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二十二

《卷二十二》[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辩证类
2 ○宋陵遗骼考
3 宋陵遗骼事,《辍耕录》载唐玉潜、林景曦为收诸陵之骨而葬之,其事迹必实。盖因丙子元兵下江南,戊寅年发陵,则庶事草创,而妖髡肆恶,各人著传之明白也;惟辨其诗之相同或传讹为二,及冬青树之不可移于永嘉也。又引《癸辛杂志》云:「至元乙酉,杨髡发宋诸陵,以理宗之首倒悬,三日而失之。」陶则辩其丙子至乙酉将十载,则版图已定,法制已明,安得有此?不知《杂志》言发陵,乃托他人占地为名,因发诸陵取宝;若唐、林二人所收之骨,未必皆真,而罗陵使所收必多也。盖罗即在其地,而唐、林倩人,此可知矣。予又尝读《宋学士文集》云:至元二十一年甲申,僧嗣占、妙高上言,欲毁宋会稽诸陵,江南总摄杨琏真伽与丞相桑哥表里为奸。明年乙酉正月,请奏如二僧言,发诸陵宝器,以诸帝遗骨建浮塔于杭之故宫,截理宗顶以为饮器。大明洪武二年,戊申正月戊午,皇帝御札丞相宣国公李善长遣工部主事谷秉义、移北平大都督府守臣吴勉,索饮器于西僧没纳,监藏深惠;诏付应天府宁臣夏思忠,以四月癸酉,瘗诸南门高座寺之西北。明年己酉六月庚辰,上览浙江行省进宋诸陵园,遂命藏诸旧穴。据此,则又决有斯事;意其发则发,葬自葬,葬于永嘉者无也,而罗之火化者必多焉,理宗之首亦必然矣。但《辍耕》以二传不纪岁月,与《杂志》不同,疑以为无。近《墨谈》因镇塔事,查考诸书之年月,辩以周草窗正当宋末元初之人,纪之必真,此则甚为有理。且二传传闻而成,抄录于陶,又或错书,未可知也;况僧名各书亦自不同者,抑亦谓可疑耶?但托人占地而发陵与奏请者实异,然年月却又相同,此则必不疑矣。葬骨化骨事,予之所见,或者决然。
4 ○避讳
5 避讳之说有几,臣下避君上之讳,理也。如汉祖讳邦,旧史以邦为国;魏文帝讳昭,以昭君为明君;唐祖讳虎,以武为虎已矣;又凡言虎,率改为猛兽可乎;或去一字,如齐太祖讳道成,师道渊止称师渊;或因一字而全文易之,如唐代宗讳豫,以豫章为钟陵,薯蓣为山药已矣;或拆其一字,如晋高祖讳敬瑭,拆敬字为文氏、茍氏可乎。或避字之外又避其音,如宋高宗讳构,勾、钩、茍皆避之;仁宗讳祯,真、贞、征俱避之。随笔中载有五十字之避之说,是何理耶?
6 子孙避祖考之讳,理也。如淮南王父讳长,《淮南子》凡言长处悉曰修。苏子瞻祖讳序,故以叙为序可也;而范晔以父名泰,而不拜太子詹事;吕希纯以父名公著而辞著作郎;以至刘温叟父名乐,而终身不听丝竹,不游嵩岱。徐积父名石,而平生不用石器,遇石不敢践之。此可谓不近人情,不知韩文浒势秉机之诮矣。
7 后人避前贤之讳,亦理也。如元稹改阳城驿为避贤驿可矣,郑诚改浩然亭为孟亭,已觉有碍;以至皇后家讳,僭王父之讳,亦欲避之,如则天后父名华,改华州为泰州;章宪太后父名通,改通判为同判;朱温父名诚,以其类戊,改戊己为武己,杨行密父名怤,与夫同音,而于御史大夫、光禄大夫直去夫字,此皆真可笑而可尤者也。况古人避讳改字,又有义焉。如司马迁父名谈,改谈为同;汉帝名庄,改庄为严,殊不知谈、庄古与同、严一音,所以取也,岂后之谬哉。
8 昨吾府知府名仕贤,而照磨亦名仕贤,予曰:「改于佥公座时,似有同名之嫌乎?」照磨曰:「尝欲改之,太守以今朝廷尚文,忌二名之嫌,汝父命之,今为长官,改之可乎?」因知今之过于前代。
9 ○海红花
10 世俗每云纷纭不靖为海红花,今人不惟不知纷纭不靖之意,亦未知海红花。吾友王荫伯家有一本,即山茶花也,但朵小而花瓣不大,放开其叶,与花丛杂,蓬菘不见枝干,真可谓纷纭不靖也,自十二月开至二月,故刘菊庄诗云:「小院犹寒未暖时,海红花发昼迟迟;半深半浅东风里,好似徐熙带雪枝。」又世传一种宝珠花,亦肖山茶,但花极红而叶极绿,间杂甚可爱,殊不知亦山茶也,故古诗有「浅为玉茗深都胜,大曰山茶小海红」。则知今宝珠乃都胜,粉红者为玉茗,大朵为山茶,小朵为海红矣。若《格物论》所载,其名尚多,然耳目所接,不过四种,观其论曰:皆粉红色是耳。惜杨升庵于《丹铅》,亦曰未详为何花。
11 ○考古图
12 《铁围山丛谈》载:《考古图》乃李公麟伯时所著,今《考古图》乃吕大临者。意元丰至元佑,年既不远,大临亦非盗人之名者,况有蔡绛之序可证。或另有一书,不可知。
13 ○坡居差记
14 《深雪偶谈》纪东坡居阳羡,士人邵民瞻为之买宅,坡卜吉入居有日。后同邵行,闻老妪之哭而问之,妪曰:「百年之宅,因子不肖,一旦售人;吾今日迁徙,故泣也。」遂焚券还之。然既曰卜吉入居矣,何又曰今迁徙耶?即使上文言差,坡翁故不识卖主矣,邵不识耶?邵或不识其老妪矣,不识其居耶?且邵又推扉而见老妪,何茫然亦答坡悯其泣而问耶?前后文义乖错,言非遗逸,事必纪误无疑。
15 ○用字不同
16 古之列国,制字各有不同;古之治经,各有师承,或尊其师之所传,或因其地之所传,以成一家之学,故字有不同也。如伏羲一人也,而《系辞》、《世纪》作包牺,《汉律历志》作炮牺,《通历》作庖牺,《左》昭公十七年注、《庄子·大宗师》、《扬子·问道》、班固《东都赋》皆作伏羲,《扬雄传》作宓牺,后《蔡邕》、《张衡传》作羲皇,《荀子·成相》作伏戏,《前汉》作宓戏。呜呼!一辞也,《汉·五行志》作乌嘑,《孔光传》作呜呼,《董贤传》、《礼记》、《大学》,并作于戏,《诗·烈文》作于乎。如萱草一物也,《毛诗》用谖字,《韩诗外传》、嵇康《养生论》用萱字,阮籍《咏怀诗》用喧字,《说文》用藼、草爰、萲此三字。至于后世俗儒,往往训释又差者,秦昌朝《字谱》故云。案五方之俗,言语不同,历时既久,则有不相通晓者,毋足怪也,许慎《说文》之后,又有《玉篇》、《广韵》、《类篇》、《集韵》等,字书愈广,率皆兼载俗书,读其书者,往往不知本始,惟观许慎《说文解字》,可以概见。
17 ○蔡京词
18 予旧读《说郛》中蔡元长临卒前一日之词曰:「八十一年住世,四千里外无家,如今流落向天涯;梦回玉殿,几度宣麻,只因贪宠恋荣华,便有如今事也。」意无此调,亦不成话,况蔡死时,止年八十,此必恶之者托名为之也。后见《宣和遗事》载京之事,亦有此词,乃《西江月》也,较之小说者反是,后月馀而京卒,亦可谓谶也。《遗事词》曰:「八十衰年初谢,三千里外无家,孤行骨肉各天涯,遥望神京泣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漫繁华,到此翻成梦话。」
19 ○钓齐泽耕富春讹
20 予读汉《严光传》曰:「披羊裘,钓齐泽中,后不屈,归耕富春山。」今以钓台在富春,恐非也,故尝考其事起于梁顾野王《舆地志》曰:「桐庐县南有严子陵钓鱼处,石平,可坐十人,名为钓坛,成于唐。」梁肃钓台碑曰:「过富春,访先生遗迹」,则钓台在焉,宋范仲淹立祠祀之,后人遂名。今阅其地,两石对峙,自水至石,数十丈高也,野王所志,不言两台对峙,而曰石平,可坐十人,是止一处耳,则左右之石将孰是耶?梁、范二公,又因野王之志,而为碑、为祠矣;殊不知此野王不深思考索,急欲崇尚高节,遂以其地似台之石而志焉。故宋程淮有诗云:「高台岂是钓鱼处,要与人间学避名。」正此意也。又尝考宋之辅广云:「孙公守是邦,首疑范文正既为先生立祠,而碑刻不著,搜访久之,乃得唐兴元中户部郎崔儒所为纪于颓垣间,果言有田可力耕;而田且不存,命吏登山巅求之,深谷谺然,开为平畴,有泉注之,大旱不枯,袤二百亩,史所谓耕于富春山者,即此也;诘其主名,则为势家所有,公欲捐公帑以归田,卒不从,作诗伤之,名曰浩叹。」元黄缙有记云:「是时齐为郡而非国,遗迹漫不可考。」据是二说,则台处诚耕之地,钓处不可考矣,又岂非一明证也欤?
21 ○小说
22 小说起宋仁宗,盖时太平盛久,国家闲暇,日欲进一奇怪之事以娱之,故小说得胜头回之后,即云话说赵宋某年。闾阎淘真之本之起,亦曰:「太祖太宗真宗帝,四帝仁宗有道君」,国初瞿存斋过汴之诗:「有陌头盲女无愁恨,能拨琵琶说赵家。」皆指宋也;若夫近时苏刻几十家小说者,乃文章家之一体,诗话、传记之流也,又非如此之小说。
23 ○古今注
24 幼惟知崔豹《古今注》,后知伏虔亦有,而日华子又推广崔注者,亦同名;张显又有古今训故释,书文多不同。
25 ○殿名
26 殿名多取尊崇字样,然光武时,车驾入洛,幸却飞殿,马廖待罪铜柱,唐太宗宴五品于飞霜,皆非似殿。
27 ○父咀
28 《本草》序例上父咀二字,乃是粗末中吹去细末令均,故字从口,谓此亦未当,不若今细切之如父咀吹者之调和也,其文亦易晓,臣禹锡等看详父咀,即上文细切之义,与唐注商量斟酌,胥失之矣,序例中又谓有含味之意,亦非,此盖又不与韩文含英咀华同也。
29 ○苏杭湖
30 谚曰:「上说天堂,下说苏杭。」又曰:「苏湖熟,天下足。」解者以湖不逮于杭,是矣。又解苏在杭前,乃因乐天之诗曰:「霅川殊冷僻,茂苑大繁雄」;惟有钱塘郡,闲忙正适中之故。予以谚语因欲押韵,故先苏而后杭;解者以白诗证之,错矣。殊不思谚非唐时语也,杭在唐,尚僻在一隅未显,何可相并?苏自春秋以来,显显于吴、越;杭惟入宋以后,繁华最盛,则苏又不可及也,观苏杭旧闻旧事可知矣。若以钱粮论之,则苏十倍于杭,此又当知。
31 ○宋骆诗
32 杭灵隐寺鹫岭郁岧嶢之诗,乃唐骆宾王集中所载,然有一二字不同,不能别其为谁所作?独刘文安定公之集云:初起二句,乃宋之问诗,宋吟之而久无下韵,宾王隔壁朗吟,续以终篇,之问大骇,明发求见,则遁矣。是知一首二人成之,故两系焉。世所传诵者如此。然《太平广记》又载:宋之问于灵隐夜吟未就,闻有人云,「何不道『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不知何人。有识者曰:此骆宾王也。似此骆则二句矣。予又见一书云:之问正吟,遇老僧于殿灯之间,应声成之,后知宾王。据后二书,两人皆相见矣,平日素知,不应又有何人之问,及刘文安之说也;若只文安、《广记》之说,后世又不传骆之为僧也,诗亦未必各系之也,书俟博识。
33 ○古字
34 古字多矣,不及录出,但如崧、烟、针、棋、栖、笋、饥、个等字,世每以为省笔者,不知反是古字。
35 ○西王母考
36 西王母之事,由《汲冢周书》穆王乘八骏,西巡狩,宴瑶池而捧王母之觞;又《汉武外传》亦以七夕会于甘泉,王母捧仙桃而降;因此二说,至今传之。殊不知《汲冢周书》乃伪书也,因穆王巡狩忘反,故为此说;而武帝又好神仙封禅之事,是以彼此傅会如此。按《尔雅》觚竹北户西王母,日下谓之四荒,贾谊《新书·修政》语言尧西见王母训,东及于渠叟,北中幽都,汉贰师将军西伐宛,斩王母寡之头。观此,则王母乃西方昏荒之国,犹国名女真,人姓胡母,其实无此妇人也。不然,则尧之所见,贰师所伐,亦可谓之妇人乎?又尝考之《山海经》,「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杖,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又有三足鸟主给使,在昆仑墟。」郭璞注《穆天子传》曰:「西王母如人虎齿,蓬发戴胜,善啸。」盖荒裔之国,多与鸟兽游处,而奇形怪状,恐或有是。未闻有所谓仙桃瑶觞,美人侍女,绰约流盼之态也。泾州回山有王母宫,宋学士陶谷撰记,不为辨,而反欲跻之祀典,其与曹彬下江南之意异矣。然而文章钜公,往往引用不置,盖亦未之考也乎。
37 ○禹碑释文
38 禹碑释文,杨殿元靖阳生俱有刻矣,但十馀字不同,据《游宦纪闻》云:癸酉二字难识,二公皆未释之;似虽有人心之灵,万里相符之妙。然则癸酉二字无耶?无则此碑今据《纪闻》,而明《纪闻》亦伪者耶?殊不知字特奇古,非秦汉以下碑文之可证,不过拟其形似者释之耳。如较庐山紫霄峰刻法帖,禹书亦皆不类,是所谓古书不必同文意也。予因二字欠释及,以此二字,杨曰非古文语,似矣。予意杨释为久旅,尤非古文语,盖忘家即久旅矣;不若依旧,则形象庶几耳。故拟其相似者,更其十一字,亦庶几文义之通也。书之于左,仍以二公所释,各注于下,以俟博古君子。若夫辨非禹碑及翻刻来历,自有尚书顾东桥、太守季彭山诸说在焉。
39 承帝曰嗟,翼辅佐卿,水降舆发,鸟兽交行,参身若流,祈明癸酉,兴以此忘家,宿岳麓庭,智营形折,心罔弗辰,往求平定,华岳泰衡,宗疏事褒,劳锡伸禋,赢塞昏徙,南渎衍亨,衣制食备,万国道宁,窜舞永奔。
40 ○不能为人
41 今人嘲不生子曰「不能为人」,不知汉时已有是语。《樊哙传》:「荒侯家舍人上书曰:『荒侯市人,病不能为人』,令其夫人与其弟乱而生佗广,实非荒侯子。」
42 ○孙皓答人不同
43 《十三国春秋》云:晋武帝与侍中王济弈,济问孙皓:「闻君在吴剥人面,刖人足,有之足?」皓曰:「人臣失礼于君者,则如是。」济时伸足局下,矍然收之。晋史纲目俱同,独少微鉴又改王济为贾充,剥人面为凿人目,人臣杀君不忠者则如是,伸足收之则无也。以是论之,答贾充甚当,而济足事微;对君或不坐,史之不同如是,此之谓未可尽信与欤?
44 ○镇海楼
45 吾杭之樵楼,即五代时吴越钱王之所建也,名朝天门者,盖瞻望于上,以礼汴京,故名之也。后元改为拱北,子昂有拱北楼诗。洪武初,参加政事刘公、王公改名「来远」,术者张乘槎曰;「三日内主有哀丧之事。」至期,王公之母暴卒,刘公又以历日纸边坐罪。王公乃延槎问故,槎曰:「来字似丧字形,远字似哀字形也;况远字二点相续,乃泪点也。」公命槎易之,改名曰「镇海」,由其地也。今不知者,以成化间火过而改名,非也。
46 ○女人缠足蝉鬓
47 女人缠足,起于后唐后主宫人窅娘,蝉鬓始于魏帝宫女莫琼树。
48 ○诗句偶同
49 《琵琶记》内,白乐天诗句已有「儿家门户重重闭,春色缘何得入来。」唐薛惟翰诗《春女怨》云:「白玉堂前一树梅,今朝忽见数花开;儿家门户寻常闭,春色因何得入来。」金石《抹世绩纸鸢》诗有「果物戏人人戏物,为风乘我我乘风。」同时黄讽《题齐物堂》亦云:「果蝶梦周周梦蝶,为风乘我我乘风。」是皆可谓闭门造车,出门合辙者也。
50 ○端疋大两一字
51 今人凡以布帛一疋为一端,殊不知一端则半疋也,按《左传》币锦二两,注云:二丈为一端,二端为一两。所谓疋也,二两二疋矣。药方中一大两,今之三两也,盖隋合三两称一大两。一字者,即钱文之一字,盖二分半也。
52 ○舍利
53 舍利子,每每闻人曰:某处殿某处塔有之。又曰:虽有之,欲去即去,乃神物也。予邻有比丘尼庵,天顺中一尼坐化,焚时烧出此物,云如大虱;又云试以童男女发,即可引缀于上。皆不知果否。今摭数说于左:《霏雪录》以佛之遗骨通名舍利;《光明经》云:舍利是戒定慧所熏修,甚难得者,《福田大论》云:碎骨是生身舍利,经卷是法身舍利。又云:有三种,白色骨舍利,黑色发舍利,赤色肉舍利,菩萨罗汉皆有;佛舍利锤击不碎,弟子舍利锤即碎也。《龙舒心经》又云:舍利子乃佛弟子名,以其母眼似舍利弗鸟之眼,故名之。或曰:舍利,鶖鸟之眼,故称云。诸说似皆得其一支,《龙舒经》之言,或又因舍利之名故云。予意舍利不过是释家修真炼摄心精气所结成者,如石中之水晶,水中之膏液,仙家之圣胎尔。锤击不碎,孙权曾试之;欲去即去,恐非也。因未之见,故摭数说于右。
54 ○纸鸢
55 纸鸢本五代汉隐帝与李业所造,为宫中之戏者;而《纪原》以韩信为陈豨造放,以量未央宫之远近。又曰:侯景攻梁台城,内外断绝,羊侃令小儿放纸鸢,藏昭于中,以达援军。二说俱不见史,且无理焉。线之高下,岂可计地之远近;羊侃又何必令小儿放之,放之而纸鸢之坠,又可必在于援军地耶?其为李业所始无疑。俗曰鹞子者,鹞乃击鸟,飞不太高,拟今纸鸢之不起者。曰风筝者,乃古殿阁之檐铃尔,借以名今之带弦之纸鸢也。各有意义,风筝风琴,《丹铅总论》辩之明矣。
56 ○玉蕊即琼花
57 《雍录辩》辨栀子花即玉蕊花,改之为山矾者,王荆公以其花叶可以染黄,不惜矾而成色之故。《野客丛书》又载扬州后土庙玉蕊花序文,序文以玉蕊即琼花也,改之为琼花者,宋王元之更之也。予意琼花在宋极名之胜,今作书与序者,又皆宋人,必不差矣。使果一种,则栀子江南到处有之,胡为至贵,而扬州者名传今古耶?及考《扬志》谓琼花或云唐植,今《雍录》亦以玉蕊唐惟长安一株;元、白等赋诗贵重。又曰花白心黄,三四月间开时,芬芳满野,高可数丈,意即今之栀子千叶者耶?但花大树高如粉团尔,不然何二书相符,后世不传。惜江南不伐之为薪,即折之为笆,未能爱护使高大也;况生于陜,移于扬、汴,在彼亦自为奇矣。但《齐东野语》以色微黄,似与《雍录》一树珑松玉刻成,小有间也。昨见宋画琼花,真似野八仙,但多一头九朵簇成者,然不知孰是。
URN: ctp:ws12990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