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十五回 朱仕白自入圈套

《第十五回 朱仕白自入圈套》[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詩曰∶
2 瓶花慘淡自藏羞,只為多情恨未休;
3 掩卻鏡台垂繡幕,半生心事在眉頭。
4 閒脂浪撈鬧春同,舞蝶哪知是夢中;
5 不過有情憐獨笑,假饒歡樂也成空。
6 一片花枝泣杜鵑,不堪重整舊金鈿;
7 絳河鵲駕渾多事,縱有相思在隔年。
8 洞口飛塵路渺茫,人間流景自相忘。
9 夢中剩有多情名,浪逐殘雲寄阮郎。
10 且說張夫人將此事說與女兒,道∶「且不可響,我親去與二娘說知,救他一命。報他前日之恩。一頭著家人速至任家,說與任三官,今日萬不可往花家去,有人害他性命。得坐在家中,不出門,方保無事。」
11 女兒道∶「娘既自去,還用速些方好。」即時喚了女轎,飛也似抬至花家。轎夫叩門,二娘聞得門響,只道是任三官來家,開門一看,恰是張夫人,又驚又喜,忙忙施禮。
12 張夫人稱謝一番,道∶「花官人在否?」
13 二娘道∶「往府城有事,出門不多時。」
14 張夫人聽說,思忖道∶「此果是真的了。」遂道∶「二娘,我有事兒相告。」
15 二娘忙將張夫人讓進,二人軒子裡坐了,那張夫人如此如此,恁般恁般,低低與二娘說知,驚得二娘面如土色,牙關打戰。呆了會兒,起身拜謝,道∶「多謝夫人,此事若非夫人相說,必遭毒手。」
16 張夫人道∶「不必謝,一來答報前恩,二來救三官一命。」
17 二娘感激不盡,將早備好的酒食擺將出來,請夫人吃了幾杯,辭別去了。
18 且說任三官在家,打扮得齊整,出門向花家來,未及幾步,卻被張家人扯住,附耳低言,說了一回。三官大驚失色,沉吟一會,道∶「多謝相告,知曉了。」遂打發張家人進內吃飯。
19 任三回身往書房裡,只忖道∶「我若不去,諒二娘無害。不如寫一封字,著文助拿了,只道有事,不及領酒。花二見時,必不生疑。」遂即封好,文助拿了,竟至花家投下。二娘阻道∶「叫三爺切不可來家。」按下不題。
20 且說朱仕自留花二在家飲酒,只等任三官上鉤,閒聊多時,朱仕白心下不定,不知任三去也不曾,遂至任家,問老管家道∶「老官,你家三爺往花家吃酒,可曾去了麼?」
21 那老管家便信口兒道∶「去多時了。」
22 朱仕白見說,喜不自勝,急來家與花二道∶「任三已去你家多時了。」
23 花二咬牙切齒道∶「可恨!可恨!這就殺了狗男女去!」
24 朱仕白攔住道∶「二哥且莫急,再多吃些,待會好動手。」
25 二人又吃了幾杯,不覺天色將晚,花二提刀便去。朱仕白道∶「二哥且慢去,待我去探聽,或在人家樓上,或在後軒,覷個實在,你去一刀了事。倘然捉他不住,反被他笑,你先在此,待我來說。」言罷,竟向花家而去。
26 再說這二娘,送走張夫人,思忖道∶「沒有漢子,怕他怎的。只可恨這朱仕白,相幫丈夫,害我性命,想他必然先來探聽,若想個法兒反將他害,豈不消我恨了?」
27 思量片時,想出妙計,須得如此這般方好。遂將燈火點起,置於灶上,又去將大門半掩著,自坐於中門,暗地裡專等朱仕自來,正是∶
28 大無害虎心,虎無傷人意。
29 須臾,不期朱仕白己至,見門半掩著,遂將門一推,攝足潛入,摸至中門探聽。二娘把眼一看,認定果是朱仕白,遂叫道∶「三郎,這邊來。怎的許久才來,真急煞我也。」
30 二娘一頭說,一頭跨前摟住,急去扯他褲子。朱仕白是光棍,且從未與女人弄過,見二娘這般舉動,腰間那物兒不由得豎起,堅硬異常,欲火焚身,實是難禁,思忖道∶「日常要與他如此,不得上手,不想今日竟認做任三,何不乘勢快活一番再說。」遂摟了二娘,直進內軒。
31 朱仕白將二娘置於床上,把身兒橫陳,襯起二娘下身,解開帶結,褪下褲兒,突露著那件妙物。用手摩了一把,覺牝兒疏松,毛茸茸一片,登時淫心大動,急掇起那對金蓮兒,忙忙將陽物投入,挺身狂弄起來。
32 朱仕自從未如此得趣,思忖道∶「我且弄完了回複花二,只道任三不來,且再理會,留下此婦,再圖久遠。」二娘故意將身兒亂擺,口內伊呀作聲,裝妖作勢,朱仕白見他如此騷模樣,狂興大起,放出本領,盡力抽聳,的下面唧唧咕咕,淫水橫溢不止。
33 且說約莫一個時辰,花二不見朱仕白回,等得極不耐煩,思忖道∶「怎的不見來了?莫非撞著任賊,撕鬧起來。倘被此賊走了去,怎生氣得他過。」遂提了利刀,一口氣竟至門前。
34 花二見門開的,便往裡走。二娘一心兒聽著,聞得腳步走響,知是花二來了,遂大叫道∶「四鄰人等,有人見我丈夫不在,來此奸我,快快走來捉他!」
35 朱仕白聞言,忙忙抽身欲走,豈料被二娘死死接住,抽身不得。花二為人極莽,上前摸住奸夫,一把將頭髮扯住,不由分說,一刀便砍,頭已下地。
36 花二又來捉二娘,被二娘早取門栓在手,花二不及提防,被二娘將刀撲的一打,那刀早已墮地。二娘忙拾起,向小屋上一撩,那刀不知去向了。
37 花二十分氣惱,道∶「淫婦,休得撒野,早聞任賊向來與你通奸,今日特來殺你。今奸夫死,你怎敢無禮?」一頭說一頭上前來捉,被二娘將栓照手一擊,花二道∶「啊呀,痛死我也,了不得,決不與你干休!」
38 二娘罵道∶「癡蠢東西,世間只有殺奸妻之人,我於此叫喊,你為丈夫的,得相幫我拿他,方是正理。怎生得殺了強奸之人,又要殺我,世有此理麼?」
39 花二罵道∶「休得油嘴。朱仕白講了,你二人通奸已久,想是今日知我來殺,你故此反叫強奸。留下性命,休想饒你。」
40 二娘道∶「怪不了你要尋事,我怎得知,任三叔是讀書之人,哪有此心。」
41 花二罵道∶「還要油嘴,一個任賊,現殺死在地,還恁般可惡。」
42 二娘亦罵道∶「蠢東西,方才朱仕白進門,他道∶『二娘,向來慕你姿容,相求幾回,今日若得從我,方可救你一死;若不相從,你命休矣。』言罷,即牽我在此,我堅執不從。怎奈他力大,被他強奸了,叫得口乾,哪得人來救,你殺的乃是朱仕白,怎說是任三?」
43 花二聞得此言,急至尸首旁,取燈相照,將頭提起,仔細一覷,吃了一驚,竟忙忙撒於地下,道∶「是了,幾回奸你不成,故生此計,方才留住我,他自行先來行奸,道是前來探聽,他道我決未來,放心行事,想皇天有眼,自作自受。且問你,任三今日幾時去的?」
44 三娘道∶「他不曾來此,你出門不多時,著一小廝,拿一封字兒,道寄與你看。」一頭說一頭取了字兒,遞與花二。花二淨了手,燈下拆開便看,不知寫些甚?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210777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