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十八回卖华山千秋留迹 送京娘万世英名

《第十八回卖华山千秋留迹 送京娘万世英名》[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词曰:
2 名山青翠如常路,要游时,蹁跹步。梵宫静炼同云卧,餐松饮露。泉壑烟霞,堪使行人慕。
3 祇为争雄博几度,一时负却谁容怒。稳将山洞凭君卧,隐中相募。留迹昭彰,错笑他人误。
4 右调《青玉案》
5 话说赵匡胤在西岳华山,与那老者对下象棋,不想连输了三盘,一时要赖,反被这监局的说了许多不疼不痒的话儿,祇气得敢怒而不敢言,自知情亏理屈,难与争强,祇得说道:「罢了,罢了!祇当我耍钱掷了个黑臭。你们也不必多言,待我下山到神丹观内,把银子取来打发,便也了帐。」老者道:「君子,你休要指东说西,我怎得知那里是神丹观?你若哄我走了,又不知你的姓名住处,叫我到那里来寻?输赢不离方寸,就在此间开发。」匡胤道:「也罢,就烦观主代我去取。」一回头不见了褚玄,左右瞧看,都也不见。此时走又走不脱,赖又赖不成,急得祇是搓手踯脚,无主无张。那老者登时发怒道:「我们在此下棋,谁要你来多嘴!又自逞能,强赌输赢。既输了三百银子,故意装憨不给,欲图悔赖。若在别处,有人怕你,我这关西地面,却数不著你。你既不肯给银,倒不如磕了个头,饶你走路,祇当买个雀儿放生。」这一句,骂得匡胤满面羞惭,心中火冒,欲要动手,又恐被人知道,说我欺负年老之人,祇得把气忍了下去。那监局的道:「红面君子,我们下棋的输赢,都是正气。你既不带财帛,或者有甚么当头,留下一件,然后你去取那银子,免得争持。」匡胤道:「你这老人家,也没眼力,我乃过路之人,那有当头?纵把浑身上下衣服与他,也不值三百两银子。」赢棋的老者道:「谁要你的衣服?凭你甚么五爪龙袍,我老人家也不希罕。你家可有甚么房产地土,写下一桩与我,方才依允。若没有产业,或指一条大路,或将一座名山,立下一张卖契,也就算了。」匡胤听了,心下想道:「常言说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你看那一家有大山大路?偌大的年纪,原来是个痴子。待我混他一混。」说道:「老人家,你既要大山,我就把这座华山写与你何如?」老者道:「我正要你家这座华山,可快快写来。」匡胤道:「纸笔不便,你去取来用用。」老者道:「谁有工夫去取纸笔,不论甚么石头,画上几句也就罢了。」匡胤听了,又自暗笑:「真正是个痴人,石上画了字迹,如何算得凭据?」遂瞧了一瞧,见面前有一块峻壁危峰,上面倒也平正可画,遂拾一块石片,又问老者尊姓。老者道:「老朽姓陈。」匡胤便向石壁上画道:
6 「东京赵匡胤,为因无钱使用,情愿将华山一座,卖与陈姓,言定价银三百两。永远为陈姓之业,并无租税。恐后无凭,石山亲笔卖契为证。」
7 匡胤把卖契划完,那山神土地见真命天子把华山卖了,留下字迹,万古千秋,谁敢不依?就把石上白路儿,登时的变了黑字,比那墨写的更加光耀。此时匡胤祇当儿戏,不过哄骗权宜之计。谁知后来陈桥兵变,登了大宝,这华山地亩钱粮,并不上纳分文。到了真宗之时,闻华山隐士陈抟乃有道之人,遣中使徵召进京,欲隆以爵禄。陈抟不应。真宗怒责之道:
8 「江山尽属皇朝管,不许荒山老道眠。」
9 陈抟笑对中使道:
10 「江山原属皇朝管,卖与荒山老道眠。」
11 遂引中使看了太祖的亲笔卖契。中使祇得回朝覆旨。真宗听知他是始祖卖的,不好屈他,祇得任他高卧。此是后话,表过不提。
12 祇说匡胤划完卖契,仔细一看,初时原是白路儿,顷刻间即变成了黑字,心下惊疑,把手中石片掷下。正要回头与老者说话,举眼见了褚玄,便问道:「仙长方才那里去了?」褚玄道:「因为走得口渴,往涧边吃口泉水,致有失陪。」匡胤道:「不知令师在于何处?我们快去参过,便好下山。」褚玄把手指道:「这一位就是家师。」匡胤大惊道:「怎么就是令师?小可几乎错过。」说罢,就要执了弟子之礼拜见。老者那里肯依?逊了多时,原行宾主之礼。又与那监局的也叙过了礼。匡胤遂问老者名氏道号。那老者道:「贫道姓陈,名抟,别号希夷。不知贤君贵姓高名?」匡胤道:「愚下姓赵,名匡胤,表字元朗。」陈抟道:「原来就是东京的赵大公子,久仰英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三生有幸。方才早知是公子,怎敢相对下棋?多有得罪,幸勿挂怀。那石上的字迹,使人观见不雅,公子可擦去了,休要留下。」匡胤当真的走将过去擦磨,谁知越擦越黑,如印板印就的一般。那监局的老者道:「不必费力,留了在此,做个古迹儿罢。」匡胤祇当戏言,那里晓得这话确确的应验,那华山的字样,至今隐隐儿依稀尚在。
13 当时匡胤叫声:「仙翁,某闻令徒称扬大法,相理推尊。愚下敢恳一观,指点前程凶吉,则某不胜幸甚。」陈抟道:「休听小徒之言,贫道那里会得?我有一个道友,相法甚高,那边来了。」匡胤回头观看,那两个老者化一阵清风,忽然不见,祇见一张柬帖在地。匡胤拾起来细细观看,祇见上面写著的:
14 贫道陈抟书奉赵公子足下:适因清闲无事,特邀西岳华山仙翁,遣兴下棋,本候行旌,乃希厚惠。不意三局幸胜,妄窃先声,果承慨赐华山,税粮不纳,贫道稳坐安眠,叨光无尽,谢谢!因思愧无所报,妄拟指陈,细观尊相,贵不可言,略俟数秋,登云得路。惟时汉毕周兴,雀儿终祚,陈桥始基,才得天水兴隆,烛影摇红,便是火龙升运。俚言奉达,伏望详参。
15 匡胤将柬帖反覆看了数遍,祇明白前半之言,后半不解其意。遂把帖儿藏在身边,谓褚玄道:「令师真乃神仙,幸遇幸遇!祇是输与三盘棋子,倒被令师暗笑。」褚玄道:「偶尔见负,老师何敢取笑?」说罢,遂与匡胤一齐下山。回至观中,天色已晚,道童送上夜膳,二人用了,各自安歇。
16 次日,匡胤收拾行李要行。褚玄百般苦留道:「公子贵体尚未痊愈,不宜远行,须再将养数天,再行未迟。」匡胤见褚玄诚意相留,祇得住下。不觉又过了数日,身体复旧如初。
17 这日,褚玄不在,独坐无聊,绕殿游观,信步而行。来至后面,祇见是个冷静所在,却有一间小小殿宇,殿门深锁,寂静无人。匡胤前后观玩了一回,正欲回身,忽闻殿内隐隐哭泣之声,甚是凄楚。匡胤侧耳细听,乃是妇女声音,心内暗想道:「这事有些蹊跷,此处乃出家人的所在,缘何有这妇女藏匿在内?其中必有缘故。」方欲转身,祇见褚玄回来。匡胤一见,火发心焦,气冲冲问道:「这殿内锁的是甚么人?」褚玄见问,慌忙摇手道:「公子莫管闲事。」匡胤听了,激得暴跳如雷,大声喊道:「出家人清静无为,红尘不染,怎敢把女子藏匿,是何道理?」褚玄道:「贫道怎敢?自古僧俗不相关。总劝公子休要多事,免生后患。」匡胤一发大怒道:「尔既干此不法之事,如何还这等掩耳盗铃,欲要将我瞒过?我赵匡胤虽承你款留调养,祇算是个私恩小惠。今遇这等非礼之事,若不明究,非大丈夫之所为也。」
18 褚玄见匡胤这等怒发,量难隐瞒,祇得说道:「公子不必动怒,其中果有隐情,实不关本观之事,容贫道告禀。此女乃是两个有名的响马──一个叫满天飞张广儿,一个叫做著地滚周进,不知从那里掳来的,一月之前寄在此处,著令本观与他看守,若有差迟,要把观中杀个寸草不留。为此,贫道惧祸,祇得应承,望公子详察。」匡胤道:「原来如此,那两个响马如今在于何处?」褚玄道:「他将女子寄放了,又往别处去勾当。」匡胤道:「我实不信你,那强人既掳此女,必定贪他几分颜色,安有不奸不淫,寄放在此,竟自飘然长往之理?如今我也不与你多言,祇把殿门开了,唤那女子出来,待俺亲自问他一个备细。」
19 褚玄无奈,祇得叫道童取钥匙来,把殿门开了。那女子听得开锁声响,祇认做强人进来,愈加啼哭。匡胤见殿门已开,一脚跨进里边,祇见那女子战兢兢的躲在神道背后。匡胤举目细观,果然生得标致:
20 眉扫春山,眼藏秋水。含愁含恨,犹如西子捧心。欲泣欲啼,却似杨妃剪发。窈窕丰神芍药,鸿飞怎拟鹧鸪天。娉婷姿态轻盈,月宫罢舞霓裳曲。天生一种风流态,更使丹青描不成。
21 匡胤好言抚慰道:「俺不比那邪淫之辈,你休要惊慌,且过来把你的家乡姓名,诉与我知,谁人引你到此,倘有不平,我与你解救。」那女子见匡胤如此问他,又见仪表非俗,心内知道是个好人,转身下来,向著匡胤深深道了万福。匡胤还礼毕。那女子脸带泪痕,朱唇轻启,问道:「尊官贵姓?」褚玄代答道:「此位乃是东京赵公子。」那女子道:「公子听禀,奴家也姓赵,小字京娘,祖贯蒲州解梁县小祥村居住,年方一十七岁。因随父亲来至西岳进还香愿,路遭两个响马抢掳奴家,寄放此处。饶了父亲回去。这两个强人不知又往哪里去了。」匡胤道:「怎么抢了你,反又寄你在此?」京娘道:「奴家被掳之时,听得那两个强人互相争夺。后来一个说道,我等岂可为这一个女子,伤了弟兄情义?不如杀了,免得争执。那一个道,杀之岂不可惜,不如寄在神丹观内,我们再往别处找寻一个,凑成一双,然后同日成亲。两个商议定了,去了一月,至今未回。」匡胤道:「观中道士可来调戏么?」京娘道:「在此月馀,并未见一人之面,可以通一线之生,终日封锁在此。祇有强人丢下的这些乾粮充饥,奴家那有心情去吃?」言罢,不觉心怀悲惨,两泪如珠。
22 匡胤见了,亦甚伤感,说道:「京娘,你既是良家女子,无端被人抢掳,幸未被他所污。今乃有缘遇我,我当救你重回故土,休得啼哭。」京娘道:「虽承公子美意,释放奴家脱离虎口,奈家乡有千里之遥,怎能到彼?这孤身弱质,祇拼一死而已。奴家在此偷生,并非欲图苟且,一则恐累了观中的道士,二则空死无名,所以等这强人到来,然后殒命,怎肯失身以辱父母?」匡胤听了,不胜赞叹道:「救人须救彻,俺今不辞千里,送你回去便了。」京娘听说,倒身下拜道:「若蒙如此,便是重生父母。」褚玄阻止道:「公子且住。你今日虽然一片热心,救了此女,果是一时义举,千古美谈,但强人到来,问我等要人,叫我怎处?岂不连累了贫道?此事还该商议而行。」匡胤道:「道长放心,那强人不来便罢,若来问你要人,你祇说俺赵匡胤打开殿门,抢掳了去。他或不舍,到寻俺之时,叫他向蒲州一路寻来就是。倘或此去冤家路窄,遇见强人,叫他双双受死,也未可知。」褚玄道:「既如此,不知公子何日起程?」匡胤道:「祇在明日早行。」
23 褚玄遂命道童治酒,与匡胤饯行。不多时,摆上酒筵。正待坐,祇见匡胤对京娘道:「小娘子,俺有一言相告,不知可否?」京娘道:「恩人有何分付,妾当领命。」匡胤道:「此处到蒲州,路途遥远,非朝夕可至,一路上无可称呼,旁观不雅。俺欲借此酒席,与小娘子结为兄妹,方好同行。不知小娘子意下何如?」京娘道:「公子乃宦门贵人,奴家怎敢高扳?」褚玄道:「小娘子,既要同行,如此方妥,不必过谦。」京娘道:「既公子有此盛德,奴家祇得从命了。」遂向匡胤倒身下拜。匡胤顶礼相还。二人拜罢,京娘又拜谢了褚玄。褚玄另备一桌与京娘独饮,自与匡胤对坐欢斟,直至更深方撤席。又让卧房与京娘安宿,自己与匡胤在外同睡。一宵晚景休提。
24 次日天明,褚玄起来安备早饭,与匡胤京娘用了,又备了些乾粮路费。匡胤遂扮做客人模样。京娘扮做村姑一般,头戴一顶盘花雪帽,齐眉的遮了。将强人掳来寄放的马拣了一匹,端上鞍辔,叫京娘骑坐。京娘谦逊道:「小妹有累恩兄,岂敢又占尊坐?」匡胤道:「愚兄向来步行,不嫌跋涉,且得行止自如,贤妹不须推让。」京娘不敢多烦,祇得乘坐。匡胤作谢,拜别了褚玄,负上行李,手执神煞棍棒,步行相随,离了神丹观,望蒲州一路进发。正是:
25 平空伸出拿云手,提起天罗地网人。
26 在路行程,非止一日,至汾州地界休县外一个土岗之下,有一座小小店儿开在那里。匡胤见天色将晚,前路荒凉,对京娘道:「贤妹,天色已暮,前途恐无宿店,不若在此权过一宵,明日早行何如?」京娘道:「任凭恩兄尊意。」匡胤遂扶京娘下马,一齐进了店门。那店家接了进去,拣著一间洁净房儿,安顿下了,整备晚膳进来用了。又将那马牵至后槽喂料。匡胤叫京娘闭上房门先寝,自己带了神煞棍棒,绕屋儿巡视了一回,约莫有二更光景,方才往外厢房打开行李安睡。不觉东方发白,匡胤起来,催促店家安排早饭进来,兄妹二人饱餐已毕,算还了店钱。叫店家牵出了马,扶京娘乘了,自己背了行李,执了神煞棍棒,离店前行。
27 约过十数里之地,远远望见一座松林,如火云相似,十分峻恶。匡胤叫道:「贤妹,你看前面这林子,恁般去处,必有歹人潜匿。待为兄先行,倘遇贼人,须结果了他,方可前进。」京娘道:「恩兄须要仔细。」匡胤遂留下京娘在后,自己纵步前行。原来那赤松林内,就是著地滚周进屯扎在此,手下有四五十个喽罗,四下望风,打劫客商,专候美色。这日有十数喽罗正在内中东张西望,忽听得林子外走得脚响,便往外一张,祇见一红脸大汉,手提棍棒,闯进林来。慌忙寻了长枪,拿了短棍,钻将出来,发声喊,齐奔匡胤。匡胤知是强人,不问情由,举棍便打。打了多时,早有五六个喽罗垫了棍棒。馀的奔进林去,报知周进。那周进提了一根笔管枪,领了喽罗,跑出林来,正与匡胤撞个满怀。两下里各举兵器,步战相拼。约斗二十馀合,那喽罗见周进赢不得匡胤,便筛起锣来,一齐上前围住。匡胤全无惧怕,举动神煞棍棒,如金龙罩体,玉蟒缠身,迎著棍,如秋叶翻风,近著身,似落花坠地,须臾之间,打得四星五散。那周进胆寒起来,枪法乱了,被匡胤一棍打倒。众喽罗见不是路,呐声喊,多落荒乱跑。匡胤见那周进倒在尘埃,尚未气绝,再复一棍,即便呜呼。转身又不见了京娘,急往四下找寻,见京娘又被一群喽罗簇拥过赤松林去了。匡胤急忙赶上,大喝一声:「毛贼休得无礼!」那喽罗见匡胤追来,祇得弃了京娘,四散逃走。匡胤亦不追赶,叫道:「贤妹受惊了。」京娘道:「适才这几个喽罗,内中有两个像跟随响马到过神丹观内的,认得我,到马前说道,周大王正与客人交战,料这客人斗大王不过的,我们送你去张大王那里罢。正在难以脱身,幸得恩兄前来相救。」匡胤道:「周进那厮已被俺剿除了。祇不知张广儿在于何处。」京娘道:「祇愿恩兄不遇著便好。」
28 原来张广儿又在一座山头屯扎,离此祇十数里之地,与周进分为两处,专行劫掠,彼此照应,为犄角之势,倘有美貌女子,抢来凑成一对,好两下成亲。且说那逃走的喽罗飞奔到山上,报与张广儿道:「大王,不好了!那神丹观内寄放的女子,被一个红脸大汉挟著同行。方才到赤松林经过,被周大王阻住,与这大汉交战。小的们又抢了那女子,不道那大汉赶来,小的们祇得走来报知大王。」张广儿道:「如今周大王在那里?」喽罗道:「小的们抢那女子时,周大王正与那大汉交战,如今不知在那里。」张广儿听说,即忙带了双刀,飞身上马,跟了数十个喽罗,拍马加鞭,如飞的赶来。
29 却说匡胤正同京娘行走,已有十数里,祇听得后面呐喊而来,匡胤回头一看,正见贼人带领喽罗赶来切近。匡胤料是张广儿,连忙手持神煞棍棒,迎将转去,大喝一声:「强贼看棍!」张广儿舞双刀来斗匡胤。匡胤腾步到那空阔去处,与广儿交战。两个斗了十馀合,匡胤卖个破绽,让张广儿一刀砍来,即便将身躲过,回手一棍,正中左手。广儿负痛,失刀于地,回马便走。匡胤奋步赶来,看看较近,手起棍落,把张广儿打于马下。可怜有名的两个响马,双双死于一日之内。正是:
30 三魂渺渺满天飞,七魄悠悠著地滚。
31 众喽罗见大王已死,发声喊,却待要走,匡胤大喝一声,飞身赶上。有分教──知恩女子,欲酬大德于生前。秉义丈夫,不愧英名于身后。正是:
32 勋业止完方寸事,声名自在宇中流。
33 毕竟喽罗怎的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16848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