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回陈都宪 错里猎巍科 误中跻显秩

《第二回陈都宪 错里猎巍科 误中跻显秩》[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对天频叹息,怪他倒弄英雄。
2 浑不定,絮随风,悄没个根宗。
3 寒贱几淹耆硕,空疏平步蟾宫。
4 鹏折翼,燕凌空,囗蜓嗤困龙。
5 忡忡。
6 更纨絝芥收朱紫,铜儿蝇尾花囗。
7 总无奈彼苍混沌,弄得是文章无据,衡鉴冬烘。
8 惟有几声浩叹,灰心铅椠,屈首牢笼。
9 右调《塞翁吟》
10 功名二字,真真弄得人头昏眼乱,没处叫冤。任你就念破五车书,词倾三峡水,弄不上一个秀才,巴不得一名科举。就辛辛苦苦弄上了,又中不得一个举人,捱不上打一面破鼓。到是一干才识无有的小后生,奶娘怀抱里走得出来,更是没名目的,剽得两句时文,偏轻轻松松,似枝竿黏雀儿,一枝一枚;弹子打团鱼,一弹一个。不谙些事故,每得了高官,任意恣情,掘尽了地皮,剥盘了百姓,却又得优升考眩这其间岂不令人冤枉?
11 白镪有时科第有,怨声高处利名高。
12 总来只是个天没道理,生了他在乡绅家里,自然是一封书、两封书,讨得个头名、二名,生了他在财主家下,拼却几十两、几百两,怕不得一等、二等?这样光棍,又与司里、道里熟识,便彼此交结,认作通家。这样人与司、道往来,便捱身作他门下,洋洋称名士,烈烈称英才。借人家的文字刻几篇,下面又假说注道:某中尊案首、某宗师二名、某观风超等;又文章后面批语下注名公某、当道某、名士某。窃附声气,强认作名社中人。这也是生就他这一副的心肠,这一副的脸皮,怪他不得,忌他不必。既没有金张家世,又无吴邓钱财。面皮不老心不乖,沦落名场何怪。
13 就是目今乡场,人谣道:「七十九公,公子、公孙、公女婿;八十同怨,怨祖、怨父、怨丈人。」我道只该怨天,还该自怨。生时怎不钻在他家肚中?大时怎不做他家坦腹?又有个谣道:「白马紫金牛,骑出万人羞。问道谁家子,雪白五千头。」不知道如今的时势,贿赂公行,买卖都是公做,有什么羞?试看其中有买著去的;有吃人撞去,惹出口面,名利两失的;有那头路也在,关节也真,他却不得进场,不能终常一同做事,搭披的到去,正主不去;一同关节,一个得中了,一个却见遗。事极昭彰,没人举发;事已败露,又得完全,岂不是命!岂不是命!况又有父兄作宦,两地进场,彼此打换,父兄当权,下边承迎,我却输他没有这样的父兄;他是三千,我便四千,他是四千,我便五千,我又输他没有这样阿堵;况至白手光身,三千五千立个票,我却输他没有这样胆,敢于泼做;又输他没有这样才,周旋得来。还有个绝妙的极不通的人,极不济的人,在错中得取功名。这更是上天已安排定了,人力不能胜,亦付之无可奈何而已。
14 腹笥便便饱王经,工竽好瑟眼谁青?
15 寒窗一点不平气,飞入长空天欲冥。
16 此人是江北泰州人,后来官做到都察院左都御史。他姓陈,名是都宪。这都宪原是小家子出身,早早的亡过了父亲,家中只有个寡居的母亲。过的日期又不济,是个奇穷。
17 家徒剩有四边壁,负郭犹馀五亩田。
18 手底没有银子,做不的经商生理。身子寡弱,又愚钝,做不的手艺肩挑。没奈何却去念书,也没有那钱来从先生买书。找了一册时文,不知是旧的,是新的。守著一本讲章,也不管是好的,歹的。资质极钝,念了一百多遍,还记不清。笔性又欠灵,若是做篇文章,也得个一日两日。二句板对破题,三句承题,四句起讲,一篇文章足足三百五十个字,说是个山歌,又没腔,说是个陶真的唱本,句略长短。文理欠亨,不用说了。做文章的会友,没个人搭理他,只得自家攒著眉,摇著头,走过来,走过去,写上一二篇。他的心到虚,就是一面之识,也去求救。有一等老实的人,说他头路欠清,词彩欠秀,句调欠工,意思欠深,须得明师指点。有那一等轻薄的人,便道:「小陈,小陈,你这个童运也不得脱了。」一个道:「娘肚皮里番个身,或者也能进得个学来。」一个道:「还怕胎气不清,病入了骨髓,头面虽改,肚肠仍是不能改的。」还有那把他当景看的,将文字拿来密密批圈,元脉元局,将他文字又编作歌谣笑话,彼此传诵。
19 反手为云覆手雨,世间轻薄多如此。
20 喜得他面皮老,心境深,到也受得。有个父执章澹庵,见他道:「你这小伙,没有无师得成的。我有个好友金秀才,这人饱学,已补过廪。做人忠厚,不计束修,我送你去从他,或者也有些进益。」那金先生收了他在门下。去得迟,剩得一间最低最窄的房子与他,他也不拣择,在里面坐卧诵读。金先生待他,也不分厚薄,一同讲说指点。只是他的开口奶早吃差了,任你救他,总救不转。
21 车迟马瘠,游燕越适。
22 南北茫茫,口成间隔。
23 先生亦付之无可奈何。他有些好处,却也极敬重先生。一日晚间,群坐纳凉,先生道:「我房中热甚,不能睡。」陈都宪道:「学生房中极凉,我让先生睡罢。」众人道:「先生房中高爽还热,你那房极卑狭,到凉吗?」陈都宪道:「果然。先生请试一试。」先生道:「只怕不然。」当晚,先生到他房中,放下了蚊厨,吹灭了灯。方睡,清风谡谡自帐外来,似有人扇的一般。先生道:「果是凉得好。」说得这一声,只听外边似有把扇子撇在地下,朗朗的道:「我只当是都御史,原来是个老明经。」帐中竟热起来了。先生知道是个鬼,惧怕的也不敢出来,弄得汗雨通流,几乎蒸杀。大天明了,然后敢起。众人来见先生,问:「果然凉否?」先生说:「古怪,有鬼。」把前事一说。众人道:「这等说来,小陈是都御史了?若考普天下不通的人,管定小陈是案首、解元、会元,做得到都御史。」先生道:「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事未可知。」众人道:「先生来捧都御史的粗腿了,只怕是鬼话。」
24 凡人见已然,茫昧那可信。
25 就是先生却也不解,心中自思说:「难道这样蠢坌不通的做得?除非一旦豁然贯通。」却也大家勉励他,说:「鬼神断无戏言,还要坚心上进。」他心也自坚,无奈不明白,先生也钻不到他肚里去。书不记得,街坊上说的俗话偏记得,尝补凑出来。先生看了,也只是叹息而已。
26 后来母亲死了,丁了三年忧,在家开个训蒙的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淘得烂熟,写出越不成文字。穷得极,与人做些打油的庆寿庆号诗写轴,擦些酒食,得一二百铜钱。若说将来是个都御史,莫说外人不信,连自己心里也信不过。更可恼者,市井上的人见他出入规行矩步,大家都说是都御史来了,嘲得他的脸红了又白。
27 病鹤翅离披,翩跹不能举。
28 安得禁鸱鹗,张吻相笑语。
29 时值亢旱,江北凶荒。不得已吃些稻子,有一餐没一餐捱过。外边府县申文,请蠲租赈济。这州官北人,姓赵,极诚心爱民。怕里递鬼名关请,著照排门册填写极贫次贫,仍填上作何生理,定他真贫不贫,酌量赈济。陈都宪少了里递几年丁艰,又没摆布处请他酒吃,想道他不开。适值大街上王翠峰家,众人都为他作轴子庆号,这陈都宪也因此做了一首歪诗,又为他书写道:高山一块石,雾罩朦朦黑。
30 春雨增青苔,晚烟添墨迹。
31 万年尝不倒,千载还独立。
32 以此作公号,光彩照四壁。
33 写完,自己念了一遍,道:「我的文才虽不济,诗才尽高。」自随人去骗酒吃,不来请赈。这厢州官落仓,那些饥寒百姓,有衫无裤,负子拖妻,已是排满。又有一起秀才,有巾无衫,有衫无靴,一齐上来,求老父师破格外之恩,作养生员。有要增谷子的,有添口数的,有嫌斗斛不准的,争先抢夺,也不顾挤落头巾,扯破蓝衫。州官见了,甚是可厌,道:「这些斯文,全没体面!」浑过这阵,唱名给谷。到陈都宪,叫了几声,不见人应。里递答应道:「实是有这人。想是穿的太褴褛,怕羞,不肯来。」州官道:「这等说,是个安贫养高的人。十室之邑,必有忠信。明日可同他到县里,补给他罢。」
34 次日早晨,里长去约他道:「我到好意开你一个极贫,你却不到。州官要勾了去,我禀说是个极贫极苦,没饭吃的,想是怕害羞不来。州官因我禀说你是个安贫养高的,著我同你今日去到县里补领。这石谷子是我替你争来的,与我八斗才是。」陈都宪闻说,便去找出一顶破角断边,多年古代油泥半寸厚的一顶旧方巾,穿领七穿八孔拽衿挂彩似披风、锯锯齿边铁色一领旧布道袍,无底的袜,没根的鞋,合里长同走。里长道:「陈先生,我前日编审,再也寻不出你这一付行头来。等到下次的时候,一定奉价来说。」
35 面瘦肌黄唇紫,破帽敝衣败履。
36 不是首阳伯夷,定然于陵仲子。
37 到了州前,引的众人一齐掩口而笑,道是一个卑田院都管。里长一同进去,说:「补到了。」州官一见,便叹息道:「此处地方原有高士,竟使他这样沦落,这分明是我之罪了。」叫过来长揖,留进州堂待茶。也不问他的学问何如,只是问他的家产人口。怜他真是个极贫,于是给谷三石,又在库上取了俸银二两送他,叫他用心读书,进学在他身上。到科考,州中自作主张,不凭文字,以了个前列。府考,州官又说他德行,也取了一名。到学院,州官揭他德行,要取作首。学院记认了,将来一看,没一句通的,说:「这样文字,叫我如何圈点?便取他进学,也守不牢。」对州官讲,州官道:「士人先嚣识而后文义。这人行谊出众,求老大人培植,砥砺颓风。」此人赤贫,知州毫无所利,学院只得勉强将他附在案中。州官又给银,助他婚娶。这一顶头巾,陈都宪已心满意足了,又为他完婚成家,陈都宪更不胜千万之喜。州官还又为他弄名遗才科举。这陈都宪岂不又加苦难?他晓的什么二场三场,枉僭了一个名位。又亏金先生找几篇拟的大题文,并论表策,叫他记。这两个月内,陈都宪委是的苦,只见他日夜口不住的去念了。
38 刺碎苏秦股,寻完祖茔萤。
39 书声连日夜,难满腹中空。
40 到科举的时候,起程送路费,州官又待他比众倍增。那些通学都笑瞎乌珠州官,施恩于无用之地,小陈便尽肚皮也满不得七篇文字。不期头场,他学那街坊上唱的曲挪来凑上,《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讲章唱本一齐写上,竟涂满了。二场,是教学的冬至贺节,训蒙时宝极观王道士曾央他写章奏,他也曾记得几句,也拿来凑上。到三场的策,无非陶他真本学问。同学的人,看贡院墙上,见他头场平安,自称奇异。及到二场,却又没事。大家莫不骇然道:「想必是贴堂子,可霎作怪!」
41 南场大座师有个莫逆之交,平日极诙谐谑浪,无所不至。这时此人在江阴作县,取来作同考,两个人一见欢然。誊录弥封后,此卷分入江阴县房内。先取六卷,大座师都无更易,尚少一本卷。正在番阅之时,忽见此卷,拍案笑倒,道:「天下有这等秀才,又有这瞎眼的学院许他科举。说他个文章平俗,也还是话;说他个大清客,还是文章;怎么那市井上的歌谣曲儿都写出来?」再看二场,便大笑道:「这人博通三教了,怎么把颂圣处写个『名高金阙,望重玉虚』,伏愿处又写个『普渡迷津,弘开觉路?』」不见雕龙绣虎,却是兔园笑府。
42 看五策,说选将,便写上要战,须得大将如二十八宿闹昆阳,自然马到成功;说要守,须得大将如杨家府镇三关,自然太平天下。到了公是的策,便道人人有天理,个个有良心。古诗云:大风吹倒梧桐树,自有旁人说短长。到了理财的策,说上积少成多,一县积得三钱五钱,百县便有个三十五十。至于水利策,又说池荡税少,田土税多,若将不滩渚尽行耕种,兜囗填作平田,其利岂不大哉。到了备倭策,又写上些沿海广筑高墙,要路多畜疯犬。江阴县看了笑,笑了看,叫门子快取酒来。于是斟上酒,一连赏了十数杯,道:「此真绝世奇文,还当与大主考共赏之。」也不用笔去涂抹,他只把那可笑处,浓浓的蓝朱密圈,加了细批,后又加总批道:此卷博通三教,洞愁九流。洪炉炽映,铅锡皆福药笼翕张,溲溺毕集。下里巴人读之,人人鼓掌。不意天壤间,有此异才高荐。
43 次早带到堂上,要与大主考同看,做一场笑话。方作了揖,江阴县从袖中取出此卷待要送上,只见门子送茶失手,将大座泼了一身,一领青莲色绉纱道袍泼得透湿。大座师大怒,忽抬头一见江阴县手中拿著一本卷子,道一定是一本好卷,连忙接过来。江阴县道:「求老大人细阅。」大座师卷子展将开来,不看上面文字,只看上面圈点是密圈了的,加上墨笔读圈,每篇又加上顶圈。知县又道:「求老大人细阅。」大座师说道:「好,兄的眼力尽高,学生眼力也不差。」知县才待再要开口,他已经展过,各房里又送了些卷子过来。知县只得听他,回房来好生不得安宁。又去选了一卷醇正文字,细加圈评,上堂去换那卷道:「前日知县送来卷子,内多不雅,求老大人再将此卷,比并取中。」大座师懒看,道:「那本卷子就好,这卷子留作副榜罢。」知县才待要说出是作耍笑的,他又说是好,目力不差,众人岂不笑他?只得又道:「知县想得实有不安。」大座师道:「好,不须再更。」知县又想道:「莫不是他有甚么关节,故此坚执不换么?只是要磨勘,可怎样好?拼得费几个书帕,送到礼部礼科,掩过去罢。」到揭晓日,填了一百第二名中的。正是:文章自古无凭据,惟愿朱衣一点头。
44 此时科举的大半都回,也有一半在彼游秦淮,看雨花台、燕子矶、栖霞、牛首,挟妓玩耍。陈都宪虽不能如此,也还随著同学几个拿稳中的,在南京候榜。这夜众人寻了两个妓,饮通宵。陈都宪初出囗儿,也有一二分想中,却自心之明,也八九分料不稳,先吃几杯,醉了睡觉。到五鼓,众人将他房门大擂,陈都宪只得披衣起来,开了门,众人哄然一笑,道:「小陈也要想中?」说的陈都宪一个没趣,又去睡了。到钟鸣的时候,果然外面有人打门入来。众人争说名字,都不是,及至拿出条子来看,正是众人轻薄他不通的那个陈都宪,,拿住了写票,要花红。众人都暗地里笑他道:「想是人囗他火囗。纵主司的眼瞎,瞎的也不至于如此。」有不信的去看,果然是名字高揭。众人一齐不平道:「反了反了!真是场中不论文了。」有的道:「我们渺视他,不曾看他文字,或者有些奇异处,也未可知。」这些拿的中的,都个个扫兴而回。独那不通的陈都宪,偏扬扬得意,自在洋洋的,随著一些同榜中的举人,赴鹿鸣宴,插花饮酒去了。
45 囗囗高价玉空磨,点点青衫泪湿多。
46 归向江东无面目,多才蹇命奈之何!
47 榜上有了名,不怕不是个举人,自参主司,会同年,一礼行呈。喜杀个赵知州,道他赏鉴不错。通县虽笑他不该,也除不了他的名字去。到见房师,房师说:「贤契怎这样杂学?高卷子还仔细改一改,朱卷还斟酌,莫轻易刻。」房师去见大座师,道:「第七卷原是将来发一笑的,怎么老大人坚意中他?」大座师取过朱卷来看,果然不是文字,却也懊悔无极,道:「我只是深信乡兄,不料如此。乡兄若要作笑,不该圈他,不该出上批语,总是鬼神所主,如今倒管他磨勘不成?须得照顾照顾,彼此功名所系要紧。」
48 陈都宪归家,少不得亲友来作贺。赵知州道:「他是高品,不肯来关说的。」只拣大分上送了去。江并富庶,人出他两三事,也擢千馀金。到了江阴,座师相待,也只平常。料他的后来功名有限,不过一举人官而已。赵知州朝觐,挈了他同行到京,各人觅了下处。大凡秀才中举,韮菜肚肠变作酒肉囊袋,心粗气福平日这些旧本领不消去勾了,还有新鲜时巧添得来。他却是这些庸谈俗话,洗刷不去的,都依然还在。因亲友请去吃酒看戏,又添出了一种传奇的学问。亏得座师大力,磨勘不倒,停科降黜,还得安然进常及至进得场内,出下一些题目来,又似叫花子打番篮儿的一样,一齐都奔将出来了,又甚是满意。
49 不顾他人眼底,且自尽我胸中。
50 开出酒肉帐簿,臭似大蒜生葱。
51 天下偏有这些凑巧的事,一位工部都掌科,是山西人,人都笑他是个不通的榜上头一名。侥幸得了科第,人偏胡芦他,又因门第,得了个翰林院庶吉士。教习背书,准准连累办吏受责;馆课作文,准准煞尾上头一名,因此所以弄作个才堪风宪,入了垣。常说道:「天下的人,难道只有我不通?定然还有不通的,与我作个对手。」这一次轮该分房,别个进去选的是上卷,他进去先要选下卷。看过了十八九,都是胜似他的。遂叹息道:「天下这等多才!」忽然看到陈都宪的卷子,大笑道:「妙妙妙,有了替身了。若论起我当日的试卷,还公然胜他几分。这卷子若取出去,人定笑他,不笑我了。」把他三场卷子,做蓝朱不著,浓浓的圈上些,扯过预备的批语本子,不管与文章合不合,只管密密的批去。极俗的所在,倒批上个标新领异;极平淡的去处,倒批上个见解不凡;极枯拙的去处,倒批上个光彩陆离、丰神掩映。后场又批道:「学问渊博,囗时良筹。」都是空疏之语。
52 涂时铜粉皆佳丽,抹上丹青足画图。
53 谁舍骊黄寻骏骨,得来鱼目胜明珠。
54 上堂,大主考道不好,他偏说好;大主考不肯中,他偏要中。他原恃垣中的声势,又是山西人,出名尚气的。大主考也混帐填他后边。虽然低杀,倒也是个进士了。大主考还只道这都谏一万头落簏,却不各他这样就里。及至殿试,亏他训蒙时写得一笔姜立纲,卷子上到也齐整,得中了二甲进士。坊间刻个陈进士的联捷稿,苦没人买。若是买去,还要贴他百十个止恶心的杨梅乾,讨些朱墨涂抹做蜡烛帐。
55 在京及到家,自有一般势利的厚礼来拜门生。他却昧了心,公然谈论起文来。道文章的法脉,定当如何如何,如学生稿中某一篇主意,人也想不到;某一篇局法,人也做不来;某一篇某几句,人也不敢说。总之,「只要多读书,多作文,举人、进士,垂手可得,不要看难了。」这些人在面前打躬道:「是,是。」有那略知分晓的,在背后为他缩颈吐舌道:「有这样不怕脸红的!」假满到京,选个刑部主事,还将这稿去送人,这也只当送他糊破壁、抱酒坛罢了。刑部不过出些审语,这也没人嫌他俗,尽支撑得过。又因外边笑他文字,他道:「人说我不会做文字,我偏要看文字。」遂即经营,寻一个大大的分上,做了会试小考。
56 人苦不知足,乔陇又望蜀。
57 持将朦胧眼,怎辨荆山玉。
58 分了房,便摸拳擦掌去看文字。将文拿到手里,一句也念不断,道:「如今文字这样奇了,竟没有我当日的文章上那话头!」那样规搁了一日,要装个病,央人代看罢,又怕惹人笑话,上边又催著要卷子。他道:「我有个道理,我当日中,原是靠天,如今也还求天罢。」他在自己房中设了香案,点了香烛,将卷子一束束排在案上。著了吉服,对著上天,志志诚诚拜了四拜,跪著道:「陈某侥幸分房,为国求贤,要得一辈忠良之人,不敢出自己裁,敢求神明作助。其中若有命该得甲的字、文章可以中的,愿我手抽得,即便拿去呈堂,不敢妨贤而病国。」于是随手抽了三十卷。先抽的就是首卷,以抽之前后为次第。撤了香案,要去批圈卷子,又恐怕差了句读,做错注脚。怎么样?少不的连篇圈去,加上些不相合的批语,待大座师自去看罢。晴奇得紧,内中果然就有几本好卷子。大座师就中拔出一卷,做了首卷,留下十卷,其馀发出去另换。他就坚执对道:「房中再没有佳的,止有这二十卷。」又怕人看见他中这些不曾看的卷子,都于「乎」、「哉」、「也」、「矣」上点上几个点,也不论好歹处,直上两直。大座师见他换不出来,也只得又用他十四卷。其馀六卷去不得的,填了个副榜。
59 琢残荆岫也得玉,淘尽泥沙也有金。
60 才是王杨及庐骆,暗中摸索已搜寻。
61 及至放榜时,他房中到中了三个省元、六个经魁。人都道他是识文字的,他也自夸「我的眼力好似翰林」。
62 其时乡场大座师已掌持詹事,江阴县已行取考选做江西道御史,赵知州已升了礼部员外。他却带了这一股新贵去认大座师恩师,好不光彩。此时他在部中已经五年,论资俸也该升了。但是部属吏部多捱到掌选升京堂,礼部升宗师及两司,兵部升边道,户、工、刑三部得升到两司者,十中止有一二,升府的到有八九;遭际的又是严介溪当国,严东楼用事,没钱的便不得好缺,也不得升迁。陈都宪原是个老实人,因在仕路上住得久,也混的活动了些,道:「有钱的是钱辛苦,没钱的是人辛苦,我虽然没有大钱去钻他,替他效上一场劳,骗个好官好缺做,也未可知。」
63 其时钻严家的颇多,独有一个赵文华、鄢懋卿,两个是他最得意的乾儿子。奉承严介溪,又结识了严东楼,你去送金夜壶,我就送银马桶,你去送人双陆,我送女梨园,饮食锦绣,珠宝玩器,馈送没个空的日子,只要他父子们喜欢。
64 狗窦何嫌窄,蝇营不厌工。
65 足恭都御史,花面大司空。
66 但说两个人也相妒相倾,背后说是非离间。一日,赵文华说了鄢懋卿的背,鄢懋卿连去两日,不令相见。外面就说鄢懋卿恶了老严了。不知这一干人弥缝极快,严家父子的喜怒也极易转,无非是贿赂奉承,立可回嗔作喜。
67 这痴顽闻得外面传说,道:「这一功不要让给别人做去。」连夜做上一本,道他寻盐毒害天下,克削监商;所至夫妻并行,轿夫俱用妇女供应;金银器皿,尽归囊中,贪婪非常。这也是实事。奈在他修饰之后,相公回护,本都是严东楼代票,竟说他捕拾风影,越职妄言,弄个革职为民。
68 捱作相门鹰犬,舞爪张牙胡缠。
69 输却一顶进贤,何似闲事莫管。
70 没奈保,只得在张家湾下囗民船,收拾行李,戴了顶老人头巾,午门外叩了四个头,跨上蹇驴出京。一路回家,甚是寂寞,懊悔道:「是个进士出身,又不是举子官生,再捱两日,料不到云贵小剩南则闽浙,北则山东、河南,少不得打了黄伞,系上金带,一个黄堂知府,没来由要好得恶,弄得断根。我也太性急,还该再看光景如何。遽然上本,歹不中两次三场辛苦,做了许多文章策论,搏得这顶纱帽,只这一个本子,竟断送了。」沿途懊丧,直至家中。这也是退位菩萨难做,又匡如此终身了。
71 不意捱了五七个年头,严嵩坏了,那严世蕃、赵文举、鄢懋卿都处了。从来有一个相公当国,毕竟用几个私人,也处几个有合调的人。一到这相公去位,便要番局。从前显擢的人,定然吃亏,降黜的定是起用。说他曾忤权奸,曾逐奸党,连掇似掇的,便自然到那九卿。
72 树树猢狲散,花开蝶满枝。
73 浮云无定向,阴敛又晴时。
74 这陈都宪何尝是有心要击奸人,为国家来?这时候却得了一个直臣名色。况且数年间所取门生,又有几个在两衙门为他讲说言官荐举。言事的,也搭他的大名。吏部起了废单,不敢遗了去,公然就得个囗官起用。
75 重结王阳绶,来听长乐锺。
76 补了个礼部精膳司郎中,就转太仆寺少卿。不一年,又做了都御史,骑马开棍,甚是丰采。如今也不卖弄文字了,又卖弄学生:「在郎署原无言责,只因那严氏父子擅权误国,恨不能食其肉而寝其皮。先击其爪牙,以小试行道之端。此时岂但功名,把性命也付之度外。不料遭逢圣明,得有今日。」当时人不知道他的本心,也把做吴时来、董传策一流人。所以副都缺,会推他作副都;左都缺,推他左都。会大轿了,平日有恩人,如赵知州,都肯图报。金先生已竟贡了,年老不愿做官,他请在衙中,与他做四六。又有借重衔,求他诗文的。官尊事冗,连那赛陶真的文章,庆王翠峰号佳诗,也不暇做,都假手,都假手金先生。陈都宪自昂昂然总台纲,掌计典。孔雀补,犀角顶,竟在长安做个大九卿了。
77 钳口结舌,拾遗补阙。
78 容头过身,三公九卿。
79 每到闲时,也与金先生在书房中小酌,说些微时囗事。一日谈起来,陈都宪道:「想当日学生资质愚鲁,遭旁人的讪笑,何期得有这场功名?后来侥幸一官,只为台谏缄然,做了个越职言事。回到家来,真是门可罗雀,岂期死灰复燃?自今看来,可见前程真难预料。」金先生道:「你有前日之冷落,自有今日之显荣。且功名前程,都有天定。记得未遇时,我在你房中睡,听的鬼话么?你是个都御史,我是个老贡生。当日之言,早已安排定了。人都说鬼言不可信,我却说鬼神无戏言。可也省得了。」
80 生人堕地时,前程早已定。
81 彼昏不知者,役役若奔竞。
82 当晚陈都宪也只默然。夜间想起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尝言道:「凭他做人不好,少不得一篇好文字,送归墓中;凭你做官好,少不得一篇不好文字,送归林下。我的文字原不甚佳,得了科名;我做官也只平常,到了都宪,想是有个定命。若只管贪进不止,做了个夏桂洲,四次拜相,直至杀身都市。罢,得意浓时囗囗囗,须知世事多反覆。这些新进后生,嘴头子狠囗囗囗,得了个衙门,定要攻杀几个大老装风来。莫要等著他们狼狼藉藉说上一篇,那时回去不妙。」
83 匝地囗罗密,修翎每见戕。
84 何如决云去,天路独翱翔。
85 于是次日托病,注了籍,托金先生做个告病的本。一个不准,又一个,一连三上,准回籍调理,病痊起用。辞朝出都,九卿、同年、同乡、同官、门生,你一席,我一席,都来饯行。到湾,三只船,船头上中间打绿字「都察院正堂」牌,两侧「钦命调理」金字朱红牌;本院的马牌,驿递人夫,官兵鼓。养病官是要起的,与那些罢官的不同,况是总宪,各地方巡按都是堂属,那一个不差官送下程送礼,差官护送?
86 箫鼓喧声拥传车,纷纷迎谒走簪裾。
87 不须漏尽先回步,何似当年汉二疏。
88 到家,有司参谒,亲友迎宴,极其隆盛。都宪却能绝意进取,逍遥田里,与金先生做些打油诗,以乐暮年。这也是他一生占尽便宜,侥天下之幸处。以此看来,功名前定,没的有不得,有的没不得。劳心焦思的,真是徒然。虽则如此说,如这样侥幸的,千中得一。靠祖父、靠银钱,十中得一。毕竟还是靠读书会做文章的多几个儿。人还是念书工文,用些心力,向多中取,不要只看句解,丢了意旨。
URN: ctp:ws20672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0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