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六回

《第六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第六回蜜中砒雙花並命雪上霜一士輕生玉漏沉沉,爐香未殘,月移花影上欄桿。皇宮禁地,在這深宵子夜,更是靜悄悄無一點聲息。在那朱欄回曲的花廊前,卻有一個黑影,越過花廊朱欄,掩到一首屋子門前,那黑影便矮了一截。不多一會,那扇室門半啟之後,黑影即已不見,室門也依舊閉上。這時室中卻多了一個身長七尺開外的美男子,他一身輕裝軟束,腰間插著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他輕移腳步,走到了那羅帳低垂的牙床前,側耳一聽,知道床上睡的人,睡得正酣。他便輕輕揭起羅幃,借著燈光望到床上。便見一個美人,香息微微,睡在鴛鴦枕上,漆黑的青絲,映著朱唇粉面,嬌模樣好不動人。他躊躇了一會,撫一撫腰間的匕首,便揭起錦被,騰身而上。那美人兒香夢驚醒,欲待呼喚,只見匕首的寒光,在粉頸上揮來揮去的亂晃,好不怕人,嚇得噤若寒蟬,開口不得。迷迷惘惘之間,那個美男子已任所欲為,玷污了她的清白。
2 等到美人兒驚魂稍定,仔細一瞧那個美男子,便顫聲道:「你不就是宮門侍衛葛恩嗎?」那人笑道:「赫連容娘娘,是的,小人便是葛恩。」閱者看到此處,當然早已明白,上回書中赫連婷替赫連英想的,叫赫連容聲張不出的妙計了。當下赫連容既被葛恩所污,她原也不是個貞節婦人,便一任葛恩,在這個當子,卻聽得室門又呀然在聲,赫連容大驚失色,葛恩卻情色自然,毫不驚慌。一霎眼當子,赫連容見帳門揭起處,一個美人螓首,已伸了進來,不是赫連英是誰。赫連容還沒有想到他們串成一氣,見被赫連英撞破,好不慚愧。究竟赫連容不是愚人,一轉念間她頓時醒悟,正想發作。那赫連英已盈盈的坐在床口上笑道:「容姊,你要原諒些兒,我也沒有法,才用這一著的。」葛恩也伏在枕上叩頭道:「容娘娘恕罪!」
3 赫連容見了這副情形,暗想身子已被玷污,聲張開來,大家都沒有活命,便道:「你們速速去罷,此地不可留!」不道話聲未絕,門外忽報:「聖上駕到!」此語一入他們三人耳中,俱各面如土色。葛恩說了聲罷,舉起匕首,猛向咽喉刺進,頓時血淹錦被,命赴黃泉。這時魏主已大踏步入室,徑到床前揭帳看明,獰笑了一聲,道:「好!」只見赫連容拔出葛恩喉間匕首,也向咽喉刺進,鮮血四濺之間,赫連容一縷香魂,也隨了葛恩去了。只剩下赫連英簌簌亂抖,面無人色。魏主燾猛叱道:「賤婢還不速死,更待何時?」可憐赫連英,哪裡還有勇氣取那匕首,只是抖個不停。魏主燾雙目一睜,拔出腰間寶劍,向赫連英粉頸上一揮,青鋒過處,已是身首分離。
4 此時室外奔進一個披發的女子,兩膝跪在魏主面前,掩面悲啼道:「二妹失德,觸怒聖上,臣妾不能訓迪二妹,以致遺醜宮闈。臣妾罪不容誅,謹請聖上處死!」
5 原來這個女子,便是設連環計,送赫連英命的赫連婷。是夕魏主本宿在赫連婷宮中,赫連婷卻故意殷勤獻酒,不讓魏主早寢,捱到了赫連英等聚在了一室的時候,便有一個赫連婷的心腹宮娃,特地從外面走進赫連婷宮中,故意慌慌張張。魏主起疑便叱問何事,那個宮娃伏在地上,只是叩頭,卻不肯說出。魏主更加動疑,逼著追問。
6 宮娃道:「請聖上恕小婢不死,才敢陳說。」赫連婷便叱道:「聖上命你說出,你便說出就是,因何吞吞吐吐?」那個宮娃便道:「小婢方才經過赫連容娘娘宮院時,瞥見一個高大的黑影,在容娘娘室中紗窗上顯出,小婢疑是遇了鬼祟,所以驚慌失措,望聖上和娘娘免罪!」魏主聽了,驚異萬分,便欲至赫連容宮院察看。赫連婷還故意阻止,那魏主哪裡肯從,遂撞破了赫連英醜事,造成了一場慘劇。
7 閱者也不必小子言明,早知宮女的說詞,也是赫連婷所教的了,當下知三人俱死,她又自請魏主處死。魏主見她淚落如雨,哀婉動人,分外憐惜,便扶她起來道:「此事與卿無干,卿二妹淫賤,已死不論。」遂命內侍收拾三人尸具,用火焚化,不準宣揚洩漏,違者處死。這事便算了結,赫連婷一計除了兩個親妹妹,從此恩寵專房,心滿意足。不多時日,魏主竟封赫連婷為繼後不題。
8 且說夏主赫連昌,自從國都統萬城被魏軍所破,他逃至上邽後,招集舊時兵將,又來反攻,魏將奚斤,率兵與戰,赫連昌中傷被擒,押解至魏都昌平城。魏主並不將他難為,賜爵會稽公,寵愛有加。魏主又將己妹昌平公主,給與赫連昌為妻,這多是魏主聽了赫連婷的話,才肯如此。那時赫連昌的兄弟赫連定,又率軍犯魏,活捉了魏將奚斤。幸得豆代田救出,並虜得赫連昌的後妃,魏主便將夏后賜與豆代田,以酬其功。其後赫連定被擒,被魏主殺死,赫連昌又重行背魏,也失敗受誅,夏國到了那時,赫連勃勃的子孫,才算滅盡。
9 小子說到此處,又要表白南宋宮中的事了。原來宋主義隆帝,這時選得一個絕世的美人,納入後宮。那美人,乃是吳郡人,姓潘閨名嫻德,年齡只十六歲,生就一副消魂動魄的秋波,遠山如翠的眉黛,吹彈得破的粉臉,櫻桃般小嘴,楊柳般細腰,狹狹小金蓮,真是不到三寸,吳郡中推為合郡第一美人兒。她本是小家碧玉,其父潘貴,是一個做小本經營為生的人。嫻德和她的母親趙氏,幫助做些活計,一家三口,就此將就度日。
10 他們的東鄰,卻是一家書香門第。主人胡德卿,也曾做過官兒,後因忤逆上司,削職休歸,便鬱鬱病歿,遺下老妻金氏,幼子逸民。幸而薄有田產,金氏撫子長大,這時逸民也已十七歲了,生得風流瀟灑,美貌異常。他與潘嫻德既是近鄰,便又時時相見,兩下裏郎艷女貌,女愛郎美,不免眉目傳情,心心相印,只苦無緣親近,因此未及於亂。
11 逸民便要求他母親金氏遣媒說合,娶潘女為妻。哪知被金氏嚴斥了一番,道:「我們書香門第的人家,哪裡好娶這種市儈小人的女兒,豈不辱沒了胡氏門楣!」
12 從此便不準逸民外出,只許在書房攻讀詩書。逸民慈命難違,終日價悶悶不樂,不久便臥病在床。金氏延醫服藥,終是無效,日重一日。金氏只此一子,怎不憂急,後來探知系心病,就因潘家女兒而起。金氏只得順從了兒子,便遺謀去說合。
13 事有湊巧,金氏差去的媒人李婆到那潘家時,見嫻德的母親趙氏,正與一個專做媒人的朱婆講話。李婆和朱婆,本是相熟的人,朱婆見李婆來了,便道:「你也來了,我卻先說了。
14 我給他家說合的人家,諒你不知道的,便是東街上,門前有一對高大石獅子的瞿府裡的三公子,官名叫做欽明的便是。「李婆拍手笑道:」識得!識得!瞿家三公子,是一個歪鼻子小豹眼兒,說起話來,大了舌子,話不清楚的便是。好姐兒,還是我來說合的好了。潘太太你終知道的,不用我多說。就是你府上東鄰胡府裡的公子,他人品才學,還用我來胡謅不成,早在你太太心目中了。現在他們的太太,央求我來說合。依我看,你家的小姐和胡家的公子,真是天生一雙,地生一對,再好也沒有了!「李婆說得天花亂墜,氣得朱婆在一旁冷笑道:」人品兒生得好些有什麼用,要有百萬的家業才好。瞿府上良田萬頃,奴僕如云。潘太太要是允許了這門親事,真是享福不盡呢。「趙氏本也中意胡家那裡,原知瞿家的三公子生得醜陋萬分,怎願意拿個天仙般的女兒給他去遭蹋。此刻見朱婆拿財勢來壓人,便生氣道:」我不是拿女兒賣給人家,要講錢多的!「朱婆討了個沒趣,明知說不上去了,便怏怏的回去了。潘氏便一口答應了李婆,把女兒許給了胡家。李婆好不快活,回去復命,準備擇日行聘。逸民的病兒,也立刻好了一大半。
15 且說朱婆回到了瞿家,裝頭添腳,講了不少歹話。瞿家生氣萬分,尤其是那位三公子欽明,格外惱恨。也是合當有事,義隆帝命人至吳郡點秀,瞿家便賄通了點秀人員,那個潘嫻德,本是吳郡第一美女,此刻受了瞿家的賄,一舉而兩得,便首點了去。任憑潘家老夫妻倆痛哭力爭,說已有了人家,總是不去睬他,不久即送入都去。可憐胡逸民病尚未好,得了這個消息頓時雪上加霜,一命嗚呼了。
16 那個潘嫻德到了宮中,義隆帝大加寵愛。不到兩年便封為淑妃。淑妃實也慧黠善媚,因此義隆格外愛她,淑妃需要什麼物件,終是有求必應,義隆帝從不拒絕。
17 這時卻氣壞了一人,閱者知道是哪個?就是皇後袁氏。本來義隆帝與袁後伉儷之情甚篤,平空來了個潘淑妃,分去了杯羹。袁後怎不要發生怨恨,便時時詐病臥床,不願與義隆帝相見。好得義隆帝此時有了潘淑妃,便也只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
18 只要朝政一了,便回到西宮與潘淑妃飲酒取樂,再也想不著袁後了。
19 未幾,淑妃又產了一子,義隆帝便取名曰濬。潘淑妃自從生子以後,義隆帝更是寵愛異常,只是義隆帝日縱淫樂,一個人哪裡經得起旦旦而伐之。並且宋主的身子,向來並不結實。
20 這樣的被潘妃所迷,義隆帝便一天一天的精神恍惚,病骨支離了。於是一切朝政,盡行交給彭城王義康管理。
21 這時袁皇后卻真病起來了,原因不外乎因妒生憤,因憤成疾,一天一天的加重。
22 到了元嘉十七年的孟秋十六的晚上,竟有不起的現狀。義隆帝入視後疾,見了這副情形,執了袁後的手,流淚不止。本來義隆帝與袁後恩愛,因潘妃得寵,不免分情,這時義隆帝也自悔薄幸,所以執了袁後的手問她有什麼話兒,袁皇后只是不答一句話兒,眼眶子流淚不止。不多一會,她便將被兒掩了面目,一陣氣喘,竟是飲恨而歿,義隆帝好不悲傷。這時皇太子劉邵,已是十五歲了,他也知生母袁後的死因,為了憤恨潘淑妃的緣故。他便懷恨在心,預備將來復仇。
23 正是:記取今日深仇恨,待看他年報復時。
24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183075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