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前後七國志

《前後七國志》[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失了多少,還存多少,好遣兵去守護。眾人打聽了,回來複道:「七十二城又俱已複去久矣。惟聊城乃是樂元帥侄兒樂英所守,與齊大戰數場,殺得齊兵倒退,不得近城。欲要告急大王,因大王懷恨樂元帥,他是樂元帥的侄兒,又畏罪不敢一告,只得獨力苦守。齊將田單無計可施,只得央魯仲連寫書來勸他降齊。他要降齊,恐辱沒了他樂元帥聲名,欲歸燕,又恐大王恨他不納,因大哭了三日,自殺而死。自樂英自殺後,齊兵得志,只怕還要殺過界來,奪取燕邦。大王須要做准備。」
2 惠王聽了,方慌了手腳,道:「事至如此,卻將奈何?」欲召朝臣商議,而滿朝臣子無一人能知國事,欲要召郭隗、劇辛來計較,又因為聽信騎劫之言,一向疏斥在外,要見他又無顏面。然事到此時,千思萬想,並無別路,只得使重臣召他二人入朝。
3 郭隗與劇辛雖被惠王疏斥,未免怏怏,今既來召,又不敢違逆,只得勉強來見道:「騎劫代將之事如何了?」燕王滿面羞慚道:「寡人愚昧,不聽二卿良言,誤用騎劫,果失大事,今悔已無及。這且慢論。但聞得齊兵乘勝,不以複齊為幸,又欲加兵於燕,以報王之仇。寡人聞知,甚是驚慌。即便傳言不實,然新敗之後,不可不防。故求教二卿,或是還該選將,或是還該求賢?求二卿念先王之好,不以愚昧介懷,指示一二,寡人當一一聽從。」
4 郭隗道:「齊新複國,撫有舊疆,意亦足矣,未必更生他想。所傳加兵於燕者,虛聲也。只消拜樂乘為將軍,謹守燕境,可保無他,此不足慮也。但臣還有一慮。」
5 惠王道:「賢卿舍齊之外,更有何慮?」郭隗道:「齊雖與燕稱為敵國,然燕之下齊,實報燕先王之仇也。既報其仇,原不當盡有其國。今齊國既複,則天理人情俱已平矣,是故不為深慮。今燕與趙唇齒也,宜禮尚往來,相與保守。臣近聞:趙王怒大王以破齊驕矜,往往失禮,每每一意圖燕。今昌國君被廢失城,禮宜還朝,又不還朝而歸趙。不還朝,則本朝疏也;歸趙,則趙親也。昌國君歸趙之後,大王竟不複存問;妻子在燕,大王又無所加禮,此皆生釁之端也。若昌國君有罪於燕則可也,況昌國君於燕,但聞其一戰下齊,但聞其六月而下齊七十二城,但聞先大王立其為齊王,而昌國君誓死辭而不受,未見其自立為王也。即莒州、即墨二城之未下,亦不過僅支朝夕,以待其數,雖不下猶下也,何嘗敢以一失相加遺?由此觀之,則是昌國君於燕,實有功而無罪也。大王不知是何主見,乃進騎劫而退昌國君。進騎劫者,以騎劫為能也。使騎劫果有寸長,能一戰而成下二城之功,則昌國君自愧無能而遠避矣。乃騎劫一敗塗地,不獨不能下二城,並七十餘城俱失去,何以服昌國君之心?大王方才說,或是要求賢,此雖非大王真心,即便大王果真心求賢,天下見大王待前賢如此之薄,又誰肯複出而傾肝膽於大王哉?」
6 惠王聽了,赧然不答,低徊半晌,方說道:「寡人已知過矣。但為今之計,卻將奈何?」劇辛因說道:「臣聞人惟求舊。大王既已知過,可修書一封,備述其從前之誤,細陳今悔過之私,使人往趙致於昌國君,求其歸國,以全舊好。倘肯歸國,燕雖小,無慮不安;即懷恨不肯歸國,而稍申情禮,亦可消其鬱鬱不平之氣,而無他患也。」惠王深以為然,因命人修書往趙國迎請樂毅。正是:明珠在掌不知貴,失卻重於天下求。只恐水流歸大海,等閒安肯複回頭!
7 惠王修書,差人往趙迎請樂毅,且按下不提。
8 卻說樂毅自騎劫來代將之後,歸到趙。因在燕為官,功名顯達,今一旦被棄歸趙,不敢私自回裡隱居,只得報名來朝見。趙王大喜,因賜坐道:「昌國君本是趙國人,乃於燕國立功名,使寡人無顏,往往因以為恨。今幸燕之子孫無享國之福,失禮於樂君,使樂君重動故國之思,來見寡人,寡人何幸也!」
9 樂毅遜謝道:「微臣蒙大王長養之恩而不知報,乃流落他邦,為人犬馬。今遭棄逐,始戀首丘,背主之罪,何可勝言!乃蒙大王不加顯戮,反溫諭有加,真天地之洪恩,父母之至愛,感激之下,不知有頂踵矣。」趙王道:「樂君之去趙,非樂君之棄寡人,是寡人不知樂君也。今寡人既有悟而知樂君矣,樂君又不棄寡人而歸趙矣,此後君知臣,臣知君,幸為留意。」樂毅道:「大王之言,已得微臣之心,敢不效力!」趙王道:「燕以昌其大國,故封樂君昌國。趙之望諸,是樂君舊地,即加君望諸之號,聊以明寡人之望。君其勿辭。」樂毅再三苦辭,辭之不得,方再拜而受命。正是:投燕有效方昌國,歸趙無功也望諸。一自武侯聲價美,遂致千古重茅廬。
10 樂毅在趙過了些時,忽趙王召樂毅說道:「趙與燕,鄰國也,地相接,聲氣相通。我以禮往,彼當以禮來,奈何聘問之儀往往輕慢,寡人深以為恨,欲興兵伐之,不知樂君以為何如?」
11 樂毅聽了,忙將冠簪除下,泣拜於地道:「臣樂毅死罪,死罪!」趙王急令內侍扶起道:「將軍請冠,有何隱情,不妨告朕。」樂毅正色說道:「臣聞忠良之臣,不以生死易其心,禮義之士,不以去來改其節。臣昔日事燕昭王也,猶今日之事大王也。臣今日既事大王,則凡關乎大王者,猶之大王也。即使臣得罪大王而逃亡於他國,亦必不敢謀大王之僕肄,況敢謀大王之子孫乎?臣昔事燕昭王,而今逃歸大王,又焉敢不念前恩而負心謀燕乎?臣所以請死而乞大王原諒之。」
12 趙王聽了,嘆息道:「原來樂君忠不忘於故主如此,可敬也。寡人實欲伐燕,今為樂君,只得罷了。」
13 樂毅因再三拜謝而出。又過些時,忽聞騎劫兵敗,田單複了齊城,不勝痛惜道:「可惜燕先王三十年經營,一旦敗於庸奴之手。此雖天命,系之人事,殊可痛心。」正抱悵間,忽燕使來,奉上惠王書,申達迎請歸國之意。樂毅看了,暗想道:「人之一身,有所重,亦有所輕。昔日在燕,能一戰勝齊,六月下齊七十餘城,故重也。今若複往,豈能複一戰勝齊,豈能複下齊七十餘城?若不能,則未免輕矣。莫若居趙,吾雖不圖於燕,王懼吾圖燕,朝夕提防,雖輕猶重也。」
14 主意定了,因複書上謝燕王。其辭道:舊昌國君、亞卿、臣樂毅,謹複書於燕大王足下:臣不佞,不能奉承王命,以順左右之心,恐傷先王之明,有害足下之義,故遁逃走趙。今足下使人數之以罪,臣恐侍御者不察先王之所以畜幸臣之理,又不白臣之所以事先王之心,故敢以書對。臣聞:賢聖之君不以祿私親,其功多者賞之,其能當者處之。故察能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論行而結交者,立名之士也。臣竊觀先王之舉也,見有高世主之心,故假節於魏,以身得察於燕。先王過舉,側之賓客之中,立之群臣之上,不謀父兄,以為亞卿。臣竊不自知,自以為奉令承教,可幸無罪,故受令而不辭。先王命之曰:「我有積怨,深怒於齊,不量輕弱,而欲以齊為事。」臣曰:「夫齊,霸國之餘業而最勝之遺事也。練於甲兵,習於戰攻。王若欲伐之,必與天下圖之。與天下圖之,莫若結於趙。且又淮北、宋地,楚魏之所欲也,趙若許而約四國攻之,齊可大破也。」先王以為然,具符節南使臣於趙。顧反命,起兵擊齊。以天之道,先王之靈,河北之地隨先王而舉之濟上。濟上之軍受命擊齊,大敗齊人,輕卒銳兵,長驅至國。齊王遁而走莒,僅以身免;珠玉、財寶、車甲、珍器,盡收入於燕。齊器設於寧台,大呂陳於元英,故鼎反乎室,薊丘植於汶篁。自五霸以來,功未有及先王者也。先王以為慊於志,故裂地而封之,使得比小國諸侯。臣竊不自知,自以為受命承教,可幸無罪,是以受命不辭。臣聞:賢聖之君,功立而不廢,故著於《春秋》;早知之士,名成而不毀,故稱於後世。若先王之報怨雪恥,夷萬乘之疆國,收入百歲之蓄積,及至異群臣之日,餘教未衰,執政任事之臣,修法令,慎庶孽,施及乎萌隸,皆可以教後世。臣聞之,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昔伍子胥說聽於闔閭,而吳王遠跡至郢;夫差弗是也,賜之鴟夷而浮之江。吳王不悟先論之可以立功,故沉子胥而不悔;子胥不早見王之不同量,是以至於入江而不化。夫免身立功,以明先王之跡,臣之上計也。罹毀辱之誹謗,墮先王之名,臣之所大恐也。臨不測之罪,以幸為利,義之所不敢出也。臣聞:古之君子,交絕不出惡聲。忠臣去國,不其名。臣雖不佞,數奉教於君子矣。恐侍御者之親左右之說,不察疏遠之行,故敢獻書以聞,惟君王之留意焉。
15 樂毅寫完了書,封付來使持歸,報之惠王。惠王得書,細細看後,甚是躊躇,不勝懊悔,心中暗想道:「迎請不歸,也還可矣。倘久留趙國,為趙所拜,又謀燕國,卻將奈何?」因又請了郭隗、劇辛二人來商議。
16 郭隗道:「昌國君則在趙,而昌國君之妻子,則不在趙而在燕。大王厚其在燕者,則在趙者感大王之惠,猶在燕也。今在燕者不加存恤,而在趙者安肯舍趙而複歸燕哉!」劇辛道:「人之愛妻子甚於愛身。今樂毅妻子在燕,厚之必喜,薄之必怒。郭君之言是也。大王不可不聽。」
17 惠王聽了,細細想了,乃感悟道:「二卿之論,甚為有理。」乃下詔自責道:燕王詔曰:昌國君忠勤先帝,一戰下齊,功齊千古。寡人不肖,不知敬禮,已失尊賢報德,又誤聽騎劫讒言,使之代將,致其倉忙去趙,爵祿虛懸。每一思之,悔恨何及,言念舊勛,寢食不安。昨遣使迎請,又不得受駕,致使大功莫報,慚負不勝。竊思朝廷祿位,不報其身,則報其後。今幸妻子在燕,其妻和氏,著封昌國一品夫人;其子樂閒,著亦封昌國君之職,祿米歲給照常。將軍樂乘,加拜大將軍,以代昌國君執掌兵權之任;其餘樂姓宗族,有可用者,並貴重之,以彰寡人之過,以志寡人之悔。詔眾通知。
18 燕國臣民,因見樂毅有功遭讒而去,皆憤憤不平。今見複加爵祿於其妻子,方才歡喜。過了年餘,和氏並樂閒感惠王相待之厚,因為書使人通知於樂毅,樂毅方才大喜,因勸趙王與燕王通好。趙王欣然從之,遂命樂毅到燕說命。樂毅這番至燕,不比舊臣,朝見惠王,惠王賜坐、賜宴,大加優待,又深自謝其聽讒之罪,又留樂毅在燕住了半年,使其夫妻完聚,父子團圓,然後許其歸趙複命,以合二國之好。
19 此時齊國窺燕虛弱,使人正打聽謀燕,因見樂毅複到燕國,以通燕、趙之好,遂而不敢。有人報知燕王,燕王因此愈敬樂毅。自是之後,樂毅往來,燕、趙如一家,方顯其才能開國,忠能格主,智能全身,為後七國之人物。後人有詩贊之道:燕山日月似穿梭,易水浮雲朝暮過。雖然黃金台已朽,將軍名姓未曾磨。
20 又有詩嘆之道:金台高築為求賢,求到成功三十年。破敗將來無幾日,兒孫不肖實可憐。
21 又有詩頌之道:蘇張之言雖然利,反複多端不足聽。何似黃金台上草,千秋不改只青青。
22 又有詩總結燕齊之案道:燕國成活之噲喪,齊拜驕矜王休。古今成敗皆如此,只望君王聖德修。
URN: ctp:ws13861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