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宋朝事實類苑卷第二十

《宋朝事實類苑卷第二十》[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宋朝事實類苑卷第二十
2 典禮音律(三)
3 ◆典禮音律(三)
4
5 審聲
6 乾德樂
7 馮吉善琵琶
8 律中生六事
9 嘉量
10 九鼎
11 ○笛
12 馬融笛賦云:『裁以當簻,便易持』,李善注謂:『簻,馬策也。裁笛以當馬簻,故使易持。』此謬說也,笛安可為馬簻?簻,管也,古人謂樂之管為簻。故潘岳笙賦云:『修簻內闢,餘簫外逶。』裁以當簻者,餘器多裁眾簻以成音,此笛但裁一簻,五音皆具。當簻之上,不假繁猥,所以便而易持也。
13
14 笛有雅笛,有羌笛,其形制所始,舊說皆不同。周禮:『笙師掌教篪篴。』或云:『漢武帝時,丘仲始作笛』,又云:『起於羌人。』後漢馬融所賦長笛,空洞無底,剡其上孔五,孔一出其背,正似今之尺八。李善為之注云:『七孔,長一尺四寸』,此乃今之橫笛耳。太常鼓吹部中謂之橫吹,非融之所賦者。融賦云:『易京君明識音律,故本四孔,加以一。君明所加孔後出,是謂商聲,五音畢。』沈約宋書亦云:『京房備其五音。』周禮笙師注:『杜子春云:篴乃今時所吹五空竹篴。』以融、約所記論之,則古篴不應有五孔。則子春之說亦未為然。今三禮圖畫篴亦橫設,而有五孔,又不知出何典據。
15 ○審聲
16 五音:宮、商、角為從聲,徵、羽為變聲。從謂律從律,呂從呂。變謂以律從呂,以呂從律。故從聲以配君臣民,尊卑有定,不可相逾。變聲以為事物,則或遇於君聲無嫌。六律為君聲,則商角皆以律應,徵羽以呂應。六呂為君聲,則商角皆以呂應,徵羽以律應。加變徵,則從變之聲已瀆矣。隋柱國鄭譯始條具七均,展轉相生,為八十四調,清濁混淆,紛亂無統,竟為新聲。自後,又有犯聲、側聲、正殺、寄殺、偏字、傍字、雙字、半字之法,從變之聲,無複條理矣。外國之聲,前世自別為四夷樂,自唐天寶十三載,始詔法曲與胡部合奏,自此樂奏全失古法。以先王之樂為雅樂,前世新聲為清樂,合胡部者為宴樂。古詩皆詠之,然後以聲依詠之成曲,謂之協律。其志安和,則以安和之聲詠之;其志怨思,則以怨思之聲詠之。故治世之音安以樂,則詩與志,聲與曲,莫不安且樂。亂世之音怨以怒,則詩與志,聲與曲,莫不怨且怒。此所以審音而知政也。詩之外,又有和聲,則所謂曲也。古樂府皆有聲有詞,連屬書之,如曰『賀賀賀』、『何何何』之類,皆和聲也。今管弦之中纏聲亦其遺法也。唐人乃以詞填入曲中,不複用和聲,此格雖雲自王涯始,然貞元、元和之間,為之者已多,亦有在涯之前者。又小曲有『咸陽沽酒寶釵空』之句,云是李白所制,然李白集中有清平樂詞四首,獨無是詩,而花間集所載『咸陽沽酒寶釵空』,乃云是張泌所為,莫知孰是也。今聲詞相從,惟里巷間歌謠,及陽關、搗練之類,稍類舊俗。然唐人填曲,多詠其曲名,所以哀樂與聲尚相諧會。今人則不複知有聲矣,哀聲而歌樂詞,樂聲而歌怨詞,故語雖切而不能感動人情,由聲與意不相諧故也。
17
18 古樂有三調聲,謂清濁、平調、側調也。王建詩云:『側商調裏唱伊州』,是也。今樂部中有三調樂,品皆短小,其聲焦殺,惟道調、小石、法曲用之,雖謂之三調樂,皆不複辨清平側聲,但比他樂特為煩數耳。
19
20 虞書曰:『戛擊鳴球,搏拊琴瑟以詠,祖考來格。』鳴球非可以戛,和之至,詠之不足,有時而至於戛且擊。琴瑟非可以搏拊,和之至,詠之不足,有時而至於搏且拊。所謂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而不自知其然,和之至,則宜祖考之來格也。和之生於心,其可見者如此,後之為樂者,文備而實不足,樂師之志,主於中節奏,諧聲律而已。古之樂師,皆能通天下之志,故其哀樂成於心,然後宣於聲,則必有形容以表之。故樂有志,聲有容,其所以感人深者,不獨出於器而已。
21
22 高郵人桑景舒,性知音,聽百物之聲,悉能占其災福,尤善樂律。舊得 明抄本作『傳』。 有虞美人草,聞人作虞美人曲,則枝葉皆動,他曲不然。景舒試之,誠如所傳,乃詳其曲聲,曰皆吳音也。他日取琴,試用吳音制一曲,對草鼓之,枝葉亦動,乃謂之虞美人操。其聲調與虞美人曲全不相近,始末無一聲相似者,而草輙應之,與虞美人曲無異者,律法同管也。其知音臻妙如此。景舒進士及第,終於州縣官。今虞美人操盛行於江湖間,人亦莫知其如何者為吳音。
23
24 前世遺事,時有於古人文章中見之。元稹詩有『琵琶宮調八十一,三調弦中彈不出。』琵琶共有八十四調,蓋十二律各七均,乃成八十四調。稹詩言八十一調,人多不喻所謂。予於金陵丞相家,得唐賀懷智琵琶譜一冊,其序云:『琵琶八十四調,內黃鍾、太簇、林鍾宮聲,弦中彈不出,須管色定弦,其餘八十一調,皆以此三調為准,更不用管色定弦。』始喻稹詩言,如今之調琴,須先用管色合字,定宮弦,乃以宮弦下生徵,徵弦上生商,上下相生,終於少商。凡下生者隔二弦,上生者隔一弦取之,凡弦聲皆當如此。古人仍須以金石為准,商頌:『依我磬聲』是也。今人苟簡,不複以弦管定聲,故其高下無准,出於臨時。懷智琵琶譜,調格與今樂全不同。唐人樂學精深,尚有雅律遺法,今之燕樂,古聲多亡,而新聲大率皆無法度,樂工自不能言其義,如何得其聲和?
25
26 今教坊燕樂,比律高二均弱,合字比太簇微下,卻以凡字當宮聲,比宮之清宮微高。外方樂尤無法,大體又高教坊一均以來,唯北狄樂聲,比教坊樂下二均,大凡北人衣冠文物,多用唐俗,此樂疑亦唐之遺聲也。
27
28 今之燕樂二十八調,布在十二 原作『一』,據明抄本改。 律,唯黃鍾、中呂、林鍾三律,各具宮商角羽四商。 明抄本作『音』。 其餘或有一調至二三調,獨蕤賓一律都無,內中管仙呂調乃是蕤賓聲,亦不正當本律。其間聲音出入,亦不全應古法,略可配合而已。如今之中呂,都是古夾鍾宮,南呂宮乃古林鍾宮,今林鍾商乃古無射宮,今大呂調乃古林鍾羽,雖國工亦莫能知其所因。十二律並清宮當有十六聲,今之燕樂,止有十五聲,蓋今樂高於古樂二律以下,故無正黃鍾聲,只以合字當大呂,猶差高,當在大呂太簇之間。下四字近太簇,高四字近黃鍾,下一字近姑洗,高一字近中呂,上字近蕤賓,勾字近林鍾,尺字近夷則,工字近南呂,高工字近無射,六字近應鍾,下凡字為黃鍾清,高凡字為大呂清,下無字為太簇清,高五字為夾鍾清。法雖如此,然諸調殺聲不能盡歸本律,故有偏殺、側殺、寄殺、兀殺之類,雖與古法不同,推之亦皆有理,知聲者皆能言之,此不備載也。
29
30 古法,鍾磬每簴十六,乃十六律也。然一簴又自應一律,有黃鍾之簴,有大呂之簴,其它樂皆然。且以琴言之,雖皆清實,其間有聲重者,有聲輕者,材中自有五音,故古人名琴,或謂之清徵,或謂之清角,不獨五音也。又應諸調,予友人家有一琵琶,置之虛室,以管色奏雙調,琵琶弦輙有聲應之,奏它調則不應,寶之,以為異物,殊不知此乃常理。二十八調但有聲同者即應,若編二十八調而不應,則是逸調聲也。古法一律有七音十二律,共八十四調,更細分之,尚不止八十四,逸調至多,偶在二十八調中,人見其應則以為怪,此常理耳。此聲學至要妙處也,今人不知此理,故不能極天地至和之聲,世之樂工,弦上音調尚不能知,何暇及此? 已上出筆談。
31
32 元豐三年七月,命劉幾、範鎮定樂,八月幾言太常鍾聲三等:王樸一;李照二;胡瑗、阮逸三。王樸樂聲太高,太祖皇帝所嘗言,不待論而後明。仁宗皇帝景佑中,命李照定樂,乃下律法以取黃鍾聲,見時人習舊,疑其太重,照樂由是不用。皇佑中,瑗、逸定樂,比王樸微下,而聲律相近,及鑄大鍾,或議其鬱弇,因亦不用。於是郊廟依舊用王樸樂,然王樸鍾磬太高,聖人作樂,以紀中和之聲,所以道中和之氣,清不可太高,重不可太下,使八音協諧,歌者從容,而能永其言,乃中和之謂也。乃請下樸樂二律以定中和之聲。又禮官楊傑言,金聲舂容,失之則重。石聲溫潤,失之則輕。土聲函胡,失之則下。竹聲清越,失之則高。絲聲纖微,失之則細。革聲隆大,失之則洪。匏聲叢聚,失之則長。木聲無餘,失之則短。惟人稟中和之氣,而有中和之聲,足以權量八音,使律呂皆以人聲為度,以一聲歌一言,言雖永,不可以過其聲。故先儒云:『依人音而制樂,托樂器以寫音』,樂本效人,非人效樂,請詳大樂,以歌為本,聲必依永,律必和聲。 元豐聖訓。
33 ○乾德樂
34 乾德四年初, 玉壺作『郊』。 禮容樂節刊正漸備,有司奏其闕典,但少宗廟殿庭宮懸三十六架,加鼓吹熊羆十二桉。樂禮,朝會登歌用五瑞,郊廟奠 玉壺有『獻』字。 用□ 玉壺作『四』。 瑞,回仗 原作『伏』,據明抄本及玉壺改。 至樓前,奏採茨之曲,御樓奏隆安之曲,各用樂章。又八佾之舞,以象文德武功,請用玄德升聞、天下大定之舞。率從其請。 玉壺清話。
35
36 乾德四年,詔太常寺,大朝會複用二舞。先是,晉天福末,戎虜亂華,中朝多事,遂廢之,至是始複。是歲冬至,御乾元殿,始用雅樂登歌。 國朝事始。
37 ○馮吉善琵琶
38 馮瀛王道,德度凝厚,事累朝,體貌山立。其子吉,特浮俊無檢,為少卿,善琵琶,妙出樂府,世無及者。父酷戒之,略不少悛。一日家宴,固 玉壺作『因』。 欲辱之,處賤伶之眾,執器立於庭,奏數曲罷,則 玉壺作『例』。 以纏頭縑鏹隨眾伶給之。吉置縑鏹於左肩,抱琵琶,按膝長跪,厲聲呼謝而退。家人大笑於箔,回首謂父曰:『能為吉進此技於天子否?』凡賓僚飲聚,長為不速,酒酣即彈,彈罷即舞,舞罷作詩,昂然而去,自謂曰馮三絕。及撰昭憲太后謚議,舉朝嘆服。 玉壺清話。
39 ○律中生六事
40 律管,候氣之管,以銅為之,古則以玉焉。銅玉者,防人增減,令法有失爾。用十二管,始以黃鍾之律,是十一月子律,長九寸十分之一,圍九分,蓋帝使伶倫斷嶰谷之竹而吹之,為黃鍾之宮,制十二筒以聽鳳鳴,雌雄各六,故十二律呂也。一於律中生歷數,二律中生聲樂,三律中生禮,四度其長短,生於分寸尺丈引也。其法本取律管中秬黍中者,一黍之廣,度之九十分。黃鍾之長,一為一分,十分為寸,十寸為尺,十尺為丈,十丈為引也。五量多少,生其量者龠合升斗斛也。先黃鍾之龠,實黍中者一千二百粒。盛龠中以井水平,其槩十龠為合,十合為升,十升為斗,十斗為斛,五量嘉矣。其器用銅,方尺而圓,其外有庣 音祧 ,其上為斛,其下為斗,左耳為升,右耳為合。龠狀似爵,以麋爵祿,上三下二,參天兩地,圓而函方,左一右二,陰陽之象也。六秤法生乎律中,取黃鍾之重,一龠容一千二百粒黍,重一十二銖。兩之為兩,二十四銖為一兩,十六兩為斤,三十斤為鈞,四鈞為石也。古之為錘之法,形如環,體為肉,孔為好,肉厚而好小也。錘者秤之權也,都謂之權衡,衡即秤衡。凡律度量衡用銅者,名同名也,取銅之名以合於同也,所以同天下齊風俗也。銅為物至精,不為寒暑燥濕變其節,不為風雨暴露改其形,是以用銅焉。是故帝王和於聲律,謹於三量,慎於法度,惟今聖朝能行焉。諸國之異制,則天下混同也。陰陽既和,時序大順,不外於物,必納於歸,故曰以利兆民,正天下於一,同海內之歸也。 贊寧要言。
41 ○嘉量
42 周之用,深尺,內方尺,而圓其外,不實六斗四升,積百三萬六千八百分,千二百八十龠之實也。深尺者,十寸之尺也。內方尺者,八寸之尺也。圓其外者,圓方相往之數也。其庣一寸者,深也。其耳三寸者,深也。由是而規圓之,以圓函方之法也。必以圓而函方者,欲其聲之圓也。必為耳於左右者,欲其聲之不韻也,亦猶鍾之有乳也。漢斛之法,方尺而圓其外,庣旁九厘五毫,其實十斗,積百六十二萬分,二千龠之實也。不言深而言方者,無八 東齋作『分』。 寸之別也。圓其外者,亦相生之數也。其上為斛,其下為斗,左耳為升,右耳為合,六 東齋作『云』。 耳者,謂升合如耳形附於斛之左右也。今 東齋有『胡瑗』二字。 之升合皆方制之,而斛方尺,深一尺六寸二分,是以方分置算而然也。龠其狀似爵者,謂 東齋有『圓』字。 如爵也。今之龠方一寸,深八分一厘,亦以方分置算也。上三下二者,謂斛在上並升合為三也,鬥在下並龠為二也。圓而函方,斛之形也,上下皆然也。今上以圓函方,下為方鬥而已。左一右二者,升在上而左,合在上,龠在下,而俱右也。今合龠俱在上,而龠俯,自聶崇義失之於前,而胡瑗、阮逸踵之於後也。夫鬥斛非是,而欲考正黃鍾,安可得也? 東齋記事。
43 ○九鼎
44 九鼎,國之厚寶也。古之帝王必鑄鼎,然有多例。一鑄鼎煉丹,以求仙去如黃帝是也。一以為飪熟品餗,如陪鼎以食是也。一鑄鼎象物,以作圜圖而知天下之美惡,如禹鑄九鼎是也。一奉供宗廟,如祭器是也。然其不出五金,如東漢漅湖獲黃金鼎,黃帝煉首山之銅以鑄鼎,則青金也。其次鐵鼎,尊卑共享。唯白金無聞焉。爾雅曰:鼎絕大謂之鼐,圜弇上謂之鼒,注:鼎斂上而小口。附耳外謂之釴,注:鼎耳在表也。款足者謂之鬲,注:鼎曲腳也。夏亡則成湯即天子位,還,遷九鼎於亳都,至大?而有惡德,蓋以臣代君也。殷亡,鼎遷於洛也。夏都平陽及安邑,如夏桀亡,鼎遷來亳,乃隔河也。此未論夏殷凡幾遷都。鼎遷來,其地多不明白,惟周遷商鼎分曉焉。禹鼎制度,則左傳所謂夏方有德,遠方圖物,貢金九牧,鑄鼎象物,百物而為之備。使民知神奸者,圖鬼神百物之形,使民逆備之,故民人入川澤山林,不逢不若,魑魅魍魎,莫能逢之。則如揚州鼎,豫章江怪物,牛渚磯水府,貙虎貀鱷,蛇蠱工蜮,皆鑄形書處,令揚州之民懸防也。故王子年拾遺云:上古鑄鼎器,皆圖鸐形,出幽州羽山之北,人面鳥喙,八翼一足,毛色如雉,行不踐地,其聲似鍾磬笙竽也。然鸐不聞災害,圖之奚利乎?通曰:此不害物,出入必兆災福,俾民預知。苟鑄幽鼎,必圖斥山之暴獸也。詳其禹鼎,不止圖山川鬼神,猛鷙之物,抑又每州民戶地裡寬狹,皆可知也。故後語云九鼎寶器必出,據九鼎,按圖籍。注云:秦據執得周九鼎,自然業次知九州島戶籍圖書也。或問鼎之大小耶,通曰:昔周微弱,秦武王興兵臨周以求九鼎,王患之,顏率說齊求救。及秦兵退,顏率謂齊曰:夏桀亡,鼎歸商,商滅,歸周,其數九。一鼎九萬人挽之,九九八十一萬人也。鼎來齊,必經魏,魏豈不愛鼎耶?由是觀之,鼎大可知也。周威烈王二十二年,九鼎震。又秦武王有力,好力士,及平韓取宜陽,遂窺周室,與孟說舉龍文之鼎,武王絕髕而卒。可以對舉之者,知其小也。或問曰:周武王遷商鼎,鼎在今汲郡,如何渡河耶?通曰:如顏率言,一鼎用九萬人,士卒師徒器械備具焉,詳於時造舟為梁,越盟津而至洛,必矣。雖遷徙至河南而安置,未得所,故成王定鼎於郟,鄏城也。或問為在朝廟耶?通曰:雖云左宗廟,右社稷,凡宮室有東西廂曰廟,置在宮兼廟也。是以後語謂之發器,後世謂為大寶,大寶之器,言龜與鼎也。或問曰:二周鼎何所?通曰:帝王世紀中,秦昭襄王自稱西帝,攻周,廢赧王,取九鼎,事頗蒙昧。或問曰:漢桓平何言鼎沒泗水耶?通曰:秦本紀亦云:二十八年,使千人沒泗水,求周鼎,不獲而已。漢武汾陰獲鼎,東漢漅湖獲黃金鼎焉,累朝所得,皆制度輕小鼎也。梁書:何子季隱逸,武帝征之,請更鑄九鼎,曰:鼎者神器,有國之先也。唐貞觀二十一年六月,遂州涪水中獲古鼎,受五石三斗。至天后朝,梓桐縣江中獲鼎,受十六斛,篆文曰『王李五百代』。至萬歲通天二年四月,勑鑄九鼎成,計用青金五十六萬七百一十二斤焉。豫州鼎名永昌,高一丈八尺,受一千八百斛。冀州名武興,雍州名長安,兗州名日觀,青州名少陽,徐州名車原,揚州名江都,荊州名金陵,梁州名成都。唯豫州鼎大,八州各高一丈四尺,受一千二百斛,鼎上各圖,寫本土產物之象。鍾紹京等題,曹廓畫,用十萬人牛象等,自玄武門外曳入,置於明堂之庭,各依方面安著焉。玄宗開元中,薛謙光獻九鼎銘,宰臣以豫州鼎銘,武后曾制,有玄宗御名,便為符瑞,請付史館,帝甚悅焉。乾元中,三殿上安銅鼎,上津汗流,占曰:『必雨之候』,果信矣。此又小鼎也。 贊寧要言。
URN: ctp:ws156575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