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六回沙番歸順祿山逆 韓子登榮柳氏歡

《第六回沙番歸順祿山逆 韓子登榮柳氏歡》[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話說有一吐番大將,名喚沙吒利,蒙贊普擢他鎮守河隴。他雖為番將,卻最愛中華。何以見得,曾說道:「近日來被唐朝哥舒翰攻拔諸城,盡收故地。郡澆河於積石,軍神策於臨洮。國中蘇毗,又已歸降,封土賜姓。俺想起那日,辭胡佐漢,由餘從戎入秦。這都是用夏變夷,到落得畫圖標史。俺身留番地,心慕華風,願備外藩,將稱內屬,且與部將乞力斤一商。把都兒,喚乞力斤來帳中議事。」不多一時,乞力斤進來稟見。沙吒利道:「乞力斤,俺意欲散離戎部,歸附唐朝。倘列雁臣,猶勝鳥使。你道如何?」乞力斤道:「大唐統接帝王,西戎親本甥舅,合有金鵝之獻,以代銅馬之圖。只是要力修表章,得預朝請方好。」沙吒利道:「俺意正如此。」一面修表,收拾那玉帶金皿,作進貢之物。「勞你前往長安一行。」乞力斤道:「小將便須速行。此時長安,已是三月了。」沙吒利道:「秦中花鳥已應闌。」乞力斤道:「塞外風沙猶自寒。」沙吁利道:「夜聽胡笳折楊柳,教人氣盡憶長安。你早去速回。」乞力斤道:「這個自然,小將去也。」
2 看官,你看這沙吒利辭胡歸唐,尚是正策。可笑安祿山,現為東平郡王,明皇待他何等寵榮,他偏另有一番腸胃。卻說他來歷:他本是營州胡人,姓康名軋犖,幼蒙張守珪養為己子,後來累官做平盧節度,兼柳城太守。天寶初年入朝稱旨,唐天子坐他金雞大障,起第京師,又拜楊貴妃為母,出入宮掖,即令總領范陽三道,進封東平郡王,恩寵極矣。他偏妄想道:「俺生多異相,難道只位極人臣。況且那海內無兵,朝中多故,正是天與不取,反受其殃。俺帳下番漢各兵之外。又有那契丹落河八千人,家奴善弓矢者數百人。日前曾遣人,築雄城於范陽之北,又遣人員,錦繡數萬,以佐軍貲,想俱完備。曳落河,你們近來勇力何如?俺指日就要渡河入洛了。」曳落河道:「我們日日演習的。」祿山道:「家奴,你們近來弓矢如何?」家奴道:「我們弓矢習熟了。」祿山道:「叫築雄武城的,那城果是何如?」應道:「如金湯之固,盡可保障。」又問:「那買的錦繡服色何如?」應道:「俱各鮮明,霞氎霜氈無數,組練還有三千。」祿山道:「你們成功之日,都有重賞。」眾人道:「多謝王爺。」祿山道:「數日前何千牛與俺說,平盧一帶,雖則屬俺節制,那侯希夷是個不良的人,倘或俺直入中原,哥舒翰提潼關之眾,侯希夷統河北之兵,以躡其後,卻不做腹背受敵,進退無門。俺已命高尚,修一書,遣中人韓朝敭去說他連和便了。」你看,祿山這等行事,正是:
3 晝暗狐狸得勢,天陰魑魅持權。
4 不能流芳百世,亦當遺臭萬年。
5 且說韓生應試,尚未有佳音。那柳姬向輕娥道:「韓郎今日南宮引奏,北闕敷言,不知他文福何如?」輕娥道:「姐姐常說,韓郎才貌,豈久貧賤之人,自然就有佳音了。」柳姬道:「說便這般說,你見那顯達的,幾個有才貌來。」正說話間,只見奚奴急忙走來,說:「相公喜得高第了。」柳姬道:「奚奴,你見誰來?」奚奴道:「小人親在午門外見的,只有俺相公年少,主上賜名探花使,特敕京兆府儀從鼓樂送歸第哩。」柳姬道:「他如今在那裡?」奚奴道:「如今赴瓊林宴,到曲江題名去了。」柳姬道:「你還去接相公。」奚奴道:「是。」曲江院裡題名處,十九人中最少年。輕娥道:「姐姐,你好喜也。」柳姬道:「也只偶然,何足為喜。你且去排個夜筵,待相公回來作慶。」輕娥道:「知道了。」
6 只聽外面一片喧嚷,鼓樂連天,送韓探花到了門前。韓生下馬,轉進後宅。柳姬道:「相公恭喜。」韓生道:「小生偶應鳳舉,夫人亦有鸞封,正當同歡。」柳姬道:「相公,可惜李郎不見你有今日。」韓生道:「我正在念他,只是他已塵垢浮名,糠秕濁世,看著我們,猶如浮鷗在海中,宛雛視腐鼠了。」柳姬道:「正是。早已命輕娥設筵後閣,且少敘一回。」按下韓生夫婦歡慶不表,再聽下回陳言。
URN: ctp:ws154503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0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