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十六

《卷十六》[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刑部》

1
後唐長興二年八月敕:「御史臺每月支錢三百千,充曹司人力紙筆糧課。其大理元支二百千,刑部一同,未曾支給,宜於兩班罰錢及三京諸道贓罰錢內,每月支錢一百千,賜大理寺、刑部兩司。其刑部官吏不多,兼使紙筆校少,宜於所賜錢內,三分支與一分。」其月二十九日敕:「刑部、大理寺宜各置法直官兩人,仍召曉法令者充。」
2
四年四月敕:「刑部、大理寺、御史臺奏:『三司官每推斷案牘時,特與免朝,恐滯推覆。』法官推覆時,不得私行人事。公事畢日,朝參如常。」
3
晉天福三年三月,詳定院奏:「前守晉州洪洞縣主簿盧粲進策:『伏以刑獄至重,朝廷所難,尚書省分職六司,天下謂之會府。諸道決獄,若關人命,即刑部不合不知。』欲請諸州府,凡斷大辟罪人訖,逐季具有無申報刑部,仍具録案欵事節,幷本判官、馬步都虞候、司法參軍、法直官、馬步司判官名銜申聞。或有案內情曲不圓,刑部請行覆勘。」從之。

司門》

1
梁開平三年十月敕:「過所先是司門郎中、員外郎出給,今寇盜未平,恐漏姦詐,宜令宰臣趙光逢專判。凡出給過所,先具狀經中書點檢,判下,即本司郎中據狀出給。」
2
晉天福三年六月敕:「應管關令丞等,宜准唐天成四年四月敕,本司不得差補,祗委關鎮使鈐轄。今日已前差補者,宜令畫時勒停訖奏聞。」
3
漢乾祐元年七月六日敕:「左司員外郎盧振奏請:『應有經過關津州府諸色人等,並須于司門請給公驗,令所在辨認,方可放過。』宜依所陳,頒示天下,仍令司門准向來舊規,合施行事件,子細條舉奏聞。」

禮部》

1
後唐天成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尚書禮部員外郎和凝奏:
2
臣當司補奏齋郎,今重起請如後。
3
一、應請補齋郎等,舊制,當司衹憑都省發到狀,便給補牒。旋團甲申奏:「伏緣當司已前久無正官,多是諸司權判,或有投狀多時並不團奏,或有纔投文狀即先團奏,遂致積聚人數不少。自同光二年二月後至今年十月已前,共計二百一十人未曾團奏。」今臣點檢,除有碍格條、一官並補兩人三人,并使祖廕者落下外,猶有一百七十餘人。人數既多,虚謬不少。若取年深者團奏,終成積滯。今欲限一月內,並須正身將已前所受補牒,到當司磨勘後,委是正身及是嫡子,年顔人材不謬者,團甲引過中書門下引驗後,一齊申奏。
4
一、合使䕃官,請自今後若遇改官,須是轉品,即許更補一人。明言是長子、次子,仍須不得過三人。其所補齋郎,五品已上廕太廟齋郎,六品廕郊社齋郎,仍須是嫡子。以姪繼院者,即初補時狀內,言某無子,今以姪某繼院為子使廕。
5
一、應補齋郎等,祇憑都省發狀,便給補牒。請自今後,須得正身齋狀到當司比試呈驗。除三省官外,並引驗告敕,及取保任官狀,委是親子,即給補牒。每年旋於八月上旬,具狀解送赴南曹。仍團奏時,别具子細三代鄉貫、使官廕狀,齎赴中書門下引驗,候無差謬,即得團甲申奏。仍每年祇限團甲奏,一年一甲三十人,以為常式。
6
一、按六典,所補齋郎,並兩試小經,取粗通文義者充。奏補之後,非久為官,若不達經書,則難通吏理。請自今後,齋郎所投文字狀,並須親書,仍須念得十卷書者,即得補奏。
7
一、使父皇任官廕者,並須將前任告敕呈驗,仍取在朝三員清資官充保,及移牒所曾任官、臺、省、寺、監,勘有此官及年月日同否,委無虛謬,即得補奏。仍准千牛、進馬例,不得過十年。其所使祖皇任官廕者,年月深遠,難知子細,今後請不許補奏。
8
從之。
9
長興二年十月敕:「應千牛、進馬、齋郎,遇有員缺,據資廕合得,先受官者先與收補,後受官者據月日次第施行。如或徇私,公然越次,本人及官吏當行責罰,仍令御史臺常加察訪。」
10
周廣順元年八月,吏部南曹先為去年冬集選人年滿,室長季溥、張宗義為奏補不依年限駁放後,便值兵火,失墜補牒,優牒申中書門下取裁。欲判依選人失墜文書例,出給公憑。奉敕:「宜令所司各出給失墜文書公憑,候參選日磨勘理本官選限外,仍各殿兩選。應乾祐元年已來及自今,如有齋郎奏補後,年限滿,合定冬集及改補室長時,有違格條不依年限者,違一年,殿兩選;違二年,殿三選;二年已上,不在施行之限。」

祠部》

1
後唐長興二年七月敕:「天下州府,應有載祀典神祠破損者,仰給公使錢添修。」
2
周顯德二年五月六日敕:「兩京諸州府,每年造僧帳兩本,一本申奏,一本申祠部。逐年四月十五日後,勒諸縣取索管界寺院僧尼數目申州,州司攅帳,委録事參軍本判官點檢,至五月終已前,文帳到京。如出限不到及漏畧僧尼、寺舍,申奏鹵莽,其本判録事參軍、州縣官典,並等第科斷。今後僧尼籍帳內無名者,並勒還俗。如有身死、還俗、逃亡者,旋申報逐處州縣,次年帳內開脫,其餘巡禮行腳,出入往來,一切取便。」其年,諸州供到僧帳,見存寺院二千六百九十四所,廢寺院凡三萬三十六,見在僧四萬二千四百四十四,尼一萬八千七百五十六。至五年七月敕:「今後僧帳,每三年一造,其程限准元敕施行。」
3
三年十一月詔:「廢天下淫祠,仍禁擅興祠宇。如有功績灼然,合建置廟貌者,奏聽敕裁。」

虞部》

1
後唐長興元年十月,國子尚書博士田敏奏:「請依春秋藏冰頒冰之義,以消隂陽愆伏之沴。」敕:「藏冰之制,載在前經;獻廟之義,廢於近代。既朝臣之特舉,按典禮以宜行。田敏所奏祭司寒獻羔事,宜依。其桃弧棘矢,事久不行,理難備創;其諸侯亦宜准往制藏冰。」

祕書省》

1
周顯德五年閏七月,秘書省奏:「奉今年七月七日敕節文,刪集見行公事,送中書門下者。當省逐季准祠部牒到,畫日,預先牒著作局修撰祝文,兼牒太常禮院詳定神名首尾。及准太常寺牒到逐季五岳四瀆,牒著作郎修撰祝文,牒太常禮院詳定神名。候太常、宗正兩寺供到祝版及獻官名銜,省司帖着楷書修寫。」

殿中省》

1
漢乾祐三年八月,殿中省奏:「當司儀仗,車駕都洛京時所差,至今管係,逐年分番祇候,執擎儀仗。昨京兆府奏,依平戶例差使。伏恐忽有大禮,無人供應。」敕:「殿中省執擎儀仗,關西道色役人員,地理遐遙,分番勞擾。宜據姓名,並還州縣。今後執擎人缺,別奏取裁。」

內侍省》

1
後唐同光元年十一月,以左監門衛將軍判內侍省李紹宏兼內句。紹宏在莊宗皇帝潛龍日,為中門使。及即位,命潞州監軍張居翰與郭崇韜為樞密使,以紹宏為宣徽使,心常不足。崇韜知之,乃置內句之名,凡天下錢穀簿書,悉委裁决。州縣供帳煩費,議者非之。
2
天成元年四月,中書門下奏:「請廢諸道監軍使,並內句司。」從之。

太常寺》

1
後唐長興三年正月,太常卿劉岳奏:「先奉敕刪定鄭餘慶書儀者。臣與太子賓客馬縞,太常博士段顒、田敏、路航、李居浣,太常丞陳觀等,同共詳定,其書送納中書門下。奉敕:『宜差左散騎常侍任贊、右散騎常侍楊凝式、兵部尚書梁文矩、工部尚書崔居儉、太子賓客裴高、尚書左丞王權、尚書吏部侍郎姚顗等七人,與劉岳再於鄭餘慶書儀內子細檢詳。除文臣起復及士庶冥婚准敕不行外,應篇目一一立出元舊條件,據有合定者,逐件別書出。』今詳定式様,其不可改易者,亦須具言請仍舊施行。」
2
周顯德五年閏七月,太常寺奏:「准敕節文,刪集見行公事,送中書門下者。謹具如後:每有四季祇應,諸郊壇廟御署祝版,並是牒三司起請,卻於少府監請祝版,差人吏部抄寫細名銜,牒祕書省寫文牒,閣門進署訖,齎赴祠所。遇鑾駕巡省,准堂判於留守衙書御名祇應。逐年四季諸州府祭嶽鎮海瀆祝版,當司于進奏院抄寫本州細名銜,具録牒祕書省撰文書寫,牒閤門進署,分付本州。如鑾駕巡省,亦於留守衙書御名。四季諸郊壇廟粢盛禮料,諸般物色,並是逐季計算申請,牒省支給,逐處請領,納太廟禮料庫。逐月卻於禮料庫請領,逐祭分擘十數升合,齎赴壇廟祇應,兼句當諸處焚奠火龍。」

宗正寺》

1
周顯德五年閏七月,宗正寺奏:「准敕節文,刪集見行公事,送中書門下者。謹具如後:見管齋郎室長,逐季候大饗,捧饌行禮,及出給每年行事歷子,見管禮料庫收貯。諸司納到諸郊壇廟祠祭禮料,逐月給付。逐季太廟並别廟祠祭祝版,當寺於少府監請領,送秘書省書寫訖,却將應奉祠祭,候年滿則將齋郎室長,於每年八月印發文字,解送赴南曹。」

光祿寺》

1
周顯德五年閏七月,光祿寺奏:「准敕節文,刪集見行公事,送中書門下者。謹具如後:逐年四季諸壇郊廟祠祭,大祠、中祠、小祠並朔望告廟等,逐季所請禮料,並牒省於諸庫務請領,送納入禮料庫,逐月旋具祭數請領,於本庫寺封記,赴祠部造饌供應。四般肉醬並鹿脯,諸司元指揮在御廚年支制造,合使升合斤兩,請領供應。皇帝親拜南郊,自太廟朝饗至郊壇供備,並鑾駕巡幸,准例,城門外軷祭,告天地、社稷、太廟,各合申請禮料供應。」

太僕寺》

1
周顯德五年閏七月,太僕寺奏:「准敕節文,刪集見行公事,送中書門下者。謹具如後:諸郊壇廟祠祭昊天上帝、上辛一祭無羊。太社、太稷、皇地祇,逐祭各供犢子一頭、羊一口。神州地祇、朝日、夕月、百神,已上四處,並太廟,逐祭元供犢子一頭、羊一口。准顯德二年八月敕,皆不用犢,今逐祭供羊一口。黃帝、青帝、赤帝、白帝、黑帝,元逐祭祇供犢子一,今亦准敕用羊一口代。九宮貴神、先農、風雨五龍、文宣王、武成王,逐祭各供羊一口。司寒逐祭供黑羊一口。先牧、馬祖、馬社、馬步、靈星、中霤,逐祭各供羊肉一斤半。司中、司命、司人、司祿,逐祭各供羊肉六斤。太廟朔望祭,逐祭供羊肉七斤、羊心肝肺一副。鑾駕出宮,城門外軷祭,別供羝羊一口,差寺丞一員充獻官。禘饗逐祭供羊二口。已上犢子,寺司申省,准指揮下開封府收買,交付當寺。其羊幷肉等,亦准省牒於牛羊司請領供應。」

大理寺》

1
後唐長興二年八月敕:「今後大理寺官員,宜同臺省例升進,其法直官比禮直官任使。兼御史臺每月支錢三百千,充曹司人力、紙筆、糧課。其大理寺先支二十千,與臺中比類錢少,宜於兩班罰錢及三京諸道贓罰錢內,每月支錢一百千,與大理、刑部兩司。其刑部人力不多,所使紙筆校少,仍與所賜錢內三分支與一分。」其月十一日,大理卿李廷範奏:
2
當寺今有要切事節,謹具逐件如後:
3
一件,寺司每奉敕旨斷案,准格須委法直司據罪人所犯,檢定法條,本斷官將所犯罪名,並所檢法律及法書本卷,對驗不差,然後逐件於法狀上署名,下法定斷。伏見寺司案內,每將法直官所檢條件法狀,備録在詳斷案。伏准格文,法直官祇合録出科條,備勘押入案,至于引條判斷,合在曹官,仍不許於斷狀內載法直官姓名者。自今已後,其法狀,臣欲落下留充寺司案底,不録在奏狀中,冀免元敕法狀三重在案。其本斷官仍於斷狀後具言,臣所斷前件文案,皆是將法直司所驗條法,一一周細詳認,悉是罪人所犯科條;或言將某色律條,比附詳斷,逐件參檢,並無漏落法律,及無欠少案內事節。
4
一件,格文內太和四年十二月三日,刑部員外張諷奏,大理官結斷刑獄,准舊例,自卿至司直訴事,皆許各申所見陳論。伏以所見者是消息律文,附會經義,以讞正其法,非為率胸臆之見,騁章句之說,以定罪名。近者法寺斷獄,例皆緝綴詞句,漏畧律文。且一罪抵法,結斷之詞,或生或死,遂使刑名不定,人徇其私。臣請今後各令尋究律文,具載其實,以定刑辟。如能引據經義,辨析情理,並任所見詳斷。若非禮律所載,不得妄為判章,出外所犯之罪。
5
一件,詳刑定罪,實在法律一科,須是犯人本條,或取比附詳斷。自今後大理寺詳斷文案,祇得以本犯一條法律斷罪,不得更將稍似格律,於本條前後安排。如是罪人合以官品減等、官告贖罪之類條件,即許于法狀內次第區分。
6
右奉敕:「大理寺每有詳斷刑獄案牘,准律須具引律令格式正文。」又稱:「准格詳獄,一切取最後敕為定,後敕合破前格。今後凡有刑獄,先引律令格式有無正文,然後檢詳後敕,須是名目條件同,即以後敕定罪。敕內無正條,即以格文定罪。格內又無正條,即比附定刑。先自後敕為比,事實無疑,方得定罪。或慮律令難明,録奏取裁,仍當比事平情,取法直官不隱法文狀在案。本斷官祇據愆狀書法定罪,不得輒使文章,及有徵引。刑部詳覆官、法直官亦准此。兼自此御史臺、大理寺准推斷刑獄之際,刑法官及諸朝臣,不得以見所推斷人罪名合使條格,奏請改易。刑法中或有不便於事者,任具奏聞。餘依李廷範所奏。」
7
四年二月,大理正張瑑奏曰:「臣伏見咸通十年二月二十九日,大理少卿劉慶初奏,請於法寺置議獄堂。每寺丞詳斷刑獄畢,集大卿、二少卿、二正、六丞、四司直、八評事、十司,於議獄堂參詳,令依典式。其法官中能辨雪寃獄、迹狀尤異者,二人已上者請書上下攷,三人、四人已上者超資與官。今欲望依慶初所奏,法寺置議獄堂,凡斷公事,並集法官詳議,然後連署奏聞。天下諸州案牘,亦望本判官與副使已下,督廳會議。」敕:「法寺議獄,宜且於寺卿廳內;法官賞罰,宜依所奏。天下州府有疑者,判官集議;尋常案款,則准法施行。」
8
晉天福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大理寺申:「當寺自前每月公案一道,除斷狀外,須全寫三本,內一本申奏,一本送刑部,一本下本道者。伏緣近年諸處公案並多,寺司常慮淹延,況所行斷遣案文,此已舉明條法,況本道已有元推公案,固不煩備録施行。今欲祇録斷狀,連敕頒宣,亦不礙於規矩。況刑部、大理寺亦是已有具案,元祇以斷覆詞降敕歸司,其諸道元推司,今欲乞准刑部例,祇降斷狀,連敕施行,所貴將來免滯刑獄。」從之。

鴻臚寺》

1
周廣順三年八月敕:「漢睿陵、穎陵,今後係鴻臚寺管。」

太府寺》

1
周顯德五年七月,太府寺奏:「准敕節文,刪集見行公事,送中書門下者。當寺見管銅斗一隻,銅秤一量,䤪子一十隻,銅升一隻,銅合一隻,五尺鐵度一條,應斗、升、尺給付諸道州府,及在京貨賣,收係省錢。斗每隻省司支作料錢三百五十文,依除官賣九百文,八十陌。秤每量支作料錢二百三十五文,依除官賣六百二十文,八十陌。升每隻支作料錢五十文,官賣一百三十五文,八十陌。尺每條支作料錢三十文,官賣一百八十文,八十陌。」

司農寺》

1
周顯德五年閏七月,司農寺奏:「奉敕節文,刪集見行公事,送中書門下者。當寺每年季冬祠祭,合供使芹、韮、菁、葱、葵菹等五件,准例至浥藏之時,牒三司支給。寺司請領藏浥,准備一冬供應。」

少府監》

1
後唐同光三年正月敕:「少府監鑄造印文,元屬禮部,兩司互有推注,及諸道使臣,廣徵銅炭價錢。自今後凡鑄印,宜令本司限敕到五日內進呈,不計諸道、在京,並不得徵納銅炭價直。所破物料,於租庸院請領。」
2
晉開運三年二月,詔少府監:「今後凡修制親王婚禮法物並冊文,出降公主九樹花釵、箱盝等,宜令不得用龍鳳紅絛帕。」

國子監》

1
梁開平三年十二月,國子監奏:「修建文宣王廟,請率在朝及天下見任官,俸錢每貫尅留一十五文。」
2
後唐天成三年正月,中書門下奏:「伏以祭酒之資,歷朝所貴,爰從近代,不重此官。況屬聖朝,方勤庶政,須弘雅道,以振時風。望令宰臣一員兼判國子祭酒。」敕:「宜令宰臣崔協兼判。」其年八月十一日,宰臣兼判國子祭酒崔協奏:「請國子監每年祇置監生二百員,候解送至十月三十日滿數為定。又請頒下諸道州府,各置官學,如有鄉黨備諳文行可舉者,録其事實申監司,方與解送。但一身就業,不得影庇門戶,兼太學書生,亦依此例,不得因此便取公牒,輒免本戶差役。又每年於二百人數內,不繋時節,有投名者,先令學官考試,校其學業深淺,方議收補姓名。」敕:「宜依。」
3
五年正月五日,國子監奏:「當監舊例,初補監生有束脩錢二千,及第後光學錢一千。竊緣當監諸色舉人及第後,多不於監司出給光學文抄,及不納光學錢,祇守選限年滿,便赴南曹參選。南曹近年磨勘選人,並不收䜿監司光學文抄為憑。請今後欲准往例,應諸色舉人及第後,並先於監司出給光學文抄,並納光學錢等,各自所業等第,以備當監逐年公使。」奉敕:「宜准往例,自今後凡補監生,須令情願於監中修學,則得給牒收補,仍據所業次第,逐季考試申奏。如收補年深,未聞藝業,虛佔補牒,不赴試期,亦委監司具姓名申奏。」
4
清泰三年五月敕:「國子監每歲舉人,皆自四方來集,不詢解送,何辨是非?其附監舉人,並准去年八月一日敕,須取本處文解。如不及第者,次年便許監司解送。若初投名,未曾本處取解者,初舉落第後,監司勿便收補。其淮南、江南、黔、蜀遠人,不拘此例。」
5
周顯德元年十一月敕:「國子監所解送廣順三年已前監生人數,宜令禮部貢院收納文解。其今年內新收補監生,並仰落下。今後須是監中受業,方得准令式收補解送。」近年有諸州府不得解舉人,即投監請補。
URN: ctp:ws15727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