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元代法律资料辑存

《元代法律资料辑存》[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咭蝗∈茉咦锾趵犯摹!� 。
2 不枉法 一贯至廿贯四十七下,廿贯以上至五十贯五十七下,五十贯以上至一百贯六十七下,一百五十贯以上至二百贯八十七下,二百贯以上至三百贯九十七下,三百贯以上一百七下 【一百七下,原文作夹注小字,今据[一]揭文字改。}} 。
3 已上应官吏,除受敕外,其馀合准吏人科断。吏人犯赃,终身不叙。无禄之人,减一等科断。
4 ○十恶条令  恶条令 恶条令三字,疑衍。
5 一曰谋反  谓谋危社稷。
6 二曰谋大过  谓谋[毁] 据《元史》卷一百二《刑法志一名例十恶》相应文字(《唐律疏议》、宋《刑统》同)补。 宗庙、山陵及宫阙。
7 三曰谋叛  谓谋背国从伪。
8 四曰恶逆  谓殴 殴,原文作欧,据[四]揭相应文字改。 及谋杀祖父母、父母、杀 据《元史》卷一百二《刑法志一名例十恶》相应文字(《唐律疏议》、宋《刑统》同)补。 伯叔父母、姑、兄、姊、外祖父母、夫 据《元史》卷一百二《刑法志一名例十恶》相应文字(《唐律疏议》、宋《刑统》同)补。 、夫之祖父母、父母。
9 五曰不道  谓杀一家人,及支解人,造畜蛊毒,采生厌魅者。
10 六曰大不敬  谓盗宗祀神御之物,銮舆御服;伪造御宝;合和御药,误不依本方,误封题;御造御寳,犯食禁;御幸舟车,常御之殿不牢固;指斥銮舆,情理切害,厌咒求媚而涉銮舆,及对捍制使,而无人臣之礼者 此项与[四]揭相应文字多有出入。
11 七曰不孝  谓告言骂詈祖父母、父母,及外祖父母 及外祖父母,[四]揭相应文字作「及祖父母父母」。 ,在别籍异财,奉养有阙;居父母丧,不丁忧,服内嫁娶,忘哀作乐,释服从吉;闻父母丧匿不降哀;及诈称父母、祖父母身死者。
12 八曰不睦  谓谋[杀及] 据《元史》卷一百二《刑法志一名例十恶》相应文字(《唐律疏议》、宋《刑统》同)补。 卖缌麻以上亲属殴 殴,原文作欧,据[四]揭相应文字改。 告夫及大功以上尊长、小功亲属者。
13 九曰不义  谓杀本属路府州县官员及受业师傅,又吏卒杀本属官长,及闻夫丧匿不举哀,释服从吉,及改嫁它人者。
14 十曰内乱  谓奸小功以上亲属及父妾继母者 及父妾继母者,[四]揭相应文字作「父祖妾及与和者」。
15 ○诸条格
16 词讼  诸告人罪者,明注年月,指陈实事,不得称疑。诬告者抵罪反坐。○元告人走了呵,被告人至一百日不生受那甚么?两个月尚远不见呵,或一个月或四十日不见呵,有勾当的便勾当去者。
17 犯奸  诸和奸,无夫妇人,七十七下;有夫妇人,决八十七下。○诸强奸,无夫妇人,决一百七下;有夫妇人,处死。妇人不坐。强奸十岁以上幼女,决一百七下,十岁以下幼女,处死。○主母受财纵妾奸,决四十七下。○夫受财,奸夫奸妇本夫各决八十七下。○翁奸男妇未成,一百七下,已成,各处死。
18 诸强盗  持杖伤人得财,皆处死。持杖不伤人得财,一百七下;不得财,一百七下。不持杖伤人者,处死;不伤人,为首者处死,为从一百七下。因盗行奸,同强盗伤人,断处死。
19 诸窃盗  盗系官物得财,十贯以下决六十七下,十贯之上决七十七下,四十贯之上决八十七下,六十贯之上九十七下,八十贯之上决一百七下,一百贯之上决一百七下出军;为从,十贯决六十七下,四十贯至三百贯者各减一等;及窝主知情分赃,减正犯贼徒一等免刺科断。各以至元钞为则。 以至元钞为则,原文系夹注小字。 ○盗常人财,为首得财,十贯以下六十七下,十贯之上决六十七下,四十贯以上决七十七下,六十贯以上决八十七下,八十贯以上决九十七下,一百贯至三百贯决一百七下;为从者,各减一等刺断。
20 掘坟  已发坟冢,开棺椁者,比强盗,残毁尸首,同伤人论。○子孙发掘祖宗坟茔,盗取财物,货卖坟地,验犯轻重断罪。移尸弃骸,不为祭祀,同恶逆结案。买地人知情,减犯人罪二等;不知情,临事详决。卖买祖坟树木,牙人要罪过。
21 放火  凡故烧官舍,比同强盗有人居止,无问大小财物多寡,决一百七下。○烧常人房舍,比同窃盗无人居止,损坏财物及田场积聚之物,免刺验赃,依例决断居役,仍各追所烧物价。再犯决配役满,迁徙千里之外。烧亲属房舍,同凡人论 同凡人论,原文系夹注小字。
22 殴,原文作欧,据文义改。参见《元典章》卷四十四,刑部卷六,《诸殴》。下殴字均同。 詈  凡手足殴人,决二十七下。手足伤,他物伤,各决三十七下。拔发、折指齿、破骨、毁缺耳鼻一目,决六十七下。折肋、刃伤、堕胎、眇二目,决七十七下。伤折支体、瞎一目,决八十七下。毁败阴阳成笃疾,决一百七下。○殴詈亲属、弟妻、兄妻,决二十七下。詈父、后妻烧烙前妻儿女,决七十七下,离异。弟殴伤兄,八十七下。割断义男脚筋,决九十七下,追钞一十定,与养赡,令归宗。为首打伤亲兄,手成废疾,剜去二目成废疾,决一百七下。○侄打折叔脚成废疾,遇免迁徙种田。剜损亲族双目,追钞廿定,一目,追一十定,给付充养赡,徙辽阳迤东。○江南富户凌虐 虐,原文作雪,据文义改。 殴伤佃户,同凡人科断。○自刑谋害人,决六十七下。○故杀子孙诬赖人,决七十七下。将男女杀害图赖人,决六十七下。
23 人口  诱略卖人口为奴婢者,决一百七下。○诱略奴婢,决九十七下○假以乞养过房为名,引领牙保知情者,决七十七下;货卖为奴婢者,决九十七下,价钞没官,人给完聚。
24 聚众祈赛  立集场,唱淫词,犯人四十七下,社长、主首、邻佑人等二十七下。○鸠敛钱物,聚众妆扮,鸣锣击鼓,迎神赛社,为首正赛人五十七下,为从者四十七下,里正、主首、社长失觉察知而不首,决三十七下。○诈称神降,妄言祸福,扇惑乡民,为首者决五十七下,为从者决三十七下,社长失觉察决一十七下。妇人衣男子服神附,决五十七下。
25 宰杀  私宰马牛,正犯人决杖一百,仍徵至元钞二十五贯,付告人充赏;两邻知而不首,决廿七下;坊里正、主首、巷长、局院军人头目有失觉察,决五十七下。见杀马牛人要讫钱物,决七十七下。
26 赌博  当日在场同赌人数,诸人告捉到官,犯人,决七十七下;两邻知而不首,弓手、头目人等故纵不行告捕,各决四十七下。摊场钱物没官。仍于犯人名下均徵至元钞二十五两,付告人充赏。赌饮食者不坐。○无籍之徒结党设局,白日强骗人钱物,拟依窃盗首从例计赃断罪,免剌,不追倍赃。其信从诱入局被骗之人,量事轻重断罪。○撇卷贼徒即与局骗财物一体事理,拟依窃盗例计赃断配,免剌,不追倍赃,犯人门首红泥粉壁,开写过名。
27 婚姻  民间聘财,上户金一两、银五两、彩段六表里、杂用绢四十疋。○中户金五钱、银四两、彩段四表里、杂用绢三十匹。○下户银三两、彩段二表里、杂绢一十五匹。以男家为主,愿减者听。许嫁女已报婚书及有私约,或受财輙悔者,笞三十七下;更许嫁他人者,决四十七下;已成者,决五十七下。五年无故不娶者,许经官给据,别行改嫁。○蒙古色目人各依本俗。及品官另行定夺。但婚姻议立婚书文约,元议聘财,招女壻养老入舍年限,主婚系亲媒妁人等画字依礼成亲。○婚书明写聘财礼物,婚主媒人各画字,女家回书亦写受到聘财数目,嫁主媒人亦画字,仍将两下亲书背面大书合同字样,各家收执。其彝俗俚语骈俪词语朦胧,无各各画字合同婚书,争告到官,即同假伪。○同姓不得为昏○有妻更娶妻,虽会赦,犹离之。若求娶妾,明立婚书。○为婚已定,若女年十五以上,无故五年不成,或谓男女未及婚年甲或服制未阕之类,其间有故,前后年月并许之,及夫逃亡五年不还,并听离,不还聘财。○诸弃妻犯七出:一无子,二淫佚,三不事舅姑,四口舌,五窃盗,六妬忌,七恶疾。而有三不去,即不得去:一经持公姑之丧,二娶时贱后富贵,三有所受无所归。若夫妻不安谐,两愿离弃者,不坐。其犯奸,不用此律。
28 田宅  诸典卖田宅,取问房亲邻人。典主违限不批退,决一十七下;违限不酬价,决二十七下。典卖田宅,具情由告给公据,许令成 疑成下脱一交字。 ,卖主买主一同赍契赴官销照□取承□推收税石。○听亲邻典主百日内收赎,限外不得争告,虽过百日,并听依价收赎。若亲邻典主在它所者,百里之外,不在由问之限。○欺昧亲邻典主故不成交,决四十七下。亲邻典主故行刁蹬,取要画字钱物,取问是实,决二十七下。○正军贴户破卖田土,许相由问。○站户典卖田土,依例许亲邻典主成交。○年幼因饥馑同祖母卖讫田土,断付卖主。○站户消乏卖讫田土,先行随地收税。○军人消乏卖地土,军官奥鲁官根底与文字货卖。
29 债负  诸借取钱债,每钞一两,月息三分,年月虽多,不过一本一利。若有已还之数,准算。如已还讫一本一息者,虽经倒换文契,并不准,使当官追毁,债主不得将少债人私下监收,拖拽人口头疋。○军官私债照依通例取息。○军官多取军人息钱,越例取息当留人口,各决三十七下。○军官将百姓枷征私债,决二十七下。○举借谷粟,依乡原例,年月虽多,不过一本一息。○应解典金银诸物,二周岁下架。○误典贼赃,只宜取索,不可致罪。
30 户绝承继  户绝女幼,官为知在,候长召嫁,继户当差。○寡妇无子,承夫分。○兄弟另籍,许令承继。○同户另居,侄许令承继。○户绝田产,同宗弟侄虽系军民另籍,许令承继。○若有户绝,别无承继之人,谓子侄弟兄之类,其田宅、浮财、人口、头疋,尽数拘收入官,召人立租承佃。所收子粒等物,通立文簿,申报上司。若抛下男女,十岁以下,付亲属可托者抚养,度其所需支给。虽有母招后夫,或携以适人者,其财产亦官为知数,如或嫁娶,或年十五,尽数给还。若母寡子幼,其母不得非理典卖田宅人口,放贱为良。若须合典卖者,经所属陈告,勘当得实,方许交易。○妇人夫亡,服阕守志者,从其所愿。若志节卓异,无可养赡,官为给粮存恤。如果家贫不能终制,不在此限。其夫亡,已有所出男女,抛下事产,可以养赡,不守妇节,輙就夫家再行招婿,破荡前夫家私,甚犯风化。今后有犯,如未终制,本妇、后夫、媒合、保见人等,比依服内成亲例,一体断罪。若已服阕者,量事轻重科决,并听离异,仍追破费前夫家业给主,元下财钱没官。
31 官员公服品级  诸公服,文武官同。五品以上并紫罗服,六品七品绯罗服,八品九品绿罗服。俱红鞓偏带,一品玉带,二品花犀带,三品四品荔枝金带,五品以下至九品并乌犀角带。○授省札巡检、提领案牍、都吏目、典吏、儒医学教谕、学正、学录、站务官,并檀褐罗窄袖衫,乌角束带,舒脚幞头;礼生于见设司吏内委差一员,穿茶褐罗窄袖衫,黑角束带,舒脚幞头。
32 官民服色  职官,一品二品三品服浑金花、金𧝡子,四品五品金袖襴,六品七品六花,八品九品四朵花。命妇服浑金、金褡子、销金并金纱答子,一品至五品首饰金珠宝玉,六品至九品许用金,惟耳环许珠玉。诸职官致仕,与见任同。解降者,依应得品级。不叙,与庶人同。○职官车舆等不用龙凤文并帐幕不用赭黄外,一品二品三品车舆间金,妆饰银螭头、绣带、青幔,鞍辔饰以金,器皿用金玉。四品五品用刺绣纱罗帐幕,车舆素狮头、绣带、青幔,鞍辔饰以银,酒器台盏用金,馀用银。六品以下用素纱罗帐幕,车舆素云头、素带、青幔,台盏镀金,馀用银。○庶人男女除不得用销金并赭黄,并笠帽不许用金玉,靴不得裁制花样,许服暗花紵 紵,原文作紸,据《通制条格》卷九《衣服服色》相应文字改,见本丛刊点校本第一三六页。 丝紬绫罗毛毳。首饰用翠毛、金钗篦一事,耳环用金珠碧甸,馀并用银。酒器 器下当脱用或许用。参见[一七]揭相应文字。 银壶瓶、台盏、盂旋,馀皆禁止。
33 流官封赠等第  正从一品封赠三代,爵国公,勋正上柱国、从柱国,母妻并国夫人。正从二品封赠二代,爵郡公,勋正上护军、从护军,母妻郡夫人。正从三品封赠二代,爵郡侯,勋正上轻车都尉从轻车都尉。正从四品封赠父母,爵郡伯,勋正上骑都尉、从骑都尉,母妻并封郡 原文郡下显衍一郡字,今删。参见《元史》卷八十四《选举志四》,页二一一五。 君。正从五品封赠父母,爵正县子,勋骁骑尉,从县男,勋飞骑尉,母妻并县君。正从六品封赠父母,父爵用散官,母恭人。正从七品父用散官,母妻并宜人。封妻者,止封正妻一人,正妻殁,继室亦止封一人。妇人因夫子得封,不许再嫁。失节妇人,不得封赠。
34 居官丁忧例  诸职官不奔父母丧,决四十七下,解见任,期年后降一等叙用,标附过名。○官吏不奔父丧,遇革除名不叙。诈称母亡奔丧,职官遇革不叙。官吏父母丧亡,丁忧终制,实二十七个月,方许叙仕。○官吏丁忧,籍记先令诠注。○凡居父母丧,宴饮、婚姻、作乐,皆非孝道。除蒙古色目人宜从本俗,馀违治罪。
35 官民坟地禁限  一品,四面各三百步。二品,二百五十步。三品,二百步。四品五品,一百五十步。六品以下,一百步。庶人及寺观各三十步。若地内安坑坟茔,并免税赋。
36 品官葬仪  一品用石人四事,石柱二事,石虎、石羊各二事。二品三品用石人、石柱、石虎、石羊各二事。四品五品用石人、石虎、石羊各二事。
37 停柩不葬  皇庆元年三月,中书省刑部呈:徐胜傅陈言,江南风俗,但有亲丧,故将尸棺经年暴露,不肯埋葬,合准禁治。都省准呈。
38 官民仪礼  诸公筵不得令女人及无官人预坐。
39 诸色回避  应诸人姓名,并合回避古王、周公、孔子名讳。若同音及复名单名复犯者,不在此限。诸人犯官称及龙字,其书简内不得用万福等字,及铭旌牌上不许雕刊皇考妣字样。诸军民公吏在途遇职官,须用下马回避。诸行路街道,皆须贱避贵,少避老,轻避重,来避去。
40 民俗杂禁  诸民间并不得祈赛迎引土神,及用龙凤旗帜、真兵仗仪从等。○市肆不得织造货卖纰薄窄短段疋里绢盐丝药绵稀疏狭布,违犯之人,决五十七下,其物没官。止理见发之家。○行户人等不得私造斛斗秤尺,违犯之人,决五十七下。止坐见发之家。
41 禁断红门  除寺观、五岳、四渎、孔子庙许红门外,馀并禁断。
42 ●成宪纲要所载通制
43 说明:《成宪纲要》是一部元代政书,撰者与撰著年代不详。全书已佚,据钱大昕《元史艺文志》及诸家书目,原共五册四十卷。在现存《永乐大典》卷一九四二五站字下所录《成宪纲要》有关驿站的文字中,可见标明「通制」的文书十九条。这些条文或即录自《通制条格》已缺失的「站赤」部分。原文有圈点,但讹误不少。今按年月先后编次,并重行标点。
44 至元三年,都省议得:远方之任官员,如通水路,止令站船起发。不通水路,自备脚力,到河间、真定,照依见定铺马数目应付,一品五疋,正从二品四疋,三品、四品三疋,五品以下二疋。(十五下)
45 至元八年十月,工部呈:随路起运人匠所申,脚力筋重不一。本部议得:今后除人匠依例身重九十斤外,行李作伏斤重不等,拟合从公秤盘,多者不过三十斤,少者从实申报。仍令各路官吏甘结,如有冒申不实,情愿甘罪陪纳。省准。(十八下)
46 至元十六年,通政院呈:潭州省差来总把,为元乘铺马走陆路,逢回马强夺骑坐奔走倒死,拟令陪偿。省准。[表列:二十七下](十六上)
47 至元二十四年,湖广省咨:本省驿史姚朵鲁海押运面药回返,至南京不由道驰驿,却温迪空参政稍带家书衣服,经由襄阳水站还省,都省拟决罢役。(十一上)
48 至元二十四年,延安路同知乞歹不花于站官处借马一疋,每日赴府聚会,及于经过站官处借马搬取家小,已经得替部拟决,降先职一等叙用。[表列:三十七下](二十一下—二十二上)
49 元贞二年,奏准:福建、云南任回官员船只,定验品级,一品二品,车三辆;三品至五品,车二辆;六品至九品、令译史、通事、宣使人等,车一辆。及任回官员,拟令一体应付。(十六下—十七上),
50 大德二年七月,御史台呈:陕西台咨,云南行省有瘴毒地面,祗应依例,拟令添支茶蒜。兵部议得:云南系烟瘴炎热地面,出使人员在外,宜准所拟添拨茶蒜。省准。(三下)
51 大德六年,兵部呈:各处站赤馆舍铺陈什物,岁久损坏,实有不堪修理者,必须添置,或有不敷,必借于民,不无骚扰。拟令各路于逐年额定平销祗应,从长规画到息钱逐旋修置。省准。(九下)
52 大德六年,土番宣慰司花押进呈:马狗人曲木哥于差札上铺马九疋,刮写作一十疋,进马二十疋、改作三十疋,及多要长行马骡一十疋草料。部拟多馀骡马纳官。[表列:八十七下](十上)
53 大德七年十一月,江浙行省宣使品从善等连名状告,本省差委驰驿管押金银等物到都交纳完备,通政院省会回程,宣使应付驴畜者,切缘从善等虽同闲慢使臣,一例应付。都堂议得:闲慢使臣给驴,本革泛滥之弊,各省宣使事毕回还听差,虽同闲慢人员,回日依例给马。(二下)
54 大德七年,宣政院所委伯颜帖木儿西番勾当回,为行李沉重,多起兀剌赤马一疋。都省议决。[表列:四十七下](九下—十上)
55 大德七年,河南省咨:出征平章差百户塔海燕只哥赴都计禀,为本省急无见在札子就赍三疋铺马,圣旨一道,差札上止起马二匹,本官却令从人杜千奴多骑铺马一匹,部拟各决杜千奴系从人,量拟免罪。[表列:六十七下](九下—十下)
56 大德七年十一月,都省议得:使臣除军情急务外,不得走骤,日行不过三站,宿顿处,于起马关文上明白该写某站起程至第三站止宿。如违,站官宣使各断。再犯罪役。[表列:二十七下](二十一下—二十二上)
57 大德八年,中书省照得各处行省不 不,原文作下,据文义改。 依都省无行,往往滥给铺马,云南四川尤甚。中间多是任满得代无禄之人,或因起纳诸物,或指计禀公事为名,驸马赴都因而别行求仕,直至得除驰驿回还,不惟虚费官司分例,实恐迤渐消乏站赤,深为不便。都省议得:今后任满得代无禄之人,不许差使赴都。如违,定将当该首领官吏究治。移咨各省,及札付御史台体察。(十上)
58 至大四年七月,中书省议得:各处站赤今既并入兵部管领,理宜从新整治。路府州县达鲁花赤长官,钦依提调人户、马疋、船只、车辆、铺陈、什物、馆舍等项,要一一如法。如或不测,差官点视,但有不完,定是取招断罪,仍于解由内开写,验事轻重黜降。(六上)
59 皇庆元年,刑部呈准:尚书省直省舍人泼皮,前去大同路封闭法鲁忽丁家财,追到本人立屯田起马二疋,并元赍起马三疋,圣旨不行钦纳。表列:降一等叙用 此条后有如下文字:再差杭州等处开读诏赦,已有元赍起马三疋札子,又行索要起马二疋,多骑铺马二疋,拟决六十七下,于应得资品上。 (九上—十上)
60 皇庆元年,河南省咨:扬州路脱脱禾孙裴安王良明验得,鹰房怯烈等赴都送纳鸦鹘,坐船二只,枉道前来,不行盘诘,又行应付饮食分例,倒给船马。都省议得:各决四十七下,罪遇原免。(十一上)
61 皇庆二年十二月岭北省咨:往来使臣官员,通政院兵部凡给别里哥文字,俱于沿路脱脱禾孙处纳讫,致使往来和宁。本省无凭,可照从铺马分例,今后通政院兵部应给别里哥明白标写,直至和宁缴纳,庶革情弊。兵部议得:宜准行省所拟,今后通政院兵部,应给别里 里,据前文补。 哥。(九下)
62 延佑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宣政院奏准:但凡西番地面里,不拣什么勾当里去的使臣每,从京兆府、临洮府将青碧甸子、铜器、碗碟、靴只等物,铺马上做买卖,多要铺马,冗滥行有。如今似那般行的,交京兆府、临洮府泥河根底有的脱脱禾孙提调者,若寻出做买卖的物来呵,使臣每根底要了罪过,物交没官。(二十三下)
63 ●大元通制条例纲目后序
64 吴 澄
65 孟子曰:「徒善不足以为政。」言治天下不可以无法也。法者,政之在方策,传之于后世,为盛宪,为旧章者也。古圣人治天下之法,商以前弗可考已。经制大备于周,而惟《周官》六典犹可见。六者又亡其一,五者虽存,特其大纲耳。当时必别细目,而不传于今也。姑以《春官》、《秋官》言之,《礼典》必有三百之经,《刑典》自有三千之属,况《礼典》威仪纤悉乎三百经之外,上下比罪贯穿乎三千属之中,其活博为何如哉!礼经三百,仅有《仪礼》十七篇内之十四礼。刑属三千,已无其书。《律》十二篇,盖其遗法。自秦以来。官府之所遵守,吏师之所授受,而各代颇有厘革者也。李唐增修,视前加密。柴周续纂,比旧尤精。所因据古律正文,所损所益或附敕令格式。敕者,时君之所裁处。令者,官府之所流布。格式者,各代之所造设也。与律相参,归于允当。宋建隆间,命官重校,号称《详定刑统》,而云《周显德律》今后不行。夫不行者,谓不行于周显德所纂之本,非谓不行历代相承古律之文也。
66 皇元世祖皇帝既一天下,亦如宋初之不行周律,俱 俱,文澜阁《四库全书》本无此字。 有旨金《泰和律》休用,然因此遂并古律俱废。中朝大官恳恳开陈,而未足以回天听圣意。盖欲因时制宜,自我作古也。仁宗皇帝克绳祖武,爰命廷臣类集累朝条画体例为一书,其纲有三:一制诏,二条格,三断例。延佑三年夏,书成。英宗皇帝善继善述,申命兵府宪台暨文臣一同审订,名其书为《大元通制》,颁降于天下。古律虽废而不用,而 而,原文作如,据文澜阁《四库全书》本改。 此书为皇元一代之新律矣。以古律合新书,文辞各异,意义多同。其于古律,暗用而明不用,名废而实不废。何也?制诏条格,犹昔之敕令格式也。断例之目,曰卫禁,曰职制,曰户婚,曰厩库,曰擅兴,曰贼盗,曰闘讼,曰诈伪,曰杂律,曰捕亡,曰断狱,一循古律篇题之次第而类辑,古律之必当从,虽欲违之而莫能违也。岂非暗用而明不用,名废而实不废乎?
67 宋儒谓律是八分书,而士之读律者亦鲜。吾郡张绍渐渍儒术,练习法律,为律吏师。《通制》未成书之时,编录诏条及省部议拟通行之例,随所掌分隶六部,题曰《大元条例纲目》,枚经朗例,采拾该徧,由初逮今垂四十载,功力勤甚。绍已自叙于前,而予嘉其可以辅《通制》之书,故又为之后叙,予以推尊,而符古律。志于究律学者,其尚概想于斯焉。 (录自《草庐吴文正公全集》卷十九,清乾隆五十一年万氏刻本。)
68 ●乞续编通制
69 苏天爵
70 法者,天下之公,所以辅乎治也。律者,历代之典,所以行乎法也。故自昔国家,为治者必立一代之法,立法者必制一定之律。盖礼乐教化,固为治之本,而法制禁令,实辅治之具。故设律学以教人,置律科以试吏,其所以辅乎治者,岂不详且密欤?
71 我国家自太祖皇帝戡定中夏,法尚寛简,世祖皇帝混一海宇,肇立制度。列圣相承,日图政治。虽律令之未行,皆因事以立法。岁月既久,条例滋多。英宗皇帝始命中书定为《通制》,颁行多方,官吏遵守。然自延佑至今,又几二十年矣。夫人情有万状,岂一例之能拘?加以一时官曹,材识有高下之异,以致诸人罪状,议拟有轻重之殊。自以烦条碎目,与日俱增。每罚一辜,或断一事,有司引用,不能徧举。若不类编,颁示中外,诚恐远方之民,或不识而误犯,奸贪之吏,独习知而舞文。事至于斯,深为未便。宜从都省早为奏闻,精选文臣学通经术、明于治体、练达民政者,圜坐听读,定拟去取,续为《通制》,刻板颁行。中闲或有与先行《通制》参差抵梧,本末不应,悉当会同斠若画一。要在详书情犯,显言法意,通融不滞于一偏,明白可行于久远。庶几列圣之制度,合为一代之宪章。民知所避,吏有所守,刑政肃清,治化熙洽矣。 (录自《滋溪文稿》卷二六,《适园丛书》本)
72 ●至正条格序
73 欧阳玄
74 至元四年戊寅三月二十六日,中书省臣言:《大元通制》为书,缵集于延佑之乙卯,颁行于至治之癸未,距今二十馀年。朝廷续降诏条,法司续议格例,岁月既久,简牍滋繁。因革靡常,前后衡决,有司无所质正,往复稽留,奸吏舞文,台臣屡以为言。请择老成耆旧文学法理之臣,重新删定为宜。上乃敕中书专官典治其事,遴选枢府、宪台、大宗正、翰林集贤等官明章程习典故者,遍阅故府所藏新旧条格,杂议而圜听之,参酌比校,增损去存,务当其可。书成,为制诏百有五十,条格千有七百,断例千五十有九。至正五年冬十一月十有四日,右丞相阿鲁图、左丞相别里怯不花、平章政事铁穆尔达识、巩卜班、纳麟、伯颜、右丞相搠思监、参知政事朵儿职班等入奏,请赐其名曰《至正条格》,上曰可。既而群臣复议曰:制诏,国之典常,尊而阁之,礼也。昔者《周官》,正月之吉,始和大宰而下各以政教治刑之法,悬之象魏,挟日而敛之,示不敢亵也。条格、断例,有司奉行之事也。甫刑云:明启刑书,胥占其所,从来远矣。我元以忠质治天下,寛厚得民心,简易定国政,临事制宜,晋叔向所谓古人议事以制之意,斯谓得之。请以制诏三本,一置宣文阁,以备圣览;一留中书,藏国史院。条格、断例,申命锓梓示万方。上是其议。于是属玄叙其首篇。玄乃拜手稽首扬言曰:人君制法,奉天而行。臣知事君,即知事天。敬君敬天,敢不敬法。《书》曰:「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易》曰:「雷电噬嗑,先王以明罚敕法。」又曰:「雷电皆至,丰,君子以折狱致刑。」二卦之象,为电为雷,所以明天威也。继自今司平之官、执法之士,当官莅政,有徵是书,毋渎国宪,毋乾天常。刑期无刑,实自此始,亦曰懋敬之哉! (录自《圭斋文集》卷七,《四部丛刊》影印明成化刊本。)
75 ●经世大典宪典总序
76 说明:元《经世大典》八九四卷,虞集主修,至顺二年(一三三一)完成,是一部「会粹国朝故实」的大政书。其中的《宪典》汇集了许多律令,是《元史刑法志》的主要依据。全书已佚,残篇可见于《永乐大典》尚存卷帙。苏天爵所编《元文类》卷四○至四二收有《经世大典序录》,今据四部丛刊影印元刊本辑入《宪典总序》,并加标点。
77 皇朝《宪典》之作,其篇二十有二焉,而各以其序也。法缘名兴,令自近始,故名例为法之本,卫禁居令之先。百官有司,守法以奉上,布令以御下,故职制次之。敬莫大于事神,畏莫大于知义,故祭令、学规次之。刑以弼教,威以戢暴,故军律次之。祸乱式遏,生聚易争,故户婚、食货次之。争起于无厌,无厌者好犯上,故大恶次之。恶之初稔,非淫即贪,故奸非、盗贼次之。淫贪之作,始于自欺,故诈伪次之。伪作于心,徵于词气,故诉讼次之。辞穷则鬬,气暴则残,故鬬殴、杀伤次之。庶狱备矣,庶慎兴焉,示为法者。非罔民也,故禁令、杂犯次之。知禁者罪可远,触禁者罪不可逃,故捕亡次之。君子立法之制严,用法之情恕,无求民于死,宁求民于生,故恤刑、平反、赦宥又次之。至于终之以狱空,则辟以止辟之效成,刑期无刑之德至矣。此其为序如是,概而论其为书,则固五典之法书也。《治典》非宪无以明黜陟,《赋典》非宪无以吝出内,《礼典》非宪无以儆傲惰,《兵典》非宪无以律骄盈,《工典》非宪无以惩滥恶。其事散殊,其法周密,故必随事以分类,随类以表年,纲以著其约,目以致其详。初若因目以立纲,久乃从纲而知目。纲举目张,吏易遵行,民易趋避,而是书之体用庶乎其为得矣。纲之所不能该,目之所不能悉,则有附录焉。作《宪典总序》。
78 名例篇
79 卫禁篇
80 职制篇
81 祭令篇
82 学规篇
83 军律篇
84 户婚篇
85 食货篇
86 大恶篇
87 奸非篇
88 盗贼篇
89 诈伪篇
90 诉讼篇
91 鬬殴篇
92 杀伤篇
93 禁令篇
94 杂犯篇
95 捕亡篇
96 恤刑篇
97 平反篇
98 赦宥篇
99 狱空篇
100 附录序
101 ○名例篇
102 名例者,古律旧文也。五刑、五服、十恶、八议咸在焉。政有沿革,法有变更,是数者之目,弗可改也。《传》曰:「不愆不忘,率由旧章。」作《名例篇》第一。
103 五刑
104 国初立法以来,有笞、杖、徒、流、死之制,即后世之五刑也。凡七下至五十七用笞。凡六十七至一百七用杖。徒之法,徒一年杖六十七,一年半杖七十七,二年杖八十七,二年半杖九十七,三年杖一百七,此以杖丽徒者也。盐徒、盗贼既决而又镣之,使居役也。数用七者,考之建元以前,断狱皆用成数,今匿税者笞五十,犯私盐茶者杖七十,私宰牛马者杖一百,旧法犹有存者。大德中,刑部尚书王约数上言:「国朝用刑寛恕,笞杖十减其三,故笞一十减为七。今之杖一百者,宜止九十七,不当又加十也。」议者惮于变更,其事遂寝。流则南之迁者之北,北之迁者之南,大率如是。至于死刑,有斩无绞。盖尝论之,绞斩相去不至悬绝,钧为死也,特有殊不殊之分耳。然已从降杀一等论令,斩首之降即为杖一百七籍流,犹有幸不至死之理。乌呼仁哉!
105 五服
106 昔者先王因亲立教,以道民厚,由是服制兴焉。法家者用之以定轻重,其来尚矣。然有以服论而从重者,诸杀伤奸私是也。有以服论而从轻者,诸盗同属财是也。大要不越于礼与情而已。服重则礼严,故悖礼之至,从重典。服近则情亲,故原情之至,从恕法。知斯二者,则知以服制刑之意矣。国家初得天下,服制未行。大德八年,饬中外官吏丧其亲三年。至治以来,《通制》成书,乃著五服于令。嗟夫!先王所以正伦理、明等威、辨疏戚、别嫌疑,莫大于是也。岂特为法家者设哉!
107 十恶
108 人之罪无大于十恶者矣,王法之所必诛也。故历代之律,著之首篇。国家任子之法,举人之条,皆曰不犯十恶者,始得预列。嗟夫,之二者之选,岂必其人有是恶而后绝之哉!言不犯者,意其必无也。意其必无,而犹慎之,知人之难也。
109 八议
110 八议者,先王用法忠厚之至情也,故自《周官》至于《唐律》具载之。国家待国人异色目,待世族异庶人。其有大勋劳于王室者,则固当有九死无与之赐,十世犹宥之恩欤!若夫官由制授者,必闻奏而论罪,罚从吏议者,许功过之相赎。岂非八议之遗意乎!故仍古律旧文,特著于篇,以议法之君子。
111 ○卫禁篇
112 人君一身,天地民物之所寄,宗庙社稷之所托。故君门九重,出警入跸,非自卫也,所系重焉。国家肇基,淳德驭下,乘舆行幸,岁以为常。起居缉御,扈从番直,亦既周且慎矣。今上皇帝入正大统,内严管钥,外肃辇毂,侍正置府,通籍创符,其为长治久 原文作冬,据文义径改。 安之策,所以幸万世者。岂过计哉!敕时几,弭奸慝。作《卫禁篇》第二。
113 ○职制篇
114 日月运,四时行,法度彰,百官理。至元班禄以来,常任则有省部诸院,准人则有台臣宪司。立民长伯,则总而方镇,分而郡县,以及府兵伐阅之世袭,宫邸汤沐之树建,星列而棋布焉。居积典守有官,工肆视成有官,河有防,赋有漕,驿有置,冠盖往来则有王人之衔命,岳牧之移委。受事既殊,随事为令。其间御暴而司平,则捕盗典狱专庀厥司。是故国中共守者,曰总例则揭之,化外羁縻者,用轻典则传之。于是职制备矣。呜呼,人君之遇臣下,岂务恃法哉!由夫才住之不齐,资践之杂进,然后罪列公私,赃论多寡,而风纪之责望日益重矣。定官箴,谨侯度。作《职制篇》第三。
115 ○祭令篇
116 国有大事,祀其一焉。我朝稽古,禋祀郊庙。先齐择日,集执事官朝堂读誓诫以徇,朝服再拜,听受而退。祭之日,御史二人服其廌冠以莅之外,而郡邑通祀部使者纠之如御史。于是承事者罔敢不敬。质神明,壹臣志。作《祭令篇》第四。
117 ○学规篇
118 法至于学规,轻之至者也。而至重焉。太宗皇帝始为国都学规。世祖皇帝广为国子学规。今上皇帝亲为王宫学规。夫法不从吏议而出圣裁,重之至矣乎!本王化,厉士节。作《学规篇》第五。
119 ○军律篇
120 国家经武,耆定四方,师律尚矣。庙算之折冲,将略之制胜,固非言之所可传者。惟夫仁义节制,并行当时,载之简书,有可徵焉。缵戎功,奋武卫。作军律篇第六。
121 ○户婚篇
122 井田废而廉让之道缺,争敓之俗兴。民无恒居,田无恒主,婚姻不以其时,而狱讼作矣。教化不足,然后制之以刑,而非得已也。法常兴,原人情。作《户婚篇》第七。
123 ○食货篇
124 治财之道,厚民为本。民者财之府,财者民之命也。故治财者,先义而后利,教民顺,先利而后义,教民争。故治财者,先民而后国,国常富,先国而后民,国常贫。治财而有刑,所以防奸欺,制期程,非治财之本也。作《食货篇》第八。
125 ○大恶篇
126 天地之道,至仁而已。国以仁固,家以仁和。故国不仁则君臣疑,家不仁则父子离。父子离,无所不至矣。君臣疑,亦无所不至矣。故《易》著履霜之戒,孟子有仁义之对,审哉!几乎去仁,恶足为国家哉!作《大恶篇》第九。
127 ○奸非篇
128 王化始于闺门,故关雎之化行,则天下无犯非礼,桑间濮上之音作,则男女相奔,强暴相陵,尊卑无别,而上下失序矣。文武道在,施之则行。古者圣人以礼防民,制刑以辅其不及,后世因之。作《奸非篇》第十。
129 ○盗贼篇
130 夫盗贼岂人情哉!或迫于饥寒,或驱于苛政,或訹于诱胁,出于不得已者,十常八九。至于白昼攫金于市,略人以为货,皆有司不能其政所致。使人人各得其所,乌有盗贼哉?作《盗贼篇》第十一。
131 ○诈伪篇
132 霸代王而淳朴散,利胜义而诈伪生,其来亦久矣。夫孔子曰:「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明王道,辨义利,崇廉耻,固去诈去伪之本。然刑者,圣人有不能废也。作《诈伪篇》第十二。
133 ○诉讼篇
134 《易》著讼卦,《书》称嚚讼,则虽五帝三王之世,不能无讼。人有不平,形之于讼,情也。然至于诬人以讼,谓之情,可乎?孔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夫无讼,圣人所难也。然郡县得一贤守宰,苟能行之以道,虽无讼可也。作《诉讼篇》第十三。
135 ○鬬殴篇
136 古者,父母之雠不与共戴天,兄弟之雠不反兵,交游之雠不同国居。父母兄弟朋友之雠止如是。后世一言睚眦,輙起而鬬,鬬而至于伤,至于杀。其有司之政不举,风俗之日偷且薄,可见已。甚而食禄共位,比肩事主,争豪发利即攘臂相向,飞文相抵。所以令于下者,皆自上犯之,欲以化民,得乎?惩将来,监已往。作《鬬殴篇》第十四。
137 ○杀伤篇
138 祸而至于杀人,极矣!然情有谋故误戏之异,而罚亦有死杖流赎之殊。研之,穷之,审之,覆之,古人所以深致慎焉者,哀民死之易而生之难也。敬之敬之,毋淫于刑哉!作《杀伤篇》第十五。
139 ○禁令篇
140 戒之使避曰禁,示之使从曰令。一禁一令,各专一事,无所统该。故上自朝廷,下逮倡优走贱,莫不备列,使人知所避向而远于罪。作《禁令篇》第十六。
141 ○杂犯篇
142 人之犯名义,触刑辟,不可以一途尽,不可以一类求。因其已然,制于未然。作《杂犯篇》第十七。
143 ○捕亡篇
144 凡囚之在狱而亡,在流而亡,军士之临阵而亡,举家而亡,奴婢之背主而亡,凡有罪而在亡者,捕之各有律。作《捕亡篇》第十八。
145 ○恤刑篇
146 不教而民从之,上也。以身教之也,教之而后从,次也。以言教之也,不教而强之从,下也。既不能以身,又不能以言,而以威迫之也。迫之而犹有弗从者焉,乃从而刑之。刑之而当罪,民固无憾,又从而虐之,苦之,诬之,抑之,饥而不为之食,寒而不为之衣,疾而不为之药。有罪无罪,同归于非命而死,不亦大可哀乎?故《书》曰:「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作《恤刑篇》第十九。
147 ○平反篇
148 天下之至穷,其惟寃狱乎?乾天和,伤王化,莫此为甚。故或三年而致旱,或六月而飞霜。此于定国、隽不疑之徒,日以平反为务,而子孙世食其报也。夫平反,有司之职也,宜不待赏劝而为之者。而国家慎之,重之,著于赏令。作《平反篇》第二十。
149 ○赦宥篇
150 赦宥者,权事之宜,可也。列圣以来,或以初政更新,或以大礼行庆,或以救灾䘏眚,或以怀远招携。事既不同,赦亦有异。至于释京几系囚,则或以特敕,或以佛事,有司往往以罪轻而疑者应之。然所释有数,故又有幸不幸存焉。本忠厚,示钦恤。作《赦宥篇》第二十一。
151 ○狱空篇
152 《传》曰:「刑期于无刑。」又曰:「必也使无讼乎?无讼斯无刑矣。」虽圣人为政,不能不为之刑,所贵刑措而不用耳。是故狱空者,化行俗美,无讼而狱空者,上也;有司廉明,随事裁决而狱空者,次也。苟不得其上,得其次,斯亦可矣。今所纪狱空,内自京畿,外止山东、河北诸郡。天下狱空,未必止此,有司载之,弗能详也。呜呼!彼狱空者,其无刑乎?其无讼乎?使天下皆得贤,有司至此非难也。作《狱空篇》第二十二。
153 ○附录序
154 《宪典》之有附录何?议法者有沿革之不伦,建言者有作辍之不一,载之则非今日之循行,削之则没一代之典故。于是,事可入例者录于前,事难徧举者附于后。至于用罚之重轻,有上下之比附;论人之淑慝,有始终之异同;善恶之彰瘅,枉直之举错,具存于是,而公论自著焉。此附录之所由作也。嗟夫!治具百端,性初一致。齐其末唯见其略,揣其本不胜其烦。有志德礼之君子,尚监于兹哉。
155 ●大元检尸记
156 说明:此件录自《永乐大典》卷九一四验尸项下所载《经世大典》文字,见于一九八六年中华书局影印出版的《永乐大典》续印本。标题系辑录者依《广仓学宭丛书》所刊《经世大典》辑文的给题先例所加。考其内容,当隶于《经世大典宪典》的《杀伤篇》。全文除检尸式、尸帐式和检尸法诸则外,均不见于《元典章》、《无寃录》与《圣朝颁降新例》(参见以下有关说明)。兹整理标点,凡又见于上述诸文献者,比勘得有异文并损文义者出校。检尸法原附图两幅不清,代以《圣朝颁降新例》同则附图。
157 诸检尸,有司故迁延及覆检牒到不受以致死变者,正官笞三十七,首领官吏各四十七。其不亲临,使人代之,以致增减不实,移易轻重,及初覆检官相符同者,正官随事轻重论罪黜降,首领官吏各笞五十七罢之,仵作行人杖七十七,受财者以枉法论。官吏但犯者,虽会赦罢降,记过本路,仍别置籍,合推官掌之,遇所部申报人命公事,随时附籍检举驳问。但因循不即举问,罪及推官。无推官者,令长司首领官掌之。廉访司行部所至严加审察。
158 元贞元年九月,御史台呈:衡山县王庚二打死陈大十七,县丞王立不亲临检验,转令司吏蔡朝用代之。本吏受财,以重伤为轻伤,妄作风中而死。据王立所犯,拟笞三十七,解见任。都省准拟。
159 大德六年三月,刑部呈:邹平县黄成告,王伴儿因上树压折树枝掉下㼭死,县尹张亨、典史宋宥不即穷问,又不亲临检尸,仵作行人陈全却将王伴儿作踢死检验,輙凭取讫黄成弟黄喜儿曾于王伴儿右腮连耳并阴间踢伤身死招伏。及移委隶州,推问得王伴儿委因上树压折树枝掉下㼭死。县尹张亨笞五十七,降先职一等,期年后叙;典史宋宥、司吏刘居敬依例科断,罪遇原免,依上降罢。都省准拟。
160 大德六年三月,中书所委官呈:庐江路含山县梅张保患丁肿而死,梅开先妄告赵马儿踢死,初检官含山县达鲁花赤众家奴、覆检官历阳县尉侯泽并不亲临监视,止听从仵作行人刘兴、王永兴定验梅张保作脚踢身死,屈令赵马儿虚招。及赵文通称寃,委官缉问得梅张保却系患丁肿身死,具上其事。中书下刑部议,各官所犯,罪经释免,合解见任,别行求仕,记过刑书。都省准拟。
161 大德七年正月御史台呈:广西廉访司申,刘子开告,大德五年六月弟刘子胜买香货,至八月二十七日经过远江务,被大使吴让将所执拄杖殴死,初、覆检官临桂县尹张辅翼、录事司达鲁花赤秃哥俱作服毒身死。取具各官招词,罪遇原免,比例解见任,期年后降先职一等杂职内叙,记过刑书。都省准拟。
162 诸有司承告人命公事,既获正犯人取问明白,却不检尸,纵令休和,反受告免检,将正犯人疏放以致在逃者,正官杖六十七,解见任,降先职一等叙;首领官及承吏各笞五十七,罢役,通记过名。
163 大德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定襄县张仲恩告,禁山官速剌浑男忻都伯用弓梢将侄男桃儿推落崖下致死。县尹杜行简、典史张世英、司吏李茂同至王村王居敬家,将忻都伯等捉捕,取讫招词,李仲寛、孙智等指证明白,不即检验尸伤,至二十七日却听怯来等言,受告免检文状,纵令休和,与苦主中统钞一十六定三十两,取具张仲恩诬告招词,省会将死埋瘗,及将忻都伯保放,以致在逃,今始到官。河东廉访司议:杜行简合杖六十七,解见任,降先职一等叙。中书下刑部议:杜行简合准廉访司所拟。张世英、李茂拟各笞五十七,罢役,通行记过。都省准拟。
164 诸有司检覆尸伤,正官有故,輙令首领官吏代行,却作亲身申报者,虽无差误,正官仍笞一十七,首领官吏并二十七,通记过名。
165 大德十年九月,御史台呈:河东廉访司申,清源县病死囚人刘黑子,初检官清源县尹蔡伯要■〈碍,角代石〉因病,止令典史彭世英、司吏姚居礼代检;覆检官交城县尹任德中亦以使臣密兰当回,止令司吏王克昌代检,俱作亲身检覆牒申。中书下刑部议:虽无增减不实,终是不曾亲临检视,蔡伯要■〈碍,角代石〉、任德中各笞一十七,彭世英、姚居礼、王克昌各二十七,通行记过。都省准拟。
166 诸有司在监囚人因病而死,虚立检尸文案及关覆检官者,正官笞三十七,解职别叙,已代会赦者,仍记其过。
167 至大四年七月,御史台呈:河南廉访司申,汴梁录事司达鲁花赤暗都剌忻于至大二年正月十九日张好义告元顾人魏丑儿持去油钱中统钞二百二十两,取其招词锁监追徵,魏丑儿患病去锁医治身死,高典史抬尸苏成地内停放,听从司吏崔玉之言,不曾亲临检尸,虚押文字,并关祥符县覆检。本官虽已得代,终是事关人命,拟合降叙。中书下刑部议:暗都剌忻所犯,比 比,原文作此,据文义径改。 例合笞三十七,解见任,别行求叙。罪既释免,又已得代,记过相应。
168 诸有司輙听所部请于检覆尸状改殴死为病死者,正官及首领官各解职,注边远一任。
169 大德十一年六月,刑部奉省判:惠州路总管陈佑于大德五年八月将归善县初检殴死廉酉文解与经历薛瑜,听从本县达鲁花赤阿都赤禀覆改作因病身死。本部议:若依例降叙,终非亲临检覆正官,似涉偏重,若依廉访司所议,解职别叙,记过相应。都省议:陈佑等所犯合注边远一任。
170 诸有司检尸,輙下令仵作行人改易元检定验已照勘明白处断,会赦者,元检官解职别叙。
171 至大元年七月,大宗正府蒙古文字译:真定路古城县康满仙与房兄康羊马奸,药死其夫王 王,原文作主,据下文改。 黑厮,康羊马在禁身死,康满仙游街棒死。元问官县尹冀聪不用心穷问,及诸情节粘连在前。中书下刑部议:照得县尹冀聪元检王黑厮系作药死定验。却仰仵作行人赵进改作不系药死,暨真定路照勘康满仙药死其夫,奸康羊马,卖药人田成招证皆明,罪已断遣。据冀聪所犯,系在革前,合解见任,期年别行求仕。都省议:解见任,别行求仕。
172 诸有司检覆尸伤,不亲临,听承吏、仵作行人受财虚检,不关致命重伤,以殴死为病死者,事发出首,仍坐之,虽会赦,解职,降先一品等叙;承吏罢役不叙;仵作行人等革去,通记过名。凡人命重事,不准首原。
173 至大四年十一月御史台呈:石首县许雄飞殴死许冬哥,初检官本县主簿杨进、覆检官监利县尹佟友直并不亲临监视,以致司吏冯良、赵荣、贴书彭如圭、行人马文秀、张胜等共受许雄飞买嘱钱至元钞二定一十两,将两背胛、左后肋、腰眼等处致命重伤并不开写,止作生前因病身死定验。及廉访分司照出尸伤不明,官吏方行出首。中书下刑部议:各人所犯即系人命重事,难准首原,罪既遇赦,初、覆检官拟解见任,降先职一等叙;吏枉法受赃,罢不叙;贴书及仵作人等并行革去,通记过名。
174 诸幕职未入流者,随行公使人惊殴人致死,承告迁延,不即检覆,以致身尸发变,无从定验,虽会赦,罢职不叙,承吏同罪,长官容徇,解职别叙;吏属移易尸帐,长官幕职容徇者,会赦,同上科罪。
175 皇庆二年,刑部呈:河间路申,陵州吏目陈彦德下曳刺梁聚,至大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先令妻梁二嫂于李阿刘门外毁骂,阿刘乳哺两月新生儿不应对,梁聚直入推开房门,将阿刘头发揪碎殴击,并儿带摇车拖弃床下,口内出血,日落身死。告到本州岛陈吏目,疏驳不受,分付押状,又行藏匿,不即检尸,却令梁二嫂将钞八定休和。阿刘不从,后十一日再告,同知张也先不花方从陈索取出元状押过,陈复藏匿不行。十二月二十日再告,方行检验,已是身尸发变,无从定验,反行勒取李阿刘不即申官文状。本路委自景州刘知州归问,会赦,除先将梁聚杖七十七,取到官吏招词,开申本部,拟各官所犯,罪遇赦免;张也先不花,拟解职别叙;陈彦德及承吏韩居敬,并罢役不叙。都省准拟。
176 皇庆二年八月,御史台呈:广东廉访司申,番禺县梁伶奴因争田土,将木棒殴死蔡敬祖,却与番禺县吏杨栋中统钞二十定、贴书昭仕明中统钞十二定,教令作蔡元卿用木杷头殴死谢景德,如此移易尸状。为见情节未尽,行据博罗县申问出实情,却系梁伶奴于蔡敬祖右肋殴死。中书下刑部议:县尹马延杰、典史孔镇材所犯,罪遇释免,合比例解见任,别行求仕,通记过名。都省准拟。
177 诸有司检覆尸伤,轻听犯人称说,定验不明,虽会赦,解职别叙,首领官及承吏各罢见役,通记过名。
178 延佑元年十月二日,湖广省咨:梧州苍梧县李阿曾殴死李阿潘,县尹何海、典史 史,原文作吏,据《元史百官志》县置典史而无典吏,今改正。 吴显祖、司吏莫国瑞一同初检得沿身上下共十二痕,内两乳两肋四痕为要害致命去处,却据行凶人李阿曾状,称生前与李阿潘交殴,后服药身死,定验不明。中书下刑部议:何海等所犯,罪经释免;何海解见任,别行求仕;吴显祖、莫国瑞各罢役,通行记过。都省准拟。
179 诸有司官检覆尸伤,不能律下,致将听检无罪之人拷掠陵暴,要其酒食钱物,逼伤人命者,各科本罪,仍于死人征烧埋银给苦主。
180 延佑元年十月,湖广省咨:沅州路申,黔阳县胡七告,妻唐氏因胡亚晚称丢失钞三十两自缢而死,县尉郭仪将听验人胡万一、胡亚晚等锁项听候,除检覆无罪,不将各人疏放,令祗候马俊、杨贵监管,遂将各人打拷,索取鸡酒钞物,胡亚晚自缢而死。取具郭仪等招词,已将马俊、杨贵断罪,徵烧埋银给苦主送,据理问所拟,郭仪罪既原免,合解见任,别行求仕。中书下刑部议:依准行省所拟相应。都省准拟。
181 诸职检覆尸伤,不即牒报,而情不涉私者,笞一十七,记过。
182 延佑元年十二月,辽阳省咨:太宁路申,惠州同知太帖木儿初检朱荣甫尸伤,九日不行回牒,别无赃私,拟罚俸两月,或笞二十七日还职。本省看详,依本路所拟还职,诚恐差池。中书下刑部议:各笞一十七日还职,记过相应。都省准拟。
183 诸职官覆检尸伤,尸已焚瘗,止传会初检申报者,解职别叙,若已改除,仍记其过。
184 延佑四年十月,御史台呈:南台次广西廉访司申,梁当柱先将田寿四殴死,欲蔽重罪,又困李大根随人小杨殴死,抵命诬赖,却作其子梁住儿被田寿四互殴致死。覆检官恭城权尹崔达比至尸所,其尸亲各将焚化埋瘗,止依初检官周县尹作互殴身死申府,合量加黜降以警后来。中书下刑部议:平乐府知事权恭城县尹崔达不详人命重事,虽是无尸可验,缘行凶人见在,亦当从实穷问致死根因,不合止从尸亲供说,即系刑名违慢,合解见住,别行求仕,缘本人已除浔州路经历,依例记过相应。都省准拟。
185 诸民告所顾家童在逃,家童亲属輙移他人尸相诬赖,有司检验輙传会书填尸状,以非法加刑,逼令屈招杀死者,初检官杖六十七,解职,降先品二等叙;追搜行凶器杖,逼令妄认者,罪减一等,降先品一等叙;随从枉勘者,以次佐官罪减二等,解职别叙,末署官减四等还职,通记过名。
186 至治元年十一月,御史台呈:江西廉访司申审囚分司牒,龙兴路宁州戴章身死,照得延佑五年五月十四日冷有敬告使唤人戴章在逃,戴仁等扛抬不得名男子坏烂身尸,称是泰清港内漂到,戴得五状告认得右额、右胛各有疮疤,右手短,是其弟戴章身尸。知州孙瑾初检得本尸,除十伤轻伤外,咽喉下一伤是刃伤致命,右额、右手并无疮疤,右手不短,却听从司吏锺文谅符同元告增写尸帐,言右额、右手各有疮疤,右手短一寸,委是戴章身尸;又问得地邻祝允五等,皆称不是戴章,戴章在逃是的,却令贴书周德厚除换供状前幅,改作识认得系是戴章。以致本州岛与何同知、卞州判等自五月二十七日、六月二日为始,节次将陈俊、张福、刘福十、范清拷讯,及将冷有敬违法用皮掌掴两腮,竹散子夹两手指,本棍辊两膝,敲击两踝骨,抑令虚招,因捕获戴章与次妻凤哥奸,使令陈俊等用斧斫死。又委州判卞瑄下乡追搜器仗,责令陈俊等妄认,将各人枷禁。至七月二十二日黄崇捕获戴章亲身,才将各人疏放。议得:知州孙瑾合比平江知州李廷芳枉问徐应宗殴死陈定二例,杖六十七,解见任,降先职一等叙;州判卞瑄等笞五十七,同知何楫笞四十七,并解见任,别行求仕;州判孛罗后兴笞二十七还职。赦后再议:孙瑾年及致仕,降先职二等勒令致仕;卞瑄解见任,降先职一等;何楫、孛罗后兴并解见任,别行求仕,通记过名;司吏锺文谅等并罢役不叙。
187 诸司县官初、覆检尸,容隐不实,符同申报者,虽会赦,正官各解职,期年后降先品一等叙;首领官及承吏罢役不叙。
188 至治二年闰五月十七日,刑部奉中书省札付:准陕西省咨,泾州申,泾川县典史吴舜臣任内覆检身死曹四,脱漏紧关情节,符同灵台县初检尸状申报,移准中书省,次送部议拟,初、覆检官罪遇释免,虽已得替,各降先职一等,期年后叙;典史萧让、吴舜臣、司吏罗世荣、柳文圭俱各罢役,于犯人名下倍追烧埋银给付苦主。本省看详典史吴舜臣等元拟罢役,未审合无叙用,再下刑部议:泾川县典史吴舜臣覆检曹四尸首,明见沿身有伤二十七处,及左耳青紫肿一处如拳殴形状,左耳前别无痕分八字,却行信从司吏柳文圭所说,脱漏耳根青紫肿伤,作口有涎沫,符同初检,定作自缢致命。及至推问,却系刘子玉殴昏缢勒身死。典史吴舜臣所犯,即系亲管案牍文职,不以人命为重,隐蔽重伤,以无为有,以有为无,故将殴昏缢勒致命符同初检,定作自缢身死,情犯非轻,既已呈准罢役,难议别叙。
189 诸告人命事不与听理,致检覆失期,身尸发变者,正官笞三十七,首领官吏笞四十七,通记过名。
190 至治元年十二月,御史台呈:山东廉访司申,峄州人户卢骡儿口告,延佑七年四月十六日,徒沟村李师婆与男李二、李四及二女婿等于已吐退与本家地内采斫桑树,为父卢玉遮当,李师婆喝令李二等用棍檐于卢玉左大股、右胛膊、右肋连脊背等处殴伤昏迷,社长苏贵相验过被伤去处,当日晚身死。自十七日为始累赴峄州陈告,不肯受理,致尸发变。告奉益都路行下本州岛施行,本州岛使李二等不招殴死情由。本路改委滕州董知州归问,依前不招。追照得峄州文卷,延佑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本州岛奉本路指挥移准初检官达鲁花赤马哥关,卢玉皮肉消化,头发脱落,不堪检验。及准捕盗司发到李师婆名徐行、凶人李二名荣、李四名回回等内社长苏贵状结,委与梁用等一同相验得,卢玉左脚踝下破伤一处、右胛膊肿伤一处、脊背上青肿二处,称系李荣殴伤,李荣、李回回不肯招伏,已依本路指挥关发滕州归问。取具达鲁花赤马哥、吏目魏公献、司吏徐彬等妄行疏驳、不即受理检验罪状,除将典史、司吏依例各笞四十七外,据达鲁花赤马哥合笞三十七还职。中书下刑部议:据马哥所犯,依准廉访司所拟相应,仍记过刑书。都省准拟。
191 检尸式 诸检尸古人至重,须临事详情处置,常以人命为心,十分致谨,犹或失之,况于责之胥吏行人,不复临视,或故迁延发变,图以不堪检覆为辞。故但苦主有词,已葬犹须开检。其或贫困无告,私有隐忧病苦,不禁风狂暴作,又或怀私挟怨,轻生尤赖以致投水自缢,别无他故,家属自愿收葬,告免检覆,亦须审实而后从之。有司所存,具见成式,宜廉公详慎,物绝天理。其覆检无所附近州县者,令本属巡检检之。
192 至元五年六月,中书右三部契勘,随路称冤重囚,多为初检尸时诸司县官不行亲去监检,转委巡检或司吏、弓手人等到停尸处,亦不亲临监视,止 止,原文作上,据《无冤录》、《圣朝颁降新例》相应文字改。 凭仵作行人检验文状。覆检官吏恐检不同,暗行计问初检人等抄录初验尸状,审同回报。本处官司又不照管初检实与不实,凭准检状及元告指执并捉事人涉疑,輙将所疑人锻炼,须要承伏。本人不任勘问,虚行招讫,申到本路。总管府官吏看同常事,又不子细照详所指中间有无冤抑,止依先招取讫招词,结案申部。由此致有冤抑。若不遍行缘定检尸伤致命根因,及鞫勘重刑,系关人命,其害非轻。今后检验尸伤,委本处管民长官,随时将引典史、谙练刑狱正名司吏、惯熟仵作行人,不以远近,前去停尸之处,呼集尸亲邻佑人等,躬亲监视,令仵作行人对众一一子细检验沿尸应有伤损,及定执要害致命根因,仍取仵作行人重甘结罪,并无漏落不实文状,检尸官吏保明委的是实,回牒本处官司。覆检官吏、仵作行人,回避初检人等依上检验,亦取行人甘结文状,回报元委官司。若长官有故,委其次正官检视。如承检尸公文本处官司照勘委的是实,将被执涉疑之人研穷磨问。如有宿食下落,召保疏放。若杀人赃伏明白,委有显迹,取犯人招伏,追会完备,对家属审覆无冤,申解本路。总管府经历、知事、司吏等将解子细参详,中间委无冤抑,亦无可疑情节。总府官先审过无冤,再行取责所招情由,府官公座,将囚人押领,当面对家属将所招情罪,从头一一读示,再三审覆,委无冤抑,取本人服辨,家属准伏,结罪开申。今立到检尸文状体式,以后依式申报,如违治罪。
193 至元十年五月,汴梁路申:中牟县樊闰 闰,《无冤录》相应文字作润。 告男妇喜仙自缢身死,初检官主簿李伯英据喜仙母阿白等告,委是自缢身死,别无他故,情愿收葬,准告免检,责付尸亲安葬,取到本官不合准告违错招伏。省部相度,既是自缢身死,别无他故,情愿将尸安葬,初检官合从免罪。
194 元贞二年七月,江西行省咨:上高县刘二落水身死,已行安葬,赵县尹却凭尸亲刘阿黄告称定执不明,再行开棺检验。本省参详,今后但有人命应苦主有词者,审问是实,委官依例检验,虽已安葬,亦合开检,庶望事有证验,情无疑似。中书下刑部议:人命至重,合验尸伤,却缘葬有月日远近,时有寒暑不同,况人情万状,所犯各别,似难一概定论,拟合临事详情区处。都省准拟。
195 延佑元年二月,陕西行省咨:兴元路申。西邻县与金州地面相去悬远,检验尸伤,往来不便。中书下刑部议:检验尸伤,若致发变,事必难明。如无附近州县,须令巡检亲临依例检验。都省准拟。
196 尸帐式 某官牒某处某月某时刻,准某处某日时刻,初、覆检某村坊身死男子妇人某姓名,沿身有无伤损,如有系某处要害,如何致命,分明指定,保结回示。今来某实时将引典史、司吏、行人 覆检即云无干碍司吏人等 就去停尸处,呼集尸亲并邻佑主首人等,躬亲监视,勒令行人,对众眼同,一一子细检验到沿身沿尸应有伤损及要害致命根因,仍取到仵作行人某等重甘结罪并无透漏不实文状。据检定伤损要害致命去处,保明并是端的执结是实,除将尸首责付某人如法看管,知在不致损失,听候施行外,今逐一开立如后,须至回牒者。
197 一、到某处见一 男子、妇人 尸首,令邻人、主首合干人某等辨觑,委是所指某人尸首,或吊缢,或在地床坑上,头南脚北,或东西,仰面或侧卧,尸傍开写东西南北四至处所 谓门窗墙壁之类 各若干步尺。 远则云步,近则云尺,每营造尺五尺为一步。 此处各云下项检尸踪迹,自上至下翻转检验伤损,定执致命根因如后。如见尸吊缢,即云悬空高下,吊缢处可与不可称住尸首,两脚悬空或不悬空,有无元蹬踏器物,项下有是何绳索系,围径粗细阔狭长短尺寸,将尸解下。若已将尸解下,即云项上有无元系之物,或在尸傍,或在元吊某处悬空系定,比对元缢痕迹同异,亦行声说是何绳索物色。如在水中,量水深浅,水面至岸各若干丈尺。或在沟涧,上下丈尺。如在灰火中,先扫除周围灰烬,然后将尸翻动,觑著地处有无灰烬烧损。被殴打伤死痕验 验,《无冤录》相应文字作迹。 之类,尸傍应有器伏 伏,《无冤录》相应文字作杖。 物色,一一子细声说,然后将衣脱去检验。若尸在水中或窄暗处难以定验者,许移于近便处,开说元停移缘由。如须用酒醋水答洗验者听,其馀检尸踪迹,依上云写。
198 一、将尸仰面,得本尸年约若干,身长若干尺寸,面体肉色如何,发长若干, 顶中发查或发稀秃,各声说。 头髻紧慢或散。先从顶验,如无伤,即云无故;如有灸疮瘢痕之类,并各声说;若有破伤,即指定顶心或偏左偏右,有伤一处见血或青赤色,或肿或浮破,或骨损与不损,长阔深浅围圆肿高各各分寸,系手足他物或磕擦隐㼭所致。其馀处 两太阳穴、左右额角、两眉眼、两颊腮、鼻梁至唇舌、齿、颏、咽喉、胸至两乳、左右肩、两胳膊、两曲肘、两腕、两手掌至十指、心及两胁肋、脐腹、两臂、两腿、两膝、两欠肕、两脚蹀、两脚面、十指甲。 有伤 依上声说 无伤 各云无他故。
199 一、将尸合面, 从脑后发验主项、两肩、两臂、两胳膊、两曲肘、两手脊、十指甲、脊背至脊膂、两外肋、两臀片至谷道、两脚、两曲瞅,两腿肚、两脚踝、两脚板、十指肚。 无他故伤损,并依上声说。 如吊缢者,验至项后,即云其痕匝与不匝,如不匝,声说不匝分寸缘由。 凡检至谷道,即云有无粪出。
200 一、验得本尸沿身所伤,除不系致命轻伤外,据某处何物所伤,长阔分寸若干。验得或无伤,止有赤肿系最重,委是此处如何致命,仍指定是与不是要害去处。若系数处被伤中风身死,即指定的因是何伤处致命。若因别病及他故或杖疮死者,即执定的确致命根因 《无冤录》相应文字,因下有备细声说四字。
201 一、行凶致命器物之类见在者,比对伤处定验有无相应,开说名件大小长短丈尺分寸,还同兵器或馀刃或他物之类,堪与不堪害人性命,封记发去。
202 一、检验到沿尸脱下衣服名件如后: 如有血污或刺扎破者,即云其衣物止有血污及刺扎破某处,长阔分寸,系某物所破。候覆检过,其覆检官即将无照用衣物就便责付合干人收管,将合照用名件封记,发付合属官司。 无照用衣物,开名件。合照用衣物,开名件。
203 延佑元年十一月,御史台呈:广东廉访司申,尸帐上预标正犯干犯名色,事有窒碍。中书下刑部议:今后凡检尸伤,若致命伤痕无差,行凶人等审问无疑者,于正犯人下画字。事情未定,首从未分,止行凶或被告人画字。行凶人在逃,尸亲未到者,听将元检尸帐权且入卷关防,后获正贼,召到尸亲,至日画字给付,庶不差池。都省准呈。
204 检尸法 某路某州某县某处,某年月日某时,检验到某人尸形,用某字几号勘合书填,定执生前致命根因,标注于后:
205 一、仰面 顶心 偏左偏右 顖门 额颅额角 两太阳穴 两眉 眉丛 两眼胞两眼双睛 两腮颊 两耳 耳轮 耳重 耳窍 鼻梁 鼻准 两窍 人中 上下唇吻上下牙齿舌 颔颏 咽喉 食气颡 两血盆骨 两肩甲 两腋肢 两䏩膊 两𦚼瞅 两手腕 两手心 十指 十指肚 十指甲缝 胸膛 两乳心坎 肚腹 两肋 两胁 脐肚两胯 男子茎物、肾囊,妇人阴户。 两腿两膝 两欠肋 两脚腕 两脚面 十趾 十趾甲(缺图)
206 一、合面 脑后 发际 耳根 项 项,原文作顶,据《无冤录》、《圣朝颁降新例》与《元典章》卷四三刑部卷之五《诸杀二检验》相应文字改。  颈 两臂膊 两胳肘 两手腕 两手背 十指 十指甲 脊背 脊膂 两后肋 两后胁 腰眼 两臀谷道 两腿 两𦚼瞅 两腿肚两脚踝 两脚跟 两脚心 十趾 十趾肚 十趾甲缝(缺图)
207 一、对众定验得某人委因 致命。
208 此处,《无冤录》、《圣朝颁降新例》与《元典章》相应文字多一检尸人等五字。 正犯人某 干犯人某 乾证人某 地邻人某 主首某 尸亲某 仵作行人某
209 右件前项致命根因,中间但有脱漏不实,符同揑合增减尸伤,检尸官、官吏人等情愿甘伏罪责无词,保结是实。
210 某年某月某日司吏某押 首领官某押 检尸官某押
211 大德八年三月 日,江西行省准中书省咨:刑部呈奉省判送河南行省咨,归德府申,切见各处有司,不以人命为重,凡有告殴伤身死者,不行随即飞申检验。初验官司虽有申到尸状,复检官司不能即到尸前,以致尸已发变,不能复检。既见复检官司不能复检,初检官吏因而作弊揑合,已死之人作自缢或投井焚烧自伤残害身死,中间别无堪信显迹,必须追究,往来补答扣换,州县司吏通行揑合,虚套元告词因,啜赚元告绝词文状。不唯官吏通同如此,使死者幽冥之冤何由得雪?本省 省,原文作著,据《无冤录》相应文字改。 看详:检验尸伤,或受差过时不发,或牒至应受而不受,或不亲临,亲 亲,《无冤录》相应文字作或。 承他处官司请官检验,或有司可那而称阙,或应牒邻近而牒远者,或因验而不验,或不明定要害致死之因,或定而不当,或漏露所验事状,或将初检尸状与复检官司扶同检验等事,情弊纷纭,不能概举。理宜明定罪例,通行遵守施行。间又据江西福建道奉使宣抚呈亦为此事,奉都堂钧旨,送刑部议拟连呈。奉此,本部议得:检验尸伤,已有例程。近年以来,亲民之官不以人命为重,往往推延,致令发变,及不亲监视,转委公吏行人,与复检官司递相扶同,装揑尸状,移易轻重,情弊多端。拟合设法关防。若依奉使宣抚所言,似为缕细。本部今参酌定立尸帐,图画尸身,一仰一合,令各路依样板印,编立字号勘合,用印钤记,发下州县置簿封收。如遇检尸,随即定立时刻,行移附近不干碍官司,急速差人投下公文,仍差委正官,将引首领官吏、惯熟仵作行人,就即元降尸帐三幅,速诣停尸去处,呼集应合听验并行凶人等,躬亲监视,对众眼同,自上至下,一一分明 明,原文作朗,据《无冤录》相应文字改。 子细检验,指说沿尸应有伤损,即于元画尸身上比对被伤去处,标写长阔深浅各各分数,定执端的要害致命根因,检尸官吏于上署押,一幅给付苦主,一幅黏连入卷,一幅申连本管上司。仍取苦主并听检一干人等,连名甘结,依式备细开写,当日保结回报,明白称说各处相离里路,承发检验日时,飞申本管上司。其覆检官吏依上覆检了毕,亦将尸帐一幅给付苦主,一幅入卷,一幅申报上司。如有违慢,或牒到而不受,致令尸变者,正官决三十七下,首领官吏各决四十七下。其不亲临监视,转委公吏检验,并增减不实,移易轻重,定执致命因依不明,或初复官吏相见符同尸状者,正官取招量事轻重断罪黜降,首领官吏各决五十七下罢役,仵作行人决七十七下,受财者同枉法论,任满于解由内开写。本路另置文簿,令推官收掌,如遇司属申报人命公事,随即附簿检举,但有违犯,依上究问。若因循不行驳问者,罪及推官。无推官者,掌司首领官提调廉访司职,在提刑所在定处,先行取会干碍人命事目,详加照刷元置文簿卷宗体问,若有似此违犯,或犯人招指不同,官吏作弊枉禁,并解由内隐漏者,随事轻重理断,庶望少革前弊。存 存,《无冤录》相应文字作如。 蒙准呈,遍行照会相应。今将定拟尸帐凶身式样在前具呈照详。都省:准拟。今将尸帐式样录连在前,除外合行移咨,请照验遍行合属,依上施行。
212 ●无寃录所见元代有关法律文书
213 说明:《无冤录》,元王与撰。据王与自序,书成于「至大改元」,即公元一三○八年。但所载官牒中有延佑二年(一三一五年)的一件,或系后来刻本添入。书分卷上卷下。卷上多含官吏章程,所引通制、通例、断例,均系元代有关法律
URN: ctp:ws157173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