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11-读例存疑卷十     前巻 次巻

《11-读例存疑卷十     前巻 次巻》[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覆恍校越痉讣虾乓桓鲈路⒙洹�
2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乾隆五年改定。
3 谨按。与下打石狮鸣冤一条,参看。
4 越诉  一,凡跪午门、长安等门,及打长安门内石狮呜冤者,倶照擅入禁门诉冤例治罪。若打正阳门外石狮者,照损坏御桥例治罪。按,枷一个月发落。
5 此例原系二条,均系康熙十九年例,雍正三年修并。
6 谨按。此条似应并入上条之内,
7 □上一层分别枷杖充军,及立案不行。
8 □下一层是否勘问,抑系立案不行之处,未经叙明。
9 越诉  一,凡奸徒身藏金刃欲行叩阍擅入午门、长安等门者,不问所告虚实,立案不行,仍杖一百,发近边充军。若违禁入堂子跪告者,杖一百。
10 此例原系二条,均系康熙十二年例,雍正三年修并,乾隆三十二年修改。
11 谨按。入堂子跪告者,亦应添枷号一个月,立案不行。
12 越诉  一,凡假以建言为由,挟制官府,及将暧昧不明奸赃事情污入名节,报复私雠者,文武官倶革职,军民人等皆发附近充军。其有曾经法司、督抚等衙门间断明白,意图翻异,辄于登闻鼓下及长安左右门等处,自刎、自缢、撒溌喧呼者。或因小事纠集多人,越墙进院,突入鼓厅,妄行击鼓谎告者,拏送法司,追究主使教唆之人,与首犯倶杖一百、徒三年。馀人各减一等。如有捏开大款,欲思报复,并将已经法司、督抚衙门断明事件,意图翻异,聚众击鼓者,将首犯照擅入午门、长安等门叫诉冤枉例,发边远地方充军。馀人亦各减一等发落。如究出教令主使之人,身虽不行,亦照首犯治罪。至各省军民人等赴京控诉事件,按,此未经断明,赴京控诉者,与上问断明白,似有不同。如有在刑部、都察院、歩军统领各衙门前,故自伤残者,拏获,严追主使教唆之人,与自伤未死之本犯,均照于登闻鼓下及长安左右门自刎自缢例,减一等,杖九十、徒二年半。馀人再减一等。如自戕之犯身死,亦究明主使教唆及预谋各犯,分别治罪。傥诬告之罪有重于本罪者,仍各从其重者论。
13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雍正三年、乾隆五年、嘉庆六年修改,道光二年改定。
14 《辑注》假以建言为由,是此例之纲领。或挟制官府,或以奸赃污人,分二项皆承建言而言也。已经问结,明白无冤,而意图翻异,必有教唆主使之人,故必追究问拟。
15 《集解》假建言为由,挟制官府,污人名节,报复私雠,此造言生事者也,已经问结,覆图翻异,此必由教唆者也,故设此例。
16 谨按。此例重在假以建言为由,因其假公济私,故特设专条,不照诬告律治罪也。即后条擅递封章,挟制入奏之意,似应将假以建言为由一段分出,另为一条。聚众击鼓,分别事情大小,列为一条。自刎自缢与故自伤残另为一条。
17 □官仅革职,民问充军,相去太觉悬绝。
18 □击登闻鼓,近来并无此事,此例亦系虚设。小事谎告与捏开大款,亦属相等,而军徒罪名不同。
19 越诉  一,为事官吏生监军民人等,赴京奏诉一应事情,审系被人奏告,曾经督抚或在京法司见问未结者,仍行原问各该衙门,并问归结。若曾被人在督抚或在京法司具告事发,却又朦胧赴别衙门告理,或未经督抚审结,赴京奏诉,希图延宕按,未经审结,仍发原问衙门,已见上层。此处系属重复。原例所无,修改时何以添入。,或隐下被人奏告縁由,牵扯别事,希图拖累,赴京奏诉,请行别衙门勘问者,査审明白,将奏告情词及审出诬控縁由,连犯人转发原问衙门收问归结,仍治以诬告之罪。若已经督抚或在京法司问结,发落人犯赴京奏诉冤枉者,方许改调,无碍衙门勘问办理。
20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雍正三年修改,嘉庆六年改定。军民人等字样,皆明例也。
21 谨按。朦胧告理及牵扯别事,皆为被人具告,隐匿奏告縁由起见,故将所告之事立案不行,重在被人奏告一层也。被人奏告自有应得之罪。牵扯别事控告原例,立案不行,仍发原衙门收问归结,所以破其奸也,正案仍应究明治罪。改定之例添入仍治以诬告之罪,虽系严惩诬控之意,如牵扯别事,无关紧要,而被人奏告者,罪名较重,转难办理。例内又无本案罪重者从重论之文,似不如原例之妥当。已结者改调,无碍衙门勘问,系尔时办法,现倶仍交原省督抚委审矣。
22 越诉  一,军民人等干己词讼,若无故不行亲赍,并隐下壮丁,故令老、幼、残疾、妇女、家人抱赍奏诉者,倶各立案不行,仍提本身或壮丁问罪。
23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
24 《辑注》奸徒刁讼,希图害人,从老疾等人奏诉讼而不胜,亦得收赎也,故立案不行,仍提壮丁问罪。
25 《集解》此例为本身不行赴告,故令老幼抱赍奏诉者设,其意希图收赎也。故不问虚实,立案不行,仍提本身问罪。
26 谨按。此并非专指越诉而言,似应移于诬告门内。
27 越诉  一,凡蓦越赴京及赴督抚按察司官处各奏告机密重事不实,并全诬十人以上者,发边远充军。如有乾系重大事情,临时酌量办理。
28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雍正三年修改,乾隆三十六年改定。
29 谨按。此越诉内之情节最重者,原例系指叛逆等项重事而言,故科罪独严,删去此层,虽事系机密,而并非诬陷,转难办理。
30 越诉  一,在外刁徒,身背黄袱,头插黄旗,口称奏诉,直入衙门,挟制官吏者,所在官司就拏送问。若系干己事情,及有冤枉者,照例审断,仍治以不应重罪。其不系干己事情,别无冤枉,并究追主使之人,一体问罪,倶发近边充军。
31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乾隆三十六年改定。
32 谨按。尔时因有此等刁徒,故定此例。现在虽引用此条,而身背黄袱等语,倶行删去矣。
33 越诉  一,凡在外州县有事款干碍本官,不便控告,或有冤抑,审断不公,须于状内,将控过衙门审过情节,开载明白,上司官方许受理。若未告州县或已告州县,不候审断越诉者,治罪。上司官违例,受理者,亦议处。
34 此条系康熙年间现行例。
35 谨按。此系两层。上司官方准受理,统上两层而言,下则专言第二层矣。治罪自系治以越诉笞五十之罪也。惟未告州县,及已告不候审断越诉,并上司官违例受理,与下各条重复,似应删并一条,以省繁冗。
36 越诉  一,户婚、田土、钱债、鬪殴、赌博等细事,即于事犯地方告理,不得于原告所住之州县呈告。原籍之官,亦不得滥准。行关彼处之官,亦不得据关拘发,违者,分别议处。其于事犯地方官处告准,关提质审,而彼处地方官匿犯不解者,照例参处。
37 此条系雍正六年定例。
38 谨按。此例与越诉无干,似应移于告状不受理门内。此即彼律内所云,原告被论在两处州县者,听原告就被论官司告理归结之意也。
39 □不得滥准告者,似无罪名可科。处分例云本籍地方官,率准行关者,罚俸一年。邻境地方官据关拘发者,罚俸六个月。匿犯不解,系寻常案犯,失察者,罚俸六月,故意不发者,降一级留任。
40 越诉  一,旗军有欲陈告运官不法事情者,许候粮运过淮,并完粮回南之日,赴漕司告理,如赴别衙门挟告诈财者,听该管官即拏送问,犯该徒罪以上,调发近边充军。
41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原载诬告门内,雍正三年修改,乾隆五年改定,并移入此门。
42 谨按。与转解官物各条参看,似应移入彼门。
43 □旗丁即军丁也,一经挟告诈财,即调发边卫充军,似由此处调往彼处之意。现在情形不同,有犯未便即拟军罪,似应分别情节轻重科罪。
44 越诉  一,直省客商在于各处买卖生理,若有负欠钱债等项事情,止许于所在官司陈告提问发落。若有蓦越赴京奏告者,问罪递回。奏告情词,不问虚实,立案不行。
45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原文首句系江西客人,雍正三年改定。
46 《笺释》云江西等处,仍天顺间旧例之文,客商不止江西,江西亦非首省,似宜改此二字。
47 □与违禁取利门负欠私债一条参看。
48 □问罪,亦笞五十之罪也。
49 □立案不行,与下各条参看。
50 越诉  一,词讼未经该管衙门控告,辄赴控院司道府,如院司道府滥行准理,照例议处。其业经在该管衙门控理,复行上控,先将原告穷诘,果情理近实,始行准理。如审理属虚,除照诬告加等律治罪外,先将该犯枷号一个月示众。
51 此条系乾隆六年,钦奉谕旨,议准条例。
52 谨按。上条未告州县,及不候审断越诉者,治罪。上司官违例受理者,亦议处,与此条应修并为一。
53 □因越诉究出诬告,是以坐诬告之外又加枷号。近则引此例者绝少。
54 □诬告加等之外,又加枷号,恶其越诉也。下二条京控之例,并无此语,以致京控审虚之案并不加枷亦属参差。
55 □照诬告等治罪,系本法也。先加枷号一个月,则因上控之故,京控何独不然。
56 越诉  一,外省民人赴京控诉,究问曾否在本省各衙门呈告有案,令其出结。如未经控理,将该犯解回本省,令督抚等秉公审拟题报。其先经历控本省各衙门,已据审结题咨到部,复又来京翻控者,即交刑部将现控呈词核对原案,如所控情事与原案祗小有不符,无关罪名轻重者,毋庸再为审理,即将翻控之犯照律治罪。若核与达部案情迥不相符,而又事关重大者,或曾在本省历控尚未审结报部,虚实难以悬定者,将该犯交刑部暂行监禁,提取该省案卷来京核对质讯。或交该省督抚审办,或请钦派大臣前往,临时酌量,请旨査办。如本省未经呈告,捏称已告者,照诬告加等律再加一等治罪。
57 此条系乾隆三十四年,左都御史素尔讷条奏定例。三十七年律例馆按语云,外省州县小民,敢以户婚田土细事来京控诉,必非安分之人,仅将原呈发还,无以示儆。今拟于听其在地方官衙门告理下,添入仍治以越诉之罪一句。五十六年改定。
58 谨按。三十四年修例按语,甚属妥协,且纂为定例矣。五十六年改定之例,何以并无此层。因何删去不用。亦无明文,未知其故。
59 □第一层与下遇有冤抑之事一条参看。
60 □题报下应添仍治以越诉之罪。
61 □第二层与下外省民人赴京控诉一条重复。
62 □下条系照原拟治罪。
63 □原奏治以越诉脱逃之罪,此祗言照律治罪,并未声明系照何律,似应修改明晰,于原犯罪上加一等治罪,或照上条枷号一个月。
64 越诉  一,八旗人等如有应告地亩,在该旗佐领处呈递。如该佐领不为査办,许其赴部及歩军统领衙门呈递。其有关渉民人事件,即行文严査办理。若违例在地方官滥行呈递者,照违制律从重治罪,该管官员倶各严行议处。
65 此条系乾隆四十八年,钦奉上谕,恭纂为例。顺天府奏护军八十三成泰徳泰内争地亩,书写私字,封交庄头,掷于香河县知县轿内等语。
66 谨按。上层系指两造均系旗人而言。观下文关渉民人句自明。
67 □此赴部呈递,系指户部,观下条并无原案词讼不准刑部接收呈词可见。
68 □军民约会词讼门条例云,各省理事厅员旗人犯命盗重案,会同州县审理,其一切田土户婚细事,赴本州岛县呈控审理云云,与此例参看。
69 □彼条系指各省驻防,此条指在京八旗而言,故各不同。
70 □处分例如有在京旗人并妇女等,经赴州县及理事厅控告,该地方官不将原告人解部,遽为接呈査办者,罚俸一年。
71 越诉  一,军民人等遇有冤抑之事,应先赴州县衙门具控。如审断不公,再赴该管上司呈明。若再有屈抑,方准来京呈诉。如未经在本籍地方及该上司先行具控,或现在审办未经结案,遽行来京控告者,交刑部讯明,先治以越诉之罪。
72 此条系嘉庆五年,歩军统领衙门奏准定例。
73 谨按。与上民人赴京控诉一条参看。
74 □例首数语与上条重复。
75 □先治以越诉之罪,谓先折责后再解回也。惟囚应禁不禁门,又有递解人犯,毋得先责后解明文。近来此等人犯,均解回该省,定案时再行声明折责,以致京控案件日见其多。似不如照上条先加枷号一个月,再行解回责打后,方与审理。
76 □再,治以越诉之罪,谓照律笞五十也。然上条上控者即枷号一个月,京控何独不然。彼条在先,此例在后,何不可照彼条办理耶。
77 越诉  一,曾经考察考核被劾人员,若怀挟私忿,摭拾察核官员别项赃私,不干己事奏告以图报复者,不分现任、去任文武官,倶革职为民。已革者,问罪。奏告情词,不问虚实,立案不行。
78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注云,若干己事,不引此例。雍正三年修改,乾隆五年改定。
79 谨按。别项赃私,原无禁人奏告之例。若曾经考察考核,被劾人员亦准奏告,则纷纷攻讦,尚复成何事体,故严定此条,立案不行,原不在妄捏与否也。改定之例殊不可解。
80 □与诬告门直省上司有恃势抑勒一条参看。彼条重在诬告,故于诬告加等罪上,再加一等,本罪重者,亦加一等。此条重在不干己事,故不问所告虚实,立案不行,仍将摭拾奏告者革职也。惟已革职者问罪一语,似系指已经被劾,或降调或革职之后,又复摭拾别事控告而言。降调即当革职,已革者亦应治罪之意。第究未指明何罪。应参看下官民人等告讦之案一条。
81 □既系被劾,即有应得之咎,摭拾不干己事奏告,则意图报复修怨,与辨诉冤枉不同,故不问虚实,立案不行,本员仍照被劾事理科断。业已革职,又何问罪之有。且未叙明应问何罪,殊不分明。
82 越诉  一,已革兵丁挟嫌蓦越赴京,控告本管官,审系全虚者,枷号三个月,杖一百,发烟瘴充军。仍依名例,以足四千里为限。
83 此条系嘉庆十九年,四川总督常明奏,已革兵丁刘觐朝赴京捏控都司沈文同克扣兵饷折内,钦奉谕旨,恭纂为例。
84 谨按。与诬告门胥役控告本管官一条参看。此条言革兵而未及革役,彼条言胥役而未及革兵,且一言越诉全虚,一言诬控,而未及越诉,匿名掲帖例文,又专言胥役,均不画一。此等均系有此一事,即定此一例,原非通盘计算也。
85 越诉  一,外省民人赴京控诉之案,已据本省审结题咨到部,复又来京翻控,除所控事情核对原案相符,或字句小有増减,无关罪名轻重,照例毋庸再为审理,将翻控之犯仍照原拟治罪外,如案外添捏情节,核与原案不符,仍分别奏咨发交外省审办,讯明并无屈抑,翻控之犯如后犯所诬之罪,重于原犯者,无论已未决配,悉照后犯罪名军流递加一等调发。若后犯轻于原犯之罪,即于原犯罪上加一等,若后犯并原犯罪名已至遣罪,无可复加,在配所用重枷枷号三个月。傥另犯应死罪名,仍各从其重者论。知情受雇来京呈递,审系无干扛帮者,减囚罪一等。
86 此条系嘉庆二十年,两江总督百龄奏准定例。
87 谨按。此例前段均系复说上条,第上条云照律治罪,此云仍照原拟,似属参差。仍照原拟治罪,即照律也,似应与上条修并为一,以省繁复。
88 越诉  一,刑部除呈请赎罪留养外省题咨到部,及现审在部有案者,倶据呈办理外,其馀一切并无原案词讼,均应由都察院、五城歩军统领衙门、顺天府及各旗营接收,分别奏咨送部审办,概不准由刑部接收呈词。至钱债细事、争控地亩,并无罪名可拟各案,仍照例听城坊及地方有司自行审断,毋得概行送部。
89 此条系嘉庆十年,刑部奏准定例。
90 谨按。现在各省京控已经题咨到部,均未在部递呈,亦未见有由部接收办理之案。
91 □下段与有司决囚等第门内一条参差。事属重看,似应删去。
92 越诉  一,军民人等控诉事件,倶令向该管官露呈投递,傥敢呈递封章挟制入奏,无论本人及受雇代递者,接收官员一面将原封进呈,一面将该犯锁交刑部收禁。如所告得实,本犯系平民,照冲突仪仗妄行奏诉例加一等,发边远充军。若所控虚诬,核其诬告本罪仅止笞杖徒者,仍发边远充军。笞杖罪名,到配枷号一个月。徒罪,枷号两个月。如诬告罪应拟流者,发极边足四千里充军。应拟附近、近边、边远、极边充军者,实发云、贵、两广极边烟瘴地方充军。应拟极边烟瘴充军者,改发新疆,充当苦差。如因呈递封章,另犯应死罪名,仍各从其重者论。其受雇代递者,倶照受财雇寄例发近边充军。赃重者,以枉法从重论。
93 谨按。此条诬控之罪轻,呈递封章之罪重,故所告得实,亦拟军罪,诬告罪重者,反无可加,所告得实,亦拟军罪,即不准呈递之意,接收官员一概驳回可也。如谓博采舆论起见,士子入场作文,尚不准牵渉别事,况此等耶。一概驳回亦清讼之一法也。生员不准一言建白,违者杖一百。见上书陈言。应参看。
94 越诉  一,负罪人犯呈递封章,奏告人罪,无论自行投递、遣人投递,及所控是否得实,并将呈词封固投递挟制入奏者,原犯系应拟笞杖、枷号、徒罪,尚未发落,或徒罪业已发配,役限未满者,倶发极边足四千里充军。原犯军遣流罪,无论已未到配三流,倶改发云、贵、两广极边烟瘴充军,仍照明例以极边四千里为限。军罪,实发云、贵、两广极边烟瘴充军。遣罪,在配用重枷枷号一年。原犯斩绞监候,秋审应入缓决者,改为情实。应入情实者,改为立决。如原犯已至立决,无可复加,仍从原犯罪名科断。傥本案实有屈抑,不赴内外风宪衙门申诉,辄违例递折,除本案准予审理更正外,仍将该犯照冲突仪仗妄行奏诉例,发近边充军。若本案更正之罪重于近边充军者,加本罪一等调发。如因呈递封章另犯应死罪名,仍各从其重者论。其受雇代递者,倶照受财雇寄例发近边充军,赃重者以枉法从重论。
95 以上二条系嘉庆十七年,遵旨纂定。
96 谨按。首条系军民人等呈递封章控诉事件之例,次条系负罪人犯呈递封章挟制入奏之例,同时又纂有在配遣人呈递封章条陈事务之例,在对制上书诈不以实门可见。尔时此等人犯最多,其始意在广采众论,其继遂至挟私妄控,其究也厌其纷繁而定为科罪严例,理势然也。
97 □京外各官无言事之责者,尚不准呈递封章,况军民人等及负罪人犯耶。至发遣军流徒人犯更不必论矣。与其专设科条,不如一概不准之为愈也。
98 越诉  一,凡遣军流犯及徒罪未满年限,并递籍人犯私自逃回,如有妄行控诉者,视其应得诬告翻控各本律例,与脱逃应行加等之罪相比,从其重者论,仍各照原例再加一等,加至遣罪无可复加。原例重枷枷号三个月者,再加枷号三个月,共享重枷枷号六个月。如另犯应死罪名者,仍各照本律本例科断。
99 越诉  一,凡呈递封章,系平民,仍照原例办理外,如问拟笞杖、枷责业已发落递籍,及原犯并无罪名,递籍管束之犯复又脱逃,呈递封章者,视其所控虚实,照平民呈递封章例递加一等。原例边远充军者,改发极边足四千里充军。原例极边足四千里充军者,改发极边烟瘴充军。原例极边烟瘴充军者,改发新疆分别当差为奴,原例遣罪者,在配用重枷枷号三个月。本例有枷号一个月、两个月者,各再递加一个月。傥另犯应死罪名者,仍各从其重者论。
100 越诉  一,凡遣军以下人犯,除在配人犯呈递封章,仍照原例办理外,如由配所潜逃,呈递封章,控诉事件,并无屈抑者,照在配呈递封章例递加一等治罪。原例应发极边足四千里者,改发极边烟瘴充军。遣罪人犯,无可复加。原例在配用重枷枷号一年者,加为枷号一年六个月。如本案实有屈抑,原例应发近边充军者,改发边远充军。原例应加本罪一等者,再递加一等。如已至斩绞罪名,秋审应缓决者,入于情实,应情实者,改为立决。犯至立决,无可复加,仍照原例科断。傥另犯应死罪名,仍各从其重者论。
101 此三条系嘉庆二十年,钦奉上谕,纂辑为例。
102 越诉  一,凡控诉事件,口称必须面见皇上,始行申诉,虽未递有封章,即照呈递封章挟制入奏之例,分别平民及递籍人犯脱逃曁负罪遣军以下人犯,在配在逃,于呈递封章本例上各加一等科断。罪应边远充军者,改发极边足四千里充军。罪应极边足四千里充军者,改发极边烟瘴充军。罪应极边烟瘴充军者,旗人改发黑龙江当差,民人改发新疆,给官兵为奴。其本罪已至发遣,无可复加,应在遣配用重枷枷号三个月者,再加枷号三个月。应枷号一年曁一年六个月者,各再加枷号六个月。如本例有枷号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者,亦各递加一个月。原犯斩绞监候,改为立决。本罪已至立决,无可复加,仍照本例科断。若呈递封章。口称必须面见皇上始行申诉者,又各递加一等。如诬告叛逆及干名犯义罪应死者,仍从重论。
103 此条系嘉庆二十四年,钦奉上谕,恭纂为例。
104 投匿名文书告人罪:巻首
105 凡投隐匿自己姓名文书,告言人罪者,绞监候,虽实亦坐。见者,即便烧毁。若不烧毁将送入官司者,杖八十。官司受而为理者,杖一百。被告言者,虽有指实不坐。若于方投时能连人与文书捉获解官者,官给银一十两充赏。指告者勿论。若诡写他人姓名词帖,讦人阴私陷人。或空纸用印,虚捏他人文书,买嘱铺兵递送,诈以他人姓名,注附木牌,进入内府,不销名字,陷入得罪者,皆依此律,绞。其或系泛常骂詈之语,及虽有匿名文书,尚无投官确据者,皆不坐此律。
106 此仍明律,顺治三年添入小注,雍正三年删改,乾隆五年増修。
107 条例
108 投匿名文书告人罪  一,凡凶恶之徒不知国家事务,捏造悖谬言词,投贴匿名掲帖者,将投帖之人拟绞立决。知而不首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旁人出首者,授以官职。奴仆出首者,开户。捏造寻常谬妄言词,无关国家事务者,依律绞候。
109 此条系乾隆五年,钦遵康熙十四年上谕,恭纂为例,嘉庆六年改定。
110 谨按。匿名告人,虽实亦问绞罪,原不在捏造与否也。此重在悖谬言词,因关系国事,故重其罪。若寻常谬妄言词,既无关系国家事务,义未告言人罪,亦拟绞罪,似嫌太重。
111 □狂妄之徒,因事造言,捏成歌曲,沿街唱和,附于妖言惑众之条,与此例意相符,乃彼仅拟杖责,此则问拟绞决,轻重太觉悬绝。
112 □出首者,授以官职,奴仆开户,盖直与反叛相等矣。
113 投匿名文书告人罪  一,凡布散匿名掲帖,及投递部院衙门者,倶不准行,仍将投递之人拏送刑部,照例治罪。不行拏送者,交该部议处。接受掲帖具题及审理者,革职。若不肖官员,唆使恶棍粘贴掲帖,或令布散投递者,与犯人罪同,如该管官不严加察拏,别有发觉者,将司坊官专汛,把总歩军校及巡城御史兼辖营官、歩军副尉、总尉、统领倶交该部,分别议处。歩军营兵及司坊衙役,并枷号三个月,杖一百。
114 此条系康熙年间现行例,雍正三年改定。
115 《处分则例》。奸棍隐匿姓名,捏造掲帖,阴行诬陷,布散内外,及向各衙门投送,地方官不行严拏,降四级调用。接受具题而为审理者,革职。如系有关军国重务,仍准密行陈奏,候旨密办。
116 □若不肖之官唆使恶棍粘贴布散,除将本官按律治罪外,其布散粘贴之人,地方官不严行査拏,罚俸一年,该管上司,罚俸六个月。
117 谨按。此条处分例文,凡分两层,上层指投递言,故处分重,下层指粘贴言,故处分轻。
118 □此例专指京城而言,外省亦应一体办理,吏部例文并非专指京城,应査照修改。
119 投匿名文书告人罪  一,驻防旗人与民人奸匪交结,起意捏写匿名掲帖,倾陷平人者,拟绞立决。为从民人,杖一百、流三千里。如民人起意为首,仍照律拟绞监候。为从旗人,发遗黑龙江等处当差。
120 此条系乾隆二十三年,钦奉上谕,恭纂为例。嘉庆六年改定。
121 谨按。此严惩旗人之意,惟旗人有犯别项罪名,均不加重,即从前加重各条,亦倶改照民人一体定拟。不应此条独重,且言驻防而不及京旗,未知何故。
122 □恐吓取财门旗人结伙,指称隐匿逃人索诈财物者,为首斩决,为从绞候一条,与此例均系严惩旗人之意。后彼条改为军罪。此条仍拟绞决,亦嫌参差。
123 投匿名文书告人罪  一,胥役匿名掲告本管官,如所告得实,仍照律拟绞监候,若系诬告,拟绞立决。
124 此条系嘉庆十九年,刑部议覆浙江道监察御史欧阳厚钧条奏定例。
125 谨按。此条专言胥役,而未及别项。
126 □既不准理,又何虚实之可分,例因胥役匿名掲告本官,较平人情节尤重,故特立专条,然非诬告,不拟绞决,则仍与平人无殊。
127 投匿名文书告人罪  一,凡有拾获匿名掲帖者,即将原帖销毁,不准具奏。惟关系国家重大事务者,密行奏闻,候旨密办。
128 此条系嘉庆十三年,钦奉上谕,恭纂为例。二十三年改定。
129 谨按。此于不准具奏之中,仍寓变通办理之意,以关系国家重大事务也。若非重大事务,仍不准具奏矣。
130 □《唐律疏议》曰,若得告反、逆之书,或不测,理须闻奏,不合烧除。问曰,投匿名书,告人谋反、大逆,或虚或实,提获所投之人,未知若何科罪。答曰,隐匿姓字,投书告罪,投书者既合流罪,送官者法处徒刑,用塞诬告之源,以杜奸欺之路。但反逆之徒,衅深夷族,知而不告,即合死刑。得书不可焚之,故许送官闻奏。状即是实,便须上请听裁。告若是虚,理依诬告之法。观此则知匿名告人,非尽全不准理。明律不载而又改流为绞,似此等案件,万无准理之例矣。此例与《疏议》之意暗合。
131 告状不受理:巻首
132 凡告谋反、叛逆,官司不即受理、差人掩捕者,虽不失事杖一百、徒三年。因不受理、掩捕以致聚众作乱,或攻陷城池,及劫掠民人者,官坐监候。若告恶逆如子孙谋杀祖父母、父母之类,不受理者,杖一百。告杀人及强盗,不受理者,杖八十。鬪殴、婚姻、田宅等事,不受理者,各减犯人罪二等。并罪止杖八十。受被告之财者,计赃以枉法罪与不受理罪从重论。
133 ○若词讼,原告、被论即被告在两处州县者,听原告就被论本管官司,告理归结。其各该官司,自分彼此或受人财推故不受理者,罪亦如之。如上所告事情轻重,及受财枉法从重论。
134 ○若各部院督抚、监察御史、按察使、及分司巡历去处,应有词讼,未经本管官司陈告,及虽陈告,而本宗公事未结绝者,并听部、院等官置簿立限,发当该官司追问,取具归结縁由句销。若有迟错,而部、院等官不即举行改正者,与当该官吏同罪。轻者,依官文书稽程,十日以上,吏典笞四十。重者,依不与果决以致耽误公事者。杖八十
135 ○其已经本管官司陈告,不为受理,及本宗公事已绝,理断不当,称诉冤枉者,各部、院等衙门,即便句问,若推故不受理,及转委有司,或仍发原问官司收问者,依告状不受理律论罪。
136 ○若本管衙门追问词讼,及大小公事自行受理,并上司批发须要就本衙门归结,不得转行批委,致有冤枉扰害违者,随所告事理轻重,以坐其罪。如所告公事合得杖罪,坐以杖罪。合得笞罪,坐以笞罪。死罪,已决,放者同罪,未决放减等,徒、流罪,抵徒、流。
137 此仍明律,顺治三年修改,雍正三年改定。
138 谨按。明律第一段,系若都督府、各部监察御史、按察司、及分司云云。雍正三年改。第二段,本系指巡历官去处而言明之巡按御史,今之巡道等是也。第三段,部、院等官小注笺释,系巡历官。第四段,部、院衙门,《笺释》亦指巡历,《律注》改为部、院等官,部、院等衙门转不分明。
139 条例
140 告状不受理  一,毎年自四月初一日至七月三十日,时正农忙,一切民词,除谋反,叛逆、盗贼、人命、及贪赃坏法等重情,并奸牙、铺户骗劫客货,査有确据者,倶照常受理外,其一应户婚、田土等细事,一概不准受理。自八月初一日以后,方许听断。若农忙期内受理细事者,该督抚指名题参。
141 此条系康熙二十七年例,乾隆五年改定。
142 谨按。《汉书》元帝建昭五年三月,诏曰,方春农桑兴,百姓戮力自尽之时也,故是月劳农劝民,无使后时。今不良之吏,覆案小罪,徵召证案,兴不急之事,以妨百姓。使失一时之作,亡终岁之功。公卿其明察申敕之。其即此之例之所由昉乎。
143 此例系恐妨农务而言。若两造均非农民,即可不拘此例。奸牙铺户,特其一耳。
144 □控户婚田土等细事,亦有不系农民者,未可尽拘也。
145 □律倶言不受理之罪,此独言受理之罪,然州县因受理被参者绝少,此例亦未可拘泥也。
146 □农忙期内受理细事,吏部《处分则例》并无明文。
147 告状不受理  一,各省州县及有刑名之厅卫等官,将毎月自理事件作何审断,与准理拘提完结之月日,逐件登记,按月造册,申送该府道司抚督査考。其有隐匿装饰,按其干犯,别其轻重,轻则记过,重则题参。如该地方官自理词讼,有任意拖延,使民朝夕听候,以致废时失业,牵连无辜,小事累及妇女,甚至卖妻鬻子者,该管上司即行题参。若上司徇庇不参,或被人首告,或被科道纠参,将该管各上司一并交与该部,从重议处。
148 此条系雍正元年,刑部议准定例。
149 谨按。自理词讼,按月造报,应与下州县自行审理一切户婚田土一条修并为一。
150 □干犯二字,不甚明显,似应改为按其情节轻重。
151 □《处分则例》,州县自理案件,祗有违限不结,分别一月以上、半年以上、及一年以上罚俸降留之例。至任意拖延云云,作何议处。并无明文。
152 告状不受理  一,各府州县审理徒、流、笞杖人犯,除应行关提质讯者,务申详该上司批准,照例展限外,如无关提应质人犯,该州县倶遵照定限完结。傥敢阳奉阴违,或经发觉,或经该上司指参,将承问官交部,照例分别议处。
153 此条系乾隆元年,刑部议覆内阁奏准定例。
154 谨按。此亦承审迟延之咎,有关提质讯者,申详展限,无则不准关提展限,断狱捕亡门各条,言之最详,似应修并为一,以免重复。
155 告状不受理  一,州县自行审理一切户婚田土等项,照在京衙门按月注销之例,设立循环簿,将一月内事件填注簿内,开明已、未结縁由,其有应行展限及覆审者,亦即于册内注明,于毎月底送该管知府、直隶州知州査核循环轮流注销。其有迟延不结,朦混遗漏者,详报督抚咨参,各照例分别议处。
156 此条系雍正七年,刑部议覆贵州按察使赵宏本条奏定例。
157 谨按。此条照在京衙门按月注销之例,似应删去,改倶令二字。
158 □与下巡道査核州县词讼一条,似应修并为一。
159 □《处分则例》,州县所立号簿,有将自理词讼遗漏未载者,罚俸一年。不明白开载案由者,降一级调用倶公罪,系有心隐匿不入号簿或将未结之案捏报已结者,革职私罪
160 告状不受理  一,州县自行审理,及一切户婚田土事件,责成该管巡道巡历所至,即提该州县词讼号簿,逐一稽核。如有未完,勒限催审,一面开单移司报院,仍令该州县将某人告某人某事,于某日审结,造册报销。如有迟延,即行掲参。其有关系积贼、刁棍、衙蠹、及胥役弊匿等,情即令巡道亲提究治。知府、直隶州自理词讼,亦如之。如巡道奉行不力或任意操纵颠倒是非者,该督抚亦即据实察参,分别议处。
161 此条系乾隆十九年,吏部议覆陕西巡抚陈宏谋条奏定例。
162 谨按。上二条,一按月造册,申送府道司抚督。一按月报该管府州。此条由巡道开单,移司报院,倶不画一,总縁随时添纂,并未通身修改也。
163 □《处分则例》,州县自理户婚田土等项案件,定限二十日完结,仍设立号簿,开明已结、未结縁由,令该管府州按月提取号簿査核。督催该道分巡所至,将该州县毎月已结若干,未结若干,摘叙简明案由,将未结之案,汇开一单,饬令该州县按限完结申报。并以一单移知两司,申报督抚査核云云。与此二条参看
164 告状不受理  一,州县词讼,凡遇隆冬岁暮,倶随时审理,不得照农忙之例停讼展限。该管巡道严加査核,违者照例掲参。
165 此条系乾隆二十二年,钦奉上谕,恭纂为例。
166 谨按。命盗等案限期,均应扣除封印一月,应参看。
167 告状不受理  一,州县审理词讼,遇有两造倶属农民,关系丈量踏勘有妨耕作者,如在农忙期内,准其详明上司,照例展限至八月再行审断。若査勘水利界址等事,现渉争讼,清理稍迟,必致有妨农务者,即令该州县亲赴该处,审断速结,总不得票拘至城,或至守候病农。其馀一切呈诉无妨农业之事,照常办理,不得停止。仍令该管巡道,严加督察査核申报。如州县将应行审结之事,藉称停讼稽延者,照例据实参处。经管道府如不实力査报,该督抚一并严参议处。
168 此条系乾隆二十六年,大学士九卿会议覆准刑部左待郎钱汝诚条奏,及刑部议覆江西巡抚胡宝瑔条奏,并纂为例。
169 谨按。与首一条似应修并为一。
170 □农忙则停讼展限。水利界址等事,则亲赴该处审断。总恐有妨农业之意也。
171 □无妨农业之事,藉称停讼,与上农忙受理细事参看。
172 告状不受理  一,民间词讼细事,如田亩之界址构洫,亲属之远近亲疏,许令乡保査明呈报,该州县官务即亲加剖断,不得批令乡地处理完结。如有不经亲审批发结案者,该管上司即行査参,照例议处。
173 此条系乾隆三十年,河南布政使佛徳条奏定例。
174 谨按。此防藉事串诈、假公报私之弊也。乡保内岂无公正之人。若如此例所云,则不可靠者居多,盖直以不肖待之矣。
175 □《处分则例》,批交乡地处理完结者,罚俸一年。若将命盗案内紧要情节及重大事件,批令乡地査覆者,降三级调用。
176 告状不受理  一,巡道査核州县词讼号簿,如有告到未完之案,号簿未经造入,即系州县匿不造入,任意迁延不结。先提书吏责处,并将州县掲报督抚,分别严参。其有事虽审结,所告断理不公,该道核其情节可疑者,立提案卷査核改正。如审断已属公平,刁民诬捏反告者,亦即量予究惩。
177 此条系乾隆二十九年,吏部议覆湖广总督李侍尧条奏定例。
178 谨按。此门责成巡道者四条,以巡道、巡历所至,稽査甚便也。现在巡道均系有巡历之名,并无巡历之实,亦具文耳,而此官不几成虚设乎。
179 □淹禁门内又有府、厅、州县监禁人犯,责成巡道査核一条,应参看。
180 □《汉书》内所载,太守行县之事,不一而足,盖古法也。
181 听讼回避:巻首
182 凡官吏于诉讼人内关有服亲及婚姻之家,若受业师或旧为上司,与本籍官长有司及素有雠隙之人,并听移文回避。违者,虽罪无増减笞四十。若罪有増减者,以故出入人罪论。
183 此仍明律,顺治三年添入小注,雍正三年修改。
184 条例
185 听讼回避  一,在京巡城满、汉御史承审案件,遇有同旗同籍之人,满御史应行回避者,会同他城满御史办理,汉御史应行回避者,会同他城汉御史办理。如满汉御史均应回避,将原案移交他城办理。
186 此条系乾隆五十九年,吏部议覆巡视西城御史陈昌齐条奏定例。
187 谨按。此系恐其徇私之意,不知远嫌,部议多以此绳人,此例即所谓远嫌也。
188 诬告:巻首
189 凡诬告人笞罪者,加所诬罪二等。流、徒、杖罪,不论已决配、未决配。加所诬罪三等。各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加入于绞。若所诬徒罪人已役,流罪人已配,虽经改正放回,其被逮发回之日,于犯人名下追徵用过路费给还被诬之人。若曾经典卖田宅者,著落犯人备价取赎。因而致死随行有服亲属一人者,绞监候。除偿费、赎产外,仍将犯人财产一半,断付被诬之人。至死罪,所诬之人已决者,依本绞斩。反坐诬告人以死。虽坐死罪,仍令备偿取赎,断付养赡(未决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就于配所加徒役三年。
190 ○其犯人如果贫乏,无可备偿路费,取赎田宅,亦无财产断付者,止科其罪。
191 ○其被诬之人诈冒不实,反诬犯人者,亦抵所诬之罪。犯人止反坐本罪。谓被诬之人,本不曾致死亲属,诈作致死。或将他人死尸,冒作亲属,诬頼犯人者,亦抵绞罪。犯人止反坐诬告本罪,不在加等、备偿路费、取赎田宅、断付财产一半之限。
192 ○若告二事以上,重事告实,轻事招虚,及数等不一,凡所犯等,但一事告实者,皆免罪。各例律,罪各等者,从一科断,非逐事坐罪也。故告者一事实,即免罪。
193 ○若告二事以上,轻事告实,重事招虚,或告一事,诬轻为重者,除被诬之人应得罪名外,皆为剩罪。皆反坐所剩不实之罪。若已论决。不问笞杖、徒、流全抵剩罪。未论决,所诬笞杖、收赎、徒、流,止杖一百,馀罪亦听收赎。谓诬轻为重,至徒、流罪者,毎徒一等,折杖二十。若从徒入流者,三流并准徒四年,皆以一年为所剩罪,折杖四十。若从近流入至远流者,毎流一等,准徒半年为所剩罪。亦各折杖二十。收赎者,谓如告一人二事,一事该笞五十是虚,一事该笞三十是实,即于笞五十上准告实笞三十外,该剩下告虚笞二十,赎银一分五厘。或告一人,一事该杖一百是虚,一事该杖六十是实,即于杖一百上准告实杖六十外,该剩下告虚杖四十,赎银三分。及告一人一事该杖一百、徒三年是虚,一事该杖八十是实,即于杖一百,徒三年上准告实杖八十外,该剩下告虚杖二十、徒三年之罪。徒五等,该折杖一百,通计杖一百二十。反坐原告人杖一百,馀剩杖二十,赎银一分五厘。又如告一人一事,该杖一百、流三千里。于内问得止招该杖一百。三流并准徒四年,通计折杖二百四十。准告实杖一百外,反坐原告人杖一百。馀剩杖四十,赎银三分之类。若已论决,并以剩罪拏科,不在收赎之限。至死罪而所诬之人已决者,反坐以死。未决者,止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加役
194 ○若律该罪止者,诬告虽多,不反坐。谓如告人不枉法赃二百两,一百三十两是实,七十两是虚,依律不枉法赃一百二十两之上,罪应监候绞,即免其罪。
195 ○其告二人以上,但有一人不实午,罪虽轻,犹以诬告论。谓如有人告三人,两人徒罪是实,一人笞罪是虚,仍以一人笞罪上加二等,反坐原告之类。
196 ○若各衙门官进呈实封诬告人,及风宪官挟私弹事有不实者,罪亦如告人笞杖、徒、流、死、全诬者,坐之。若诬重反坐及全诬加罪轻不及杖一百、徒三年者,从上书诈不实论。以杖一百,徒三年科之。
197 ○若狱囚已招、伏罪,本无冤枉,而囚之亲属妄诉者,减囚罪三等,罪止杖一百。若囚已招、伏、笞杖已决,徒、流已配,而自妄诉冤枉,摭拾原问官吏过失而告之者,加所诬罪三等。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若在役限内妄诉,当从已徒而又犯徒律。
198 此仍明律,原有小注,顺治三年、雍正三年修改。乾隆五年改定。
199 条例
200 诬告  一,诬告人因而致死被诬之人,委系平人,及因拷禁身死者,拟绞监候。或将案外之人拖累拷禁,致死一二人者,亦拟绞监候。致死三人以上者,依故杀律拟斩监候。若诬轻为重,按,对平人言及虽全诬平人,却系患病在外身死者,止拟应得罪名发落。
201 此例原系二条,一系前明嘉靖七年十月内,大理寺题称犯人陈祯等,诬告洗元金等,因而致令累死狱中,比与诬告人已役、已配而致死随行之人者,情犯无异,坐拟死罪,固为相应。但摘引前律,似非祖宗制律之意,本寺擅难允奏。及査洗元金等,委系平人,倶各被诬,在监病死,合无将陈祯等倶改比诬告人,因而致死随行有服亲属一人,绞罪,通行内外问刑衙门,今后凡诬告人而致累死者,其被诬之人,委系在监患病身死,倶照前律问拟。若因有病,保领在外调治,不痊身死者,止问拟应得罪名,照常发落,奉旨是因纂定此例。按,流囚家属律云,犯流者,妻妾从之,父祖子孙欲随者,听,即此律所谓随行有服亲属也。一经致死,即拟绞罪,则致本人于死,其不得科罪转轻,即可知矣,律所以不著其法也。再从前毎定一例,其科罪之处,必有照某律定拟之文,即比附定拟之意,不独此一条为然。一系康熙十九年例,雍正三年,将致死三人以上,以故杀论一节,分出另为一条,移附常赦所不原门内。惟存一二人拟绞,立为专条删改。乾隆五年将本门二条修并,三十二年改定,五十三年,将常赦所不原门一条修并为一。
202 《辑注》。诬告死罪已决,是或绞,或斩也。其未决而拷禁致死者,亦是因而致死,律无明文,故条例补之。拷则死于刑,禁则死于狱,要看在外患病字,患病则非因拷而死,在外则非因禁而死也。
203 《集解》。此例申明致毙縁由,被诬系平人,此无罪人也,即全诬也。若有罪之人,则不至于绞。如发保在外身死,或死于店内、途中,应得罪名,亦照所诬轻重拟也。
204 谨按。律祗言致死随行有服亲属,而不言被诬之人因而身死,故补纂此例。
205 诬告  一,奸徒串结衙门人役,假以上司察访为由,纂集事件,挟制官府,陷害良善。或诈骗财物、报复私雠,名为窝访者,审实依律问罪,用重枷枷号两个月发落。该徒流者,发近边充军。若计赃逾贯,及虽未逾贯,而被诈之人因而自尽者,均拟绞监候。如系拷打致死者,拟斩监候,为从均各减一等。
206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原例系用一百二十斤枷,枷号两个月,雍正五年改为重枷。乾隆三十三年修改,嘉庆六年改定。
207 《笺释》。此例为奸徒诈称官司差遣访察者而设。挟制官府,无赃问违制,陷害良善问诬告。诈骗财物,有被访而买脱者,有买访所雠之人者,衙门人役依枉法,奸徒依诈欺,买脱人依行求,买访所雠之人,以所纂事件应得罪名,依诬告反坐。
208 谨按。依律问罪,谓照诬告诈赃各本律定罪也。应杖者,加枷。应徒流者,充军。《笺释》所云,亦自明晰。改定之例,添入拟绞一层,与原例不无参差。至窝访系尔时名目,现在并无此等案件。
209 □修例按语有以蠹役诈赃论之语,此计赃自应以枉法论矣。上文诈骗财物应以何赃定罪之处,似应修改明晰。
210 诬告  一,无藉棍徒私自串结,将不干己事捏写本词,声言奏告,诈赃满数者准窃盗论。赃至一百二十两以上者,为满数。,不分首从,倶发近边充军。若妄指宫禁亲藩,诬害平人者,倶枷号三个月,照前发遣。
211 此条系前明问刑条例,雍正三年修改,乾隆三十三年改定。
212 谨按。此例与前条相拟,前则假为访察,此则声言奏告,专指已得财而言,故以计赃满数为重。若未得财,自应引陷害良善例矣。
213 □此恐吓之赃也,故准窃盗论,与上条应参看。
214 诬告  一,凡词状止许一告一诉,告实犯实证,不许波及无辜,及陆续投词牵连原状内无名之人,如有牵连妇女,另具投词。傥波及无辜者,一概不准,仍从重治罪。承审官于听断时,如供证已确,纵有一二人不到,非系紧要犯证,即据现在人犯成招,不得借端稽延,违者议处。
215 此条系康熙年间现行例。
216 谨按。此审断之通例,与下条均良法也。
217 □从重治罪句,似应修改。
218 □例末数语与此门不甚恰合,似应移于鞫狱停囚待对门内。
219 诬告  一,赴各衙门告言人罪,一经批准,即令原告到案投审。若不即赴审,辄行脱逃,及并无疾病事故,两月不到案听审者,即将被诬及证佐,倶行释放。其所告之事,不与审理,拏获原告,专治以诬告之罪,其情虚逃匿,经差缉始行获案者,再加逃罪二等。
220 此条系康熙年间现行例,乾隆五十五年増修,嘉庆二十年改定。
221 谨按。原告不到案,即系意图拖累,然必迟至两月,则人证已受累不浅矣,似应改为一月或半月亦可。第虽有此例,照例销案者居多,而办罪者十无一二,况加逃罪耶。唐律所以有反拷告者之法也。
222 诬告  一,凡实系切己之事,方许陈告。若将弁克饷务,须营伍管队等头目,率领兵丁,公同陈告。州县徵派,务须里长率领众民,公同陈告,方准受理。如违禁将非系公同陈告之事,怀挟私雠,改捏姓名,砌款粘单牵连罗织,希图准行妄控者,除所告不准外,照律治以诬告之罪。
223 此条系康熙二十七年例。
224 谨按。与下官民人等告讦之案,及胥役控告本管官各条参看。
225 □既不准所告,又从何坐诬耶。
226 诬告  一,偷参为从人犯,诬扳良民为财主,及率领头目者,不论旗民,枷号两个月,改发云、贵、两广极边烟瘴充军。旗人仍销除旗档。
227 此条系康熙三十四年,刑部议奏定例,嘉庆十七年改定。
228 谨按。此专指偷参一事而言,似应移入窃盗本门内。此即抵充军役之罪也,特多枷号两个月耳。诬告之事多端,而专举此一事定为条例,似可不必。
229 诬告  一,挟雠诬告人谋死人命,致尸遭蒸检,为首者绞候。为从,杖一百,流三千里。其有审无挟雠,止以误执伤痕,诬告蒸检者,为首,发近边充军。为从,满徒,其官司刑逼招认、妄供者,革职。审出实情者,交部议叙。
230 此条系雍正五年例,乾隆五年修改,三十三年改定。
231 谨按。与下子孙一条参看。下条既专言子孙及有服亲属,则此条自系专论凡人矣。为从照为首者,减一等,系属定律。原例证佐,仵作,拟以满徒,盖又减为从一等也。检验不实,系专言仵作之罪,与此处因人致罪不同。且既删去仵作证佐二层,其官司以下云云,何以又存而未删耶。
232 □诬告致尸遭蒸检,律无明文,此例定拟绞罪,未免太重。玩其文义,似系专指谋杀而言。原例本无误执伤痕一层,改定之例,又似系兼鬪杀在内。所谓误执者,谓伤本他物而执为金刃,伤在肢体而执为致命之类,大半皆系怀疑所致,故不曰诬,而曰误。若谋杀,则不得言误矣。然尸已遭蒸检,例仅减死罪一等,而犹从重拟军,与诬告人死罪未决不同,亦与诬轻为重有异。惟下条误执伤痕,无论子孙及尊长卑幼,均拟流加徒,此条拟以充军,未免参差。
233 □此条定例之意,按语并未叙明,亦无原案可考。然既曰挟雠诬告谋命,其为刁恶之徒,意在陷害良人,不问可知,故特严立此条,以示惩创。尔时所定之例,与律不符者甚多,此特其一耳。且不独本犯然也。妄供之证佐,捏报之仵作,及刑逼之官司,均一体从严,语意正自一线,后经修改,遂全非本来面目矣。再添入误执伤痕一层,遂谓此例专为尸遭蒸检而设,未免误会。吏部例,挟雠诬告人谋死人命,致尸遭蒸检之案,承审官能审出实情,准其纪録二次。
234 诬告  一,控告人命,如有诬告情弊,即照诬告人死罪未决律治罪,不得听其自行拦息。其间或有误听人言,情急,妄告于未经验尸之先,尽吐实情,自愿认罪,递词求息者,讯明该犯果无贿和等情,照不应重律治罪完结。按,此层于执法之中,仍属原情之意也。如有教唆情弊,将教唆之人仍照律治罪。该地方官如有徇私贿纵者,指名题参,照例分别议处。按,此层轻恕尸属,而重治教唆之人,以此等事大半出于教唆者为多也。
235 此条系雍正七年,刑部议覆湖抚马奏准定例。
236 谨按。此条指藉尸妄控而言。
237 □例内祗言地方官徇私贿纵一层,与处分例不符。
238 □吏部例准其拦息不究,照失出例议处。徇私贿纵者,照故出律办理。
239 诬告  一,词内干证,令与两造同具甘结,审系虚诬,将不言实情之证佐按律治罪。若非实,系证佐之人挺身硬证者,与诬告人一体治罪。受赃者,计赃以枉法从重论。地方官故行开脱者,该督抚题参,交部严加议处。
240 此条系雍正六年定例。
241 谨按。此严惩证佐之罪,与上条治教唆之意相同,皆所以清诬陷之原也。与下生员扛帮一条参看。
242 □此不系在官人役受财而以枉法论者,与受财门不在枉法之律一条参差。
243 □地方官以下云云亦应删。 吏部例无专条。
244 诬告  一,直省各上司有恃势抑勒者,许属员详报,督抚题参。若督抚徇庇不参,或自行抑勒者,准其直掲部科,奏请定夺。审实将该上司分别议处。按,此言上司抑勒之罪。若属员已知上司访掲题参,即摭砌款积,捏词诬掲部科者,该部科査参,将该员解任,令该督抚确审,系诬掲者,革职。一事审虚,即行反坐,于诬告加等例上再加一等治罪。按,此言属员诬掲之罪。如被参本罪重于诬告罪者,亦于被参本罪上加一等治罪。武职悉照文职例行。
245 此条系雍正十三年,吏部等部议覆吏部左侍郎邵基奏准定例。乾隆三十二年改定。
246 谨按。此例为强梗之属员,挟制上司,先发制人而设。越诉门一条,似指被参以后而言。或甄别,或大计。此条似指未参以前而言。或列款密掲,或专指一事。
247 □彼条指明别项赃私,因事不干己,是以立案不行。此条摭砌款积,若系不干己之事,如何科断。记核。
248 □属员就被参之事剖辨,则应为之申理。若不剖办被参之事,而摭砌上司别事,则与彼条所云事不干己何异。一立案不行,一照诬告再加一等,似嫌参差。
249 □下条另有官民人等告讦之案,分别干己与否治罪之例,应参看。
250 诬告  一,有举首诗文书札悖逆者,除显有逆迹,仍照律拟罪外,若祗是字句失检,渉于疑似,并无确实悖逆形迹者,将举首之人,即以所诬之罪,依律反坐。至死罪者,分别已决未决,照例办理。承审官不行详察,辄波累株连者,该督抚科道察出题参,将承审官照故入人罪律,交部议处。按,处分例同
251 此条系乾隆元年,刑部议覆御史曹一士条奏定例。嘉庆六年删定。
252 谨按。尔时此等案件颇多,是以定有此例,近则绝无仅有矣。
253 诬告  一,凡捏造奸赃款迹,写掲字帖,及编造歌谣,挟雠污蔑,以致被诬之人忿激自尽者,照诬告致死例,拟绞监候。其乡曲愚民,因事争角,随口斥辱,并无字迹及并未编造歌谣者,各依应得罪名科断。
254 此条系乾隆二十四年,刑部议覆江苏按察使崔应阶条奏定例,二十九年修改,嘉庆六年改定。
255 谨按。上层与下诬良为窃,空言捏指一条参看。下层与威逼门内村野愚民一条参看。
256 □捏造奸赃款迹,挟雠诬蔑,意不过图泄私忿耳。其致被告之人,忿激自尽,并非伊意料所及。拟以绞抵,虽属罪坐所由,惟査挟雠用强,将人殴打,或主使人殴打,致成残废笃疾,如其人自尽,不过问拟军罪,此独问拟绞候,同一致令自尽之案,一生一死,拟罪迥殊。如谓死者以无辜平人,无端遭此污蔑,致令因而毙命,情节较惨,是以将污蔑之人,拟以绞候,以示人命不可无偿之意。至用强将人殴成残废笃疾,若系挟雠,情节亦属凶暴,乃其人自尽,则止问军罪,岂死者独非无辜平人乎。何科罪迥不相同耶。污蔑者,意在损人名节。殴打者,意在令人痛苦,而其为死,非逆料所及,则彼此佥同捏款污蔑,与设谋殴打情节,亦无轻重可分,而科罪不同若此从前非亲手杀人,均不拟抵,后来因事致令自尽拟绞者,不一而足矣。
257 □威逼及主使门内均因其人自尽,不问抵偿,记与此条,并刁徒讹诈等项参看。
258 诬告  一,凡子孙将祖父母、父母死尸,挟雠诬告他人谋害,致尸遭蒸检者,比照毁弃祖父母、父母尸律,拟斩监候。其有并非挟雠,止以误执伤痕,告官蒸检者,照诬告人死罪未决律,杖一百、流三千里,加徒役三年。若期亲以上尊长,按律不应抵命者,诬告人谋死人命,致蒸检卑幼身尸,仍照诬告人死罪未决律治罪。其馀亲属尊长,律有应抵之条者,如挟雠诬告人谋死人命,致蒸检卑幼之尸,及卑幼诬告,致蒸检尊长之尸,倶拟绞监候。若并非挟雠,止以误执伤痕,告官蒸检者,亦照诬告人死罪未决律定拟。
259 此例原系二条,一系乾隆二十六年,刑部奏准定例。一系雍正九年,刑部议覆广西巡抚金鉷奏准定例,乾隆四十八年修并。
260 谨按。上一层蒸检之罪重,而诬告为轻,下一层诬告之罪重,而蒸检反轻。盖此例重在尸遭蒸检,故较诬告治罪为重。父母比凡人尤重,自添入误执一层,遂不免有抵捂耳。蒸检凡人之尸,尚应拟军,蒸检父母之尸,仅止拟流加徒,亦觉参差。若谓误执,究与诬告不同,故得原情末减。既非全诬平人,何以又照诬告人死罪科罪耶。
261 □诬轻为重至死者,律止拟流,并不加徒,原其并非全诬故出。诬执究与诬告有间,乃不问尊长卑幼,一律照诬告人死罪科断,殊未允协。如谓重在蒸检,设为所告得实,即蒸检父母之尸,亦得勿论,况其馀亲属耶。
262 □诬告人死罪律,祗以已决、未决分别科断,并无尸遭蒸检之文。盖以诬告人命,非验明尸伤,不能定罪。而尸已腐烂,必须蒸检,此事理之常也。若以尸遭蒸检之故,即拟绞候,则律所云诬告人死罪,果指何项而言耶。且既定拟绞罪,则重在蒸检矣,而误执伤痕者,复得从轻科断,又何说也。至误执云者,或他物,而以为金刃。或肢体,而以为头面。或轻伤,而以为重伤,大约指鬪杀而言,故与诬不同。若无伤,而以为有伤,或自缢、自戕,而以为被勒被杀,岂得谓之为误。
263 □例内未将鬪杀叙入,尚未分明。査乾隆二十六年原奏内,与人口角鬪殴受伤,及雍正九年韦尚英案,捏称被其喝令打死等语,其非诬告谋害可知。修例时,未将祗欲雪父祖之冤等语,详细叙明。故不免有参差之处。即如子在外,闻父母被人杀害,赶回控告,尸已腐烂,一经检验得实,其子有何罪名。
264 □挟雠诬告人命,致遭蒸检,雍正三年即有此例,究系何年。因何纂定。并无按语可考。例内专言谋死人命,并无鬪杀字样,亦无误执伤痕,及子孙于祖父母各层,乾隆五年,始将误执一层添入。诬告致蒸检有服尊卑之尸,系雍正九年定例,亦无误执伤痕及子孙各语,乾隆二十六年,始将子孙诬告,致蒸检祖父母,父母尸身,挟雠者,定拟斩候专条。又区别情节,将误执者拟流加徒,纂入例册。四十八年,又将子孙及有服亲属修并为一,与前例分列两条。现在遵行由平人而及于有服亲属,又由亲属而及于祖父母,以期详备,后来例文多系如此。第査原定此例之意,大约为刁恶健讼之徒而设,既陷有雠之人以死罪,又致无辜之尸遭蒸检,是以严定专条,非专为尸亲言之也。尔时尚无不干己事不准讦告之例,故控告人命,不得不为之验审,虚则从严惩办,又何误执伤痕之有。误执一层,盖专为子孙而设,以别于挟雠诬告而言。原以祖父被杀,子孙万无不控告之理,一经蒸检,即拟斩罪,揆之情理,殊未平允。原奏有见于此,故分晰极明,纂例时,失之简略。而前条平人内亦将此层添入,未免混淆不清,亦大非原定此例之意。不然蒸检祖父母及尊卑亲属之尸,后条例文已详言之矣,前条蒸检者,又系何人之尸耶。参看自明。
265 □再,子孙一条,系比照毁弃祖父母、父母死尸律,拟斩监候,以诬告罪轻而蒸检罪重,所拟尚属允当,有服亲属何以不比照定拟耶。殊不可解。毁弃凡人及卑幼之尸,律无死罪,此例均拟绞候,又系比照何条耶。尤为失平之至。盖诬告人致死人命,必须蒸检者,原属律所不禁,因蒸检而坐以死罪,似非情法所应有,况毁弃本法并无死罪乎。若祖父母及尊长之尸,本与平人不同,一经毁弃,即应拟斩,岂有蒸检不问死罪之理。若有服卑幼,则较平人更轻矣,应抵者,一概拟绞,有是理乎。诬告死罪未决,及毁弃死尸律内,均有明文,平情而论,凡弃毁罪应论死者,蒸检亦拟死罪,弃毁罪不应死者,仍以诬告律治罪,岂不直截了当,又何必多设条例为也。
266 诬告  一,生员代人扛邦作证,审属虚诬,该地方官立行详请褫革衣顶,照教唆词讼本罪上各加一等治罪。如计赃重于本罪者,以枉法从重论。其讯明事属有因,并非捏词妄证者,亦将该生严加戒饬。傥罔知悛改,复蹈前辙,该教官査明再犯案据,开报劣行,申详学政黜革。
267 此条系乾隆三十六年,山东学政韦谦恒奏请定例。
268 谨按。生员好讼多事,不准纳赎,见名例。此条杖罪,自亦不准纳赎矣。
269 □非实系证佐之人,挺身硬证,与诬告人一体治罪,应与此条参看。
270 □教唆词讼,律应与犯人同罪,例则分别是否起意科断。此加一等,较挺身硬证者办罪更重,而非在官人役,亦以枉法论,均系因生员而从严也。然非生员,而与生员相类者,恐亦不少,似应移于教唆词讼律后。
271 诬告  一,八旗有将伊祖父时,或系养子,或系分户年久之人子孙,复行混告者,该部题参,系官革职,系平人枷号两个月、鞭一百。如有讹诈逼勒等情,被害人告发审实者,照吓诈律治罪。
272 此条系康熙五十二年,钦奉上谕,恭纂为例。
273 谨按。与干名犯义门内一条参看,似可修并为一。
274 □混告,谓混指为家奴也。
275 诬告  一,诬告叛逆,被诬之人已决者,诬告之人拟斩立决。未决者,拟斩监候,倶不及妻子家产。
276 此例原系二条,一系康熙年间现行例。一系乾隆三年,刑部议覆兵部侍郎凌如焕条奏定例。倶载常赦所不原门。嘉庆六年改定,并移附于此。
277 谨按。此诬告内之情节最重者。
278 □诬告人死罪未决,律不拟抵,即诬良人为强盗,例亦祗问军罪。而一告叛逆,即拟斩候,叛逆之法重,故诬告之罪亦重也。《唐律疏议》云,诬人反逆,虽复未决,引虚不合减罪。此例盖本于此。
279 □唐律,诬告谋反及大逆者,斩。从者,绞。《疏议》谓知非反、逆,故欲诬之也。明律不载,岂以其法过严而删之耶。然杖罪以上均加三等,则又何也。
280 诬告  一,番役诬陷无辜,妄用脑篐及竹籖、烙铁等刑,致毙人命者,以故杀人论。
281 此条系康熙年间现行例。原载常赦所不原门,乾隆五年移改,附入此律。
282 谨按。此非故杀而以故杀论者,与枪铳杀人同。然专言番役而未及捕役,例未赅括,似应添入捕役人等。
283 □捕役将平民及窃贼逼认为谋故杀强盗,见常赦所不原。番役私拷取供,见陵虐罪囚。
284 □如妄用脑篐等刑,未致毙命,亦应加重治罪。例未议及,似应添入。
285 诬告  一,凡捕役诬窃为盗,拏到案日,该地方官验明并无拷逼情事,或该犯自行诬服,并有别故,例应收禁,因而监毙者,将诬拏之捕役杖一百,流三千里。其吓诈逼认因而致死及致死二命者,倶照诬告致死律,拟绞监候。拷打致死者,照故杀律拟斩监候。
286 此条系乾隆元年,刑部议覆安微巡抚赵国麟,以捕役诬窃为强监毙人命案内,奏准定例。原载强盗门内,十六年増定,五十三年移入此门。
287 谨按。此与下条第一层专指诬窃为强而言。下条系未致死,既得以减等拟徒,故此条虽已监毙,亦得减等拟流,以其均非良民故也。乃吓诈逼认致自尽者,拟绞,拷打死者,拟斩。又与诬良罪名相同,似觉参差。
288 □致死二命及拷打致死,尚非过刻。若一命则似乎太重,且与诬告致死条委系平人,及刁徒讹诈条死者亦系作奸犯罪等语,均属互相抵捂。
289 □诬良为窃,拷打致死者,斩候。诬告到官,捆缚吓诈逼认致令自尽者,绞候。例见下条,应与此条参看。
290 诬告  一,凡捕役人等奉差缉贼,审非本案正盗,若其人素行不端,或曾经犯窃有案者,将捕役照诬良为盗例减一等,杖一百、徒三年按,此层专言诬指为强盗。。至其人本系良民,捏称踪迹可疑,素行不轨,妄行拏获按,此诬指良人为强盗。,及虽犯窃有案,已改恶为善,确有实据,仍覆妄拏按,此虽非良民,而改恶为善,亦良民也,故与上一层同。,并所获之人,不论平人窃盗,私行拷打,吓诈财物,逼勒认盗,按,拷诈则不分良民犯窃。,及所缉盗案已获有正贼,因伙盗未获,将犯有窃案之人,教供诬扳滥拏充数等弊按,教供诬扳等弊,专指犯窃之人。若系良民,亦罪无可加矣。。倶照诬良为盗例,分别强、窃治罪。按,此层载明分别强窃治罪,诬指为强,自应照例拟军,诬指为窃,将科何罪耶。
291 此条系雍正十二年定例。原载强盗门内,乾隆三十五年移入此门。
292 谨按。此例原分二层,上层因被拏之人原非善类,故得于军罪上量减拟徒。下层因被拏之人委系平民,故照例全科军罪,均系指诬良为强盗而言,窃盗并不在内,亦无另立诬良为窃专条,后改为分别强窃治罪,殊觉未甚明晰,遇有诬良为窃之案,不得不辗转比附耳。
293 □上一层云,照诬良为盗例减一等、徒三年。下一层云,照诬良为盗治罪。诬良为盗之例,即下条原例所云,将良民诬指为盗,称系寄买贼赃,捉拏、拷打、吓诈,发边远充军是也。此例既改,下条亦相因而改矣。要知下条定例之意,盖专为藉端捉拏、拷打、吓诈财物者,严定专条,与诬告本不相侔,小注所云,盖谓有此等情节,则应充军,无则仍有诬告之律也。后于各条均分别强、窃,而又特立诬良为盗拟军专条,遂不免互相参差。
294 诬告  一,凡将良民诬指为窃,称系寄卖贼赃,将良民捉拏拷打,吓诈财物,或以起赃为由,沿房搜检,抢夺财物,淫辱妇女,除实犯死罪外,其馀不分首从,倶发边远充军。若诬指良民为强盗者,亦发边远充军。其有前项拷诈等情,倶发极边烟瘴充军。诬指送官,依诬告论。淫辱妇女,以强奸论。
295 此例原系二条,一系前明问刑条例,载在恐吓取财门内,乾隆三十五年修改。一系乾隆三十五年例,五十三年改定移并。
296 谨按。此亦指捕役而言。
297 □本系寄买,何时误为寄卖。记査。
298 □上层诬良为窃也,称系上似应添及字。下层诬良为强也,拷诈者加等,致死者似亦应从严。官吏受财门蠹役吓诈致毙人命,不论赃数多寡,拟绞立决。拷打致死,拟斩立决。应参看。
299 □原例祗云诬指为盗,并未分别强、窃,改定之例,虽分两层,而倶系军罪。且诬良为窃,如无捉拏、拷打、吓诈等情,如何科罪。并无明文。照小注所云,自应依诬告论矣。诬告,律应反坐,若未指明赃数,碍难科罪,似应于例首改为诬指良民为强盗者,发边远充军。为窃盗者,于军上减一等,杖一百、徒三年。如诬良为窃,及称系寄买贼赃云云,不分首从下,添亦倶发云云,删去下者至军七字。
300 □诬告良民为盗,即应边远充军,已不从诬告之法。诬告良民为窃,减等拟徒,似尚允协。然案情百出不穷,后来条例亦繁,窃盗计赃而外,有以次数计者,有以人数计者,如诬人迭窃八次,或纠伙十人以上,则诬窃之罪反有较诬强为重者矣。
301 诬告  一,胥役控告本管官,除实有切己冤抑,及本官有不法等情,既经承行,惧被乾连者,仍照例办理外,若一经审系诬告,应于常人诬告加等律上再加一等治罪。
302 此条系嘉庆十九年,刑部议覆御史欧阳厚均条奏定例。
303 谨按。与越诉门内革兵一条,及本门实系切己之事一条参看。
304 诬告之案,如有所诬之罪,按例应加枷号者,即将诬告之人,照律按其所诬之笞杖、徒、流、充军务本罪,分别加等定拟,倶毋庸加以枷号。
305 此条系道光十二年,刑部议覆江西道监察御史金应麟条奏定例。
306 谨按。定律在前,条例在后,诬告倶系照律加等,后定之例,似不在内。惟犯奸及赌博等类,例内倶有枷号。
307 □窃盗再犯,则系枷杖并加,盗牛等类亦然。既云按例应加枷号,似即指此等人犯而言,仍照律加等,亦属平允。唐律有诬告人,其本应加杖,及赎者,止依收赎法。今律不载,似应添入。
308 诬告  一,凡诬良为窃之案,如拷打致死者,拟斩监候。若诬告到官,或捆缚吓诈逼认致令自尽者,倶拟绞监候。其止空言捏指,并未诬告到官,亦无捆缚吓诈逼认情事,死由自尽者,杖一百、流三千里。至疑贼致毙人命之案,讯系因伤身死,仍悉照谋故,鬪杀、共殴、及威力制缚主使各本律例定拟。其捆缚拷打致令自尽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如殴有致命重伤,及成残废笃疾,虽有自尽实迹,应于因事用强殴打,威逼人致死,果有致命重伤,及成残废笃疾,发近边充军例上加一等,发边远充军。若止空言査问死由自尽者,杖一百、徒三年。
309 此例原系二条,一系乾隆四十六年,湖北巡抚郑大进题准定例,道光二年修改,一系嘉庆十六年定例,载在人命门内,道光六年修并,十二年改定。
310 谨按。此分别诬窃、疑窃治罪之例,上层专言诬窃者,下层专言疑窃者。两层亦倶分三项,拷打致死为一项。捆缚吓诈逼认及捆缚拷打致令自尽为一项。空言捏指并未诬告捆缚,及空言査问死由自尽为一项。惟上层有诬告到官,及并未诬告到官等语,而下层无文。设疑窃控告到官,致人畏累自尽,如何科罪。并无明文。既经并入诬告门内,何以并未详细叙明耶。
311 □吓诈逼认致令自尽一层,与诬窃为盗罪名相等,空言捏指与吓诈,罪分生死,究竟何者方为空言捏指。碍难悬拟。盖诬良为窃,即属有心故犯,非与其人素有雠隙,即系意图讹诈,不然,平空捏指,其意何居。此云空言捏指,似云非因讹诈所致,惟既明知为良民,即无无端捏指为行窃之理。假如向人捏称行窃某物,声言控告,或云搜査,谓之吓诈可,谓之空言捏指亦可,而罪名则出入甚巨。
312 □既系有心诬指,即属意有所图,不然,平空诬人行窃,天下无此情理,乃与吓诈逼认,判为两途,似嫌未协。若谓空言捏指,既与诬告到官不同,亦与捆缚吓逼有异,是以减等拟流。惟刁徒平空吓诈,尚应拟绞,有心诬窃,与平空吓诈何异。何以科罪又不相同耶。至疑贼拷打,既非有心诬指,即与因他事争鬪相同,是以嘉庆十六年例文,即照鬪杀本律问拟绞候,道光九年,又改为悉照谋故、鬪杀,共殴、及威力制缚主使,并威逼人致死各本律例定拟。殴死然,自尽亦无不然,按语本极分明,科罪亦甚平允,改定之例,以为轻纵,无端加重,较之因事殴打者,加至数等,以致诸多参差。盖因疑贼致毙人命,则疑贼即系起衅之由,死者既系无辜,即应按照本律拟抵。若致令自尽,则非意料所及。威逼门内律所云因事,例所云因事用强殴打,虽未专指疑窃,然已包括在内矣。此处添入威逼一层,自系画一办理之意。谓殴死则分别故、鬪,以寻常人命论。自尽则分别有无殴打、及伤之轻重,以威逼致死论也,道光十四年修例时,无端加重,并加至数
URN: ctp:ws207819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0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