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序

《序》[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香溪先生文集敘
2 士以志道為先而志道以
3 養氣為本氣全則道存氣
4 喪●衟亾故達而在上任天下之重安國家利社稷
5 進贒退不肖收功扵無竆
6 者氣也竆而在下守聖賢
7 之道摧古今眀治忽是是
8 而非非立言扵不朽眘亦
9 氣也茍氣之不養則達而
10 在上或𠑽詘扵冨䝿以得
11 失為患則道不行矣窮而
12 在下或隕穫扵貧賤以紛
13 華為恱則道不守矣不守
14 不行氣䘮而道亾則烏能
15 收功無窮立言不朽哉是
16 則氣之在人窮則獨善其
17 身達則兼譱天下舉不可
18 以不養也吾之先 香溪
19 先生以養氣為本而立言
20 不朽者與先生居香溪之
21 上自少至老篤學而贍扵
22 文探道而不以卋故嬰其
23 慮其家世父祖為名卿賢
24 刾史昆弟多居 仕而先
25 生了無仕進意今
26 天子即位之初詔復制舉
27 以來天下士當時公卿有
28 以先生應
29 詔者先生力辭之余嘗過
30 香溪之上而訪先生焉先
31 生危坐一室塵埃 戸牖
32 而凝几席敗帷故噐人所
33 不堪而先生貎𠑽軆胖神
34 宇泰然其言經術如親得
35 聖人而授其旨其論古成
36 敗事如目擊而身●之已而出示所為文則辯慱而
37 峻整正與向所言論者相
38 表●終日與之坐而無一語及卋間事此非志扵道
39 而全其氣者䏻若是乎是
40 曰先生謂余曰是間山水
41 清遠子䏻卜居以●吾㳺乎余方累扵卋故●官逺方漂流異鄕及歸而先生
42 殁已十年方悼若人之不
43 㳤而吾無與居也一日先
44 生猶子元卿過余曰𠦑父
45 平㫺為文至多今不欲秘
46 于家而出與卋共之力有
47 未辦●先刻其 賦論議雜著為二十二卷行扵時
48 子嘗与叔父厚願敘以冠
49 其𩠐嗟夫㫺●門子著書而自敘之曰醉士隱扵●門不醉則游不逰則息息
50 于道思其𫠦未至息于文
51 慙其所未周古聖王旌山
52 夫谷民之譱者意在斯乎
53 今先生不醉不㳺直息于
54 道而寓之文耳平時不以
55 外慕累其心若求旌于時
56 亦豈先生著書立言之本
57 意哉故述其志衟養气之
58 寔以見素𫠦蘊云先生姓
59 范氏名浚字茂明而元卿
60 名端臣今亦以文知名方
61 有志扵卋者
62
63 香溪先生文集後序
64 子朱子集註孟子全載范
65 浚心箴由是天下莫不聞
66 其名且與天壤俱敝也浚
67 字茂眀婺之蘭江人囙其
68 里居稱香溪先生祠于學
69 宫舊矣師道㓜即訪其文
70 集不可得嘗讀黙成潘公
71 與范賢良書而知其交讀
72 徐忠壯公徽言傳而知其
73 所取又得前軰誦傳姑蘇
74 臺賦雜興諸詩茲欲見其
75 餘而仁山金氏四書考證
76 謂范集近亡以金之洽聞
77 而云然殆無有矣居其鄉
78 思其人而不誦其詩讀其
79 書不能不致予恨焉至順
80 辛未始得先生文七●于親友應氏家盖其首編也
81 陳公巗肖序稱●子端臣右史𫠦簒凢二十二●則●者尚多一日先生族孫俊来言家藏缺自一至五
82 ●惜其無●𥙷也于是忻然𢌿之●以成編烏乎百年之閟一朝而顯兩家之
83 藏不期而合抑亦有●存其間耶先生當紹興中舉
84 賢良方正以𥘿檜當國不
85 ●大節偉矣其學多本扵●貫穿精覈諸文皆嶄絶矯健鑿鑿眀整卓然名家
86 鄉先生有集盖自先生始
87 也古之賢者嘗患無子孫
88 之傳而有子孫者每患其
89 不知學近時范氏之族豈
90 乏富貴者恨其不䏻為先
91 生置祠奉甞至扵斯集之
92 傳又不過當時一餉費耳
93 浮榮悖貨倐焉澌盡而不
94 亡者固自若亦●以有儆矣今右史裔孫元璹念殘
95 集之復充懼冺𣳚之荐至
96 首刋●●將率其族人之力而終之不𥝠其羙又以
97 右史蒙齋集未及刋則以
98 其與香溪唱酬諸詩既附
99 見焉俾予序其事予扵是
100 編固願有述又嘉元璹之
101 䏻光昭其先庶㡬賢子孫
102 已凢與扵此者豈不與有
103 榮乎
104 至順壬申春王月
105 後學里生吴師道序
106 重刋香溪先生文集序
107 進士唐君尚虞之治蘭溪
108 也用儒飾吏善于其職克
109 協上下聲●翕然乃于涖政之餘閲地志访遺書禮
110 鄉賢将以興●舉墜隆化羙俗扵是香溪先生范公
111 之後曰永昌者出其家藏
112 之集二十有二●盖先生●子右史蒙齋之𫠦𩔖也唐君讀而歎曰先生之文
113 世知诵習者心箴而已他
114 盖罕有知者今觀其言如
115 以恥為入道之端以古之
116 聖賢未有不由悔而成又
117 谓學者覺也心且不存何
118 覺之有皆超然自得扵學
119 者極有警彂不獨心箴為
120 可●也故朱子有不知從谁學之语而先軰谓其淂
121 扵孟子者為多若先生者
122 豈非𫠦谓豪傑之士㢤𦍒
123 此集尚存惡可使之泯没
124 而弗傳耶爰命鋟梓以恵
125 學者而俾●識诸其末竊惟先生之學之文與其立
126 身大節故侍郎陳公巗肖
127 禮部吴公正傳序之详矣
128 懋生也晚弗獲接闻前軰
129 餘論扵先生𫠦造未
ctext:7078
窺其萬一尚何敢贊一辭㢤
130 獨是吾鄉聖賢之學前此
131 未之闻也而濬其源者自
132 先生始●而後有東莱兄弟麗澤之講授又其後何
133 王金许遂相●以淂考亭之統道學之傳扵是為盛
134 非先生之功而誰功今當
135 道學不傳之餘而唐君●以先生之攵倡焉其𫠦望
136 扵吾黨之士者不淺豈天
137 意又欲大昌斯道之傳也
138 耶不然何其閟扵前而顯
139 于今耶诵其诗讀其書而
140 遐想其人于●百年之上
ctext:7078
無●然而興●者耶此懋于唐君是集之刻𫠦以
141 重有感云
142 屠維大淵獻之𡻕季秋九
143 日里後學章懋拜手
144 谨題
145 范香溪先生文集序
146 婺自劉駱兩才人肈興其後迄以
147 文獻甲宇內惟吾邑㩀甌闽椘粤
148 水陸之衝山川之秀發林麓之窅
149 眇巖壑之瑰麗風氣之㳤清逈出
150 诸邑上而上下●千餘載貫休氏以浮屠●诗唐未五代間而著述遂亡一顕者其以著述顕而遺集
151 迄今傳扵世實始自范浚先生先
152 生生宋南渡及考亭朱氏㳺考亭
153 甞過先生而㑹先生出頋案上淂
154 𫠦撰心箴讀之大擊節賞歎手録
155 以歸今附載孟氏書中是也是時
156 郡人陳同甫以氣豪一代而尤尊
157 事考亭與同甫論學徃●劄動盈卷軸縷縷不啻●萬言皆抨駁不少假同時横浦張九成金谿陸九
158 淵軰並負海內聲髙位置持其說
159 不相下考亭一切攘斥為異端弗
160 遺餘力而獨先生迺虛懷茹納若
161 此盖自伯恭敬夫二大儒外夐弗
162 𠕅覩者則先生學術醇然度越餘
163 子可弗问知也先生生平𫠦著述
164 甚多多●軼今存者尚二十二卷余讀之其于道徳天人之際深博
165 矣其诗攵不甚㮣于古其持論甚
166 破窽而才藻辭令 奕●以發之非齷齪守章句椎樸俚儒比尤慷
167 慨好縦談天下事𫠦上皇帝诸書
168 及李富兩抦臣唘𢪔掌萬言率引
169 喻古今洞達彼已鑿鑿可見施行
170 至傳翟義說李孝●志徐徽猷雄辨瑰略百折弗窮而忠義●烈浩然之氣诵之猶若浡鬰扵简編而
171 飛動扵翰墨是又足覘先生肩●之竒偉匪槁首山澤鋭扵●丗者也俾南渡君臣一聴其言而委之
172 以●必載造式微之宋而●之而徒以空文托诸異代可悲已乃先
173 生𫠦陳䇿雖廢弗僖而遺集流傳
174 自宋迄今行且與劉駱兩公後先
175 不朽則造物之庇于先生固逺且
176 大其亦無 悲者矣胡应麟曰余
177 盖子范浚先生為後學云余嘗及
178 過其故居即今集𫠦繇名香溪者
179 范先生聚居溪上兄弟同氣凢十
180 人九人皆登制科躋膴仕獨范先
181 生以布衣終其身而獨以著述顕
182 今去宋南渡紹興僅●十世而九人之名䘚而问诸范氏之子孫莫
183
ctext:7078
一對而范先生集爛焉為吾邑寶玉大弓而九人猶得以科名自
184 列于後復扵兹集乎頼焉於戯輓
185 近世夸毗之子徃徃挟腐䑕以嚇
186 鵷鶵其弗思亦甚矣夫吾邑自范
187 先生前厯●千百載未始有以著述顕者而有之實自茲集始而余
188 猥以後死而淂與于茲也則夫兹
189 集之序非余序之而誰也
190
191 萬暦十三年𡻕在乙酉桂月
192 邑後學少宝胡應麟序
193 頒刻心箴制章
194 嘉靖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195 聖諭內閣輔臣楊一清謝遷張璁翟鑾朕因十三日聽講官顧鼎臣觧說心箴連日味思其意甚為正心之𦔳昨日自冩一篇幷假為註釋與𪤼等㸔
196 嘉靖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197 大學士張璁謹
198 奏是月小至日伏承
199 賜內閣范浚心箴註一通稽首對揚乃竊嘆曰至哉
200 聖人之用心乎漢董仲舒有言人君所為必求其端於天今隂極陽生實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之時也在易之卦為復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自非
201 聖人心學得之天其能體悉𤼵明如此愚●有感焉昔讀書山舍嘗揭范浚心箴及程頥四箴以自勵盖人心之㣲衆欲攻之者多自視聽言動而入程頥四箴實飬心之大目也况
202 人君一心萬化之主而視聽言動尤當加謹者也
203 御註心箴敬摹
204 宸翰付工刻石傳之天下萬世謹復録程頥四箴乞留神
205 省覧
206 聖諭輔臣張璁
207 午間得𪤼録來視聽言動四箴朕甚喜悦朕前日因聽講官講心箴囘宫深加愛尚欲釋其義不能欲已之心未放𬨨只勉强註畧仍咨於𪤼等欲為藻潤以成所作𪤼何便付工刻石豈不取人𥬇乎朕自念上荷
208 天命為人君長當務學以致其知待粗有領㑹之時𠕅註四箴須𪤼等賛之故諭
209 嘉靖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210 張璁謹
211 奏昨者伏承
212 聖諭仰見
213 皇上緝熈聖學之至也宋儒朱熹有言自古聖賢相傳只是理㑹一箇心●謂范浚心箴舉其綱程頥四箴列其目相為𤼵明者也以此用功餘三十年莫之有得今
214 聖明啓𤼵一至於此真肓者之日月聾者之雷霆也何能賛一辭苐當刻石頒布以覺斯世以廣
215 聖學之傳耳然而人見之莫不曰真
216 聖人復生非特尭舜之治見於天下而尭舜心法之秘道統之傳固有在矣程頥四箴尚願聖明啓示謹當𠕅摹
217 宸翰與心箴註並行刻布以
218 為斯民斯道之幸
219 嘉靖六年十二月𥘉三日
220 楊一清謝遷張璁翟鑾謹題
221 皇上所註范氏心箴及程頥視聽言動四箴俱已刻石乞
222 勅工部於翰林院後堂空地盖亭●立以垂永乆仍
223 勅禮部通行两京國子監幷南北●𨽻十三省提學官摹刻於府州縣學使天下人士服膺聖訓有所興起荷䝉
224 采納但亭冝有名伏乞
225 聖明勅定頒示內外一體遵行又仰思皇上前所著敬一箴發明心學甚為親切冝與前五箴並傳合令工部將
226 敬一箴重刻一通設於亭中五箴幷節奏聖諭共六道分列左右以成
227 一代之制其於風化良有裨益謹題請㫖
228 嘉靖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奉
229 勅㫖𪤼等所言都依擬行名與做敬一禮工二部知道
230 雲峰胡氏註
231 茫茫堪輿俯仰無垠音銀人於其間眇然有身是身之微太倉稊杜兮反米參為三才曰惟心爾堪輿謂天地言天地至大而人處天地間此身至小不過如太倉一粒稊米而已然人之所以可與天地參為三才者惟在此心心之體豈不甚大往古來今孰無此心心為形役乃獸乃禽此言此心之大往古來今人人有之若純乎義理則是從其大體若役扵形氣則是從其小體彼禽獸之心終日役役不過飲食牝牡而已人之心而為形所役與禽獸何異嗚呼人之心其大也本可以參天地而役扵小者不能異乎禽獸亦獨何哉可以反而思矣惟口耳目手足動靜投間去聲抵𨻶乞逆反為厥心病此言口欲味目欲色耳欲聲四肢欲安佚本心微有間𨻶彼則乗之而入矣一心之微衆欲攻之其與存者嗚呼幾平聲此言此心之發扵義理者甚微而役扵形氣者甚衆以彼之衆攻我之微如國𫝑方弱而四面受敵其不亡者罕矣君子存誠克念克敬天君泰然百體從令前八句是說小人之從其小體此四句是說大人之從其大體曰誠曰念曰敬念即思之謂而敬即存誠之方也一誠足以消萬僞一敬足以敵千邪所謂先立乎其大者莫切扵此天君泰然是先立乎其大者百體從令是小者弗能奪朱子曰范氏之箴葢得其旨未可易之也愚故從而釋之云先師曰苟卿以耳目為天官心為天君又日心者形之君也出令而無所受令即此語以看孟子此章甚切能先立乎其大者則此心卓然能為耳目之君而從其大體所謂天君泰然百體從令者也不能先立乎其大者則退然方聽命扵耳目而從其小體所謂心為形役者也立之如何亦曰操而存之使得其能思之職而已朱子小傳
232 范浚字茂明婺之蘭谿人隱居香溪世號香溪先生初不知從何學其學甚正近世言浙學者多尚事功浚獨有志聖賢之心學無少外慕屢辭徵辟不就所著文辭多本諸經而參諸子史其考易書春秋皆有傳註以發前儒之所未發於時家居授徒至數百人吾鄉亦有從其遊者熹嘗屢造其門而不𫉬見近始得學行之詳於先友吕伯恭庸述小傳以聞四方學者
233 香溪范先生傳
234 先生姓范氏名浚字茂明婺之蘭谿人世居香溪學者因稱之曰香溪先生曾大父鍔宋神宗時任開封府尹特進光禄大夫上柱國大府少卿封長社郡公父筠任承議郎累階金紫光祿大夫上柱國開府儀同三司少保資政殿大學士封長社郡公再封榮國公諡文淸母安定胡氏封同安郡夫人再封榮國夫人以徽宗建平靖國二年壬午實生先生天資髙邁自少嗜學篤志求道年十八作嘆旱亡詩二十韻姑蘇臺及述嚴等賦詞古意髙膾炙人口二十一作淮隂先生說李孝逸辭當時李叔易嘗稱其辨自是益研窮六經諸子百家歷代國史辨博峻整出人意表兄弟多居膴仕而先生絶無仕進意讀書之餘時綴文辭與兄弟子姪輩或遊山玩水弄月吟風長篇短歌追踪古作互相倡和以舒情懷雖缾儲屢空晏如也髙宗紹興元年詔舉賢良方正當時名公卿若樞密富公等咸以先生應詔先生力辭又不忍遺世逺引嘗撰策略二十餘篇皆當時經國之切務然以秦檜當國終不屑以干時同郡陳公巖肖嘗訪先生扵香溪之上見其危坐一室塵埃棲户牖而凝几席敗帷故器人所不堪而先生貌充體胖神宇泰然謂先生非知道養氣者不能然也考其學之所自嘗答潘左司書云末學本無傳承所自喜者徒以師心謀道尚見古人自得之意不劫劫為世俗趨慕耳答周侍郎書云古人之學不越乎窮理理之所存師之所存也則知先生之學惟在師心自得而已又嘗曰學者必先存心心存則本立本立而後可以言學葢學者覺也覺由乎心心且不存何覺之有他如以至靜為存心之奥以廉恥為入道之端謂古之聖賢未有不由悔而成以愼獨進學名其齋欲深思力去自欺之弊博求天地人物之理以舜蹠列為圖欲謹惟狂克念作聖惟聖罔念作狂之幾心與耳目各為箴以自規欲立大者制其小者大抵致力扵存心養性所得扵孟子者為多當時從遊學者自逺而至必敎以孝弟忠信之行物理性命之學其姓名可考者則永豐柴喆盈川唐虞佐諸曁張龜年壽昌邵恂義烏陳九言邑人髙栴輩也有遺文二十二卷乃其兄子右史端臣蒙齋所編紹興三十一年辛巳陳公巖肖為之序時先生殁且十年其文迄扵紹興十九年己巳夏四月而止自是先生葢卒矣時年四十有九葬家南五里許寶惠寺山之原贊曰於乎先生眞豪傑之士哉自孔孟旣殁之後聖賢心學不傳寥寥千百餘年矣至宋仁宗時有若濂溪周子得不傳之學倡道於前河南二程子及橫渠張子相繼扵後而東南知有聖賢心學實自先生始嗚呼不由師傳默契道妙先生眞豪傑之士哉厥後東萊吕氏逺接中原文獻之傳始與紫陽朱子講道麗澤書院朱子以先生心箴入孟子集註而先生之學始大顯扵世祠於學宫舊矣然而宋文不列其傳太常不議其諡尚為缺典也先生殁且三百餘年平生實行漫爾無傳品不肖幸生先生之里閈摭拾遺文得其顚末以為傳庶使後之誦其詩讀其書者知先生之為人得以論世也峕
235 𢎞治九年孟春後學童品撰
URN: ctp:ws206446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0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