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四十八回立功揚名加官進爵 一門將相四代榮封

《第四十八回立功揚名加官進爵 一門將相四代榮封》[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話說寶珠、墨卿、松筠見李公、夫人告辭,李公直送上船,又談了好一會,夫人有禮物送來,還有送松夫人的物件。寶珠稱謝,送了李公上岸,就升炮開船。回到京口,又庵早到。領兵渡江到揚州,船在徐凝門官廳前停泊,各官迎接,碼頭上熱鬧非常。
2 過了一宿,寶珠要逛平山堂。同墨卿、松筠更換便衣,叫了三頂小轎,跟了兩名書童,四名家將,進城出天寧門,就在閣部祠、天寧寺游了一會。寶珠到底腳下不穩,逛了沒多幾處,金蓮有些疼痛,坐下來歇息片時。三人又上轎,見下街無甚意味,就一直走了,路上一片荒涼。少頃過了觀音山,到平山堂,景致就好了。一帶蜀岡,長松夾道,今日天氣陰陰的,並無日色,松林裡清風徐來,頗為涼爽。
3 書童扶寶珠上山,游了多少洞房曲檻,又看了三層樓,並歐陽公的真跡,就有個知客和尚來陪。見他氣宇不凡,知是貴客,吩咐泡茶,請他們坐下。和尚再把寶珠一看,魂靈都飛掉了,暗想我在這個名勝地方,見過人千萬,這個美人,眼中卻沒有見過,商家小姐少奶奶,也比不上此人的腳跟,大約這就是個絕色了。目不轉睛的細看,雖不敢存邪心,但是這一對骨碌碌的眼睛,生在個光頭之上,格外出相。
4 見寶珠穿著湖色羅衫,藕色夾紗背心,一雙粉底小皂靴,耳朵上戴一對金秋葉,項上幾道金練子,不知他何等樣人,就問道:「還沒有請教,三位老爺貴姓?」墨卿道:「我姓李,他兩個姓松。」和尚道:「貴處那裡?上敝地有何公幹?」墨卿道:「我們是京都人,到南京到省的。」和尚道:「三位貴人,失敬失敬!現在寓在那裡?」墨卿道:「還住在船上。」
5 和尚道:「如今河道難走呢!松宮保得勝班師,河下兵船都塞滿了,已過了三五天,經略大人船昨日才到。這位經略才學大呢,他同我們城裡許府關點子親,前天許五老爺在這裡觀牡丹,還講到大人的話,說苗兵海寇,兩路人馬狠得了不得,和親王都戰他不過,一個省城失去大半個,松宮保才走了去,苗兵海寇見他個影兒,就都嚇退了,奔回本國,永遠不敢出頭。松宮保趕了去,一個個殺盡,單把苗王、海賊頭捆住,帶他們進京,聽萬歲爺發落。這就叫做『旗開得勝,馬到成功』。我們只說這位大人三頭六臂,不知怎麼狠法?誰知他還是個小孩子,今年才交十八歲。昨日有人見他在船上,送客出來,十分美貌,同千金小姐一樣嬌柔。你們三人說奇是不奇?這不是天上金童星臨凡,就是玉女降世,人間豈當有的?」
6 寶珠嫣然含笑道:「你見過沒有?」和尚舌頭一伸道:「我的大老爺,你是什麼話,我們出家人,就在他前面站一站,也沒有這等福分。」說得三人好笑。和尚請他們各處遊賞,又看第二泉。這和尚在寶珠身旁,不住的挨來擠去,錯後參前,殷慇懃勤,指點景致,遇著石逕難行地,還要攙一把,扶一把,又仰面望空嗅嗅香氣。寶珠好不厭他,他倒笑嘻嘻的說長說短。寶珠也不理他,就要了筆硯,題詩兩首:
7 煙花自古說揚州,為訪平山盡日遊。
8 最是隔江好風景,萬峰青到畫樓頭。
9 酒思詩情總未消,名泉遙接廣寧潮。
10 玉人今夜歸何處?明日空留廿四橋。
11 落款三軍司令松氏寶珠。
12 墨卿笑道:「你在獅子口各處署名,都是寶珠,是何意見?」寶珠道:「這是我的外號,難道我還用名字麼?」墨卿笑道:「我不同你鬧笑話,你這個外號,好象是你姐姐的妹子。」寶珠臉一紅,也不辨白。和尚見了這個款,也有些疑心,雖不敢問,不覺恭敬了許多,要留他三人吃素面,三人立意不肯,和尚送出山門,暗暗的問轎夫,是那裡抬來的?轎夫說:「元帥船上來的。」和尚明白,都嚇呆了,暗想今日幾乎鬧出大亂子來。
13 再說寶珠等回船,已有下晚的時候。次日起行,船到邵伯,寶珠對紫雲道:「邵伯常患水災,我進京上個條陳,大興水利,叫這個地方永慶安瀾。」紫雲點頭微笑。又行了幾日,已到清江浦,漕台也有世誼,清酒送禮,極力恭維。
14 寶珠到王家營,領兵上岸,漕台送了兩頂綠呢大轎,寶珠、墨卿乘坐,紫雲、綠雲、公主都有大轎,其餘僕婦丫環,具是騾車,隊伍整齊,旗幡招展,戈矛耀日,金鼓喧天,正是:
15 「鞭敲金鐙響,人唱凱歌還。」
16 比水路格外威武。十八站旱路,曉行夜宿,地方官伺候公館,非常供應,在路無詞。
17 今日八月十三,前軍已到蘆溝橋紮定,寶珠尚在保定,就著家將回去報信。夫人、大小姐非常之喜,吩咐松蕃來接。松蕃帶著許多家人,在城外候著,接連就有些親友到來,李蓮波、許文卿等都來。寶珠兼程而進,次日午刻就到。
18 皇上親率文武大臣,郊迎二十里,見各營人強馬壯,如潮水擁將上來,靜悄悄的,規矩森嚴,軍威整肅,皇上歎道:「真將軍也!」眾人嘖嘖稱羨,把個許文卿樂得說不出話來,倒反板板的不開口。又見旌旗簇簇,戈戟層層,許多大將一對對排列,鼓角齊鳴,凱歌迭奏。中軍五千桿龍鳳繡旗,遮天蔽日,耀眼爭輝。二十四都統騎著十二對馬,分列兩行。松勇、松筠在中間,打著頂馬。麾蓋之下,寶珠、墨卿白馬金鞍,紫韁繡轡,背後高掌帥纛白旄,黃鉞金節,全副儀仗,前後圍繞。知道聖駕來迎,連忙約住軍士,二人下馬步行,搶步上前見駕,拜伏在地。
19 皇上親手扶起,著實慰勞。寶珠轉身同各大臣相見,許月庵、李榮書各長輩面前,寶珠一一請安。墨卿也見過父親。各官稱功頌德,交口贊揚,惟有文卿見寶珠丰姿如舊,美麗依然,心花都開了!走上來,一把拉住纖手,眉歡眼笑,好不快樂。寶珠粉面通紅,勉強應酬,又同松蕃談了幾句,傳令兵將,都紮在城外。自己隨駕入城。
20 皇上御殿,寶珠、墨卿從新朝拜,皇上吩咐平身,錦墩賜坐,問了些戰爭的事務。寶珠一一對答,聖心大悅,很贊了幾句。傳下旨意:
21 二卿功高勞苦,今晚在武英殿先賜慶成功宴,然後獻俘,三品以上,皆得陪侍,命宜政王、莊敬王主席。
22 寶珠、墨卿謝恩,到武英殿,早已擺設齊整,燈火輝煌。寶珠、墨卿分左右二席,皇親國戚,宰相公侯,都不敢僭他兩個。二王各敬三杯,說不盡山珍海錯,玉液金波,體面已極。當時席散,寶珠、墨卿仍在城外營中歇宿,松筠、紫雲、綠雲、公主、同些侍女僕婦,都先回去。
23 天明,寶珠、墨卿率領各大將,擺齊隊伍,自已馬前列著邱廉叔姪的囚車,刀槍劍戟,後擁前遮,看熱鬧的人山人海,擠塞不開。寶珠到太廟獻俘,然後入朝,領皇子撒鈴見駕,就繳還帥印。
24 皇上笑道:「大隊人馬駐紮城外,無人管束,未免生事,煩卿仍掌帥印,督理軍機,另日候旨,卿其毋辭。」當面封贈松俊太子太保,協辦大學士兼都察院左都御史,一等南安智勇伯加一等輕車都尉,榮封四代,總督神機營軍務,各省軍馬,俱受節制。李文翰太子少保,兵部尚書,一等肅毅子,賞換雙眼花翎,幫辦神機營軍務,榮封三代。各賞假三個月。其餘隨征將士,候敘功升賞,大犒三軍。
25 寶珠奏道:「臣滅羅華島,獲到偽宮女六百餘名,資財一千三百萬,請旨定奪。」皇上笑道:「盡以賜卿,以示朕酬勞之意。」寶珠力辭,皇上不許,傳旨都送與帥府。後來寶珠在宮女之內,尖上選尖,美中求美,揀了八十名,其餘都分賜有功將士。又撥銀子一萬兩,勞賞大功,所有歿於王事之家,請旨優恤。人情歡洽,朝野沾恩。此後話表過不題。
26 寶珠、墨卿當日退朝,將撤鈴安於賓館之中,二人各回府第。寶珠到家,內外人等,都來迎接,松筠、松蕃出來接了進去,見夫人、大小姐在廊下,寶珠搶行幾步,叫道:「我回來了,娘和姐姐好呀!」一手扯了夫人,一手扯住寶林,臉上要笑,不由的眼淚點點滴滴,落將下來。夫人要笑要哭的,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將寶珠的手握得緊緊的,拉進堂中,姨娘也走出來,寶珠一一拜見,夫人一把扶起。彩雲、紅玉等大小丫,都來叩見,寶珠扯住,夫人教都走出去,此刻不許來嚕嗦。
27 就將寶珠扯到懷裡坐下,對著他的臉,看了一看,口口聲聲道:「好孩兒,想不到娘又見著你了!我沒有接到你的信,就知道你要班師了。」寶珠笑道:「娘如何就知道呢?」夫人歎道:「我那天夜裡,不夢見你兩次?」寶珠回頭對寶林道:「姐姐,瞧我們臉上瘦多少?」夫人又將他膀子拉住,婉惜一番。寶林道:「瘦是瘦了些,怎麼一點風霜沒有?還同在家裡一樣的豐致。」
28 夫人笑一回,哭一回,講說不了。寶林道:「娘也放他散散,談的時候多著呢。」夫人也問了松筠幾句話,就叫同松蕃退出去,自己扯著寶珠進房,母女姐妹,談談說說,就竟笑的時候多了。寶林問問公主的根底,寶珠細說一番,笑道:「好個人兒,我的意思帶回來,配合筠兒。」寶林笑道:「恐怕人家不願意,他未必不屬意於你。」寶珠臉一紅,不言語。
29 寶林笑道:「我昨日晚間,就教他宿在你房裡。」寶珠道:「這倒有些不便當呢。」寶林道:「正中他的下懷,有什麼不便呢?」夫人、寶珠都笑起來。夫人教寶珠進房看看。
30 松勇進來叩見夫人、小姐,夫人道:「你如今是個官了,我們也不能照常待你。」松勇道:「太太什麼話,有官沒官,都是個奴才,況且這個官也是少爺的恩典。」夫人道:「少爺倒虧你照應,得你多少力,我還感激你呢!就是你父母,都有封誥的人了,我們自然抬舉他。」松勇叩謝,退了出來。
31 再說紫雲、綠雲陪著寶珠進房,見公主坐在窗下看書,笑道:「妹妹用功得很呢,可稱文武全才了。」公主起身笑道:「閒著沒事,借此消遣。」寶珠道:「你在海外有這些好書看麼?」公主微微含笑。
32 寶珠各處看了一遍,見陳設依然,不勝今昔之感。進房坐下,綠雲送上茶來,寶珠就同公主閒話。今日本是寶珠壽辰,外邊無數的親友來拜賀,寶珠一概不見,說改日謝步。少刻,墨卿也來拜壽,見過姑母,夫人留他吃晚飯,談到二更才去。寶珠同兩個兄弟,回房陪母姊閒談,經寶林再三催促,才回套房。
33 公主只道他今晚就要收房,心中又愁又喜,見寶珠說說笑笑,好不有興,只管取笑開心。寶珠走過來,挨在公主身邊坐下,嘻嘻的笑道:「今夜團圓佳節,上好的良辰,你我不可辜負,早些同上陽台罷。」公主含羞,低頭不語。寶珠笑道:「這是千里姻緣,百年大事,妹妹何必含羞?」
34 站起身勾住公主的香肩,笑道:「既是妹妹執意,等我先睡,你隨後快來。」就將長衫脫去,單穿白羅繡花夾橙。紫雲上來拉掉靴子,露出大紅鑲邊緞褲,下面一對窄窄金蓮,尖而且瘦,藕色洋縐繡鞋,纖不盈指。
35 公主看見,很吃一驚。寶珠笑道:「妹妹,我負了你這番心了!只恨我前生未修,無福消受,則天乎已酷,人也奚辜!」紫雲等大笑,公主不覺也笑起來,心裡格外拜服。暗想「我自信是個女中英俊,誰知女子中還有這種奇人,勝我百倍,我說男人那能這般嬌豔?但是我窮海孤身,飄蓬無定,不上不下,將來不知如何。前日那枝簽,果然靈驗,心中甚是愁煩。」
36 寶珠見公主沉吟,早看出來,笑道:「我雖不能執畫眉的彩筆,還可以拋繫足的紅絲,自然代覓個風月主人,斷不能名花無主也。」紫雲等又笑起來,就請公主同紫雲一房歇宿,一宿無話。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URN: ctp:ws21362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