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四

《卷四》[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穀梁子》曰:「獨陰不生,獨陽不生,獨天不生。陰也、陽也、天也,三者全然後生。」
2
天極為南北極,天之樞紐常不動處,譬則車之軸也。《河圖》言:「崑崙者地之中也,下有八柱,互相牽制,名山大川,孔穴相通。」《素問》曰:「天不足西北,地不滿東南。」注云:「中原地形西北高,東南下。今百州滿湊,東之滄海,則東西南北高下可知。」或問邵子曰:「天何依乎?」曰:「依乎地。」「地何附乎?」曰:「附乎天。」「天地何所依附?」曰:「自相依附。天依形,地附氣,其形也有涯,其氣也無涯。但天之形圓如彈丸,朝夜運轉,其南北兩端後高下,乃其樞軸不動之處也。其運轉者,亦無形質,但如勁風之來,當晝則自左旋而向右,向夕則自前降而歸後,當夜則自右轉而後左,將旦則自後升而趨前,旋轉無窮,升降不息,是為天體,而實非有體也。地則氣之查滓聚成形質者,但以其束於勁風旋轉之中,故得以兀然浮空,甚久而不墜耳。」黃帝問於岐伯曰:「地有憑乎?」岐伯曰:「大氣舉之,亦謂此也。」曰九重,則自地之外,氣之旋轉,益遠益大益清剛,究陽之數而至於九,則極清極剛,則無復有涯矣。豈有榮度而造化之者,先以斡維繫於一處,而後以軸加之,以柱承之,而後天地乃定位矣。
3
鹿庵先生《江南平告天地文》:「伏以時逢喪亂,嶽瀆分疆;運屬休明,乾坤一統。眷靖康之餘孽,手處江表以偷生。依阻山谿,動搖戈甲。不修歲幣,久虧事大之儀;留止行人,永絕親鄰之好。即興師而問罪,即列陣而長驅。戈船浮鄂渚之波,鐵馬渡松關之險。方知力屈,始悔前非,來至表以求哀,願納地而入覲。宋主某已于某月日來至闕下,其江南郡縣人民已委官撫治了當,是皆上帝垂祐,靈祗降祥,欲康功普被子黔黎,故盛事施及於沖眇。尚祈昭監,永錫休嘉。」
4
告太廟文》:「伏以踐祚守文,雖本已成之業;繼志述事,敢忘未集之勳。眷靖康亡滅之餘,擅吳會膏腴之壤,依憑江險,壅隔皇風,累興問罪之師,猶守執迷之意,逮戈船飛渡,列戌土崩,始悟前非,方圖改過,遂稱臣而奉表,願納地以歸朝。宋主某已于某月日來至闕下,其江南郡縣人民已委官撫治了當。朔風炎氣,盡書軌混同之地;商孫夏裔,皆瞥⒅祭之臣。顧沖眇以何功,實祖宗之餘蔭。尚祈昭監,永錫休嘉。」
5
瀛國公制辭》:「時逢屯否,岳瀆分疆;運值休明,乾坤一統。眷靖康之餘裔,擅吳會之奧區,遠隔華風,久睽鄰好。我國家誕膺景命,奄有多方。炎風朔雪之鄉,盡修職貢;若木虞淵之地,靡不來庭。罄六合以混同,豈一方而獨異?用慰蘇之望,爰興問罪之師,戈船飛渡而天塹無憑,鐵馬長驅而松關失險。宋主趙某乃能察人心之安背,識天道之推移,正大奸誤國之誅,斥群小浮海之議,決謀宮禁,送款軍門,奉章奏以祈哀,率親族而入覲。是用昭示大信,度越彝章,位諸台輔之尊,爵以上公之貴,可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司徒、瀛國公,主者施行。」
6
涼、威、肅、酒與甘、張、沙,是敦煌、瓜、晉昌徒單侍講括
7
至元六年,行用元寶鈔,止七十餘萬錠。于時為御史曾照刷提舉司文按,故知。
8
至元七年,天下軍民并析居總二百三十二萬戶。
9
天乾地支。天有五陰五陽為十干,地有六柔六剛為十二支。
10
九州地畝數。《後漢郡國志》注:「九州之地,凡二千四百三十萬八千二十四頃,定懇者九百二十萬八千二十四頃,不懇者一千五百二十頃。」
11
哲宗孟后。元唐唚晏皇太后以六禮儀制聘入宮。曰:
12
奉迎使、發策使、告期使、
13
納成使、納吉使、納采使。
14
以僕射左右丞攝太尉充使。
15
《六帖說》曰:「樂天作類書,名六帖。」《通典選舉門》載:「唐制,開元中行課試之法。帖經者,以所習經掩其兩端,中間微開一行,裁紙為帖。凡帖三字,隨時增損,可否不一,或得四、得五、得六者為通。」此六帖之名所從起也。六帖云者,取中帖之數以名其書,期於必中選也。
16
鹿庵命擬《復立按察司手詔》:「以一身之微,惟萬事之統,不遑夙夜,常切憂勤。顧七道之提刑,擴六條而從事,近因省革,偶值停閑。然非違稽緩之愆,縱令弗問;恐伺便詩張之後,為害滋深。仍轉側以詳思,非監臨而罔益,據所在按察司照依已降條畫,依舊設立施行。於戲!鷹隼當搏擊之任,不與護恐為反傷。琴瑟既更張之餘,識大體乃為稱職。」
17
「樂天每作歌詩成,須令其家老嫗聽讀,能通解其旨意辭為之定體。此無他,不過通俗近人情而已,特表而出之,且為艱澀無謂之戒。」西漢雲。
18
正大七年,亳州節度使趙庭玉詔別有擢用,其子贄時為省知除掾。既定省,公問以召之之意,贄曰:「以嫌疑故,特回避。」既而去,拜禮部尚書,贄入賀。
19
予嬰年見神川劉先生,三蘇文讀不去手。因問於先大夫曰:「古人有言:『蘇文熟,啖羊肉;蘇文生,啜菜羹。』豈此之謂也?」
20
宋未下時,江南謠云:「江南若破,百雁來過。」當時莫喻其意,及宋亡,蓋知指丞相巴延也。夫熒惑之精,下散而為童謠。不爾,何先事如此?
21
《宋真宗東封升中圖》,嶽頂有五色雲,山下環衛以甲馬。《金道陵元會圖》及《郊天儀仗圖》、《郊天圓丘圖》。曾聞某官說:「當時掌禮者房千里,中外幾用人三萬。」未知方澤制度與此何若?
22
唐張說家藏《明皇開元東封圖》有說
23
宋范石湖《攬轡錄》記興陵見宋使儀衛:「戊子早,入見。循東、西御廊北行,廊幾二百間,廊分三節,每節一門。將至宮城,廊即東轉,又百許間。其西亦然,亦有三出門,中馳道甚闊,兩傍有溝,上植柳,廊脊皆以青琉璃瓦覆,宮闕門戶即純用之。北即端門十一間,曰應天之門,下開五門,兩掖有樓,如左右升龍之制,東西兩角樓。端門內有左右翔龍門、日華、月華門,前殿曰大安殿。使人自左掖門入,北循大安殿東廊,入敷德門。東北行,直東有殿宇門曰東宮。直北面,南列三門,中曰書英,是故壽康殿母后所居,西曰會通門。自會通北入承明門。又北則昭慶門,東則集禧門。尚書省在門外,東、西則左、右嘉會門。門有樓,即大安殿後門之後,至幕宎,黑布拂廬待班。有頃,入宣明門,即常朝後殿門也。門內庭中列衛士二百許人,貼金雙鳳襆頭、團花紅錦衫,散手立。入仁政隔門,至仁政殿下,團鳳大花氈可半庭。殿兩傍有朵殿,朵殿上兩高樓曰東、西上閣門。西廊悉有簾幕,中有甲士。東西御廊循簷各列甲士,東立者紅茸甲金纏竿槍,黃旗畫青龍;西立者碧茸甲金纏竿槍,白旗畫黃龍,至殿下皆然。惟立於門下者皂袍持弓矢,殿兩階雜列儀物幢節之屬,如道家醮壇威儀之類。使人由殿下東行,上東階,卻轉南由露臺行入殿閾,謂之欄子。金主襆頭、紅袍玉帶,坐七寶榻,皆有龍水大屏風,四壁幕皆紅繡龍,拱斗皆有繡衣,兩楹間各有大出香金獅蠻地鋪禮佛毯可一殿。兩旁玉帶金魚或金帶者十四五人,相對列立,遙望前後殿屋崛起甚多,制度不經,工巧無遺力。煬王亮始營此都,規摹出於孔彥丹,役民夫八十萬、兵夫四十萬,作治數年,死者不可勝計。」
24
《和宋書》:「皇天眷命大蒙古國皇帝致書于南宋皇帝:『爰自平金之後,蜀漢荊揚,潯幾三十年,交聘非一,卒無成約。比者川蜀搗虛,荊湖批亢。生靈有塗炭之苦,戰士有暴露之勞。朕甚憫焉,是以即位之始,首議寢兵,用示同仁,以彰兼愛,期於休息元元,與天下共享有生之樂而已。且南交廣而西巴蜀,北長江而東滄海,分兵守險,彼所恃以為國者也。今戰艦萬艘,既渡江以扼海;鐵騎千群,復踰廣而出蜀。四塞無結草之禦,六軍有破竹之威,人所共知,不必遍舉。於此時也,非不能犄角長驅,水陸並進。秋風虎旅,指揮看浙江之潮;春露擎杯,談笑挹吳山之翠。蓋以佳兵不祥,素所不喜;守位以仁,今之本心。又況靖康南北釁端,初無盤錯大故,非如女真、西夏,惡積實深而不可解者也。往者彼己勝負之事,往來曲直之辭,各有攸當,置而勿論。自今作始,咸取一新,故先之以信使,申之以忱辭,告寶位之初登,明朕心之已定,唯親王上宰,能報聘之一來,則保國樂天,必仁智之兩得。苟盡事大之禮,自有歲寒之盟。若乃憂大位之難繼,慮詭道之多方,坐令失圖,自甘絕棄,則請修浚城池,增益戈甲,以待秣馬利兵,會當大舉,論天時則炎瘴一無畏憚,論地險則江海皆所習知,必也窮兵極討,一決存亡而後已。力之所至,天其識之;禍自彼挑,此無可慊。在我者至誠可保,在彼者聽所擇焉,毋循前例,止作虛文。時薦清和,善綏福履,不宣。白。庚申年四月七日開平府行。」
25
李翰林欽叔一日與杜仲良在茶肆中,有司召公甚急,公曰:「無他,多是要撰文字,渠留此勿去,少當即來。」已而果至,曰:「為戒諭百官草詔。」適當筆者,應奉程天翼。程初入供職,有猝不易稱者,公遂立草五百餘字,允協事宜,甚稱上意。其辭曰:「朕新即大位,肇親萬機,國事實為未明,政統猶懼多闕,尚賴爾文武多士,內外庶僚,上下同心,始終戮力,以副遺大投艱之托,共成興滯補廢之功。然而養資考者,每務于因循;嗜閑逸者,或託於疾病。因之積弊,習以成風,事至于斯,朕將何賴?蓋嘗深唯百姓勤勞之意,尚不能忘累聖涵養之仁。服田力穡,而以給租庸;輓粟飛芻,而不憚征繕。況爾等世膺高爵,身享厚恩,夫有國乃可以有家,而為臣亦猶為子,未有國不安而家可保,必須臣竭力而君以寧。加之事屬方殷,時丁多故,舊疆待乎恢復,強敵期於削平,正當經營之秋,難行姑息之政。朕既夙宵軫念,庶幾宏業以昭功,爾其朝夕在公,豈宜玩歲而心曷日?夫湯刑以儆具位,周典以正百官。茲出話言,以為明訓:掌刑者有法可奉,毋使有冤抑之情;典選者有格可循,毋妄求疏駮之節;錢穀當審知取予,毋吝於出納之間;臺諫當指陳是非,毋涉於細碎之事;司農以敦本察吏,不可苟且而曠職司;牧民以扶弱抑強,不可聚斂而營私計。至於大而分閫,小而掌兵,固當志殄寇仇,日闢土宇。受朝廷之托,必思報國;念功臣之後,常恐辱先。又豈可平居或冒于糗糧,臨事或生於畏懼?視郡縣之官,妄分於彼此;役部伍之卒,不計于公私。凡有我官,所當共戒,其敬遵于邦憲,務恪慎於宮箴,享富貴於當年,垂功名於後世。且賞罰期于信必,而功罪貴乎正明,茲誠前代之良規,亦我祖宗之已事,今當仰法,要在決行。於戲!任賢使能,周室果聞於興復;綜名核實,漢家遂至於肅清。公勤者賞不敢私,弛慢者刑茲無赦。各勤爾職,明聽朕言。故茲詔示,想宜知悉。」因賜《國用安鐵券文》,皇帝若曰:「咨爾內族英烈戡難保節忠臣、儀同三司、都元帥、兼平章政事兗王完顏用安:大邦維屏,古有格言:『王府藏勳,賞存舊典。』卿台階孕秀,海岳儲靈,天賦忠貞,性資明敏。初為兒戲,營壘已成。長學神機,風雲暗曉。方將提挈義旗,勤勞王家,服金革以不辭,冒矢石而有勇;頃遭逢於多壘,偶陷沒于他邦,而能臨事見機,去偽從正,變疾風雨,謀先鬼神,一舉而患難殄殲,不時而州縣皆復。聽聞如此,嘆矚久之。朕方總攬英雄,興建功業,體天地含宏之德,厚君臣始終之恩,胙爾以諸王之封,寵爾以上公之位,氏族已書於玉牒,勛業復紀於太常,同三司之威儀,建大將之旗鼓。蓋欲宥及于十世,何嫌恩積于一門?泰山黃河,永及爾裔。皇天后土,實聞斯言,肆申白馬之盟,庸示丹書之約。嗚呼!謂予不信,鑒時人叭罩辭;弗與同心,如文公白水之誓。尚奉非常之渥,以保無疆之休。」此是左丞李實之子介然所作,時為翰林修撰。
26
鹿庵云:「世傳米南宮者,言禮部也,自唐以來見稱。或云指太常也,米芾嘗為太常官。」
27
宋高宗善書學,擇諸王,命史彌遠教之,視可者以繼統。孝宗,其一也。高宗因出秘府《蘭亭》,使之各書五百本,以試其能。孝宗不旬日,臨七百本以進。
28
司馬公注《古文孝經》,首章作「仲尼閒居,曾子侍坐」。廣揚名篇於故治可移於官後,有閨門之內具禮矣乎嚴父嚴兄之辭。
29
《續夷堅志》載:「廣府某官苦蛇毒,取雄黃貯紗囊中,掛四壁間。既而承塵上日流黑汁,視之,有巨蛇一,眾蛇十數,皆腐潰而死。自是府舍清安,絕無毒物蟠蟄。」
30
鹿庵云:「青詞主意,不過謝罪、禳災,保祐平安而已。《宋史王安石傳》論安石謂「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雖少正卯言偽而辯,行僻而堅,王莽以《六經》文姦言,不是過也。」
31
東坡論浩然之氣:「在身為氣,見於行事為節,合而言之為道,故剛而不餒。」
32
歐陽公云:「韓愈不獲用于世,修用於世而不盡。」
33
青陽夢炎說:「《春秋》書春王正月,本無深意。周雖建子,其紀年實用夏正,觀《豳國風》為可見矣。只為《左氏》書周正月,故後人說謂以夏時冠周月。」又謂:「《穀梁》雖迂遠,義理最明;《左氏》尚文辭,卻差了義理。」
34
許魯齋說:「班固作《古今人表》分九等,恐昔人心術行事不易知也。如孔子稱四科,言語:宰我、子貢,至哀公問社,食稻衣錦曰安,皆為失對。稱『管仲之器小哉』,而曰『如其仁,如其仁』,伊尹謂『不以堯、舜之道事君治民,是賊君民也』,而佐湯伐桀,其前後不同如此。」又云:「間獲玉山賊首害陳宣慰陶擼斬揚州市。」予即曰:「若陳為善之心,不宜罹此。今若是,命也。如果得其賊,天理為不泯矣。」魯齋為首肯。
35
柳文五《就桀贊序》云:「伊尹,聖人也。不夏、商乎心,心乎生民而已。曰:『孰能由吾言,由吾言為堯、舜,而吾生人堯、舜人矣。』退而思曰:『湯誠仁,其功遲;桀誠不仁,朝吾從而暮及于天下可也。』於是就桀。至于卒不可,乃相湯伐桀,俾湯為堯、舜,而人為、堯舜之人。吾所以見伊尹急生人之大。」
36
《唐會要》,貞觀十四年,陝州刺史房仁裕奏:「臣所管界內,正月九日,河變清者首尾三百餘里。」京房云:「河水清,天下平。」宋少慶云:「所清處天地之氣,上下澄澈,故清亦如霜降水潦收而清也。」宏道又說:「文與可《送東坡通判杭州詩》云:『北客若來休問事,西湖雖好莫吟詩。』坡初以為常,及遭事,乃知與可為知幾。」
37
《相如傳》云:「倒景者,謂人在天上,下視日月,故曰倒景。」
38
課稅所立于合罕皇帝即位之元年。
39
諺云:「平生避車,不遠一舍。」
40
李受益說:「宋人文廟位次,立子思于孟子上。」
41
德州城壁塹高深,城門內起直城前障,掩蔽內外,左右慢道其尾相屬。俗傳云:「皆顏魯公制也。」
42
宋校正《禮部韻說》:「廿字本音入,今人作二十字用;卅字本音胱鄭今人亦作三十字用。」
43
近杭州遺火,燒五萬餘家,延及御史臺少府監燼焉,至秘書監,救得免。有人作賦一聯云:「公道不行,臺遂焚于御史;斯文未喪,省僅存於秘書。」
44
觀顏魯公《忠義堂》等帖,偶悟公書勁而潤,蓋筆善轉而韻勝故也。
45
何參政繼先說:「大名宣撫司參議烏古論真區處事機,甚有次斷。時奉朝旨,死囚呈省待報,其餘邊關雜犯,皆從便處決。時圍李壇于濟南,人心中外不安,烏議一切重刑,欲皆戮之。使由子明已下,皆以違制不從。烏與左丞闊子清謀曰:『壇賊未下,魏為西鄰,不便宜從事,無以震恢謔。』竟戮之市。人稱臨事知權變」云。真,字正卿,小字四和,前朝近侍局大使。
46
晦翁《明道論性說》:
47
生之謂性,止生之謂也。
48
天之付與萬物者謂之命,物之稟受于天者謂之性,然天命流行,必二氣五行,交感凝聚,然後能生物也。性命形而上者也,氣則形而下者也。形而上者,一理混然,無有不善;形而下者,則紛紜雜糅,善惡有所分矣。故人物既生,則即此所稟以生之氣,而天命之性存焉。此程子所以發明告子生之說,而以性即氣、氣即性者言之也。
49
皆水也,止各自出。
50
此又以水之清濁譬之。水之清者,性之善也。流至海而不汙者,氣稟清明,自幼而善,聖人性之而全其天者也;流未遠而已濁者,氣稟偏駁之甚,自幼而惡者也;流既遠而方濁者,長而見異物而遷焉,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濁有多少,氣之昏明純駁有淺深,不可以濁者不為水,惡亦不可不謂之性也。然則人雖為氣所昏,流於不善,而性未嘗不在其中,故人不可以不加澄治之功,惟能學以勝氣,則知此性渾然,初未嘗壞,所謂元初水也。東坡云:「昔之為性論者,孟子以為善,而荀子以為惡,楊子以為善惡混,而韓愈氏又取夫三子之說而折之以孔子之論,離性以為三品,曰中人可以上下,而上智與下愚不移。言孔子之所謂中人可以上下,而上智與下愚不移者,是論其材也。而至於言性,則未嘗斷其善惡,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而已。」
51
晦庵《象刑說》:「周穆王五刑皆贖,復舜之舊。不察舜之贖,初不上及五刑,而穆王之法,亦必疑而後贖。穆王之事,以予料之,殆必由其巡游無度,財匱民勞,至其末年,無可為計,乃特為此一切權宜之術以自豐,而又託以輕刑之說,以違道以干譽耳。」
52
觀蜀工孫知微《人樣渡海觀音像》,足前有謂小百花者,蓋作一大青荷叫,上布散諸天花,故云。又觀馬雲卿臨吳道子《轉山北斗圖》,凡七人,中有披甲者。又觀周宣王《宣榭敦》,考其款文,至至元戊寅二千年矣。顏魯公書《出師表》,後題:「乾元元年戊戌歲,蒲州刺史顏真卿奉敕書。」予以謂雖顏氏童僕,尚不至此,恐是世俗好事者為之。
53
盧摯說:「嘗聞諸先輩,漢去三代最近,高祖,有為之主,不能革去秦弊,復井田封建之制,此最事之可責。因與論作文當于易中求難,難中求易,相鑑之作,當以蕭何為首。」一日左丞姚公謂餘:「不若自皋、夔始而下,自無首尾為間。」餘詳思處變之極,反經而不失其正者,莫伊、周為大,故自阿衡為首。
54
宋賓客云:「河水清,河陰精。本濁而反清,不惟異常,亦水氣之極盛也。」
55
李受益云:「祖宗次序,自曾祖已上為五代祖,增而上之也。」
56
鹿庵云:「令之聲韻,始自沈約。及觀令禮部韻,如十灰十三元音殊不協。何以知其自約始?以《文選》前聲韻不謹嚴乃知。」
57
鎮國寺柏上生芝,中宮有旨令院官究其樣以進,因與李受益具事實如左:《論衡》云:「芝生于土。:土氣和,故芝草生。」《古瑞命記》:「王者慈仁則芝草生。」《瑞應圖》:「王者敬事耆老,不失故舊,則芝草生。」《酉陽雜俎》云:「屋柱木生芝,黃者為喜。陶隱居云:「今世用芝,此是樹木枝上所生。狀如木需音軟。」《抱朴子》云:「木芝者,生於柏脂,名曰木威喜,夜視有光。」《本草經》云:「霍山生赤芝,名曰丹芝;常山生黑芝,曰天芝;泰山生青芝,曰龍芝;華山生白芝,曰玉芝;嵩山生黃芝,曰金芝。」唐公遠《靈芝經》曰:「芝,木之精也。芝四季皆生,名曰春精、夏精、秋精、冬精。又曰青芝,一枝應木酒也。」
58
宋敏求《春明宮退朝錄》:「唐禮部郎中知省中詞翰,為南宮舍人百日後必知制誥。」又載:「《初學記》,唐元宗為諸王從學時,命徐堅定撰,雖名《初學》,終身觀之可也。」
59
雪庵李禪師與余觀柳誠懸書《何進滔碑》,李云:「柳書法度最備。」予曰:「然。然誠懸書令人易厭,不若魯公筆法愈觀而意無窮也。柳窘于法度,取媚于一時,中枯而無物。顏意無窮,蓋以忠義之氣中冠之故也。」雪庵為肯首。劉太保常云:「《中興頌》雄偉,如驅之一字,若千金駿馬倚邱山而立。」
60
歐陽率更三帖一、《姚將軍墓誌》,二、《化度寺碑》,三、《追贈隨譚國公詔》,時貞觀五年也。《化度碑》,李百藥文。率更規模一出《黃庭》,至奇古處,乃隸書一變耳。李禪師說:「作字有得筆意時,有得布置時。」趙大中庸說:「嘗見遺山與張緯文相謔,見碑文過俞,曰遺山又貨了一平天冠也。」
61
鹿庵說;「堇奉御近贈一歙硯,殊發墨,且增其色。」
62
馬雲漢說:「太庚麥無芒圓大,謂之和尚麥。」
63
後宋宰相韓胄嘗改諸州後園蓮沼為放生池,詞臣高文虎作《記》,有云:「鳥獸魚鱉咸若,湯王所以基商。」後高作主司,出硬題困舉子。一科生以高用事誤,作一小詞嘲云:「高文虎,誇伶俐,萬苦千辛,作個《放生池記》。從頭無一字說及朝廷,只把胄歸美,夏王道我不是商王,鳥獸魚鱉是你。」
64
劉元城與司馬先生論元宗初年焚珠玉于前殿,時有云:「焚之前殿,蓋欲人知此好名之心也。」一日侈心復回,其弊有甚於此者。」晚年果如其言。司馬公云:「惜乎史失其人姓名,至今為恨。」又云:「人君去賢任佞,譬如治病,飲良藥可愈,非良藥即死。明知之,只飲惡藥。既飲惡藥,非至死不已。蓋元宗暮年用相,知林甫、蕭松之佞,用之甚久;知張九齡、韓休之賢,退之甚速。」
65
張萱畫《則天朝六蕃圖》,其布置取《則天遊上苑》詩意:「明朝游上苑,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不待曉風吹。」及《太宗朝蕃王》橫軸:「文皇乘一花輿,四近侍肩升云。」閻立本筆。
66
有詔集百官問鈔輕物輕事,大學士王鹿庵對云:「物貴則不足,物賤則有餘。要以節用而不妄費,庶物貨可平。」
67
宋少卿宏道說:「《葬書》分五星、九星,又有棋旋正式風水,土丈二尺下為土龍界,又丈二尺下為水龍界,過此則吉。」又說:「唐太真改葬,祖墓上有紫一株,陰影甚茂。既伐去,流赤津如血。不數年,劉氏滅之殆盡。因以往歲改葬先妣夫人蘄氏,初啟元堂,其棺蓋上露珠交布成文,如所結瓔珞然,甚可觀也。復有二黃蝶飛出,其露華移時方淞!彼喂云:「在《葬書》,此子孫潤澤文華之兆,別有記以書其詳。」
68
慶壽長老滿公曾住泰安天保寨,聞土人說:「黨竹溪未第時,家甚窘,至令其子為人牧豬。」
69
燕城西南門曰端禮,有大定末劉無黨所撰《左丞唐括安禮碑》,有云「尹大興時,迎午休吏,燕雀語堂下,人不知有官府」之詞。
70
康節與客游嵩山,中塗,客指所憩樹問曰:「此何日枯悴?」先生久不對,客疑焉。曰:「非不答,吾有所俟日。」俄一葉墜,先生曰:「比吾二人還,亡矣。」既回,樹已為人伐去。占法蓋取葉隨時刻而定其存亡者焉。
71
鹿庵與胄論事,胄曰:「天下事亦有不可以理概知者。」鹿庵大為不然。徒單公曰:「謂如大城南柳樹,若不親睹,如何知東西幾行,大小幾株?」鹿庵為默然,一座大笑。
72
晦庵云:「張良、曹參二人皆學黃、老,子房體用兼備,曹得其體而不得其用。」又云:「漢自武帝朝,宰相但行文書而已。」
URN: ctp:ws18348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