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六十一回绝巘立天风 朗月疏星白云入抱幽岩寻剑气 攀萝附葛银雨流天

《第六十一回绝巘立天风 朗月疏星白云入抱幽岩寻剑气 攀萝附葛银雨流天》[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笑和尚道:「都是蝉弟心急,如不是米、刘二人提醒我,取出乾天火灵珠。后来妖尸又不舍弃幡逃走时,险些功败垂成。此番到了百蛮山,再心急不得了。」
2 金蝉道:「我是怕时间稍纵即逝,谁知妖尸竟那般厉害,黑烟密布。离开剑光和弥尘幡光华所照之处尺许以外,连我都看不清楚。彼时我一手持定弥尘幡,一手指挥霹雳剑,只顾全神贯注,无暇将怀中天遁镜取出。此珠真也神异,发出来的光华四面均亮,不似天遁镜只照一面。你虽吃了许多辛苦,坏了无形飞剑,得此也足以自豪了。」
3 笑和尚道:「休说那剑经我多年苦修,而且出诸师父,岂能与珠去比得失?何况只我冒险一试,尚不知用法呢。」
4 金蝉道:「事已过去,悔也无益。你得此珠,总可算是慰情聊胜于无。」
5 笑和尚道:「此珠再好,还是不如原剑。」
6 金蝉道:「这几日除了练剑,无什事做。闻说此山颇多奇迹,庄道兄先来多日,定然知道,我们去玩一玩,好么?」
7 二人点头称善,一同离了奥区,先往兔儿崖走了一遭,见崖上洞府甚是清幽雅净。金蝉嫌奥区黑暗,人英又将各室悬的星光收走,青囊仙子曾约米、刘二矮来此传授妖幡用法,此时不归。想是为了三人借居之故,主张移居玄霜洞内。
8 好在三人除身以外,俱无长物。决定了移居之后,因见星月交辉,又往别外处游了一会,才行回洞打坐。
9 到了午夜过去,笑和尚运用玄功,将真气转透三关,连坐完了两个来复,觉得身心异常舒泰。想起借用金蝉这口宝剑,虽已运转精熟,到底还是比不了自己的无形剑。用过多年苦功,可以随意变化,出神入化。又见洞外月朗星明,景物幽静,想到外面崖前练上一回。回看金蝉、庄易,俱在瞑目入定,便不去惊动他二人,迳自起身,走出洞外。
10 笑和尚见月虽不圆,因为立身最高之处,云雾都在脚下,碧空如拭,上下光明。近身树林,繁荫铺地,随风闪烁。远近峰峦岩岫,都回映成了紫色。下面又是白云舒卷,绕山如带,自在升沉。月光照在上面,如泛银霞。
11 时有孤峰刺云直上,蓊莽起伏,无殊银海中的岛屿,一任浪骇涛惊,兀立不动。忽然一阵天风吹过,将山腰白云倏地吹成团片,化为满天银絮,上下翻扬。
12 俄顷云随风静,缓缓往一处挨拢,又似雪峰崩裂,坠入海洋。大小银山,随著微风移动,悬在空中,缓缓来去。似这样随分随聚,端的是造物雄奇,幻化无穷。景物明淑,清澈人间,比起那日英琼对月,又是一番境界。
13 笑和尚振衣绝顶,迎著天风,领略烟云,心参变化,耳得目遇,无非奇绝。顿觉吾身渺小,天地皆宽,把连日烦襟法除净尽,连练剑都忘却了。
14 倏见下面崖腰云层较稀之处,似有极细碎的白光,似银花一般,喷雪洒珠般闪了两下。要是别人,早当是月光照在白云上的幻景。笑和尚幼随名师,见闻广博,何等机警,一见便知有异。更不怠慢,急驾剑光,刺云而下。
15 到了崖脚一看,这一面竟是一个离上面百馀丈高的枯竭潭底,密云遮蔽崖腰。虽不似上面到处光明如昼,时有月光从云隙里照将下来,景物也至幽清。满崖杂花盛开,藤蔓四垂,鼻端时闻异香。矮松怪树,从山左缝隙里伸出,所在皆是。
16 月光下崖壁绿油油的,别的并无异状。再往银光发现之所仔细找寻,什么迹兆都无。悄悄潜伏在侧,静候了好一会,始终不曾再现。
17 又一会,云层越密,雾气湿衣,景物也由明转暗,渐渐疑是自己眼花。还想再候一会,忽然下起雨来,又闻得上面金蝉相唤之声,觉著无可留恋,便驾剑光飞身直上。行近崖腰云层,劈面一阵狂风骤雨,幸是身剑相合,没有沾湿僧衣。
18 到了上面一看,依然月白风清,星光朗洁。金蝉早迎上前来,问他到下面去则甚,可有什么好景物?笑和尚便将适才所见说了。
19 金蝉道:「你说得对,这样仙山,必有异人怀宝潜藏,明日好歹定要寻他一寻。」
20 庄易闻言,过来用树枝在月光地下写道:「我时见银光在云海里飞翔,一瞬即逝,知有异人在此,几次追踪,没有追上。笑道兄既然记准了地方,时间也多在午夜以后顷刻之间。现在时间已过,莫如暂不惊动。等到晚来宝物出现时节,上下分头埋伏准备,稍显痕迹,便跟踪寻找。」
21 笑和尚、金蝉读了,点头称善,便丢下这个不谈,同赏清景,静候天明。
22 转眼东方有了鱼肚色,极东天际透出红影。三人都巴不得早些天明,谈笑之间,一轮朝日已现天边。一边是红日半规,浮涌天未;一边是未圆冰轮,远衔岭表。遥遥相对,同照乾坤。横山白云,也渐渐散去,知道下面雨随云收。山居看惯日出,夜间清景已经看够,志在早些下手觅宝,无心观赏日出,天甫黎明便一同飞身下去。
23 三人到了下面,收去剑光,端详地势,不时被枝藤露水弄了个满身满脸。朝阳斜射潭底,渐渐闻得岩石缝间矮树上的蝉呜,与草地的虫声相为应和。知了卿卿,噪个不住,从笑和尚所指方向仰视,峭壁排云,苔痕如绣,新雨之后,越显肥润。间以杂花红紫,冶丽无恃,从上到下,碧成一片。
24 仅只半崖腰上,有一块凸出的白圆石。宛如粉黛罗列,万花丛里,燕瘦环肥。极妍尽态当中,却盘坐著一个枯僧,方在入定一般。
25 昨晚笑和尚因下来匆忙,只顾注意潭底,那地方又被密云遮去,没有看到。这时一经发现,三人不约而同,又重新往上飞去。
26 三人落到石上一看,孤石生壁,不长寸草,大有半亩,其平若倚。一株清奇古怪,粗有两抱的老松,从岩缝中挣扎而出,其松针如盖,刚够将这块石头遮荫。石头上倚危崖,下临绝壑,俱是壁立,无可攀援,决非常人足迹所能到达。
27 细看石质甚细,宛如新磨。拔去壁上苔藓一看,石色又相去悬殊,仿佛这块石头井非原来生就,乃是用法术从别的地方移来一般。
28 笑和尚见闻较广,早已看出有异。金蝉、庄易二人也觉奇怪。那石又恰当昨晚笑和尚发现银花的下面,便猜宝藏石中。先主张剖石观看,又因那石孤悬崖腰,将它削断,既恐坏了奇景,又恐坠落下去,损了宝物。但不削断,又不知宝物藏在石的哪一端。
29 金蝉一面说话,一面用手去揭那挨近石根的苔藓,揭来揭去,将要揭到古松著根的有罅隙边。笑和尚道:「蝉弟真会淘气,苔藓斑驳,多么好看,已经看出这石不是崖上本生,何苦尽去毁残则甚?」
30 正说之间,猛听金蝉大喝一声道:「在这里了!还不与我出来!」
31 一言未了,倏地从树根罅隙里冒起一股银花,隐隐看见银花之中,包裹著一个赤身露体、三尺多高的婴儿,陨星飞雪一般,直往崖下射去。
32 三人一见,如何肯舍,忙驾剑光跟踪追赶。到了崖底一看,已经不知去向。金蝉直怪笑和尚、庄易不加小心,被他遁脱。
33 笑和尚道:「我看那婴儿既能御光飞行,并非什么宝物。那银花正而不邪,定是他炼的随身法宝。只是他身上不著寸缕,又那般矮小,只恐不是人类,许是类乎芝仙般的木石精灵变化,也说不定。好在他生根之处,已经被你发现,早晚他必归来,只须严加守候,必然捉到无疑。假如我所料不差,又比芝仙强得多了。」
34 金蝉道:「适才我因看出石色有异,便想穷根究底,看那块石头是怎生支上的。只要找著线索,便可寻根。你偏和庄道兄说宝藏石中,我又防宝物警觉,未便嘱咐。其实我揭近根苔藓时,已仿佛见有小孩影子一闪了。我仍故意装作不见,原想声东击西,乘他不备,抢上前去。
35 「后来我身子渐渐和他挨近,猛一纵身,便看见他两手抱胸,蹲伏在树根后洞穴之中,睁著两只漆黑的眼睛望著外面。先一见我,好似有些害羞,未容我伸手去捉。只见他两只手臂一抖,便发出千点银花。从我头上飞过,冷气森森,又劲又寒,我几乎被他冲倒。」
36 笑和尚道:「依你所言,更像是芝仙一类了。」
37 金蝉道:「不一定,因为我和芝仙平时最是亲热。它虽是天地间的灵物,到底是草木之精英所化,纵然灵通善变,周身骨肉柔而不刚,嫩而不健。我们爱它,常时也教它些本门吐纳功夫,它却别有长进,与我们不同。而且见了刀剑之类就怕,不能练剑。适才所见小孩,虽然看似年轻,却甚精炼,体健肉实,精华内蕴。若非人类修炼多年,得过正宗传授,不能到此。」
38 笑和尚道:「如果是人,怎会不穿衣服?」
39 金蝉道:「他昨晚既有心显露,今日与我初见时,又那般乐呵呵的,必无恶意。既不为仇,何以又行避去?只怪我太忙乱了些,果真快一步,未必不可以将他拦住。否则先打招呼,和他好好他说,也许知他来历用意。如今失之交臂,岂不可惜?」
40 笑和尚道:「如照你所说,他要是有本领来历的高人,必有师长在此,待我向他打个招呼。」便向崖上大声说道:「道友一身仙气,道术通玄,定是我辈中人,何妨现出法身,交个方外之友?我们决无歹意,不过略识仙踪,何必拒人千里,使我们缘悭一面呢!」
41 说了两回,不见答应。又一同飞回石上,照样说了几遍,仍无应声。
42 再看他存身的树根石隙,外面是藤蔓香萝掩覆,一株老松当门而植,壁苔长合。若从外看,简直看不出里面还有容身之所。再披藤入视,那糠隙宽只方丈,却甚整洁,松针为蓐,铺得非常匀整。靠壁处松针较厚,拱作圆形。
43 三人恐有变故,早将剑光放出。光华照处,隐隐看见石壁上有一道装打坐的人影子,身材比适才所见婴孩要大得多,此外空无所有。
44 金蝉提议,分出庄易在崖底防守,笑和尚在崖顶了望,自己却埋伏在侧。一有动静,上中下三面一齐会合,好歹要知道他到底是人是宝,不然决不甘休。
45 分配已定,一直等到天黑,仍无动静。因为再过一会,便是笑和尚发现银光之时,庄易往常所见,也差不多是这时候。所以三人并不灰心,反而聚精会神,守候起来。
46 谁知半夜过去,依然是石沉大海,杳无影踪,转眼天将黎明。今晚不似昨晚清明,风雾甚大,崖顶上笑和尚因为地位最高,有时还能看见星月之光。崖下庄易立身最低,也不过是夜色冥蒙,四外一片漆黑。惟独苦了金蝉,身在崖腰危石上面,正当云雾最密之处,不多一会,衣服尽都沾湿。
47 金蝉虽是修道之人不畏寒侵,又生就一双慧眼,可以洞察隐微,到底也是觉得气闷难受。天光明后,知道暂时不会出现,便招呼崖上笑和尚与崖下庄易,同到危石上面。因为浑身透湿,又沾了许多苔藓,甚是难看。
48 金蝉对笑和尚道:「这东西想是存心避著我们。你一人且在这里,不要走开。容我去寻一溪涧,洗上一个澡儿。就便将衣衫上面的五颜六色洗了下去,趁著这热天的太阳,一会就晒乾了。今晚他再不出现,我非连他的窝都给拆了不可。」
49 笑和尚、庄易见金蝉一身通湿,沾满苔痕,说话气忿忿的,鼓著小腮帮子,甚是好笑。
50 等金蝉走后,笑和尚和庄易使了个眼色,然后说道:「蝉弟虽然年幼,从小便承掌教夫人度上九华,修炼至今,怎么还是一身孩子气?穴中道友耽于静养,不乐与我们见面,就随他去吧,何苦又非逼人家出面不可?少时他回来,由他一人去闹,我们且回洞歇息去吧。」
51 庄易会意,点了点头,二人一同飞身上崖,且不入洞,各寻适当地位藏好,用目注定下面。约有半盏茶时,先见危石松树隙后,似有小人影子闪了一下。不一会,现出全身,正与昨晚金蝉所见小孩相类,浑身精赤条条,宛如粉装玉琢。乌黑的头发,披拂两肩。手上拿著一团树叶,遮住下半身。先向上下左右张望了一下,倏地将脚一顿,直往天空飞去。日光之下,宛似洒了一溜银雨。
52 笑和尚也不去追赶,径对庄易道:「果然金蝉弟所料不差,这小孩确非异类。看他天真未凿,年纪轻轻,已有这么大本领,他的师长必非常人。只不明白他既非邪教,何以不著衣履?这事奇怪,莫非此人师长没有在此?
53 「昨晚蝉弟守株待兔,他却仍在穴内。如非岩下另有间道,必是用了什么法术,将我等瞒过。如今我们只须趁他未回时,到他穴内潜伏,便可将他拦住相见。如能结为好友,或者拉他归入本门,也省得被异派中人网罗了去。」说罢,同了庄易,飞回悬石,再潜身树后穴内藏好,暗中戒备,以防又和昨日金蝉一样,被他遁走。
54 又待有半个时辰过去,忽听风雷破空之声,往石上飞来。笑和尚见金蝉回转,恐他警觉小孩,自己又不便出去。正想等他近前,在穴口与他做个手势,叫他装作寻人上去时。金蝉已经收了剑光,落到石上,脸上带著一脸怒容。
55 金蝉一眼看见笑和尚在穴口探头,便喊道:「笑师兄,你看多么晦气,洗个澡,会将我一身衣服丢了。」
56 笑和尚一看,金蝉穿著一身小道童的半截破衣服。又肥又大,甚是臃肿难看,果然不是先时所穿衣履。和庄易一同走出问道:「你怎么扮起道童来了?」
57 金蝉道:「我去寻溪涧洗衣浴身,没想到洗完后,衣服已不知去向。好在找到这妖童所穿的半截道袍和一条裤子,不然我也要和昨天那孩子一样赤条精光了。」
58 笑和尚、庄易闻言,笑不可仰。笑和尚对金蝉道:「这都是你素常爱淘气,才有这种事儿发生。适才你走后,我们想看一看这穴壁上的人影,才到,你便飞回。这位小道友既避我们,必然不会出面。这身衣服送给他,交个朋友,有何不可?如嫌这身衣服不合适,好在为期还有数日,我二人陪你回转凝碧崖,换上一件,再去百蛮,也不至于误事。」
59 笑和尚原是故意如此说法,好使那小孩不起疑心,仍用前策行事。
60 金蝉不明言中之意,听了气忿忿说道:「衣服事小,若是明送,休说一件,只要是我的,除却这两口飞剑,什么都可。他却暗取,让我丢人,不将衣服收回,日后岂不被众同门笑话?他如不将衣服送还,或者现身出来与我们相见,我早晚决不与他甘休。」
61 笑和尚又再三相劝,说包在自己身上,将衣服寻回。目前还有要事,须回洞中商议,这才将金蝉拉了,一同飞上崖顶。
62 笑和尚故意高声说道:「庄道兄,你和华仙姑相熟,你可到奥区去,看她回来不曾?」说完,等庄易走后,又拉金蝉同往洞中。
63 金蝉便问笑和尚:「师兄意似做作,是何缘故?」
64 笑和尚道:「我适才和庄道兄亲见那小孩现身,同往树后石穴守候。无心中看见对崖有一通天岩窗,外有萝树隐蔽,埋伏在彼,甚是有用。那小孩虽然现在还断不定他的家数,可是质地本领俱非寻常,恐防异派中人网罗了去。又因他异常机警,恐被觉察,不便在石上商量。请庄道兄借著探望华仙姑为名,绕道往对面岩窗埋伏,何愁不能将他擒住?」金蝉闻言,点头称善。
65 二人先在洞中等候了一阵,随时留心,并没什么动静。金蝉耐不住,又拉了笑和尚装作崖前游玩,举目下视,石上仍无小孩踪影。对崖看不见庄易,知道他藏处必甚隐秘。算计小孩出现,定在晚间,只得走回洞去。
66 路上金蝉悄对笑和尚道:「这厮如老不出现,到了我们要去百蛮山时,岂不白费心思?」
67 笑和尚正说不会,忽然一眼望到洞中,喊一声:「快走!」首先驾剑光飞入洞去。
68 金蝉也忙驾剑光,跟入一看。洞门石上,放著自己适才失去的那件上衣,裤子却未送还。四外仔细一寻,哪有丝毫人影。
69 笑和尚想了一想,对金蝉道:「我明白了,此人早晚必和我们做朋友。他明明是因为赤身露体,羞于和我们相见,所以将你衣服盗去。后来你在石上一骂,他恐你怀恨,坏他洞穴,所以又将上衣给你送还。只不懂此人虽然幼小,以我三人之力,用尽方法,俱不能查出他的踪迹。姑且先不将庄道兄唤回,等你将自己衣服换了,将这一件送到石上,看是如何。」
70 笑和尚将金蝉换下那件半截道衣拿了,回身到了石上,对穴内说道:「小道友根器本领,我等俱甚佩服。我师弟一身旧衣,既承取用,本可相赠,无奈游行在外,尚有使命他去,无可穿著。今蒙道友将上衣送还,反显我等小气了。
71 「现有半截道衣一件,虽然不成敬意,权供道友暂时之需。如荷下交,今晚黄昏月上,我等当在崖上洞中相候。否则我等在此已无多日,事完之后,当为道友另制新衣,前来奉约如何?」说罢,将衣挂在松树上面,仍返洞内。
72 没有多时,庄易也飞了回来,金蝉便问可曾见那小孩。
73 庄易往地上写道:「二位道兄到石上与他送衣,通白走后,他才平空在石上现身,穿著齐道兄那条裤子。他先取那半截衣服试了试,却是太肥大。他试了又试,好似十分著急,拿了这半截衣服,径回穴内去了。我见二位道兄适才那般说法,也未过去惊动,就回来了。」
74 金蝉听了,急得跑了出去。笑和尚知道金蝉去也白去,并未在意,只和庄易一个用手,一个用口,互相计议,怎样才能和那小孩见面。
75 谈有顿饭光景,忽听金蝉与人笑语之声,由崖上传来。出洞一看,见金蝉裤子也换了原来所著,同著一个罗衫芒履,项挂金圈,比金蝉还矮尺许的幼童。二人手拉手,一同说笑欢跃走来。
76 二人定睛一看,正是适才石上所见的小孩,生得面如凝玉,目若朗星。发际上也束著一个玉环,长发披拂两肩,玉耳滴珠,双眉插鬓,虽然是个幼童,却带著一身仙气。
77 笑和尚与庄易俱都喜出望外,忙著迎了上去。
78 金蝉欢笑著,给二人引见道:「这是我新结交的石兄弟,他名叫石生,他的经历,我只知道一半。因为忙著要见二位道兄,给他装扮好了,就跑来,还没听完。且回洞去,等他自己说吧,他还说要同我们去百蛮山呢。」
79 石生和三人一见,都非常亲热,尤其是对金蝉,把哥哥喊了个不住口。大家兴高采烈,回至洞中坐定,细听石生讲述经历。才知石生的母亲,便是当年人称陆地金仙、九华山快活村主陆敏的女儿陆蓉波,陆敏则是极乐真人李静虚的未入门弟子。
80 九华快活村陆姓是个首富,到了陆敏这一辈,几房人只有陆敏这个独子。幼年酷好武艺,专喜结纳方外异人。成家以后,父母叔伯相继去世,陆敏一人拥有百万财富,益发乐善好施,义名远播。因为尚无子息,家务羁身,不能远方访友。于是广用金帛,派人出外,到处约请能人,到快活村教他本领。
81 自古只闻来学,不闻往教,异人奇士,岂是区区金银所能打动。凡来的人,差不多俱是些无能之辈。陆敏并不以此灰心,不管有无真实本领,莫不以礼相待。他这千金市骏骨的办法行了数年,终无影响。幸而他为人饶有机智,长于经营田产,并不因食客众多,而使家道中落。
82 有一年闻得黄山出了一个神尼,在天都峰结茅隐居,善知过去未来。因为相隔甚近,陆敏悄悄独自一人前去拜访。起初不过想问一点休咎,裹粮在黄山寻了数日,踏遍天都峰都无神尼踪影。以为传闻之误,正要回去,行至鳌鱼背附近,一个失足,坠落悬崖下面。
83 此时他虽不会道术,武功已甚了得,坠到悬崖中间,抓著一盘春藤,侥幸没有葬身绝壑。当他失足坠落之时,看见一道光华,由侧面峰头疾如闪电飞来。等他抓住了壁上春藤,又倏地飞了回去。
84 陆敏攀藤上崖,惊魂乍定。想起这道光华,颇似江湖上传说的飞剑。异人咫尺,岂可当面错过,便息了回家之念,径往侧面文笔峰上下寻找。仅见峰顶危石旁边,放著一个石丹炉,一个蒲团。日前没有走到危石前面,所以不曾发现。
85 这一来,更证实了所见不差。连在峰顶候了数日,把乾粮俱都吃尽,终不见剑仙踪迹。心知这般呆等,决无效果,故意装作粮尽回去,心中却逐处留神。时当三四月间,遍山俱是果树,一路采了些充饥,连头也不回,径往峰下走去。
86 那峰笔立千丈,途径极为难走。由上到下,须要攀藤扶树,绕峰旋行。渐渐转行到危石下面,上下相隔,不过两丈来高,倏地施展轻身功夫,一个鹞子翻身,出其不意,直跃上去。果然看见一个中年女道姑,面对丹炉,端坐蒲团上面。才一照面,道姑便放起一团光华,连身带丹炉一齐罩住。近身数尺以外,眩眼生花,冷气疹人毛发。
87 陆敏不敢再进,只得向前跪下,低声默祝。道姑始终不走,光华也未撤去。一会丹炉里面放出火花,颜色由红转黄,由黄转白,变幻不定。
88 陆敏跪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日正午。直跪得形骸皆散,痛楚非常,将要委顿不支。忽见丹炉内一道青焰冲起,炉顶焰头上结著一朵五色莲花。同时光华收处,道姑现身,伸手在丹炉内取出一捧丹药,清香袭人。炉中火焰莲花,也都不见。
89 那道姑缓缓起立,对陆敏道:「居士请起说话。」
90 陆敏见已肯和他说话,知道有望,精神一振,痛楚全忘。不敢立起身来,跪请收录。
91 道姑道:「居士义侠,本是我辈中人,无奈与贫道无缘。且请起来,当为设法如何?」
92 陆敏不敢再为违拗,好容易勉强起立,腰腿都酸疼得要断。
93 道姑又道:「居士生长膏粱富厚之家,却有这般诚心,委实难得。这里有丹药一粒,服了下去,可解痛苦。以居士根骨而论,原是上品,只可惜纯阳之质已丧,纵有奇缘,难参正果罢了!你且回去,一月之内如有异人来访,倘蒙收录,纵不能置身仙佛,将来亦可解脱尘孽,千万不要错过。」
94 陆敏躬身接过丹药服下,不消一会,果然神清气爽。重又跪谢,苦苦哀求,并问法号。
95 道姑道:「贫道餐霞,日前采来灵药,欲在此峰炼丹。我本不想见你。一则见你意念虔诚;二则正当发火时候,不能错过。将访你的那位金仙,是贫道的前辈,已经快成正果,胜似贫道百倍,与你别有一种因果。急速回去,准备静室迎候吧。」
96 陆敏情知仙人不会诳他,再求也是无益,便道谢拜辞而去。到了家中,将所有江湖上宾朋,俱都多送金银,设辞遣开。另辟了一间净室,每日在村前恭候。
97 过了半月光景,果然来了一位长身玉立,仙风道骨的道人。陆敏看出有异,慌忙下拜。那道人也不客气,径由陆敏迎接到了净室之中。摒退从人,跪问姓名,才知道来人便是名驰八表的极乐真人李静虚,因为成道在即,要五方五行的精气凝炼婴儿。
98 这次根寻东方太乙精气,循搜地脉,看出九华快活村陆敏后园石岩底下,是发源结穴所在。因为时机还差月馀,便道往黄山闲游,遇见餐霞大师上前拜见,谈起陆敏如何向道真诚。
99 极乐真人道:「我因门户谨严,虽有几个门徒,魔劫尚多,未必能承继我的衣钵。陆某质地虽佳,已非纯阳之体。不过既借他家采炼太乙精气,总算与我有缘。且俟到日后,我亲去查看他的心地如何,再行定夺吧。」
100 餐霞大师原是极乐真人的后辈,见真人并未峻拒,知道有望,不敢再多说。真人怜陆敏虔诚可教,略示玄机。由此陆敏便从极乐真人学了一身道法和一种出奇的剑术,只是未能正式列入门墙,只算做一个循墙未入室的弟子罢了。
101 陆敏自得仙传,当时看破世缘,便想弃家学道。反是极乐真人说:「世上无不孝的神仙,你家嗣续尚虚,又早坏了纯阳之体,非超劫转世,不能似我平地飞升。即使要出家静修,完成散仙功业,也须等有了嗣续以后。」
URN: ctp:ws18779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