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藝概詞曲概

《藝概詞曲概》[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藝概》卷四《詞曲概》(曲概部分)
2 興化劉熙載融齋
3 曲之名古矣。近世所謂曲者,乃金、元之北曲,及後複溢為南曲者也。未有曲時,詞即是曲;既有曲時,曲可悟詞。苟曲理未明,詞亦恐難獨善矣。
4 詞如詩,曲如賦。賦可補詩之不足者也。昔人謂金、元所用之樂,嘈雜淒緊緩急之間,詞不能按,乃更為新聲,是曲亦可補詞之不足也。
5 南北成套之曲,遠本古樂府,近本詞之過變。遠如漢《焦仲卿妻詩》,敘述備首尾,情事言狀,無一不肖,梁《木蘭辭》亦然。近如詞之三疊、四疊,有《戚氏》、《鶯啼序》之類。曲之套數,殆即本此意法而廣之;所別者,不過次第其牌名以為記目耳。
6 樂曲一句為一解,一章為一解,並見《古今樂錄》,王僧虔啟云:「古曰章,今曰解。」余案:以後世之曲言之,小令及套數中牌名,並非章、解遺意。
7 洪容齋論唐詩戲語,引杜牧「公道世間惟白髮,貴人頭上不曾饒」,高駢「依稀似曲才堪聽,又被吹將別調中」,羅隱「自家飛絮猶無定,爭解垂絲絆路人」。餘謂觀此則南、北劇中之本色當家處,古人早透消息矣。
8 《魏書?胡叟傳》云:「既善為典雅之詞,又工為鄙俗之句。」餘變換其義以論曲,以為其妙在借俗寫雅。面子疑於放倒,骨子彌複認真。雖半莊半諧,不皆典要,何必非莊子所謂「直寄焉以為不知己者詬厲」耶?
9 王元美云:「詞不快北耳而後有北曲,北曲不諧南耳而後有南曲。」何元朗云:「北字多而調促,促處見筋;南字少而調緩,緩處見眼。」二說其實一也,蓋促故快,緩故諧耳。
10 元張小山、喬夢符為曲家翹楚,李中麓謂猶唐之李、杜。《太和正音譜》評小山詞:「如披太華之天風,招蓬萊之海月。」中麓作《夢符詞序》云:「評其詞者,以為若天吳跨神鰲,噀沫於大洋,波濤洶湧,有截斷眾流之勢。」案:小山極長於小令。夢符雖頗作雜劇、散套,亦以小令為最長。兩家固同一騷雅,不落俳語,惟張尤翛然獨遠耳。
11 曲以「破有」、「破空」為至上之品。中麓謂小山詞「瘦至骨立,血肉銷化俱盡,乃煉成萬轉金鐵軀」,破有也;又嘗謂其「句高而情更款」,破空也。
12 北曲名家,不可勝舉,如白仁甫、貫酸齋、馬東籬、王和卿、關漢卿、張小山、喬夢符、鄭德輝、宮大用,其尤著也。諸家雖未開南曲之體,然南曲正當得其神味。觀彼所制,圓溜瀟灑,纏綿蘊藉,於此事固若有別材也。
13 《太和正音譜》諸評,約之只清深、豪曠、婉麗三品。清深如吳仁卿之「山間明月」也,豪曠如貫酸齊之「天馬脫羈」也,婉麗如湯舜民之「錦屏春風」也。
14 北曲六宮十一調,各具聲情,元周德清氏巴傳品藻。六宮曰:「仙呂清新綿邈,南呂感嘆傷悲,中呂高下閃賺,黃鐘富貴纏綿,正宮惆悵雄壯,道宮飄逸清幽。」十一調曰:「大石風流蘊藉,小石旖旎嫵媚,高平條暢滉漾,般涉拾掇坑塹,歇指急倂虛歇,商角悲傷宛轉,雙調健捷激裊,商調淒愴怨慕,角調嗚咽悠揚,宮調典雅沉重,越調陶寫冷笑。」制曲者每用一宮一調,俱宜與其神理脗合。南曲之九宮十三調,可准是推矣。
15 曲有借宮,然但有例借而無意借。既須考得某宮調中可借某牌名,更須考得部位宜置何處,乃得節律有常,而無破裂之病。
16 曲套中牌名,有名同而體異者,有體同而名異者。名同體異,以其宮異也;體同名異,亦以其宮異也。輕重雄婉之宜,當各由其宮體貼出之。
17 牌名亦各具神理。昔人論歌曲之善,謂《玉莢蓉》、《玉交枝》、《玉山供》、《不是路》要馳騁,《針線箱》、《黃鶯兒》、《江頭金桂》要規矩,《二郎神》、《集賢賓》、《月兒高》、《念奴嬌》、《本序》、《刷子序》要抑揚,蓋若已兼為制曲言矣。
18 曲莫要於依格。同一宮調,而古來作者甚多,既選定一人之格,則牌名之先後,句之長短,韻之多寡、平仄,當盡用此人之格,未有可以張冠李戴、斷鶴續鳧者也。
19 曲所以最患失調者,一字失調,則一句失調矣,一牌、一宮俱失調矣。乃知王伯良之《曲律》,李元玉之《北詞廣正譜》,原非好為苛論。
20 姜白石制詞,自記拍於字旁。張玉田《詞源》詳十二律諸記,足為注腳,蓋即應律之工尺也。《遼史?樂志》云:「大樂其聲凡十:五、凡、工、尺、上、一、四、六、勾、合。」樂家既視《遼志》為故常,當不疑姜記為奇秘矣。
21 曲辨平仄、兼辨仄之上、去。蓋曲家以去為送音,以上為頓音:送高而頓低也。辨上、去,尤以煞尾句為重;煞尾句,尤以末一字為重。
22 玉田《詞源》,最重結聲。蓋十二宮所住之字不同者,必不容相犯也。此雖以六、凡、工、尺、上、一、四、勾、合、五言之,而平、上、去可推矣。
23 北曲楔子先於只曲,南曲引子先於正曲,語意既忌占寔,又忌落空;既怕罣漏,又怕夾雜:此為大要。
24 曲一宮之內,無論牌名幾何,其篇法不出始、中、終三停。始要含蓄有度,中要縱橫盡變,終要優游不竭。
25 「壘壘乎端如貫珠」,歌法以之,蓋取分明而聯絡也。曲之章法,所尚亦不外此。
26 曲句有當奇,有當偶。當奇而偶,當偶而奇,皆由昧於句讀、韻腳及襯字以致誤耳。
27 曲於句中多用襯字,固嫌喧客奪主;然亦有自昔相傳用襯字處,不用則反不靈活者。
28 曲止小令、雜劇、套數三種。小令、套數不用代字訣,雜劇全是代字訣。不代者品欲高,代者才欲富。此亦如「詩言志」、「賦體物」之別也。又套數視雜劇尤宜貫串,以雜劇可借白為聯絡耳。
29 曲家高手,往往尤重小令。蓋小令一闋中,要具事之首尾,又要言外有餘味,所以為難,不似套數可以任我鋪排也。
30 辨小令之當行與否,尤在辨其務頭。蓋腔之高低,節之遲速,此為關鎖。故但看其務頭深穩瀏亮者,必作家也。俗手不問本調務頭在何句何字,只管平塌填去,關鎖之地既差,全闋為之減色矣。
31 曲以六部收聲:東、冬、江、陽、庚、青、蒸七韻穿鼻收,支、微、齊、佳、灰五韻展輔收,魚、虞、蕭、肴、豪、尤六韻斂唇收,真、文、元、寒、刪、先六韻舐齶收,歌、麻二韻直喉收,侵、覃、鹽、咸四韻閉口收。六部既明,又須審其高下疾徐,歡愉悲戚,某韻畢竟是何神理,庶度曲時情韻不相乖謬。
32 詩韻有入聲者,東、冬、江、真、文、元、寒、刪、先、陽、庚、青、蒸、侵、覃、鹽、咸是也。北曲韻俱無入聲。詩韻無入聲者,支、微、魚、虞、齊、佳、灰、蕭、肴、豪、歌、麻、尤是也,北曲韻即以東、冬至鹽、咸各韻入聲,配隸支、微等韻之平、上、去三聲,如「屋」本東之入聲,「沃」本冬之入聲,曲俱隸魚模上聲;以及「覺」本江入,曲隸蕭豪上;「質」、真入,曲齊微上;「物」、文入,曲魚模去;「月」、元入,曲車遮去;「曷」、寒入,曲歌戈平;「黠」、刪入,曲家麻平;「屑」、先入,曲車遮上;「藥」、陽入,曲蕭豪去;「陌」、庚入,曲皆來去;「錫」、青入,「職」、蒸入,「緝」、侵入,曲俱齊微上;「合」、覃入,曲歌戈平;「葉」、鹽入,曲車遮去;「洽」、咸入,曲家麻平。是其槩已。
33 平、仄互葉,詞先於曲,如《西江月》、《醜奴兒慢》、《少年心》、《換巢鸞凰》、《戚氏》是也。又《鼓笛令》、《撥棹子》、《蝶戀花》、《漁家傲》、《惜奴嬌》、《大聖樂》亦俱有互葉之一體。然詞止以上、去葉平,非若北曲以入與三聲互葉也。
34 入聲配隸三聲,《中原音韻》自一東鐘至十九廉纖皆是也。然曲中用入作平之字,可有而不可多,多則習氣太重,且難高唱矣。
35 昔人言正清、次清之入聲,北音俱作上聲,次濁作去,正濁作平。此特舉其大略而已。檢《中原》韻部,入作上者,雖皆清聲,要其清聲之作去者,不下十之三四,作平者亦十之二三,焉得不別而識之!
36 北曲用《中原音韻》,南曲用《洪武正韻》,明人有其說矣。然南曲祇可從正韻分平、上、去之部,不可用其入聲為韻腳。案《正韻》二十二韻,入聲凡十。自東之入屋,以至鹽之入葉,其入聲徑讀入聲,三聲皆不能與之相葉;即句中各字於《中原》之入作平者,並以勿用為妥。蓋南曲本脫始於北,亦須無使北人棘口也。
37 曲家之所謂陰聲,即等韻家之所謂清聲;曲家之所謂陽聲,即等韻家之所謂濁聲。自《切韻指掌》、《切韻指南》、《四聲等子》於三十六字母已標清、濁,明陳藎謨獻可之《轉音經緯》尤明白易曉,是以沈君征《度曲須知》列入之。《轉音經緯》見、端、知、幫、非、精、影、照八母為純清,溪、透、徹、滂、敷、曉、清、心、穿、審十母次清,群、定、澄、並、奉、匣、從、邪、床、禪十母純濁,疑、泥、娘、明、微、喻、來、日八母次濁,總無所謂半清、半濁、不清、不濁者,故可尚也。曲韻自《中原音韻》始分陰陽平,明範善溱《中州全韻》始分陰陽去,後人又分陰陽上,且於入聲之作平、上、去者,均以陰、陽分之,其實陰、陽之說末興,清、濁之名早立矣。
38 曲辨聲、音。音之難知過於聲。聲不過如平仄、頓送、陰陽而已,音則有出字、收音、圓音、尖音之別,其理頗微,未易悉言。姑舉其槩曰:「蕭」出「西」,「江」出「幾」,「尤」出「移」,「魚」收「於」,「模」收「嗚」,「齊」收「噫」,「麻」收哀巴切之音,圓如「其」、「孝」,尖如「齊」、「笑」。
39 《度曲須知》謂:「字之頭、腹、尾音,與切字之理相通。切法即唱法。」餘以為唱法所用,乃系合聲。合聲者,切法之尤精者也。切字上一字為母,辨聲之清濁,不論口法開合,合聲則兼辨開合矣;切字下一字為韻,辨口法開合,不論聲之清濁,合聲則兼辨清濁矣。且合聲法,收聲不出影、喻二母,如哀、噫、嗚、于,皆是。
40 事莫貴於真知。周挺齋不階古昔,撰《中原音韻》,永為曲韻之祖;明嘉、隆間江西魏良輔創水磨調,始行於婁東,後遂號為「昆腔」,真知故也。餘謂:曲可不度,而聲音之道不可不知。鄭漁仲《七音略序》云:「釋氏以參禪為大悟,以通音為小悟。」夫小悟亦豈易言哉!
41 張平子始言「度曲」,《西京賦》所謂「度曲未終,雲起雪飛」是也。制曲者體此二語,則於曲中揚抑之道,思過半矣。
42 王元美評曲,謂北筋在弦,南力在板,可知元美時,弦索之律猶有存者,後此則知有板而已。然板存即是弦存,沈君征論板之正贈,通於彈拍,近之。
43 《樂記》言「聲歌各有宜」,歸於「直己而陳德」。可知歌無今古,皆取以正聲感人,故曲之無益風化,無關勸戒者,君子不為也。
44 《堯典》末鄭注云:「歌所以長言詩之意。聲之曲折,又長言而為之。聲中律,乃為和。」《周禮》樂師鄭注云:「所為合聲,亦等其曲折,使應節奏。」餘謂曲之名義,大抵即曲折之意。《漢書?藝文志》《河南周歌聲曲折》七篇,《周謠歌詩曲折》七十五篇,殆此類耶?
45 詞、曲本不相離,惟詞以文言,曲以聲言耳。詞、辭通。《左傳》襄二十九年杜注云:「此皆各依其本國歌所常用聲曲。」《正義》云:「其所作文辭,皆准其樂音,令宮商相和,使成歌曲。」是辭屬文,曲屬聲,明甚。古樂府有曰辭者,有曰曲者,其實辭即曲之辭,曲即辭之曲也。襄二十九年《正義》又云:「聲隨辭變,曲盡更歌。」此可為詞、曲合一之証。
URN: ctp:ws183803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0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