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十三回灵乳话空青 金剑双飞逢侠士冻云迷远翠 铁箫一曲退蛮姑

《第二十三回灵乳话空青 金剑双飞逢侠士冻云迷远翠 铁箫一曲退蛮姑》[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韦莱道:「话不是这样说,适才六哥同五姊背著老人来看白猩子。曾对我说,去年那两位朋友今日要来,四哥也暗中帮忙。有这几位兄弟姊妹,天大的事也不要紧。龙家近来委实猖狂得厉害,我气也生得够了,偏吃师娘拦住。索性约了这几位兄弟姊妹,给他看点颜色,以免他们动不动寻人麻烦。」
2 丁韶笑道:「其实龙氏全家虽然骄狂,仗著老的尚能遵守天都、明河二位长老遗命,法令严厉,并不怎样为恶。何况这次又是朱兄一时见猎心喜,稍微冒失了些,其曲在我,不能怪人。我知你那心意,是为龙家兄妹先后向你云姊纠缠,吃师娘阻止,一口怨气无从发泄,意欲借题发难罢了。」
3 嵩云笑道:「三哥所料不差,家父和老人都说莱弟天资极好,只是好些行径均非修道之士所宜。我看他脾气老改不掉,恐将来成就有限呢。」
4 韦莱笑道:「我是钝根,也不想什大成,只想……」
5 嵩云凤目含威,抢口问道:「你想,想做什么?没出息的人,还好意思说呢!」
6 韦莱见她有气,慌道:「我只想永远住在这等世外桃源,日常笑傲烟霞,做一散仙道士,天长地久,永享清福。偶然游戏风尘,专管世上不平之事,扶持良善,拯救孤穷,便是快意称心。但求长生,于愿已足,何必非做神仙不可呢?」
7 嵩云不再理他,转向丁韶道:「此事固由朱兄疏忽生事,那么赵兄出来连正眼也未看她,如何也要动强相迫?适才送客来时,她带著那些畜生,竟敢埋伏在入口峰崖之上,想乘便把人擒回山去。这等上门欺人的行径,谁能忍受?」
8 丁韶笑道:「考倒我了,那巧姑我也曾见过数次,怎地不来抢我?」
9 韦莱接口道:「你要是真的有意,我给你做媒去!」
10 丁韶笑道:「那倒好,二位可做月老仙了!」
11 赵、朱、王三人知主人不喜俗礼,腹饥之际,菜肴又好,便也不作客套,一上桌就大吃起来。嗣听转入正文,照所见所闻情景,多料事情难办,便留了神。
12 嵩云道:「你休胡说,可知六哥心意么?他是看中人家那两只白猴。老龙近年越发荒淫,儿女子孙个个骄狂。六哥曾说如果照他和四哥心意,这等恶人索性除去。只恐父母嗔怪,不敢发难。恰巧出了这事,正好趁机下手,来个痛快。」
13 韦莱争辩道:「六哥实是和我交情太厚,休看他平日课严,不能与我们相聚,其实随时都在关心。你说他想要山丫头所养畜生,那太冤屈了他。凭六哥的本领,要什好东西找不来,却要山女的?」
14 忽听窗外有人说道:「大兄弟说得对,果然是好朋友。你师娘已去我家,命我来此传话,请来客吃完,略微游览。等到申初,由云姊一人陪去我家,与家父一同相见,无须先去寿青亭见你师娘了。」
15 赵霖等三人虽见阁外景物清丽,波澜壮阔。因是初来,主客礼见周旋,又要顾吃,又要顾听,未及细看。这时闻声向窗外一看,才见对面水中央孤立著一根石笋,上下碧苔布满,间以红花;上突下削,甚是灵秀,约有三四丈高。
16 相隔也只五六丈许方圆的平顶上面,站著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幼童,生得又白又胖,目蕴精光。英秀之气现于眉宇,说话声如洪钟,清亮异常。那石宛如朵云升空,孤立水中,四外清波浩渺,毫无依附,竟不知怎么搬过去的。
17 嵩云忙喊:「小六哥,怎不进来,是怪我么?」
18 小孩答道:「你背后说得我那么小气,当著外人,还当我想吃白食呢。」
19 嵩云道:「你不想那小白猴才怪,你和莱弟老出花样,狼狈为奸,留神我告诉爹爹去。」
20 小孩答:「我不怕,爱告不告。」
21 韦莱插口喊道:「为何不要我陪客同往,只令云姊一人?」
22 小孩答道:「这是你师娘说的,我不晓得。二师兄来时,自会同来寻你,我走了。」
23 赵霖听出是青衫老人之子,正要招呼,小孩说到末句,只见一片银霞微微一闪,人已无踪。以赵霖等三人目力,也未看出他怎么走的,俱都惊赞不已。
24 嵩云道:「李家兄弟姊妹一共七人,本领都大著呢。尤其二姊、六哥,剑术既高,人更热肠。按说他有这么高的道力,年纪又非真个幼小,言动偏是那么天真,有时还喜闹点小孩脾气。我们大家都和他好,他对莱弟情分更是最厚,可惜不能常去他那里相见罢了。」
25 韦莱道:「三位少时前往,必能见著。六哥为人真好!此一遇合,缘分不小,早晚必能得他的助力呢。老人出山期近,不大管人闲事,只想父子多聚些日。」
26 嵩云随道:「闻说两老夫妻再有五六十年,也要转劫。三位得老人垂青,召来相见,福缘不浅,再晤不易。这等良机,千万不可错过,有何心事,明言无妨。」
27 赵霖答道:「我们真是祖上积德,遇到这种不世良机,只是不知到时如何开口才好。」
28 嵩云道:「其实,老人非常随和,实话实说就好。」
29 赵霖道:「我个人只是向道心切,不知缘在何方,倒是山女的事,不知能否提及?」
30 嵩云道:「此事老人必尽知悉,他如肯管,必定暗中为力,否则求也无用。」
31 言谈间,众人已经酒足饭饱,移目四望。湖荡四外俱有峰崖环锁,不似柳湖千顷汪洋,环湖花树林野,土地平旷,乍看仿佛要小好些。这时细一查看,竟是从未见过的奇境。湖面也甚宽旷,波澜浩瀚,浪骇涛惊,汹涌澎湃,击石怒鸣,比起柳湖的水还要清深雄奇。
32 尤其是四山环拥,宛如城堡,旷宇天开,一镜中涵,湖心更矗立起一座沙洲楼阁。环湖峰崖满布苔藓,上面却生著无数奇花异卉,秀木嘉林。
33 凭窗遥望,无论哪一面,都是花光照眼,无限芳菲,翠色欲流,映人眉宇。偶然一阵清风吹过,便觉芳馨拂鼻,神智为开。端的水木清华,景物奇丽,已入仙境,不是人间。
34 这时,不知嵩云对韦莱说了什么,但听韦莱急道:「我们什事能瞒老人?你当人家不晓得么?师娘就许先说了。」
35 嵩云笑道:「固然如此,不眼见总好一点。你还说呢,我想六哥指名唤人,必是老人嫌你不肯上进,懒得相见,三哥也连带受累了。」
36 丁韶笑道:「这倒未必。依我看来,不是另有原因,便是小六哥想出什花样,单约小师弟别处相见,以防同去被老人看见拦阻呢。你想想看,究竟是哪谁要来见老人?」
37 韦莱闻言,似想到什事,起身说道:「时已申初,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
38 嵩云等四人也照来时所定,乘坐神兽起身。
39 到了右崖危壁之下一看,那地方乃是一片崖夹缝。来路一面,危崖侧突水中,又有藤松掩蔽,比起前洞,更为隐秘。缝并不深,宽约二丈,仿佛五丁开山,神斧中劈。才一转折,前面便现出一座三丈高大的水洞,洞外藤树离披,飘拂水上,洞内隐有光亮透出。
40 洞内和外面一般高大,只是深得出奇。形如螺盘,转折甚多,天光绝透不进,但是全洞光明,景尤奇绝。满洞壁上苔痕浓淡,花卉繁生,时有矮松怪木突出石缝壁隙之中,铁干苍麟,龙伸虬踞,势欲飞舞。更有无数石钟乳自顶下垂,华盖垂缨,晶屏焕彩,形式不一,备极光怪。再被水光苔痕一映,越发金碧流辉,奇丽无俦。
41 水洞曲折回环,二兽飞行较缓,也飞出不少的路。一会前路忽变高窄,连乔自己缩小三分之一,仍须擦壁而过。再经两折,便是出口。外面乃是一道清溪,晃眼二兽飞上对岸,缓缓往前跑去。那溪平阔,既清且浅,水深只有数尺,白沙如雪,间以碧苔,吝带飘拂,游鱼往来,清澈见底。
42 沿溪一行桃柳,绿荫如画,绵亘不断。右侧平林森森,芳草如茵。景物不算十分新奇,却难得乾净整洁,见不到一点尘土。这时二兽俱经嵩云吩咐,改慢了些。一会溪流背崖,转入竹林深处,万竿修竹夹溪而生,都是大碗粗细的巨竹,参天排云,映人眉宇,皆成青色。
43 溪中疏落落长著大小莲花,花径尺许,红白相间。竹籁萧萧,溪声活活,荷香阵阵,翠盖亭亭,交相陪衬,倍觉清丽。遥望林外,峭壁横空,山容如黛,甚是灵秀。
44 约有里许竹径不曾走完,前面来了一个十六七岁的紫衣少女,看去似比嵩云年轻美秀。用花锄挑著一个花篮,款步走来,渐渐走近。
45 嵩云随向三人介绍,少女乃青衫老人三女,姓李名贤。三人道了景仰。
46 嵩云随笑道:「三姊今日出山采药么?」
47 李贤笑道:「六弟今日不知出什花样,假说飞云岭出了成形苓兔,想把我支开呢。」
48 嵩云道:「三姊还没有去,怎知六哥假话?」
49 李贤道:「这还用去?他最爱豢养精灵古怪的东西,但是那苓兔,早在优昙大师佛法禁制中。就说洪、阮二位师兄要来,他不会到时赶回来么?」
50 嵩云道:「莱弟也凑在一起,那花样就可多了。」
51 李贤道:「我猜就是你那位魔星呢!反正就闯了祸,凭我们这两家小弟兄姊妹,再加上洪、阮二位师兄,也能收拾。」
52 嵩云道:「由他们去闹吧,反正不是这事,也有那事。」
53 李贤望了二人一眼,道:「你们怎这早就来?」
54 嵩云说:「六哥传命,只命我一人引了三客同来。他说申刻起身,怎说早呢?」
55 李贤笑道:「那就是了,因为洪、阮二位师兄要来,必被六弟迎前接去,好商量对付龙家的方法。家父对此事一定不会过问,有他两位伸手,事就容易多了。」
56 嵩云问道:「是否等他们来了再晋见伯父呢?」
57 李贤道:「那倒不必,六弟等迎前去接,必有用意。阮师兄一向看人行事,若不对他的劲,任凭怎说,都不肯出力。」
58 嵩云这才领会,因韦莱不齿朱人虎的行迳,怕阮徵先见到人虎,袖手旁观。便道:「我懂了,原来小六哥也蛮有心机哩!」
59 李贤笑道:「谁知道是谁的心机?今早听大哥说,近来龙家势力著实不弱,仗著得天独厚,惯拿当地出产的灵药向人讨好献殷勤,颇交结了几个能手呢。」
60 嵩云道:「三姊不但贤慧,名如其人。而且行事谨慎,胸有成算,故此从未落过下风。像我粗心大意,就差得多了。」
61 李贤笑道:「别说这些世故话,你引来客进见无妨,只记著等阮师兄来后再走。我要走了,少时还要赶回来,有话和阮师兄说呢。」
62 说罢举手作别,沿溪穿林而去。
63 赵霖见李贤步履从容,以为所去相隔不远。及至一问嵩云,已远在点苍山外,来往有好几百里。并说李氏全家俱是散仙剑侠一流,屡生修为,名辈甚高。为求天仙位业,每次都是全家尸解。洪、阮二人,一名洪璟,一名阮徵,俱是老人之徒,也相随了两世。
64 阮徵夙根最厚,是个十六七岁的英俊少年。每次转世,从不肯舍去前生容貌,也必生在姓阮人家,连姓名也不肯改。他和李洪情分极厚,心性也差不多。仗著屡生修积,功力甚深,每一降生,便知修为,法力俱在。
65 阮徵前生师友,又极期爱维护,就被仇敌发觉,也无奈他何。自知相貌易认,树敌又多,一班妖邪恨之刺骨。青衫老人全家隐退已近百年,正在山居静修,内功未完。李洪恐把群邪引上门来,缠扰不清,妨及清课。为此只与洪、阮二人在外行道修积,向无一定地址。对外只说前生师长名讳,永不提起老人。
66 每隔一两年,洪璟及阮徵必来见师禀命,踪迹甚是隐秘。嵩云告知赵霖等三人,稍后晤时不必多问,如阮徵有所指点,自会开口。
67 众人边谈边走,不觉已走进谷口。地势并没先前所见诸景广大雄深,但是崇崖翠嶂,峭壁云横,清幽已极,仙境无殊。最好的是从地皮直到所有峰崖峡壁,到处都是整片大理石,晕痕深浅,自然成章。纤尘不沾,温润如玉,苍白相间,不著半点苔藓。偶然看到一两株青松,飞舞突出于绝壁危崖之间,华盖亭亭,苍然如染,越具古洁高华之致。
68 谷径向上转折,前面现出一座高仅三十丈峰崖。峭拔玲珑,云骨独秀,石质更比沿途所见细腻莹滑。全峰洞壑幽奇,每一较高大的洞穴外面必有平地,方广至少丈许,有几处洞门分外修整高大。洞外平地或突崖之上,并还建有楼阁亭台之类。通体也均大理石所建,或以人力就原石挖制而成,形式古茂,各有胜场。
69 全峰未见寸土,无什草木。三人方觉玉峰耸秀,通体一质,可惜不能两全。忽听泉声如涛,清籁汤汤,随嵩云绕过峰左,忽见一条白龙,由右侧绝壑对面苍崖上倒挂下来。玉溅珠喷,龙飞电舞,轰轰发发,自空飞坠,往千寻大壑中直泻下去。壑宽十丈,比昨晚所见灵泉飞瀑大好几倍,老远便觉凉气侵肌,疹人毛发。
70 三人提气绕行峰壁之间,接连几个转折,忽听头上有人唤道:「寿青亭在这里,那是往峰顶的路,不要前进了。」
71 三人抬头一看,近侧还有七八级石阶紧贴壁上,又斜又陡。嵩云和一个年约十六七岁,著白色蝉翼纱的少女,并立在石级尽头左侧石崖之上,正在说笑。那少女和李贤一般秀美,相貌也极相似,如非衣色不同,乍看几疑李贤去而复转。
72 三人连忙改道循级而上。这面峰形陡峭,二女立处那一带更是壁立如削。那地方是半峰腰上一片绝崖,地广不过三四亩,但是其平如镜,石质光滑,可以鉴人毛发。背倚孤峰,面临危峨,大壑中分,玉龙飞舞。明明是片寸土全无的大理石地,崖左右地上却挺生著百十竿翠竹。
73 那竹也有异寻常,色作正碧,生得又细又高,森然挺立。铁骨穿云,翠条迎风,与泉响松涛相互应和,发为清籁。正面峰壁之上,又有两株古松。一株节错根盘,约五六匝,仿佛怪蟒怒极发威,盘踞在彼。大敌当前,欲进又却,蓄势待发,就要暴起搏噬之状。另一株也由石隙缝中迸出,宛若游龙舒展,附壁斜行,向上伸出了两三丈。忽又掉头下顾,状甚暇逸,松针细长,枝叶繁茂,直似一张华盖撑出绝壁之间。
74 峰前竹亭高敞,亭顶铺著极长的鸟羽,五色灿烂,金碧生辉。亭侧一株牡丹,其高竟达两丈以上;粗如巨树,花大如盆,径周尺许,千叶重台,似有三四种颜色。姹紫嫣红,脂融粉滴,花开正盛,花朵又多;宛如千重锦霞,齐幻彩光,活色生香,绚丽绝伦。
75 赵霖方想花时早过,怎此花长得如此繁茂?覆亭鸟羽比雀屏雉尾更长更宽,不知何鸟如此好看?一眼窥见亭中坐定一男一女,女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妇,男的正是前年见过的青衫客。
76 老少三人,正在问答,赵霖连忙示意朱、王二人整肃衣冠,准备进见。
77 嵩云笑指身旁少女道:「这是七姊李政。」三人忙通名礼见。
78 李政方说:「家父正等三位嘉客来呢。」
79 说时青衫老人也款步走出。
80 三人忙即趋前致词,正待拜倒,老人含笑,用手微摆道:「我们忘形之交,三位今日怎拘此俗礼?」三人立觉有什么东西挡住,拜不下去。嵩云又在侧摇手示意,只得长揖而止。
81 老人还礼,请客入内,随指那少妇道:「此是三位昨夜居停朱仁嫂陈夫人,只行常礼好了,不必太谦,坐下来再谈吧。」
82 三人看出老人心性,依言礼见归座。嵩云进亭,向老人礼拜之后,朝少妇低语了两句,便和李政走出,自去花下观赏。
83 三人既知老人来历,恭坐于侧,不敢开口。
84 老人先笑说道:「三位远道来访,恰值有事,未及命小儿女辈往迎,以致误走方竹涧。虽然因祸得福,但也饱历惊险,生出许多枝节,令我愧对。前年我邀赵霖来此,系因赵、王二位与朱道友有缘,代为接引。我不久闭关,此后数十年尚难见面,缘分只此。
85 「适和朱仁嫂谈起,朱道友正在终南清修,我少时当修一书转介,随意往投。另外丹药三粒,你三人分服,便不能入山学道,也可得修高龄。」三人忙即拜谢。
86 朱人虎不知赵、王二人到前曾经不约而同各在暗中默祷,这时闻言,想起今日所遇均是神仙中人,怎把千载良机失之交臂?听老人口气,赵、王二人已得仙师,自己独独落空,好生难受。虽有心求告,一则嵩云、丁韶先后叮咛,意似不可多言。又为老人冲淡清穆之气所慑,自然生敬,不敢冒失。
87 老人说:「三位小坐,我这就修书去。」说罢,便自出亭往竹林中走去。
88 赵、王二人见那少妇看去二十三四岁,貌绝美秀,意态娴雅,知是未来师母。适才虽然礼拜,未及通诚,便由赵霖为首,重又礼拜,谢了救命之恩。二人均称师母,赵霖并把误服灵乳之事引咎说出。
89 陈淑均乃嵩云之母,人极谦和,起立还了半礼。笑道:「此是定数,赵、王二位日后至终南见过外子,更是自家人,不必如此。倒是那灵石玉乳,虽不及千载空青,修道人服下后,实有不少益处呢。」
90 嵩云在亭外笑道:「你盼的人,不来了么?」
91 时东南方天空中一道金光,一道红光,疾逾电掣,长虹经天一般,直往亭前飞射下来。立有两位少年现出身形,往亭内走进。
92 一个穿黄麻布野服的,年约二十多岁,身材不高,是个小胖子。腰间系一破旧革囊,未带兵刃,看去人颇精神儒雅,还不怎样。
93 另一少年看去至多不过十五六岁,生得骨秀神清,肤白如玉。重瞳凤眼,目光明如朗星,隐蕴威风。穿一件青罗衣,腰悬长剑,另外佩著一个细长革囊,左手上带著两枚铁指环,神情尤为英爽。
94 那二少年入亭后,先向陈淑均拜了下去。嵩云、李政也赶进亭来,互相礼见,又代三人分别引见。三人知是先前所说老人门下洪璟、阮徵两弟子,心中好生欣羡佩服。
95 阮徵道:「三位放心,师父不会就命我两人走,至少会有二日耽搁,你多半能看见这场热闹呢。」
96 赵霖本在暗中为人虎惶急,闻言心中一动,方想设词开口。忽见嵩云目视洪、阮两人,暗中对自己摇手,赵霖立时省悟。两人必与李洪先见过面,得知此事,已允相助,才有这等口吻,不禁心中略宽。
97 这时青衫老人已由竹林走出。洪、阮两人忙喊恩师,趋前拜倒。
98 老人笑道:「你师母正和他们洞中制炼灵药,不能出来,颇想见你两个,快进去吧。」随向淑均道:「朱仁嫂,内子请你去呢。」
99 淑均随即起行。嵩云、李政也跟去。
100 老人先将取来的丹药分赠三人,再将书信交与赵霖收好。然后说道:「朱道兄人最和善,你两人此去,必蒙收录。山居无什相款,石洞清寒,难于下榻留宾。朱仁嫂那里,门人颇多带有眷属,烟火也未断绝,已托延款。我著一人相送出谷便了。」
101 三人方在拜谢,一片银霞自空直飞进来,落地现出先见幼童李洪,跑到老人身前,喊了一声爹爹。
102 老人笑道:「洪儿静极思动,又淘气了吧?」
103 李洪笑道:「不相干的。娘呢?怎不出来?」
104 老人笑道:「你娘在后洞炼丹药,大家都在那里。此峰下时较难,你来得正好,先代我送客出谷吧。」说罢起立,李洪应诺。
105 三人知不能留,忙向老人拜别。
106 三人出亭,李洪随道:「我们先走吧。」说罢,将手一挥,三人立觉身子凌空飞起。面前银霞闪闪,耀眼生辉,冷气侵入肌发。耳听风声急劲,却吹不到身上来,身外景物也看不见。
107 晃眼脚踏实地,定睛一看,身已落在先停竹林之中,神狳、连乔二兽仍守当地。
108 李洪令王、朱两人并骑连乔,笑对赵霖道:「阿雪我已骑过,闻说阿碧颇有灵性,索性我送你们到隔山去,就便试它一试。」
109 阿雪忽然昂首低啸,李洪把一张齿白唇红的小胖脸一绷,俊眼一瞪,喝道:「你这孽畜,已听我三姊说了,还要这样。只要敢稍有倔强,给脸不要,你就要吃苦了。难道我还会制不了你?我才不信。」
110 阿雪听了,这才安静下来。
111 赵霖见李洪独坐向前,两兽已凌空飞起,直上天半,只非来路,忍不住凑向前去说道:「小弟等一盟三人,誓共安危。人虎弟病后昏迷,愚昧无知,与山女发生纠葛,自顾力薄,决非其敌。六哥飞仙剑侠,道法高深,尚望鼎力相援,实是感盼。」
112 李洪笑道:「你不要怕,先听莱弟说,你那把弟不好。此时一看,人家也不算什不好,他也有一家妻儿老小,怪可怜的。此时便送你们回柳湖,并非不可。只因龙家的本领威望,再加上山女会飞叉法术,又能驱役蛇兽,不久必被查出下落,反而更糟。最好先挫她一回锐气,再与订下约会,以为缓兵之计,到了约期,就有法子料理了。」
113 赵霖一听山女如此厉害,越发愁虑,又不便再问。正盘算间,两兽已越山而过,下面正是昨晚所见盆地,但不往原洞驶去,过山以后往左一偏,往迎面崖腰平地上飞去。那平地上有一所房舍,亭阁也颇高大,坡地上面有两片梯田。丁韶已自室中迎出,纵落礼见之后,李洪作别飞去。
114 丁韶揖客入内,丁韶之妻林瑜出见,主人相待甚优,只不提山女之事。三人几次探询,俱被主人岔开,直说无碍。
115 次日夜间再问,丁韶忽然正色答道:「我们山居,清静已惯,此次把三位嘉客接引来此,原出无心。既然双方各执一词,不听世妹调处,我们只好略尽地主之谊,留三位小住数日。等龙家姊妹走后,便送客上路。我们只送到蒙化过去,一入哀牢山境,便难远送了。世外之人不便问人婚姻之事,好在龙家姊妹也非恶意,只好请三位自行应付吧。」
116 赵霖见主人口气忽变,无词可答。只有嵩云最为热心,偏自前日回来,便未再见。心正惶急,忽见林瑜去往窗前取物,转身向内时,却朝自己以目示意。赵霖耳目自是灵敏,目光到处,瞥见窗隙似有几点金碧亮光闪动,才知外面还有异物在窥伺,立即省悟。
117 赵霖故意抗声说道:「我三人家中俱有老小,朱二弟本是病起昏迷,一时戏言。我更一语未通,连山女面目都未看清。婚姻之事,须彼此心愿。起初以为山女养有奇禽异兽,非人力所敌,欲请主人相助。不料云姊自从前日语不投机,从此不再惠临。
118 「如今丁兄又如此说法,既与山女交深,愚兄弟自不便强人所难。天明便即告辞,只请赐送一程,免致迷路,已感高义。愚兄弟三人誓共安危,宁死不屈,刀锯斧砍,我自当之便了。」
119 赵霖心细,惟恐语失,边说边看男女主人神色。见丁韶闻言虽在冷笑,林瑜背向窗户,却是满面真笑,眼皮微动,似在赞许。
120 林瑜说:「三位新愈之后,尚须调养,师母吩咐等药制成,取赠之后再走。不过三四日的工夫,事情终有了局,何必如此气盛情急呢?」说时又使了个眼色。
121 三人俱各会意,同声谢诺,面上忿色兀自未敛。一会,便听窗外急风飒飒,杂著极轻微的振翼之声。
122 丁韶出去看了看,回来笑道:「三兄莫怪,时机未到,不得不尔。」
123 林瑜是个玉立长身,目光极亮的英秀女子,人最豪爽,闻言微笑道:「这些野人,越闹越不像活。今早辞别,云妹便知有诈。人已走了,还敢命手下孽畜来此窥伺,真个可杀而不可留了,如非你事事小心过甚,再三拦阻,这些畜生一来,我就下手了。」
URN: ctp:ws21090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