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郭青螺先生崇論卷之六

《郭青螺先生崇論卷之六》[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郭青螺先生崇論卷之六
2 唐太宗論
3 李密論
4 駱賓王李敬業論
5 狄仁傑論
6 韓文公與大顛書及別傳辯
7 洪忠宣論
8 宋孝宗論
9 解大紳論
10 於忠肅論
11 聖賢人物志論

唐太宗論》

1 甚哉君臣之間、始終之際、未易言也、夫人情患不親。親則愛。愛甚易暱。暱則狎。狎則猜易以起。人情患不敬。敬則憚。憚甚易疏。疏則隔。隔則間易以入。創業之主、與其臣、雁行韋布。肩隨兵戈。即骨肉之親。不愛於此矣。賜坐賜茶。書札書名。即師傅之敬。不憚於此矣。乃賢主則愛而不猜。憚而不間。而中主未有不因愛而猜。因憚而間者。唐太宗於群臣、其冣親者莫如房玄齡。其憚者莫如魏徵。嘗自言曰、漢光武得鄧禹、門人益親、今我有玄齡、猶禹也、又曰魏徵蹈履仁義、以弼朕躬、欲致之堯舜、雖諸葛亮無以抗夫其比房於禹。比魏於亮。則其自處當不在光武先主下。而夷考其所以待房魏者。或不能盡如漢也。房貞觀未以譴歸第、非褚遂良諫、幾以一眚示斥外、遺愛可誅。遺直何罪。而並陪享停之。豈玄齡既死。猶能令遺愛反邪。征疾且革、帝攜衡山公主視疾曰、公疆視新婦、比徵沒未幾、乃停叔玉婚、而僕所為碑豈徵存日。所云畏卿。所云聞過。皆偽邪。禹威損馮愔、兵散宜陽、上大司徒梁侯印綬、有詔歸之、先主孔明、歡同魚水、臨終遺命天地可鑒、而孔明亦鞠躬盡瘁、死而後巳、使君臣之美、後世莫窺其間、唐宗恧矣、嗟乎人主為國家。不可不愛憚大臣以為柱石。而人臣自處。使人主愛不可。使人主憚尤不可。範子沼吳。不複入越。鄴侯自言五不可留。恐人主愛不終耳。博陸之旤。萌於驂乘。衛公之貶。基於奉冊。則又何可使人主憚邪。嗚呼、以唐宗而猶不終、又惡可責之庸庸者故蠡與泌上成其主。下全其宗。庶幾忠且智哉。
2 李公玄白評曰描寫人主愛敬兩端曲盡情實

李密論》

1 予過眉之彭山、李令伯墓在焉、低回不能去、因取陳情表卒業之、拊心酸鼻、逯焉流涕、善乎晉武之言曰、士之有名、不虛、然哉所可恨者。少仕偽朝、歷職郎署、本圖宦達、不矜名節、四語耳。忠孝一也。孝於劉母。不忠於劉主。密猶二之也。密仕晉為溫令、為漢中守、未嘗一日立乎岩廊豈晉人亦以是故薄之與。密自以失分懷懟、形之於詩、其曰人亦有言無因無緣、宮中無人不如歸田、武帝銜之、竟以廢殂於家、則本圖宦達不矜名節之心、至是畢露矣。陳情之語、不過迫於劉之日短耳、豈誠於孝邪。南宋亡矣、謝枋得奉其母。崎嶇武夷貴溪之間。終母餘年。竟死於宋。與文信國埒使密當日借劉辭晉劉亡後托以病廢不仕豈不忠孝雙懿偉然大丈夫如謝如文哉或者不察、猥取其表與武侯出師二表、匯為一紀、是置蕕於熏。混明月而魚目之也。不倫甚矣、侯曰躬耕南陽、不求聞達、而密曰本圖宦達。侯曰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而密曰先事偽朝。可同年語乎。談何容易、駟不及舌、強聒一語、受嗤千載、令伯之謂矣。嗟嗟、蔡中郎、王休徵皆漢魏名孝子者。一以哭卓見收。一以仕晉終榮。當時人情。暗於君臣大義類如此。此不宜獨責令伯也。
2 李公玄白評曰就令伯之表及詩貶駁令伯其何說之辭士君子出處大節上慎旃哉

駱賓王李敬業論》

1 世之以成敗論人者、曰裴行儉知人、李世績知孫、賓王敬業俱以敗誅、嗟乎武曌司晨。唐社巳屋。起兵一檄。讀未竟篇。使人欷歔。不能仰視。世績之相敬業曰、敗我家者、必此孫也、因獵而焚之、敬業裹身死馬、浴血而出、誅武一師。凜乎義旗。世績得此孫。足葢向日立武之愆。家即不血食。忠貫二曜而垂千禩。所以光李氏大矣。裴之黜駱曰、士先器識後文藝、薄賓王文藝流耳茲檄也疾風勁草。板蕩誠臣。豈譚天雕龍之士。所能辦哉。比之三仁二龔。何多遜焉。野史載二公解甲衣緇。鴻冥風舉。允若茲則大忠沉智。又非夫人所能窺測萬一者。當唐周改革之際薦紳聯袂。屈膝簪珥。廣陵之舉。差強人意。而徒以忠臣不幸之跡。成暗者知人之鑒。則士必咿嚅脂韋而後稱良。子孫必金張許史。老死牖戶。而後稱孝也是夷齊非孤竹賢子而翟義真莾賊也故行儉世績之識。末矣。
2 張成倩曰讀討武曌檄凜凜有生氣讀是論發舒駱李兩公忠智又訴訴有生色

狄仁傑論》

1 洛水獻石、永昌受圖、垂拱長壽之間、唐巳周矣。而廬陵相邸。不即殞絕如線者。則李昭德狄仁傑之力也。世皆知狄而不知李也。則李之居功褆身。不如狄也。乃其忠則足尚矣。其遇則足悲矣。廬陵在房、相王巳嗣、武承嗣營為太子、當時奸臣從臾者、曰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今誰有天下、而以李氏為嗣乎、如其言、相王殆矣。李言於武曰、天皇陛下之夫、皇嗣陛下之子、陛下身有天下、當傳之子孫、為萬代業、豈得以侄為嗣乎、自古未聞侄為天子、而為姑立廟者也。他日又曰、侄之於姑、何如子之於父、子猶有篡弒其父者、況侄乎、承嗣既陛下之侄、為親王、又為宰相、權侔人主、臣恐陛下不得久安天位也。武矍然葢自是諸武之謀阻。相王之嗣安矣。聖歷間、武三思複營為太子、狄從容言於武曰、文皇櫛風沐雨、定天下、傳之子孫、大帝以二子托陛下、乃欲移之他族、無乃非天意乎、且姑侄之與子毋孰親、陛下立子、則千秋萬歲後、配食太廟。立侄則未聞侄為天子而祔姑於廟者也。不逾月而廬陵入神都矣。然則廬陵之所以複明闢者狄也。而相王之所以安皇嗣者李也。其功埒如也且侄姑之說。婁發於李。又惡知狄不祖述其說。以動武曌。安廬陵乎。武信重梁公、常稱國老、不名、其親信李亦曰吾任昭德、始得安眠則眷任親厚不在梁下乃梁竟以壽終、而李至與來俊臣同日棄市也、嗚呼是何毒於李而仁於梁也則李之所以居功褆身者愧於梁公多矣夫田舍之稱、加之師德、士大夫惡得無忌。王慶之之撲、引示朝士、諸武惡得無怒。丘惜乘隙攻之、至謂昭德之膽、乃大於身、鼻息所衝、上拂雲漢、武曌惡得無疑。東市之誅李固有以自召之矣梁公立朝、其薦公者。公不知德。其譖公者。公不知怨。桃李之植。歸之為國。參術之收。備之吾籠。周旋淫佞。不罥罟獲。潛授張崔。取日虞淵。則豈非其愚不可及者乎。予獨悲昭德之忠。頗似梁公。而其愚不似梁公也。史稱棄市之日、人無不痛嗟乎此亦足以觀昭德矣
2 李克生曰贊文惠而表昭德顯微具揚短長並見

韓文公與大顛書及別傳辯》

1 韓公與大顛三書、今刻外集中、葢自宋歐陽公以來、辯之要矣、歐公直以為韓語取非所戀著、則山林閴寂、與城郭無異之句、非韓公不能道、乃蘇子直凡鄙之、謂退之家奴亦無此語、朱子又疑有脫誤以為僧徒所記、不成文理、而直指韓公崇信佛法、 明潮郡丞車份謂韓答孟簡書云、自山召至州郭、未嘗言以書請之、則書疑後人假托、潮陽林井丹大春、又謂車太泥、可以造廬留衣、獨不可以書遺之乎、海陽林東莆大欽、直指朱子之說、可以折衷歐蘇二家之論、黃文裕公通志、謂外集皆非公作、此書正在外集、予意亦太泥順宗實錄諸卷亦在外集謂非公作可乎予取三書讀之、其高處在勞於一來、安於所適、道固如是三語、恐非出家奴僧徒之口、一曰奉迎、二曰咨屈、三曰勞於一來韓公此處極有斟酌此與孟書所謂召也曰造其廬而先之曰因祭神海上、曰留衣而先之曰及至袁州為別則猶三書意也但其跡則巳崇信之矣、故周茂叔題大顛堂壁詩曰、退之自謂如夫子、原道深排佛老非、不識大顛何似者、數書珍重更留衣、此足為三書斷案。故三書出韓無疑。而崇信之說。亦惡得為公諱哉。至於昌黎別傳、誣公太甚、則不可以無辯。嘗考方氏崧卿雲、世俗偽造誣謗之書、即今所謂別傳者、洪氏辯証雲、別傳載公與大顛往複之語、深詆退之、其言多近世經義之說、又偽作永叔跋云、使退之複生、不能自解免、吳源明云徐君平見介甫不喜退之、故作此文、方氏又云、周端禮曰、徐安國自言年二十三四時、戲為此、今悔之無及然則其為徐作無疑矣夫以徐君平戲作之書、而今潮寺所刻者、誣為孟簡、既誣作歐公跋、又誣作虞伯生贊、而薛翰林僑序之首簡、亦無一語為韓公辯誣是何視顛僧過高視退之過卑也嗟乎古今戲擬問答者伙矣至於李陵蘇武詩猶疑為後人擬作河潮人信徐君平之深也
2 李道生曰與大顛書為徐君平贗作辨証殊明昌黎可無遺憾

洪忠宣論 》

1 讀王照新志說秦檜功罪、不若謝迭山說尤詳明、迭山上劉丞相忠齋書曰、女真之破汴京也、劫二帝、據中原、土地人民、皆其有矣、粘罕、多智人也、知地廣人稠、未易心服、一讀馬伸秦檜議狀、為之動心變色、亟思一策處之、爾後南北戰者、六七年、女真之待二帝亦慘矣、宋之臣子、不敢置兩宮於度外也、今年遣使祈請、明年又遣使祈請、今年遣使問安、明年又遣使問安、一使死於前、一使繼於後、王倫一市井無賴、狎邪小人耳、謂梓宮可還、太后可歸、諸君子切齒怒罵、終則二事皆符其言、行人洪忠宣、拘留燕山、開門授徒、室燃敬其忠信誠愨、一日問之曰、天下何時可太平、忠宣曰、息兵養民、則太平、又曰、何如則可以息兵養民、忠宣讀。孟子齊宣王問諸侯救燕一章以對。和聲琅誦曰天下固畏齊之強也、今又倍地而不行仁政、是動天下之兵也、又讀孟子樂天畏天一章曰、小國能畏天。大國能順天。室燃曰、善哉善哉、吾計決矣、曾幾何時密授秦檜、以江南稱藩國、納歲幣之說、而息兵養民矣。女真自丁未以後、安處中原、享國百有八年、而宋自戊午至甲午、偷安江南者、九十七年非秦檜之功皆洪忠宣讀孟子勸室燃之力也室燃疑即悟室、洪忠宣公傳、未載此事、故特著之、
2 李大生曰忠宣讀孟子而息兵延偏安之宋祀聖賢立言可施蠻貊後世猶利賴之此固創見之功而亦創聞之論

宋孝宗論》

1 夫孝之為德大矣、古今人主稱謚聖神文武、仁明肅穆、各以其行肖之、而未有不謚孝者、孝主德之元也、故曰堯舜之道孝弟而巳矣、夫人主之孝微獨為吾父也以為子鵠也人主之弟微獨為吾長也以為弟鵠也故不孝之子。不可望孝於子。不弟之弟。不可望弟於弟。譬之種然。著於地。茁於土。黍而黍。稷而稷。未有種黍而茁稷。亦未有種稷而茁黍者。舜豫瞽瞍而後天下之子定、有文之止孝而後有武之達孝、自有父子以來、莫得而違也吾竊恠宋孝宗之不得於光宗矣孝宗之事高宗、史氏所載、無歲不朝太上皇於德壽宮。無節不從太上皇於聚景園。七十既加尊號。八十又加尊號。三年之喪。持之不變。古今稱人主之孝無如宋孝矣。及光宗之事孝宗也、史氏所載紹興三年間書朝重華宮者六、比壽皇疾、群臣請帝問疾、不從、疾大漸、群臣請帝問疾、不從、崩而不赴、服而不哭、羅點引裾而諫、留正肩輿而遁古今稱人主不孝無如宋光矣豈果心疾邪。抑將種之後足制人主邪。抑楊舜卿陳源等為之間鬲邪。豈重華所以事高宗者。光未之聞邪。嗟乎光無足責矣予獨惜孝宗之事高宗者。禮無不盡。而所以事秀王者。或未之盡也。宋以宗室育於宮中、入繼大統、稱賢主、惟英與孝、英宗濮議、至再至三、必稱皇稱親而後巳、當時司馬光呂誨雖以為非、而韓琦歐陽修不以為阿、孝宗在御二十七年、不為不久矣、秀王尊號、漫不一及、比張夫人薨、堇成服後苑、豈以高宗尚在邪。及高宗既崩之後、亦豈不可議邪。夫禮緣人情而生者也、不可過、不可不及、惟其當而巳人主雖專意正統。亦豈得盡絕私恩。故英宗之過、過於孝也。孝宗之不及、不及於孝也。過於孝者、猶名曰孝、不及於孝者、是曰不孝矣、故後議孝宗者曰、高宗貽以大業、傳之無窮感故孝。慮其所後者、以我為不親而勉承之、勉故孝。懲於英宗之過、而矯其枉、懲故孝。然則孝宗之孝。謂孝於高宗則可。謂孝於秀王則未也。
2 李大生曰論人主之孝大裨主德重系世風而責宋孝之不孝於秀王亦是特見

解大紳論》

1 國初解大紳絕類賈生。其年少同。其見知人主同。賈短於絳灌。解妬於煦福。賈困於長沙。解困於交址。賈死於楚。解死於獄。其不偶同。大庖西上封事、雖文不及治安。而言事切要。亦大相類。治安之策不見用於漢文。至於分封子弟。改正朔。易服色。制匈奴。漢武時一一行之。庖西封事不見用於洪武。至洪宣以後亦多行之。其曰祀孔子為先師。祀叔梁紇而以顏路曾晢孔鯉配。則嘉靖初行之矣其曰臣欲取古藍田呂氏之鄉約。義門鄭氏之家範。布之天下以為民表。則萬歷中行之矣其曰開武舉以收天下英雄。今武舉三年一開矣其曰律以人倫為重。不宜有給配婦女之條。今律例芟之矣其曰進士經明行修、而多困於下僚。孝廉人才、冥蹈潛趍而或溷於朝省。今尊用進士罷孝廉人才矣其曰官妓非人道所為。今官妓禁矣但其言有未盡行者、如曰刪禮記之踳駁以正禮。求審樂之大儒以備樂。未行也。如曰斷瑜迦之教。禁符式之科。未行也。如曰行受田均田之法。兼常平義倉之舉。未行也。如曰尚書侍郎、內侍也。而以加於六卿。郎中員外、何職也。而以名於六屬。未行也。言皆中窽。事如燭照。其兄三楊金黃而弟之與。至曰陛下拳拳於畏天畏鬼神。而所謂畏民者則未至。孳孳於治民治強暴。而所以治心者。則未至。斯言也即賈生未之能及也。視堯舜仁義之陳。正心誠意之對。又何多讓焉。故 太祖奇才之褒。 仁祖定見之譽。皆知之審矣。誰謂解生狂哉。誰謂解生狂哉。
2 張成倩曰儗解文敏於價太傅宛得其倫封事有行有不行複有關於經濟

於忠肅論》

1 楚人伏兵車執宋公以伐宋、宋公謂公子目夷曰、子歸、守國矣國子之國也、吾不從子之言、以至乎此、公子目夷複曰、君雖不言、國固臣之國也。於是歸設守械而守國。楚人謂宋人曰、子不與我國、吾將殺子君矣、宋人應之曰、吾賴社稷之神靈。吾國巳有君矣。楚人知雖殺宋公、猶不得宋國、於是釋宋公、宋公釋乎執、走之衛、公子目夷複曰、國為君守之。君曷為不入。然後逆襄公、公歸、 國家土木之變、不幸類此、當裕陵北狩、虜擁至大同城下、大同人登城謝曰、賴天地宗社之靈。國有君矣。至宣府城下、宣府人登城謝曰、賴天地宗社之靈。國有君矣。至京城下、京城人又謝曰、賴天地宗社之靈。國有君矣。於是於忠肅揚言曰社稷為重、君為輕、虜人聞之、乃歸 裕陵夫宋人之應。與大同宣府京城人之應。一也。宋公之釋。 裕陵之歸。一也。顧宋公歸而德目夷。 裕陵複闢。竟誅忠肅。此何以故、宋公未歸。目夷守國。宋公既歸。目夷讓國。兄弟之間。即唐虞揖遜之風。不加於此。忠肅度 景帝必不能目夷。亦宜動以兄弟天性之言。至於東宮之易。南宮之錮。三綱漸非則當諫。諫而不從則當去。吾歸而優游湖山之上。即百石亨柰我何。錢塘胥濤。西湖岳祠。與忠肅之墓。岳立而三。三公之冤、千古令人涕泣。所可惜者、俱欠一去耳、伍之去。在入郢之後。岳之去。在相檜之日。於之去。在易東宮之時。此皆所謂幾也。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而惜乎三公之未足語此也、
2 李克生曰宋公子得應猝之方於忠肅合麟經之旨而惜其未書範寧謂人臣而不知春秋之義不可以為臣諒哉

聖賢人物志論》

1 孔子世家論
2 顏子
3 顏氏
4 卜子
5 啟聖公論
6 曾點論
7 ?孔子世家論 以下見傳草補入
8 夫子嘗贊易矣、其言曰神以知來智以藏往其孰能與於此哉古之聰明睿智神武而不殺者夫、夫自黃帝以下、殺機巳露、神武不殺其指羲農以上之聖人乎。夫子又言曰、大道之行天下為公、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大道既隱、天下為家、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是謂小康、則大同小康之異。分於殺不殺之間而巳。夫子小康三代而志大同、其襟懷意量。如天如地。使之得志、所謂立立道行、綏來動和、自當見之、而惜乎其未得邦家也、不得巳、作春秋、以口舌代鈇鉞。而萬世之亂臣賊子懼。則吾夫子神武不殺。亂賊不作之實效也。恐堯舜未易辦也。故曰賢於堯舜遠矣、諒哉諒哉、
9 ?顏子
10 子貢有言夙興夜寐諷詩崇禮行不貳過稱言不苟是顏淵之行也、孔子說之以詩、詩云媚茲一人應侯順德、永言孝思孝思惟則、若逄有德之君、世受顯名以御於天子、則王者之佐也夫子明以王佐予顏子矣。孟子曰禹稷顏子易地皆然孟子明以禹稷許顏子矣。而惜乎其年之不永也、予讀路史、仲尼之門、顏氏之達者八路回僕噲何祖高辛也、顏之推雲、仲尼母族故多賢。羅氏以為私言、而不知非私也。麟藪多麟。鳳穴多鳳。天何私於麟鳳哉。
11 ?顏氏
12 聖門父子事仲尼者、惟顏曾二氏、然夫子與蒧思狂。而路於請車厚葬。夫子微示不足之意。則路之學不如蒧。顏子先卒、曾子養志。則路之遇不如蒧。華元申西、為世聞人。則路之曾孫不如蒧。然考之魯志晉顏□之操行。梁顏恊顏之推之家訓。唐師古之博學。杲卿真卿之忠烈。宋顏複顏岐之繕修。至本 朝顏沛縣伯瑋。父子之死難皆顏子之裔也、則皆無繇為之鵠也、嗚呼遠矣、
13 ?卜子
14 子夏可與言詩、今傳小序、夫人而知之矣、損益之問。可與言易。禮後之悟。可與言禮。無聲之樂。可與言樂。亦夫人知之矣。至於春秋則云不能贊一詞、予讀說苑、子夏曰、春秋者記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者也。此非一日之事也。有漸以至焉。公羊穀梁皆云子夏門人。則豈特贊一詞巳耶。
15 ?啟聖公論 以下二首為傳草補遺
16 孟志云宋有弗父何、正考父、孔父嘉之賢、而開尼父、為玄王成湯微子之裔、似也。而非有聖父聖母。惡能開聖子。逼陽之役、諸侯之士、在門內者、危矣紇抉舉以出門者。勇也。顏氏征在擇配事紇。知也。何可掩也。孟志又云魯有獻子莊子僖子敬叔之賢、而肇子車、為後稷文王周公之胤、似也。而非有賢父賢母。惡能肇賢子。激早世、未有聞然刑於之化。驗於三遷。母仉三遷。而成孟子。賢也。何可秘也。予獨恠孔子刪述六經。無一語及紇。止有合葬於防之文。孟子作七篇。無一字及激與仉。止有木若以美之語。聖賢之不私其親如此。
17 ?曾點論
18 季武子死、曾點倚其門而歌人皆曰狂而實非狂。檀弓曰、季武子寢疾、蟜固不說齊衰、入見曰、斯道也、將亡矣、士唯公門說齊衰。武子曰、不亦善乎、君子表微、及其喪也、曾點倚其門而歌檀弓置點倚歌於固表微之後。其意微矣。季氏世專國政。國人事之如公。固守禮矯俗。不脫齊衰。不敢貳君也。庶幾哉。夫子墮三都。張公室之心又惡知點之意邦固意耶不然檀弓胡為置點於固後也。或曰武子為政、猶稱賢大夫、二子何過之深也、曰魯之弱、弱於三家。三家之弱魯始於毀中軍。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成於舍中軍。四分公室。季氏擇二。二子各一。而皆武子為之。此固點之所憤也。夫問疾而以衰見。疑於生而吊。既喪而倚門歌。疑於死而賀。此皆非人情。而二子冐焉為之。其意何如哉。昔武子之毀中軍也。叔孫不欲盟諸僖閎。詛諸五父之衢。受其書而投之。帥士而哭之叔孫之哭蟜固之衰曾點之歌其忠於魯一也柰何謂點狂也
URN: ctp:ws13165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