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刘子仪膏药

《刘子仪膏药》[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国初,吾乡有刘公子仪,老学究也。授蒙为业,困顿不支。货所居大厦,得值,另卜城北临街一廛,内居妻孥,外作小贸易。
2 公性旷达诚笃,不善较辎珠。年馀,母金耗尽,依旧阮囊。顾新居仅数椽,蔽风雨而已。庭中环种野药材,名参三七,蔓延阶砌。公恶之,欲除去,植花草。一夜梦黄衣叟,指而告之,曰:「此良药也,和铅粉桐油熬成膏,能疗诸毒疮,芟刈何为?」公醒即谨志,检阅药性编,诚然。心喜,急购粉与油,苦无药灶。适有女丐在门,筐有小铜釜,短柄三足,以百钱购得之。又购得小铁炉,居然成就,碾锉虔修。先觅丐之有患者小试,良验。明年春,久雨,城中水尺馀。夏则奇旱,毒日蒸腾,沙煎石铄,农贾无老稚,咸患潮湿,医家术穷,惟是膏能愈。由此得值甚丰,颇给朝夕。然公性最善,虽深夜,丐者以一文来市药,必起而与之。
3 一夕,甫就枕,风雨满街,忽闻剥啄甚急。枕上询阿谁,曰:「乞人市药者。」公披衣急起,启双扉,一丐者蹩而入。疮在左股上,大如钱。公详视巨细,然后折纸,就炉头摊与之,量必符所患。讵药成,而疮忽大如盆;更之,疮忽大如瓯;再更之,忽大如巨盎;如冰盘。凡十数易,皆不足盖完所患。听邻鸡乱鸣,孤檠闪壁。妻孥见久不返,甚催促,公如不闻。俯首呵冻,极力熨贴,绝不为一文琐屑生恚怒;而丐者反怒,大言之曰:「嘻!鄙哉伧也,药甚平淡,何子细乃尔!」公不语,仍更与之。视釜中药已竭,丐忽狂笑,声可震屋瓦,袖出一钱掷釜中,曰:「以此聊酬一夜劳!」踏雪竟去。视釜底,嵌一极古五铢钱,坚滞如铸,药气上腾,成五色香云,氤氲不散者终夜。由此药更灵,人疑丐者仙也。公寿八十,无疾一笑逝。子孙读书,多有游庠者,犹悬壶市药为生,世世保守釜炉如连城。余髫龄亲见之。釜者,古勺斗也;炉者,小折脚铛也。
URN: ctp:ws21308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