通:指創作的繼承方面。變:指創作的革新方面。《周易·系辭下》:「變則通,通則久。」
13 8 資:憑借、借鑒。故實:指過去的作品。
14 9 酌:斟酌。新聲:新的音樂,這裡借指新的作品。
15 10 綆(gěng耿):汲水用的繩子。銜渴:即口渴。銜:含在口中。
16 11 輟(chuò齪):停止。塗:路途。
17 12 文理:寫作的道理。
18 13 疏:粗疏,不精通。
19 14 麗:附著。
20 15 臭味:指氣類相同。《左傳·襄公八年》載季武子的話:「今譬於草木,寡君在君,君之臭味也。」杜注:「言同類。」晞(xī西):曬。
21 (二)
22 是以九代詠歌1,志合文則2:黃歌《斷竹》3,質之至也4;唐歌《在昔》5,則廣於黃世6;虞歌《卿云》7,則文於唐時;夏歌《雕牆》8,縟於虞代9;商周篇什10,麗於夏年。至於序志述時11,其揆一也12。暨楚之騷文13,矩式周人14;漢之賦頌,影寫楚世15;魏之策制16,顧慕漢風17;晉之辭章,瞻望魏採18。榷而論之19,則黃唐淳而質20,虞夏質而辨21,商周麗而雅,楚漢侈而艷22,魏晉淺而綺23,宋初訛而新24:從質及訛,彌近彌澹25。何則?競今疏古,風味氣衰也26。今才穎之士27,刻意學文,多略漢篇,師範宋集28;雖古今備閱29,然近附而遠疏矣30。夫青生於藍31,絳生於茜32,雖逾本色33,不能複化。桓君山雲34:「予見新進麗文,美而無採;及見劉、揚言辭35,常輒有得。」此其驗也。故練青濯絳36,必歸藍茜;矯訛翻淺37,還宗經誥38。斯斟酌乎質文之間,而檃括乎雅俗之際39,可與言通變矣。
23 〔譯文〕
24 所以過去幾個朝代的詩歌,在情志的表達上是符合於寫作法則的。黃帝時的《彈歌》,是非常樸質的了。唐堯時的《在昔歌》,比黃帝時有所發展。虞舜時的《卿雲歌》,文採較唐堯時為多。夏代的《五子之歌》,比虞舜時文採更豐富。商周兩代的詩篇,較夏代又華麗得多。這些作品在述情志、寫時世上,其原則是一致的。後來楚國的騷體作品,以周代詩篇為模範。漢代的辭賦和頌,卻又學習《楚辭》。魏國的詩篇,大多崇拜漢代風尚。晉代的作品,又欽仰魏人的文採。把這些情況商討一下,可以看出:黃帝和唐堯時候的作品是淳厚而樸素的,虞夏兩代的作品是樸素而鮮明的,商周時期的作品是華麗而雅正的,楚國和漢代的作品是鋪張而尚辭採的,魏晉兩代的作品不免淺薄而靡麗,劉宋初年的作品更是不切實際而過分新奇。從樸素到不切實際,越到後來越乏味。為什麼呢?因為作家們都爭著模仿近代作品,而忽視向古人學習,所以文壇上的風氣就日益衰落了。目前一些有才華的人,都努力於學習寫作,可是他們不注意漢代的篇章,卻去學習劉宋時的作品;雖然他們對歷代創作都同樣瀏覽,但總不免重視後代而忽視古人。青色從藍草中提煉出來,赤色從茜草中提煉出來;雖然這兩種顏色都超過了原來的草,但是它們卻無法再變化了。桓譚曾說:「我看到新進作家的華麗的文章,雖然寫得很美,卻沒有什麼可採取的;但是看到劉向、揚雄的作品,卻常常有所收獲。」這話可以說明上述的道理。所以提煉青色和赤色,一定離不開藍草和茜草;而要糾正文章的不切實際和淺薄,也還要學習經書。如能在樸素和文採之間斟酌盡善,在雅正與庸俗之間考慮恰當,那麼就能理解文章的繼承與革新了。
25 〔注釋〕
26 1 九代:指下面所講黃帝、唐、虞、夏、商、周(包括楚國)、漢、魏、晉(包括宋初)九個朝代。
27 2 志:指詩言志。則:法則。
28 3 黃:即黃帝。這裏指黃帝時期。《斷竹》:指《彈(tán談)歌》,其首句為「斷竹」二字。古代詩歌沒有題目的,後人往往以首句或首二字名篇。
29 4 質:樸質。《彈歌》全首只四句八字:「斷竹,續竹;飛土,逐肉。」(見《吳越春秋》卷五)
30 5 唐:指唐堯時。《在昔歌》今不傳。
31 6 廣:擴大、發展。
32 7 虞:指虞舜時。《卿云》:《卿雲歌》全首四句,第一句是「卿雲爛兮」。見《尚書大傳》卷一,是後人偽托的。
33 8 《雕牆》:指《五子之歌》,其中有「峻宇雕牆」一句。五子是夏太康的弟弟。歌辭見《尚書·五子之歌》,是後人偽造的。
34 9 縟(rù入):文採繁盛。
35 10 什:《詩經》的《雅》、《頌》十篇稱為一什,後泛指詩篇。
36 11 序:敘述。
37 12 揆(kuí奎):道理。
38 13 暨(jì計):及。騷文:以《離騷》為代表的《楚辭》。
39 14 矩(jǔ舉)式:模仿、學習。
40 15 影寫:也是模仿的意思。
41 16 策制:一作「篇制」,即詩篇。
42 17 顧慕:欣羨,追慕。
43 18 瞻望:與上句「顧慕」意近。瞻:往上看。
44 19 榷(què卻):商討。
45 20 淳(chún純):樸實,淳厚。
46 21 辨:明。
47 22 侈:鋪張。
48 23 綺(qí起):一種有花紋的絲織品,引申指詩文的靡麗。
49 24 訛(é俄):錯誤,這裏指違反正常的新奇。《定勢》篇說:「自近代辭人,率好詭巧,原其為體,訛勢所變,厭黷舊式,故穿鑿取新;察其訛意,似難而實無他術也,反正而已。」
50 25 彌澹(dán但):範文瀾注:「應作彌淡。」引《說文》:「淡,薄味也。」
51 26 味:一作「末」,末,衰微。「風末氣衰」,和《封禪》篇的「風末力寡」意同。
52 27 穎(yǐng影):指才能出眾。
53 28 宋集:指南朝宋代作家的作品。
54 29 備:完備,全面。
55 30 近附遠疏:《詩品序》中講到這種情形:「次有輕薄之徒,笑曹(植)劉(楨)為古拙,謂鮑照羲皇上人,謝朓今古獨步。而師鮑照,終不及『日中市朝滿』;學謝朓,劣得『黃鳥度青枝』。」附:接近。
56 31 青生於藍:《荀子·勸學》:「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藍,可作染料的草。
57 32 絳(jiàng降):赤色。茜(qiàn欠):可染赤色的草。
58 33 逾:超過。
59 34 桓君山:即桓譚,君山是其字。東漢初年著名學者,著有《新論》。下面所引的話,大概是《新論》的佚文。
60 35 劉:指劉向,西漢末年著名學者。揚:指揚雄,西漢末年著名作家。
61 36 練:煮絲使白,這裏指提煉,濯(zhuó濁):洗,也是提煉的意思。
62 37 矯:糾正。
63 38 誥:原指《尚書》中的《湯誥》等篇,這裏泛指經書。
64 39 檃(yǐn引)括:矯正曲木的器具,這裏指糾正偏向。
65 (三)
66 夫誇張聲貌1,則漢初已極2。自茲厥後3,循環相因4;雖軒翥出轍5,而終入籠內。枚乘《七發》云6:「通望兮東海7,虹洞兮蒼天8。」相如《上林》云9:「視之無端10,察之無涯11;日出東沼12,月生西陂13。」馬融《廣成》云14:「天地虹洞,固無端涯;大明出東15,月生西陂。」揚雄《校獵》云16:「出入日月,天與地沓17。」張衡《西京》云18:「日月於是乎出入,象扶桑於蒙汜19。」此並廣寓極狀20,而五家如一。諸如此類,莫不相循21。
67 〔譯文〕
68 誇張地描繪事物形貌,在西漢初的作品中已達到極點。從此以後,互相因襲,循環不已;雖然有人想跳出當時的軌道,但始終在那個樊籠之內。如枚乘《七發》說:「遙遠地望到東海,和蔚藍的天空相連。」司馬相如的《上林賦》說:「看不到頭,望不見邊;太陽從東邊的水中出來,月亮從西邊的山上升起。」馬融的《廣成頌》說:「天地相連,無邊無際;太陽從東面出來,月亮從西面上升。」揚雄的《羽獵賦》說:「太陽和月亮,出來又下去,天和地合在一起。」張衡的《西京賦》說:「太陽和月亮在這裡出入,好像在扶桑和蒙汜一樣。」這些誇大的形容,五家都差不多。這類手法,無不是互相沿襲的。
69 〔注釋〕
70 1 誇張聲貌:主要指辭賦對事物聲音狀貌的描寫。
71 2 漢初已極:《詮賦》篇說:「漢初詞人,順流而作:陸賈扣其端,賈誼振其緒,枚、馬同其風,王、揚騁其勢;皋、朔以下,品物畢圖。」
72 3 厥(jué決):其。
73 4 因:承襲。
74 5 軒翥(zhù注):高飛。轍:車輪的跡。
75 6 枚乘:字叔,西漢初年作家。他的《七發》載《文選》卷三十四。
76 7 兮:《七發》原文作「乎」。
77 8 虹洞:相連的樣子。
78 9 相如:司馬相如,西漢著名作家。《上林》:指《上林賦》,見《文選》卷八。
79 10 端:開始。
80 11 涯:邊際。
81 12 沼(zhǎo找):水池。
82 13 月生:一作「入乎」。《上林賦》原文是「入乎西陂」。陂(bēi卑):山坡。
83 14 馬融:字季長,東漢中年學者、文學家。《廣成》:指《廣成頌》,載《後漢書·馬融傳》。
84 15 大明:指太陽。《禮記·禮器》:「大明生於東,月生於西。」鄭注:「大明,日也。」「大明出東,月生西陂」二句,《廣成頌》的原文是:「大明生東,月朔西陂。」
85 16 《校獵》:指揚雄的《羽獵賦》,載《漢書·揚雄傳》。
86 17 沓(tà踏):合。《漢書》作「杳」(yǎo咬):深遠。王先謙《漢書補注》:「應劭曰:『沓,合也。』先謙按:據應說,則所見本作『沓』。孫志祖云:『《楚辭·天問》:「天何所沓。」王逸注:「沓,合也,言天與地會合何所。」子云(揚雄)蓋祖屈原之語。』」據此,當以「沓」字為是。
87 18 張衡:字平子,東漢著名科學家、文學家。《西京》:指《西京賦》,見《文選》卷二。
88 19 扶桑:傳為日所從出的神樹。《山海經·海外東經》:「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蒙汜(sì寺):日落的地方。《楚辭·天問》:「出自湯谷,次於蒙汜。」注:「《爾雅》云:『西至日所入,為太蒙。』即蒙汜也。」(《楚辭集注》卷三)於:《西京賦》原文作「與」。
89 20 寓:托喻。狀:描繪。
90 21 循:沿襲。  (四)
91 參伍因革1,通變之數也2。是以規略文統3,宜宏大體4。先博覽以精閱,總綱紀而攝契5;然後拓衢路6,置關鍵,長轡遠馭7,從容按節8。憑情以會通,負氣以適變9;採如宛虹之奮鬐10,光若長離之振翼11,乃穎脫之文矣12。若乃齷齪於偏解13,矜激乎一致14;此庭間之回驟15,豈萬里之逸步哉16?
92 〔譯文〕
93 應該在沿襲當中又有所改變,這才是繼承與革新的方法。所以考慮到寫作的綱領,應該掌握住主要方面。首先廣泛地例覽和精細地閱讀歷代佳作,抓住其中的要領;然後開拓自己寫作的道路,注意作品的關鍵,放長韁繩,駕馬遠行,安閒而有節奏。應該憑借自己的情感來繼承前人,依據自己的氣質來適應革新;文採像虹霓的拱背,光芒像鳳凰的飛騰,那才算出類拔萃的文章。假如局限於偏激的看法,誇耀自己的一得之見;這只是在庭院內來回兜圈子,哪能算日行萬里的良馬呢?  〔注釋〕  1 參伍:錯綜。
94 2 數:方法。
95 3 規略:謀劃。統:指總的、根本的事物。
96 4 體:這裏指主體。
97 5 攝:持取。契:契約。《周禮·天官·小宰》:「以官府之八成經邦治:……六曰聽取予以書契。」鄭注:「書契,謂出予受入之凡要。凡簿書之最目(總目)、獄訟之要辭,皆曰契。」這裡取其總要之意。
98 6 衢路:大路。
99 7 轡(pèi配):韁繩。馭:駕馬。
100 8 節:一定的度數。
101 9 負:恃,依靠。
102 10 宛:彎曲。鬐(qí奇):虹背。張衡《西京賦》:「瞰(kàn看)宛虹之長鬐。」
103 11 長離:鳳凰。張衡《思玄賦》:「前長離使拂羽兮。」《後漢書·張衡傳》李賢注:「長離,即鳳也。」《文選·思玄賦》舊注:「長離,朱鳥也。」《思玄賦》又講到「纚朱鳥以承旗」。李賢注:「朱鳥,鳳也。《楚辭》曰『鳳凰翼其承旗』也。」李善注「纚朱鳥以承旗」句,也引了《楚辭》的「鳳凰」句。
104 12 穎脫:露頭角的意思。《史記·平原君列傳》記毛遂答平原君說:「使遂蚤(早)得處囊中,乃穎脫而出,非特其末見而已。」穎:禾穗。穎脫而出:像整個禾穗透出。
105 13 齷齪(wòchuò握輟):局促。
106 14 矜(jīn今):誇耀。一致:一得之見。
107 15 回:曲折回旋。驟:馳馬。
108 16 逸:快。
109 (五)
110 贊曰:文律運周1,日新其業。變則其久2,通則不乏。趨時必果3,乘機無怯4。望今制奇,參古定法。
111 〔譯文〕
112 總之,寫作的法則是運轉不停的,每天都有新的成就。必須善於革新才能持久,必須善於繼承才不貧乏。適應時代要求應該決斷,抓住機會不要怯懦。看准文壇上今後的趨勢,來創造動人的作品;同時也參考古代的傑作,來確定寫作的法則。
113 〔注釋〕
114 1 運周:運轉不停。
115 2 其:將。
116 3 果:決斷。
117 4 怯:懦弱。
URN: ctp:ws129082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