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九十六國朝

《卷九十六國朝》[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肅皇帝】獻皇帝在興邸雅重文士,有朝者輒令見帝。毛御史伯溫朝時,亦獲見帝。毛以手撫弄帝首與額,且曰:「貌相良雅秀。」時帝年十一,退屏後,憤然不平。比正位,嘗以問內侍曰:「何御史大如此?」或對曰:「彼以代巡為職。故當時敢為傲肆。」上然之。因是漸以裁抑御史為念,後益嚴雲。
2
正德駕崩,大學士毛澄迎肅皇帝駕至槁城,過橋,偶爾橋崩,有碑出焉,碑文曰:「橋崩天子遇,碑出狀元來。」毛乃弘治癸丑狀元也。
3
肅皇帝後,承天有謠曰:「飛上一條龍,留下八支虎。天下皆快活,安陸獨受苦,」八虎,謂千戶翟俗輩,皆京師人,隨獻皇至興國。泊上正位後,以潛邸恩擢千戶,無衛,仍在承天,頗縱肆,故有八虎謠。後乞列銜承天衛,朝命移錦衣,始失望。
4
孝廟升遐,武宗以正德改元,出於劉少師健所定,蓋妃前文。馬端肅公在吏部考選,以「宰相須用讀書人」命題諷之。肅皇帝入繼紀元,內閣初擬明良,次嘉靖,次紹治,上時用嘉靖云。一日,命翰林賦嘉靖二字,徐階應制曰:「土本原來大丈夫,口稱萬歲與山呼。一橫直過乾坤大,兩豎針飛社稷扶。加官加祿加爵位,立綱立紀立皇圖。主人自有千秋福,月正當天照五湖。」上大悅。
5
嘉靖庚寅間,四郊並建,一時工部司官督工者,以營建功,類升太僕少卿、順天府丞等官。又有不能得者,有為《急就》語以紀其事者云:「馬前雙,馬後方,腰間黃,立堂傍。管工郎,郎不郎,堂不堂。」其時有以工部營繕郎中升少卿乃管司事者是以云然。
6
或取嘉靖初元大臣名為詩云:「穆穆文孫交景運,端居喬宇撫清時。絲綸遙起山林俊,化雨重陶琰琬資。韶樂楊庭和舜呂,溪毛澄水薦先師。功如墮費宏謨遠,壽比{錢}彭澤慶垂。共說天王守仁義,萬年磐石缶圖維。」
7
嘉靖乙巳年間,上一日召大學士嚴嵩、吏部尚書熊浹至西苑,嵩、浹黎明赴召,至未初始得入,上謂嵩、浹曰:「朕偶得一對句,曰:『閣老心高高似閣。』可對之。」嵩、浹聞命,皆惶悚伏地,不敢仰視。上曰:「若不能對,朕代為對,曰:『天官膽大大如天。』乃的對也。」嵩、浹惶悚益甚,伏不能起。上曰:「朕偶以此相試,何意焉?」笑而遣之。甫二日,即有復召夏閣老言之旨。
8
世廟又一日出一對云:「洛水靈灶獻瑞,天數五,地數五,五五還歸二十五,數數定元始天尊,一誠有感。」或對曰:「丹山彩鳳呈祥,雌聲六,雄聲六,六六總成三百六,聲聲祝嘉靖皇帝,萬壽無疆。」上大喜,賞賚甚厚。元始天尊,乃上龍潛時所祝禧之神。及御極建元坦,頗極尊崇,所謂誠感也。
9
嘉靖辛亥間,有無名子揭詩於都市曰:「侍郎一載擢天官,獵等超升固有緣。屬下晚生門簿寫,部前嚴示眾人看。曾嗔廚役搖三十,為謝當塗僭八千。反覆小人逢敵手,始援終陷勢應然。」
10
嘉靖間,有進士作令楚邑,為詩自嘲曰:「巴陵知縣是區區,三甲元來不讀書。忙裏偷閒淘冷飯,鬧中取靜嚼乾魚。縣丞主簿皆僚友,通判推官也上司。寄與榜中京宦者,巴陵知縣是區區。」甲榜作邑者多稱以自慰,其人後官至按察使云。
11
嘉靖初,駙馬鄔公景和尚永福公主,選時例教養於禮曹,毛宗伯澄方視篆,嘗課以對句:「御溝冰泮聞流水。」鄔即應聲云:「金屋春殘見落花。」方期歲,公主下世,蓋其讖云。
12
世廟宮人張氏恃貌不肯阿順,匿閉無寵,早卒,殮於宮。後宮制,凡殮者必索其身畔。得羅巾,有詩,以聞於上,上傷之,以宮監不早聞,杖殺數人。詩曰:「悶倚雕欄強笑歌,嬌姿無力怯宮羅。欲將舊恨題紅葉,只恐新愁上翠蛾。雨過玉階天色淨,風吹金鎖夜涼多。從來不識君王面,棄置無情柰若何!」南寧伯毛舜臣在南京留守時宮,被傘灑掃舊內,見別院牆壁多舊時宮人題詠,年久剝落,不可盡識。其一署云媚蘭仙子書,末二句猶存,云:「寒氣逼人眠不得,鐘聲催月下斜廊。」字畫婉麗,辭意淒怨,雖不免襲取舊句,而風神月思,亦足想見。
13
蔣冕年十四舉廣西鄉試第一,入貢監,時丘文莊為祭酒,雅愛蔣,與同臥起,人頗議之。
14
蔣閣老冕歷仕三朝,始告歸田里,世廟慕其賢,使使三聘之,不至,睿制詩一闕頒云:「聞說江南一老牛,徵書聘下已三秋。主人有甚相虧汝?幾度加鞭不轉頭。」冕稽首俯伏以對,詩云:「老牛用力已多年,領破皮穿只愛眠。梨耙已休春雨足,主人何用若加鞭」?終不就。
15
張孚敬初名璁,號蘿峰,辛巳進士,以議興獻禮稱旨,遂致柄用,免相至三。既歸,尤冀起用。巳而,得半身不遂疾。浙人言蘿峰至此,一身兩屬,以其望環召為半屬朝廷;患痿痺為半屬地獄。張竟以是疾死。
16
張蘿峰久困禮聞,將謁選於銓曹,會稽蕭靜庵素以台輔期之,力沮不從,複危言動之曰:「若必欲就職,它日僉事等官皆能杖汝,長髯掃地矣。爾時得無悔乎!」於是乃止。三年複入試,試畢,題詩於席舍曰:「月色團團照舉場,河光片片落天章。風雲交會人初散,星斗芒寒夜未央。敢向人心論用舍,直於吾道卜行藏。至公堂上焚香在,吾力猶能系紀綱。」是年,遂登第,其詩今刻於至公堂後之壁云。
17
嘉靖初大禮之議,張氏為是,楊氏為非,其說詳《明倫大典》。張文忠公應召過桐江,題字陵祠堂有云:「先生挺高節,可為百世師。茲餘赴三召,載拜先生祠。君臣有大義,行藏複何疑?此心不自昧,獨有明主知。光武本中興。尊親固有宜。如何考元帝,終未明天彞。先生煙水志,此憾能無遺。」詩譏光武不合考元帝,而子陵不合救正也。文忠公晰理精深,故其論人審核穩確如此。
18
嘉靖壬辰,北直棣提學御史胡明善待士慘刻,庠序甚怨,以私取房山所窠石為碑,事發,擬侵盜園林樹木,以石窠近皇陵故也。是年七月間,彗星見東井,自辛卯至是,已三見,有旨令大臣自陳,張少傅孚敬遂致仕。有為句以紀其事者云:「石取西山,胡明善殃從地起;星行東井,張孚敬禍自天來。」又曰:「彗孛掃除無駐足,石碑壓倒不番身。」
19
嘉靖癸巳四月,世廟演馬南城,有玉ら飛、白玉馴、碧玉驕、照夜壁、銀河練、瑤池駿、飛雲白,皆天間選乘也。因召大學士張孚敬、李時、方獻夫、翟鑾同遊環碧殿嘉樂館,錫宴重華殿,賜孚敬蟒服,時等飛魚服。上賦律詩二首紀之,群臣應制奉和,張孚敬詩云:「傳宣萬乘御重華,得賜同遊即賜茶。環碧殿前先看馬,蒼龍門外更觀花。君臣自古原同體,海宇於今總一家。錫宴從容還錫服,聖恩莫報實無涯。」李時詩云:「聖王御極萬方安,試馬宸遊愜眾歡。內苑草茵迎玉輦,行宮花氣襲雕鞍。熏風拂拂當朱夏,翠藹蔥蔥映紫鑾。千載明良真不偶,流傳青史後人看。」方獻夫詩云:「御林初夏晴明日,天子乘龍喜色多。共訝飛雲擎白玉,渾看匹練下銀河。同遊環碧臣何幸?賜對重華語更和。應制慚無天馬賦,南薰惟誦舜廷歌。」翟鑾詩云:「宸游內苑御飛龍,盡是神駒渥產雄。巧翦緋羅纏寶鐙,分題玉篆佩花鬃。三千駿內名稱貴,十二閒中品料崇。從此受恩何以報?願將赭汗從長風。」又云:「選得龍媒新賜名,習從環碧殿頭行。草茵似錦蹄過軟,宮路如弦踏去平。立向天墀應自慶,穿將仙仗絕無驚。微臣得侍瑤池上,願播聲詩頌聖明。」嘉靖間,鑾二子登第,時謂「一鑾當道,雙鳳齊鳴。」肅皇內批曰:「鑾在朕左右,二子才如軾、轍,亦不當並中。」鑾並二子俱削籍。
20
桂萼謚文襄。
21
雲南傅巡撫習於桂少保萼為同鄉,在滇時,令一僕以金石二酤嗤ㄓ詮穡標題曰:「黃雀銀魚。」桂受而語僕曰:「語爾主,此處來不得,南京去罷。」踰月,遂擢南京大理寺卿,行至鎮遠而亡。士有紀以一絕曰:「黃雀銀魚各一罌,長安陌上肆公行。若教塚宰持公道,安得南京大理卿?」
22
方獻夫廣東有西樵山,方因號焉。
23
方獻夫賜告里居,遂以廣田益宅為務,有緇廬地勝屋多,方因規為己業,假官府法驅逐,僧釋一空,主僧有識曉詩,瀕行,大書一律於壁曰:「慌忙收拾舊袈裟,點檢行囊沒一些。袖拂白雲歸洞口,擔挑明月到天涯。可憐松頂新巢鶴,孤負籬邊舊種花。分付犬貓隨我去,莫教流落俗人家。」霍尚書韜亦嘗取寺基為宅,冫免縣令逐僧,僧去,書於壁云:「學士家移和尚寺,會元妻臥老僧床。」霍愧而止。方獻夫、湛若水家居時,邑有婺婦,多貲有色,欲改適,方、湛皆欲納為妾,兩兢委禽,婦曰:「吾將自擇所歸。」方、湛乃各放舟游湖,婦潛觀之,語媒曰:「吾欲適方,」以方雖瞿年則少。方遂納之。湛亦小有言。湛語人,每以「隨處體認天理」為要。居鄉時,凡山川佳勝,田莊膏腴者,假以建書院、置學田為名,必得之為自殖計,皆資勢於門生官其地者經營。鄉人嘗曰:「此甘泉『隨處體認天理也。』」
24
夏言謚文愍,少時,父鼎為臨清知州,侍父宦邸,雅意漁色,嘗潛延娼宿邸中,為諸無賴所執,賄以數百金始兌。娼有一塊玉者,尤夏所暱。後夏以議四郊禮驟擢部佐,時猶屢寓書州人王姓俾致為妾,則娼已久嫁歙商而南矣。王嘗集夏顯晦札為冊耀人,此書亦在內,因得聞於見者。
25
嘉靖庚寅間,夏公言為兵科都給事中,以議郊禮,加翰林院學士掌科事,又服四品服色。許公誥指其事為對曰:「七品衙門五品官,四品服色。」以學士五品,給事中七品也。竟無人能對。
26
嘉靖壬辰,天下選貢之士就教職,試禮部者一百人。是日雨,尚書夏言為詩一律云:「涼雨階前老鶴鳴,廣堂長日試諸生。秋風桂闕飛騰意,春水魚龍變化情。須信朱衣能指點。未論藻鑒盡分明。聖朝雅重師儒職,莫使蘇湖獨擅名。」侍郎顧鼎臣、湛若水,吏部尚書汪金宏和焉。夏公命諸生皆和,諸生各一詩進,公諭曰:「子輩雖以貢來,實無異於科甲。故吾詩中『秋風桂闕飛騰意,春水魚龍變化情。』道其實也。子輩勉之。蓋自禮部考試以來,未有以詩慰勉諸生者,諸生亦未有人人能和者。今日亦一奇事,盍相與傳之。名曰《南宮試士倡和錄》」。夏言在禮部時,內閣惟李時一人,夏日久望入閣。倚九廟,𤮉㼾㼧𤭧鹿瓦不堪者,皆運積東長安街側,多為有力者潛取用。李時偶與郭武定鄖言:「𤮉㼾類,舊皆滿目,今何其零落?」郭笑曰:「孰敢竊?皆夏宗伯搬去禮部,屣以望內閣耳。」言雖戲,實得夏心。是年冬,夏遂入閣。
27
李時嘗以「臘雞獨擅江南味」戲夏言,夏即應以「響馬能空冀北群。」人嘲江西以臘雞,畿輔以響馬。故二公各指所籍為戲。
28
嘉靖戊戌間,江行人鯤以進士授,素有心疾,憂貧雉經。王御史弘道以小事拂意自剄。夏公言即事為對曰:「自經溝瀆,其何以行之哉!執其鸞刀,不可以入道也。」人以為警切。不踰十年,夏又身首異處於都市。世事不可料如此。
29
嘉靖戊申間,夏公言以議套致大辟,士為《桂洲行》吊之,曰:「大江之西神物多,有洲寄在廣陵阿。八月桂花發奇種,望中鬱鬱還莪莪。繫艇登岸窮勝概,樵渚漁磯互Ы乃。負手行吟前致辭,笑入竹業殊賴{ㄉ心}。老翁顧予指點云,『此地名卿胡不聞?當年貴幸固無匹,于今久廢成荒漬。天子欲正四郊禮,特遣近臣宣上意。公時秩主講禮官,倉皇奏入輒稱旨。神機中外窺莫由,雲龍風虎渠能投。一歲九遷未為晚,身緋腰玉如公侯。詔許治第東華陌,飛樓高插青雲拍。洞房冥藏麗人,廣庭虛靚延詞客。有時休沐出承明,盡筵列炬排簪纓。翠盤玉袖凌波舞,明眸皓齒蹋歌行。東方未明趨大禁,中貴傳宣侍休問。從容賜饌大皰羞,咫尺龍顏日親近。萬幾清暇茂對時,君臣同遊樂可知。三春沂水鶯花曲,五月重華御作詩。元首股肱心膂共,鹽梅舟楫相資重。文明遠過夏商周,治效何云漢唐宋。司扇承望風旨嚴,芳洲新桂誰敢拈?每遇中秋時序至,香雲千頃飄濂纖。樂極生悲泰生苦,河湟議起邊臣死。甲第南消桂嶺雲,繁華東咽石塘水。藪莩駢首就芟屠,桂林從此亦蕭疏。夜月聯蹁聚鳧雁,秋風日夕歌樵漁。』言竟飄然鼓腿ィ覺悟浮生如寄語:「欲往從之盡古今,白韭地無尋處。」桂洲,乃公別號。
30
嘉靖己酉間,有貼飛語輔臣門曰:「夏桂洲,夏桂洲,不識羞。天晴不肯走,只待雨淋頭。嚴介溪,嚴介溪,損他人,安自己。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夏言、曾銑皆不得其死。及咸寧侯仇鸞疾篤,親見二公守之,乃於床上稽首謝罪。對妻子名言之。竟以疽發背死。
31
嚴嵩字維中,號介溪,分宜人。
32
嚴嵩十二歲游郡庠,有提學為句曰:「玉關千里,鄉心一片雨絲絲。」嚴曰:「金闕九重,聖壽萬年春蕩蕩。」識者以為有宰輔氣。
33
弘治乙丑,潯州張涇川為受卷官,見嚴嵩制策驚人,擊節稱賞,既而不得預一甲之選,為之扼腕太息。後嵩以編修使粵過全,璨贈以詩曰:「回首玉堂天上游,驚看玉樹過南州。登科豈必傳三唱,受卷曾知讓一籌。館閣栽培他日地,文章經濟古人流。湘山夜雨皇華驛,傾倒能令老病瘳。」嵩酬詩曰:「曾隨玉署瞻先達,愧謁龍門已後時。往事殷勤勞晤語,非才流落負心知。湘山夜雨留觴久,漓浦春波放棹遲。別後雙魚難定覓,但吟佳句一相思。」
34
楊少師晚號石齋,嚴介溪為賦云:「自昔愛此石,齋居因得名。省身成砥礪,比德象聖貞。色染雲嵐古,陰留竹柏清。補天功已巨,障海力猶勛。瑞擬川珍貢,高看國柱擎。鐫崖方紀頌,漱渚詎關情。願以如磐固,千秋奉聖明。」
35
國初故事:立春日,京兆役民以鼓笛管歌沿門報春。嚴介溪有詩曰:「舊都遺俗是升平,又聽盈門鼓吹聲。柏酒兢傳知臘味,土牛初獻識春耕。萬家梅柳開煙市,雙闕星河隱鳳城。萍海客遊今老大,自慚臒賢玷華纓。」
36
【胡孝思纘宗自號可泉,嚴介溪題云:「秦安卦山北,相傳有異泉。胡公讀書處,釣月弄潺印J玉雲根淨,牽蘿雪瀑懸。夜弦翻雅調,春甕瀉芳涓。江海覃餘澤,山林結靜緣。鑒澄心比瑩,膏潤櫫蠲。地以高賢勝,圓將美跡傳。次山文筆健,嚴石幾銘鐫?」。
37
唐汝楫狀元及第,嚴介溪贈以詩曰:「榜書華蓋徹明開,第一仙人得上才。三月韶光融禁苑,九天嘉氣擁樓台。文成盡說蟠胸錦,臚唱初驚遠殿雷。此日重闈占喜信,泥金借問幾時回?」
38
胡贊宗字孝思,天水人。
39
胡孝思賞為蘇郡守,才敏風流,前後罕儼。公暇,多游行湖山園亭間,從諸名士一觴一詠,題墨淋漓,遍於壁石,後遷御史中丞,撫河南。肅帝幸楚,為一律紀事云「聞道鑾輿曉渡河,嶽雲縹緲護晴珂,千官玉帛嵩呼盛,萬國衣冠禹貢多。鎖鑰北門留統制,璇璣南極扈羲和。穆天八駿空飛電,湘竹英皇淚不磨。」刻之石,後以他事坐罷,家居者數載矣。嘗朴一貪令王聯,其人為戶部主事,以不職免,殺人下獄當死,乃指「穆天」、「湘竹」為怨望咒詛而所由成獄,及生平睚眥,皆指為孝思奸黨奏之,上大怒,悉捕下獄,欲論死,分宜相、陶真人力救解,久之乃罷免,猶摘杖孝思三十。當是時,孝思將八十矣,了不怖懾,取錦衣獄中柱械之類八,曰制獄八景,為詩紀之。眾爭咎孝思,掣其筆曰:「君正坐詩至此耳!尚何吾伊為?」孝思澹然,詠不輟,曰:「坐詩當死,今不作詩得免死耶?」出獄時,謝茂秦貽之詩,有云:「白首全生逢聖主,青山何意見騷人。」孝思方病杖創甚,呻吟間,猶口占韻以謝。人謂孝思意氣差勝蘇長公,才不及耳。孝思守吳日,於諸生最好黃勉之、王履吉、袁永之,而不能知陸浚明。黃、王俱不振以死,而永之領解甲、第臚傳。浚明再魁省、會試館選第一,為給事中。主試浙江時,孝思以左參政與鹿鳴宴,頗遭譏訕,人兩不與也。
40
任佃舒芬榜進士。
41
嘉靖間,任佃以御史謫江陵知縣,或有公移與鄰縣知縣,輒稱「即將某人如何,某事如何。」鄰縣知縣不堪,因署其公移尾答之曰:「即將又即將,即將二字好難當。寄與江陵任大尹,如今不是繡衣郎。」任見之嘿然。聞者為解順。
42
【徐如幀俊!
43
徐侍郎如眾爻觶復以遷廷評入,不欲忘舊銜,投台中刺曰:「臺末,」於他刺曰:「臺駁。」又有太常少卿白若中鄖下,投諸權貴人刺曰「眇眇小學生。」一好事者作詈云:「臺末臺駁眇眇小學。同是一鄭徐如白若。」聞者絕倒。
44
嚴訥。〕
45
嚴相君訥,蘇人,面麻;高相君拱,河南人,作文常用腹稿。俚語誚蘇人曰:「鹽豆兒。」誚河南人曰:「驢。」二公相遇,高笑嚴曰:「公豆在面上。」嚴即應聲曰:「公草在腹中。」一時捧腹。
46
張居正字叔大,號太嶽,江陵人。萬歷間官少師。
47
張太岳舟泊漢江,望黃鶴樓,賦詩曰:「楓霜蘆雪淨江煙,錦石遊鱗清可憐。賈客帆檣雲裏見,仙人樓閣鏡中懸。九秋槎影橫清漢,一笛梅花落遠天。無限滄洲漁父意,夜深高詠獨鳴舷。」
48
萬曆丁丑,張太嶽子嗣修榜眼及第。庚辰,懋修復登鼎元。有無名子揭口占於朝門曰:「狀元榜眼姓俱張,未必文星照楚邦。若是相公堅不去,六郎還作探花郎。」後俱削籍。故當時語曰:「丁丑無眼,庚辰無頭。」
49
李言恭字惟寅,號秀岩,泗州人。隆、萬間臨淮侯。
50
李月渠僉憲,招臨淮侯飲黃鶴樓,臨淮有詩曰:「勝地慚非作賦才,青尊今向大江開。當年黃鶴雲中去,何處梅花笛裏來。風卷潮聲喧島嶼,日斜帆影上樓台。相逢俱是它鄉客,休問湘陵杜宇哀。」
51
李臨淮再過京山縣觀音崖,留詩云:「車塵千里楚江西,今得高山且暫棲。湖海幾年違故國,春風兩度入招提。飛泉常傍懸崖落,野鳥獨藏深樹啼。為覓老僧談四諦,半樓煙月暮雲低。」
52
URN: ctp:ws158535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